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第05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官常典 第五十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五十六卷
明伦汇编 官常典 第五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

 第五十六卷目录

 宗藩部汇考四十八

  周三十一

  刘        杨

  陆        谢

  纵        梁

  汝川 周     甘

  阳樊       鄄

  中山       鲜虞

  骊戎       巴

  内五诸侯五星图考

  诸王六星图考

  五诸侯五星图考

 宗藩部总论

  易经比卦

  诗经大雅板之七

  礼记文王世子 大传

  左传昭公二十八年晋成鱄对魏献子

  册府元龟论黄帝以下至商周宗藩

  文献通考论封建

官常典第五十六卷

宗藩部汇考四十八[编辑]

周三十一[编辑]

[编辑]

周同姓有刘国

按《路史》:镏姬国也按镏即古刘字

召祭阎原毕刘,犹是商世所封。

定王八年,秋,王使王季子聘于鲁。

按《春秋》:宣公十年。 按《左传》:九年春,王使来征聘,夏, 孟献子聘于周,王以为有礼,厚贿之。十年,秋,刘康公 来报聘。

报孟献子之聘,即王季子也。其后食采于刘。按《路史》以刘为姬国,注言商世所封,而《春秋》载定王母弟王季子受封于周畿内,为刘子,故并载于刘国汇考

定王十六年,春,三月,癸巳,刘子伐戎,败绩于徐吾氏。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成公元年,春,晋侯使瑕嘉平 戎于王,单襄公如晋拜成,刘康公徼戎,将遂伐之,叔 服曰:背盟而欺大国,此必败,背盟不祥,欺大国不义, 神人弗助,将何以胜,不听,遂伐茅戎,三月,癸未,败绩 于徐吾氏。

简王八年,春,三月,刘子,单子,会晋侯伐秦。

按《春秋》:成公十三年,刘单不书。 按《左传》:十三年,春, 三月,公及诸侯朝王,遂从刘康公,成肃公,会晋侯伐 秦,成子受脤于社,不敬,刘子曰:吾闻之,民受天地之 中以生,所谓命也。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则,以定 命也。能者养之以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是故君子勤 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 神,笃在守业,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 脤,神之大节也。今成子惰弃其命矣,其不反乎。夏,五 月,丁亥,晋师以诸侯之师,及秦师战于麻隧,秦师败 绩,师还,成肃公卒于瑕。

灵王十四年,春,刘夏逆王后于齐。

按《春秋》:襄公十五年。 按《左传》:十五年,春,官师从单 靖公,逆王后于齐,卿不行,非礼也。

官师,刘夏也。天子官师,非卿也。刘夏独过鲁告昏,故不书。单靖公,天子不亲昏,使上卿逆而公监之。故曰卿不行非礼。

景王二年,夏,五月,癸巳,尹言多,刘毅,单蔑,甘过,巩成, 杀王弟佞夫。

按《春秋》:襄公三十年,尹刘单甘巩不书。 按《左传》:初, 王儋季卒,其子括将见王而叹,单公子愆期为灵王 御士,过诸廷,闻其叹而言曰:乌乎,必有此夫,入以告 王,且曰:必杀之,不戚而愿大,视躁而足高,心在他矣, 不杀必害,王曰:童子何知,及灵王崩,儋括欲立王子 佞夫,佞夫弗知,戊子,儋括围𫇭,逐成愆,成愆奔平畤, 五月,癸巳,尹言多,刘毅,单蔑,甘过,巩成,杀佞夫,括瑕 廖奔晋。

景王四年,夏四月,王使刘子劳晋赵武于颍馆。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元年,春,会于虢。夏四月, 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馆于雒汭,刘子曰:美哉 禹功,明德远矣,微禹,吾其鱼乎,吾与子弁冕端委,以 治民临诸侯,禹之力也。子盍亦远绩禹功,而大庇民 乎,对曰:老夫罪戾是惧,焉能恤远,吾侪偷食,朝不谋 夕,何其长也。刘子归以语王曰:谚所谓老将知而耄及之者,其赵孟之谓乎,为晋正卿,以主诸侯,而侪于 隶人,朝不谋夕,弃神人矣,神怒民叛,何以能久,赵孟 不复年矣,神怒不歆其祀,民叛不即其事,祀事不从, 又何以年。冬,十二月,庚戌,赵孟卒。

景王十五年,冬,十月,刘子杀甘悼公而立甘成公之 孙鳅。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十二年,冬,十月,甘简公 无子,立其弟过,过将去成景之族,成景之族赂刘献 公,丙申,杀甘悼公而立成公之孙鳅,丁酉,杀献太子 之傅,庾皮之子过,杀辛瑕于市,及宫嬖绰,王孙没,刘 州鸠,阴忌,老阳子。

景王十六年,秋,刘子,晋侯,齐侯,宋公,鲁侯,卫侯,郑伯, 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会于平丘,秋, 八月,甲戌,同盟于平丘。

按《春秋》:昭公十三年。 按《左传》:十三年,秋,七月,晋侯 合诸侯于平丘,将寻盟,齐人不可,晋侯使叔向告刘 献公曰:抑齐人不盟,若之何,对曰:盟以底信,君苟有 信,诸侯不贰,何患焉。告之以文辞,董之以武师,虽齐 不许,君庸多矣,天子之老,请帅王赋,元戎十乘,以先 启行,迟速唯君,叔向告于齐曰:诸侯求盟,已在此矣, 今君弗利,寡君以为请,对曰:诸侯讨贰,则有寻盟,若 皆用命,何盟之寻,叔向曰:国家之败,有事而无业,事 则不经,有业而无礼,经则不序,有礼而无威,序则不 共,有威而不昭,共则不明,不明弃共百事,不终所由 倾覆也。是故明王之制,使诸侯岁聘以志业,间朝以 讲礼,再朝而会以示威,再会而盟以显昭明,志业于 好,讲礼于等,示威于众,昭明于神,自古以来,未之或 失也。存亡之道,恒由是兴。晋礼主盟,惧有不治,奉承 齐牺,而布诸君,求终事也。君曰余必废之,何齐之有, 唯君图之,寡君闻命矣,齐人惧,对曰:小国言之,大国 制之,敢不听从,既闻命矣,敬共以往,迟速唯君。八月, 甲戌,同盟于平丘,齐服也。

景王二十五年,夏,四月,刘子挚卒,单子立刘蚠。六月, 王室乱,刘子单子以王猛居于皇。秋,刘子单子以王 猛入于王城。

按《春秋》:昭公二十二年,刘子卒立不书。 按《左传》:二 十二年,王子朝,宾起,有宠于景王,王与宾孟说之,欲 立之,刘献公之庶子伯蚠事单穆公,恶宾孟之为人 也。愿杀之,又恶王子朝之言,以为乱,愿去之,宾孟适 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自惮其牺也。遽归 告王,且曰:鸡其惮为人用乎,人异于是,牺者实用人, 人牺实难,己牺何害,王弗应,夏,四月,王田北山,使公 卿皆从,将杀单子,刘子,王有心疾,乙丑,崩于荣锜氏, 戊辰,刘子挚卒,无子,单子立刘蚠,五月,庚辰,见王,遂 攻宾起,杀之,盟群王子于单氏。六月,丁巳葬景王王 子朝因旧官百工之丧职秩者,与灵景之族以作乱, 帅郊要饯之甲,以逐刘子,壬戌,刘子奔扬,单子逆悼 王于庄宫,以归,王子还,夜取王以如庄宫,癸亥,单子 出,王子还与召庄公谋曰:不杀单旗,不捷,与之重盟, 必来背盟,而克者多矣,从之,樊顷子曰:非言也。必不 克,遂奉王以追单子,及领,大盟而复,杀挚荒以说,刘 子如刘,单子亡,乙丑,奔于平畤,群王子追之,单子杀 还,姑,发,弱,鬷,延,定,稠,子朝奔京,丙寅,伐之,京人奔山, 刘子入于王城,辛未,巩简公败绩于京,乙亥,甘平公 亦败焉。叔鞅至自京师,言王室之乱也。闵马父曰:子 朝必不克,其所与者,天所废也。单子欲告急于晋,秋, 七月,戊寅,以王如平畤,遂如圃车,次于皇,刘子如刘, 单子使王子处守于王城,盟百工于平宫,辛卯,𬩽肸 伐皇,大败,获𬩽肸,壬辰,焚诸王城之市,八月,辛酉,司 徒丑以王师败绩于前城,百工叛,己巳,伐单氏之宫, 败焉。庚午,反伐之,辛未,伐东圉,冬,十月,丁巳,晋籍谈, 荀跞,帅九州之戎,及焦瑕温原之师,以纳王于王城, 庚申,单子刘蚠以王师败绩于郊前,城人败陆浑于 社,十一月,乙酉,王子猛卒,己丑,敬王即位,馆于子旅 氏。

