欒城集 (四部叢刊本)/後集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後集卷第十九 欒城集 後集卷第二十
宋 蘇轍 撰 宋 郎曄 注 景烏程張氏南海潘氏合藏宋刊本
後集卷第二十一

欒城後集巻第二十

  祭張官保文

元祐六年歳次辛未十二月乙𫑗朔二十日甲戌

太中大夫守門下侍郎眉山蘇轍謹以清酒庶羞之

奠致祭於故宣徽南院使太子太保贈司空張公四

丈之靈轍之方冠公守西蜀時予先君幅巾田服尺

書見公一見而知曰此鴻鵠困於棘茨君亦嘻嗟世

莫知我孰謂斯人獨明且果顧我與兄復徃從之少

未更事見亦弗疑後時有成達於家邦斯言是信不

折不降渉世多艱久而莫伸從公陳宋庇於有仁既

愽以支又約以禮示我夷易行不知止南遷而還迎

我而笑世將用子要至於道我曰不然將復見公俛

仰六年斯志莫從遺章上聞匪私爾傷慶暦之遺今

也則亡嗚呼公之少年坦然不羈自放於酒竹林是

師及其從官精深粹密禮家法士莫見其隙公之問

學初亦弗勤汎然游心功倍於人有疑而問時罔弗

達禮則鄭産樂則吳扎公之行巳色溫言厲卒然相

逢忽若無意其所與友金石弗踰可以託六尺之孤

公之事君道大言深心所不欲富貴莫滛詭詞削草

人亦弗知雖罔克用亦罔克疑公老於世事見於外

人之知公茲亦其槩公性靜深灼見安危遇物斯應

動獲所冝退而自養湛然淳一與天為徙惟道非役

逮其將亡言若平生寂然委蛻不怛於行道實在天

後必有傳謂予可教而亦弗聞公入不出我出不還

而使斯道忽乎茫然嗚呼尚享

  祭文與可學士文一首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門下侍郎蘇轍謹之

清酒庶羞之奠致祭於故知湖州與可學士親家翁

之靈嗚呼漢蜀太守石室之孫散居梓潼耕稼隠淪

是生高人文如西京稚詩楚詞雲溶泉清心恬手柔

𨽻草從橫毫墨之餘遇物賦形怪石㠝列翠竹羅生

得於無心見者自驚嗟世知公以是謂賢公心浩然

實而弗炫有觸不屈始知其堅世在熈寧士銳而翾

利誘於旁奔走傾旋公居其間澹乎忘言洋人病茶

徐為一宣抱忘不伸委化而遷惟我與公交友忘年

以靜喜我申以婚姻子喪婦存諸孫在前撫而教之

尚侈公門窀穸有時送車盈阡千里寓詞聞乎不聞

嗚呼尚饗

  祭亡壻文逸民文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門下侍郎蘇轍以清

酒庶羞之奠致祭於文郎逸民秀才之靈我與君翁

忘年之義長女未笄許⿺辶商君子少君不羣介然老成

誦詩屬文亦繼家聲我獨怪君吐詞悲傷是必多難

否則不長別我於宋送君於株扶喪舟行萬里有餘

我還南方君旅成都相望天涯逾歳一書我還京師

幸將見君一病不復發書酸辛女有烈志𭻍鞠諸孤

賦詩栢舟之死不渝惸惸遺孫教以詩書庶幾有成

歸大君閭嗚呼尚饗

  再祭張宮保文

元祐七年八月日太中大夫守門下侍郎眉山蘇轍

謹以清酒庶羞之奠致祭於故宣徽南院使太子太

保贈司空張公四文之靈公志大而才高氣直而慮

深世俗之所不悅而君子之所服膺轍從公游實見

而知𦕈視世間若無足為及其觀㑹通以行典禮蓋

未嘗失時汎觀衆人澹然無心及其結意氣而同憂

患蓋堅如斷金故方其出也仕歴三世雖未嘗不用

