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081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八百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方舆汇编 第八百十六卷
方舆汇编 职方典 第八百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八百十六卷目录

 太平府部艺文一

  夏日宴姑孰亭序      唐李白

  青山记         宋郭祥正

  北园记           蔡确

  游青山记          陆游

  游采石记          前人

 太平府部艺文二

  游青山          齐谢脁

  治宅            前人

  东田            前人

  望三湖           前人

  晚登三山还望京邑      前人

  汎芜湖          梁元帝

  至牛渚忆魏少英      王僧孺

  慈姥矶           何逊

  夕逗繁昌浦        刘孝绰

  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  陶弘景

  慈姥矶上竹         吴筠

  夜泊牛渚        唐孟浩然

  夜泊牛渚怀古        李白

  丹阳湖           前人

  谢公宅           前人

  凌歊台           前人

  望夫山           前人

  九日龙山饮         前人

  望天门山          前人

  泊牛渚          刘禹锡

  望夫石           王建

  送罗少府归牛渚       贾岛

  谪仙楼          白居易

  凌歊台           许浑

  青山馆           前人

  隐静寺           张祜

  灵山寺           杜牧

  湖阴词          温庭筠

  过芜留咏         宋林逋

  泊牛渚          梅尧臣

  芜阴楼上          蔡襄

  采石渡          郭祥正

  蛾眉亭         元赵孟𫖯

  望青山          明陶安

  天门山           前人

  横山龙井         杨体仁

 太平府部纪事

 太平府部杂录

 太平府部外编

职方典第八百十六卷

太平府部艺文一[编辑]

《夏日宴姑熟亭序》
唐·李白
[编辑]

通驿公馆南有水亭焉,四甍翚飞,巉绝浦屿。盖有前 摄令河东薛公栋而宇之,今宰陇西李公明化,开物 成务,又横其梁而阁之。昼鸣闲琴,夕酌清月,盖为接 𬨎轩祖远客之佳境也。制置既久,莫知何名。司马武 公长材博古,独映方外,因据胡床,岸帻啸咏,而谓前 长史李公及诸公曰:“此亭跨姑熟之水,可称为姑熟 亭”焉。嘉名胜概,自我作也。且夫曹官绂冕者,大贤处 之,若游青山,卧白云,逍遥偃傲,何适不可?小才居之, 窘而自拘,悄若桎梏,则清风朗月,河英岳秀,皆为弃 物,安得称焉?所以司马南邻,当文章之旗鼓;翰林客 卿,挥辞锋以战胜。名教乐地,无非得俊之场也。千载 一时,言诗纪志。

《青山记》
宋·郭祥正
[编辑]

当涂有山,曰“青山”,又曰“谢公山。”齐谢元晖守宣城时, 建别宅于此山,而每往游焉。废地遗址,隐隐尚存,左 丹湖,右长江,穹窿盘礡,延数十里,为当途诸山之表。 山之东南,修松夹径而上,几二百丈,依岸立屋,曰“巢 云亭。”亭之阴,甃甓为磴道,又十馀丈,三门翼然,临于 亭上,曰“白云之院。”院之中,亭有石窟,渟泉深三十尺, 色若粉乳而味甘,益茶,岁或大旱不竭。因窟垒石为 方池,跨池为飞桥,以登于殿。殿之北为堂,环以廊庑, 东为斋羞之厨,西为待宾之所,堂之北为槛面圃,植 金沙酴醾,延蔓而为洞,佳花美竹,交干而成林。当涛 明花敷之时,游人无日不来,虽太守亦有时而至也由《巢云》而望,则春空晴明,千里一碧,良田沃壤,高下 而相连;长溪深沟,回旋而交映。行人往来,飞鸟出没, 盖不可以目力穷也。而或云烟晦冥,雷雨震作,窗户 之下,咫尺莫辨,居僧恬然,见以为常,则院据山之高 处,概可知矣。始谓“南峰院”载于《图经》,而无碑志,可以 考其建置之迹。嘉祐中,改赐今额。我先君金紫,当祥 符间为进士,结友习“课于南峰者久之。吾母同安郡 太夫人张氏又家于此山之下。予晚仕于朝,或进或 退,数过是院,登高远望,而思我先君之遗风,思无可 得者。攲椽破瓦,不蔽风雨,未尝不感慨太息而去。”至 熙宁中,有僧希仁始来住持,未果兴构,遽卒,弟子怀 式者继之。式有才略,不求于人而求于己,一金而积, 积至“数千万缗。历二十馀年,而所谓殿堂、廊庑、三门、 池亭之屋,一切新之。又召良匠塑佛菩萨侍卫凡九 躯,金碧焕耀,冠缨飞动,为一山之镇焉。”呜呼盛哉!盖 院之废兴,系乎主者之才否,抑亦有其时耶?宋受天 命,神圣继位,皆以仁治天下,好生而恶杀,戢兵而惠 民。是以时和岁丰,民阜于财。而浮屠氏求取于民者 无厌,然民亦喜为之施也,于是列刹相望,争以侈大 为胜事。若式师则不然,因山而为屋,因泉而为池,壮 而不僭,朴而不陋,聚景物之佳趣,资衣冠之盛游,其 兴作之费,一出于己而不求于人也,得不谓之才乎? 浮屠氏闻式师之风,亦可以愧矣。予故为之叙其事, 刻于碑,使后之人有以考焉。