敬王元年,夏,四月,刘子取墙人,直人。六月,单子,刘子, 伐尹,以王如刘。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冬,十二月,庚 戌,晋籍谈,荀跞,贾辛,司马督,帅师军于阴,于侯氏,于 谿泉,次于社,王师军于氾,于解,次于任人,闰月,晋箕 遗,乐征,右行诡,济师,取前城,军其东南,王师军于京 楚,辛丑,伐京,毁其西南,二十三年,春,王正月,壬寅,朔, 二师围郊,癸卯,郊𬩽溃,丁未,晋师在平阴,王师在泽 邑,王使告间,庚戌还。夏,四月,乙酉,单子取訾,刘子取 墙人,直人,六月,壬午,王子朝入于尹,癸未,尹圉诱刘 佗杀之,丙戌,单子从阪道,刘子从尹道,伐尹,单子先 至而败,刘子还,己丑,召伯奂,南宫极,以成周人戍尹, 庚寅,单子,刘子,樊齐,以王如刘,甲午,王子朝入于王 城,次于左巷,秋,七月,戊申,𬩽罗纳诸庄宫,尹辛败刘 师于唐,丙辰,又败诸𬩽,甲子,尹辛取西闱,丙寅,攻蒯, 蒯溃。八月,丁酉,南宫极震,苌弘谓刘文公曰:君其勉之,先君之力可济也。周之亡也。其三川震,今西王之 大臣亦震,天弃之矣,东王必大克。

敬王四年,夏,五月,戊午,刘人败王城之师于尸氏,戊 辰,王城人,刘人,战于施谷,刘师败绩。秋,七月,己巳,刘 子以王出,庚午,王城人焚刘,冬,十一月,召伯逆王于 尸,及刘子单子盟。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二十四年,春,王正月,辛 丑,召简公,南宫嚚,以甘桓公见王子朝,刘子谓苌弘 曰:甘氏又往矣,对曰:何害,同德度义,太誓曰:纣有亿 兆夷人,亦有离德,余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此周所 以兴也。君其务德,无患无人,戊午,王子朝入于邬。三 月,庚戌,晋侯使士景伯莅问周故,士伯立于干祭,而 问于介众,晋人乃辞王子朝,不纳其使。夏,六月,壬申, 王子朝之师,攻瑕及杏,皆溃,郑伯如晋,子太叔相,见 范献子,献子曰:若王室何,对曰:老夫其国家不能恤, 敢及王室,抑人亦有言曰:嫠不恤其纬,而忧宗周之 陨,为将及焉。今王室实蠢蠢焉。吾小国惧矣,然大国 之忧也。吾侪何知焉。吾子其早图之,诗曰:瓶之罄矣, 惟罍之耻,王室之不宁,晋之耻也。献子惧,而与宣子 图之,乃征会于诸侯,期以明年,冬,十月,癸酉,王子朝 用成周之宝圭于河,甲戌,津人得诸河上,阴不佞以 温人南侵,拘得玉者,取其玉,将卖之,则为石,王定而 献之,与之东訾。二十五年,夏,会于黄父,谋王室也。赵 简子令诸侯之大夫输王粟,具戍人。曰:明年将纳王。 冬,十月,壬申,尹文公涉于巩,焚东訾,弗克。二十六年, 夏,四月,单子如晋告急,五月,戊午,刘人败王城之师 于尸氏,戊辰,王城人,刘人,战于施谷,刘师败绩。秋,七 月,己巳,刘子以王出,庚午,次于渠,王城人焚刘,丙子, 王宿于褚氏,丁丑,王次于萑谷,庚辰,王入于胥靡,辛 巳,王次于滑,晋知跞,赵鞅,帅师纳王,使女宽守关塞。 冬,十月,丙申,王起师于滑,辛丑,在郊,遂次于尸,十一 月,辛酉,晋师克巩,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 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阴 忌奔莒以叛,召伯逆王于尸,及刘子单子盟,遂军圉 泽,次于堤上,癸酉,王入于成周,甲戌,盟于襄宫,晋师 成公般戍周而还,十二月,癸未,王入于庄宫,定公五 年,春,王人杀子朝于楚。

敬王十年,冬,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鲁仲孙何忌, 卫世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 周,以致之刘子。

按《春秋》:昭公三十二年,刘子不书。 按《左传》:三十二 年,秋,八月,王使富辛与石张如晋,请城成周,冬,十一 月,晋魏舒,韩不信,如京师,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寻 盟,且令城成周,己丑,士弥牟营成周,计丈数,揣高卑, 度厚薄,仞沟洫,物土方,议远迩,量事期,计徒庸,虑财 用,书糇粮,以令役于诸侯,属役赋丈,书以授帅,而效 诸刘子,韩简子临之,以为成命。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刘子,晋侯,宋公,鲁侯,蔡侯,卫侯, 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会于召陵,侵楚。夏,五月,诸侯盟 于皋鼬。秋,七月,刘卷卒鲁会葬刘文公。

按《春秋》:定公四年。 按《左传》:四年,春,三月,刘文公合 诸侯于召陵,谋伐楚也。将会卫灵公使祝佗从。及皋 鼬,将长蔡于卫,卫侯使祝佗私于苌弘曰:闻诸道路, 不知信否,若闻蔡将先卫,信乎,苌弘曰:信,蔡叔,康叔 之兄也。先卫,不亦可乎,子鱼曰:以先王观之,则尚德 也。昔武王克商,成王定之,选建明德,以藩屏周,故周 公相王室以尹天下,于周为睦,分鲁公以大路大旗, 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条氏,徐氏,萧氏, 索氏,长勺氏,尾勺氏,使帅其宗氏,辑其分族,将其类 丑,以法则周公,用即命于周,是使之职事于鲁,以昭 周公之明德,分之土田陪敦,祝宗卜史,备物典策,官 司彝器,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皞之虚,分 康叔以大路,少帛,𬘬茷,旃旌,大吕,殷民七族,陶氏,施 氏,繁氏,锜氏,樊氏,饥氏,终葵氏,封畛土略,自武父以 南,及圃田之北竟,取于有阎之土,以共王职,取于相 土之东都,以会王之东蒐,聃季授土,陶叔授民,命以 康诰,而封于殷虚,皆启以商政,疆以周索,分唐叔以 大路密须之鼓,阙巩沽洗,怀姓九宗,职官五正,命以 唐诰,而封于夏虚,启以夏政,疆以戎索,三者皆叔也。 而有令德,故昭之以分物,不然,文武成康之伯犹多, 而不获是分也。唯不尚年也。管蔡启商,惎间王室,王 于是乎杀管叔而蔡蔡叔,以车七乘,徒七十人,其子 蔡仲,改行帅德,周公举之,以为己卿士,见诸王,而命 之以蔡,其命书云,王曰:胡,无若尔考之违王命也。若 之何其使蔡先卫也。武王之母弟八人,周公为太宰, 康叔为司寇,聃季为司空,五叔无官,岂尚年哉,曹,文 之昭也。晋,武之穆也。曹为伯甸,非尚年也。今将尚之, 是反先王也。晋文公为践土之盟,卫成公不在,夷叔, 其母弟也。犹先蔡,其载书云,王若曰:晋重,鲁申,卫武, 蔡甲午,郑捷,齐潘,宋王臣,莒期,藏在周府,可覆视也。吾子欲复文武之略,而不正其德,将如之何,苌弘说, 告刘子,与范献子谋之,乃长卫侯于盟。

