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063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六十二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六十三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六十四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十三卷目录

 永平府部汇考九

  永平府物产考

  永平府古迹考坟墓附

职方典第六十三卷

永平府部汇考九[编辑]

永平府物产考        府志[编辑]

府属总

《禹贡》:“岛夷皮服,夹右碣石,入于河。”

《山海经》:“碣石之山,上有玉,下多青碧。绳水出焉,多蒲夷之鱼。”

《商书献令》其一“东胡请令以白玉、橐驼、野马、𫘦𬳿、𫘝𫘨、良弓为献。”

《尔雅》:“北方之美者,有幽都之筋角焉。”

《周礼大司乐》有“孤竹之管,奏于圜丘。” 注云:“孤竹,竹特生者,不指所出地。” 后人因孤竹国而指有是竹焉。

《周礼职方氏》:“幽州,其利鱼盐,其畜宜四扰,其谷宜三种。”

《周书王会》“孤竹距虚,不令支元。” “貘不屠何青熊。” 《周书》“海阳之蟹。”

《诗》:“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春秋》:“齐侯来献戎捷。” 《穀梁传》:“戎,菽也。” 郭璞注:“《尔雅》以为胡豆。”

《史记》,苏秦说燕文侯曰:“北有枣栗之利,民虽不佃作,而足于枣栗矣,此所谓天府者也。”

《史记》:“燕秦千树栗,与千户侯等。”

《唐书》:“平州土贡。熊鞹、蔓荆,实人参。”

《辽史》“马城县东北有千金冶。”

《一统志 》:“金迁安县宽河川出。”

丹锡,滦州及迁安县出,今不产。

铁,迁安、卢龙二县出。

盐滦州及乐亭县俱出。有场。今抚宁、昌黎二县俱出。人参、麝香、豹尾俱废柳城县出。

纸滦州及迁安县出。今但出《迁安县》。

《鹰鹘》,昌黎县“《道者》山出。”今少。

石灰抚宁县有场。今场废。

蔓荆子,迁安、卢龙二县出。

甘棠梨迁安县出

香白芷乐亭县出

《今志》“各府所通有者” ,不具,举其尤异者。

《卢龙 》虽郡治,邑小而产少。

黄金产阳山溪中,色虽艳而小如粟粒,淘之得不偿工,其河名淘金,又云“孤竹山金顶,银腰铁脚” ,言所产也。而白沟河东北五里有铜矿山,食品酱豉制得法。

红萝卜,城西独大而脆,称特产。

桃林口关,面黄崖山,襟青龙河,产鱼、鳖,鲫、鳜、鲶、鲈,最肥美异他产。口外人每春缚苇作筏,冬穿冰飞叉取之,叩关贸易,人亦利其价廉。间产灵龟,不常有。

“《口外》山深险峻,松椵蔽空,虎豹豺狼之所窟也。” 虎或入城捕犬羊,其产黄羊常来关外,人莫能捕之。

口外有山,遍产桃树,枝干劲直,色斑脂腻,皮可裹镞。关人及口外人并取之,故关营以名“桃林。” 口外三十里有芍药川,花多白,开时弥漫十馀里。

黄崖草,出燕河营。叶圆,根皮紫,肉微红,状如羊尾,不知名为金刃伤者。取根焙干,去皮刮肉末傅,速效。

迁安 地广山深,近边多异产。

黄金产宽河。在口外。六宝峪,以产金、银、铜、铁、铅、锡,名“银矿山”,在太平寨西及黄崖山,沿边多有之。铁丱在要孤山,红白土可圬出为口关及白道子白可浆衣拌糖。

“石灰” ,出黄山灰窑峪。

黑鹰多巢贯头山

《红觜鸦》,自松亭至石门皆有铁门洞,诸山尤多蟒,有遗迹。

《猴大尖山》:《团亭》有之。

蟹“三里河者肥美,土人探穴竞取之。潵河者亦佳于滦。”

鲫滦河佳美。莲池山产亦佳。

凡鱼自口外由滦入团亭者,潘家口立。其《湾

所聚也。官坐享而渔之,

黄麻长岭社屯多产为楮,以贩线麻,亦所特出。“桑皮纸” 出黄,北社多红花、白蜡、蓝淀。

木称“奇章柏” ,口内柏少松多,可游乡汉儿庄、三屯馆。类多异,不能枚举,而口外尤多。盖出松亭关,乃古千里松林界矣。

边内木大称“银杏。” 七家岭下二株,大于他产,实佳而价甚贵。

梨锦,唐出在城社及陶村社。小而皮薄,甘脆。藏至正月,味愈佳。

榛栗帐房山产,岁进贡。松汀山及城山多药,有天花粉、黄精、人参、五味、细辛、桔梗、茵陈、半夏、兔丝、狶莶、蔓荆、茯苓、赤芍药、白蔹、苦参之属,各邑山中多有之。花椒,城山寺为盛。血石岭产冬青草,乃款冬花之类也。

煤粪草,出县西二十里贤姑庙旁,其水浸十数顷,草木蕃盛,产荷菱及螺虾。一旦忽涸,掘数尺皆粪草,干可烘爨,土人利之。徐少卿因而开水田数顷。

抚宁 县兼山海,产宜饶而若诎。

银矿,嘉靖乙卯,开贡于玉旺峪。官督军防,供应不赀,煎炼不满千金,而耗民膏什八九矣。矿脉既塞,人力亦疲,乃奏罢,立庙于洞上。石佛峪南亦有银铜峪,其绝久矣。

石炭谓之煤,详见《山川》。今供给有司。产石门寨、大崇峪,多青石,利用。

猴猿,三峦山最多。每至八月,义院口、温泉堡辄有数万,至弥月乃去。田家苦之,熊出口外。口内有熊山,盖旧产也。

蟺,似蛇,长尺馀,有青黄二色,多居泥中。出温泉堡、苇子堡、香山沟者佳。

“白牡丹” ,出青山黑峪头西及罗汉洞外。

《槁本香》,产苇子峪。

水红消梨,产台头之东山,熟于诸梨后。皮中皆水,香闻数步,独为奇品,他郡所无。

秋桃,出石门寨。其大过拳,甚甘美。蓄者用草围树,以避霜雪,因熟晚,故名。初每颗价不过一分,至十月取出,其色莹然,货之,颗五六分矣。李与苹果亦称佳,非特产。

药有草乌、远志,海阳出商陆,山海出麻黄佳。《山海》花有匾竹。货有线麻椵。麻鱼则石首、鲞鱼、石鱼。鱼青、乌贼白条、对虾、海馒头、海鹌鹑酒次于滦关。《志》云:“土瘠狭多寒,无丰产,古称鱼盐,自海禁严而渔商并绝,故获寡而售艰矣。昌黎 自为一域,山不逼边,海不逼关,风气繁丽,山产类抚宁、卢龙,海产同滦州、乐亭,故无异产而载其多者。”

石乳在达磨峰之左,凡岩穴阴处,溜山液而成,空中相逼,长者六七寸,如爪甲,中无雁齿,光明者佳。

焰硝出套槐社

丝盐出永。屯黑磁器、瓦器及淀,出石门社。薏苡出会东社。

莲子菱米黄菜:出《静安社》。

《红花》出《赤崖社》。

《绵花》出《沙程社》。

《平机布》“出会东社。”

豆有刀有玉环

瓜有花,即胡瓜也,亦呼为“黄瓜。”

菜有菠有荼

“花有班竹” ,出在城社,又以名寺。

《果有无花》,有《文官》有《互斯赖》。有柿子白檎出《洋山社》。

蒲萄接桃,出顺德社。樱桃核桃,出《嘉颖屯》。石榴沙果,出《延昌屯》。

兔出正乐屯

团林社七里海多鱼,有角有带。

海错车螯同滦州

滦州 沃衍,产多,货殖聚焉。

花椒种二:有水,有火。香花峪颇多。

蒜紫皮,出松梁社、康家庄及梅一、梅二社,莲州及乐亭地二里最多,故曰“龙湾瑞莲”芹以名山。俗名《芹菜山》。在古马社。

《龙须菜》,出《法宝社》。

《果品》:李产偏山最佳,无花果,乐亭有之。

赤石脂,出紫金山,未闻入药。用各色石脂,境内亦有之。

黄芩、柴胡,出《横山营》,有名,入贡。

芎䓖叶、石蘼芜州产,不堪入药,惟可入茶。栝蒌州北,土墙甚多。

薏苡仁下社多可作粥

辛夷花,不多产,惟州治后一株甚茂。

“酸枣野蒲萄” 产项家坨。

松荐福寺者最大,知州潘龄书“秦封第一。” 今无狼兔,多藏于大田口。

猪州产颇多,乐亭民间有以此致富者。

雉、兔、獐等物,产于龙堂、望马、兔耳大夫、杨家、冯家诸坨。六畜则“冯家长坨” ,草木蕃也。

狐出止马山者,毛深色赤,俗传“岩山有狐。” 妖鸟属,有铁脚,至冬人捕充馔,甚肥美。又有秃鹙、兔鹘、鸦鹘、训鹘、经雀、沙鸡及柳叶儿雕鱼,即驴粪球、黑马杓、胡叭喇、胭脂瓣、笼兜子、红翏儿、金雀、蜡嘴之类。