而才草能既逮其處也與衆雜居雖罔有不伏而中

情實踈究觀始終疑其天人或因物以有覺或逢人

而益信由是嗇氣養神以終其身中忘我以發照外

忘物而逺塵至於委化之日泊然反真嗚呼我之從

公始於父兄師友之交親戚之情而掩棺不哭送葬

不行無以寄哀請易公名惟文與定庻㡬平生公雖

不求朝有典刑鳴呼尚饗

  祭亡嫂王氏文

元祐八年𡻕次癸酉九月丙子朔十八日癸巳太中

大夫守門下侍卽蘇轍與新婦德陽郡夫人史氏謹

以家饌酒果之奠致祭於亡嫂同安郡君王氏之靈

轍㓜學於兄師友寔兼志氣雖同以不逮慙兄剛而

塞物或不容旣以名世亦以不逢轍驟而從初未免

憂嫂以婦人處之則優兄坐語言收畀藂棘竄逐邪

城無以自食賜環而來歳未及期飛集西垣遂入北

扉貧富慼忻觀者盡驚嫂居其間不改色聲冠服肴

蔬率從其先性固有之非學而然族人咨嗟觀行責

報謂必多福繼以壽考中歳而殂理有莫知三子俱

良𦕅以慰之兄牧中山始嬪而徃謂我在茲屬以時

享距城半舍旁撫仲婦無慼無懼祭遣諸子嗚呼哀

哉尚饗

  祭八新婦黃氏文

元符二年十一月四日辛未舅姑躬以家饌酒果之

奠致祭於故八新婦黃氏之靈吾不善處世得罪乎

朝播遷南荒水陸萬里家有三子季子季婦實從此

行自筠徙雷自雷徙循風波恐懼蹊遂㒹絶所至言

語不通飲食異和瘴霧昏醫醫藥無者歳行方閏氣

候殊惡晝熱如湯夜寒如氷行道殭仆居室困瘁始

自僕𨽻浸滛不巳十病六七而汝獨甚天乎何辜

殞於瘴追惟平昔慈祥寛厚孰亡不淑而止於是南

北異俗伏臘幾廢燔炙豚魚漸漬果蔬承𣏌寧賓不

異中夏卒無一言歎恨流落逮及啓乎脫然而逝惟

我夙業累爾幼稚興言涕落呼天何益五里禪室頃

所嘗寓土燥室完密邇吾廬權暦有間毋或恐怖二

子雖幼資可成就姑自鞠養無水火患猶冀災厄有

盡天造有復全柩北返歸安故土䰟而不昧誠此誠

意嗚呼哀哉尚饗

  北歸祭東塋文

建中靖國元年三月十五日丙子男具官轍因姪

千之等西歸謹以家饌酒果之奠昭告於先考編禮

贈太子太師先姚程氏遂封成國太夫人之靈轍恭

承先業奉教不謹紹聖之初權臣擅命普害忠良先

除異巳轍與兄軾同時遷南邅回江西流落嶺外奔

走萬里始終七年尚頼世德有慿遺澤未泯久䖏瘴

霧雖病不死庚辰正月帝出于震推恩四海澤及兄

弟同復舊秩皆侍真祠轍遂自龍川北還許下與諸

子濡沫相收西望松檟鬱蔥在目然念灑掃弗躬齋

祭遐逖歳月滋久悔咎何贖兄軾來自海南道逺未

至皆以困躓之餘思歸未獲如人病躃心不忘起瞻

望涕泗不知所言謹告

  祭亡兄端明文

維䢖中靖國元年歳次辛巳九月乙未朔初五日癸

亥弟具官轍謹遣男逺以家饌酒果之奠致祭於亡

兄端明子瞻之靈嗚呼手足之愛平生一人幼學無

師受業先君兄敏我愚頼以有聞寒暑相從逮壯而

分渉世多艱竟奚所為如鴻風飛流落四維渡嶺渉

海前後七朞瘴氣所烝𩗗風所吹有來中原人鮮克

還義氣外強道心內全百折不摧如有待然真人龍

翔雷雨浹天自儋而㢘自廉而永道路數千亦

終止毗陵有田數頃逝將歸休築室鑿井嗚呼

忱命不可期秋暑渉江宿瘴乘之上燥下寒氣不能

支啓手無言時惟我思念我伯仲我處其季𩂓落盡

矣形影無繼嗟乎不淑不見而逝號呼不聞泣血至

地兄之文章今世第一忠言嘉謀古之遺直名冠多

士義動蠻貊流竄雖久此聲不沒遺文粲然四海所

傳易書之祕古所未聞時無孔子孰知其賢以俟聖

人後則當然喪來自東病不克迎卜𦵏嵩陽既有治

