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565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六十四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五百六十五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五百六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六十五卷目录

 巩昌府部艺文二

  重建伏羲庙记       明姚谟

  崇羲书院记         前人

  重修夷齐庙记       朱燮元

  郡城凿井记        胡缵宗

  巩昌新开永济渠碑记     杨恩

  巩昌府迁学记        吉人

  巩昌府改建府治记     杜知春

 巩昌府部艺文三

  陇头水          梁元帝

  陇头水二首        陈后主

  陇头水           徐陵

  陇头水二首        张正见

  陇头水二首         江总

  陇头水          顾野王

  陇头水           谢燮

  被使出关          何胥

  陇头水         唐骆宾王

  陇西行           王勃

  陇上行           前人

  陇头水          卢照邻

  登陇            高适

  经陇头分水         岑参

  陇山            前人

  陇头吟           王维

  发秦州诗          杜甫

  赤谷            前人

  铁堂峡           前人

  盐井            前人

  寒峡            前人

  青阳峡           前人

  龙门镇           前人

  石龛            前人

  赤谷西崦人家        前人

  积草岭           前人

  泥功山           前人

  凤凰台           前人

  万丈潭           前人

  发同谷县          前人

  木皮岭           前人

  秦州二十首         前人

  陇头            罗隐

  陇头水           王建

  哀陇民          皮日休

  仇池石          宋苏轼

  鬼章           黄庭坚

  麦积山          王仁裕

  陇头水          明高启

  秦陇道中         马文升

  秦亭            杨恩

  营平里           前人

  杜甫草堂          谢镛

  忠节祠           陈讲

  春日从安定返郡       纪元

职方典第五百六十五卷

巩昌府部艺文二[编辑]

《重建伏羲庙记》
明·姚谟
[编辑]

大矣哉!伏羲氏之道乎!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 土。天地之文,炳如也,郁如也,秩如也。惟人在中,经纬 以成章,弥纶以参化,无不彬彬然而有文与?上古之 世,太始初分,典彝未备,民物职职,俗居吁吁,厥文犹 隐焉。自帝太昊伏羲氏出,仰观象于天,俯观法于地, 中观万物于一身,始作八卦,因而重之,以为六十四 天下之能事毕矣。又作《书契》,以代结绳之政;以俪皮 为礼,而正婚姻之始;龙马负图,而纪百官之名;断桐 为琴,绳丝为弦,緪桑为瑟,而乐音自是兴焉。夫卦象 设则神明通,书契作则文字著,婚姻正则人伦叙,百 官纪则班位修,乐音陈则度数明。神设其教,皇建其 极,物章其采,民跻其行,而人文于是乎著矣。故曰:“帝, 人文之始也。”是以孔子赞《易》,叙圣人神化之功,特始 乎帝,岿然为神农、黄帝、尧、舜之冠。及对康子问五帝, 又推其德佐成上帝,以合于天,凡以此也。今之秦州即古之成纪也。帝实生于斯,而遗庙莽莽然而在,其 来远矣。顾规制俭陋,风雨震凌,刍牧往来,而牛羊之 迹交至,弗称祀典。先是巡按御史马溥然、冯时雍、许 翔凤后先建议,畜聚材用,荒度基址,期撤而新之,未 即事而代矣。嘉靖纪元之明年,巡茶御史陈讲聿举 厥功,登登而作。巡按御史卢问之既至,懋昭祀典,申 饬攸司而分摄之,布程督之令,严省试之法,是用绩 于成考而落焉。提学副使唐龙曰:“祀以德举,治以化 洽,是”故丰后稷之祠者,咸曰“重本”;存泰伯之庙者,亦 称“辨治。”而况维天地开辟之功,启帝王化成之理,而 为人文之始者哉?惟是庙貌重新,而国之大事宣焉。 揭虔妥灵有宇也;修祀秩礼有典也;昭庸厚化有章 也。诸君子于世弘矣,乃于是乎特书之。分守参政王 教、分巡佥事周镐、姚文清、成广综理之,文“州进士徐 元祉亦预”其参画者也。法皆得书。时嘉靖甲申十有 二月望日。

《崇羲书院记》
前人
[编辑]

