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735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四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七百三十五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七百三十五卷目录

 镇江府部汇考十一

  镇江府兵制考

  镇江府物产考

职方典第七五三十五卷

镇江府部汇考十一[编辑]

镇江府兵制考        府志[编辑]

本府

镇海将军都统八旗大营 顺治十六年九月,因海警焚陷南北郡县,复设重镇,命固山额真刘之源挂“镇海大将军” 印,统八旗官兵共甲二千副,左右二路水师,随八旗驻镇江,镇守沿江沿海地方。城内圈西南“文昌、儒林、黄祐、怀德” 等坊居民房屋,分泒八旗屯驻。

安南将军八旗大营 康熙十三年五月,命内大臣和硕额驸石《华善》挂“安南将军” 印,统八旗官兵共甲二千,驻京口丹徒县。乡绅士民请于督抚郡县预捐输银建营房一千五百间,于北固山下演武场左右屯驻。

提督营 :顺治十四年,以提督汉兵昂邦章京管“效忠镇” ,京口屯演武场。

左路水师总兵营 顺治十六年九月,左路兵二千,圈西城外阳彭山左右民房屯驻。后移驻右路。康熙十年,移驻江阴县。

右路水师总兵营 顺治十六年九月,右路兵二千,圈城外西北演武场左右民房,与旧营房屯驻,复移驻左路。康熙十年,移镇瓜洲,留守备一员、兵五百,屯大港镇。

随旗营 顺治十六年九月,调防各路绿旗兵马四千。游击、守备八员,随八旗圈城西北、东三门外民房屯驻。

圌山营 仍明制,改把总,设守备一员,驻防大港镇。后因海警,移屯京口。通计沙船、唬船三百只,建厂高资港地方。

巡江营 ,顺治初,与圌山营并隶提督操江标下,后裁操江,改隶总督标下,屯驻京口江上。城守营 ,顺治二年五月设总兵官,四年改为副总兵。康熙四年又改为城守参将。其始住民间房屋。顺治七年,在城各坊居民,照房泒银买总兵府前后民房,不足,又于仓基空地建造营房,与兵居住。总兵官初居总镇府。十六年,八旗圈坊副总兵杨廷机遂移居大市口。

卫 设守备一员,千总四员,统屯丁以运粮艘。演武场 在北固山下,即明教场。康熙七年,重建官厅,筑将台。总兵官侯袭爵书额。

《战船 》京口战船为防海而设,原系江宁、苏、松、常、镇、扬州六府三十六州县承造承修。缘修造事务弊害多端,康熙十年,允工科给事中李宗孔请,于六府府佐及八旗官员内各委廉能官一员,在镇江驻防之地修造,奉

旨:“督、抚遂保举苏州府海防同知鲁超,驻京口专理。”

《船政》:康熙二十年,总督阿、镇海将军杨疏请奉裁。

墩台附

一区,三都《三四图》。

《银山墩 》坐落银山顶,

《宝盖墩 》坐落费家港。

《七里墩 》坐落钱家港。

窑湾墩 坐落七里港

二区三都八图

《乐亭墩 》坐落乐亭铺。

二区,十三都《一图》。

“永丰墩 ” “坐落破桥。”

“洪迅” 墩 坐落“洪迅铺。”

《吴山墩 》“坐落马步桥。”

二区十三都二图

《炭渚墩 》坐落炭渚。

二区,十三都《三图》。

“刘湾墩 ” “坐落大凹口。”

化山墩 坐落高资营

十一区,二十二都一图、五图。

木峰楼一座 ,坐落本都二图。“郭家港前十一区二十二都二图。”

《郭家墩 》“坐落郭家港” ,

十一区,二十二都,六图。

《萧连墩 》“坐落萧家港” ,

十一区,二十一都,七图。

《新连墩 》坐落蔡家港。

十一区,二十二都《九图》。

《朱秀墩 》“坐落祁家港。”

十一区,二十二都十一图。

《木峰楼》一座 ,坐落刘线港。

“金坛墩 ” “坐落刘线港。”

“三圣墩 ” 坐落《荡网洲》、罗家港。

十一区,二十二都十二图。

赵港墩 坐落赵家港,丹徒县半座,丹阳县半座。

十一区,二十二都十三图。

《化升墩 》坐落莫家港。

镇江府物产考        府志[编辑]

谷属

稻 有粳,有糯粳之种。又有大小土人谓大稻粳,小稻籼。大稻之种十六:黄粟 。《唐地理志》:“润州土贡黄粟” ,今无此种。麦 有太小大麦之种,春自十月至正月皆可种。又有荞麦,秋花冬实,亦堪食,旱岁种之。豆 有大小、大豆色有青、黑、黄、紫、褐,名有雁来青、雁来枯、痴黄、半下黄、铁壳黄、香珠、茶褐、荸荠、白果、牛啃庄、早绵青、乌豆、水白豆、马鞍豆、小豆,亦有赤豆、绿豆、小黑豆、白豆、龙爪豆、饭豆、红黑豇豆、佛指豆、十六粒豆、蚕豆、黑白藊豆、刀豆。胡麻 俗呼脂麻,亦曰油麻,亦曰巨胜。叶曰青蘘,茎曰麻䕸。有迟早二种,黑白赤三色。其茎皆方,故亦名“方茎。” 道家有“胡麻饭” 即此。

花属

杜鹃 ,在鹤林寺,高丈馀。相传唐贞元中,有外国僧自天台钵盂中以药养根来种之。每春末开时,或窥二女子来游花下,俗传花神也。其后有殷七七者,名文祥,又名道筌。周宝镇浙西,七七到郡,宝一日谓七七曰:“鹤林之花,天下奇绝,尝闻能开非时花,今重九将近,能开此乎?” 七七曰:“可。” 乃前二日往花所,其夜闻女子来曰:“妾为上帝司此花,今与道者开之。然此花不久当归阆苑矣。” 晨起,花渐破蕊,九日盛开如春。宝惊异,燕贺累日。后因兵火焚寺,根株不存。按乐天、东坡诗注并《容斋随笔》所载,皆云:“山石榴,映山红,山踯躅” ,即此花也。宋咸淳八年,寺僧庆清迺以踯躅补其旧,迪功郎光州司户参军朱正国作记刻石,未几枯瘁。元延祐丙辰,里人戈道恭家圃有此花,乃移植故处。

