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638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六百三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六百三十八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六百三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六百三十八卷目录

 雅州部汇考二

  雅州风俗考

  雅州祠庙考寺观附

  雅州驿逓考

  雅州兵制考

  雅州物产考

  雅州古迹考陵墓附

  雅州峒蛮考

 雅州部艺文

  书田将军边事       唐孙樵

 雅州部纪事

 雅州部杂录

职方典第六百三十八卷

雅州部汇考二[编辑]

雅州风俗考         总志[编辑]

本州

《黎风雅雨》。地瘠耕劳,俗朴讼少。男勤本业,妇不外饰。

名山县

民不知争言謇气厉

荣经县

民质淳厚,知礼节,从教化。

芦山县未载

雅州祠庙考         总志[编辑]

本州

“风云雷雨山川坛 ” 在治南。

社稷坛 在治西

郡厉坛 在治北

文昌祠 在治东

城隍祠 在治西南

关帝庙 在治南

周公庙 在治东蔡山岭内有禹王武侯神位,又名“三圣殿。”

顺应庙 在治东北。一云“汉邛谷王” ,又云“汉守任贵。”

名山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 在北城。

社稷坛 在县西北一里。

厉坛 在东门外

关王庙 在治西。明正德间建,后毁。

皇清康熙六年,知县李应宗重建,塑刘、关、张三像,改

为三义庙

梓潼祠 在治东南一里,帝君亲游地,有《紫府飞霞洞记》,亲笔碑文尚存。

三神庙 在治东,祀宋曹光实、光远、光诏。土主庙 在治西一里。神姓花,丹棱人,敬定弟,俗呼“三郎。” 水旱祷之,必应验。

荣经县

风云雷雨山川坛 旧在县西南,后移北门外,今在东郭外。

社稷坛 在县东郭外

邑厉坛 在县西北,今移东郭外。

城隍祠 原设县西,今置县右。

文昌祠 旧在县西旧学地,今迁明伦堂左。“关帝祠 ” 在县中街北。

尹伯奇庙 距县治二十里,玉凤山下。元至正间建,规局巍峨。嘉靖末,被回禄。今复建。经道者必祷之。

武侯祠 ,有二,一在西关外二里,俗呼“相公堂” ,今验哨茶处;一在尹伯奇庙侧。

东岳庙 在县西二里。祠在半山,丛篁青郁,尽堪避署。

圣母祠 在县南七里

飞仙太保祠 ,在县北三十里后浪坝。

三太保祠 在城隍祠侧。

炳灵祠 在县西十里花潭坝。

川主庙 在县西二十里鹿角镇。

武安庙 在治东,祀秦白起。

芦山县

姜维庙 在治南。维尝于此筑城,故祀之。

寺观附[编辑]

本州

东岳观 在治东

元帝观 与州治近

梓橦观 ,“在治北,后有老君洞” ,有石龙并老君像。

金凤寺 :在治北十里,山形如凤举。

水月寺 在治东,收羌水下流。

宝华寺 在治东

清泉寺 在治东,有泉清香,故名。

悬空寺 ,在治南,每日落,如霞之飞于空中。金沙寺 ,在治东,日出如金沙在地。

白马泉寺 即州人祷雨处。

观音阁 在月山中,一名“月心阁。” 阁内有泉,甘而且冷。

桂香阁 在治东

名山县

智矩寺 在治西十五里,汉建。

水月寺 在治东,清流落照可爱。

罗汉寺 在治左

清福寺 在治东

荣经县

真武观 有二:一在道底坝,一在大屯坝。梓潼观 在县北三里龙洞岩上,中有桂香楼、魁星阁。上山半里有石棺,丛篁滃郁,古木参天。开善寺 在县西南百步,邑首寺,为习仪之所。圆照寺 在治南二十里,元至正七年建。宝积寺 在县南二十五里,宋淳熙中建。开善禅寺 在县南,今呼“山门寺” ,唐建,宋天禧中有敕额,元至正、明永乐、景泰间继修。前有龙池,池中有太湖石,即飞来石。弘治十三年,知县牟秀得冷竹河内古铜,重千馀斤,铸辟支佛。光相寺 在县南瓦屋山。寺古称光相寺。唐有蒲公者,见南北两崖现辟支佛、普贤像,五色圆光,夜有神灯,遂名辟支佛道场。半山有放光石,日隙照之,则成五色。宋淳熙间建,永乐十一年,本寺僧治铁瓦覆之。成化十三年,加铁瓦二千馀。成化十二年,以铜万馀斤铸辟支佛像。山甚寒,夏月雪消,诸僧始入。八月即雪,留一二僧焚献。凡山中寺皆然。

