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53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三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五百三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三十七卷


考证.svg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三十六卷《目录》。

 《汉中府部·纪事》

 《汉中府部·杂录》

 《汉中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五百三十六卷。

汉中府部纪事[编辑]

《史记高祖本纪》:“汉王之国,项王使卒三万人从楚,与 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从杜南入蚀中,去辄烧绝栈 道,以备诸侯。盗兵袭之,亦示项羽无东意。”李奇曰: “蚀音力,在杜南。”如淳曰:“蚀入汉中道川谷名。”《索隐》曰: “孟康音食。王劭按《说文》作钟,器名也。地形似器,故名 之。”《索隐》曰,按《系家》,是用张良计也。栈道,阁道也,音士 谏反。包恺音士版反。崔浩云:“险绝之处,傍凿山岩而 施版梁为阁。”

高祖遣郦商攻洵关,定汉中地。

《留侯列传》:“汉元年正月,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王赐 良金百镒,珠二斗。良具以献项伯,汉王亦因令良厚 遗项伯,使请汉中地。项王乃许之,遂得汉中地,汉王 之国。良送至褒中,遣良归韩。良因说汉王曰:‘王何不 烧绝所过栈道,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乃使良 还行,烧绝栈道。良至韩,韩王成以良从汉王,故项王” 不遣成之国,从与俱东。良说项王曰:“汉王烧绝栈道, 无还心矣。”乃以齐王田荣反书告项王。项王以此无 西忧汉心,而发兵北击齐。

《萧何传》:沛公既先定秦,项羽后至,欲攻沛公,沛公谢 之,得解。羽遂屠烧咸阳,与范增谋曰:“巴蜀道险,秦之 迁民皆居蜀,迺曰:蜀汉亦关中地也。”故立沛公为汉 王,而三分关中地,王秦降将,以距汉王。汉王怒,欲谋 项羽,周勃、灌婴、樊哙皆劝之。何谏之曰:“虽王汉中之 恶,不犹愈于死乎?”汉王曰:“何为乃死也?”何曰:“今众弗 如,百战百败,不死何为?《周书》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语曰:‘天汉,其称甚美。夫能诎于一人之下,而信于万 乘之上者,汤武是也。臣愿大王王汉中,养其民以致 贤人,收用巴蜀,还定三秦,天下可图也’。”汉王曰:“善。”乃 遂就国。

《旧志》:“三年丙辰夏,江汉水溢,漂没四千馀家。”

八年辛酉夏,汉水复溢,漂没六千馀家。

《汉中志》:“田叔为汉中守,属县十一,去洛一千九十一 里。叔既馈以军饷,又致名材,立宫室。帝嘉之。后为鲁 相。然以帝业所兴,不封藩。”

王莽时,公孙述据蜀,跨有汉中,当秦、陇之径,每罹其 害。安帝永初二年,阴平、武都羌反,入汉中,杀太守董 炳,没略吏民。

四年,羌复来,太守郑廑出屯褒中,欲与羌战。主簿段 崇、陈禅以为“但可坚守,来虏乘胜,其锋不可当。”廑不 从,战败绩。崇与门下吏王宗、原展及崇子勃、兄子伯 生力战捍廑,并命功曹程信素居守,驰来赴难,冒寇 殡殓廑,虏遂大盛。天子乃拜巴郡陈禅为汉中太守。 虏素惮禅,更来盘结。禅知攻守未可卒下,而年荒民 困,乃矫诏赦之,大小咸服。既诛其乱首,天子善之,徙 禅左冯翊。太守程信怨耻,乃结故吏冠盖子弟严孳、 李容、姜济、陈巳、曹廉、勾矩、刘旌等二十五人,誓志报 羌,各募壮士,豫结同死以待寇。太守邓成命信为五 官,孳等门下官属。