《鱼类》鲤最佳,出偏凉汀。大者一二十斤。鳞甲金色,夺目肥鲜。尾长曰重。及鳜鳢鲶鲦,青白出滦河,并佳。

淮鱼似鲶而大,海多滦少。

鲫偏凉汀最佳,多重斤许。有至三四斤者,湖湘不及也。

海鲐近府有之

《丸子》,身黄头大,有翅无鳞,出清河。

秤杆小而长,似之,鳞细出清河。

魦如梭,身长而青,滦海并出。腌者海佳,鲜者滦佳。

“白眼” ,海出,类魦而肥,身鳞金色,眼如玉环,重三四斤。滦河亦出,乐亭沙城社多。

鲈,四月后,海及滦俱有,巨口细鳞,身负黑点,大者十馀斤。

面条鱼,一名“银鱼” ,出蚕沙口乐亭之千金社。鰋海出。立夏方有,大者数十斤。

鳘腹中有鳔,但不及南产耳。至小者重三、四斤,四、五月多。

同罗细鳞有黑点,形类大鲞,味亦如之,但土人不能作耳。

叵罗多剌,味微类鲥小,直沽呼为“腾香鱼。” 蜡头类河豚,味甚美,肝血有大毒,去之方可食。《八带》海出。

《带鱼》狭而长,如带出乐亭。

鳓腹下有骨如锯

鲻似鲤,生浅海中,专食泥。身圆小,骨软肉细。扳鱼身多鲠,长五、六寸,味肥,糟浥之可作汤。羊鱼,味膻,形圆,尾如羊,尾端有骨如剑,触之伤人,土人取其油。

镜鱼形如镜

房鱼:其大如房,或随潮陷沙上。土人割脂熬油燃灯,腥臭不可食。

黄谷柽条出滦河

鳖俗名“团鱼” ,滦河产佳。

蛏壳薄而狭长,正二月出泥中,味佳。

蛤蜊:似蛏而壳团肉厚。

蚶:似蛤而圆小,壳如瓦楞,雷动而开,人不食矣。螺极大小者为“蠃蛳。”

螃蟹,出白沙峰社西,滦河多。

蟳蟹随潮退壳,一退一长,潮大则膏不实矣。虾大小不一,近海产有“金钩” 、“玉钩” 之名,出蚕丛口,取肉干之为虾米。滦河亦多。

棉花:凡平原皆有,为布有杂。有细乐亭,机杼为盛,土人呼为“家机布。”

红花多种之场圃。承露采干以染红,及作胭脂淀,出于蓝,以水出色者为定,土人总呼为“靛桑皮楮” ,出何家庄。

席长春诸社织芦苇为之,且编为箔。大水泊多蒲蒿,人就而利之。

油有苏有麻

硝有朴有焰

煤炭水和始燃,俗名“水和炭。” 出开平、卫、何各庄及峰山口。生者有焰,宜锻灰及炒铁尢。宜大块火炼过者为焦子炭。陡坡古冶有之。

《碱》出《海滨》姚家柏家庄。

盐,出海滨,味甘色白。出柏一、二三里及石碑场者,最佳,长芦不及也。

乐亭 陆产,比滦而海饶之。其见于州者不具。鲈鱼,出《白沙峰社》。

《七星鱼》,出《黑崖子社》。

绢可作帷

丝绵出力本屯

撘连褥裹,出《嵩林儿社》。

棉布:境内多,织多于他处。

永平府古迹考      府县志合[编辑]

本府

碣石 。案《书禹贡》:“夹右碣石入于河。”《传》曰:“碣石,海畔。”山《疏》云:“在右北平骊城县西南。”《汉书·地理志》:“右北平骊城,大碣石山在县西南”,言大碣石山,则必有小碣石山矣。其辽西絫县下云,有碣石水,言水不言山,而《武帝纪注》文颖曰:“碣石山在辽西絫县,絫县今罢,属临渝。”始与《地志》之文异,而《后汉郡国志》两存之。引《水经》云:“在临渝县南”,又引郭璞云:“或曰在右北平骊城县海边山。”是亦为碣石,有二也。《史记夏本纪索隐》曰:“《汉书地理志》:碣石在右北平骊城县西南。”又《太康地理志》云:“乐浪遂城县有碣石山,长城所起。”又《水经注》云:“在辽西临渝县南,水中葢碣石山有二。”此云“夹右碣石入于河”,当非北平之碣石,是有三碣石也。《隋书》卢龙下云“有碣石。”《新唐书》平州石城下云“有临渝关,有碣石山。”营州柳城下云“又东有碣石山。”是二州各有碣石,而营州之碣石又在柳城之东也。杜氏《通典》云:“卢龙县有碣石山,秦筑长城所起之碣石,在高丽界。”非此也。凡此诸说,人各不同。韦昭以为碣石旧在河口海滨,历世既久,为水所溢,渐沦入海,已去岸五百馀里。而《水经注》云:濡水又东南至絫县碣石山,汉武帝尝登之,以望巨海。今枕海有石如甬道数十里,当山顶有大石如柱形,往往而见,立于巨海之中,潮水大至,及潮波退,不动不没,世名之天桥柱。今并无迹可据。又考秦始皇三十二年之碣石刻铭,“二世元年,东行”到碣石,并海。汉武帝元封元年,东巡海上,至碣石。魏武帝诗:“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后魏高宗大安三年,登碣石山,观沧海,大享群臣于山下。改碣石山为乐游山。《筑坛记》:“行于海滨。”齐显祖天保四年,登碣石山,临沧海。自秦以下,登此山者凡六帝。唯隋、唐二史不言碣石,而《太宗纪》则云:“次汉武台,刻石”纪功。今其碑趺台址,亦一切不存,第据故老所传,以为昌黎之仙人台而已。若《史记·苏秦传》“南有碣石雁门之饶”,《索隐》以为“在常山九门”,则去此绝远,不得援以解《夏书》之碣石也。按:今《山海关》海中相传有石崖,一与韦昭所言合,而《志》究未定其地不可解也。孤竹城, 《汉书》“令支有孤竹城。”《魏书》:“肥如有孤竹山祠。”《水经注》:元水“又西南迳孤竹城北,西入濡水。”又云:“祠在山上,城在山侧,肥如县南十二里,水之会也。”《史记正义》引《括地志》云:“孤竹古城在卢龙县南十二里。”肥如县唐武德二年更名卢龙今城南已无其迹,而祠在府城西北二十里滦河之左,洞山之阴,夹河有孤竹君三冢,岂唐之卢龙治尚在其东北耶?又案:孤竹始封于此,在令支、黄、雒之间,其地俭于百里。而《辽史》云:“兴中府本古孤竹国,汉时为柳城地。”则又在今祠东北五百馀里,幅员之广,几方千里矣。岂殷末诸侯兼并而致之与?旧志引《尔雅》“孤竹北户”,以为孤竹是北荒之总名;盖犹五岭以南言瓯、言越,本其国名;后乃概而称之耳。《史记齐世家》:“桓公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不得言至于北荒而还也。

《郭造卿》曰:“今有土筑垝垣,不过千年物耳,宇内商周城,其存者有几哉?未可信以为孤竹之古城也。”