侍御沧州王子书绅氏,当嘉靖乙未巡按西土,未逾 年,成巩昌崇羲书院。予适至关中,闻其事,叹曰:“美哉 旷世之典也,可以训矣。”先是,巩昌僻在陇右,鸟鼠盘 纡,渭河经纬,地宏敞雄壮,风气平而人多秀。乃人才 间出,数十年来益不振,全郡往往乏科第。侍御每高 登博望曰:“是非山川之故,而惟人之责。”阅其士曰:“惜 也,未有作之耳。”履其学宫,曰:“或犹隘于此乎?”谓宜有 白鹿洞、嵩阳岳麓之规可也。乃获地于东园,环以南 山,清流引之,渊然可宫,卜兆维吉。乃协谋副使钧州 马纪、参议刘从学、佥事文安纪常命郡守肥城袁士 伟督其役。郡西旧有桥,坏于山水,不可复,取其馀材 数千章,资赎金,役隙民经始于是年“之六月,讫工于 十月,越五月而事集。前门三楹,翼以巨坊。中为崇羲 堂五楹,后为讲堂五楹,厢房毕具,亦各五楹。最后甃 以浮桥。桥后为尊经阁,两夹室各三楹,左右各为号 房三连,凡八楹。侍御乃遴选临、巩、甘肃凡河西之才 而秀者百数十人,群聚其中,礼聘明儒师之,复资以 廪谷之费。”时掌科全椒戚君贤以事会侍御史至巩 昌,适工将成,相谓伏羲实生其地题曰“崇羲书院”,因 佥事信阳樊鹏请文以记。予曰:“教化之于人深矣。古 者乡有庠,党有序,闾里有塾,稚子咸能歌咏,教至备 也。教化行而风俗美,贤才济济乎其众多,其在外郡 者,犹其在王国也。夫临巩古雍州,疆域非不可以比 胜于”丰镐,然而人才之寥落如此,何也?教化弛而有 司因循之过也。且其地孰与于蜀?昔蜀偏安不文,乃 后文翁为之教,相如为之师,遂为名地。况此为伏羲 孕灵毓秀之所,人顾视之,若偏陬下邑然,岂天之降 才尔殊乎?夫世之言《五经》者必首于《易》,言《易》者必首 于伏羲。伏羲者乃万世文字之祖,道统渊“源之所自 出也。诸士生斯地,尊其人,重其道,默而得之,将不有 勃然而兴起,如陈图南、邵康节之独究先天之学者 乎?不然,则潜心于群圣人之经,出而取科第,为明时 用,树勋绩于当时,流英声于宇内,为山川吐色,跻之 于丰镐之盛者也。是则侍御拳拳作兴之意,将以收 他日聚徒养士之效者也。”侍御按河西,风采凛然,方 日以澄清所部为事,而用其暇留意人才如此,其有 关风化甚大。顾安其故不即乎新,以有所鼓舞于上 则不可,而诸士不能相感以淬砺奋发于下,则将如 之何?诸生起而谢曰:“此则二三子之咎也。”请用以为 规。

《重修夷齐庙记》
朱燮元
[编辑]

陇西之有首阳县也,其名最古,而县实以山得名。汉 唐以后,日寻于干戈,割裂分并,迄无宁宇,于是县废, 而山灵亦遂以湮没。余过熙、湟,饭于中火,见所谓首 阳城者,雉堞具在。询之父老,共曰:“进此五十里,则有 二贤祠两所,一为旧址,一为后刱。”因览其形胜,嵯峨 峭耸,群峰并峙,俗以为西五台,称清凉世界。盖自崑 仑积石,蜿蜒东入,至此实分两界而祖四渎,其称首 阳,的有繇也。二贤择地而蹈真,无逾此。郡人杨司农 闳览,博物君子也,著《首阳辩》,洒洒数百言,足破千古 之缪。会巩郡宋二守力请修复,余遂量捐廪羡,行令 纠工。而朱郡守并两别驾、魏司理、方县令咸不吝捐 赀,相与协赞。靖远道方伯秦公、临巩道大参周公、洮 岷道大参毕公、分巡道佥宪宋公一闻义举,复共捐 助。会直指牟公来按两河,遂上其事,蒙报可。于是经 费充然,工遂落成。凡为正殿三楹,中肖二像,二门并 前门亦三楹,傍列耳房,外为绰楔。旧有香火田二亩, 日久为豪右所据,今悉清出。召道士常本炫、邵本源 守之,仍蠲其赋,岁时则入祀典。是役也,即不及蒲坂 之辉煌,然亦足以存真迹,发幽光矣。工成,当有一言 记其事。余不敏,窃惟昔儒谓“尧、舜其心至今在者”,非 其心在,以仲尼之道在也。仲尼羹墙千古,仰接危微, 原自有一种真脉,独往独来,不与劫数同尽。即传家 放杀,尚开舌端,煌煌制作,百世可知。而独以不从周故,埋没二贤,孜孜称慕,不少概置者,则惟二贤之一 耻,所关者大,而相契者真耳。夫“耻”之为义,振颓饬靡, 荡秽驱妖,抗造化溢出之威灵,留人世不磨之公道, 天地有成毁,此脉无盛衰,尧舜让,二贤求,仲尼愤,皆 此心也。故天民之外,另标“逸民”一局,而慨然以身接 之,诚谓等民耳。乘运则称天,违时则称逸,两者迭负 互用,若合若离,而要于究竟,宁无彼不可无此。譬之 水然,五色弗章也。谓五色非水不可,而水若无五色, 逾见其真面目矣。《孟子》曰:“不由”者,直痛所处险峻,不 愿由耳。而皆不为者何物?学仲尼者何事?试以正名 当避位,东周当扣马,绝粮当采薇,仲尼之与二贤,岂 非千古真相知哉?今人人心中皆有仲尼,而就仲尼 所谓“行己近勇”者,猛然一醒,即揭出二贤真相矣。迂 者不晓,辄曰:“吾侪生长休明,黼藻鸿业,何必哆口谭 穷饿隐僻之事?独不思学仲尼,何尝删定笔削,亦何 尝栖栖天下?善师者师其心耳。”苟清夜自扪,执热而 不愿凉乎,履秽而不思洁乎,栩栩《南柯》而不醒乎?劳 劳蜗角而“不厌乎。”提此一念,即见二贤善学。二贤正 所以善学仲尼也。有异术哉。