元初二年,羌复来巴郡,板楯救之。信等将其士卒力 奋讨,大破之,信被八创,二十五人战死。自是后羌不 敢南向。

五年,天子下诏褒叹信崇等,赐其家谷各千斛,宗展 孳等家谷各五百斛。列画东观,每新太守到,必先存 问其家。以羌畏服陈禅,拜禅子澄汉中太守。

《府志》:“和帝永兴十五年癸卯六月,城固南城门灾。 桓帝延熹三年庚子夏五月戊申,汉中洋山崩。 献帝建安二十年,张鲁叛汉中,据其地,自称王,曹操 平之。”

二十四年己亥八月,大霖雨,汉水溢。

《三国志法正传》:先主进兵汉中,正亦从行。二十四年, 先主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于定军兴势作营。 渊将兵来争其地,正曰:“‘可击矣’。先主命黄忠乘高鼓 噪攻之,大破渊军,渊等授首。曹公西征,闻正之策曰: ‘吾故知元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徐晃传》:晃与夏侯渊拒刘备于阳平,备遣陈式等十 馀营,绝马鸣阁道,晃别征破之,贼自投山谷,多死者。 太祖闻甚喜,假晃节,令曰:此阁道,汉中之险要咽喉 也。刘备欲断绝外内,以取汉中,将军一举克夺贼计, 善之善者也。太祖遂自至阳平,引出汉中诸军。 《杨洪传》:洪字季休,犍为武阳人也。刘璋时历部诸郡先主定蜀,太守李严命为功曹。严欲徙郡治舍,洪固 谏不听,遂辞功曹,请退。严欲荐洪于州,为蜀郡从事。 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洪 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 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 兵何疑?”

《汉中志》:沛国张陵,学道于蜀鹤鸣山,造作道书,自称 “太清元元”,以惑百姓。陵死,子衡传其业。衡死,子鲁传 其业。鲁字公祺,以鬼道见信于益州牧刘焉。鲁母有 少容,往来焉家。初平中,以鲁为督义司马,往汉中,断 谷道。鲁既至,行宽惠,以鬼道教立义舍,置义米义肉。 其中行者取之,量腹而已,不得过过多,云鬼病之。其 市肆价平亦然。犯法者三原而后行刑。学道未信者, 谓之“鬼卒。”后乃为祭酒,巴汉夷民多便之。其供通限 出五㪷米,故世谓之“米道。”扶风苏固为汉中太守,鲁 遣其党张修攻固城。固人陈调素游侠,学《兵法》,固以 为门下掾,说固守捍御寇之术,固不能用。逾墙走投 南郑赵嵩,嵩将俱逃,贼盛因遣嵩求隐避处。嵩未还, 固又令铃下侦贼,贼得铃下,遂得杀固。嵩痛愤,仗劎 直入,调亦聚其宾客百馀人攻修,战死。鲁遂有汉中。 数害汉使,焉上书言“米贼断道”,至刘焉子璋为牧,时 鲁益骄恣,璋怒,建安五年,杀鲁母弟。鲁率巴夷杜濩、 朴胡袁约等叛为仇敌。鲁时使使汉朝,亦慢憍帝室, 以乱不能征。就拜中郎将、汉宁太守,不置长吏,皆以 祭酒为治民。璋数遣庞羲、李思等讨之,不能克,而巴 夷日叛,乃以羲为巴西太守,又遣杨怀、高沛守关头, 请刘先主讨鲁,先主更袭取璋。二十年,魏武帝西征 鲁,鲁走巴中,先主将迎之,而鲁功曹巴西阎团说鲁 北降归魏武,赞以大事宜附托,不然,西结刘备以归 之。鲁勃然曰:“宁为曹公作奴,不为刘备上客。”遂委质 魏武。武帝拜鲁镇南将军,封襄平侯。又封其五子,皆 列侯。时先主东下江安,巴、汉稽服。魏武以巴夷王杜 濩、朴胡袁约为三巴太守,留征西将军夏侯渊及张 郃、益州刺史赵颙等守汉中,迁其民于关陇。二十四 年春,先主进军攻汉中,至定军,渊、郃、颙来战,大为先 主所破,将军黄忠斩渊、颙首。魏武帝复西征先主。先 主曰:“孟德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先主遂为 汉中王。将还成都,当得重将以镇汉中。众皆以必张 飞,张飞心亦自许。先主乃以牙门义阳魏延为镇远 将军、汉中太守。先主大会群臣,问延曰:“今委卿以汉 中,卿居之若何?”对曰:“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 拒之;若偏将十万而来,请为大王吞之。”众壮其言。初, 魏武之留渊、郃也,以鸡肋示外,外人莫察,惟主簿杨 修知之,故曰:“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以比 汉中也。”是后处蜀、魏界,固险重守,自丞相、大司马、大 将军皆镇汉中。蜀平,梁州治沔阳。