祥符寺 在治北,唐建。

太湖寺 在治南,明弘治元年建。

晒经寺 在治东二里

芦山县

静智寺 、广佛寺 ,俱隶治内。

雅州驿递考      州县志合载[编辑]

本州

雅安驿 在州治东。今毁。

名山县

百丈马驿 在县东六十里。

荣经县

新店驿 在县东二十七里。洪武十六年建。嘉靖四十年,以驿远不便应付,迁于县治分司右。隆庆元年,复迁东关外。万历十四年,置北门内,而新店铺公馆废矣。

箐口驿 在县西三十里。创置增修官吏夫马、馆库、铺陈、支应,并同新店。

每年编马二十五匹,夫五十名,轮流走逓,丁粮一十石四斗七升二合一勺一抄三圭,编马一匹五石二斗三升六合六抄一圭,编夫一名。急递铺 县前为总,东至雅,曰“新店” ,西至黎,曰“箐口。” 铺司各一。

县门、新店、箐口三铺,司兵每名每年工食各四两。

===
《芦山县志》
未载
===

雅州兵制考         州志[编辑]

州总

黎雅营游击一员,中军守备一员。建昌镇属又云千、把陆马步战守。兵制加增,仍袭旧治天全正副招讨及黎州土千户等司,俱属雅

雅州物产考      州县志合载[编辑]

本州

《麸金    、鮥纸    》《竹䶉》《石菖蒲 》一寸九节

丙穴鱼 州南有丙穴,产佳鱼,味咸而美,不常出。

《虞美人草 》,“和彝坝生歌曲,其草自舞。”

名山县

蒙顶茶 ,《图经》云:“茶受阳气全,故芳香。”

荣经县

谷属

盖草黄   ,金线早   ,洗把早。

冷水谷   、石头谷   。义子谷。

《白谷    》、红谷    、白糯

麻糯    马胡    、香糯

红豆    、青皮豆   、“羊眼豆”