《北园记》
蔡确
[编辑]

余来官之明年,因暇日视其舍后有废地,连跨山阪, 丛榛萝蔓,殆不可入。余疑其去甍溜之下不能百步, 而芜茀如此,未以为奇也,然不得不治。于是粪壤既 撤,恶草木既尽,而形势高下相映抱,有巨松数株,修 竹万竿,萧然自一佳处也。余心甚乐之。乃辟小径,直 穿竹间。竹之后,益植美花杂果,厕以梧柏,被以兰莎。 花。之后,又与竹会,而建翠云亭于其中。亭之后,即有 高岭,以为缥缈台,而立射亭与埒于竹林之外,而总 其名曰“北园。”然予所以乐者,非特园中之胜也。四向 而望焉,其东南则公孙、覆釜诸峰,连延以为之屏;其 西北益峻,则临大江,俯孤竹,以对濡须之津。坐于亭 上,而百馀里之物象历历在其目中。其为境也,蟠蓄 秀蔚,而又有旷远无穷之致,此余所以为乐也。治事 之隙,则与友生抱书携几而往焉。于此笑傲觞咏,使 视听不得役役于簿书牒讼之烦,而岁时嘉节,又得 与邑人共之,人之游者,往往徘徊而不能去。余将罢 官,一日至其间,客有谓予曰:“自司马晋时即有此县, 虽废置不常,然阅士君子盖已多矣。江东之奇游异 观,虽号为饶,若此境者,岂易得哉?顾非深山幽谷之 阻,而台榭登览之迹,不少挂昔人之翰墨,而祇见辱 于樵刍,良可怪也。岂其地之偶不偶,亦有数邪?君之 来也,既搜剔经营,以发景物之堙郁,今且行矣,乃默 无文词以遗来者,使得考其所自,则于义尚为缺也。” 余曰:“诺。”遂书以刻石。熙宁元年十二月十五日记。

《游青山记》
陆游
[编辑]

“十七日,群集于青山李太白祠堂。祠在青山之西北, 距山尚十五里,墓在祠后,有小冈阜起伏,盖亦青山 之别支也。祠莫知其始,有唐刘全白所作墓碣及近 岁张真甫舍人所作《重修祠碑》。”早饭罢,游青山。山南 小市,有谢元晖故宅基。南望平野,极目而环宅皆流 泉奇石,青林文筱,真佳处也。遂由宅后登山,路极险 巇,凡三四里。又里许,至一庵,老道人出迎,年七十馀, 姓周,潍州人。居此山三十年,颧颊如丹,须鬓无白者。 又有李媪,八十矣,耳目聪明,谈笑不衰,自言尝得异 人秘诀。庵前有小池曰“谢公池”,水味甘冷,虽盛暑不 竭。绝顶又有小亭,亦名“谢公亭”,亭下视四山,如蛟龙 奔走,争赴山谷,绝类吾乡舜山。但舜山之巅丰沃平 旷,无异坦陆,此所不及也。亭北望,正对历阳,周生言 完颜亮临江时,战鼓之声,震于山中云。夜归舟次已 一鼓尽矣。坐问信伯,言桓温墓亦在近郊,有石兽石 马,制作精妙。又有碑,悉刻当时车马衣冠之类,极可 观,恨不一到也。