《华阳国志》:“后主建兴十一年,丞相亮治斜谷阁道,运 粮谷口。十二年春,丞相亮以流马运从斜谷道出武 功,据五丈原,与司马宣王对于渭南。”

十五年,以后典军安汉将军王平领汉中太守,代懿 督汉中事。

《府志》:“延熙七年三月,魏曹爽寇汉中,丞相亮令费伟 等屯兵,兴势御之,爽不得进,时夏侯元亦至,以司马 懿书示爽,引军还。”

《魏书李冲传》:“车驾南伐,以冲兼左仆射,留守洛阳。车 驾渡淮,别诏安南大将军元英、平南将军刘藻讨汉 中,召雍、泾、岐三州兵六千人,拟戍南郑,克城则遣。冲 表谏曰:‘秦州险厄,地接羌夷,自西师出后,饷援连续, 加氐人叛逆,所在奔命,运粮擐甲,迄兹未已。今复豫 差戍卒,悬拟山外,虽加优复,恐犹惊骇。脱终攻不克’”, 徒动民情,连氐结夷,事或难测。辄依旨密下刺史,待 军克郑城,然后差遣。如臣愚见,犹谓未足。何者?西道 险厄,单径千里,今欲深戍绝界之外,孤据群贼之口, 敌攻不可卒援,食尽不可运粮。古人有言:“虽鞭之长, 不及马腹。”南郑于国,实为马腹也。且昔人攻伐,或城 降而不取;仁君用师,或抚民而遗地。且王者之举,情 在拯民;寇之所守,意在惜地。校之二义,德有浅深,惠 声已远,何遽于一城哉!且魏境所掩,九州过八;民人 所臣,十分而九。所未民者,惟漠北之与江外耳。羁之 在近,岂急急于今日也。宜待大开疆宇,广拔城聚,多 积资粮,食足支敌,然后置邦发将,为吞并之举。今锺 离、寿阳,密迩未拔诸“城,新野跬步弗降。所克者舍之 而不取,所降者抚之而旋戮。东道既未可以近力守, 西蕃宁可以远兵固?若果欲置者,臣恐终以资敌也。” 又令“建都土中,地接寇壤,方须大收死士,平荡江会。 轻遣单寡,弃令陷没,恐后举之日,众以留守致惧,求 其死效,未易可获。推此而论,不戍为上。”高祖从之。 《华阳国志》:“咸宁四年春,汉中都吏袭祚等谋杀太守 姜宗以叛。宗觉,坚守,祚等烧南郑市及平民屋。” 《府志》:“晋杨茂搜,本姓令狐,杨驹之甥,略阳清水氐人 也。初,杨驹始居仇池,有地百顷。至其孙千万附魏,封为百顷王。千万孙飞龙浸强盛,徙居略阳,以其甥令 狐茂搜为子。茂搜避齐年之乱,率部落还保仇池”,自 号“辅国将军、石贤王”,关中人避乱者多依之。寻卒,子 难敌遂据其地。

孝武帝宁康元年癸酉冬,秦寇陷梁、益。

安帝义熙十三年丁巳七月,城固县水涯有声若雷, 既而岸崩,出铜钟十二枚。

《宋书刘秀之传》:“秀之,元嘉二十五年,除督梁南北秦 三州诸军事、宁远将军、西戎校尉、梁南秦二州刺史。 时汉川饥俭,境内骚然,秀之善于为政,躬自俭约。先 是,汉川悉以绢为货,秀之限令用钱,百姓至今受其 利。”