敬王十七年,夏,四月,单子,刘子,败尹氏于穷谷。冬,十 一月,戊午,单子,刘子,逆王于庆氏。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定公六年,夏,四月,周儋翩率 王子朝之徒,因郑人将以作乱于周,郑于是乎伐冯, 滑,胥靡,负黍,狐人,阙外,六月,郑阎没戍周,且城胥靡。 冬,十二月,天王处于姑莸,辟儋翩之乱也。七年,春,二 月,周儋翩入于仪栗以叛。夏,四月,单武公,刘桓公,败 尹氏于穷谷。冬,十一月,戊午,单子,刘子,逆王于庆氏, 晋籍秦送王,己巳,王入于王城,馆于公族党氏,而后 朝于庄宫。

敬王十八年,春,二月,己丑,刘子伐仪栗,辛卯,刘子伐 盂。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定公八年,春,二月,己丑,单子 伐榖城,刘子伐仪栗,辛卯,单子伐简城,刘子伐盂,以 定王室。

[编辑]

周宣王之子封于杨。

按《国语》:史伯对郑桓公曰:当成周者,西有虞、虢、晋、隗、 霍、杨、魏、芮。

八国姬姓也

按《路史》:宣之子三,一尚父,为杨侯。一食陆乡,曰陆侯。 一封谢丘。

[编辑]

周宣王之子封于陆。

按《路史》:宣之子三,一尚父,为杨侯。一食陆乡,曰陆侯。 一封谢丘。

[编辑]

周宣王之子封于谢。

按《路史》:谢,姬国也。宣之子三,一尚父,为杨侯。一食陆 乡,曰陆侯。一封谢丘。

[编辑]

周平王之子封于纵。

按《路史》:平之子三,长曰精,封纵。

[编辑]

周平王之子封于梁。

按《路史》:平之子三,次曰唐,封梁山,为梁伯。

汝川 周[编辑]

周平王之子封于汝川,谓之周。

按《路史》:平之子三,少曰秀,封汝川,谓之周。十九世,并 于秦,为周氏。

[编辑]

周惠王封其子带于甘。

按《路史》:惠之子带封甘,曰昭公子。成公世官王所。 襄王三年,夏,王讨王子带。秋,王子带奔齐。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五年,夏,公及齐侯,宋公, 陈侯,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会王世子于首止。会王太 子郑,谋宁周也。秋,诸侯盟。七年,冬,闰月,惠王崩,襄王 恶太叔带之难,惧不立,不发丧,而告难于齐,八年,春, 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盟于 洮,谋王室也。襄王定位而后发丧。冬,王人来告丧,难 故也。是以缓。十一年,夏,扬拒泉皋伊雒之戎,同伐京 师,入王城,焚东门,王子带召之也。秦晋伐戎以救周, 秋,晋侯平戎于王。十二年,夏,王以戎难故,讨王子带, 秋,王子带奔齐。冬,齐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隰朋平 戎于晋。

襄王十四年,秋,王子带自齐归于京师。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二十二年,秋,富辰言于 王曰:请召太叔诗曰:协比其邻,昏姻孔云,吾兄弟之 不协,焉能怨诸侯之不睦,王说,王子带自齐复归于 京师,王召之也。

襄王十六年,夏,王子带以狄师攻王。秋,又以狄师伐 周。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夏,狄伐郑,取 栎,王德狄人,将以其女为后,富辰谏曰:不可,臣闻之 曰:报者倦矣,施者未厌,狄固贪婪,王又启之,女德无 极,妇怨无终,狄必为患,王又弗听,初,甘昭公有宠于 惠后,惠后将立之,未及而卒,昭公奔齐,王复之,又通 于隗氏,王替隗氏,颓叔桃子曰:我实使狄,狄其怨我, 遂奉太叔,以狄师攻王,王御士将御之,王曰:先后其 谓我何,宁使诸侯图之,王遂出,及坎欿,国人纳之,秋, 颓叔桃子奉太叔以狄师伐周,大败周师,获周公忌 父,原伯,毛伯,富辰,王出适郑,处于氾,太叔以隗氏居 于温。冬,王使来告难曰:不穀不德,得罪于母弟之宠 子带,鄙在郑地氾,敢告叔父,臧文仲对曰:天子蒙尘 于外,敢不奔问官守,王使简师父告于晋,使左鄢父 告于秦,郑伯与孔将锄,石甲父,侯宣多,省视官具于 氾。

襄王十七年,夏,四月,王入于王城杀王子带于隰城。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僖公二十五年,春,正月,秦伯师于河上,将纳王,狐偃言于晋侯曰:求诸侯莫如勤 王,诸侯信之,且大义也。继文之业,而信宣于诸侯,今 为可矣,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兆,公 曰:吾不堪也。对曰:周礼未改,今之王,古之帝也。公曰: 筮之,筮之,遇大有之睽。曰吉,遇公用享于天子之卦。 战克而王飨,吉孰大焉。且是卦也。天为泽以当日,天 子降心以逆公,不亦可乎,大有去睽而复,亦其所也。 晋侯辞秦师而下,三月,甲辰,次于阳樊,右师围温,左 师逆王。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太叔于温,杀之 于隰城,戊午,晋侯朝王,王飨醴,命之宥,请隧,弗许。曰: 王章也。未有代德,而有二王,亦叔父之所恶也。与之 阳樊,温原,攒,茅,之田,晋于是始起南阳,阳樊不服,围 之,苍葛呼曰: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宜吾不敢服 也。此谁非王之亲姻,其俘之也。乃出其民。

匡王三年,秋,甘歜败戎于邥垂。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文公十七年,秋,周甘歜败戎 于邥垂,乘其饮酒也。

景王二年,夏,五月,癸巳,尹言多,刘毅,单蔑,甘过,巩成, 杀王弟佞夫。

按《春秋》:襄公三十年,尹、刘、单、甘、巩五人不书。 按《左 传》:初,王儋季卒,其子括将见王而叹,单公子愆期为 灵王御士,过诸廷,闻其叹而言曰:乌乎,必有此夫,入 以告王,且曰:必杀之,不戚而愿大,视躁而足高,心在 他矣,不杀必害,王曰:童子何知,及灵王崩,儋括欲立 王子佞夫,佞夫弗知,戊子,儋括围𫇭,逐成愆,成愆奔 平畤,五月,癸巳,尹言多,刘毅,单蔑,甘过,巩成,杀佞夫, 括瑕廖奔晋。

景王十二年,春,甘人与晋争阎田,王执甘襄以说于 晋。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九年,春,周甘人与晋阎 嘉争阎田,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颍,王使詹桓伯辞 于晋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骀,芮,岐,毕,吾西土也。及武 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巴濮,楚邓,吾南土也。肃 慎,燕,亳,吾北土也。吾何迩封之有,文武成康之建母 弟,以蕃屏周,亦其废队是为,岂如弁髦,而因以敝之, 先王居梼杌于四裔,以御螭魅,故允性之奸,居于瓜 州,伯父惠公归自秦,而诱以来,使逼我诸姬,入我郊 甸,则戎焉取之,戎有中国,谁之咎也。后稷封殖天下, 今戎制之,不亦难乎,伯父图之,我在伯父,犹衣服之 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谋主也。伯父若裂 冠毁冕,拔本塞原,专弃谋主,虽戎狄其何有余一人, 叔向谓宣子曰:文之伯也。岂能改物,翼戴天子,而加 之以共,自文以来,世有衰德,而暴灭宗周,以宣示其 侈,诸侯之贰,不亦宜乎,且王辞直,子其图之,宣子说, 王有姻丧,使赵成如周吊,且致阎田与襚,反颍俘,王 亦使宾滑执甘大夫襄以说于晋,晋人礼而归之。 景王十五年,冬,十月,甘简公,立其弟过,刘子杀之而 立成公之孙鳅。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十二年,冬,十月,甘简公 无子,立其弟过,过将去成景之族,成景之族赂刘献 公,丙申,杀甘悼公而立成公之孙鳅,丁酉,杀献太子 之傅,庾皮之子过,杀瑕辛于市,及宫嬖绰,王孙没,刘 州鸠,阴忌,老阳子。

景王二十五年,夏,五月,乙亥,甘平公败绩于京。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夏,五月,王子 朝作乱,逐刘子,壬戌,刘子奔扬,单子逆悼王于庄宫, 以归,王子还,夜取王以如庄宫,癸亥,单子出,王子还 与召庄公谋曰:不杀单旗,不捷,与之重盟,必来背盟, 而克者多矣,从之,樊顷子曰:非言也。必不克,遂奉王 以追单子,及领,大盟而复,杀挚荒以说,刘子如刘,单 子亡,乙丑,奔于平畤,群王子追之,单子杀还,姑,发,弱, 鬷,延,定,稠,子朝奔京,丙寅,伐之,京人奔山,刘子入于 王城,辛未,巩简公败绩于京,乙亥,甘平公亦败焉。 敬王二年,春,甘桓公归于王子朝。