《游采石记》
前人
[编辑]

十一日早出,夹行大江,过三山矶、烈洲、慈姥矶、采石 镇,泊太平州江口。谢元晖登三山,还望京邑。李太白 《登三山、望金陵》,皆有诗。凡山临江皆曰“矶水湍急,篙 工并力撑之,乃能上。”然今年闰馀,秋早,水落已数尺 矣,则盛夏可知也。三山自石头及凤凰台,望之沓杳, 有无中尔。及过其下,则距金陵才五十馀里。晋伐吴, 王浚,舟师过三山,王浑要浚议事,浚举帆曰:“风利不 得泊,即此地也。”是日便风击鼓,挂帆而行。有大舟东 下者,阻风泊浦溆见之大怒,顿足诟骂不已。舟人不 答,但抚掌大笑,鸣鼓愈厉,作得意之状。江行淹速常 也,得风者矜而阻风者怒,可谓两失之矣。世事盖多 类此者,记之以寓一笑。烈洲在江中,上有小山曰烈

山,草木极茂密,有神祠在山巅。慈姥矶,矶之尤巉绝
考证.svg
峭立者。徐师川有《慈姥矶诗序》云:“矶与望夫石相望。”

正可谓的对,而诗人未尝挂齿牙,故其诗云:“离鸾只 说闺中恨,舐犊谁知目下情。”然梅圣俞护母丧归宛 陵,发长芦江口诗云:“南国山川都不改,伤心慈姥旧 时矶。”师川偶忘之耳。圣俞又有《过慈姥矶下及慈姥 山石崖上竹鞭》诗,极高奇,与此山称。采石,一名牛渚, 与和洲对岸,江面比瓜洲为狭。故隋韩擒虎平陈及 本朝曹彬下南唐,皆自此渡。然微风辄浪作,不可行。 刘宾客云:“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王文公云:“一风 微吹万舟阻”,皆谓此矶也。矶即南唐樊若水献策作 浮梁“渡王师处。初若水不得志于李氏,诈祝发为僧, 庐于采石山,凿石为窍,及建石浮图,又月明系绳于 浮图,棹小舟急渡,引绳至江北,以度江面。既习知不 谬,即亡走京师上书。其后王师南渡,浮梁果不差尺 寸。”予按隋炀帝征辽,盖尝用此策渡辽水,造三浮桥 于西岸。既成,引趋东岸,桥短丈馀不合,隋兵赴水接 战,高丽乘岸上击之,麦铁杖战死,始敛兵引桥复就 西岸,而更命何稠接桥,二日而成,遂以济。然隋终不 能成平高丽,国朝遂下南唐者,实天意也,若水何力 之有!方若水之北走也,江南皆知其献《南征策》,或请 诛其母妻,李煜不敢,但羁置池州而已。其后若水自 陈母妻在江南,朝廷命煜謢送,煜虽愤切,终不敢违, 厚遗而遣之。若水所凿石窍及浮图皆不毁,王师卒 用以系浮梁,则李氏君臣之暗且怠亦可知矣。虽微 若水,有不亡者乎?张文潜作《平江南议》,谓“当缚若水 送李煜,使甘心焉。不然,正其叛主罪而诛之,以示天 下”,岂不伟哉!潜此说,实天下正论也。

太平府部艺文二[编辑]

《游青山》
齐·谢脁
[编辑]

“托养因支离,乘闲逐疲蹇。语默良未寻,得丧云谁辩。 幸莅山水都,复值清冬缅。凌厓必千仞,寻壑将万转。 坚崿既峻嶒,回流复宛澶。杳杳云窦深,渊渊石浏浅。 傍眺郁篻簩,还望森柟楩。荒隩被葳莎,崩壁带苔藓。 鼯狖叫层嵁,鸥鹭戏沙衍。触赏聊自观,即趣咸已展。 经目惜所遇,前路欣方践。无言蕙草歇,留垣芳可搴。” 尚子时未归,邴生思自免。永志昔所钦,胜迹今能选。 寄言赏心客,得性良为善。