首阳山 ,《论语注》:马融曰:“首阳在河东蒲坂华山之北,河曲之中。” 《史记正义》曰:“曹大家注《幽通赋》云:‘夷齐饿死于首阳山,在陇西’。” 又戴延之《西征记》云:“雒阳东北首阳山有夷齐祠,今在偃师县西北。” 又《孟子》云:“夷齐避纣,居北海之滨。” 首阳山,《说文》云:“首阳山在辽西。” 《史传》及诸书,夷齐饿于首阳凡五所,各有案据,先后不详。《庄子》云:“伯夷、叔齐西至岐阳,见周武王伐殷,曰:‘吾闻古之士遭治世不避其任,遇乱世不为苟存。今天下暗,商德衰,其并乎周以涂吾身也。不若避之,以洁吾行’。二子北至于首阳之山,遂饥饿而死。又作诗‘登彼西山’。” 今渭源县首阳山在岐山西北。明即夷、齐饿死处也。宋白《北蕃地理志》曰:“首阳山” 在平州。旧志言:今府城东南十五里有崵山,一作阳山,即其地。窃意二子当日之逃,为国人之将立己耳。及中子既为君,则名分已定,可以无嫌。子臧之反于曹,季札之反于吴,古之人有行之者,在二子何独不然?况西土之人皆为仇国,箕子之去,又适东夷,天下宗周之时,舍故都其何往?旧志云:孤竹远在东陬。周初隔山戎而蔽于燕,燕,史无通于中国。中国之首阳,人表为口实,而海滨孤竹,无从称之矣。是后日入边裔,史失表之,是或一说也,存之以备采。

山戎国 ,《春秋庄公三十年》“冬,齐人伐山戎。” 《史》

记:山戎越燕而伐齐,齐釐公与战于齐郊。其后四十四年而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北伐山戎,山戎走。杜预《春秋注》曰:“山戎,北狄。” 《通鉴注》曰:“自汉北平、无终、白狼以北,皆大山重谷,诸戎居之,春秋谓之山戎。” 郭造卿曰:“山戎、北戎是二种。山戎种一为无终,齐伐之,晋灭之。” 北戎种二,东为离支,齐所灭,西为代、晋所灭,自燕东北为辽西,辽东以外,无非北戎地,西北为上谷,以外无非《山戎》地。而北戎为尢大,故必平山戎而同许男以伐之。

令支 ,《国语》,桓公北伐山戎,刜令支斩孤竹。《史记、齐世家》作离支”,《周书王会》作“不令支”,皆令支之转也。二汉辽西郡俱有令支,独《晋书地理志》无之,而于其末曰:“慕容熙以幽州刺史段氏都令支。”石虎伐段辽,入令支。以李农为营州牧,镇令支。命段兰帅所从鲜卑屯令支。燕馀岩据令支。慕容农克令支、兰和屯令支。李朗留其子养守令支。李旱克令支,慕容懿以令支降魏。魏宿沓干拔令支,慕容拔攻克令支。其地在燕之西陲,故为重镇。入魏太平真君七年,乃并于阳乐矣。《水经注》:濡水东南迳令支县故城。旧《志》:令支城在迁安东,葢亦近之。卑耳山 ,《国语》言:“齐桓公悬车束马,逾太行,与辟耳之谿枸夏。”韦昭注曰:“太行,辟耳山名。枸夏,辟耳之谿也。”《史记·齐世家》:“登太行至卑耳山而还。”《正义》曰:“卑音壁。”《管子》:桓公二十年:“征孤竹,未至卑耳之谿十里。”案《国语》《史记》皆云西伐,而《管子》则云征孤竹。或曰燕北一带之山,皆名太行,故旧志载之孤竹之境。又案《水经注》:清夷水西南得桓公泉。桓公北伐山戎,过孤竹,西征,束“马悬车,上卑耳之西极,故水受斯名也”,则卑耳在上谷之沮阳。二说不同,今姑仍旧志入之“《山川条》下。《上谷沮阳》在今延庆州境。

长城 长城始于燕时,历代筑之非一。《史记》:“燕筑长城,自辽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秦始皇帝使蒙恬筑长城,起临洮至辽东万馀里。” 正义引《括地志》:“长城首起岷州西十二里,东入辽水。齐显祖天保六年,发民一百八十万筑长城,自幽州夏口西至恒州九百馀里。七年,自西河总秦戍筑” 长城,东至于海。后主天统元年,自库堆戍东距于海,随山屈曲二千馀里,斩山筑城,置立戍逻五十馀所。周宣帝大象元年,发山东诸民,修长城,立亭障,西自雁门,东至碣石。隋文帝开皇六年二月,发丁男十一万,修筑长城。七年二月,发丁男十万馀修筑长城。长城之见于史者如此。今人言长城,必曰秦时筑。考之《晋太康地理志》,长城起乐浪之碣石山。《魏书。长孙陈传》,“为羽林郎,征和龙贼自西门出,将犯外围,陈击退之,追至长城下。” 是长城在龙城之外。而《通典》亦言:“蓟州北至废长城塞二百三十五里。” 然则今山海关之长城,乃徐魏公所修之城,非古之长城也。《一统志》:“秦长城在府北七十里。” 误。

扶苏泉 《辽史·地理志》:“滦州有扶苏泉,甚甘美。秦太子扶苏北筑长城,尝驻此。” 郭造卿疑以为狐苏之误。汉辽西郡有狐苏县。

右北平郡 汉右北平郡。治平冈,后汉治土垠。《水经注·魏氏土地记》曰:“蓟城东北三百里有右北平城。” 蓟城,今

京师也。《括地志》:“渔阳郡东南七十里有右北平城。”

案:当在今蓟州玉田界,此后汉之右北平也。若平冈则在卢龙塞之东北三四百里,此前汉之右北平,而李广之所守也。《旧志》云:“今府城南有李将军射虎石” ,固谬。《水经注》言此石在玉田、无终之间,是亦以后汉之右北平为李广所治,与东越青陉之说自相矛盾。著书之难如此,又何怪乎后之传讹者耶?平刚县 ,《三国志田畴传》:“旧北平郡治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 《魏太祖纪》上:“徐无山出卢龙,历平冈,登白狼堆,去柳城二百馀里。” 《水经注》:“卢龙东越青陉,至凡城,二百许里。自凡城东北出,趋平罡故城,可百八十里,向黄龙则五百里。” 是平刚在卢龙之东北四百里矣。《晋书。成帝纪》:“咸康四年二月,石虎帅众七万击段辽于辽西,辽奔于平刚。” 慕容皝《载记》:“遣扬威将军淑虞攻乌丸悉罗俟于平堈。” 其字本作刚,一作冈,又作岗,亦作堈,又作罡。

石城县 ,汉右北平郡之县十六,其三曰石城,后汉无之,盖光武所并省也。至燕分置石城郡。考之《通鉴》及《晋载记》,得二事:慕容宝宿广都黄。

榆谷。清河黄会勒兵攻宝,宝帅轻骑驰二百里。晡时至龙城,会遣骑追至石城,不及。是广都去龙城二百里,而石城在其中间也。慕容熙畋于北原,石城令高和与尚方兵于后作乱。注云:“高和本为石城令,时以大丧,会于龙城。” 是石城去龙城不远也。《魏书·地形志》广兴下云:“有鸡鸣山、石城、大柳城。” 此即汉之石城矣。魏太平真君八年,置建德郡,治白狼城。领县三:其一曰石城,有白鹿山祠。其二曰广都。《水经注》:“石城川水出西南石城山,东流迳石城县故城南,北屈迳白鹿山西” ,即白狼山也。又东北入广成县东广成即广都城。燕之石城在广都之东北,而此在广都之西南,是魏之石城,非燕之石城矣。《隋书》始无石城,云北齐废之。而《唐书》平州石城下云:“本临渝,武德七年省,贞观十五年复置,万岁通天二年更名。有临渝关,有大海,有碣石山。” 是武后所更名之石城,又非魏之石城矣。《辽史》:“滦州统县三,其三曰石城。” 下云:“唐贞观中于此置临渝县,万岁通天元年改石城县在滦州南三十里,唐仪凤石刻在焉。” 今县又在其南五十里,辽徙置以就盐官,是辽之石城,又非唐之石城矣。今之开平中屯卫,自永乐三年徙于石城废县,在滦州西九十里,乃辽之石城。《一统志》以为汉旧县,何其谬欤?