《府志》:“唐元宗开元元年癸丑,洋州南十里地出醴泉。 天宝三载甲申,洋州东北太白山得玉册,献于朝,因 改华阳县曰真符。”

德宗避朱泚兵入洛谷,过洋州,在道,民有献瓜果者, 上欲以散秩官授之。《陆贽上奏》,其略曰:“自兵兴以来, 财赋不足以供赐,而职官之赏兴焉。青朱杂沓于胥 徒,金紫普施于舆皂,当今所病,方在爵轻,设法贵之, 犹恐不重,若又自弃,将何劝人?倘献瓜果者亦授职 官,则彼必相谓曰‘吾以忘躯命而获官,此以进瓜果 而获官。是躯命同于瓜果矣。谁复为用哉’。”上悟。 建中元年庚申。驺虞见《武安》

僖宗中和三年,《鹿晏弘》屠洋州。

昭宗大顺二年,杨复恭等专横,上出为凤翔监军,复 恭不肯行,求致仕,从之。未几,走兴元,与杨守亮反,据 洋州。

景福元年,李茂贞讨之,复恭走,遂拔洋州。

昭宗天复三年,蜀王建略洋州。

五代蜀高祖武成元年戊辰七月,驺虞见武定。 宋太祖开宝八年乙亥,洋州火,焚州廨民居约千七 百馀区。

真宗咸平六年癸卯七月,洋州汉水溢。

神宗元丰元年戊午,武康军禾一茎十穗。

高宗绍兴二十六年丙子,褒城产紫檀香。

《宋史杨政传》:“政守汉中十八年,六堰久坏,失灌溉之 利,政为修复。汉江水决为害,故筑长堤捍之,凡利于 民者,不敢以军旅废。”

《府志》:“孝宗淳熙元年甲午,洋州乏食。”

十四年丁未,洋州饥。

光宗绍熙四年癸丑夏,大水,山河堰尽决。

宁宗庆元二年丙辰夏旱,守臣祷雨,有锦文小蛇行 水上,雨大至。

嘉定十二年己卯,“金兵入洋,守臣蔡晋卿遣兵拒之, 不克,洋陷,金兵焚其城而去。”

理宗绍定三年庚寅六月,大水。

四年辛卯春,大饥。元拖雷分骑兵三万,攻破凤州,径 趋华阳,屠洋州。

宝祐元年“癸丑春,蒙古兵渡汉江,都统高达拒却之。” 《元史李进传》:“宪宗西征,丞相史天泽时为河南经略 大使,选诸道兵之骁勇者从,遂命进为总把。是年秋 九月,道由陈仓入兴元,度米仓关,其地荒塞不通,进 伐木开道七百馀里。冬十一月,至定远七十关,其关 上下皆筑连堡,宋以五百人守之。巴渠江水环堡东” 流,天泽命进往关下说降之,不从。进潜视间道,归白 天泽曰:“彼可取也。”是夜二鼓,天泽遣进率勇士七十 人,掩其不备,攻之,脱门枢而入者二十人,守门者觉, 拔刀拒之。进被伤,不以为病,悬门俄闭,诸军不得入。 进与二十人力战,杀伤三十人,后兵走上堡,进乃毁 悬门纳诸军,追至上堡,杀伤益众。宋兵不能敌,弃走。 夜将旦,进遂得其堡,守之,关路始通,诸军尽渡。进以 功受上赏。

《府志》:“世祖至元十一年甲戌,兴元凤州进麦一茎七 穗,谷一茎三穗。”

泰定帝泰定四年丁卯八月,兴元洋州地震。

明太祖洪武五年壬子夏六月,大雨暴溢,巨木蔽江 而下,抵南岸止。

十七年甲子春,中梁山产“灵芝”二本。

成祖永乐十年壬辰,汉江水溢。

十四年丙申五月。汉水溢。淹没洋县城,公私庐舍无 存。

宣宗宣德元年丙午,旱。

英宗正统七年壬戌,饥。

代宗景泰元年庚午,大旱。

四年癸酉,“大有年。”