《郡城凿井记》
胡缵宗
[编辑]

“陇西土厚水深,郡城地倾,民不克井,吾不知其几千 年矣。自创郡,引渭水、荆水入城而注之池,民朝夕取 给焉,吾不知其几百年矣。然源不远,故流不大,而旱 必涸,涝必溢,寒必冰,则无水。地且边,民且贫,羌氐深 入,豺虎窃发,河不可引,池不及滀,则无水。民日病之 而不能顾也。往岁侍御霍丘胡君,欲水入城不悭,而” 入池不竭也。尝筑堤以障渭,以约荆,然犹夫故流也。 今岁之春,侍御张君鹏按陇以西,于民利病孳孳焉, 于民病苦兢兢焉。既至郡,乃询及井,郡中士以其故 告公。公喟然曰:“民何取于河耶?何取于池耶?民舍河 与池何以生耶?”乃咨之分守刘君少参从学、分巡纪 君佥宪常诹之父老曰:“是地也,尝凿井汲水矣,尝凿 井不及水,遂辍不凿矣,无怪其不能井也。夫水行地 中,犹气行天地中,无时无之,无处无之,然亦有脉络 焉。故水行之也,有巨细,有浅深。未有凿不得水者,未 有凿此不得,而凿彼复不得者。盍求善凿者察地之 脉,凿之当得水矣。”乃命指挥使阎清氏督其功,然不 以烦民。即数罪人之“法当赎力能赎者,令人凿一井, 而人效力焉。”清乃先于其司仪门前之右,选工凿之 十数仞,果得水,甘而洌。汲之泠泠然,取之渊渊然然 昔难而今易,昔啬而今丰。此非其数哉,此非其时哉! 明日,清复于公,公曰:“我固知必得水也。”由是尽城中 将分凿之,计得井十有五,将次第皆得水也。初凿井 而得水,郡中无大小,贤不肖无不欣欣然以得井为 贺者曰:“而今而后吾郡得安饮也。”既汲井而得饮,郡 内外无远近,贤不肖无不欣欣然以得井为乐者曰: “而今而后吾乃得安食也。盖不复以涸、以溢、以冰为 病矣。是可贺,不复以羌氐以豺虎为警矣。是可乐。”既 讫工,阎乃谋诸大夫,士谋诸父老曰:“引水以饮其利 小;凿井以饮其利大;引水以滀其力勤;凿井以汲其 力暇。引水以生其泽近,凿井以生其泽远。夫何可无 记以示永久?”缵乃乐道之,而为之记。然民之感之,吾 不知其几千百年也,夫何俟于记!

《巩昌新开永济渠碑记》
杨恩
[编辑]

陇西,在舆地西南,昆仑之麓。《图》称“土厚水深,巩当上 游。”土厚则鲜泉,水深故难井。自有郡以来,惟引西南 河水,由乾坤两隅入城,汇为数池,郡民取给,顾二河 瀸水耳。源近流微,雨辄泛波啮郛,旱即烈日干沙,杯 池星灶,民辄苦之,从古然矣。其大者地邻羌、氐,窃发 不时,如一旦有意外之警,水不及引,池不及潴,可立 而槁。异时海氛南牧,烽火达于近郊,民若釜鱼,群沸 以忧守者。守道洛阳杨公归儒,计无所出,至欲割北 郭饵敌。幸其饱去,民滋用哗,几成激变,独以无水故 耳。时过事去,即若幕燕然,岂独其计划无复用之,所 为民虑者未至也。天不弃西人,畀我副宪岳公分守 陇右,始至郡,即讲求民瘼之急者,咸以悭水首对,公 骇之。或云:“城西二十里南山谷中,荆水出焉,俗名科 羊河,北流入渭,源远流长,水旱如一,引而入城,其利 长远。先是亦常议及之,类以劳费中辍。今其故迹犹 有可寻者,是在上耳。”公慨然曰:“玆系于民生利害何 如者,吾尚可以劳费为解。”即偕郡伯刘公、陇西令张 君星驾往视,相原度隰,往返数四,喜曰:“吾得之矣。是 诚可引。第绝流而堤与水争利,不能分山而渠与民 仇,力,不可前举,不终无惑也。今惟循南麓而导堤,捍 其外势,便工省,为费亦廉。涨则大势入渭,渠不与闻; 歉则全河可引,水不患乏。城中益广陂池,常注令满, 缭垣树门,以备缓急,复何不给之患,又资二十里灌 溉之利是乌可不急举?”指画既定,自出俸若干馀金, 付令君庀材鸠工任其事。郡公雅与公同志,时时省 督劝课。经于乙巳六月,越三月而渠成,导入水城,洋 洋安流,源源常继。民皆手额呼祝,欢声载道矣。是役也,流井而行,既恒既盈;渟渟泓泓,民用乐生。利一;馀 流注隍,四周泱泱;消彼陆梁,壮我金汤,利“二;利用播 植,时万时亿;以沟以洫,蕃我黍稷,利三。”其小者无论 也。今君以自古艰虞,一旦永赖,公德之及民者匪细, 不可无言以纪其事。过余征文,余郡人也,目击其盛, 鼓舞庆幸,尤倍群情,故采舆人之颂书之若此。后有 仁人,睹碑而绍烈焉,虽万世可也,因以吉夫来者。公 讳万阶,朝城人,癸未进士。