玉蕊 在招隐山。唐李卫公《寄沈大夫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闺昔共窥。落英闲舞雪,密叶乍低帷。旧赏烟霄远,前欢岁月移。今来想颜色,还似忆琼枝。” 注:“此花吴人不识,因予赏玩,乃得此名。” 内苑沈大夫阁前有此花,每花落空中,旋回,久之,方积庭砌,暇尝邀予同赏。宋蔡宽夫《诗话》载此诗云:“碑今裂为四段,在通判厅” 中,而《招隐》无复此花矣。

玉兰 ,出马迹山紫府观。其花表里莹白如玉,香如兰,不根而植,不蓓而花。开时多于春暮,遇者以为瑞。宋淳祐间忽开,郡守李迪作诗歌之。牡丹 人家园亭中多种之,其品不一。王彦昭《鹤林故居》,千叶者号“浅妆红。”

芍药 :土人谓之草牡丹。府治旧有芍药亭。刘贡父《芍药谱》:“有茅山冠子、紫楼子、茅山红三种。山茶 ,红、白二种,有千叶者,名宝珠。”

海棠 铁梗垂丝。《西府祝家棠》凡四种。又一种草本秋生,名“秋海棠。”

岩桂 俗名“木犀” ,红者名“丹桂” ,有黄白二色。水木犀 丛生,其花大类木犀,颇香而不甚远。腊梅 有三种,圆瓣如白杨者佳,尖瓣者名“狗蝇” ,为下。

紫薇 :俗名怕痒花,又名“百日红。”

辛夷 亦名迎春

蔷薇 有红、紫、黄、白数色,醉西施、倚栏娇、红木香等名。篱落间多野蔷薇,采其露可为粉泽。木槿 一名木兰,花种不一,朝开暮落,土人多以编篱。一种花莹白中心无紫色者,名舜英,《诗》云“颜如舜华” 是也。

八仙 ,状如琼花,八蝶簇一心。有簇聚如碧玉者,曰“玉蝴蝶。”

玫瑰 :有红、白二种。红者香甚,可同糖、蜜制食。

栀子 其花六出,其实七棱。《草经》谓之木丹,方书谓之越桃。释氏谓薝卜花千叶者不结实。木香 黄白二色,各种丛生,白而紫心者尢香。金沙 花萼有大小二种,大者开迟而色鲜明,小者开早而色殷重。

酴醾 白及蜜色二种

《锦带 》王元之易名“海仙。”

迎春 类素馨。《晏同叔诗》云:“浅艳侔莺羽,纤条结兔丝。”

瑞香 其花黄紫二种,有紫瓣而绿金者。庐山僧于石上假寐,梦中闻异香纷郁,觉而逐香气寻之,得此花,故又名睡香花。其大者名锦薰笼。素馨 ,《龟山志》云:“旧名那悉茗。昔刘王有侍女名素馨,其冢上生此花,因以得名。” 此土之所产,色黄而无香,而闽中所产者,则花蕊稍大,色白而香,但枝叶甚相类,当别是一种也。

罂粟 又名御米花,红白二色,有双叶、单叶二种,一名“象谷” ,一名“米囊。” 张祜《丹阳闲居杂题》诗云:“碧抽书带草,红节米囊花。”

丽春 :土人呼为《百般娇》。

山矾 一名郑花,一名七里香。黄鲁直《山矾花诗序》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本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谓之郑花。王荆公尝欲作诗,而陋其名,予请名曰‘山矾’。”

玉绣球 :一蒂而众花攒聚,圆白如流酥,故名。俞德邻《佩韦集》有《赋杨提举南园玉绣球花诗》:真珠 一名玉屑。

水芙蓉 ,苏子瞻易名拒霜,有夏秋二种。兰 ,山谷中多有之。俗以春花者为兰,夏花者为蕙。亦有移得闽本者。四时著花不同,虽清芬绝尘,然非古所谓兰也。郑渔仲云:“近世有一种草,如茅叶而嫩,其根名土续断,其花馥郁,故得兰名,误为人所赋味即此。”

菊 :名品甚多,大红为上,《本草》谓之“节华。” 葵 类木槿,心随日转,花覆其根,种黄者子可治产难。

荪 即菖蒲也,亦名荃。李德裕《平泉记》:“芳荪生茅山东溪。” 陶隐居称:“荪花紫色,生浅水中,相传女仙人钱妙真所种。” 德裕《寄茅山孙链师》诗云:“石上溪荪发紫茸。” 又有《咏茅山芳荪诗》云:“楚客重兰荪,遗芳今未歇。叶依清浅水,花照暄妍节。紫艳映渠鲜,轻香含露发。离居若有赠,暂与幽人折。”

文官花 ,镇江范氏所植,唐时惟学士院有之。《胡翰有赞》。

水仙 本自南方来,冬深始芳,倘非培植之勤则不花,盖此土近淮,气候稍寒故也。

玉簪 一名“白鹤。” 又一种花叶小,色浅紫,名“紫鹤。”

萱草 一名鹿葱。鹿食九种解毒草,萱其一也。又名忘忧。孕妇佩其花生男,又名宜男。北人以为茹,名“黄花菜。”

“金灯 ” 即《山慈菰》。

石竹 一名绵竹

《凌霄 附》:乔木直上高数丈,大红花盛开,纷如列锦,花气触鼻,易于伤人。

金凤 一名凤仙,又曰凤儿。宋慈懿李后,小名凤娘,六宫避其讳,呼为“好女儿花。”

《紫笑 》,旧丹徒县圃有此花,春开,亭名“紫香” ,取此。

山木瓜 按《润州类集》刘言史有王侍御庄山木瓜诗云:“裛露凝氛紫艳新,千般婉娜不胜春,年年此树花开日,出尽丹阳郭里人。”

鸡冠花 :色有数种,以其形似得名。

石菊 ,色红,单叶,似洛阳花。

百合 《本草》云:“补中益气,定心志。蒸煮食之,和肉更佳。捣粉作曲食,最益人。” 郁李 即《诗》之唐棣,《尔雅》谓之栘。其花或赤或白,反而后合。

剪春罗 ,高尺许,花色黄,其瓣类剪刀痕。《剪秋纱 》丛生,高五、六尺,花绯红,亦如剪刀状,又名《汉宫秋》。

长春花 ,金黄色,似单瓣菊,簇起如盂,四季开。僧鞋菊 ,以其形似得名。叶为三桠,九月开花,蜜友 ,红黄色,千叶。欧阳公《牡丹记》作槱字黄雀儿 ,土人用以编篱落,花可荐茶。