宪宗成化元年乙酉,草寇王刚作乱,民大饥。

六年庚寅,汉水溢涨,高数十丈,城郭民舍俱淹没。 十二年丙申,麦生二穗。

二十三年丁未,大饥。

孝宗弘治元年戊申,夏,大雨。冬,大饥。

五年壬子,宁羌州芝草生七年甲寅,褒城龙兴寺山麓下有洞,龙蜕其中,长一 丈五尺馀。

十年丁巳,宁羌州修学,忽得石板一窖,天然方平,不 劳椎凿,众皆异之。又一妇人独行遇虎,惊骇倒地,虎 视之不咥。

十五年壬戌夏,大雨伤禾,民多疫。

十七年甲子夏旱,秋雨雹伤稼。

武宗正德元年丙寅冬,地震。

三年戊辰夏,大雨,略阳山崩,压居民至死。

四年己巳春夏旱,流贼蓝鄢寇略阳,讨平之。

五年庚午,褒城县庠生马安然渡沙河,见人鱼立水 上,急搏之,乃入水,无何,抵家卒。

七年壬申五月,西南起一火星,大如斗。

十四年己卯夏,汉水溢。

十五年庚辰,洋县东椒溪河获白鹿,项悬铜牌,馀字 湮没,惟“唐”字可识,土人异而释之。

世宗嘉靖元年壬午春,水,夏秋旱。

二年癸未,大水。

五年丙戌,虫食禾。

六年丁亥,龙江水合。

十四年乙未秋,大熟马兴康黄狗乱,寇略阳,讨平之。 是年,城固有虎据邯郸村数日,人不能捕,夜不知其 所往。

十五年丙申夏,汉水泛涨,获人鱼数十,有近丈者。又 洋县城西纸房街石洞,有青黄二龙𩰚于水中,漂民 舍,溺死者甚众。

十六年丁酉春,地震。夏,旱。秋,雨雹伤稼。

十七年戊戌,春夏饥。

十八年己亥,大有年。二月,褒地微震,自西至七月,汉 江涨,漂珍宝,坏民居。

二十一年壬寅夏,大水漂流民舍。

三十三年甲辰春,大饥。夏,大疫。

二十四年乙巳冬十二月子刻,地震,有声如雷。是年, 城固有虎,上出斗山湾,下游七星寺,人畏之,昼不敢 行。知县范时修牒于神,捕之灭迹。 二十七年戊申春,饥。秦、陇流移多盗,斗豆三钱。 二十九年庚戌,乌龙江涨,漂打钟村。

三十年辛亥六月,霖雨弥月。八月十二日,鬼鸟飞鸣。 三十二年癸丑,甘露降于褒城启圣祠柏上,露滴树 下如凝脂,小儿伏地食之,甘如蜜。

三十三年甲寅,褒城龙潭坝龙行。先是民屋中有泉, 护之甚勤。一夕,梦曰:“吾明日当行,须牢收鸡犬也。”民 如其言。至午,有尺蛇蜿蜒水面,逾时渐长。云滃雷作, 则头角爪髯具全,奋怒而去,平地水深三尺,山崩石 裂,民舍漂尽,桥梁荡然,而此家独存。

三十四年乙卯,“秋熟”,十月,褒中有妖夜为孽,抓人面 有痕。乡人金鼓彻夜,数日乃已。

四十一年壬戌正月,城固丰乐桥《观音阁》灾。

四十四年乙丑,城固粟一茎二穗,绵六蕊九蕊。 四十五年丙寅,城固斗山松二本,相距数尺,高丈馀, 其末合而为一,人谓之“连理松。”

穆宗隆庆二年,川寇何勉乱,拥万众盘踞干沟、母猪 寨。官军讨五年,甫平。

四年庚午,洋县南阳村王九霄家池内产并头莲。 神宗万历二年甲戌,饥。

四年丙子九月初七日,大雪盈尺,杀禾稼。

十三年乙酉,饥。

十六年戊子秋,大水,环西乡城南关,坏民居百家,前 令李鸣筑“叠河”以削其势,害始息。

二十二年甲午,西乡县饥。

二十三年乙未秋,霪雨,禾不实。是年春,宁羌州有一 男子,不知何许人,同其母流寓州中。一日,大风雨,雷 击之敌台,人视其背,红文显然,佥以为不孝之征云。 三十三年乙巳,沔县白马关居民吴东朝,于三月十 一日辰时,在门外榆树下立,忽被雷击死,身背红文 昭然。素原稔恶,致此天刑之惨。