爬山豆   、茶褐豆   、油麦。

甜荞    苦荞

蔬属

白菜    、油菜    、黄瓜

东瓜    、刀豆    、莴苣

葫芦    、莙荙    、苦荬、茼蒿    、芫荽    、竹笋。

葱     、芋     芹

蕨     、蒜     、苋

果属

梨     、栗     、枣。

杏     、橘     、桃

李     、梅     、《柿》。

柑     、枇杷    、林檎。

《樱桃    香圆》。

药属

南星    、五倍子   。萆麻子。

黄精    香附子   ,葳灵仙。

黄连    、麦门冬   、龙胆草。

益母草   、车前子   、木通。

母菊花   牛旁子   ,大黄。

白扁豆   、《史君子   》、夏枯草。

麻黄    、《瓜蒌    》《厚朴》

薄荷    、荆芥    、瞿麦

川芎    、地肤    、干葛。

泽兰    、艾叶    、牵牛

文蛤    、白芨    、皂角

薯蓣    、茱萸    、萆薢。

续断    、苦参    、茵陈

旱莲    木贼    、谷精。

槐角

木属

桧     、柟     、杉。

松     、柏     檀。

桂     、桑     柘

椿     、楮     、槐

棕     漆     丁。

桤     ,梧桐    ,丝栗。

刺楸    、青刚    、香樟。

麻柳    《杨柳    》白蜡。

《夜合    》酸枣。

竹属

斑竹    、《刺竹    》。《苦竹》。

《白夹竹   》。《凤尾竹   》。《冷竹》。

慈竹    、箭竹    、紫竹。

黄竹    、《芦竹》。

花属

蕙     ,《兰     葵》。

菊     桂     、《山丹》。

《玉簪    》《赛兰    》。《杜鹃》

金盏    、芍药    、《海棠》。

紫荆    、蔷薇    、《棣棠》

珍珠    石:《竹    芙蓉》

《莺粟    》《水仙    》延锦,《石榴    》《绣球    》《粉团》。

《灯笼    》,山茶    夜合。

“金凤    ” 、扁竹    、木槿

栀子    、碧桃    、《木樨》。

碎剪罗   ,百日红   。滴滴金。

三、《春柳   夜合金   》十姊妹

《黄罗伞   》,《赛兰香   》,《海石榴》

娑罗花 :花有五色如烂锦,照映山谷。移之他处则枯,瓦屋山出。

草属

金沸草   、忍冬草   、《黑斗草》。

淫羊藿   。《仙灵脾》。

羽属

雁     ,鸥     《燕》。

翚     ,《鹞     鹊》。

鹭     《雀     凫》

鹰     ,《黄鹤    》、雉,鸡

“竹鸡    ” 、《画眉    》。《黄莺》

青𪅂    ,松鸡    ,山鹧,鸬鹚    ,鸳鸯    ,鹁鸠。

《杜鹃    》“鸲鹆    ” 布谷。

《鹡鸰    》啄木    乌鸦。

《百舌    翠鸟    》《黄豆子》。

《黑头公   》《闹山》鹊   山和尚

毛属

虎     、豺     、狼

熊     《罴     猬》。

獐     、麂     、鹿

猴     :獭     、獾。

“《毫猪    》山羊    。” 穿山甲。

野猪    、野牛    、崖鼠。

鳞属

金鱼    、《细鳞鱼   》《黑线鱼》。

木头鱼   、桃花鱼   、沙鳅。

漏下鱼   鲌虎鱼   石:扁头䱱鱼 ,状似鲵,有四足,大首长尾,声如婴儿,缘木弗坠。出《荣经》水及西山溪谷中,天旱辄含水上山,以草覆身,张口露水,鸟来饮水,因吸食之。性有毒。

虫属

蜂     、《蚁     蝉》

萤     蚊     :《蜥蜴》。

“螳螂    ” 、蜻蜓    。蚯蚓。

蜣螂    蟪蛄    ,蟏蛸。

蝙蝠    :蜘蛛    ,《蝴蝶》。

“蝼蝈    ” :“花蛇    。” 黄蛇。

“乌梢蛇   。” 《青竹蛇》。

货属

《蜜     蜡     皮纸》。

苎麻    、棕     漆

椒     、石灰    、桐油

铜     铅

太湖茶 ,出瓦屋山门寺,味清冽甚佳。诗人咏曰:“品高李白仙人掌,香引卢仝玉液风。” 按:以上诸物产外荣,又有毡毛之属及酥油、紫草茸、牛黄、黑香、揙牛尾等项,尤以产金名。此皆番物,因邑为番通道,故其物至此,非土产也。其值高下,与中土等耳。虽间有铜铅矿,乃流民私开,昔尝严禁。

雅州古迹考      州县志合载[编辑]

本州

阜民司 洪武间置,收买番马。按《明一统志》:“在州城南,洪武九年置。”

废汉嘉郡 。本汉青衣县。按《明一统志》在名山县境,与《州志》异。又云顺帝更名汉嘉,晋于县置汉嘉郡。

废严道县 在州治城外大江之岸。址存。按《明一统志》:在州治东。秦始皇灭楚,徙严王之族以实其地,故名。西魏改曰始阳。隋复改曰严道。唐、宋仍旧,明省入州。

旅平 禹治水功成,旅祭于此,其地俗呼为落坪。按《禹贡》“蔡蒙旅平” ,即此。按《明一统志》:在州城东十里。

徙阳城 在州治内。按:《明一统志》本汉蜀郡徙县,徙音斯,晋改徙阳,属汉嘉郡。《华阳国志》云:“出丹砂、雌雄黄、空青之属。”

茶场 按《明一统志》:“在州城内,宋熙宁中置。”

丙穴 在州城南五里。内有嘉鱼,秋冬乘流而入,春夏穴于崖间。

“四经楼 ” ,在州治内,有宋苏轼、苏辙墨迹。“寒芳楼 ” ,在州治内。宋黄庭坚访张訚,因为之题额。

贤范堂 按《明一统志》:“在州治内,绘宋郡守雷简夫及苏洵、苏轼、苏辙父子像,并刻简夫荐三苏书于壁间。”

双凤堂 按《明一统志》:“在州厅后。宋至和初,苏洵尝携轼、辙二子谒雷简夫,简夫以书荐于张方平,后郡守樊汝霖作堂表其事。”

仁和堂 在州城东门外。多园池花木之胜,又有乐郊亭、枕竹轩、野翁亭、全庵,皆清胜处。棣华堂 在州治。宋郡守吕由圣、由诚继典此邦,皆有政绩,州人为构堂。按《明一统志》雷简夫书额。

