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城集 (四部丛刊本)/后集卷第二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后集卷第十九 栾城集 后集卷第二十
宋 苏辙 撰 宋 郎晔 注 景乌程张氏南海潘氏合藏宋刊本
后集卷第二十一

栾城后集巻第二十

  祭张官保文

元祐六年歳次辛未十二月乙𫑗朔二十日甲戌

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眉山苏辙谨以清酒庶羞之

奠致祭于故宣徽南院使太子太保赠司空张公四

丈之灵辙之方冠公守西蜀时予先君幅巾田服尺

书见公一见而知曰此鸿鹄困于棘茨君亦嘻嗟世

莫知我孰谓斯人独明且果顾我与兄复往从之少

未更事见亦弗疑后时有成达于家邦斯言是信不

折不降渉世多艰久而莫伸从公陈宋庇于有仁既

博以支又约以礼示我夷易行不知止南迁而还迎

我而笑世将用子要至于道我曰不然将复见公俛

仰六年斯志莫从遗章上闻匪私尔伤庆暦之遗今

也则亡呜呼公之少年坦然不羁自放于酒竹林是

师及其从官精深粹密礼家法士莫见其隙公之问

学初亦弗勤汎然游心功倍于人有疑而问时罔弗

达礼则郑产乐则吴扎公之行巳色温言厉卒然相

逢忽若无意其所与友金石弗逾可以托六尺之孤

公之事君道大言深心所不欲富贵莫淫诡词削草

人亦弗知虽罔克用亦罔克疑公老于世事见于外

人之知公兹亦其概公性静深灼见安危遇物斯应

动获所冝退而自养湛然淳一与天为徙惟道非役

逮其将亡言若平生寂然委蜕不怛于行道实在天

后必有传谓予可教而亦弗闻公入不出我出不还

而使斯道忽乎茫然呜呼尚享

  祭文与可学士文一首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苏辙谨之

清酒庶羞之奠致祭于故知湖州与可学士亲家翁

之灵呜呼汉蜀太守石室之孙散居梓潼耕稼隠沦

是生高人文如西京稚诗楚词云溶泉清心恬手柔

隶草从横毫墨之馀遇物赋形怪石㠝列翠竹罗生

得于无心见者自惊嗟世知公以是谓贤公心浩然

实而弗炫有触不屈始知其坚世在熙宁士锐而翾

利诱于旁奔走倾旋公居其间澹乎忘言洋人病茶

徐为一宣抱忘不伸委化而迁惟我与公交友忘年

以静喜我申以婚姻子丧妇存诸孙在前抚而教之

尚侈公门窀穸有时送车盈阡千里寓词闻乎不闻

呜呼尚飨

  祭亡婿文逸民文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苏辙以清

酒庶羞之奠致祭于文郎逸民秀才之灵我与君翁

忘年之义长女未笄许⿺辶商君子少君不群介然老成

诵诗属文亦继家声我独怪君吐词悲伤是必多难

否则不长别我于宋送君于株扶丧舟行万里有馀

我还南方君旅成都相望天涯逾歳一书我还京师

幸将见君一病不复发书酸辛女有烈志𭻍鞠诸孤

赋诗柏舟之死不渝惸惸遗孙教以诗书庶几有成

归大君闾呜呼尚飨

  再祭张宫保文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门下侍郎眉山苏辙

谨以清酒庶羞之奠致祭于故宣徽南院使太子太

保赠司空张公四文之灵公志大而才高气直而虑