按《春秋》:昭公二十四年。 按《左传》:二十三年,夏,六月, 甲午,王子朝入于王城,次于左巷,秋,七月,戊申,𬩽罗 纳诸庄宫,二十四年,春,王正月,辛丑,召简公,南宫嚚, 以甘桓公见王子朝,刘子谓苌弘曰:甘氏又往矣,对 曰:何害,同德度义,太誓曰:纣有亿兆夷人,亦有离德, 余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此周之所以兴也。君其务 德,无患无人。

阳樊[编辑]

周景王之孙封阳樊宅无终。

按《路史》云云。

[编辑]

周敬王之子封于鄄。

按《路史》云云。

中山[编辑]

考王弟褐子封于中山。

按《路史》:考王封弟褐河南,曰东桓公中山。武公,东桓 公子也。厥后桓公荒淫不恤国。王问晋史馀曰:今诸侯孰先亡。对曰:中山乎。二年,而魏拔之,处之灵寿。

烈王十二年,国世本中山武公,居顾,桓公徙灵寿。按乐羊为魏拔中山,封之灵寿。史言赵武灵以惠文三年灭中山,迁其君于肤施是也。汉于此置灵寿县。

鲜虞[编辑]

周同姓有虞鲜国。

按《国语》:史伯对郑桓公曰:当成周者,北有卫、燕、翟、鲜 虞、路、洛、泉、徐、浦。

鲜虞姬姓在翟者。

按《路史》:鲜虞姬国也。

景王十五年,冬,晋伐鲜虞。

按《春秋》:昭公十二年 按《左传》:十二年,冬,晋荀吴伪 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

鲜虞白狄别种,在中山新市县。

景王十六年,晋荀吴帅师侵鲜虞。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昭公十三年,鲜虞人闻晋师 之悉起也。而不警边,且不修备,晋荀吴自著雍以上 军侵鲜虞,及中人,驱冲竞,大获而归。

景王十八年,秋,晋荀吴帅师伐鲜虞。

按《春秋》:昭公十五年 按《左传》:十五年,秋,晋荀吴帅 师伐鲜虞围,鼓鼓,人或请以城叛,穆子弗许,左右曰: 师徒不勤,而可以获城,何故不为,穆子曰:吾闻诸叔 向曰:好恶不愆,民知所适,事无不济,或以吾城叛,吾 所甚恶也。人以城来,吾独何好焉。赏所甚恶,若所好 何,若其弗赏,是失信也。何以庇民,力能则进,否则退, 量力而行,吾不可以,欲城而迩奸,所丧滋多,使鼓人 杀叛人而缮守备,围鼓三月,鼓人或请降,使其民见 曰:犹有食色,姑修而城,军吏曰:获城而弗取,勤民而 顿兵,何以事君,穆子曰:吾以事君也。获一邑而教民, 怠将焉用,邑邑以贾怠,不如完旧,贾怠无卒,弃旧不 祥,鼓人能事其君,我亦能事吾君,率义不爽,好恶不 愆,城可获而民知义,所有死命,而无二心,不亦可乎, 鼓人告食竭力尽,而后取之,克鼓而反,不戮一人,以 鼓子䳒鞮归。 敬王三十一年,春,晋赵鞅帅师伐鲜虞。

按《春秋》:哀公六年。 按《左传》:六年,春,晋伐鲜虞,治范 氏之乱也。

骊戎[编辑]

周同姓之国,有骊戎男。

按《左传》:晋伐骊戎,骊戎男,女以骊姬。

骊戎在京兆新丰县,其君姬姓,其爵男也,纳女于人曰女。

[编辑]

武王封宗姬于巴

按《左传》:桓公九年,《疏正义》曰:《地理志》:巴郡,故巴国。江 州是其治下县也。昭十三年,楚共王与巴姬埋璧,则 巴国姬姓也。此年,传文十六年,与秦楚灭庸,以后不 见,盖楚灭之。

按《巴志》: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尚书》。巴师 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纣,前 歌后舞也。武王既克殷,以其宗姬于巴,爵之以子。古 者远国虽大,爵不过子。故吴楚及巴,皆曰子。其地东 至鱼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土植五谷,牲 具六畜,桑蚕麻纻,鱼盐铜铁,丹漆茶蜜,灵龟巨犀,山 鸡白雉,黄润鲜粉,皆纳贡之。其果实之珍者,树有荔 支,蔓有辛蒟,园有芳蒻香茗,给客橙葵,其药物之异 者,有巴戟天椒,竹木之璝者,有桃支灵寿,其名山有 涂籍灵台,石书刊山,其民质直好义,土风敦厚,有先 民之流。故其诗曰:川崖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谷,可 以养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养母。其 祭祀之诗曰:惟月孟春,獭祭彼崖,永言孝思,享祀孔 嘉。彼黍既洁,彼仪惟泽。蒸命良辰,祖考来格。其好古 乐道之诗曰:日月明明,亦惟其名。谁能长生,不朽难 获。又曰:惟德实宝,富贵何常。我思古人,令闻令望。而 其失在于重迟鲁钝,俗素朴,无造次辨丽之气。其属 有濮賨苴,共奴獽夷蜑之蛮。

按《山海经》:海内,西南有巴国。太皞生咸鸟,咸鸟生乘 釐,乘釐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有国名曰流黄辛 氏,其域中方三百里,其出是尘土。有巴遂山,渑水出 焉。又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家。此古巴国附录于此以备考证 按《四川通志》:巴,《海内南经》有巴国,所谓巴賨彭濮者。 伏羲后生巴人。郭璞云:三巴国,今巴县是也。隶恭州。 秦汉之巴郡,本隶已沦,有古巴城,在岷江之北,汉水 之南。蜀将李严,修古巴城。《三巴记》云:阆北二水,东南 曲折,三回如巴字,而名。

成王会诸侯于成周,巴人入贡。

按《汲冢·周书》:成周之会,巴人以比翼鸟。

桓王十七年,夏,楚师巴师围鄾。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桓公九年,春,巴子使韩服告 于楚,请与邓为好,楚子使道朔将巴客以聘于邓,邓南鄙鄾人,攻而夺之币,杀道朔,及巴行人,楚子使薳 章让于邓,邓人弗受,夏,楚使斗廉帅师,及巴师围鄾, 邓养甥,聃甥,帅师救鄾,三逐巴师不克,斗廉衡陈其 师于巴师之中,以战而北,邓人逐之,背巴师,而夹攻 之,邓师大败,鄾人宵溃。

惠王元年,冬,巴人伐楚。

按《春秋》不书。 按《左传》:庄公十八年,初,楚武王克权, 使斗缗尹之,以叛,围而杀之,迁权于那处,使阎敖尹 之,及文王即位,与巴人伐申,而惊其师,巴人叛楚,而 伐那处,取之,遂门于楚,阎敖游涌而逸,楚子杀之,其 族为乱,冬,巴人因之以伐楚,十九年,春,楚子御之,大 败于津。

匡王二年,秋,八月,楚人,秦人,巴人,灭庸。

按《春秋》:文公十六年。 按《左传》:十六年,秋,八月,楚大 饥,戎伐其西南,至于阜山,师于大林。又伐其东南,至 于阳丘,以侵訾枝。庸人帅群蛮以叛,楚麇人率百濮 聚于选,将伐楚。于是申息之北门不启。楚人谋徙于 阪高,𫇭贾曰:不可。我能往,寇亦能往。不如伐庸。夫麇 与百濮,谓我饥,不能师,故伐我也。若我出师,必惧而 归。百濮离居,将各走其邑,谁暇谋人。乃出师。旬有五 日,百濮乃罢。自庐以往,振廪同食,次于句澨,使庐戢 梨侵庸,及庸方城。庸人逐之,囚子扬窗三宿而逸。曰: 庸师众,群蛮聚焉。不如复。大师且起,王卒合而后进。 师叔曰:不可,姑又与之遇以骄之。彼骄我怒,而后可 克。先君鼢冒所以服陉隰也。又与之遇,七遇皆北。唯 裨鯈鱼人实逐之。庸人曰:楚不足与战矣。遂不设备。 楚子乘驿会师于临品,分为二队。子越自石溪,子贝 自仞,以伐庸。秦人、巴人从楚师,群蛮从楚子盟,遂灭 庸。