金梅   、紫荆   、《山丹》。

《结香   佛》见,笑  《水红花》。

《金钱   笑靥   》《天烛》,

牵牛   、番菊   、《十姊妺》

果属

梅 花有白、有红,实有圆消梅、葱管金定梅。桃 有绯白二种,而白者极少。其实之小而先熟者,曰“御爱桃” ,曰“红穰离核桃。” 品之佳者,曰金桃、饼子桃、红叶桃、水蜜桃、田桃。黑黄,曰昆仑桃,曰毛桃者,品之下也。

杏 性热,以梅枝接桃树生者,曰“杏桃。”

李 丹徒,金坛出者佳,品目亦多。

樱桃 :《礼记月令》:“羞以含桃,先荐寝庙。” 果之重品也,先诸果熟。许慎曰:“莺之所含,故曰含桃。” 枇杷 秋蕊冬花,春实夏熟,味甘核大。

来禽 亦曰林檎。刘稹《京口记》:“荆国多林檎、葡萄 ,有青、紫二种,形亦有圆锐之异。”

石榴 :有红白二种,千叶者一名丹。若甜者谓之天浆,酸者入药。道家谓“三尸酒” ,云“三尸得此果则醉。”

莲 唐李德裕《赋序》云:“金陵城西,池有白芙蓉,素萼盈尺,皎如霜雪。江南梅雨,麦秋之后,风景甚清,漾舟渌潭,不觉隆暑,与佳客泛玩,终夕忘疲。古人惟赋红蕖,未有斯作,因以抒思,庶得其仿佛焉。” 盖金陵谓润州城西,渌潭,即放生池也。藕 ,俗云:“藕生应月,月生一节,闰辄益一节。花白者藕肥。”

菱 四角、三角曰芰,两角曰菱。红者最早,为水红菱;又有紫色者、有青色者。味甘平。或云其花昼合宵开,随月转移。

芡 :土人名为鸡头。《尔雅翼》云:“芡花向日,菱花背日。” 补中益精,开胃助气。蒸曝作粉,食之延年。茨菰 种水田中,似芋而小,黄黑色,下石淋。多食发脚气、瘫痪,损齿,令人失颜色。

荸荠 :《尔雅》云:“苗似龙须而细,根如拇指,黑色。味甘寒,可食。” 《图经》云:“服丹石人尤宜此。”

银杏 土名白果。《本草》云:味甘,平。主痰动风气。同鳗鱼食,令人软。小儿食之发惊。花夜开昼落。栗 枝间缀花,青黄色,实有房。陶隐居云:“相传有人患脚弱,往栗树下食数升,便能起行,此是补肾之义,然宜生啖之。” 观苏辙“老大自多腰脚病,山翁服栗旧传方” 之句,当知隐居之言不谬。种不一,有社栗、独颗栗。芋栗一种极小,土人谓之糠栗,亦曰茅栗,即《尔雅》所谓栭栗也。

柿 :柿有七绝,一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大味甘寒。朱果也,种不一,大者曰“方柿”,就树熟者曰树头红,有以火。而熟者曰“烘柿”,以石灰汤𬊈而熟者曰“爁柿。”小而圆者曰“火珠”,椭者曰“牛你柿。”橙、 黄橙、绵橙、脆橙可食。又一种大径三寸许,理粗而皮厚硬者,名“木橙”,不堪食。

香橼 亦曰“枸橼” ,气甚清馥,逾年火炒之,可治胃气疾。

枣 味甘平。多食令人寒热。一种酸枣,所谓樲棘类也。

梨 味甘酸,令人寒中。

《梧桐子 》煮食,脆,炒食香,留三四年不坏,鼠亦不耗。

榠楂 《本草图经》曰:“木叶花实酷类木瓜,大而黄。欲辨之,看蒂间别有重蒂如乳者为木瓜,无此者为榠楂也。” 又榅桲注云:“似楂子而小。” 《图经》曰:“榅桲大抵类楂,但肤慢多毛,味尤甘。” 今此土所产者,不过如桃杏大,与木瓜殊不相乱。山楂 :土人谓棠球又名山里果,又名茅楂子,瓜属。

西瓜 《五代史》:“胡峤随萧翰入西夏,得其种,故名。” 味甘寒。疗喉痹,消暑毒,有天生白虎汤之号。甜瓜 有绿、有黄、有花斑,香而小者佳。皮黄如金,大如鹅子者,名金瓜。止渴,除烦热,通三焦壅塞。夏月不中暑气,疗口鼻疮。不可多食。落水沉者、双顶双蒂者,皆有毒,不可食。

莦瓜 皮青长尺馀,觩然如角,利肠,去烦热,解酒毒。

冬瓜 生苗蔓下,大如斗而长,皮厚有毛,初生青绿,经霜则白如涂粉,除小腹水涨,止渴,益气、耐老。热者食之佳,冷者食之瘦。

黄瓜 :原名胡瓜,北人避石勒讳,称黄瓜,因而习称,非《月令》之王瓜也,不益人。

丝瓜 嫩可供茹,枯则去皮与子以涤器,因腹中有丝,故名。味甜性冷。小儿痘初出,以近蒂三寸连皮烧存性,为末,沙糖调服,多者可,少亦可。治男女恶疮、乳疽、疔疮等病。用老者连皮筋子全者,烧存性,研末三钱,蜜调服。

木瓜 :实如小瓜,禀得木之正,故入肝,利筋骨。以蜜与糖煎之,或作糕,俱可食。

南瓜 :一蔓十馀丈,实如甜瓜,稍扁有棱,色红。

经霜可采,肉色黄。《本草》不载。

北瓜 俗呼饭瓜

菜属

菘菜 以其隆冬不凋,有松之操,故名,北人呼“春不老” ,土名“白菜。” 正月中下子,谓之“看灯菜。” 七八月种至冬盛,谓之冬旺菜。冬初分种,至春生薹,旁复生苗作花。夏初取其子压油,谓之“油菜。” 芥 青芥似菘有毛,《紫芥茎叶紫,子芳辛》,研末可和食。