《巩昌府迁学记》
吉人
[编辑]

南安学宫之徙于万寿寺也,自万历之初年前少参 刘君始。彼谓是梵宇也,敞而邃,可廓仄,陋而羙观瞻。 乃岑楼之峙其右,郡狱之掩其前,未遑顾也。四十年 来,人文萧瑟,间有离奥渫而通籍者,率不竟其闳,巨 士靡所归咎,曰:“曩徙之者弗善也。”是宜改郡之仕绅 与博士弟子员鸣之。前学使徐公韪其议,储锾于帑, 储糒于廪,以待举事。岁癸丑之春,予奉命按视两河, 入关逾陇而至南安。诸士复理前语,予谋之守陇右 宪副周君。周君曰:“曩汧阳道上,心戴徐使君之言矣。 顾圄可更而楼难移。兹事体大,即更矣,移矣而不得 脉,得向亦难。非遇精形家言者,效卜瀍食洛之规以 定之,脱一弗当,后之视今,不犹今之”视昔也,欤哉已 闻西安有曾元卿者,治兹术,奇中檄征,以至周遭睇 览者,数日而定。是基曰:“兹地也,前桦林而负高台,左 笔峰而右仁寿,岷漳之水从西南来者,襟带以入于 渭岩,石壁屹砥于东澜,足称奧区。且为四十年以前 之旧基,《易》《兑》为《离》,岂山川灵秀,有待而辟耶?”议定报 可。乃以岁之七月,鸠工庀材,卜吉而迁。既以孟冬西 巡还,谒庙登堂,进诸士讲业。堂构将成。及甲寅春,历 天水河池,载历南安,则见崇卑就列,向背因形,榱题 约制,轮奂饰观。圣灵既妥,人文攸萃。予谂之周君曰: “若何其费不烦公,役不劳民,规制弘而工成速也。”周 君曰:“某安能?亦惟是先师之宠灵,寔式凭之。且诸公 提衡”于其上,郡邑绅弁衿緌共襄于其下,身董治之 责者,不惮征缮,不间风雨,闵闵焉如农之望岁,朝夕 冀其成,故不甚淹时日也。某安能抑闻之,《春秋》之法, 举非常事则必书兹事,安敢谓非常,然可谓常事不 书哉?敢蕲金石之文,以示来兹,并所以训饬多士者。 予惟泮之成,史克书之。予橐笔柱下史也,例应记,且 训饬予事也,乌能已于言。

《巩昌府改建府治记》
杜知春
[编辑]

国家建置府治,郡大夫莅之,用宣皇猷,泽生民,且垂 诸邑具瞻,系非渺小也。府故建城西南隅,国初兵戈 甫定,但袭元陋,虽少葺理,终未安妥。守者间亦有《改 迁志》,竟以工费浩烦,惮难而止。万历甲戌,永宁胡公 奉命守巩。公治官若家,爱民若子。一观府治,辄叹 曰:“巩,古南安郡,提封盖千里,广远矣。兹治僻且隘,政 教奚以敷于时?”率寅佐谋之乡之士夫父老,曰:“建置 所以辨方定位,昭等威,兴废圮,非得已也。若府治负 离面坎,非地也;侧卫揖县,非体也。矧岁久材朽,瓦石 隳裂,改建乌容可后?”诸寅佐大夫父老佥曰:“善。”公即 躬裁图式,度诸所费,赀羽白抚按,报可。遂视郡旧址, 易其向,扩府南民居十馀家,计地偿以公帑,金口优 其半,民欢从,乃矢吉检有司省试程物,鸠工办财,垣 其四周。其最中东面晴岚,乃立明治堂,凡五楹,昂逾 数寻,广阔称之。堂两掖为左、右库,左库北三楹曰经 历司,右库南三楹曰照磨所。司所皆东面,堂檐前覆 大厦。厦外为露台,台有左、右、中三阶,行五十步许,有 月台焉,上建戒石小坊,月台阶去仪门稍近矣。左阶 自露台北旁下直,达左角门,阶北吏廊十二楹,南其 面。右阶自露台南旁下直,达右角门,阶南吏廊十二 楹,北其面,仪门三楹。仪门左右为角门,角门外北有 礼神祠、寅宾亭,南有工匠所刷印房,大门三楹,旌善 亭在郡门左,申明亭在郡门右,州亭在旌善北,县亭 在申明南,州县亭南北又有榜房,制皆面东。大门外 建师帅坊,对坊有看墙,又竖二坊于各榜房之末,曰 “承流”、宣化堂。后左厢三楹,右厢三楹,其上五楹,思政 堂也。过思政曰宅门,门内左右记室,前为中宅,后为 寝室,旁为库厨诸房,记楹,盖四十有奇。寝后曰官园, 园西面东三楹,曰衙神庙,井亭左于庙池亭,右于庙 圜园而外,居者吏人廨也。思政北有门,门外为夹道, 由北折而东行,其一为清军厅,竖小坊一楹,南面若 于大堂拱焉。入其坊门,堂亦东面,堂三楹,左右卷房 六楹。中宅一区,三面各三楹,宅旁有厢房,寝后有厨 舍。其一为理刑厅,若坊、若门、若堂舍,大都如“清军厅 制。”“理刑厅以东而面南,有銮驾、军器二库,道皆由北 而徂仪门。”思政南有门,门外为夹道,由南折而东行。 其一为督粮厅,若坊、若门、若堂舍,“大都亦如清军厅 制。厅以东而面北,有经历官、照磨官二衙,其庭、寝门 舍俱备,道皆由南而徂仪门。”夫郡治更新,自门堂寝 宅,历诸庭祠库藏,崇阶峻台,伟楹釆栋,秩秩翼翼,炳 然焕然,望之轩廓,履之洞豁。美哉居乎!信足以耸观瞻,沛政教矣。工始,丙子春三月,不逾期而落成。予窃 闻《周礼》役法,不竭国用,不尽民力。兹改建,请公帑仅 若干金,捐俸金者倍之。力役则取诸郡中及州县隙 民,月惟一旬偿其劳。往守率以工费浩烦惮难,独公 毅然为之以俸,不以官帑,节爱不疲民力,卒能建无 前伟绩,谓公为人所不敢为,行人所不能行者非欤。 工几成,公会以觐入,寻以治最擢陕西按察司副使, 兵备延绥矣。巩人士觐府治,如召之甘棠,悠然有深 思焉。今年春,二府杨公过余曰:“府治幸赖胡公改”迁, 今且讫役。顾享其佚者思其劳,愿记诸石,以识不忘。 予不获避席,终辞而承命焉。窃念是役也,与经始者, 前二府太原李公应春、四府东平张公孔业绪;遗功 者,三府光山刘公辅、四府中江杨公启元;讫役底绩 者则今请记之,蒲坂杨公跃川是也。法得并书之。其 他董役与劳诸执事,咸载碑阴。