土垠县 ,后汉为右北平郡治《耿弇传》:“光武遣弇与吴汉等十三将军追贼至潞东及平谷,再战,斩首万三千馀级,遂穷追于右北平、无终、土垠之间,至浚靡而还。” 《注》云:“土垠故城在今平州西南。” 按《水经注》,巨梁水出土垠县北陈宫山,陈宫山在今丰润县北七十里,则土垠当在今丰润境内,唐时未立丰润,故《注》云平州西南耳。《一统志》乃云在府城西南,则沿此注而失之也。《滦志》谓今丰润东十里垠城铺,即古土垠城。辽西郡 ,汉治且虑,后汉、晋治阳乐,魏治肥如,北齐省入肥如。杜佑曰:汉辽西郡故城在卢龙城东,至隋改置辽西郡于营州之境汝罗故城,唐武德六年,又徙于幽州城中,则皆非本境矣。肥如县 ,《汉书》注,应劭曰:“晋灭肥,肥子奔燕,燕封于此。” 汉初为侯国。《史记功臣表》“肥如侯蔡寅” 是也。传三世,至孝景元年,侯奴薨,无后,而肥如改为县。《荆燕世家》:“肥如令,郢人是也。” 是时肥如虽为县,而属于燕,故燕王得以杀肥如令。及武帝析藩置缘边诸郡,而肥如自此定属于辽西矣。见于史者,《后汉书。和帝纪》:永元九年:“秋八月,鲜卑寇肥如。” 《刘虞传》:“前中山相张纯等众十馀万,屯肥如。” 《晋书载记》:“帝遣幽州诸军讨慕容廆,战于肥如。慕容熙大城肥如。以尚书刘木为镇南大将军、冀州刺史,镇肥如。” 《地理志》高云:“以幽冀二州牧镇肥如。” 《魏书。冯弘传》:“黜世子崇,令镇肥如。” 《肃宗纪》:“城平州所治肥如。” 《章怀太子》注云:“故城在今平州” ,而《汉书》言有元水、濡水、卢水,《魏书》言有孤竹山、祠、令支城、黄山、濡河,《水经注》言肥如县南十二里,水之会也,在今卢龙之境无疑矣。燕慕容垂世子令说,其父守肥如之险以自保。胡三省《注》以为即卢龙之塞,盖今沿边一带大山长岭,古时亦属之肥如也与?

海阳县 ,汉初为侯国。《史记功臣表》“海阳侯摇毋馀” 是也。传四世至孝景四年,侯省薨,无后,而海阳改为县。《汉书》言有龙鲜水、封大水、缓虚水,皆南入海。有盐官。《魏书》有横山、新妇山、清水。北齐省入肥如。《水经注》《魏氏土地记》曰:“令支城南六十里有海阳城。” 《辽史》隰州平海军海阳县,本汉县,地多碱卤,置盐场于此。大抵海阳之境,北距肥如令支,而南际于海,今滦州之东偏及乐亭地也。《一统志》在府城南三十里。乃剿《辽史》“望都” 条下之文,而不知汉之海阳,其治已无可考也。

阳乐县 后汉为辽西郡治。晋愍帝建兴元年,慕容翰攻假氏,取徒河、新城,至阳乐。《魏书》有武历山、覆舟山、林榆山、太真山。山名转易,多不可考。但言“太平真君八年并令支属于此。” 而章怀太子云:“阳乐在今平州东。” 则知不出卢龙之境。《抚宁志》乃云“阳乐城在西关外。” 无据。

新安平县 ,汉辽西郡之县,后汉省,今不详所在,但据《汉书》云:“夷水东入塞外。” 《水经注》云:“新河自板渠东出,合封大水,谓之交流。” 合水出新平县,西南流迳新平县故城西,又东南流,龙鲜水注之。合而东流,注封大水,乱流,南会新河,南流于海。其曰新平,即汉之新安平,中脱一字耳。详其水道,则知其县必在海阳、肥如之间也。临渝县 ,《汉书》有渝水、侯水,《后汉志》有碣石山。

晋无此县,而《通鉴》载褚匡说冯跋曰:“章武郡临海,舟楫可通,出于辽西临渝,不为难也。” 《水经注》:渝水西南巡山,迳一故城,以为河连城,疑是临渝县之故城。渝水南流,东屈与一水会,名之曰榼伦水。《通鉴》榼卢城下注引此,大约在今抚宁之东,其城不可考矣。

絫县 ,《汉书》下官水南入海,又有碣石水、宾水皆南入官。文颖曰:“碣石在辽西絫县,絫县今罢,属临渝。《水经注》:濡水又东南至絫县碣石山” ,似在今昌黎、抚宁之境。而《一统志》以为今义州卫,未详何据?

交黎县:见下。

柳城县 。史言“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龙山之西,福德之地,乃营立宗庙宫阙,命曰龙城。” 《一统志》:柳城在永平府西二十里,龙山在府西四十里。永平府旧《志》:柳城在昌黎县西南六十里。汉末为乌桓所据,曹操灭之。历魏、晋,为慕容氏父子所据。隋置县,属辽西郡。唐置营州,元省入昌黎,为静安社。二说不同。今府西二十里,全无遗迹。而静安社则嘉靖三十一年立为堡,然皆非柳城之旧也。案:《唐书》营州柳城郡下云:“城西四百八十里有渝关守捉城。” 又云:“西北接奚,北接契丹。” 《通典》营州柳城郡下云:“东至辽河四百八十里,南至海二百六十里,西至北平郡七百里,北至契丹界五十里,东南到安东府二百七十里,西南到北平郡七百里,西北到契丹界七十里,东北到契丹界九十里。” 而平州北平郡下云:“东至柳城郡七百里,西至渔阳郡三百里,东北到柳城郡七百里。” 是柳城在今永平之东北七百里,而慕容氏之龙城、昌黎及魏以后之营州,并在其地。唐万岁通天元年,为契丹所陷,圣历二年,侨治渔阳,开元“五年又还治柳城。” 而今之昌黎乃金之广宁县,大定二十九年改为昌黎,名同而地异也。又按《三国志》,“魏武帝用田畴之言,上徐无山,堑山堙谷五百馀里,经白檀,历平冈,涉鲜卑庭,东指柳城。” 徐无山在今玉田,则柳城在玉田之东北数百里也。《北齐书》:“显祖伐契丹,以十月丁酉至平州,辛丑至白狼城,壬寅,至昌黎城。” 是昌黎在平州之东北。齐主行急,犹五日而后至。《隋书》:汉王谅伐高丽,军出临渝关,至柳城。唐太宗伐高丽还,以十月丙午次营州。诏辽东战亡士卒骸骨,并集柳城东南,上自作文以祭之。丙辰,皇太子迎谒于临渝关。关在今抚宁之东,则柳城又在其东。太宗之行迟,故十日而后“至也。” 又按《辽史》,“兴中府,古孤竹国,汉柳城县地。慕容皝以柳城之北,龙山之南,福德之地,乃筑龙城,构宫庙,改柳城为龙城县而迁都之,号曰和龙宫。” 魏为辽西郡。隋置营州,炀帝改柳城郡。唐武德初,改营州总管府,寻为都督府。万岁通天元年陷李万荣。神龙初,徙府幽州。开元四年,复治柳城,八年徙渔阳。十年,还柳城。后为奚所据。太祖平奚及俘燕民,将建城,命韩知方择其处,乃完葺柳城,号“霸州彰武军节度。” 重熙十年,升兴中府,统州二,县四。其一曰兴中县。本汉柳城县地。太祖掠汉民居此,置霸城县。重熙中,置府,更名。此文述柳城之故,颇为详备。元世祖至元七年十月己丑,降兴中府为州。以地图案之,当在今前屯卫之北。但《唐书》平州下云:“又有柳城军,永泰元年置。” 盖唐时柳城之地,屡被陷没,移徙无常,此其在平州者,或即今之静安社未可知。然不可以永泰元年之柳城为古之柳城也。且《一统志》于柳城废县既云在府城西二十里矣,而于土产则云人参、麝香、豹尾俱废。柳城县出,今府西二十里,乃滦河之西,洞山之南,沙土之地,其能出此三物乎?按《唐书》荣州柳城郡,贡人参、麝香、豹尾皮、骨𩨳。《志》本引之,而不知“府西二十里” 之误也。