命三子孝敬㒺留於行陟罔望之涕泗雨𩂓尚饗

  再祭亡嫂王氏文

崇寧元年歳次壬午四月乙酉朔二十三日丁未

具官蘇轍與新婦德陽郡夫人史氏謹以家饌酒果

之奠致祭於亡嫂同安郡君王氏之靈嗚呼天禍我

家兄歸自南沒於毗陵諸孤䕶喪行於淮汴望之拊

膺自嫂之亡旅殯西折九年於今兄沒有命𦵏我嵩

少土厚水深邁徃告遷及迨初婦靈輀是升道出頻

川家寓於茲迎哭傷心逺日孟秋水潦方降畏行不

能塋兆東南精舍在焉有佛與僧徃寓其堂以須兄

至歸於丘林雖非故鄉親族不遐勿畏勿驚嗚呼尚

  再祭兄亡端朋文

崇寧元年歳次壬午五月乙夘朔日弟具官轍與

新婦德陽郡夫人史氏謹以家饌酒果之奠致祭於

亡兄子瞻端明尚書之靈嗚呼惟我與兄出處昔同

㓜學無師先君是從遊戲圖書窹𥧌曰予二人要

如是終後迫寒飢出仕於時鄉舉制䇿並驅而馳猖

狂妄行誤為世羈始以是得終以兄遷於黃我斥

於筠流落空山友其野人命不自知還復簮紳俛仰

幾何寵祿遄臻欲去未遑禍來盈門大庾之東漲海

之南黎蜒雜居非人所堪不起襲帷𩗗來掀簷臥不

得𥧌食何暇甘如是亡年雷雨一覃兄歸晉陵我還

頻川願一見之乃有不然瘴暑相尋醫不能痊嗟兄

與我再起再顛未嘗不同今乃獨先嗚呼我兄而止

斯耶昔始宦遊誦韋氏詩夜雨對床後勿有違進不

知退踐此禍機欲復斯言而天奪之先壟在西老泉

之山歸骨其旁自昔有言勢不克從夫豈不懐地雖

郟鄏山曰峩眉天實命之豈人也哉我寓此邦有田

一㕓子孫安之殆不復遷兄來自西於是磐桓卜告

孟秋歸於其阡頻川有蘇肇自兄先嗚呼尚饗

  再祭八新婦黃氏文

維年月日舅具官蘇轍姑德陽郡夫人史氏謹以家

饌酒果致祭於亡第八新婦黃氏之靈我昔南遷自

筠徂雷自雷徂循萬里之行季子季婦同此艱勤婦

生名家有德有容㓜不逮門繾綣相從冐嶮渉瘴初

無咎言念我厄窮徃反累汝愧於心顔瘴病彌月藥

石不效卒殞當年弱子雅女躑躅吾側念母悽然徃

汝莫追撫此二孫冀其成人命降自天舉家北返與

柩俱還嗟哉吾兄沒於毗陵返𦵏郟山兆域寛深舉

棺從之土厚且堅種栢成林以付而子百年以安嗚

呼尚饗

  祭范子中朝散文

建中靖國元年歳次辛巳十二月丁亥朔初十日

丙申太中大夫提舉鳯翔府上清太平宮䕶軍蘇轍

謹以清酒庶羞之奠致祭於故朝散范君子中之靈

蘇氏范氏同出坤維蜀公告休居頴之湄我老去國

歸亦從之公逝久矣見其長子婚姻之故莫我遐棄

一叩我門遂不再至嗟夫不淑病日以侵一臥歴時

弗窹弗興一子既冠一衣始勝我見蜀公帝城西偏

君與中叔笑言相驩叔先仲亡君獨蒼顔內撫族黨

外接友朋恭敬愷悌此邦所稱嗟我寓新孰慰此心

升堂不見哭不復聞俛仰幾何獨為古人鄉黨之好

盡此一罇嗚呼尚饗

  祭王子敏奉議文

維年月日具官蘇轍謹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於故

知縣奉議王君子敏之靈昔我在宋吾兄在徐君家

伯仲來學詩書行義不回詞章有餘我曰可人綴以

婚姻旣親且友其行日新伯氏不淑殞於方春君登

丙科又敏於政惠於上官民亦不病矯然衆中氣和

而正孝友之善中發於誠均其有無以及孤惸嫁女

娶婦期不負兄我居潁川君令陵臺十日稅駕爲我

徘徊受法道師不近酒杯我顧君笑自苦奚爲𨻶駒

逝矣爲樂何時去我三年遂病以衰失官居汝啓處