巩昌府部艺文三[编辑]

《陇头水》
元·帝
[编辑]

衔悲《别陇头》,关路漫悠悠。故人迷远近,征人分去留。 沙飞晚成幕,海气夜如楼。欲识秦川处,陇水向东流。

《陇头水二首》
陈后主
[编辑]

塞外飞征蓬,陇头流水鸣。漠处扬沙暗,波中燥叶轻。 地风冰易厚,寒深溜转清。登山一回顾,幽咽动边情。

“高陇多悲风,寒声起夜藂。”禽飞暗识路,鸟转逐征蓬。 落叶时惊沫,移沙屡拥空。回头不见望,流水玉门东。

《陇头水》
徐陵
[编辑]

别涂耸千仞,离川悬百丈。攒荆夏不通,积雪冬难上。 枝交陇底暗,石碍波前响。回首咸阳中,难言梦时往。

《陇头水二首》
张正见
[编辑]

《陇头》鸣四注,征人逐贰师。羌笛含流咽,胡笳杂水悲。 湍高飞转驶,涧浅荡还迟。前旌去不见,上路杳无期。

陇头流水急,流急行难渡。远人隗嚣营,傍侵酒泉路。 心交赐宝刀,小妇成纨绔。欲知别家久,戎衣今已故。

《陇头水二首》
江总
[编辑]

陇头万里外,天涯四面绝。人将蓬共转,水与啼俱咽。 惊湍自涌沸,古树多摧折。传闻“博望侯,苦辛提汉节。 雾暗山中日,风惊陇上秋。徒伤幽咽响,不见东西流。 无期从此别,更度几年幽。遥闻玉关道,望入杳悠悠。”

《陇头水》
顾野王
[编辑]

《陇底望秦川》,迢逓隔风烟。萧条落野树,幽咽响流泉。 瀚海波难息,交河冰未坚。宁知盖山水,逐节赴危弦。

《陇头水》
谢燮
[编辑]

陇阪望咸阳,征人惨思肠。咽流喧断岸,游沫聚飞梁。 凫分敛冰彩,虹饮照旗光。试听铙歌曲,唯吟君马黄。

《被使出关》
何胥
[编辑]

“出关登陇阪,回首望秦川。”绛水通西晋,机桥指北燕。 奔流下激石,古木上参天。“莺啼落春后,雁度在秋前。 平生屡此别,肠断自催年。”

《陇头水》
唐·骆宾王
[编辑]

陇阪高无极,征人一望乡。关河别去水,沙塞断归肠。 马系千年树,旌悬九月霜。从来共呜咽,皆是为勤王。

《陇西行》
王勃
[编辑]

陇西多名家,子弟复豪华。千金买骏马,蹀躞长安斜。 雕弓侍羽林,宝剑昭期门。南来射猛虎,西去猎平原。 既夕罢朝参,薄暮入终南。田间遭骂詈,低语示乘骖。 入被銮舆宠,出视辕门勇。无劳豪吏猜,常侍当无恐, 充国出上邽。李广出天水,门第倚崆峒。家世垂金紫, 麟阁图良将。六郡名居上,天子重开边,龙云垒相向, 烽火照临洮,榆塞马萧萧,先锋秦子弟,大将霍嫖姚, 开壁左贤败,夹战楼兰溃。献捷上明光,扬鞭歌《入塞》。 更欲奏《屯田》,不必勒燕然,古人薄军旅。千载谨边关, 少妇经年别,开帘知礼客。门户尔能持,归来笑投策。