《治宅》
前人
[编辑]

结宇夕阴街,荒幽横九曲。迢递南川阳,迤逦西山足。 辟馆临秋风,敞窗望寒旭。风破池中荷,霜剪江南菉。 既无东都金,且税东皋粟。

《东田》
前人
[编辑]

戚戚苦无悰,携手共行乐。寻云陟累榭,随山望菌阁。 远树爱阡阡,生烟纷漠漠。鱼戏新荷动,鸟散馀花落。 不对芳春酒,还望青山郭。

《望三湖》
前人
[编辑]

积水照赪霞,高台望归翼。平原周远近,连汀见纡直。 葳蕤向春秀,芸黄共秋色。薄暮伤佳人,婵娟复何极。

《晚登三山还望京邑》
前人
[编辑]

灞埃望长安,河阳视京县。白日丽飞甍,参差皆可见。 馀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 去矣方滞淫,怀哉罢欢宴。佳期怅何许,泪下如流霰。 有情知望乡,谁能鬒不变。

《汎芜湖》
元·帝
[编辑]

桂潭连菊岸,桃李映成蹊。石文如濯锦,云飞似散圭。 桡度菱根反,船来荇叶低。颿随迎雨燕,鼓逐伺潮鸡。

《至牛渚忆魏少英》
王僧孺
[编辑]

枫林暧似画,沙岸净如扫。空笼望悬石,圆斜见危岛。 绿草闲游蜂,青葭集轻捣。徘徊洞初月,浸淫溃春潦。 非愿岁物华,徒用风光好。

《慈姥矶》
何逊
[编辑]

暮烟起遥岸,斜日照安流。一同心赏夕,暂解去乡忧。 野岸平沙合,连山远雾浮。客悲不自已,江上望归舟。

《夕逗繁昌浦》
刘孝绰
[编辑]

日入江风静,安波似未流。岸回知舳转,解缆觉船浮。 暮烟生远渚,夕鸟赴前洲。隔山闻戍鼓,傍浦喧棹讴。 疑是辰阳宿,于此逗孤舟。

《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
陶弘景
[编辑]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慈姥矶上竹》
吴均
[编辑]

根为石所蟠,枝为风所碎。赖我有贞心,终凌细草辈。

《夜泊牛渚》
唐·孟浩然
[编辑]

星罗牛渚夕,风退鹢舟迟。浦溆常同宿,烟波忽间之。 棹歌空里失,船火望中疑。明发从沧海,茫茫何处期。

《夜泊牛渚怀古》
李白
[编辑]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丹阳湖》在当涂县东南七十里
前人
[编辑]

湖与元气通,风波浩难止。天外贾客归,云间片帆起。 龟游莲叶上,鸟宿芦花里。少女掉舟归,歌声逐流水。

===
《谢公宅》即谢脁宅也在城东青山
前人
===青山日将暝,寂寞谢公宅。竹里无人声,池中虚月白。

荒庭衰草遍,废井苍苔积。唯有清风闲,时时起泉石。

《凌歊台》在当涂黄山上宋武帝南游建离宫
前人
[编辑]

《旷望登古台》,台高极人目。叠嶂列远空,闲花杂平陆。 白云入窗牖,野翠生松竹。欲览碑上文,苔侵岂堪读。

《望夫山》在当涂
前人
[编辑]

颙望临碧空,怨情感离别。芳草不知愁,岩花但争发。 云山万重隔,音信千里绝。春去秋复来,相思几时歇。

《九日龙山饮》
前人
[编辑]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

《望天门山》
前人
[编辑]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北回。两岸青山相对 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泊牛渚》
刘禹锡
[编辑]

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残霞忽改色,远雁有馀声。 戍鼓音响绝,渔家灯火明。无人能《咏史》,独自月中行。

《望夫石》
王建
[编辑]

《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和雨,行 人归来石欲语。

《送罗少府归牛渚》
贾岛
[编辑]

“作尉长安始三日,忽思牛渚梦天台。”楚山远色独归 去,灞水空流相送回。霜覆鹤声松子落,月分萤影石 房开。白云多处应频到,寒涧泠冷漱古苔。

《谪仙楼》
白居易
[编辑]