卢龙塞 ,《三国志魏太祖纪》:“建安十二年,北征乌桓,至无终,大水傍海,道不通,田畴请为乡导。公从之,引军出卢龙塞,塞外道绝不通,乃堑山堙谷五百馀里,至白狼山。” 《田畴传》:“随军次无终,时方夏雨水,而滨海洿下,泞滞不通,虏亦遮守蹊要,军不得进。太祖患之,以问畴。畴曰:‘此道夏秋每常有水,浅不通车马,深不载舟船,为难久矣。旧北平郡治在平冈,道出卢龙,达于柳城。自建武以来,陷坏断绝,垂二百载,而尚有微径可从。今虏将以大军当由无终,不得进而退,懈弛无备。若嘿回军,从卢龙口越白檀之险,出空虚之地,路近而便,掩其不备,蹋顿之首可不战而禽’。” 太祖曰:“善。” 乃引军还,而署大木表于水侧路傍曰:“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

“虏候骑见之,诚以为大军去也。”太祖令畴将其众为乡导,上徐无山,出卢龙,历平冈,登白狼堆,去柳城二百馀里,虏乃惊觉,单于身自临阵,太祖与交战,遂大斩获,逐北至柳城。《通鉴》,晋穆帝永和五年,赵王虎卒,国内大乱。慕容霸上书于燕主隽,请伐赵。隽曰:“邺中虽乱,邓恒据乐安,兵精粮足。今若伐赵,东道不可由也,当由卢龙。卢龙山径险狭,虏乘高断要,首尾为患,将若之何?”霸曰:“恒虽欲为石氏拒守,其将士顾家,人怀归志,若大军临之,自然瓦解。臣请为殿下前驱,东出徒河,潜趋令支,出其不意,彼必震骇。上不过闭门自守,下不免弃城逃溃。然则殿下可以安步而前,无留难矣。”隽从之。六年二月,隽遣霸将二万自东道出徒河,慕舆干自西道出蠮螉塞,隽自中道出卢龙塞,以伐赵,命慕舆埿槎山通道。又孝武帝太元二十一年,燕清河王会使征南将军库官伟、建威将军馀崇将兵五千为前锋,伟等顿卢龙近百日。《魏书·常景传》:“杜雒周反于燕州,以景兼尚书为行台,与幽州都督、平北将军元谭御之。景表求勒幽州诸县悉入古城,山路有通贼之处,权发兵夫,随宜置戍,以为防遏。肃宗从之。别敕谭西至军都关,北从卢龙塞,据此二崄,以杜贼出入之路。”又诏景“山中崄路之处,悉令捍塞。”《隋书阴寿传》:“开皇初,高宝宁引突厥攻围北平,令寿率步骑数万,出卢龙塞以讨之。”已上诸史所载卢龙之事颇详。《魏书》,新昌有卢龙山。《水经注》:濡水又东南迳卢龙塞,塞道自无终东出,渡濡水,向林兰陉,东至青陉。卢龙之峻,险坂萦折,故有九峥之名矣。燕景昭元玺三年,遣将军步浑治卢龙道,焚山刊石,令通方轨,刻石岭上,以纪事功。《杜氏通典》:卢龙塞,在今平州城西北二百里。张行人旧志云:“在今府城南一里。”误矣。

卢龙城 ,《水经注》:“濡水又东南迳卢龙故城东,汉建安十二年魏武征蹋顿所筑也。”

蹋顿城 ,《晋书载记》:“石虎谋伐昌黎,遣曹伏将青州之众渡海,戍蹋顿城,无水而还。隋炀帝征高丽,其右第七军出蹋顿道。”

乐安县 《晋书载记》:“石虎将伐慕容皝,具船万艘,自河通海,运谷豆千一百万斛于安乐城” ,《通鉴》作“乐安。” 《水经注》:濡水东南过辽西海阳县,又经牧城南,分为二水,北水谓之小濡水,东迳乐安亭北,东南入海。濡水东南流迳乐安亭南,东与新河故渎合,魏太祖征蹋顿所导也。在今乐亭县境。

“三陉 ” ,《通鉴》晋穆帝永和六年,慕容霸军至三陉,魏征东将军邓恒惶怖,焚仓库,弃乐安遁去。《注》:“魏收《地形志》:海阳县有横山” ,盖即三陉之地。卢溥镇 ,《晋书地理志》:“自幽州至于卢溥镇,以南地入于魏。” 按《魏书太祖纪》,“范阳人卢溥聚众海滨,杀幽州刺史封沓于此。” 盖即其所据之地以名镇,而燕之幽州乃令支也。

蠮螉塞 ,《晋书载记》:慕容皝率骑二万出蠮螉塞,长驱至于蓟城。《通鉴》:晋孝武太元十年,燕主垂遣慕容农出蠮螉塞,历凡城,趋龙城,讨馀岩。昌黎郡 :按昌𥟖有五,《汉书》,辽西郡之县,其八曰昌黎。渝水,首受塞外,南入海,东部都尉治。应劭曰:“今昌黎,《后汉志》作昌辽” ,或“黎” 字之讹也。《通鉴注》:昌黎,汉交黎县,属辽西郡,后汉属辽东属国都尉。魏齐王正始五年,鲜卑内附,复置辽东属国,立昌黎县以居之,后立昌黎郡。《晋书。武帝纪》:“太康二年,慕容廆寇昌黎。二年,安北将军严询败慕容廆于昌黎。成帝咸康二年,慕容皝自昌黎东践冰而进,凡三百馀里,至历林口。” 是则在渝水下流而当海口,此一昌黎也。《晋书载记》:“慕容皝徙昌黎郡。” 又云“破宇文归之众,徙其部人五万馀落于昌黎。” 及慕容盛之世,有昌黎尹张顺、刘忠。高云以冯素弗为昌黎尹,冯跋之世,有昌黎尹孙伯仁。以史考之,当去龙城不远,此又一昌黎也。魏并柳城、昌黎、棘城,于龙城而立昌黎郡,《志》云:有尧祠、榆顿城、狼木如《列传》,韩麒麟、韩秀、谷浑、孙绍之伦,皆昌黎人,即燕之旧都龙城,此又一昌黎也。齐以后,昌黎之名废。至唐太宗贞观三年,更崇州为北黎州,治营州之东北废阳师镇。八年,复为崇州,置昌黎县,后沦于奚。《辽史》:建州永康县,本唐昌黎县地,此又一昌黎也。辽太祖以定州俘户置营州邻海军,其县一,曰广宁。金世宗大定二十九年,改为昌黎,相沿以至于今,此又一昌黎也。《旧志》辨“昌黎” 有二,而不知其有五。今序而列之,论古者可以无惑焉。

营丘郡 ,晋慕容廆立郡以统流人,以青州人为营丘郡。至皝,罢营丘郡,魏复置营丘郡。《水经注》:渝水又东迳营丘城西。

平州 平州之见于书者有三:有地名,有国名,有州名。《左传》:宣公元年,“会于平州,以定公位。”地名也。《史记?朝鲜传》:“封王唊为平州侯。”《功臣表》又有平州侯昭涉掉尾,国名也。其州名亦有三:有汉末平州,有晋平州,有后魏平州。汉末,公孙度自号平州牧,及其子康、康子渊并据辽东。此汉末之平州也。《平州》。本取“辽东襄平” 为名。魏分辽东、昌黎、元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后还合为幽州。晋武帝咸宁二年十月,分昌黎、辽东、元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治昌黎。当即汉之交黎此晋之平州也。至后魏平州乃治肥如,而自齐以下因之。《辽史》引公孙度之平州于此,则误矣。

朝鲜县 汉、晋属乐浪。延和元年,徙朝鲜民于肥如,置此县。齐省入新昌。

新昌县 ,后汉、晋属辽,东魏置此。隋开皇六年省肥如入新昌,十八年改名卢龙。

黄山 ,《魏书》“肥如有黄山。” 《高宗纪》:“太安三年十月,诏太宰常英起行宫于辽西黄山。四年正月巡平州,庚午至辽西黄山宫。” 《常英传》:“梦日坠其所居黄山下水中。”

