權載之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四十二 權載之文集 卷第四十三
唐 權德輿 撰 薑殿揚 編校補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大興朱氏刊本
卷第四十四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三


            唐權德輿字載之

 表


   趙相公謝賜金石凌表


臣某言伏奉恩勅賜臣金石凌並方及服法並金花銀


合一又賜臣蘇膏方及眼赤有瘡方其方皇太子書者

鴻私榮貺特發天心受恩拜賜慙怖交集臣聞台司之

任茂遂羣生而攝衛乖宜自貽病疾理身未暇賦政何


堪豈謂上簡宸衷俯矜賤質御方靈藥稠疊寵光劑和


至精減聖躬所服翰墨元妙降皇儲之書仰光輝而陋

目增明承渥澤而沉痾自愈致金石之固通性命之和

保持誨諭曲盡茲㫖蠲其煩滯授以康寧省巳何功害

盈知懼伏惟陛下宣布大化則時無疵癘懋建大中則

物以阜安生及昌期自登壽域況臣劣薄待罪樞衡感

平施而已深荷殊榮而難報雖陰陽不測犬馬之疾頓

瘳而日月無私螢燭之光何補生成覆露皆稟眷慈竭

力致命豈申愚效無任感恩惶懼之至謹具表陳謝以

貞元九年六月日

   盧相公謝中書侍郞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命除臣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祗奉詔命循省妄庸感恩量力不知所措中謝