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限草连云。可怜荒冢穷泉 骨,曾有惊天动地文。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 过君。渚𬞟溪藻犹堪荐,《大雅》遗风巳不闻。

《凌歊台》
许浑
[编辑]

宋祖《凌歊》乐未回,三千歌舞宿层台。湘潭云尽晓山 出,巴峡雪消春水来。行殿有基荒荠合,寝园无主野 棠开。百年便作万年计,岩畔古碑生绿苔。

《青山馆》
前人
[编辑]

“昔人诗酒地,芳草思王孙。”曰水平塘岸,青山横郭门。 悬崖碑已折,盘古井犹存。无处继行乐,野花空一樽。

《隐静寺》
张祜
[编辑]

松径上登攀,竹深烟霭间。合流厨下水,对耸殿前山。 涧壑鸟声迥,泉源僧步闲。更怜飞一锡,天外与云还。

《灵山寺》
杜牧
[编辑]

西岩一径不通樵,八十持杯未觉遥。龙在石潭闻夜 雨,雁移沙渚见秋潮。经函露湿文多暗,香印风吹字 半消。应笑南来又东去,越山无路水迢迢。

《湖阴词》
温庭筠
[编辑]

《祖龙》“黄须珊瑚鞭,铁骢金面青连钱。虎髯拔剑欲成 梦,日压贼营如血鲜。海旗风急惊眠起,甲重光摇照 湖水。苍皇追骑尘外归,森索妖星阵前死。五陵草碧 春萋萋,灞川玉马空中嘶。羽书如电入青璅,雪腕如 捶摧画鞞。白虬天子金煌铓,高临帝座回龙章。吴波 不动楚山晚,花压栏杆春昼长。”

《过芜留咏》
宋·林逋
[编辑]

诗中长爱杜池州,说著芜湖是胜游。山掩县城当北 起,渡冲官道向南流。风消樯碇网初下,雨摆鱼薪市 未收。更好二三僧院舍,松衣石发斗僧幽。

《泊牛渚》
梅尧臣
[编辑]

落帆牛渚前,便为牛渚宿。波摇残照中,采翠浮岩谷。 岩谷足幽篁,石上罗寒玉。裁作娲氏笙,堪吹《凤凰曲》。 楚客夕无眠,独将清籁续。更看江月来,还想然犀烛。

《芜阴楼上》
蔡襄
[编辑]

野马沈寒气,神禽度暖风。断霞天共紫,斜日树齐红。 山口横虚钓,江隈跋远蓬。解穷千里目,争奈思无穷。

《采石渡》
郭祥正
[编辑]

“采石渡头风浪恶,九道惊涛注山脚。金牛出没人不 知,翠壁巑岏险如削。上有藤萝幕雾张羽盖,下有洞 窟崩澌震天乐。水神开府定岁年,犀烛朱衣马争跃。” 我来览古凭阳春,高吟未遇谢将军。骑鲸捉月去不 返,空馀绿草《翰林坟》。风期亢爽非今古,冥冥神交两 相许。倒提金斗倾浊醪,滴沥招魂寂无语。斜阳御山 暝。潮退两两渔舟迷向背。便欲因之垂钓竿,六鳌一 掷天门外。

《蛾眉亭》
元·赵孟𫖯
[编辑]

天门日涌大江来,牛渚风生万壑哀。青眼故人携酒 共,两眉今日为君开。苍崖直下蛟龙吼,白浪横空鹅 鹳回。南眺青山怀李白,沙头官渡喜相催。

《望青山》
明·陶安
[编辑]

三峰江外出,千里梦中来。神秀还如昨,飘零独可哀。 田园先业在,杖履几时回。斜日孤帆远,相思倚凤台。

《天门山》
前人
[编辑]

石壁脱扃钥,倚空双观台。江流关不住,阊阖豁然开。 云表群仙望,舟中独客回。欲挥千丈笔,题凤记曾来。

《横山龙井》
杨体仁
[编辑]

松根石栏空剥落,古甃苔深林影薄。一泓寒碧湛渟 潆,神物何年露头角。黑云压山山欲平,夜半忽闻风雷争。明朝山下新雨足,野老扶犁歌太平。

太平府部纪事[编辑]