渝关 。《隋书。高祖纪》:“开皇三年三月癸亥,城榆关。” 《贺娄子干传》:“授榆关总管十镇诸军事。” 《高丽传》:“汉王谅师出临渝关。” 关本以渝水名,而史文或作“榆。” 一书之中,两字亘见。《唐书地理志》,石城有临渝关,一名临闾关。又云:营州城西四百八十里,有渝关守捉城。《高丽传》:“帝总飞骑入临渝关。” 《郭英杰传》:“帅万骑及奚众屯榆关。” 《贾循传》:“为榆关守捉使。” 《契丹传》:“许钦澹徙军入临渝关。” 《奚传》:“鲁苏不能制,奔榆关。” 《李忠臣传》:“袭榆关。” 《通鉴》:后梁均王乾化三年初,幽州北七百里有渝关,下有渝水通海。自关东北循海有道,道狭处才数尺,旁皆乱山,高峻不可越。北至进牛口,旧置八防御军,募土兵守之,田租皆供军食,不入于蓟。幽州岁致缯纩以供战士衣。每岁早获,清野坚壁,以待契丹。契丹至,辄闭壁不战,俟其去,选骁勇据隘激之,契丹常失利走。土兵皆自为田园,力战有功则赐勋加赏,由是契丹不敢轻入寇。及周德威为卢龙节度使,恃勇不修边备,遂失渝关之险,契丹每刍牧于营、平之间。《通典》:“渝关在平州卢龙县” 东一百八十里。宋白曰:渝关,关城下有渝水,入大海。其关东临海,北有兔耳山、覆舟山,山皆斗峻,山下循海岸东北行狭处才通一轨,三面皆海,北连陆关,西乱山至进牛栅,凡六口,栅戍相接,此天所以限戎狄也。《一统志》:榆关在今抚宁县东二十里,又东二十里有榆关、马驿,关之遗址,久废不可考。或云“徐武宁移之《山海》” ,非也。

临渝宫 。《隋书地理志》卢龙有临渝宫。《炀帝纪》:“大业十年三月癸亥,次临渝宫。”

临渝镇 ,《隋书突厥传》:“营州刺史高宝宁作乱,沙钵略与之合军,攻陷临渝镇。”

石城县:见上。

马城县 。《唐书地理志》:“古海阳城也。开元二十八年置,以通水运。” 《辽史地理志》:“在滦州西南四十里。” 旧志:“城周千四百四十四步,高丈五尺,门五。”

千金冶城 《唐书地理志》:“马城县东北有千金冶城。” 旧《志》:“在马城废县北,有城。” 《州志》:“古城在州西七里孩古社,盖石沙可炒铁,今尚有遗石立水中。”

茂乡镇城 在滦州千金冶东。

汉武台 ,《唐书太宗纪》:“贞观十九年九月戊午,次汉武台,刻石纪功。”

西硖石 ,东硖石 《唐书地理志》有“西硖石、东硖石二戍。” 《契丹传》:“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等战西硖石黄獐谷,败绩。武后更诏夏官尚书王孝杰等讨契丹,战东硖石,师败,孝杰死之。”

海滨县 。《辽史·地理志》:“润州,海阳军,统县一曰海滨,本汉阳县地,金人封天祚为海滨侯。” 《北蕃地里书》:“润州在卢龙塞东北,西至渝关四十里,南至海三十里。” 《旧志》:“在山海关东一百二十步。洪武中,于其地置东门递运所,今移所于关内。” 迁民县 。《辽史·地理志》:“迁州,兴善军,统县一,曰迁民。本汉阳乐县地,金废为镇。” 《元史·文宗纪》:“八月丁酉,发中卫兵守迁民镇。庚子,发宗仁卫兵增守迁民镇。庚戌,发平滦民堑迁民镇。九月,上都诸王也先帖木儿、平章秃满迭儿自辽东以兵入迁民镇。” 《北蕃地里》书:迁州,在临渝关东五

十里。西至润州四十里,南至海二十里,相传以为今之“山海关。”

安喜县 ,《辽史·地理志》:“本汉令支县地,久废,太祖以定州安喜县俘户置,在平州东北六十里。金大定中,改名迁安。”《迁安志》:“在县东北二十里。”望都县 ,《辽史地理志》:“本汉海阳县,久废,太祖以定州望都县俘户置。有海阳山,在平州南三十里。”《金史》:“本汉海阳故城,大定七年,更名海山县,今乐亭有望都镇,去府城。”阙。里。与《辽史》不符。义丰县, 《辽史地理志》本黄雒故城。黄雒水北出卢龙山,南流入于濡水,世宗置县,金、元二史并同,乃滦州倚郭之县,当是洪武中并入州。松亭关, 《辽史地理志》泽州有松亭关。《宋史刘敞传》:“奉使契丹,素习知山川道径。契丹导之行,自古北口至柳河,回屈殆千里。敞质译人曰:‘自松亭趋柳河,甚近且易’”,不数日可抵中京,何为故道,此译相顾骇愧。《阎询传》使契丹,询颇谙北方疆理,时契丹主在靴淀,迓者导询由松亭往,询曰,此松亭路也,胡不径葱岭而迂枉若是。《金史·地理志》:松亭关,国名。斜烈只。误入滦州《宗叙传》:“出松亭关,取牛递于广宁。挞懒传习古乃、婆卢火护送常胜军及燕京豪族工匠,自松亭关入内地。”《通鉴注》引《金卤节要》景州今遵化之东北,乃松亭关。今之喜峰口是也。

栗林 ,《金史张觉传》:“左企弓等赴广宁,过平州,觉使人杀之于栗林下。” 《辽史》言杀之。滦河西岸兔耳山 ,《金史张觉传》:“败阇母兵于兔耳山。” 案《五代史》,渝关北有兔耳山,今抚宁县北有兔耳山。

箭笴岭 《辽史太祖纪》:“天赞二年三月戊寅,军于箭笴山,讨叛奚胡损,获之,射以鬼箭。” 《奚回离保传》:“金兵自居庸关入,回离保知北院,即箭笴山自立,号奚国皇帝。” 《地理志》:迁州有箭笴山,统县一,曰迁民。旧《志》云:“箭笴山,今石门寨北茶盆诸山也。”

长春宫 长春淀 《金史》石城县有长春行宫。长春淀旧名大定淀,大定二十年更。《滦州志》:“长春淀在州西南百二十里,废石城县。” 但以为辽萧太后所建,则非也。辽之长春宫在长春州,不在此。旧《志》:州城东八里有濯清亭,在滦河西岸,东南三十里有丹阳宫,皆金所置。

榛子岭 。《金史·独吉义传》:世宗次榛子岭,闻海陵死于军中,谓义曰:“信如卿所料。” 今榛子镇,滦河县 ,辽置,与神山并属泽州。金废州,留神山以属大定府,而滦河县并废。承安置惠州,升孩儿馆为滦阳县以隶之。至泰和罢。元复惠州,无属县,而置滦阳治焉。旧《志》云:张行人。旧志:迁安县西北百六十里。元时立县,隶大宁路。国朝废县为营,备御官民居焉。今人知营非故治,指北垝垣为故县,亦非也。盖辽县在今滦阳营,金滦阳县在今汉儿庄,辽人以南人为汉儿,而设南面官,有汉儿司及汉儿行宫都部署,故馆谓汉儿,其官及民居之也。地之山川环抱奇秀,至今父老言“古汉儿城焉。” 盖《金史》转语,以汉为孩耳,升馆为县,隔二十里,非复故名殊也。元之立治,属檀景都提举司,即辽之陷河采炼而属泽州者。今因建营以名,犹三屯驿曰滦阳,永平驿曰滦河,皆非故县地也。盖山南曰阳,水北曰阳汉,庄在河北入滦,故金以名县焉。辽之名河为县,今之名“阳” 为驿者,皆重山与滦隔,其名与实违也。惟永平驿临漆,汉庄驿,临潵,而皆滦之支,总以“滦” 名焉。乃信父老言,不诬为别。辽金县殊,及元复县无考。今之为营者,冶也。

永平屯田总管府 《元史兵志》:“世祖至元二十四年八月,以北京采取材木百姓三千馀户,于滦州立屯,设官署以领其事,为户三千二百九十,为田一万一千六百一十四顷四十九亩。” 大宁路海阳等处打捕屯田所 :《元史兵志》:“世祖至元二十三年,以大宁、辽阳、平滦诸路,拘设漏籍放良孛兰奚人户及僧道之还俗” 者,立屯于瑞州之西濒海荒地开耕,设打捕屯田总管府。成宗大德四年罢之,止立“打捕屯田所。” 为户元拨并召募共一百二十二,为田二百三十顷五十亩。