菠棱 刘禹锡云:“出西域颇陵国” ,颇讹为波,土人呼为菠菜。

苦藚 ,《诗》所谓芑也。《广韵》:江南呼苦藚,吴人呼为苦可敷蛇虫咬处。芹 一名“水英。”三月八日不可食。

韭 :《礼记》名丰本,一名草锺乳,一名阳起草。《说文》云:“一种而久,故谓之韭。除胸中热,下气,令人能食。多食伤神。”

荠 俗名班菜。” 野生。味甘,气温。利肝气,和中。其实名“《菥冥。子》主明目。

蒌蒿 生水泽中,叶似艾,青白色。

茼蒿 :叶如艾,花如小菊。家园多种之,安心气,消水饮。然动风气,薰人心,不可多食。

葫荽 土人名芫荽,五荤之一。主消谷,通心窍。久食令人多忘,发口臭,小儿秃疮,煎油敷之。薤 ,俗呼荞子醋食之。旧志以为小蒜,误也。似韭,叶阔,多白无实。杜子美诗:“束比青刍色,圆齐玉著头” ,是为菜芝,通神安魂魄,益气续筋骨,解毒骨。鲠食之即下。有赤白二种,白者补而美。蕨 《搜神记》曰:郗鉴镇丹徒,二月出猎,有甲士折一枝食之,觉心中淡淡成病,后生一小蛇,悬之屋前,渐干成蕨。盖此物不可生食也。俭岁为粉,亦可疗饥。

葱 有数种:有实而秧种者,谓之“青葱” ;无实而分种者,谓之“科葱。” 抽茎高二尺许,岐生而作花者,谓之“楼子葱。”

莴苣 高三、四尺,如笋,土人谓之“莴笋。”

萝卜 《本草》名“莱菔。” 带露勿锄,锄则生虫,下气消谷,解谷毒。

胡萝卜 元时始自外国来。叶《似茴香,根黄,味甘香》。

莙荙 土名“光菜” ,亦名“甜菜” ,茎灰,淋什洗衣,白如玉色。

苋 :有家苋、野苋、马齿苋,不可与鳖同食。生菜 有二种,菜多者谓之“盘生” ,极脆嫩,不胜烹瀹;止可生茹,土人用荐春盘。

香菜 似薄荷,土人采叶以配黄瓜,食之香美。薄荷 ,猫食之即醉。大病,新瘥人不可食蒜 。张骞使西域时得其种,健胃善消谷,化肉辟瘟疫气。生食久食,伤肝气,损目。

瓠 有圆长二种,圆者去瓤为瓢,名瓠;瓠甘、匏苦。而北土所产多圆,土人呼为“壶芦。”

茄 茄属土,故甘而善降火,一名“落苏。”

芋 一名土芝,一名蹲鸱。朱晦庵诗所谓“沃野无凶年,止得蹲鸱力。区种万叶青,深煨奉朝食。” 盖谓此也。其茎可愈蜂螫。

蕈 俗呼菌子,生山中,出茅山者名玉蕈,尤胜。杨廷秀诗云:“空山一雨山溜急,漂流桂子松花汁。土膏松暖都渗入,蒸出蕈花团戢戢。” 正谓此也。味甘滑。间有苦者,防蛇毒,不可轻食。若香蕈生于冬,又别一种。

山花菜 生岩石间,红莹可爱,味辛爽。或云即防风苗。

蓼 辛菜:土人但以制曲,不供蔬茹。甘菊 叶香可茹,土人采以荐茶。

山药 本名薯蓣,初避唐代宗讳豫,改名薯药,后避宋英宗讳曙,改名山药,一名玉延。黄庭坚诗云:“能解饥寒胜汤饼,略无风味笑蹲鸱。” 茅山有一种形如手掌,名佛掌薯。

菰白 ,《尔雅》谓之筠茭。结实乃雕胡黑米也。茭内间有黑点,即刘子翚诗所谓“秋风吹折碧,削玉茹芳根,应傍鹅池发,中怀洒墨痕” 也。

紫苏 味辛甘。主开胃下食,煮汁饮之。治蟹毒。面背皆紫者佳。

枸杞菜 味苦寒。茎叶补气益精,除风明目。马兰 《旧志》误马蓝。生水泽,味辛,可采为菜茹黄独 茎蔓,花实绝类山药。叶大而小圆,根如芋而有须,味微苦。

《甘露子 》:茎叶如薄荷而纤弱,根状如蚕,故一名“地蚕。”

《龙芽 》:“根如小指大,长寸许” ,洁白生脆,醋瀹作茹。

姜 :三四月种,五六月发芽,红嫩如脂,名子姜。发生后,仍攒其旁土取出原种,名母姜。存皮性凉,去皮性热,入药用此。《朱晦庵诗》云:“姜云能损心,此谤谁与雪。请论去秽功,神明看朝彻。” 药属

芝 《太元内传》“有神芝五种,一曰龙仙芝,二曰参成芝,三曰燕胎芝,四曰夜光洞芝,五曰白”玉芝《真诰》:“良常山有荧火芝,食之心孔明,可夜书。又有九茎紫菌银葛芝。”

石锺乳 ,出茅山。《本草》云:“有茅山乳者,其山土石相杂,遍生茅草,以茅津相滋,乳色稍黑而滑润,谓之茅山乳。性微寒。”

黄精 ,出茅山,九蒸九曝,服之驻颜。陶隐居云:“为《仙经》所贵,根、叶、花、实皆可饵服。”

禹馀粮 《本草》:状如牛黄,重重甲错,其佳处乃紫色,泯泯如面,啮之无糁。然用之宜细研,以水淘取汁,澄之,勿令有沙土。隐居云:“茅山凿地得之,极精好,乃有紫花靡靡,服食用之。”

石脑 《本草》一名石饴饼。陶隐居云:“亦锺乳类。形如曾青,白色,黑斑易破。今茅山有之。”