《府志》:“鲁襄公三年,楚子重伐吴,克鸠兹,至于衡山,使 邓廖帅组甲三百,被练三千以侵吴。吴人要而击之, 获邓廖。”

《昭公五年》,“楚子以诸侯及东卤伐吴,闻吴师出,薳启 疆帅师从之,吴人败诸鹊岸。楚子以驿至于罗汭。沈 尹赤会楚子,次于莱山。”

汉献帝兴平初,孙策攻刘繇牛渚营,尽得邸阁粮谷 战具。时薛礼据秣陵城,笮融屯县南,策皆击破之。转 攻湖熟、江乘,皆下之。策攻笮融,融为流矢所中,自舆 还牛渚营。策以融所屯地势险固,乃舍去。

建安三年,太史慈遁于芜湖山中,自称“丹阳太守”,进 至泾县,大为山越所附。策讨慈于勇里,禽之。

三国吴黄武二年,高瑞领丹阳太守,自建业徙治芜 湖。

孙桓以功拜建武将军下镇牛渚作《横江坞》。

《孙瑜领丹阳太守》自溧阳徙屯牛渚招纳庐江二郡 各得降附。

晋武帝太康元年,王浑南下,吴使张悌等逆战于牛 渚。沈莹曰:“宜蓄力待其来,若幸胜之,江南自靖。今渡 江,不幸败,大事去矣。”悌济江与周浚战,败。

惠帝太安初,石冰攻扬州,周𤣱密欲讨冰,陈敏率众 助𤣱,斩冰别帅赵鸗于芜湖,因与𤣱俱前,攻冰于建 业,冰之党司马张统斩冰以降。

明帝太宁元年王敦移镇姑熟屯于湖二年敦将举 兵内向帝知之乘巴滇骏马微行至于湖阴察敦营 垒。

成帝咸和三年,苏峻济自江,登牛渚,至蒋陵。陶回谓 庾亮曰:“峻必向小丹阳南道步来,宜大兵邀之。”亮不 从,后乃悔之。

四年三月庾亮为豫州刺史镇芜湖十二月后将军 郭默据隘口以叛庾亮率将军路永毛宝赵引步骑 二万会太尉陶侃俱讨破之亮还芜湖。

宋孝武帝孝建元年,南郡王义宣与臧质反,孝武遣 王元谟师据梁山,东西附岸为偃月垒。质去元谟一 里,分遣垣护之绰兵出垒,大败质军,纵火延烧义宣 营垒殆尽,义宣、质单舸走。柳元景次采石,进采南州, 垣护之水军先发。贼遣将庞法起率众袭姑孰,适值 垣护之至,奋击大破之。

明帝泰始元年,晋安王子勋反。二年,建安王休仁督 诸军军于南州,殷孝祖督诸军向虎槛。子勋遣陶亮 统二万俱下。亮闻休仁自上,孝祖又至,不敢进,屯军 鹊州。邓琬遣孙冲之帅薛常宝等据赭圻,众军水陆 并进攻之。沈攸之帅诸军围赭圻,断其粮饷,常宝等 惶惧,开城突围走。攸之拔赭圻。诸军与邓琬相据浓 湖,久未决。张兴世曰:“若以奇兵潜出其上,因险而壁, 此制贼之奇也。”帅轻舸五百,溯流举帆,直前,过鹊尾, 径趋钱溪立寨。既据钱溪,浓湖乏食。袁𫖮惧曰:“贼入 人心肝里,何由得生?”刘胡阴谋遁去,𫖮亦走鹊头。 齐和帝中兴元年,萧衍自军至芜湖,申胄弃姑熟走, 衍进军据之,进屯江宁。

梁武帝太清二年,侯景反,羊侃请以二千人急据采 石,令邵陵王袭取寿春,使景不得前,退失巢窟,自然 瓦解。朱异谓景未敢便逼都,遂寝其策。景自采石临 江,诏邵陵王纶讨景,景自横江渡于采石。