敬王四十三年,春,巴人伐楚,楚败巴师于鄾。

按《左传》:哀公十八年,春,巴人伐楚,围鄾,初,右司马子 国之卜也。观瞻曰:如志,故命之,及巴师至,将卜帅,王 曰:宁如志,何卜焉。使帅师而行,请承,王曰:寝尹工尹, 勤先君者也。三月,楚公孙宁,吴由于,薳固,败巴师于 鄾,故封子国于析,君子曰:惠王知志,夏书曰:官占,唯 能蔽志,昆命于元龟,其是之谓乎,志曰:圣人不烦卜 筮,惠王其有焉。

内五诸侯五星图

内五诸侯五星图

按《史记·天官书》:南宫朱鸟。

图考

按《星经》:阙权衡,衡,太微三光之廷,匡

卫十二星,藩臣,西将东相。南四星执法中端门,门左 右掖门,门内六星诸侯。

《正义》曰:内五诸侯五星,列在帝庭。按《新法历书》无

按《宋史·天文志》:太微垣,内五诸侯五星,在九卿西,内 侍天子,不之国也。《乾象新书》:在郎位南。

按《步天歌》:三黑九卿为背位,五黑诸侯卿后行。

诸王六星图

诸王六星图

图考

按星经阙

按《史记·天官书》不载。

按《宋史·天文志》:诸王六星,在五车南。

按《步天歌》:毕上横列六诸王,王下四皂天高星。

五诸侯五星图

五诸侯五星图

图考

按《星经》阙。

按《史记·天官书》:内五诸侯注,诸侯五星在东井北河, 主判举,戒不虞。又曰理阴阳,察得失。一曰帝师,二曰 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此五者,为天子 定疑议也。

按《宋史·天文志》:五诸侯五星,在东井北,主断疑、刺举、 戒不虞、理阴阳、察得失,亦曰主帝心。一曰帝师,二曰 帝友,三曰三公,四曰博士,五曰太史,五者常为帝定 疑议。

按《步天歌》:天樽三星井上头,樽上横列五诸侯。

宗藩部总论[编辑]

《易经》

《比卦》
[编辑]

象曰:地上有水,比;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

本义地上有水,水比于地,不容有间。建国亲侯,亦先王所以比于天下,而无间者也。

《诗经》[编辑]

《大雅板之七》
[编辑]

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怀德维宁, 宗子维城,无俾城坏,无独斯畏。

朱注价,大也,大德之人也。藩篱,师众。垣,墙也。大邦,强国也。屏,树也。所以为蔽也。大宗,强族也。翰,干也。宗子,同姓也。言是六者,皆君之所恃以安,而德其本也。有德则得是五者之助,不然则亲戚叛之,而城坏,城坏则藩垣屏翰皆坏,而独居。独居而所可畏者至矣。大全庐陵彭氏曰:王者之治,亲亲为大。虽用人以为藩垣屏,而资同姓以为翰。翰者所资以立也。又必待同姓以为城。城者,所恃以固也。曰大宗,曰宗子,其意反复言同姓之至重至戚,盖垣重藩屏不可以无翰,而城又大且重焉。然在人者,皆有形之势,而德之在我,乃无形之势也。故犹曰维宁焉。

《礼记》[编辑]

《文王世子》
[编辑]

庶子之正于公族者,教之以孝弟睦友子爱,明父子 之义,长幼之序。

陈注庶子,司马之属,官正于公族,为政于公族也。《周礼》庶子掌国子之倅。倅,副贰也。国子是公卿大夫士之子,副贰其父者也。大全长乐陈氏曰:言教世子而继之,以庶子正公族行,法自贵者始也。

其朝于公,内朝,则东面北上,臣有贵者以齿,其在外 朝,则以官,司士为之。

陈注内朝,路寝之庭也。言公族之人,若朝见于公之内朝,则立于西方,而面向东。尊者在北,以次而南,然既均为同姓之臣,则一以昭穆之长幼为序。父兄虽贱,必居上。子弟虽贵,必处下也。外朝,路寝门外之朝也。若公族朝见于外朝,与异姓之臣杂列,则以官之高卑为次序,不序年齿也。司士亦司马之属,主为朝见之位次者。

其在宗庙之中,则如外朝之位,宗人授事,以爵以官。

陈注宗人之官,掌礼,及宗庙中,授百官以职事者。以爵,随其爵之尊卑,贵者在前,贱者在后也。以官,随其官之职掌,使各供其事也。

其登馂献受爵,则以上嗣。

陈注登自堂下,而升堂上也。馂,食尸之馀也。尸出宗人,使嗣子及长兄弟升堂,相对而馂也。以特牲礼次序言之,先时祝酌爵觯奠于铏南,俟主人献内兄弟毕,长兄弟及众宾长为加爵之后,宗子使嗣子饮铏南之奠爵,嗣子盥而入拜,尸执此奠爵,嗣子进受,复位,而拜,尸答拜,嗣子饮毕,拜尸,尸又答拜。所谓受爵也。嗣子又举所奠爵,洗而酌之,以入献尸,尸拜而受,嗣子答拜,所谓献也。无算爵之后,礼毕,尸出,乃馂,此三事者,受爵在先,献次之,馂最在后。今言馂献受爵,以重在馂,故逆言之欤。上嗣

适子之长者,为最上也。此谓士礼大夫之嗣,无此礼者避君也。

庶子治之,虽有三命,不逾父兄。

陈注庶子治公族,朝内朝之礼,虽有三命之贵,而其位次不敢逾越无爵之父兄,而居其上。即上章所言臣有贵者以齿也。疏曰:若非内朝,其馀会聚,则一命齿于乡里,谓一命尚卑。若与乡里长宿燕食,则犹计年也。再命齿于父族,谓再命渐尊,不复与乡里计年,唯官高在上,但父族为重,犹计年为列也。三命不齿,谓三命大贵,则亦不复与父族计年,燕会则别席独坐,在宾之东矣。

其公大事,则以其丧服之精粗为序,虽于公族之丧 亦如之,以次主人。

陈注此谓君丧而庶子治其礼事。大事,丧事也。臣为君皆斩衰,然衰制虽同,而升数之多寡,则各依本亲庶子序列位次,则辩其本服之精粗,使衰粗者在前,衰精者在后。非但公丧如此,公族之内,有相为服者亦然。盖亦是庶子序其精粗先后之次也。以次主人者,谓虽有庶长父兄,尊于主人,亦必次于主人之下,使主人在上为丧主也。

若公与族燕,则异姓为宾,膳宰为主人,公与父兄齿, 族食世降一等。

陈注公与族人燕食,亦庶子掌其礼。族人虽众,其初一人之身也,岂可以宾客之道外之。故以异姓一人为宾,而使膳宰为主,与之抗礼,酬酢君尊,而宾不敢敌也。君虽尊而与父兄列位,序尊卑之齿者,笃亲亲之道也。族食世降一等,谓族人既有亲疏,则燕食亦随世降杀也。疏曰:假令本是齐衰,一年四会食,若大功则一年三会食,小功则一年再会食,缌麻则一年一会食,是世降一等也。

其在军,则守于公祢。

陈注祢当读作祧,公祢谓迁主,载在齐车,随公出行者也。庶子官既从在军,故守卫此齐车之行主也。

公若有出疆之政,庶子以公族之无事者,守于公宫, 正室守太庙,诸父守贵宫贵室,诸子诸孙,守下宫下 室。

陈注上章专言出军,则此出疆之政,盖朝觐会同之事也。无事者,谓不从行,又无职守之人也。公宫,总言公之宗庙宫室也。正室,公族之为卿大夫士者之适子也。太庙,太祖之庙也。诸父,公之伯父叔父也。宫以庙言,室以居言,贵宫,尊庙也。贵室,路寝也。下宫下室,则是亲庙与燕寝也。

五庙之孙,祖庙未毁,虽为庶人,冠娶妻必告,死必赴, 练祥则告。

陈注诸侯五庙,始封之君,为太祖百世不迁,此下亲尽则递迁。此言五庙之孙,是始封之君,即五世祖。故云祖庙未毁。未毁,未递迁也。此孙虽无禄仕,然冠昏必告于君,死必赴练祥之祭。必告者,以其亲未尽也。