景贤堂 在州城北十五里。宋严道县令李纬慕汉高颐父子孝廉而立。

万壑亭 在雅安山。按《明一统志》“上有登览之胜,遗址尚存。”

碧照亭 在州西,一名凤凰亭。按《明一统志》:“郡守雷简夫尝宴客于此。”

无弦亭 在州东南长𣸣江侧,隐士王潜所居。“熙春台 ” ,在州治内。

静学馆 在州治武侯祠内,明嘉靖中,分巡道副使胡建。

亮石碑 在羌水岸。相传因羌水东流,太直州人障江口而曲之,功费甚巨,立碑以记之。年久字迹将没,而碑石至今明亮,人久面之,四围山色毕现。

《邛崃关开路记 》:“天宝六年,廉琼《章仇记》” :“龙兴寺 在州城外,有咸通四年再建,吴行鲁又建。有二苏先生墨迹,亦在本寺。”

李白《月下帖 》,在郡治内。

《杨凝式诗帖 》。在郡治内。

鲁直《木兰歌帖 》:“在郡治内。”

鲁直《梁甫吟帖 》。在郡治内。

名山县

废百丈县 在县治北。按《明一统志》在名山县东北六十里,唐贞观间置,宋省入名山,后复置。《羊窦道碑 》在旧严道县东三十里,汉永和六年碑也。

汉《故检校巴郡太守樊府君碑 》“汉建安十年三月上旬造。”

《高孝廉墓碑 》,在旧严道县东二十里。按其碑年月,乃汉建安十四年。高君兄弟皆孝廉,有二大阙。其一曰:“故益州太守、武阴令、上计吏举孝廉诸部从事高君颐,字贯方。” 其一曰:“汉故益州阴平都尉武阳令白府丞举孝廉高君实,字贯光。” 又一大碑,其首云《故益州太守高君之碑》。平羌《绳江桥碑 》在旧严道县,平羌桥有唐咸通十年上官所撰碑,字系隶体,今在江渎庙。荣经县。

旄牛城 ,本汉县地。按《明一统志》在邛崃山表。汉置旄牛县,属蜀郡,晋属汉嘉郡。

邓通城 ,按:《明一统志》,在县东三十里。通,汉上大夫,文帝尝赐通严道铜山铸钱。又有饿死坑,即通饿死处。

古城 ,汉诸葛亮征孟获,屯兵于此。唐太和间,李德裕筑之,有故址。按《明一统志》“在荣经县西五里。”

雄边寨 中有讲武堂。宋淳熙间,创为屯营。宋末废于兵燹,有碑,有书楼。今废。

巡检司 在县西十里,今废。

玉凤楼 即尹伯奇庙。前有“雄镇坊” ,建自元至正间,今废。

彩凤楼 在南河岸,今废。

迎恩楼 在县城东,今废。

望江楼 即县谯楼,知县刘奇栋改为“望江楼” ,竖南河岸,今名“景行楼。”

雄望楼 “在县西” ,今废。

聚恩楼 在县东关外,滨江迎春于此。

“琴台 ” ,在开善寺后,有石桌石座。

罗汉阁 在县治内瓦屋山。

“览秀亭 ” 在云峰寺上方。

筹边楼 在县西关外,唐李德裕建,今废。登高台 在县西南榜山。成化丙午建,今废。睹佛台 在《荣经》治内。

汉《蜀郡太守治道记 》,其碑在县西三十里,“建武二年立。”

《尊健阁记 》“建武中元年立” ,其碑在县西三十

里景谷悬崖间。李公焘有跋以辨:按《后汉纪》,“建武三十二年夏四月改为中元” ,无“建武” 字。又按《祭祀志》,改建武三十三年为建武中元元年,以此知《记》与《志》合,而《纪》失之矣。

《神水阁记 》:在县东三十里铜山峡中。碑字磨灭,今已不复可考。故老相传,其体大率如“尊健阁” 字。

芦山县

废大渡县 按《明一统志》:“在芦山东北,迫近灵关,唐仪凤初置,后省入芦山。”

开明王城 ,按《明一统志》:“去县七里,开明王所筑。”

对花楼 在治内

两面碑 ,在县南五里。面与背皆有篆文,岁久讹阙不可识,或辨其文曰《芦山碑记》。

坟墓附[编辑]