聞宰相者敘四時之化順萬物之宜用贊裁成使之茂

遂而中書宻勿庶政本源以奉大猷是爲右弼臣實凡

軰本無他能家尚儒風𫉬承緖業因緣忝幸踐履班榮

誠不自意忽焉過量台司待罪已涉三年妨賢旣久內

訟彌切蓋謹謹誡懼人之常分而訏謨教化宜擇全才

陛下在宥萬方躬勤百度豈虞賤質再沐睿言特遷紫

微實玷皇極臣面所陳讓推於至公天鑒未廻進退惶

灼且假人以器知臣者君猶兾鴻私俯察愚懇害盈之

禍敢愛微軀覆餗之憂難抑公議無任感恩怖懼之至

謹奉表陳謝以聞臣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貞元十

一年正月六日


   賈相公陳乞表

臣某言臣以庸薄循省無堪過𫎇聖恩累忝非據自頃

歲任汾州刺史後三領節制一叨居守皆出於宸眷曾


不因人昨入覲闕庭特𫎇㕘列台鼎妨賢待罪荏苒四

年昧於攝生素又多病眼有瞖膜之疾耳聞風雨之聲

自趙憬雲亡盧邁染患忽忽驚悸舊疹頓加屍素之中

視聽不逮樞務至重萬方所瞻得人則理不可暫闕伏

望博𨕖才彥上副憂勤雖竊位貪恩猶思自勉而省躬

量力誠所不任非求退讓之名寔爲官謗所廹伏希聖

鑒俯察懇誠無任惶愳廹切之至謹奉表陳請以聞貞

元十二年九月四日

   盧相公謝賜方藥並陳乞表

臣某言臣自染偏風今已彌月將息未減渥澤轉深伏

䝉特令供奉僧智昌醫療並每日令中使存問及賜柳

湯煎驢頭方仍便令服餌者顧以庸賤昧於攝理久茲

竊位常懼害盈陰陽之和無補時化風毒生疾上煩聖

慈靈方御醫稠疊備至雖受恩服藥誠合漸瘳而福過

災生慮難自保況中貴將命寵臨私門犬馬之㣲日塵

黈纊或有加減自合上聞非常之恩伏乞停罷且台司

要重庶政泉源以臣平居素積官謗今右邊手足動用

不隨自滯枕蓆已淹弦晦伏乞以時免職使得養疾家

居博求上才用塞人望則公朝無覆餗之責陋質荷生

成之仁今攝衣拜章力且未足口占代署貴達愚𠂻無

任感恩迫切之至謹奉表陳請以聞貞元十二年十月

一日

   第二表


臣某言臣疾病所嬰在假旣久自審不逮遂有上陳詔

旨優答懇誠未允屏營慙懼不知所安臣聞爲官擇人

各司其局條責實效共致理平凡在庶寮猶不可曠況


宰臣之任鼎足承君調和陰陽左右教化能否之下利

害繫焉苟有所壅其傷必大以臣虛薄備位四年奉勵


精之勤但樂昌運當具瞻之地莫副羣心書曰百寮師

師百工惟時言得其人也語曰陳力就列不能者止言


審其分也況沉頓踰月冠帶未任風毒所侵難望速差


彼巳之刺倍切於今以被病之微臣台司之厚祿自知

不可如公議何伏枕披誠再黷宸扆兾迴天鑒俯遂愚


衷所謂曲成豈惟平施無任悃欵迫切之至謹奉表陳


請以聞貞元十二年十月八日

   第三表

臣某言臣廹於疾瘵累有陳奏再奉詔㫖私願未從感

恩則深量力難濟況偏風狀候與諸疾不同雖時似小

減終慮成沉痼中樞務重不可闕人自臣在假巳四十

餘日曠廢斯甚兢惶益深一夫不𫉬一吏失職則繫聖

慮以之憂勞今臣手足未平心緖未復臥受豐祿胡顔

自安伏惟陛下順天理物躬勤庶政事無細大咸遂其

宜豈可獨私微臣久玷時化是以直䟽誠懇不敢苟飾

煩詞冒黷宸嚴期於鑒照無任惶怖震越之至謹奉表

陳請以聞貞元十二年十月十六日

    趙庶子相公謝平章事表

臣某言臣伏奉今日恩制除臣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祗

荷成命捧讀詔書心魂震驚拜抃失次中謝臣聞爕贊

化源㕘和鼎實上合一德以平六符苟非其人所繫斯

重臣本虛薄素無器能徒以文藝𫉬承代業比肩多士

陳力淸時累叨渥恩踐履官序頃歲奉職中禁草議南

宮遂忝左曹列於近侍顧常內訟已慮曠官豈謂宸眷

特加擢任非據伏自循省不知所安且臣去冬尚守郞

吏今纔一歲遂備台司自非今才難塞公議雖鞠躬匪

懈必盡事君之誠而宣化賦政恐累知臣之舉生成難

報覆餗是憂伏以面奉德音不敢更有陳讓拜章感涕

上荅何階無任荷戴惶懼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貞元

十二年十月十七日

   盧相公陳乞第五表

臣某言臣素以庸虛又嬰疾病半年在假未任出入四

表上陳備盡誠懇過𫎇渥澤特賜優容聖慈則深私願

猶阻俯仰袵席兢惶靡寧臣本謂至春和得漸平復今

方藥遍用根本未除雖簪帶假人得以被體而趨步無

力難於拜恩輔臣之任百辟是仰遵守法度誠所宜先

豈有踰歲家居尚塵鼎餁況所受厚祿出於疲人竊位

公朝尚知不可沉痾私室何以自安易𧰼害盈寔在今

日伏惟陛下宏覆萬物曲成不遺凡在懷生各得其所

以臣沉痗久曠官司前後陳聞披⿰氵厯肝膽期切之至謹

奉表陳請以聞貞元十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第六表

臣某言臣待罪非據歲時已深寵秩逾涯災患自至一

從移病忽及周月五獻章表未遂血誠沉痼之身滯於