芍药 赤、白二种陶隐居云:“出茅山者最佳,白而长大。” 《芍药谱》有茅山冠子、紫楼子、茅山红三种。

“南烛 ,其树似木而叶似草,故号南烛。一名侯叔,一名南续,一名维那。木之王,吴越间亦呼染叔子。如茱萸,冬夏长青,八九月熟,酸美可食。” 《通志略》云:“茅山道士采嫩叶染饭,谓之乌饭,甚甘香,可以寄远。” 杜诗云:“岂无青精饭,使我颜色好。” 谓食此能变白驻颜。故《仙经》云:“子服草木之王,气与神通,子食青烛之津,命不复殒。” 并谓此也。木 茅山苍术,为天下第一,亦有白术。

何首乌 《本草》“因祖能嗣,服之有益。” 唐元和七年,僧文象遇茅山老人,遂传其事。

覆盆子 俗名莓子,有二种,二麦收时采之,因有大小麦之名。《大麦莓》尤鲜肥可啖。别有一种蛇莓,不堪用。

旋覆花 :亦名“鼓子花” ,俗名“缠枝牡丹。”

萝藦 俗名婆婆针线包,《本草》称其强阴益精之功,而古方多不用。今以傅丹毒、蛇虫毒、蜘蛛伤,治不愈者,捣封三二度,能烂丝,毒即化为脓。石葫荽 俗名鹅不食草,亦曰鹅肠草。

《延胡索 》,出金坛溪陵涧者佳。

芎䓖 出茅山者,谓之“茅芎。”

积雪草 一名地钱草,一名连钱草。丹阳多荠苨 。《本草图经》云:“根苗都似人参而叶小异,根似桔梗而但无心。润州尤多,人家收以为果菜,或作脯啖,味甚甘美。”

剪草 《本草》云:“出润州。”

连翘 《本草图经》云:“生泽、润、淄、兖等州。有大翘、小翘二种。”

羊踯躅 《本草》云:“出润州。”

葛根 掘而蒸之,以登俎豆,谓之“面葛。”

刘寄奴 ,宋高祖刘裕微时居京口,见大蛇射之伤。明日复至,闻杵臼声,见童子捣药,问故,答曰:“我王为刘寄奴所射,合药傅之。” 帝叱之皆散,收药而反,遇金疮,傅之良验。寄奴,高祖小字王不留行 ,俗名金盏银台,亦曰剪金花蜈蚣 。土人呼为百脚赤头足者,良。《陶隐居》云:“赤头足,多出京口,于腐烂积草处得之。”

《水蛭 俗呼为马蝗。” 岁贡二斤。多取之河渠中。苍耳 俗名“野茄棵》。

旋覆花 俗名《金钱花》。

《青箱子 》:土人呼为“野鸡冠。”

《青木香 》即“马兜铃根。”

《羊蹄根 》,即牛舌耕。

金银藤 :即“鹭鹚藤。”

忍冬草 即金银花

紫花地丁 :俗名“米布袋。”

蒲公英 俗呼《黄花郎草》。

地萹竹 即射子

芜青 即诸葛菜

商陆 俗名樟柳

“天南星  ” 、《金樱子 》二种俱出茅山。

草属

零陵香 ,出丹阳之埤城,丹徒亦有之,远人亦呼为丹阳草,即古之兰蕙也。郑渔仲云:“兰即蕙,蕙即薰,薰即零陵香,古方谓之薰草,故《名医别录》出薰草” 条,近方谓之零陵香。故《开宝本草》出零陵香条,“《神农本经》谓之兰” ,《南越志》云:“零陵香一名燕草,又名薰草,生零陵山谷。” 又《别录》云:“薰草一名蕙草。明薰蕙之为兰也。”

大麻 :俗名“火麻” ,皮可缉布。

苎 ,麻属,绩其皮为布。《晋乐志》:“白纻舞,纻本吴地所出。”

鸭跖 俗名淡竹叶。夏开花,青碧可爱,画家取汁用之如黛。

龙葵 俗呼《老鸦眼睛草》。

蓝 叶如蓼,作畦种之。菘蓝,可为淀蓝,可染碧。又有红蓝,土人谓之“红花” ,可染红。

茜 俗名过山龙,亦曰《血见愁》。

萍 :土人呼为浮薸。《小雅》:“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苹乃蒌蒿。陆佃指为此萍,误也。

𬞟 叶浮水面,四叶相合,中折十字,土人呼为“田字草” ,亦曰四叶菜。

荇 亦作“荇” ,与莼一类,二种。叶似马蹄而圆者,莼也;微尖长者,荇也。

莼 俗呼马蹄草

藻 有二种:水藻叶长二三寸,两两对生,亦曰“马藻” ;聚藻叶细如丝及鱼鳃状,节节连生,亦曰“水蕴” ,俗名“鳃草” ,又名“牛尾蕴。”

菰 菰曰:蓬,今谓之茭。《尔雅》曰:“啮雕蓬,荐黍蓬。” 雕蓬者,米茭也。秋结实,谓之雕胡米,可作饭,故曰啮。杜甫诗:“波漂菰米,沉云黑黍。” 蓬者,野茭也。不能结实,惟堪荐藉,故曰荐。

《雁来红 》俗名《老少年》。

竹属

毛竹 :李大澄诗:“毛竹岩深藏羽客,柯山日晷更舒长。” 李清叟诗云“藏毛竹深深洞,烟起香炉袅袅风。” 今作茅及猫者,非也。

慈竹 :任昉《述异记》:“南中生子母竹” ,慈竹是也。《酉阳杂俎》:“慈竹,夏雨滴汁入地而生。” 王勃赋:“如母子之钩带,似闺门之悌友。”

象牙竹 笋:味至美,而质白如牙,故名。

《筀竹 》有“早竹、晚竹、绵竹。”

斑竹 :陈辅之有《咏慈云院斑竹》诗,注:“慈云因此谓之斑竹院。”

筋竹 《罗浮山疏》曰:“筋竹坚利,南土以为矛笋,未竹时,堪为弩弦。”