未安伏枕不興將沒何言有志弗從使我永歎嗚呼

尚饗

  遣適歸祭東塋文

崇寧三年歳次甲申八月壬寅朔二十一日壬戌

男降授朝請大夫䕶軍賜紫金魚袋轍謹遣第二男

承事郎監東嶽廟適西歸致祭於先君贈太子太師

先妣程氏五三君追封成國太夫人之墓轍自元符

庚辰䝉恩北歸西望松檟即懐歸忘孤拙多難事與

心違俛仰四年進退惟戾日月不待齒髪變衰深懼

溘然無復歸日遣適代徃周行兆域有忘不獲涕泗

垂臆兄軾巳沒遺言𦵏汝轍與婦史夙約歸祔常指

庚穴以敕諸子茍未即死猶幸一歸躬行汛掃以畢

餘願尊靈未泯鍳此誠意尚饗

  祭黃師是龍圖文

嗚呼尊先使君與我早歳旅於天廷自唐巳然同年

友朋異姓弟兄南北東西不約而親義均同生君家

在陳我宦陳庠時始合併君方少年出從鄉貢曄然

有聲一飛絶羣不入州縣教載公卿無惡於民無怨

於友氣和且平我遷南方歸來老矣故舊無幾君家

父子見我京師相顧而喜徃來綢繆昏姻之好實始

於此我廢於時君仕日躋一榮一瘁親友之恩始終

不渝允也君子君於父兄人無間言閔子是似其於

吏民不剛不柔次公之比謂當百年仰事慈親以及

愛弟奈何不淑有志不終中遺而棄丹旐翩然宛丘

之隅萬事巳矣我老杜門素車不行一慟永巳嗚呼

尚饗

  祭范彛叟右丞文

維年月日具官蘇轍謹遣男具官遲以清酌庶羞之

奠致祭於故右丞范公彛叟之靈維昔先正文正稱

首嗟我晩生不識耆舊從事南都見其叔子議論琅

然前人是似我遷南方六年而歸平生交舊多聚京

師晩遇仲氏秉國之維以義知我傾蓋不疑我復遷

南仲亦繼徃瘴癘侵凌氣血凋喪同歸頻川白首相

向問疾於牀執手無言慟哭其堂殱此忠賢公方在

朝四方所瞻居未逾歳亦來守邦顧我里門盃酒相

從徃還之歡意若將終我寓汝南公旅彭城尺書不

通期我以誠我還舊廬終歳杜門公歸訪我欣然笑

言二日不見而以訃聞老病無朋誰復念我永懐仲

叔言出涕墮於乎哀哉尚饗

  祭寳月大師宗兄文

紹聖二年歳次乙亥十月癸玄朔十一日癸酉降

授左朝議大夫試少府監分司南京䕶軍蘇轍因僧

汝丹西歸以香茶果蔬之奠致祭於故寳月大師宗

兄之塔轍方志學從先君子東遊故都覽觀藥市解

鞅精舍時始見兄頎然如鵠介而善鳴宗黨之故情

若舊識屈信臂項閱歳四十性直且剛纎惡不容與

人盡言口如病風惟我兄弟不見瑕玭行有利病勢

有隆汙始終一意不為薄厚交遊之問蓋未始有昔

我之東師則有言遊官如寄非可久安意⿺辶商忘歸戞

患所由亟還於鄉泉石可求我志師言未返而顛師

亦不待與化俱遷遣舟與榮萬里來訃開𥿄失聲悔

恨無所彈指西望𫑗塔既成臨絶之言求我以銘自

我竄逐憂病相襲緝綴清風得一忘十追懐𭧽好徒

有此心心則不忘而病未能收淚語舟歸酌流水一

生一死誠則無巳嗚呼尚饗

  祭逍遙聦長老

紹聖三年九月二十九日降授左朝議大夫試少府

監分司南京䕶軍蘇轍謹以香茶果蔬之奠告於故

逍遙長老聰公我生多故再謫於筠萬里故鄉孰為

故人師自吾蜀為筠導師坦然無心言直氣夷顧我

如故彌久而堅逮茲再來為我出山逍遙無師衆願

師徃師念我獨為衆所強入山幾何自春徂秋一病

不治蟬蛻莫𭻍此心超然去住不疑筠人懐思涕泣

嗟咨山中來告卯塔將成一奠之哀斯未忘情尚饗





欒城後集第巻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