牀枕職守之效絕於官曹虛費祿廩不安夙夜遂於去

年五月二十五日進狀乞停俸錢自後不敢更有請受

竊兾素飱之責少息輿議丹懇之至上廻聖心邇來又

經九十餘日成命未下憂惶無措葢聞祿以詔功又以

養賢以臣之愚無功久此屍曠俯仰內訟廹於公私臣

之情理實爲難處臣之言詞不能自達使得終𫉬退免

曲遂微誠亭育深恩寔在於此無任猥廹懇欵之至謹

奉表陳乞以聞貞元十三年九月五日

   盧相公謝授賔客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制除臣太子賔客睿慈曲被宏貸

特加捧承命書感抃交集中謝臣以庸劣累叨鴻私無

補廟謀徒速官謗妨賢歲久嬰疾日深累陳愚衷上黷

宸鑒敢言知止誠以乞身陛下亭毒之恩不遺微細載

紆詔㫖尚列師賔全度終始於臣爲厚跼天蹐地空荷

生成無任感戴欣懼之至謹奉表陳謝以聞貞元十年

九月七日

   賈相公陳乞表

臣某言臣以庸愚謬屍寵祿位居師長職重台司徒叨

渥恩無補時化跼蹐荏苒六年於茲去秋巳來多病相

繼每自策勉以奉休明而筋骸內衰官謗外積近染痢

疾綿厯旬時進退之狀不恆𥨊食之理皆耗伏枕循省

無所克堪凡在常情皆願貴仕況臣累𫎇任使實越等

夷從容朝堂沐浴天澤恩私歲久誠每切於匪躬疲𦬼

日侵事有廹於量力伏惟陛下覆育臨照曲成不遺俯

矜愚衷移授散秩則樞軸不曠輪轅適宜拳拳之誠所

望斯足無任懇欵惶懼之至謹奉表陳請以聞貞元十

四年七月二十二日

   鄭相公讓中書侍郞平章事表

臣某言伏奉今日恩制授臣中書侍郞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詔書自天受命惶悸俯伏循省不知所容中謝

聞宰理中樞從古所重貞教化之本𨗳陰陽之和外撫

四夷內循百職或乖於是則謂曠官臣志在服儒才非

經遠爰自筮仕期於代畊而遭時踰量踐厯朝序自奉

禁中之職累叨望外之恩超貳冬官兼司𨕖部流品未

序銓綜乖方以榮爲憂伏待譴責豈謂特延眷渥叅列

廟謀以瓶筲之資當柱石之重況臣自去夏尚守臺郞

周月之間遂懸相印承陛下勵精之理副陛下則哲之

明量力省躬必知不可伏乞俯廻詔命別𨕖公才敢⿰氵厯

血誠上黷天鑒無任惶懼懇廹之至謹奉表陳讓以聞

貞元十四年七月二十五日

   崔相公謝門下侍郞表

臣某言審巳無庸謬膺寵授昨所陳讓廹於懇誠兾全

至公豈敢外飾黃閣務重非才實難墨詔復臨捧讀增

懼臣聞惟君知臣任之以器惟臣事君量而後入生逢

昌運自比可封之人職在台司難逃竊位之責三年待

罪無補盛明再命逾涯轉速官謗天威咫尺愚慮屏營

伏以令斷表章不敢累黷宸扆雖誓心畢命以竭㣲衷

折足濡翼其如公議無任感恩惶懼之至謹奉表陳謝

以聞貞元十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賈相公謝賜馬及銀器錦綵等表

臣某言今日中使某乙奉宣進止以臣所進關內隴右

圖並錄十卷特賜馬一疋並銀瓶盤等若干事錦綵若

干疋者承命抃舞震驚失圖伏以聖朝覆燾無私聲教

遠被雖夏書禹貢周制職方重譯所通未若今日臣以

末學𫉬奉昌期嘗好地理之書頗知河湟之事明徵史

事博考前聞夙夜以思歲時遂久紀諸文字繢以丹靑

上塵聖聰庶備方志豈謂眷慈宏奬寵賚特深出珍華

於內府下駔駿於天廐恩榮所及煥麗相輝循顧庸虛

曲承蕃錫負乘匪服併切於今無任感恩荷戴之至謹

奉表陳謝以聞貞元十四年九月五日

   齊相公讓修國史表

臣某言臣去九日於延英對陛下勤求理本語及史官

遂命崔損承㫖令臣兼修國史臣省已無取受恩殊常

倉惶震驚未及陳露今日中使某乙奉宣進止授臣此

職竊自思忖非所克堪感戴屏營不知所據伏以褒貶

善否裁成義𩔖直詞是繫徃哲攸難臣謬踐台司無補

皇化每憂覆敗上負聰明豈足以再紆宸慈累添榮渥

稽前古之𢑱訓明聖朝之法誡立言載筆豈易其人量

力循涯自知不可又自貞元四年李泌後宰臣遂不兼

此職葢以論著愼重留於聖心自非時謂全才何以遠

循故事用此內省以榮爲憂況君舉必書時同堯舜之

理任人以器頋無遷固之能所顗殊私特𥨊成命無任

感恩惶懼之至云云貞元十八年五月十八日

   齊賔客相公進所賜馬表

臣某言臣頃待罪中樞特𫎇睿渥旣切維鵜之刺又叨

錫馬之榮憂在忝曠積成疾瘵聖慈全貸尚列師賔見

驚福過之災猶積喜中之懼況茲天𩦸輟自御閑寔有

代勞之功且期致遠之用特優賜與以寵宰司臣自改

官卽合進納而心力衰耗晦明纒綿筋骸自便惟在牀

袵視聽所知不過湯藥沉痾餘息有異常人平居故事

皆所廢㤀頃年愧懼巳切於負乘今日稽留自疑於奪

魄因緣屍素積累罪辜踈愚昧瞀隕越無地謹隨表奉

進無任惶恐震懼之至臣某頓首謹言貞元十九年

二月二十三日

   賈相公陳乞表

臣躭言伏奉今日制條除臣檢校司空兼左僕射依前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祗荷成命奉戴恩私心魂震驚慙