梁元帝承圣元年,王僧辩、陈霸先发鹊头,至芜湖。侯 景守将走,侯子鉴据姑孰南州以拒西师。僧辩合战, 子鉴大败,霸先立栅石头,景众大溃。

侯景初叛,历阳太守庄铁以城降,因说景曰:“国家承 平岁久,人不习战,宜乘其震骇,速趋建康,可兵不血 刃而成大功。若使朝廷徐得为备,遣羸兵千人直据 采石,大王虽精甲百万,不得济矣。”

陈永定元年,齐兵发芜湖,入丹阳,至秣陵故治。霸先 遣周文育屯方山,徐度顿马牧,杜棱顿大航南以御 之。徐嗣徽留船芜湖,自丹阳步上,霸先拒嗣徽于白 城,杀数百人。侯安都与嗣徽等战耕坛南,破之。齐萧 轨等与徐约、徐嗣徽合兵向梁山,陈霸先遣沈太就、 侯安都共据梁山御之。安都轻兵袭齐司马恭于历 阳,大破之。

文帝天嘉元年,王琳至栅口,侯瑱督诸军出芜湖,相 持百馀日。东围水涨,舟楫得通。琳引合肥、巢湖之众, 舳舻相次高下。侯瑱进军虎槛洲,琳亦出舰列于江西,隔洲而泊。明日合战,琳军却,退保西岸。及夕,东北 风起,吹其舟舰并坏。王琳帅舟东下,去芜湖十馀里。 时西南风急,琳自谓获天助,引兵直趋建康。侯瑱等 徐出芜湖,蹑其后,西南风翻为瑱用。琳掷火炬烧陈 船,皆反烧其船,琳军大败。

隋文帝开皇九年正月,韩擒虎将五百人,自横江宵 济采石,守者皆醉,遂克之。擒虎自新林进军,任忠帅 数骑迎降于瓦子冈。

唐高祖武德六年辅公祏反丹阳诏赵郡王孝恭李 靖李世𪟝讨之。

七年二月,孝恭攻鹊头镇,拔之。三月,破公祏于芜湖, 拔梁山三镇。公祏遣马慧亮等屯博望、青林。诸将曰: “不如直指丹阳。”李靖曰:“丹阳不下,慧亮等蹑吾后,此 危道也。”先攻博望、青林两戍,皆遣兵至丹阳。公祏大 惧,弃城走。

宋樊知古,字仲师,京兆人。唐末,父潜为石埭令,因家 焉。知古幼聪敏,遍读经史,长通阴阳图纬、风云地理 之学,尤好谈纵横。从郡人夏干锡学,间请曰:“四方糜 溃,奚策可以开济?”干锡曰:“子年少,当自谨为文,取科 第养亲,天下大事未易言。”知古毅然曰:“大丈夫当杖 策求真主,立功名,安能作儒生伎俩耶?”干锡器之,曰: “子且留此,学成,择主事之,未晚也。”知古遂留数年辞 去。屡举江南进士不第,上书言利害。后主李煜不省, 遂与所善江正谋归中原,进平江南之策。正诡削发 为浮屠,事清凉寺主僧,以得幸于煜。嗣主以其教号 小长老,讲经设法,眩煜视听,怠其守御之志,就牛头 山起僧房数百间。知古徙家当涂之江滨,伪为渔者, 昼则垂纶饵于采石矶上。遇月夜,以小船载丝绳维 南岸,疾棹至北岸,量度江面广狭,凡数十往返,遂得 其丈尺。又俾僧卓庵矶下,草衣藿食,以动煜之听。亦 得幸,即累石为浮图,穴石通江,布置略定。知古遂北 诣阙,自言有策可取江南。太祖赐对,察其可用,命试 学士院,授舒州推官。用其策,即遣石全振往荆湖造 黄黑龙舟数千艘,将为济师用。先试于上流之石牌, 忽辏集采石矶,布船为浮梁,缆系于塔穴,三日浮梁 成,不差尺寸,王师过之,如履平地。遂屯牛头之僧房, 进围金陵,破城俘煜,时开宝七年十月也。曹彬克池 州,即奏知古为赞善大夫、知池州。

元世祖至元间,新定江南,郝经请置戍逻于采石,抱 三江之襟要,溃江淮之腹心。

明太祖率众渡江,舳《舻齐》发,达牛渚,太祖先抵采石 矶,元兵阵于矶上,常遇春先登,诸军从之,“元兵败走, 遂拔采石。”