本州

高孝廉墓 在州治。汉益州太守高贯方、弟贯光,子文玉皆举孝廉,葬此。

芦山县

樊将军墓 ,《汉巴郡太守樊侯碑》尚存。

汉大将军墓 在龙尾山麓。“大将军” ,即姜维。

雅州峒蛮考[编辑]

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雅州西山野川路蛮入贡。

按《宋史太宗本纪》:“春正月甲午,雅州西山野川路蛮来朝。”

按《宋史蛮夷传》:“雅州西山野川路蛮者,亦西南夷之别种也,距州三百里,有部落四十六。唐以来皆为羁縻州。太平兴国三年,首领马令膜等十四人以名马、帮牛、虎豹皮、麝脐来贡,并上唐朝敕书告身凡七通,咸赐以冠带,其首领悉授官以遣之。”

雅州部艺文[编辑]

《书田将军边事》
唐·孙樵
[编辑]

背临邛南驰越二百里,得严道郡,实与沉黎、越巂俱 为边城,逼于群蛮。田在宾将军刺严道三年,能条悉 南蛮事,为《樵言》曰:“巴蜀西逼于戎,南逼干蛮,宜其有 以制之者。”当广德、建中间,西戎两饮马于岷江,其众 如蚁,前锋魁健,皆擐五蜀之甲,持倍寻之戟,徐呼按 文粹作接“步,且战且进。”“蜀遇𩰚如植横堵罗戈如林,发矢 如虻。”皆折刃失集作吞镞,不能毙一戎,而况陷其阵乎? 然其戎兵践吾地日深,而疫死者日众,即自度不能 留,亦辄引去。故蜀人为之语曰:“西戎尚可南蛮残我” 自南康公凿清溪道以和群蛮,俾由蜀而贡。又择群 蛮子弟聚于锦城,使习书算,业就辄去,复以他继。如 此垂五十年,不绝其来,则其学于蜀者不啻千百。故 其国人皆能习知巴蜀土风山川要害。文皇帝三年, 南蛮果能大入《成都门》。其三门大入成都是一句门其三门是一句今文 粹集本尽削其三门三字而云大入成都门乃不成语赖英华可证其非四日而旋。其所 剽掠,自成都以南,越巂以北,八百里之间,民畜为空。 加以败卒贫民,持兵群聚,因缘劫杀,官不能禁。由是 西蜀十六州,至今为病。自是以来,群蛮常有屠蜀之 心,居则息畜聚粟,动则练兵讲武。集作战非而又俾其习 于蜀者,伺连帅之间隙,察兵赋之虚实,或闻蜀之细 民,苦于重征,且将启之,以幸非常。李丞相固言镇西蜀时有编民李权 者遣子赍书通蛮言蜀无备可取状边戍搜获之按问得实弃市至今或有踵其所为者“吾不知 群蛮此举,大剑以南为国家所有乎?且每岁发卒以 戍南者,皆成都顽民,饱稻饫豕,十九如瓠,虽知钲鼓 之数,不习山川之险。”吾常伺其来,朔风正严,缓步坦 途,日次一舍,固已呀然汗矣,而况历重阻,即严程,束 甲而趋,拔戟而𩰚耶?加以为将者刻薄以自入,馈餫 者纵吏而鼠窃,县官当给帛则以苦文粹作疏而易良当 赈粟则以“砂”而参粒。每岁当给帛主将辄先市轻帛以易重帛然后散诸边卒当给 粮下吏必先盗其米然后以砂补其数以给边卒以此为恨四字集作常以口为怨之也如此则 “边卒”将怨望之不暇,又安得?集作能“殊死而力战乎?此 巴蜀所以为忧也。”樵曰:“诚如将军言。苟为国家计者, 孰若诏严道、沉黎、越、巂三城太守,俾度其要害,按其 壁垒,得自募卒以守之。且兵籍于郡则易为役,卒出于边则习其险。而又各于其部缮治美地,分卒为屯。 春夏则耕蚕以资其衣食,秋冬则严壁以俟其寇虏。 连帅即能督之,岁遣廉白吏视其”卒之有无,劾其守 之不法者以闻。如此,则县官无馈运之费,奸吏无因 缘之盗,兵足食给,卒集有胥字“无怨于将军”,则如之何?四字 集作何如田将军曰:“如此何患?”言卒遂书。

雅州部纪事[编辑]