其不见于史传,而今有其迹者。

迁安县北二十里为龙纪城,周二十四步。北四十里为杨买驴城,周五百步。并云金萧太后所筑。旧《志》云:“辽后世萧氏有宫卫兵。平州既有提辖司,其安喜以北,交于泽州之滦河,多中京宫卫地,此或其宫帐军耳。” 金后多徒单氏,不如辽有宫卫。妃有萧氏,而后无之。

县东三十里山巅有土城曰万军城,周三百馀步,中有将台遗址,世传唐太宗征高丽,驻军于此。旧《志》云:“今名为帐房山” ,或指为军所宿,非也。盖辽国之法,天子践位,置宫卫,分州县,析部族,设官府,籍帐户,备兵马。崩则扈从后妃宫帐,以奉陵寝。有调发,则丁壮从戎事,老弱居守国。此特其军府之台帐,所谓平州提“辖司” 也。

“抚宁县城东南为五花城,连环五座;十五里为洋河城,方围六里。” 并云唐太宗东征所筑。旧《志》云:“太宗将征辽,太常丞邓素使高丽还,请于怀远镇增戍以逼之。帝不从,惟命北输粟营州,多储古大人城耳。自发雒阳春蔬,亦不进,惧其扰民,但明斥堠,不堑垒,虽逼卤城,终不敢出钞,而士运粮,单骑野宿,如中国焉,安” 得筑城于此?其“洋河城” ,或隋之“泸河镇” ,未可知也。

县西南五十里为“山西城。”

昌黎县西五十里为静安社城。旧《志》:“其城见存,周三里,高一丈八尺。” 《方舆胜览》:“燕慕容氏之福地也。” 今龙山正在静安西北。《一统志》:柳城废县,在府城南六十里,汉末乌桓所据,曹操灭之。历魏、晋,为慕容氏父子所据。隋置县,属辽西郡。唐置营州,今为静安社。异哉陋乎!无论不考古与书典异。即熙苑广十里,陵周数里,大城肥如,及宿军拟邺,为门累级三层,景云山峰高十七丈,岂安此三里城丈有咫而已乎?虽冯通焚其宫殿,而魏因其城为营州治,至唐不改,曷削至兹哉!自卢龙名塞,山名龙多矣,彼之龙城在山西,此山在西北,则城东南也,两龙其无别乎?慕容霸业,规摹颇弘,皝而如此,其何以兴?熙而如此,其何以亡?谓之《静安社》者然与?盖今之昌黎,乃辽之广宁,犹今之卢龙,乃魏之新昌,必求其故,则可坐而辨也。

滦州南四十里为李家庄城,今为李家庄社;五十里为柏家庄城,今为淳风屯;九十里为独莫城,今为社二里地;西南六十里为倴城,今倴城社;西百二十里为稻地土城,今长春社地;西南百二十里为唐山土城,今桥头社地。旧《志》云:此皆乐安诸城。赵石虎使典农中郎将王典帅众万馀屯田海滨,谋击燕者。元立永平屯田总管府于马城县,其昌国、济民、丰赡三署诸屯城也。其以岛名曰“秦皇” ,在抚宁县东三十里,四面皆水,唯岛居中。世传秦始皇求仙,驻跸于此,无可考。其以坟名曰“姜女” ,在山海关东南海中,其上有姜女祠。世传女为许姓,居长,故称孟焉。陕西同官人,其夫为范郎。秦筑长城,操版至辽东不归,女制衣亲送至此,闻夫亡,哭而死。土人于高阜祀之,名曰“望夫石。” 石上有乱杵迹。夫秦无称陕,亦无称“郎” 者,当是剿齐杞梁妻崩城之事,而附益其说。不知其所谓“长城” 者,乃泰山之下长城,非辽东之长城。

其以圻名曰温沟,曰白望,曰常宁,其以坨名曰双雁,在滦州南二十里。成化中瘗二雁而名之曰谎粮,在州南五十里。世传唐太宗为此以诳高丽州境。及迁安丰润,以此名者甚多。又通州有虚粮台十馀座,云前代对敌乏粮,虚设以张声势。《州志》云:其处不一,有六十馀座。《旧志》疑以为石虎伐燕时事,太宗渡辽水,征高丽,夷人岂敢至此,而安用此为哉?州西南八十里司家庄社《北集》。西有项家坨,长三四里,产酸枣、野葡萄、荆棘。其南潴水数亩,通任家港南流。有古冢数十,昔耕塌出火,内有盔甲枪,端俱铜铁铸金镀,相传为王者墓。掘之风沙迷目,复填之,莫敢动。乐亭海坨有二,曰月坨,形如半月。县西南隔绿洋沟入海四十里许,地数十顷,在巨浸如员峤。虽无奇峰怪石,草木繁殖,雉兔充斥。冰合,居民射猎,泮则掉艇樵采,曰十九坨,大数十顷,居室碾碓尚在,鸟兽草木与月坨同。人传为漕运时店市民居也。旧《志》:滦人以平坡而蓄水者为坨,其以台名曰钓鱼。在府南三十里,有石矶曰仙人,在昌黎县北。并见《山川》。曰望海,在卢龙,今不可考。曰擂鼓,在滦州西百里。《松梁社志》引《册府元龟》:唐太宗贞观十九年十月,征辽,次汉武台,馀基旁有祠,至营城,帝问侍臣,对曰:“此汉武求仙之处,其地临大海,多峻石险怪,后人借此擂鼓御敌,因号为营城擂鼓台”,云是谎粮之类也。《州志》:有将台,在城西八十五里康庄屯,高丈五尺,广八尺,长二十步,不知何时筑。下有黄崖河,或云即料马台。又如丰润有望马台,通州有将台三,皆不详为何代矣。按:永平自晋以后多不属内地,古迹久淹,多无确据,难分州县,姑照《志》所列存之,以备查考

坟墓附[编辑]

卢龙县

孤竹君三冢 ,长君冢在双子山,次君冢在团子山,少君冢在马鞭山。《传》曰:“国人立其中子,盖次君也。” 按:此为孤竹先代之冢,岂必次君为中子哉?若是,则长少二君即夷、齐之葬矣,于义未允,阙之。又按团子山今属迁安县境。

明王侍郎珝墓 在城东莲花源,敕赐。

李布政充浊墓 ,在北门外三里冢。

廖知府自显墓 ,在城南五里。

韩御史应庚墓 ,在城南二十里钓台之北。“朱知府鉴墓 ” ,在府城西北八家寨。

韩佥事原善墓 ,在府城西九里,九百户。堡名。陈太仆王庭墓, 在府城东北三里。

卢都督天福墓 ,在府城东北三里。

迁安县

明王都御史锐墓 在县东。

才襄愍公宽墓 ,在县东三里滦河滨。

赵都督胜墓 ,在县西北九十里。黑汀敕葬。彭都督友德墓 ,在县城东百步。

徐光禄云逵墓 ,在县西三十五里大安山。“郭侍郎巩墓 ” ,在县南八里滦河之滨。

“刘处士光裕” 墓 在县东十五里西牛山下。《抚宁县》。

张果老墓 ,在县东南七十里。

明翟尚书鹏墓 在南关外,敕赐。

萧都督陞墓 ,在东关外。

烈女赵氏墓 在县东北一片石。

昌黎县

韩湘墓

蛇皮王墓

明张尚书文质墓 ,在县南六十里。敕赐。杜侍郎谦墓 ,在县西北三里。敕赐。

滦州

后魏段永墓 旧《志》有后魏段永墓。按永乃宇文国人,非魏人,生平未尝至辽西。其《传》云:“卒于贺葛城,丧还,高祖亲临。” 恐无葬辽西之理也。后唐姜将军墓 ,在州西一百二十里唐山下。元任运使询墓 ,在州南七十里。

张防御使普墓 ,在州西二百里。普孙进士德附。

卑元帅仲吉墓 ,在州西五十里。

王将军祥墓 在州南五十里土屋儿社。浙江行省左丞赵简撰《神道碑》。“略公曾祖镇国上将军圭,祖行军都统镇钦,父武略将军珍,三代勋业,墓刻详矣。公讳祥,字兴国。至元间,武略公屯河口,与南兵战,冒矢石,发九矢,毙九人,下高邮,绝粮道。明年,武略没于王事。公荫补侍御亲军忠显校尉。八年辛巳,赐金牌,进武” 义军。十九年,升武略将军,亲军千夫长。公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 乃累章求退,时年六十有三。大德七年癸卯正月卒,年七十有九。后赠金吾上将军、征行兵马都元帅。夫人何氏,封修武校尉、中卫郡君。石副使维岳墓 在州西北五里。