太平府部杂录[编辑]

《世说》:桓宣武移镇南州,制街衢平直。人谓王东亭曰: “丞相初营建康,制置纡曲,方此为劣。”东亭曰:“江左地 促,不如中国,若使阡陌条鬯,则一览而尽,故纡徐委 曲,若不可测。”

《府志》:范康父汪,守吴兴,尝省桓温。时汪族高望重,温 虚心景慕,谓郗超曰:“范公来,不当作太常卿。”及至,温 深谢来情,而汪惧损时望,但曰:“儿亡瘗此,故来省视, 无他也。”温大失望,亡儿即康也。按汪长子宁本传曰: 晚家丹阳。而次子康又葬于此。旧志不载,失考也。甯 今已入流寓,康可轶而不传也。

“十字圩”民赵姓者,乃普后。白纻山麓有吕姓,乃蒙正 后,虽各凋谢,犹各藏二公遗像,告身于家,盖从南渡 过江,流寓此者。

王荆公曰:“采石山下白蟹,实东南之奇味,今时有之 而人不省。惟武山团脐,日取数百,足壮糟丘也。” 仇塘在黄池广教寺后,近称稠塘。相传为漆提举宅, 为势家所陷,而族潴其地。土人以其死于仇也,目之 曰“仇塘。”嘉靖间,有避倭芦菼中者,被杀数十人,天暑 浥烂,臭达远近,遂讹其名曰臭塘。仇、臭音相近也。莲 藕甚佳。旧充贡后裁去。

魏朗字少游,汉“八俊”之一。党锢急,沉于牛渚,人知采 石有“李白”之事,而不知魏朗之在其先也。明进士,邑 人谢理作赋吊之。

《当涂县志》:“吴大帝孙权嘉禾七年,诸葛恪建议出降 山越之穷远者,外县不得嫌疑有所执拘。臼阳长胡 伉缚送降民周遗,恪以伉违教,遂斩以徇。”按臼阳既 置,长必县也,地必在丹阳郡,而今无所考。

笔芦星竹生青山李白墓。陶安诗云:“凤管龙笙遗韵 律,笔《芦星竹》借文章。”自注云:“墓上产芦如笔,有竹散 点如星。”

文官花,在范学士常赐宅,有花朝红,次紫,暮碧,名曰 “文官”,夸艳一时。陶安诗曰:“如何颜色都更换,别有工 夫染得成。”

《芜湖县志》,“齐武帝永明八年,省三县并于湖南”《齐书

州郡志》载此文于于湖县下,其三县建置地域俱无
考证.svg

太平府部外编[编辑]

《府志》:“王敦枉害刁元,敦还姑孰,白日见元乘车导从 吏卒来,仰头瞑目,乃入摄敦。敦大怖,逃不得脱,数日 死。”

桓大司马从南州拜简文帝陵,左右觉其有异。既登 车还,谓从者曰:“适明见先帝,不述其故。”人莫知者,但 见将拜时,频言臣不敢而已。桓又问左右殷涓形貌, 答言“涓短肥黑色。”桓曰:“涓今在帝侧。”盖温以人言杀 涓,未见其面也。归即遇疾薨。

淮南陈氏于田中种豆。忽二女子著紫缬襦青裙,天 雨而衣不湿,入其家求茶。壁上先悬有铜镜,镜中见 之,乃二鹿也。遂以刀砍,获之为脯。

双庙,一在当涂,久废;一在芜湖城北,即今双忠庙也。 《异苑》曰:“晋袁双真第四子,桓温诛真,双忽不见。于时 郡多虎患,被害之家皆梦双求立庙,患乃息。以二月 晦日祀之,其日必有风雨,居人丘都方奠毕,于庙后 方石上见一鼍,葛巾人面,有酒气。”

颍人张路斯,龙也。一日语其子九人曰:“蓼人郑祥远 侵我,明日当战。”绛绡者,我也。黑绡者,郑也。其子因射 中黑绡者败去。隋开皇间,路斯为宣城令,大兴水利。 今云“路西湖”,讹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