深世俗之所不悦而君子之所服膺辙从公游实见

而知眇视世间若无足为及其观㑹通以行典礼盖

未尝失时汎观众人澹然无心及其结意气而同忧

患盖坚如断金故方其出也仕历三世虽未尝不用

而才草能既逮其处也与众杂居虽罔有不伏而中

情实踈究观始终疑其天人或因物以有觉或逢人

而益信由是啬气养神以终其身中忘我以发照外

忘物而逺尘至于委化之日泊然反真呜呼我之从

公始于父兄师友之交亲戚之情而掩棺不哭送葬

不行无以寄哀请易公名惟文与定庶㡬平生公虽

不求朝有典刑鸣呼尚飨

  祭亡嫂王氏文

元祐八年岁次癸酉九月丙子朔十八日癸巳太中

大夫守门下侍即苏辙与新妇德阳郡夫人史氏谨

以家馔酒果之奠致祭于亡嫂同安郡君王氏之灵

辙㓜学于兄师友寔兼志气虽同以不逮惭兄刚而

塞物或不容既以名世亦以不逢辙骤而从初未免

忧嫂以妇人处之则优兄坐语言收畀藂棘窜逐邪

城无以自食赐环而来歳未及期飞集西垣遂入北

扉贫富戚忻观者尽惊嫂居其间不改色声冠服肴

蔬率从其先性固有之非学而然族人咨嗟观行责

报谓必多福继以寿考中歳而殂理有莫知三子俱

良𦕅以慰之兄牧中山始嫔而往谓我在兹属以时

享距城半舍旁抚仲妇无戚无惧祭遣诸子呜呼哀

哉尚飨

  祭八新妇黄氏文

元符二年十一月四日辛未舅姑躬以家馔酒果之

奠致祭于故八新妇黄氏之灵吾不善处世得罪乎

朝播迁南荒水陆万里家有三子季子季妇实从此

行自筠徙雷自雷徙循风波恐惧蹊遂㒹绝所至言

语不通饮食异和瘴雾昏医医药无者歳行方闰气

候殊恶昼热如汤夜寒如冰行道僵仆居室困瘁始

自仆隶浸淫不巳十病六七而汝独甚天乎何辜

殒于瘴追惟平昔慈祥寛厚孰亡不淑而止于是南

北异俗伏腊几废燔炙豚鱼渐渍果蔬承𣏌宁宾不

异中夏卒无一言叹恨流落逮及启乎脱然而逝惟

我夙业累尔幼稚兴言涕落呼天何益五里禅室顷

所尝寓土燥室完密迩吾庐权暦有间毋或恐怖二

子虽幼资可成就姑自鞠养无水火患犹冀灾厄有

尽天造有复全柩北返归安故土魂而不昧诚此诚

意呜呼哀哉尚飨

  北归祭东茔文

建中靖国元年三月十五日丙子男具官辙因侄

千之等西归谨以家馔酒果之奠昭告于先考编礼

赠太子太师先姚程氏遂封成国太夫人之灵辙恭

承先业奉教不谨绍圣之初权臣擅命普害忠良先

除异巳辙与兄轼同时迁南邅回江西流落岭外奔

走万里始终七年尚赖世德有慿遗泽未泯久处瘴

雾虽病不死庚辰正月帝出于震推恩四海泽及兄

弟同复旧秩皆侍真祠辙遂自龙川北还许下与诸

子濡沫相收西望松槚郁葱在目然念洒扫弗躬斋

祭遐逖歳月滋久悔咎何赎兄轼来自海南道逺未

至皆以困踬之馀思归未获如人病躃心不忘起瞻

望涕泗不知所言谨告

  祭亡兄端明文

维䢖中靖国元年歳次辛巳九月乙未朔初五日癸

亥弟具官辙谨遣男逺以家馔酒果之奠致祭于亡

兄端明子瞻之灵呜呼手足之爱平生一人幼学无

师受业先君兄敏我愚赖以有闻寒暑相从逮壮而

分渉世多艰竟奚所为如鸿风飞流落四维渡岭渉

海前后七期瘴气所烝飓风所吹有来中原人鲜克

还义气外强道心内全百折不摧如有待然真人龙

翔雷雨浃天自儋而廉自廉而永道路数千亦

终止毗陵有田数顷逝将归休筑室凿井呜呼

忱命不可期秋暑渉江宿瘴乘之上燥下寒气不能

支启手无言时惟我思念我伯仲我处其季𩂓落尽

矣形影无继嗟乎不淑不见而逝号呼不闻泣血至

地兄之文章今世第一忠言嘉谋古之遗直名冠多