木属

松 种有三:绍圣间,通判夏侯元《栽松记》刻长山白龙王庙中。

柏 :种有二:陈辅之有《丹阳朝阳寺柏诗》,见《京口集》。朝阳,今普宁茅山崇寿观太元殿前有经台柏。宋永有道人自咸阳老君说经台移本植此。檀栾翠碧,非凡木也。

桧 。唐李卫公手植双桧于北固山,今不存。《京口集》:梅圣俞刁经臣《绵桧》诗云:“翠色凌寒岂易衰,柔条堪结更葳蕤。松身柏叶能相似,劲拔缘何不自持。” 晋许长史手植左纽桧,在茅山玉晨观。郗尊师手植双桧,左纽一株四干数花而不实,右一株二干不花而实。在金坛清真观殿前楸 ,俗以立秋日采其叶戴之,又煎汤洗浴。槐 又有身壅肿,枝下垂如盖者,名矮槐柳 。《晋志》山多赤柳,故名丹杨,非润之《丹阳旧志》引之误也。俗名杨柳。一种枝弱而下垂者,名垂杨。一种名西河柳,即柽也。

栎 土人以充薪实,曰橡。顾况《书堂铭》曰:“橡栗袅险,猿猿相争。” 许浑诗:“霜肥橡栗留山鼠,月冷菰蒲散水禽。”

楮 :土人名“构谷树。”

石楠 :李白诗:“水舂云母碓,风扫石楠花。” 魏王《花木志》:“石楠树野生,二月花开冬叶,尤可爱。” 枳 ,张祜《丹阳新居》诗:“架倚蔷薇立,篱因枳壳编。”

㯶榈 花黄白色,未出时剖皮得之,状如鱼子,东坡所谓“木鱼。”

槲 与栎类,实名“象斗。” 一种小而丛生,土人呼为“孛落” 叶,以之充薪。

梓 :《尚书大传》:木实而俯,子道也。《埤雅》云:“梓为木,王作室,必以为梁。”

檀 有黄檀,有白檀,性坚实。《诗》云:“爰有树檀榆 。” 先生叶,后生荚,三月落荚如小钱,取荚与皮合,渍之即芜夷。《博物志》曰:“食枌榆,则眠不欲觉。”

“黄栋 ” ,出茅山。屑树皮焚之,可辟湿气。

合欢 即夜合,俗名檂树。《蒴藋 》即接骨木,俗名《迁迁活》。

枸骨 俗名“猫耳刺。” 木皮可煎膏。

棠梨 ,本梨树所生。梨一核有十馀子,惟一二子生梨,馀皆生杜,杜即棠梨,不结实,可镂书板。茅山下泊宫有棠梨树,大茅君初入山,止树下,结庐,为风所拔,得泉,遂称茅君丹井,树之干径。

三尺馀。修撰蒋超诗:“绿树新封古道肥川峦依约报春晖棠梨欲觅神仙宅山自空青人自归。” 《畜类》

牛    、羊    、马。

驴    。猪    、狗。

骡    、猫    、鸡

鹅 罗隐《京口送杨子蒙东归》诗:“东吴送客楼船后,抛掷子鹅离京口。” 刁景纯《怀南徐所居寄二弟》诗:“京口子鹅宜荐酒,坝头醇酒可飞觥。” 禽类。

鹘 土人谓之“呀鹘。” 金山之东有石山,鹘常栖息其上,因名“鹘山。”

乌 大嘴、性贪而鸷者,俗名老鸦。有白脰者名白颈鸦,反哺者名寒鸦。《禽经》云:“慈乌反哺,白脰不祥。” 巨喙善警,悬乌吟夜。又云:“乌鸟背飞而向啼也。”

鹊 ,金坛张恪居母丧,致白鹊来巢。

《桑扈 》郭璞云:“俗谓青雀,今名蜡嘴,性慧,可教燕 。” 《宋志》:“元嘉十八年六月,白燕产丹徒。” “二十七年五月甲戌,白燕产京口。” 《梁马枢传》:“枢隐于茅山,有白燕一双,巢其庭树,驯狎间,时至几案,春来秋去,几三十年。”

鹭 :雄曰鹭,雌曰鸶。《蔡邕传》云:“鹭啄则丝偃,鹰捕则角弭” ,藏杀机也。《桂萱录》云:“鹭一名碧继翁,东坡呼为雪衣儿,李昉名曰云客。”

莺 :土人谓之黄莺雉 ,俗呼野鸡。《化书》云:“雉不自合,信也。” 陆佃云:“雉飞不越分界,一界之内,以一雉为长。江、淮而南,青质、五彩皆备,成章曰鹞。”

竹鸡 :形如乌鹊,土红色,鸣则雨。《本草》一名山菌子,状如小鸡,无尾,鸣音泥滑滑,又是一种凫 ,俗呼野鸭。《吴地记》:石首冬化为凫,头中有石,亦名鹜。小而好没水者名䴙鹈。

斑鸠 :土人呼为鹁鸪,拙于为巢,天将雨即逐其䳄,霁则呼而反之,因以为晴雨之候。鸤鸠 一名布谷,一名获谷,一名郭公,俗呼阿公阿婆,亦曰摘桑看火,亦曰割麦插禾,亦曰脱却布裤,皆因其鸣声可为农桑之候故也。《禽经》及《方言》并谓鸤鸠即戴胜。郭璞云非也。

反舌 :俗呼为百舌,一名望春,一名唤起。《汲冢周书》云:“芒种之节,反舌无声。反舌有声,佞人在侧。” 《韩诗》云:“唤起窗前曙,催归日未西。”

鸽 按《太平广记》:“润州兴国寺苦鸠鸽栖梁上,秽污客衣。张僧繇乃东壁画一鹰,西画一鹞,皆侧首向檐外看。自是鸠鸽皆不敢复来。”

鸲鹆 土人呼为八哥。五月五日用蒲酒撚舌,则能话。郑渔仲云:“鶌鸠,《尔雅》谓之鹘鸼,音骨。” 嘲陆佃云:“一名寒皋,一名乾皋。” 《禽经》云:“鹤以声交孕,鹊以意交孕,鸲鹆以足交孕。飞不逾济水。” 画眉 ,梅圣俞诗:“山鸟本无名,两眉如粉画。” 文与可诗:“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鸦舅 《尔雅》曰:“鵧鷑” ,郭云:“小黑,鸟鸣自呼,江东名为乌舅。” 按此似鸲鹆,无冠而长尾,多在山寺厨槛间,亦名鹎鵊。张祜《丹阳闲居杂兴》诗:“落日啼鸦舅,空林露寄生。”

《饿鸟 》,相传自海上来,嗉中有砂如黍粒大,名“金刚钻。”