《陇上行》
前人
[编辑]

负羽到边州,鸣笳度陇头。云黄知塞近,草白见边秋。

《陇头水》
卢照邻
[编辑]

陇山飞落叶,陇雁度寒天。愁见三秋水,分为两地泉。 西流入羌郡,东下向秦川。征客重回首,肝肠空自怜。

《登陇》
高适
[编辑]

《陇头远行客》,陇上分流水。流水无尽期,行人去未已。 浅才登一命,孤剑适万里。岂不思故乡,从来感知巳。

《经陇头分水》
岑参
[编辑]

陇水何年有,潺潺逼路旁。东西流不歇,曾断几人肠。

《陇山》
前人
[编辑]

西向轮台万里馀,也知乡信日应疏。陇山鹦鹉能言 语,为报家人数寄书。

===
《陇头吟》
王维
===
考证.svg
长安少年游侠客,夜上戍楼看《太白》。陇头明月迥临

关,陇上行人夜吹笛。关西老将不胜愁,驻马听之双 泪流。身经大小百馀战,麾下偏裨万户侯。苏武才为 典属国,节旄空尽海西头。

《发秦州诗》
杜甫
[编辑]

乾元二年冬,“《自秦州如同谷》至成都” ,纪行所作。

我衰更懒拙,生事不自谋。无食问《乐土》,无衣思南州。 汉源十月交,天气凉如秋。草木未黄落,况闻山水幽。 栗亭名更嘉,下有良田畴。充肠多薯蓣,崖蜜亦易求。 密竹复冬笋,清池可方舟。虽伤旅寓远,庶遂平生游。 此邦俯要冲,实恐人事稠。应接非本性,登临未销忧。 谿谷无异石,塞田始微收。岂复慰老夫,惘然难久留。 “日色隐孤戍,乌啼满城头。中宵驱车去,饮马寒塘流。 磊落星月高,苍茫云雾浮。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

《赤谷》
前人
[编辑]

“天寒霜雪繁,游子有所之。岂但岁月暮,重来未有期。” 晨发赤谷亭,险艰方自兹。乱石无改辙,我车已载脂。 山深苦多风,落日童稚饥。悄然村墟迥,烟火何由追。 贫病转零落,故乡不可思。常恐死道路,永为高人嗤。

《铁堂峡》
前人
[编辑]

山风吹游子,缥缈乘险绝。峡形藏堂隍,壁色立积铁。 径摩穹苍蟠,石与厚地裂。脩纤无限竹,嵌空太始雪。 威迟哀壑底,徒旅惨不悦。水寒长冰横,我马骨正折。 生涯抵弧矢,盗贼殊未灭。飘蓬逾三年,回首肝肺热。

《盐井》
前人
[编辑]

卤中草木白,青者官盐烟。官作既有程,煮盐烟在川。 汲井岁榾榾,出车日连连。自公斗三百,转致斛六千。 君子慎止足,小人苦喧阗。我何良叹嗟,物理固自然。

《寒峡》
前人
[编辑]

行迈日悄悄,山谷势多端。云门转绝岸,积阻霾天寒。 寒峡不可度,我实衣裳单。况当仲冬交,溯沿增波澜。 野人寻烟语,行子傍水餐。此生免荷殳,未敢辞路难。

《青阳峡》
前人
[编辑]

塞外苦厌山,南行道弥恶。冈峦相经亘,云水汽参错。 林回峡角来,天窄壁面削。溪西五里石,奋怒向我落。 仰看日车侧,俯恐坤轴弱。魑魅啸有风,霜霰浩漠漠。 昨忆逾陇阪,高秋视吴岳。东笑莲花卑,北知崆峒薄。 超然侔壮观,已谓隐寥廓。突兀犹趁人,及兹叹冥寞。

《龙门镇》
前人
[编辑]

细泉兼轻冰,沮洳栈道湿。不辞辛苦行,迫此短景急。 石门雪云隘,古镇峰峦集。旌竿暮惨淡,风水白刃涩。 胡马屯成皋,防虞此何及。嗟尔远戍人,山寒夜中泣。

《石龛》
前人
[编辑]

熊罴咆我东,虎豹号我西。我后鬼长啸,我前狨又啼。 天寒昏无日,山远道路迷。驱车石龛下,仲冬见虹霓。 伐竹者谁子,悲歌上云梯。为官采美箭,五岁供梁齐。 苦云直簳尽,无以充提携。奈何渔阳骑,飒飒惊烝黎。

《赤谷西崦人家》
前人
[编辑]

跻险不自安,出郊已清目。溪回日气暖,迳转山田熟。 鸟雀依茅茨,藩篱带松菊。如行五陵暮,欲问《桃源》宿。

《积草岭》
前人
[编辑]