士义动蛮貊流窜虽久此声不没遗文粲然四海所

传易书之秘古所未闻时无孔子孰知其贤以俟圣

人后则当然丧来自东病不克迎卜葬嵩阳既有治

命三子孝敬罔留于行陟罔望之涕泗雨𩂓尚飨

  再祭亡嫂王氏文

崇宁元年歳次壬午四月乙酉朔二十三日丁未

具官苏辙与新妇德阳郡夫人史氏谨以家馔酒果

之奠致祭于亡嫂同安郡君王氏之灵呜呼天祸我

家兄归自南没于毗陵诸孤䕶丧行于淮汴望之拊

膺自嫂之亡旅殡西折九年于今兄没有命葬我嵩

少土厚水深迈往告迁及迨初妇灵輀是升道出频

川家寓于兹迎哭伤心逺日孟秋水潦方降畏行不

能茔兆东南精舍在焉有佛与僧往寓其堂以须兄

至归于丘林虽非故乡亲族不遐勿畏勿惊呜呼尚

  再祭兄亡端朋文

崇宁元年歳次壬午五月乙卯朔日弟具官辙与

新妇德阳郡夫人史氏谨以家馔酒果之奠致祭于

亡兄子瞻端明尚书之灵呜呼惟我与兄出处昔同

㓜学无师先君是从游戏图书窹𥧌曰予二人要

如是终后迫寒饥出仕于时乡举制䇿并驱而驰猖

狂妄行误为世羁始以是得终以兄迁于黄我斥

于筠流落空山友其野人命不自知还复簪绅俛仰

几何宠禄遄臻欲去未遑祸来盈门大庾之东涨海

之南黎蜒杂居非人所堪不起袭帷飓来掀檐卧不

得𥧌食何暇甘如是亡年雷雨一覃兄归晋陵我还

频川愿一见之乃有不然瘴暑相寻医不能痊嗟兄

与我再起再颠未尝不同今乃独先呜呼我兄而止

斯耶昔始宦游诵韦氏诗夜雨对床后勿有违进不

知退践此祸机欲复斯言而天夺之先垄在西老泉

之山归骨其旁自昔有言势不克从夫岂不懐地虽

郏鄏山曰峨眉天实命之岂人也哉我寓此邦有田

一㕓子孙安之殆不复迁兄来自西于是磐桓卜告

孟秋归于其阡频川有苏肇自兄先呜呼尚飨

  再祭八新妇黄氏文

维年月日舅具官苏辙姑德阳郡夫人史氏谨以家

馔酒果致祭于亡第八新妇黄氏之灵我昔南迁自

筠徂雷自雷徂循万里之行季子季妇同此艰勤妇

生名家有德有容㓜不逮门缱绻相从冒崄渉瘴初

无咎言念我厄穷往反累汝愧于心颜瘴病弥月药

石不效卒殒当年弱子雅女踯躅吾侧念母凄然往

汝莫追抚此二孙冀其成人命降自天举家北返与

柩俱还嗟哉吾兄没于毗陵返葬郏山兆域寛深举

棺从之土厚且坚种柏成林以付而子百年以安呜

呼尚飨

  祭范子中朝散文

建中靖国元年歳次辛巳十二月丁亥朔初十日

丙申太中大夫提举鳯翔府上清太平宫䕶军苏辙

谨以清酒庶羞之奠致祭于故朝散范君子中之灵

苏氏范氏同出坤维蜀公告休居颖之湄我老去国

归亦从之公逝久矣见其长子婚姻之故莫我遐弃

一叩我门遂不再至嗟夫不淑病日以侵一卧历时

弗窹弗兴一子既冠一衣始胜我见蜀公帝城西偏

君与中叔笑言相驩叔先仲亡君独苍颜内抚族党

外接友朋恭敬恺悌此邦所称嗟我寓新孰慰此心

升堂不见哭不复闻俛仰几何独为古人乡党之好

尽此一樽呜呼尚飨

  祭王子敏奉议文

维年月日具官苏辙谨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故

知县奉议王君子敏之灵昔我在宋吾兄在徐君家

伯仲来学诗书行义不回词章有馀我曰可人缀以

婚姻既亲且友其行日新伯氏不淑殒于方春君登

丙科又敏于政惠于上官民亦不病矫然众中气和

而正孝友之善中发于诚均其有无以及孤惸嫁女

娶妇期不负兄我居颍川君令陵台十日税驾为我

徘徊受法道师不近酒杯我顾君笑自苦奚为𨻶驹