怖失次臣以庸薄無他才能先朝過聽謬賜駈䇿叨居

鼎餁十有三年猥承雨露之恩終闕涓埃之效累經陳

乞未允懇誠復以餘年再承休命自陛下纂膺寶祚澤

被羣生亭育所加飛沈遂性而臣齒髮頽暮疾恙嬰侵

筋骸曰衰心力皆耗況宰相之職用調陰陽司空之官

實平水土從古授受重難其人以臣平居知猶不可今

中卽眩耄外亦支離寢興不安言語失次豈可苟貪貴仕

上玷淸時省躬則然況在公議古者君有致政之惠臣

感得謝之恩鐘鳴漏盡前哲所誡年衰疾劇在臣爲甚

廹於情理敢黷天威慺慺血誠期在鑒聽無任懇欵恐

懼之至謹奉表陳讓以聞臣躭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

貞元二十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第二表

臣躭言臣以疾病所廹氣力不任輙露懇誠上祈退免

聖慈備至私願未從詔㫖便蕃慰勉纎悉自宜䇿勵以

奉休明螻蟻之誠敢忘夙夜犬馬之疾日益纒綿視聽

昏煩舉措乖誤心不記事口不逮心神理害盈正謂今

日昔韋賢致仕著在漢庭韓厥請老書於魯史豈可以

茲沉廢苟汚班榮迫於公私非敢撝挹自聖明馭宇動

植覃恩豈於庸愚獨阻誠志乞廻天鑒俯遂殘生伏𥿄

上陳感涕嗚咽無任惶懼懇切之至謹再奉表陳乞以

聞臣躭誠惶誠恐頓首頓首謹言貞元二十一年三月

二十七日

   第三表

臣躭言臣殘年沉瘵漸不支持再表上陳未𫎇允許頋

茲朽質徒感鴻私而枕席纒綿形神消耗上台之任歲

月積深大病之期晦明難保自叨升論道扶疾拜恩爾

來狀候日以羸頓災因福過足騐於今伏乞賜臣骸骨

收臣印綬期於必遂不敢煩詞無任量力懇廹之至謹

奉表陳乞以聞貞元二十一年五月二十日

   第四表

臣躭言臣聞生人所欲豈過富貴仕進之榮無踰公相

臣受祿過厚叨恩過深疾瘵所侵日日以甚表章三上

宸睠未迴薾然私室溘盡是慮臣頃歲齒及懸車疾經

百日輙援禮令乞遂休閑先聖優容未遂矜允今則桑

榆轉廹沉頓䆮深比於徃年遠不相及前後陳請備竭

肺肝特希聖慈俯鑒愚懇羸骸假息所望退身⿰氵厯血披

誠伏待明命無任屏營懇廹之至謹奉表陳乞以聞貞

元二十一年七月二十日

   第五表

臣某言臣以庸愚累叨爵命大行皇帝㧞擢非次列於

宰司歲時䆮深塵露無補太上皇踐祚聽政寵登三公

而臣𥨊疾所嬰已在牀枕沉痾日劇氣力漸微自春涉

秋四表陳乞伏遇陛下繼明纂統臨照萬方澄淸化源

朝野相慶但臣百疾所奏四支不任豈使將盡之人猶

處具瞻之地私誠所廹上黷宸嚴旣非飾讓期在聽納

無任懇悃廹切之至謹奉表陳乞以聞永貞元年八月

八日

   第六表

臣某臣言犬馬之疾福過災生前日已來轉就危困自

量氣力的不支持自陛下嗣纂睿圖臣已𥨊瘵綿亟竟

不得一趨雲陛上謁龍顔幽壤之中以此爲恨臣備位

宰相歲時最深永歸泉下無補明代伏惟陛下爲萬姓

自愛則幽明𫎇福無任感恩哀戀之至謹奉遺表以聞

永貞元年十月一日










權載之文集卷第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