《汉书王尊传》:“尊迁益州刺史。先是琅邪王阳为益州 刺史,行部至邛崃九折阪,叹曰:‘奉先人遗体,奈何数 乘此险’!后以病去。及尊为刺史,至其阪,问吏曰:‘此非 王阳所畏道耶’?吏对曰:‘是’。尊叱其驭曰:‘驱之!王阳为 孝子,王尊为忠臣’。”

《唐书陈子昂传》:武后方谋开蜀山,由雅州道翦生羌, 因以袭吐蕃。子昂上书,以七验谏止之曰:“臣闻乱生 必由于怨,雅州羌未尝一日为盗,今无罪蒙戮,怨必 甚,怨甚则蜂骇且亡,而边邑连兵,守备不解,蜀之祸 构矣。”东汉丧败,乱始诸羌,一验也。吐蕃黠狯抗天诛 者二十馀年,前日薛仁贵、郭待封以十万众败大非 “川,一甲不返;李敬元、刘审礼举十八万众困青海,身 执贼廷,关陇为空。”今迺欲建李处,一为上将,驱疲兵 袭,不可幸之;吐蕃举为贼笑,二验也。夫事有求利而 得害者。昔蜀与中国不通,秦以金牛美女啖蜀侯,侯 使五丁力士栈褒斜,凿通谷,迎秦之馈,秦随以兵而 地入中州,三验也。吐蕃爱蜀冨,思盗“之矣,徒以障隧 隘绝,顿,饿喙不得噬。今撤山羌,开阪险,使贼得收奔 亡以攻边,是除道待贼,举蜀以遗之,四验也。”蜀为西 南一都会,国之宝府,又人冨粟多,浮江而下,可济中 国。今图侥幸之利以事西羌,得羌地不足耕,得羌财 不足冨,是过杀无辜之众,以伤陛下之仁,五验也。蜀 所恃有险也;蜀所安“无役也。”今开蜀险,役蜀人,险开 则便寇,人役则伤财,臣恐未及见羌,而奸盗在其中 矣。异时益州长史李崇真,托言吐蕃寇松州,天子为 盛军师,趣转饷以备之,不三年,巴蜀大困,不见一贼, 而崇真奸赃已巨万。今得非有奸臣图利,复以生羌 为资,六验也。蜀士尪孱不知兵,一虏持矛,百人不敢 当。若西戎不即破灭,臣见蜀之边垂且不守,而为羌 夷所暴,七验也。国家近废安北,拔单于,弃龟兹、疏勒, 天下以为“务仁不务广,务养不务杀”,行太古三皇事。 今徇贪夫之议,诛无罪之羌,遗全属患,此臣所未谕。 方山东饥,关陇弊,生人流亡,诚陛下宁静思和天人 之时,安可动甲兵,兴大役,以自生乱?又西军失守,北 屯不利,边人骇情。今复举舆师投不测,小人徒知议 夷狄之利,非帝王至德也。善为天下者,计大而不计 小,务德而不务刑,据安念危,值利思害,愿陛下审计 之。

《州志》:“宋孝宗乾道四年,威州保县民探知番部欲入 抄掠,知县张文礼闭绝蛇浴等山路,不许番部来往。 番部从蛇浴岭后斫生路,至村攘劫,宣抚司委知永 平军李繁等领军讨之,番部来降。十一月砂平,番首 高志良至碉门互市,与居民𩰚,不胜,乃诣寨官喻炳 陈诉,炳决责之,志良衔恨去。明年正月,来攻碉门,制” 置司遣李俊御之。兵未至,志良已有悔意,欲偿还所 烧寨舍,更以钱赎罪。守臣不能身任其事,付之兵官。 兵官既欲邀功,而喻炳亦觊报怨,遂潜入砂平,焚其 屋庐。番人初皆潜伏,官军乘势掳掠,番鸣角聚众以 出。官军失利,番人追至荣经芦山而还。

雅州部杂录[编辑]

《春明梦馀录》:“大相公岭、邛郲山俱在荣经县,为黎、雅 之隔,山高甚,又险隘。相公岭山接瓦屋,相公岭县西 百里,瓦屋山县南百二十里,邛郲山县东四十里。 由相公岭大渡河入建昌,瘴毒且甚,生番时发。自来 有峨眉抵镇西别由之路。洪武初,景川侯议复,寻废。 嘉靖间,各兵备议复,亦寻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