逝矣为乐何时去我三年遂病以衰失官居汝启处

未安伏枕不兴将没何言有志弗从使我永叹呜呼

尚飨

  遣适归祭东茔文

崇宁三年歳次甲申八月壬寅朔二十一日壬戌

男降授朝请大夫䕶军赐紫金鱼袋辙谨遣第二男

承事郎监东岳庙适西归致祭于先君赠太子太师

先妣程氏五三君追封成国太夫人之墓辙自元符

庚辰䝉恩北归西望松槚即懐归忘孤拙多难事与

心违俛仰四年进退惟戾日月不待齿髪变衰深惧

溘然无复归日遣适代往周行兆域有忘不获涕泗

垂臆兄轼巳没遗言葬汝辙与妇史夙约归祔常指

庚穴以敕诸子茍未即死犹幸一归躬行汛扫以毕

馀愿尊灵未泯鉴此诚意尚飨

  祭黄师是龙图文

呜呼尊先使君与我早歳旅于天廷自唐巳然同年

友朋异姓弟兄南北东西不约而亲义均同生君家

在陈我宦陈庠时始合并君方少年出从乡贡晔然

有声一飞绝群不入州县教载公卿无恶于民无怨

于友气和且平我迁南方归来老矣故旧无几君家

父子见我京师相顾而喜往来绸缪昏姻之好实始

于此我废于时君仕日跻一荣一瘁亲友之恩始终

不渝允也君子君于父兄人无间言闵子是似其于

吏民不刚不柔次公之比谓当百年仰事慈亲以及

爱弟奈何不淑有志不终中遗而弃丹旐翩然宛丘

之隅万事巳矣我老杜门素车不行一恸永巳呜呼

尚飨

  祭范彛叟右丞文

维年月日具官苏辙谨遣男具官迟以清酌庶羞之

奠致祭于故右丞范公彛叟之灵维昔先正文正称

首嗟我晩生不识耆旧从事南都见其叔子议论琅

然前人是似我迁南方六年而归平生交旧多聚京

师晩遇仲氏秉国之维以义知我倾盖不疑我复迁

南仲亦继往瘴疠侵凌气血凋丧同归频川白首相

向问疾于床执手无言恸哭其堂殱此忠贤公方在

朝四方所瞻居未逾歳亦来守邦顾我里门杯酒相

从往还之欢意若将终我寓汝南公旅彭城尺书不

通期我以诚我还旧庐终歳杜门公归访我欣然笑

言二日不见而以讣闻老病无朋谁复念我永懐仲

叔言出涕堕於乎哀哉尚飨

  祭宝月大师宗兄文

绍圣二年歳次乙亥十月癸玄朔十一日癸酉降

授左朝议大夫试少府监分司南京䕶军苏辙因僧

汝丹西归以香茶果蔬之奠致祭于故宝月大师宗

兄之塔辙方志学从先君子东游故都览观药市解

鞅精舍时始见兄颀然如鹄介而善鸣宗党之故情

若旧识屈信臂项阅歳四十性直且刚纎恶不容与

人尽言口如病风惟我兄弟不见瑕玭行有利病势

有隆污始终一意不为薄厚交游之问盖未始有昔

我之东师则有言游官如寄非可久安意⿺辶商忘归戛

患所由亟还于乡泉石可求我志师言未返而颠师

亦不待与化俱迁遣舟与荣万里来讣开𥿄失声悔

恨无所弹指西望𫑗塔既成临绝之言求我以铭自

我窜逐忧病相袭缉缀清风得一忘十追懐𭧽好徒

有此心心则不忘而病未能收泪语舟归酌流水一

生一死诚则无巳呜呼尚飨

  祭逍遥聦长老

绍圣三年九月二十九日降授左朝议大夫试少府

监分司南京䕶军苏辙谨以香茶果蔬之奠告于故

逍遥长老聪公我生多故再谪于筠万里故乡孰为

故人师自吾蜀为筠导师坦然无心言直气夷顾我

如故弥久而坚逮兹再来为我出山逍遥无师众愿

师往师念我独为众所强入山几何自春徂秋一病

不治蝉蜕莫𭻍此心超然去住不疑筠人懐思涕泣

嗟咨山中来告卯塔将成一奠之哀斯未忘情尚飨





栾城后集第巻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