姑恶 俗亦名苦恶,水鸟类鹭,哀鸣终夜不息。俗传妇被姑虐而死,化为此鸟。东坡有《姑恶》诗,当是此种。

鹡鸰 :《尔雅》:“戴鵀,鹡鸰。” 郭璞云:鵀即头上胜也;今亦呼为戴胜。土人名雪姑。

练鹊 :土人谓之拖白练。张祜诗:“红蕉心半卷,白练尾长拖。” 亦名《喜相逢》。

斲木 :《尔雅》云:“䴕鸟啄木。” 《闻见后录》云:“啄木,巢木,穴中人或塞之,能嘴书符,其塞自开。”

芦。 江东呼为芦虎。桃虫, 即鹪鹩也。俗呼黄脰,亦曰巧妇。张祜《闲居杂兴》诗:“悬巢巧妇子,拂水剪菱花。”

鹨 俗呼“告天” ,亦曰“噪天。”

偷仓 似雀而差小,笼畜易驯,雄雌递放不失。土人相传,橙树未实者,此鸟来巢,则是年著花必实,验之果然。

白头翁 :羽毛微绿,而颠有白毛,故名。

“金翅 ” 似雀,而翅间有黄翎。

黄鹌 似鹑而小,羽足俱黄。

十二红 翅,尾各十二翎,翎间各有朱点。又有十二黄,亦然。

婆饼焦 :《梅圣俞诗》“婆饼焦,儿不食,尔又向何。”

考证.svg

之,尔母山头化为石,山头化石可奈何?遂作微禽啼不息,土人呼为山里鬼。

鹙 俗呼《鹚䳓》,似鹤,性贪恶毛,辟水毒。鹈鹕 俗呼“淘鹅”,一曰“淘河”,一名。《淮南子》曰: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庄子》曰:“鱼不畏网,而畏鹈鹕。”言鹈以智力取鱼,畏之也。

鱼狗 《尔雅》谓之𫁡,俗呼翠雀。

鸳鸯 :一名“匹鸟。”

鸬鹚 :《埤雅》云:“鸬鹚,水鸟也。”

《鸺鹠 》俗呼《毂辘鸱》。

鬼车 :俗呼“九头鸟” ,相传血滴庭中,其家不祥。㶉𪆟 五色,尾有毛,如船舵,小于鸭,能食短狐。《鳞介》属。

鲟 出扬子江中,长者丈馀,鼻端有脊骨,两颊有肉,名鹿头,土穴呼为鲟。鳇鱼作鲊,旧以充贡,然鲟肉色白,鳇肉色黄也。

鲥 本海鱼,季春出扬子江,至汉阳生子而复还海,鳞细白如银,多骨而速腐。刁景纯《怀京口故居》诗云:“鲚鲥美味供春网,柑橘清香寄夜航。” 𫚖 ,初春出江中,俗呼“刀𫚖。” 梅圣俞诗:“日乱杨花四散开,江边𫚖鱼无数来。” 沈存中诗:“日暮雨藏卢橘市,春深花满𫚖鱼滩。” 俗作鲚,非。

鲈 :出江中,有二种,曰“脆鲈” ,曰“烂鲈。”

鲤 出江中者,谓之“赤稍。”

鳢 俗名“乌蠡” ,以为水厌。

鯈 :土人名曰“鯈。”

青鱼 :土人亦以作鲊,骨可作器。

鲂 俗名鳊鱼。张敬儿作六橹船献齐高帝曰:“奉槎头缩项鳊,一千八百头。” 孟浩然诗:“鸟泊随阳雁,鱼藏缩项鳊。” 杜甫诗:“复忆襄阳孟浩然,清诗妙句尽堪传。即今耆旧无新语,漫钓槎头缩项鳊。” 《襄阳耆旧传》曰:“汉水中鳊鱼甚美,禁人捕,以槎断水,谓之槎头鳊。” 今扬子江中者清美,当不殊汉上耳。

鳜 ,仙人刘凭常食石桂鱼,即此。鬐刺凡十二,以应十二月有毒,《鲠刺》害人。

鲢 鲢即𫚈也。《诗笺》曰:“𫚈似鲂而大头,鱼之不美者。” 《里语》曰:“买鱼得𫚈,不如啖茹。” 池畜易大鲩 。俗呼草鲩,亦曰草𩽼,以食草故也。鲿 无鳞,腹下黄,背上青,鳃黄,人谓之黄颊鱼。与荆芥同食,杀人。

鲻 身圆头匾,谓之“蛇头鲻。” 生江中,味埒鲥鱼,谓之“鲥舅。”

𬶏 出江中,四月鲥鱼尽则入市。《尔雅》:“魾,大。”小者𬶏。郭云:“鳠似鲶而大,白色,盖今之𬶏鱼欤。”东坡诗:“粉红石首仍无骨,雪白河㹠不药人。”“河豚 食后服药,有荆芥、附子立死,过清明不可食。”梅圣俞诗:“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欧阳永叔谓“二句已道尽河豚好处。”盖江右谓河豚食杨花始肥,误也。谚云:“芦青长一尺,莫与河豚作主客。”则其时毒尤甚矣。

鳅 俗名泥鳅,生污渎中,人不甚食。

鳝 生沙际芦苇及田塍中。梁邵陵王纶摄南徐州事,轻险躁虐,遨游市里,杂于厮隶。问买者曰:“刺史何如?” 对者言其躁虐。纶怒,令吞䱇,即死。《桥丁鱼 》,圆身细鳞,大如拇,长不盈尺。

鳗鲡 :出江中,秋时遇风雨则出。

《针鱼 》首戴针芒,身长五、六寸许。旧出扬子江蒜山下,今遍他所。

鮧 俗名鲶鱼。王馀 ,旧出石公渡头,小者寸馀,名银鱼;大者盈尺,亦曰面条鱼。《博物志》:“吴王江行,食鲙有馀,弃于中流,化为鱼,名吴王鲙馀,又名鲙残,多暴为脯及作鲞,晶莹可爱。”