明王佥都御史镐墓 ,在横山西南二里,厉都给事中汝进墓 ,在城西。

高尚书第墓 ,在州西一百二十里。

乐亭县

金齐将军墓 在县西三里。旧《志》云:“齐氏自明威将军陶仕于金,后有信武将军者葬于此。” 元张大夫墓 ,在县北五里。《县志》云:“相传即张升墓。”

王总管仲仁墓 ,在县西南三十里。

姚郎中墓 ,在县北三里。

明温佥都御史原墓 ,在县东北三里。

王尚书好问墓 ,在县东北二里。

山海卫

明萧佥事显墓 在城北角山下。

詹侍郎荣墓 ,在城南六里。

《府志》未载,未详古迹。

《迁安县志》
[编辑]

石幢子 在县治东察院前。明武宗正德十二年,巡按御史刘士元命撤去。

簸箕石 在县南三里黄台之麓,滦水之滨。形刻文于石曰《文箕射斗》。

三跳涧 在县东三十里。

试剑石 在三跳涧旁。世传唐太宗征东,跃马过涧,试剑于石以示勇。遗迹尚存。

揽船桩 ,在县西北一百六十里撒河之滨。铸铁于石上。

炼铁𬬻 在县西四十里。世传唐太宗征辽造。

“军器” 于此遗迹尚存。

昌黎县志

古塔 在县西北隅。有寺,莫考其创始。内有塔一座,井一口,俗呼为塔寺。知县杨于陛题曰“源影寺。”

仙人台 在城北十五里水岩山之上,有石枰盘脚迹。昔有仙人对奕于此,一樵夫旁视,顷刻柯烂。天会十五年,有僧人建台于北,四面立石若槛栏,时有异香馥郁,群峰尽处其下。

石佛洞 ,在城西七里,深二丈,详《府志山川考》。临河洞 ,在武山西临滦河,小径攀援而入。内广五丈许,若大厦,中晦,四壁有隙如户牖,可容人首出视。世传辽、金、元时民避兵于此,居久,犹以纺绩为业者,故名织罗洞。

夷齐书院 即书院山,乃夷齐读书之所,有韩愈《石刻》可考。

韩昌黎书院 在静安社南七里,刻有“符。” “读书处” ,“符” ,退之子小字也。

果老院 在仙台之后,世传果老修仙处。石碾石槽遗址尚存。

《湘子影 》,隐西山石壁中,宛然有形,世传道成《辞乡》之遗状,下有清浊二池相映。

湘子洞 ,在仙台后,顶孤耸清逸。

《千佛影 》在馒头山畔,其高仰不可视,亦不可豋。

石窟洞 ,在县东悬崖上,可容千人。

“凤凰城 ” ,在县西道者山右,可容数百人,可避兵。

钓鱼台 在县西境五十里,乐安峪右。其山“东西横峙,面北下侧滦河。后有孤石直秀,雄立于浒。郡人韩侍御筑为别墅。”

刘九洞 ,在西五峰,有石壁如洞形,俗传“若要洞门开,还得刘九来。” 范督师因与己小字相符,遂凿开,改名范公祠。

“忠孝节义” 四大字石 在龙潭瀑布泉西岸,字大七尺馀,苍古有神。嘉靖三十五年,邑侯王世业书。

《滦州志》
[编辑]

古马县 在州城西南二十里,古马社地。千金冶 ,在州城南二十里。《前府志》云:“千金冶城在州西七里。”

古冶 在州城西六十里。

倴城北镇 在倴城社地。元时废漕河 ,明永乐十八年,始塞故道,闸迹尚存。税课局 ,在十字街西南隅,今废。

石城县学 今废

千里台 在州城北十里。周围草场百馀顷,因“马有千里” 而名。

点马厅 在州城北十里横山营北泡石甸地方。周围草场百馀顷,中有厅点验种马,民甚便焉。今遗址尚存。

《乐亭县志》
[编辑]

新乐镇 在县西北二十二里。《一统志古迹》有新安镇,即今汀流河。

新桥镇 即新桥海口

独幽城 ,在县南十里。

佳祥里 在城西二里齐家庄。

祥云岛 在县海边

古城 ,在城西南三十里。

昌国署 元置,为屯田设,即今署里。

《曹北店 》,在海内,遗址尚存。

曹母店 在济阳场西南入海八十里。元通海运,今废,犹有臼磨存。

《明一统志》
[编辑]

黄洛城 ,在滦州。殷时所封“诸侯国。”

朝鲜城 在府境内。相传箕子受封之地。后魏置县,属北平郡。北齐省入新昌县。按《府志》,“朝鲜县” 即此,因所记有详略,并存之。

令支城 ,在卢龙县东。《满》旧县,属辽西郡,东汉末废。

辽兴城 在府城东一十八里。唐开元初,安东都督府治此。辽为辽兴府城。

马城废县 在滦州城南二十里。唐置。契丹割地滦州。金因之。元省入义丰县。按《府志》,“县在州酉南四十里。” 《四绝》 一名石龟峪,有泉西流至莲花池而绝。一名五里塔,有泉,自狼家峪西流,至道东而绝。一名白望,有泉,自双子山流至石砂崖青石头而绝。一名杜台西谷,有泉,自部落馆阳岛峪出,与肥水合,至杜坛西而绝。故名“四绝。”俱在府境内。

《七安 》以府境内。有北安山、南安山、迁安县。宜

安村,新安镇,永安录事司。乐安镇,故名“七安。” 鸣远楼 在府治前,洪武初建。

金泉亭 在滦州治西,地高而多泉,潴而为池,池方数亩,中产莲,金人作亭于池中,以为宴游之所。按《滦州志》,“瑞莲亭即金泉亭,在城西二里演武亭后,泉尚在。”

《府志》
未载坟墓
[编辑]

《卢龙县志》
[编辑]

韩封公墓 ,在城西七十里九百户堡西北。似即前志府所载韩佥事墓,但里数与此异。茆少卿墓 ,在城南六里。

白尚书墓 ,在城东五十里芦峰口。

赵御史墓 ,在城东三里。

王兵备墓 ,在城南四里。

郭兴国公墓 ,在城东二里。

李少卿墓 ,在城北五里台。

薛兵备墓 ,在城东三里大坡下。

萧评事墓 ,在城东一里。

《迁安县志》
[编辑]

“孤竹长君墓 ” ,在马鞭山。

“孤竹次君墓 ” ,在双子山。

“孤竹少君墓 ,在团子山。” 以上三墓所在,与前

《府志》
[编辑]

郭御史镛墓 ,在县南二里。

李按察金墓 ,在城东李家庄北。

王御史和墓 ,在城东三里河滨。

李太仆炫墓 ,在城北二里。

李副使安仁墓 ,在县北十五里北砂山下。

《滦州志》
[编辑]

元定远大将军张晋墓 横渠五世孙墓,在州西二里。《府志》作“张普” ,所载里数亦异。

段永墓 ,南北朝魏人,墓在州北二里。

孟丞相墓 ,在州西角一里。水没。

尚书王翱先墓 在城西十里刘家庄。

给事中任惠墓 在城西六十里。

赠府尹高谦墓 在城北一里。

中丞高擢墓 在城北十二里泡石甸。

赠太仆卿冯斗华墓 在城西五里。

御史伦之楷墓 ,在城西北五里。

布政王庚墓 在城北五里。

郎中安民墓 ,在城北六里。

《乐亭县志》
[编辑]

副使李乐墓 在城西南二十二里张堡庄。参政宋弘道墓 在城西一里。

兵部司务卢敬墓 在城西北里许。

敕封主事李霖墓 在城北一里。

奉直大夫萧富墓 在城西南三里。

知府王好学墓 在城东北一里。

赠布政使张问道墓 在城西北三里。

《明一统志》
[编辑]

公孙冢 在赤峰岭及道南烽火山,有公孙神康墓。汉永公孙度据平州,传“子康岂其所葬欤?” 韩氏祖坟 ,在昌黎县西五里。唐韩愈高祖以上之葬地。自其曾祖泰任曹州司马,因家于河阳,而子孙不复在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