族之相为也,宜吊不吊,宜免不免,有司罚之,至于赗 赙承含,皆有正焉。

陈注四世而缌,服之穷也。五世亲尽,袒免而已。六世以往吊而已矣。当吊而不吊,当免而不免,皆为废礼。故有司者罚之,所以肃教也。赗以车马,赙以货财,含以珠玉,襚以衣服。四者,总谓之赠。随其亲疏,各有正礼。庶子官治之,有司即庶子也。

公族其有死罪,则磬于甸人,其刑罪,则纤剸,亦告于 甸人,公族无宫刑。

陈注磬,县缢杀之也。甸人,掌郊野之官,为之隐,故不于市朝,其刑罪之当纤刺剸割之时,亦鞠读刑法之书,于甸人之官也。《汉书》每云鞠狱,鞠,尽也,推审罪状,令无馀蕴,然后读其所犯罪状之书,而刑之。无宫刑者,不绝其类也。

狱成,有司谳于公,其死罪,则曰某之罪在大辟,其刑 罪,则曰某之罪在小辟,公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公 又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及三宥不对,走出,致刑于 甸人,公又使人追之,曰:虽然,必赦之,有司对曰:无及 也,反命于公,公素服不举,为之变,如其伦之丧,无服, 亲哭之。

陈注狱成谓所犯之事,讯问已得情实也。谳,议刑也。杀牲盛馔,曰举素服。不举为之变其常礼,示悯恻也。如其亲疏之伦,而不为吊服者,以不亲往故也。但居外不听乐,及赙赠之类,仍依亲疏之等耳。亲哭之者,为位于异姓之庙,而素服以哭之也。天子诸侯绝旁亲,故知此言无服,是不为吊服。

公族朝于内朝,内亲也,虽有贵者以齿,明父子也,外 朝以官,体姓异也,宗庙之中,以爵为位,崇德也,宗人 授事以官,尊贤也,登馂受爵以上嗣,尊祖之道也,丧 纪以服之轻重为序,不夺人亲也,公与族燕则以齿, 而孝弟之道达矣,其族食世降一等,亲亲之杀也,战 则守于公祢,孝爱之深也,正室守太庙,尊宗室,而君臣之道著矣,诸父诸兄守贵室,子弟守下室,而让道 达矣。

陈注此以下覆解前章,庶子正公族,以下诸事内亲,谓亲之故进之于内也。明父子昭穆不可紊也。体异姓,体貌异姓之臣也。崇德,德之尊者,爵必尊也。尊贤惟贤者,能任事也。上嗣,继祖者也。故为尊祖之道,服之轻重,本于属之亲疏。亲疏之伦,不可易夺也。燕食主于亲,亲以齿相序,所以达孝弟之道也。亲亲施于生者,宜有降杀之等,孝爱施于死者,宜有深远之思。君臣之道,以轻重言,让道则以贵贱言也。

五庙之孙,祖庙未毁,虽及庶人,冠娶妻必告,死必赴, 不忘亲也,亲未绝而列于庶人,贱无能也,敬吊临赙 赗,睦友之道也,古者庶子之官治,而邦国有伦,邦国 有伦,而众乡方矣,公族之罪,虽亲不以犯有司,正术 也,所以体百姓也,刑于隐者,不与国人虑兄弟也,弗 吊,弗为服,哭于异姓之庙,为忝祖,远之也,素服居外, 不听乐,私丧之也,骨肉之亲无绝也,公族无宫刑,不 翦其类也。

陈注正术犹言常法也。公族之有罪者,虽是君之亲,然亦必在五刑之例,而不赦者。是不以私亲,而干犯有司之正法也。所以然者,以立法无二制,当与百姓一体断决也。

《大传》
[编辑]

君有合族之道,族人不得以其戚,戚君位也。

陈注君恩可以下施,故于族人有合聚燕饮之礼,而族人则皆臣也,不敢以族属父子兄弟之亲,而上亲于君者。一则君有绝宗之道,二则以严上下之辨,而杜篡代之萌也。

《左传》[编辑]

昭公二十八年,晋成鱄对魏献子。[编辑]

昔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 姓之国者,四十人,皆举亲也。

《正义》曰:由武王克商,得封建诸国,归功于武王耳。此十五国,或有在后封者,非武王之时尽得封也。《尚书·康诰之篇》:周公营洛之年,始封康叔于卫。《洛诰之篇》:周公致政之年,始封伯禽于鲁。明知武王之时,兄弟未尽封也。僖二十四年,传称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藩屏周,亦以周公为制礼之主,故归功于周公耳。非尽周公封也。九年传云:文武成康之封建,母弟则康王之世,尚有封国。宣王方始封郑,非独武王,周公封诸国也。僖二十四年传,数文之昭也,有十六国。此言武王兄弟之国,十五人者,人异。故说异耳。非武王封十五,周公始加一也。以鲁卫言之,知周公所加非唯一耳。

《册府元龟》[编辑]

《论黄帝以下至商周宗藩》
[编辑]

古者纠合宗族,所以展亲,建立子孙,用为夹辅。故能 庇于本根,谓之藩屏。分以宝玉,礼之脤膰,故孝弟之 道达,骨肉之恩厚焉。虽复商周已往,典籍靡全,然其 大抵亦可概见。昔者,黄帝二十五子,凡一十四姓,故 其裔绪,后世尤盛。高阳氏生一子,后世有才子八人, 是曰八凯。高辛氏生四子,皆有天下,后世有才子八 人,是曰八元。又黄帝之后,有驩兜。少昊之后,有共工。 颛顼之后,有鲧。虽帝者之胄,而其德不类焉。尧有庶 子九人,舜亦有庶子,其嫡子不立,故庶子之封爵无 闻焉。然自黄帝以迄舜禹,皆同姓而异号,则其宗枝 盛矣。禹之后,以国为氏者,凡十有三人,盖夏后氏有 扈氏,有男氏,斟寻氏,彤城氏,褒氏,曹氏,杞氏,缯氏,辛 氏,冥氏,斟氏,戈氏焉。其孙太康,有弟五人,号曰五观, 即《夏书》所谓五子之歌者也。汤之后,以国为氏者,凡 七,盖商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焉。 其后帝乙正妃,生三子,微子,微仲,纣也。庶妃生一子, 箕子也。纣生一子,武庚也。纣虽失国,武庚虽不祀,而 微子、箕子皆闻于周焉。周初封国八百,而同姓者,五 十有馀国。诗谓周文王则百斯男,经史所载王妃太 姒之子十人,馀莫可知。其国存者,十六而已。文武周 公之胄,分封而受国者,即左氏所谓管、蔡、郕、霍、鲁、卫、 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鄷、郇。文之昭也邘,晋应韩武之 穆也,凡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裔也。

《文献通考》[编辑]

《论封建》
[编辑]