三十四年丙午,南郑县致仕教官高若时恶仆名“偏 儿,年二十四岁,于七月二十九日未时被迅雷击之 后园,口耳出血,四肢分裂。”

四十一年癸丑秋,淹西乡东关。

四十三年乙卯,西乡大饥。

四十五年丁巳,回贼高尚迁据山反,久之乃定。 四十六年戊午,洋县大饥。

四十八年庚申,“流贼”俞士干率众犯境。

天启四年甲子,洋县地震,城垣民舍倒圮无数。 七年丁卯,流贼王魁禄率众犯境。

崇祯四年辛未,夏秋大水,平地高四五尺,江河南北 田苗尽没,房屋倒损。是年,流贼蝎子块率众数万寇 西乡水东《法宝》。莒、苦竹、《男儿》《惊军》等坝,杀掳万计。 又略阳地震,塌毁城垣二百馀丈。

六年癸酉,大水。是年,流贼《摇天动》,老《回回》等率众十
考证.svg
馀万寇乡村殆尽。

七年甲戌,饥,流贼黄龙寇据南山。

八年乙亥九月,地大震三日,倾塌房屋无数,又大旱。 九年丙子,地震,流贼一条龙率众数万攻围西乡城 几陷,凡三月始解。

十年丁丑流贼“《八大王》《白虎》”分掠南山等处。是年秋 蝗虫蔽天食尽田禾苗亦无遗民大饥。

十一年戊寅夏,蝗飞蔽天,啮食田苗并草俱尽。 十二年己卯,有雄鸡四翼四足。

十三年庚辰,大旱,民饥,粟价腾十倍,民食木皮、石面 俱尽。

十四年辛巳,旱。

十五年壬午,有瓜大如囤,有大鸟高八尺,黑身赤喙, 集蒲家坝,数日飞去。

十六年癸未,水东居民见赤龙上天。

汉中府部杂录[编辑]

《后汉书王莽传》:“莽以皇后有子孙瑞,通子午道,子午 道从杜陵直绝南山,径汉中。”师古曰:“子,北方也;午, 南方也。言通南北道相当,故谓之子午耳。”今京城直 南山有谷,通梁、汉道,名子午谷。又宜州西界、庆州东 界有山名子午岭,计南北直相当,此则北山者是子, 南山者是午,共为子午道。

《华阳国志》:黄权曰:“若失汉中,则三巴不振。”此割蜀人 股臂也。

《后贤志》李毅曰:“广汉与成都密迩,而统梁州者,矜益 州之领防在今日也。益州有祸,乃此郡之忧。”

常璩《序志后语》:《蜀纪》言三皇乘祗车出谷口,秦宓曰: “今之斜谷也。”

周贞王之十六年,秦属公城南郑,此谷道之通久矣。 而说者以蜀王因《石牛》始通,不然也。

刘澄之《梁州记》:“武侯垒东南有定军山,八十馀里,有 诸葛武侯墓。锺会征蜀至汉州,登亮之墓,令军士不 得于墓刍牧樵采,今松柏碑铭俨然。”

关城西南百八十里,有白水关,固解印绶处也。 汉水南有温泉,周围数千步,冬夏常沸涌若汤,其热 可熟鸡子。

沔阳城,在汉水南,旧萧何所筑也。刘备为汉王,权住 此城,盟于城下。今门外有盟坛犹存。

诸葛亮宅有井,深四尺馀,口广一尺五寸,累砖如《初 开》云。

梁州县界有雁塞山,《传》云“此山有大池水,雁栖集之, 故因名曰《雁塞》。”