连峰积长阴,白日逓隐见。飕飕林响交,惨惨石状变。 山分积草岭,路异明水县。旅泊吾道穷,衰年岁时倦。 卜居尚百里,休驾投诸彦。邑有佳主人,情如巳会面。 来书语绝妙,远客惊深眷。食蕨不愿馀,茅茨眼中见。

《泥功山》
前人
[编辑]

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泥泞非一时,版筑劳人功。 不畏道途永,反将汨没同。白马为铁骊,小儿成老翁。 哀猿透却坠,死鹿力所穷。寄语北来人,后来莫匆匆。

《凤凰台》
前人
[编辑]

“亭亭凤凰台,北对西康州。西伯今寂寞,凤声亦悠悠。 山峻路绝踪,石林气高浮。安得万丈梯,为君上上头。 恐有无母雏,饥寒日啾啾。我能剖心血,饮啄慰孤愁。 心以当竹实,炯然忘外求。血以当醴泉,岂徒比清流。 所重王者瑞,敢辞微命休。坐看彩翮长,举意八极周。 自天衔瑞图,飞下十二楼。图以奉至尊,凤以垂鸿猷。” 再光中兴业,一洗苍生忧。深衷正为此,群盗何淹留。

《万丈潭》
前人
[编辑]

“清谿合冥漠,神物有显晦。龙依积水蟠,窟压万丈内。 跼步凌垠堮,侧身下烟霭。前临洪涛宽,却立苍石大。 山危一径尽,岸绝两壁对。削成根虚无,倒影垂澹赖。 黑知湾澴底,清见光炯碎。孤云倒来深,飞鸟不在外。 高萝成帷幄,寒木叠旌斾。远川曲通流,嵌窦潜泄濑。 造幽无人境,发兴自我辈。告归遗恨多,将老斯游最。” 闭藏脩鳞蛰,出入巨石碍。何当暑天过,快意风雨会。

《发同谷县》
前人
[编辑]

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况我饥愚人,焉能尚安宅。 始来兹山中,休驾喜地僻。奈何迫物累,一岁四行役。 忡忡去绝境,杳杳更远适。停骖龙潭云,回首虎崖石。 临岐别数子,握手泪再滴。交情无旧深,穷老多惨戚。 平生懒拙意,偶植栖遁迹。去住与愿违,仰惭林间翮

《木皮岭》
前人
[编辑]

“首路栗亭西,尚想凤凰村。季冬携童稚,辛苦赴蜀门。 南登木皮岭,艰险不易论。汗流被我体,祁寒为之暄。 远岫争辅佐,千岩自崩奔。始知五岳外,别有他山尊。 仰干塞大明,俯入裂厚坤。再闻虎豹𩰚,屡跼风水昏。 高有废阁道,摧折如短辕。下有冬青林,石上走长根。 西崖特秀发,焕若灵芝繁。润聚金碧气,清无沙土痕。” 忆观《昆仑图》,目击《元圃》存。对此欲何适,默伤垂老魂。

《秦州杂诗二十首》
前人
[编辑]

满目悲生事,因人作远游。迟回度陇怯,浩荡及关愁。 水落鱼龙夜,山空鸟鼠秋。西征问烽火,心折此淹留。

秦州城北寺,传是隗嚣宫。苔藓山门古,丹青野殿空。 月明垂叶露,云逐渡溪风。清渭无情极,愁时独向东。

州图领同谷,驿道出流沙。降虏兼千帐,居人有万家。 马骄朱汗落,胡舞白蹄斜。年少临洮子,西来亦自夸。

鼓角缘边郡,川原欲夜时。秋听殷地发,风散入云悲。 抱叶寒蝉静,归山独鸟迟。万方声一概,吾道竟何之。

《南使》宜天马,由来万匹强。浮云连阵没,秋草遍山长。 闻说真龙种,仍残老骕骦。哀鸣思战𩰚,迥立向苍苍。

城上胡笳奏,山边汉节归。防河赴沧海,奉诏发金微。 士苦形骸黑,林疏鸟兽稀。那堪往来戍,恨解邺城围。

莽莽万重山,孤城山谷间。无风云出塞,不夜月临关。 属国归何晚,《楼兰》斩未还。烟尘一长望,衰飒正摧颜。

闻道寻源使,从天此路回。牵牛去几许,宛马至今来。 一望幽燕隔,何时郡国开。东征健儿尽,羌笛暮吹哀。

“今日明人眼,临池好驿亭。”丛篁低地碧,高柳半天青。 稠叠多幽事,喧呼阅使星。老夫如有此,不异在郊坰。

云气接昆仑,涔涔塞雨繁。羌童看渭水,使客向河源。 烟火军中幕,牛羊岭上村。所居秋草净,正闭小蓬门。

十一

萧萧古塞冷,漠漠秋云低。黄鹄翅垂雨,苍鹰饥啄泥。 蓟门谁自北,汉将独征西。不意书生耳,临衰厌鼓鼙。

十二

山头南郭寺,水号北流泉。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 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俯仰悲身世,溪风为飒然。

十三

传道东柯谷,深藏数十家。对门藤盖瓦,映竹水穿沙。 瘦地翻宜粟,阳坡可种瓜。船人近相报,但恐失桃花。

十四

万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神鱼人不见,福地语真传。 近接西南境,长怀十九泉。何时一茅屋,送老“白云边。”