秦既并天下,丞相绾请分王诸子,廷尉斯请罢封建, 置郡县。始皇从之。自是诸儒之论封建郡县者,历千 百年,而未有定说。其论之最精者,如陆士衡、曹允, 则主绾者也。李百药、柳宗元,则主斯者也。二说互相 排诋,而其所发明者,不过公与私而已。曹与陆之说 曰:唐虞三代公天下,以封建诸侯,故享祚长。秦私天 下,以为郡县,故传代促。柳则反之曰:秦,公天下者也。 眉山苏氏又从而助之曰:封建者,争之端,乱之始,篡 弑之祸,莫不由之。李斯之论,当为万世法。而世之醇儒力诋之,以为二氏以反理之评,诡道之辩,而妄议 圣人。然则后之立论者,宜何从。以封建为非耶,是帝 王之法所以祸天下后世也。以封建为是耶,则苏柳 二子之论,其剖析利害,指陈得失,莫不切当,不可废 也。愚常因诸家公私之论,而折衷之,曰:封建郡县,皆 所以分土治人,未容遽曰此公而彼私也。然必有公 天下之心,然后能行封建。否则莫如郡县。无公天下 之心,而欲行封建,是授之以作乱之具也。呜呼,封建 之难行,久矣。然其弊不特见于周秦之际,而已见于 三代之初。何也,昔者唐虞之世,建国至众也。天子巡 狩,而诸侯述职,然后敷纳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 书之所载,如此而已。不闻其争土地以相侵伐,干王 略以勤六师也。舜之时,蛮夷常猾夏矣。而命皋陶以 修五刑、五流之法,有苗常弗率矣。虽命禹以徂征,卒 之以舞干羽而格,则是亦不战而屈之也。夫蛮夷有 苗,皆要荒之外,王政所不加者也。而士师足以治之, 不战足以服之,则当时四岳十二牧所统之国,其谨 侯度以奉其上,而不勤征讨也。审矣,又安得如柳氏 所谓群之分,其争必大,大而后有兵。如苏氏所谓争 之端,而乱之始乎。所以然者,何也。则尧舜公天下之 心,有以服之也。盖尧在位七十载,询于众庶,以帝位 授之舜。舜在位三十有三载,询于众庶,以帝位授之 禹。而当时之众,建诸侯也,有德者爵之,功加于民者 爵之,尧舜无容心也。居天下之上,而与天下之贤,且 能者分治之。逮其倦勤,则必求天下之有圣德者而 禅之。夫惟天子不以天下自私,而后诸侯不敢以其 国自私。是以虽有土地之广,人民之众,甲兵之强,其 势足以为乱,而莫不帖服于其下,如臂指之相使,以 为当然。是则唐虞以公天下之心,行封建,而当时封 建所以无弊也。盖家天下自夏始,大封同姓。而命之, 曰蕃屏王室,自周始。二者皆圣人随时制变,以纲维 斯世,未容以私议之也。然上视尧舜,则少褊矣。故封 建之弊,始于夏而成于周,是以禹一传而启有有扈 氏之征,再传而仲康有羲和之征。夫以天子而征诸 侯,诸侯相率而上干天子之征,禹之前无有也。而始 于有扈。夫有扈之罪,曰威侮五行,怠弃三正而已。羲 和之罪,曰沈湎于酒,畔官离次而已。二罪者,以法议 之则诛止其身,而二人生于汉世,则一廷尉足以定 其罪矣。而启与仲康必命六师以征之者,则必恃其 土地甲兵,不即引咎,而悍然以抗其上矣。书纪其事 曰大战,曰徂征,而观其誓师之辞,有不用命之戮焉。 有爱克厥威之戒焉。歼渠魁,释胁从之令焉。则兵帅 之间,所伤众矣。夫治一人之罪,而至于兴师,使无辜 之人,受用兵之祸,则封建之弊也。故曰已见于三代 之初,此之谓也。夫有扈、羲和之罪,虽王政所必讨,而 比之猾夏,则有间矣。舜之时,士师明刑,足以正蛮夷 猾夏之罪。而启少康之时,非天子总六师,不足以治 诸侯怠慢沈湎之过。则可以见当时诸侯擅其富强, 非文诰刑禁之所能诘也。自是而后,天子私其天位 而世守,诸侯亦私其国之土地甲兵而擅用之。幸而 遇贤圣之君,德足以怀,而威足以制,则犹可摄服,而 其中衰之际,人心未离,而诸侯先叛之。至于周列五 等邦国,群后虽曰亲贤并建,而终不以异姓先诸姬, 文昭武穆之封,遍于天下,封建之法益详,经制益密, 而示人益褊矣。是以夏商有国数百年,苟未至于桀 纣之暴,犹足以制宇内,而朝诸侯而周数传之后,即 有末大不掉之忧。故景王之责晋曰:文武成康之建, 母弟以藩屏王室,亦其废坠,是为岂如弁髦,而因以 敝之。而李斯之说,亦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 然后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周天子弗能禁也。然则 其效可睹矣。盖时不唐虞,君不尧舜,终不可复行封 建。谓郡县之法,出于秦,而必欲易之者,则书生不识 变之论也。夫置千人于聚货之区,授之以挺与刃,而 欲其不为夺攘矫虔,则为之主者,必有伯夷之廉,伊 尹之义,使之靡然潜消其不肖之心,而后可。苟非其 人,则不若藏挺与刃,严其检制,而使之不得以逞。此 后世封建之所以不可行,而郡县所以为良法也。而 王绾、淳于生之徒,乃欲以三代不能无敝之法,使始 皇行之,是教盗跖假其徒以利器,而与之共处也。则 亦不终日而刃劘四起矣。或曰:禹之传子,周之封同 姓,皆圣人之经制也。而子顾妄议其私天下,而以为 劣于唐虞,何哉。曰:世之不古,久矣。圣人不能违时,不 容复以上古之法治之也。而世故不能知圣人之心 也。记曰:有虞氏未施信于民,而民信之。夏后氏未施 敬于民,而民敬之。殷人作誓,而民始畔。周人作会,而 民始疑。然则殷周岂果劣于虞夏乎,而或畔或疑,起 于誓会者,以时人之不皆圣人也。《礼运》载夫子言:大 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而继之以谋 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是谓大同。大道既隐,天 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而继之以谋用是作,而 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以为小康。然则官天下与家天下者,其规模之广隘,治效之优 劣,虽圣人不能比而同之矣。万章曰:人有言至于禹 而德衰,不传于贤,而传于子。而孟子累数百言辩之, 以为皆天也。然则知禹之传子,非私者,千载而下,一 孟子而已。岂可复望之当时诸侯乎。世本称有扈氏 以尧舜传贤,而禹传启,故启立而不服,遂征之。然则 非愚之臆说也。

吕后剿除高皇侧室之子三,赵王皆不得其死,齐代 仅免,而独以其外孙张后之故,取他人子,名为孝惠 子,嗣帝位者。二人封王者五人,何其多也。然少帝稍 长,则衔杀母之冤,坐废以死,强不疑,亦皆夭折。弘朝 武太皆见诛,于事久论定之。后所谓非所据而据焉。 不有天刑,必有人祸,竟何益哉。

孝文之时,山东之国,齐七十二城,楚四十城,吴五十 城,晁错所谓封三庶孽,分天下半是也。三国之中,齐 为尤大,悼惠王复子多而材。吕氏之乱,哀王襄欲举 兵西向,则关中为之震恐。且有自帝之谋其弟,朱虚 东牟且将为内应,幸诸吕已诛,文帝正位,而其谋遂 寝。然则帝即位之后,诸侯之势疏,而逼地大而可忌 者,莫如齐吴楚,而齐尤甚。帝之虑,岂不及此。故虽尽 复吕后所夺齐地,而即割其二郡以王城阳济北,逮 济北以构逆诛,文王绝世,则尽以齐地分王悼惠之 六子,即贾谊所谓各受其祖之分地,地尽而止,天子 无所利焉者也。及孝景之时,吴楚为逆悼惠王之子 孙,所谓六王者,皆预其谋。然俱以国小兵弱,故齐与 济北虽预密谋,而终不敢发。胶东、胶西、济南、菑川,仅 能出兵围齐,及汉兵出,则各已溃散。吴楚既无巨援, 宜其速败,使齐地不早分以一壮王,全据七十二城 之甲兵,与吴楚合从西向,汉之忧,未艾也。孰谓谊言 不见用,而文帝为无谋哉。

文帝十一年,贾谊上疏曰:陛下即不定制,如今之势, 不过一传再传诸侯。犹且人恣而不制,豪植而大强。 汉法不得行矣。陛下所以为蕃捍,及皇太子之所恃 者,唯淮阳代二国耳。代北边匈奴,与强敌为邻,能自 完则足矣。而淮阳之比大诸侯,仅如黑子之著面,适 足以饵大国耳,不足以有所禁御。方今制在陛下,制 国而令子适足以为饵,岂可谓工哉。臣之愚计,愿举 淮南地以益淮阳,而为梁王立后,割淮阳北边二三 列城与东郡,以益梁。不可者,可徙代王,而都睢阳。梁 起于新郪以北,著之河淮。阳包陈以南,揵之江,则大 诸侯之有异心者,破胆而不敢谋。梁足以捍齐赵,淮 阳足以禁吴楚。陛下高枕,终无山东之忧矣。此二世 之利也。当今恬然适遇诸侯之皆少,数岁之后,陛下 且见之矣。夫秦日夜苦心劳力,以除六国之祸。今陛 下力制天下,颐指如意,高拱以成六国之祸,难以言 智。苟身无事,畜乱宿祸,孰视而不定。万年之后,传之 老母弱子,将使不宁,不可谓仁。帝于是从谊计,徙淮 阳王武为梁王,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得大县四十馀 城。先公曰:谊之意甚勤,而谋甚忠矣。虽然,此不过以 亲疏为强弱耳。疏者难防,亲者可倚固也。然今日之 疏,本前日之亲,今日之亲,又他日之疏也。不以德义 相维,而专以亲戚相制,岂得为万世之良策乎。亲以 宠逼,则又如之何。高皇帝立诸子,一传文帝,而高帝 诸子已足为文帝忧。帝又专以大城名都,畀其子孙, 将不复为后人忧乎。