《彦周诗话》:蜀陕路间有溪曰“韩溪”,萧酂侯追淮阴处 也。刘泾巨济题诗一绝云:“豪杰相从意气中,怜才倾 倒独萧公。后来可是无奇客,东阁投名尚不通。” 《研北杂志》:吾家太史云:汉中之民,当春月,男女行哭, 首戴白楮币,上诸葛公墓。其哭甚哀。

《老学庵笔记》:宋白石烛诗云:“但喜明如烛,何嫌色似 黳。”烛出延安,予在南郑数见之。其坚如石,照席极明。 亦有泪如蜡而烟浓,能黑污帷幕衣服。故西人亦不 贵之。

兴元城、固城县产礜石不可胜计,与凡土石无异,虽 数十百担亦可立取。然其性酷烈,有大毒,非置瓦窑 中煆三过,不可用。然犹动能害人,尤非他金石之比。 《千金》有一方,用礜石,辅以干姜、乌头之类,名曰“露宿 丹”,其酷烈可想也。

吴中卑薄,斸地二三尺辄见水。予顷在南郑,见一军 校,火山人也。言火山之南,地尤枯瘠,锄镢所及,烈焰 应手涌出,故以“火山”名军,尤为异也。

四方之音有讹者,则一韵尽讹。如闽人讹“高”字,则谓 “高”为“歌”,谓“劳”为“罗”;秦人讹“青”字,则谓“菁”为“萋”,谓“经”为 《稽》。

《闻见录》:“天下州名俗呼不正者有二:一处州,旧为括 州,唐德宗立,当避其名,适处士星见分野,故为处州, 音楮,今俗误为处所之处矣。洋州,乃汪洋之洋,音杨, 今俗误为详略之详矣。”上自朝省,下至士大夫,无能 正之者。

《春明梦馀录》:“褒城县北即连云栈。栈南口为褒谷,北 口为斜谷,谷中水名黑龙江。县北八里过鸡头关十 三里,陟七盘岭,入栈谷。北口为宝鸡县,中历凤县。褒 城县南一百二十里过松梁关,二百七十里过米仓 关,俱巴县界。”

沔县东北通秦岭,西南控川蜀金牛峡,县西一百七 十里。陈仓。古道县西二十五里。汉中。前控六路之师, 后据西蜀之粟,左通荆襄之财,右出秦陇之马。 城固县南木曹关,可通西乡及通江。萧何守汉中,修 城固,北通关山道,由盩厔鄠县入关中。盩厔小道,老 子青山所过,令尹喜《授经》之地

汉中府部外编[编辑]

《府志》:“唐公昉,城固人。王莽居摄二年,为郡吏,遇真人 进以美瓜,又从而礼貌之。真人潜期背谷口赐以神 药曰:‘饮此当移意万里,知禽兽语。时去家百馀里,转 影即至。乡人惊白于府君,府君学之无所进,怒命吏 收昉妻子。昉归告其师,师与之归,以药饮妻子,涂屋 柱。须臾大风雾拔宅仙去,惟婿不与焉。 张氏居斗山’”,素好善。妇于山下汲水,遇一婴儿,状貌 殊常,乞乳,妇与食之。一日归迟,夫怪而问焉,妇具以 告。夫命妇以丝纫针,俟再乞系之,可得其迹。妇如其 言,以针刺儿背,随其丝至大松树下,掘之,得茯苓,其 大如斗。取归烹食,倏然云雾四合,举家升仙。

《洋县志》:“唐开元间,龙血禅师者,自蜀之洋卓锡于祈 子山西麓,创寺说法,醴泉涌出。传有龙化老人听讲。 入定后遗蜕,竖塔藏之,迄今尚存。”

《府志》:“宋抱一道士,凤县人。尝遇一老人,手取箧中物 饵之,状如芦菔。又与一小瓢,中有叶如豆,戒曰:‘遇有 疾施之’。自是绝粒。真宗召见,赐名抱一。”

明永乐间,命礼科给事胡濙遍诣名山,访求张三丰。 至酆都山,三丰正趺坐古柏下,咫尺不见,至今树下 蝼蚁不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