十五

未暇泛沧海,悠悠兵马间。塞门风落木,客舍雨连山。 阮籍行多兴,庞公隐不还。东柯遂疏懒,休镊鬓毛斑。

十六

东柯好岩谷,不与众峰群。落日邀双鸟,晴天卷片云。 野人矜险绝,水竹会平分。采药吾将老,儿童未遣闻。

十七

“边秋阴易夕,不复辨晨光。”檐雨乱淋幔,山云低度墙。 鸬鹚窥浅井,蚯蚓上深堂。车马何萧索,门前百草长。

十八

地僻秋将尽,山高客未归。塞云多断续,边日少光辉。 警急烽常报,传声檄屡飞。西戎外甥国,何得近天威。

十九

凤林戈未息。鱼海路常难。𠋫火云峰峻。悬军幕井干。 风连西极动。月过北庭寒。故老思飞将,何时议筑坛。

二十

唐尧真自圣。野老复何知。晒药能无妇。应门亦有儿。 藏书闻“禹穴。”读记忆“仇池。”为报鹓行旧。鹪鹩在一枝。

《陇头》
罗隐
[编辑]

借问陇头水,年年恨何事。全疑呜咽声,中有征人泪。 自古无长策,况我非深智。何计谢潺湲,一宵空不寐。

《陇头水》
王建
[编辑]

“陇水何年陇头别,不在山中亦呜咽。”征人塞耳马不 行,未到陇头闻水声。谓是西流入蒲海,还闻北去绕 龙城。陇东陇西多屈曲,野麋饮水长簇簇。收兵夜回 水傍住,忆著来时磨劎处。向前无井复无泉,放马回 看陇头村。

《哀陇民》
皮日休
[编辑]

陇山千万仞,鹦鹉巢其巅。穷危又极险,其山犹不全。 蚩蚩陇之民,悬度如登天。空中觇其巢,惊扰争纷然。

百禽不得一,十人九死焉。陇川有戍卒,戍卒亦不闲
考证.svg
将命提雕笼,直到金台前。彼毛不自珍,彼舌不自言。

胡为轻人命,奉此玩好端。吾闻古圣王,珍禽皆舍旃。 今在陇民属,每岁啼涟涟。

《仇池石》
宋·苏轼
[编辑]

“海石来珠宫,秀色如娥绿。陂陀尺寸间,宛转陵峦足。 连娟二华顶,空洞三茅腹。初疑仇池化,又恐瀛洲蹙。 殷勤峤南使,馈饷扬州牧。得之喜无寐,与汝交不渎。 盛以高丽盆,藉以文登玉。幽光先五夜,冷气压三伏。 老人生如寄,茆舍久未卜。一夫幸可致,千里常相逐。 风流贵公子,窜谪武当谷。见山应已厌,何事夺所欲。” 欲留嗟赵弱,宁许负秦曲。传观慎勿许,间道归更速。

《鬼章》
黄庭坚
[编辑]

千仞溪中石转雷,汉家万骑捣虚回。定知献马番雏 入,看即称觞都护来。

《麦积山》
王仁裕
[编辑]

蹑尽悬崖万仞梯,等闲身与白云齐。檐前下顾群峰 小,掌上平分落日低。

《陇头水》
明·高启
[编辑]

“人间何处无流水,偏到陇头愁入耳。”夜杂羌歌明月 中,秋惊汉梦空山里。陇阪崎岖九回折,声随到处长 呜咽。欲照愁颜畏水浑,前军曾洗金疮血。回头千里 是长安,征人泪枯流不干。

《秦陇道中》
马文升
[编辑]

问俗昔曾过陇山,西征今复出秦关。雁声叫日迷寒 渚,枫叶经霜带醉颜。世路羊肠千里曲,功名蜗角几 人闲。林间鹦鹉能言语,笑我年来两鬓斑。

《秦亭》
杨恩
[编辑]

大陇西来万岭横,秦亭何处但荒荆。汧西考牧方分 土,陇右山川尽姓嬴。问俗依然存气节,馀风犹自事 刀兵。要知嬖幸能倾国,轵道降王见子婴。

《营平里》
前人
[编辑]

边事年来日渐非,营平故里一沾衣。忽闻廊庙盈廷 议,却忆将军振旅归。北阙浮云迷望眼,西山烽火接 郊畿。何人再执《屯田》奏,见说三军正苦饥。

《杜甫草堂》
谢镛
[编辑]

当年鼙鼓动渔阳,此地先生避乱唐。最爱东柯深谷 好,翻怜禹穴隐书藏。空馀流水青峰秀,独吊遗踪白 草长。诗句至今吟险绝,片云只鸟总茫茫。

《忠节祠》
陈讲
[编辑]

十二连城宿雾黄,一门全节总堪伤。指天力洒金戈 血,唾地宁回铁石肠。自分赤心终报主,非缘青史欲 传芳。一杯椒酒忠魂在,千仞丰碑照夕阳。

《春日从安定返郡》
纪元
[编辑]

三十六回广武道,“往来八百敢辞艰。嘶风马识通安 驿,残月人归双峪山。板屋落花飞片片,荒村曲涧水 潺潺。陇头不是勾留地,何事七年尚未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