 俗呼。鲞,鱼之贱者,金鱼 有鲫、鲤、鳅数种,鳅。尤难得独《金鲫》耐久。

鲫 :产江中者,味甘美。《本草》:诸鱼多属火,惟鲫性属土,食之能健人脾。

海鹞 ,生江中,亦名邵阳鱼。形圆如扇笠,无鳞,色黄,口生腹下,尾细而长,浙东人呼为𫚉鱼。江豚 生江中,状如豚,黑色,出没波涛间,鼻中作声。其出必大风,土人以此占候。许浑诗云:“江豚吹浪夜还风。” 然其脂能逆风延炽。明万历间,兵部檄取以为火攻具,而黠甚,竟不可饵也。鼍 圆首利牙,值阴雾辄腾起丈馀。

鼋 出江中,俗呼“癞头鼋。” 相传金山下有鼋甚驯,每出波间,就人乞食。今不复见。

龟 :有山龟、水龟、摄龟,俗名呷蛇。永安寺圣井中产绿毛金线龟。《齐志》:“永明八年,延陵县前泽畔获毫龟一枚。”

鳖 :土人呼为团鱼。《本草》:鳖生池泽中,其甲九肋者为胜。

蛇 不甚毒者,曰“慈鳗” ,曰“乌梢。” 毒者,曰“赤练” ,曰“黄风” ,曰“菜花。” 毒甚者,曰“青竹” ,曰“土虺。” 亦有两头蛇,常有人见之不死也。

虾 有青白二种

虫属

蝉 俗呼“支嘹。” 亦曰“蜢蝉。” 一名土蝎。

《蜻蜓 》有大小数种,色有黄、赤、绿、绀者。

蝶 :种类数多,皆草木蠹虫所化。其大如蝙蝠,或黑色,或青斑如玳瑁者,名凤子,又名凤车,俗名梁山伯,一名采花子,又名野蛾。《列子》曰:“乌足之根为蛴螬,贝叶为蝴蝶。” 《草木子》曰:“化生者,眼无窍,唯有黑点而不见。蚕蝶之类是也。”

蜂 ,大黄蜂结房人家屋上者呼为“胡蜂” ,酿蜜者呼为“蜜蜂。”

蠮螉 《诗》云“蜾裸。” 《尔雅》云“蒲卢” ,俗呼土蜂,衔泥于人屋及器物边作房,咒螟蛉以成其子。螳螂 俗呼斮螂,其子房名螵蛸。俗以疗遗尿,因呼为尿螂。

蚱蜢 即螽也。与蚯蚓为偶,俗呼“弹雀”,有青、黑斑数种。

促织 :即蟋蟀也。《方言》曰:蜻蚓,楚谓之蟋蟀,或谓之蛩,南楚间谓之蛭孙,一名劝织虫。《语》云:“促织鸣,懒妇惊。” 曹奢而苟,唐俭以勤,故诗一以“蜉蝣” ,一以“蟋蟀” 剌之。

萤 :“一种小而宵飞,腹下光明,茅根所化也;一种尾后有光,无翼不飞,竹根所化,《诗》所谓‘宵行’”也;一种水萤,居水中,唐李子卿有《水萤赋》。《古今注》云:“萤,一名辉夜,一名磷,一名丹良,一名丹鸟,一名夜光,一名宵烛。”《鬼谷子》云:“萤名照夜蚯蚓 ,俗名回。”又名“曲蟺。”今小儿阴肿,多以为此物所吹,以盐汤浸洗则愈。

蜘蛛 :其类甚多,大小颜色不一。《尔雅》但分蜘蛛、草土及蟏、蛸四种而已。一种作白幕如钱贴壁间者,《本草》名壁钱。一种小而稍长,每于人首缒而下,俗以为喜事,至名喜蛛;一种形小,跳而捕蝇,不布网者,俗名壁虎。

虾蟆 、虾蟆、蟾蜍,自是两种,陈藏器辩之,“俗名蛤蚆,其子名科斗,一名活师活东,俗呼田鸡蛓 ,俗呼刺毛,其房名雀瓮毛。” 螫人最毒,以淡豆豉清油拌捣,厚傅之。或锅底黄土为末,醋和捏成团,于患处滚之,皆能出。其毛,亦可用蒲公英根茎白汁傅之。

樗鸡 :俗呼《红娘子》。

芫青 俗呼《青娘子》。

《蛴螬 》俗名《土蚕》。

鼠妇 :俗呼为《蒲鞋虫》。

虻 有牛虻,有水虻。蛞蝓 俗呼蚰蜒,其负壳者名蚰蜒,蠃即蜗牛也,身有涎,能制蜈蚣。

水黾 俗呼水马

蛙 俗呼“田鸡” ,背青绿色,谓之“青蛙” ;作黄文谓之“金线蛙。”

蜥蜴 ,生山谷间者,头扁尾长,形细,长七八寸,大者一二尺,有细鳞,金碧色,名“蜥蜴” ,亦曰“石龙子。” 生草泽间者,头大尾短,形粗,其色青黄,亦有白斑者,名蛇医。生壁间者,短小,灰褐色,名“守宫” ,亦曰“蝘蜓” ,呼“四脚蛇” ,亦曰“蝎虎。” 《茅山池》中有小龙子,状类蜥蜴,腹下朱书若符篆,盖灵物也。马陆 形似蚯蚓,赤黑色,其足比比至百,而皮极硬,节节有横文如金线,触之即侧卧,局缩如环,鸡食之,醉闷至死。此即古所谓百足也。蠖螋 俗呼为蓑衣虫。按《周礼》赤爰氏:“凡隙屋,除其狸虫。” 蛷螋之属,为能溺人影,令发疮如热痱而大,若绕腰匝,不可疗,以扁豆叶傅之。蜣螂 俗呼滚矢虫。

蚊 ,《说文》云:“秦晋谓之蚋,楚谓之蚊。” 《辩疑志》云:“润州城南隅万岁楼,俗传楼上烟出,不祥。开元前,以润州为凶阙。董琬为江东采访使,尝居此,其时尽日烟出,刺史皆忧惧。乾元中复然,圆可一尺馀,直上数尺。吏审伺,其烟乃出于楼角隙中。逼而视之,则蚊蚋也。”

器用属

火石 ,出圌山。润山多土,而此山独石。间有纹石如玛瑙,击之火出,人多取以为用。

“石墨 ” ,《茅山记》:“费长房得壶公术,寓茅山,书符救人。一日出山,倾砚水涧中,其石变色,因号石墨,至今取以书符。”

茅山石 似玉

柳箕 见《祥符图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