武帝初即位,大臣惩吴楚七国行事,议者多冤晁错 之策。皆以诸侯连城数十,太强,欲稍侵削,数奏暴其 过恶,诸侯王自以骨肉至亲,先帝所以广封连城,犬 牙相错者,为盘石宗也。今或无罪,为臣下所侵辱,有 司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证其君多目以侵冤。建元 三年,代王登、长沙王发、中山王胜、济川王明来朝,天 子置酒,胜闻乐声而泣。问其故,胜对曰:臣闻悲者,不 可为絫欷。思者,不可为叹息。故高渐离击筑易水之 上,荆轲为之低而不食。雍门子壹微吟,孟尝君为之 于邑。今臣心结日久,每闻幼眇之声,不知涕泣之横 集也。夫众嘘漂山,聚蚊成雷,朋党执虎,十夫挠椎。是 以文王拘于羑里,孔子厄于陈蔡,此乃蒸庶之成风, 增积之生害也。臣身远与寡,莫为之先。众口铄金,积 毁销骨。丛轻折轴,羽翮飞肉。纷惊逢罗,潸然出涕。臣 闻白日晒光,幽隐皆照。明月耀夜,蚊槁宵见。然云蒸 列布,杳冥昼昏,尘埃抪覆,昧不见泰山。何则,物有蔽 之也。今臣雍阏不得闻,谗言之徒蜂生。道辽路远,曾 莫为臣闻,臣窃自悲也。臣闻社鼷不灌,屋鼠不熏,何 则所托者然也。臣虽薄也,得蒙肺腑,位虽卑也,得为 东藩,属又称兄。今群臣非有葭莩之亲,鸿毛之重,群 居党议,朋友相为,使夫宗室摈郤,骨肉冰释,斯伯奇 所以流离,比干所以横分也。诗云:我心忧伤,惄然如 捣,假寐永叹,惟忧用老,心之忧矣,疢如疾首。臣之谓 也。具以吏所侵闻。于是上乃厚诸侯之礼,省有司所 奏诸侯事,加亲亲之恩焉。其后更为主父偃谋,令诸 侯以私恩自裂地,分其子弟,而汉为定制,封号辄别属汉郡。汉有厚恩而诸侯稍自分析弱小云。

武帝元朔二年,主父偃说上曰:古者诸侯地不过百 里,强弱之形易制。今诸侯或连城数十,地方千里,缓 则骄奢,易为淫乱。急则阻其强而合从,以逆京师。今 以法割削,则逆节萌起,前日晁错是也。今诸侯子弟, 或十数,而嫡嗣代立馀,虽骨肉无尺地之封,则仁孝 之道不宣。愿陛下令诸侯,得推恩,分子弟以地侯之, 彼人人喜得所愿。上以德施,实分其国,必稍自销弱 矣。于是上从其计,乃制诏,御史诸侯王,或欲推私恩, 分子弟邑者,令各条上,朕且临定其名号。自是支庶 毕侯矣。先公曰:主父偃之说,即贾谊众建诸侯之遗 意也。然众建则自上令而行之,为俭为吝。推恩则本 下情而行之,为恕为仁。且其事势之难易,德意之广 狭,居然不同,岂可以人废言哉。

魏疏忌骨肉,故武之子,文之母弟,不过食一县,且刻 削迁徙,殊无宁日,几不能以自存。晋矫其敝,受禅之 初,不特宣文之子孙毕王,虽宣帝诸弟,如孚如泰辈 之子孙,亦且同时俱封。又许其自选官属,而王家人 衣食御府,别给之。亲亲之意亦厚矣。刘颂所言无成 国之制,盖以其徒享封土,而不治吏民,有同郡县。此 乃汉景武以后之法。制然惠帝既立之后,诸王或镇 雄藩,或专国政,废贾诛赵,犹运之掌,则亦不可以言 无事任矣。而干戈相侵,自相荼毒,遂以覆国。盖晋之 创业,不以道,而垂统非其人。故天命不佑。虽有盘石 之宗,适以基祸,固难以周汉自诡也。

自汉景武,始裁抑诸侯王,虽受封连城,而不得以擅 其土地甲兵。至东汉诸侯王,惟得食其邑入而已。曹 魏则并邑入,亦鲜薄,猜防尤甚,卒以孤立速亡。晋宋 齐梁之制,诸王皆出为都督刺史,星罗棋布,各据强 藩。盖将假以事任,庶收宗子维城之功,而矫孤立之 弊。然宋齐一再传,而后二明帝皆以傍支入继大统, 忮忍特甚。前帝之子孙,虽在童孺,皆以逼见仇。其据 雄藩处要地者,适足以陨其身于典签辈之手。而二 明亦复享年不永,置嗣无状,沦胥以亡。不足复议。若 晋若梁,则诸王皆以盛年雄才,出当方面,非宋齐帝 子辈比也。然京师有变,则俱无同奖王室之忠,而各 有帝制,而天子自为之志。贾赵之乱,如冏如颙,如乂 越之徒,纵兵不戢,屠其骨肉,以启戎狄之祸。而神州 覆亡。侯景之乱,如纶如绎如纪如察之徒,拥兵不救, 委其祖父,以喂寇贼之口,而天伦殄绝矣。盖其初之 立制也,非不欲希风宗周,惩鉴汉魏,然世俗险恶,人 心浇漓,齐桓晋文之事尚矣。晋梁诸王,虽欲求一人 如郑厉公、虢叔辈,而不可得。后儒所以疑封建之不 可行,有由矣。

诸侯王与列侯,皆以其嫡子嫡孙,世袭其所受之封 爵,自非有罪者与无后者,则爵不夺,而国不除。此法 汉以来,未之有改也。至唐,则臣下之封公侯者,始止 其身,而无以子袭封者。然亲王则子孙袭封如故。虽 所谓茅土食邑,多为虚名。然始受封之国与爵,则父 殁子继,世世相承。如吴王恪、曹王明,俱太宗之子,受 封于贞观时。中更武氏禄山之祸,皇族歼夷,陵替之 馀,然其苗裔苟存,则嗣吴王,嗣曹王,尚见于肃代德 顺之间。至宋则皇子之为王者,封爵仅止其身,而子 孙无问嫡庶,不过承荫入仕,为环卫官,廉车节钺,以 序而迁。如庶姓贵官荫子入仕之例,必须历任年深, 齿德稍尊,方特封以王爵。而其祖父所受之爵,则不 袭也。《国朝会要》载:庆历四年七月,制封宗室,乃以皇 叔冯翊郡公德文为东平郡王,皇兄允让为汝南郡 王,皇弟允良为华元郡王,皇侄从蔼为颖国公,从煦 为安国公,宗说为祁国公,昭成太子孙宗保为建安 郡王,华王孙宗达为恩平郡王,邢王孙宗望为清源 郡公。自燕王薨,而祖宗之后,未有封王爵者。议者以 为自三代以来,皆建宗戚,用自承助,于是次第封拜 之,盖仁宗鲜兄弟享国既久,又无皇子。艺祖太宗之 子为王者,皆已物故。是时宗姓几无一王,故择其行 尊齿宿者王之。至濮安懿王,以英宗之故,安定郡王 以艺祖之故,方令世世承袭。然又不以昭穆相承嫡 庶为别。每嗣王殁,则只择本宗直下之行尊者承袭, 于是濮安懿王有二十七子,而得嗣封者七人。四十 六孙,而得嗣封者亦七人。盖嗣濮王凡十四人,才更 两代耳。安定郡王之后,世字行嗣封者五人,令字行 嗣封者九人,子字行嗣封者四人,伯字行嗣封者三 人,盖嗣安定郡王凡二十一人,才更四代耳。此例亦 古所无也。又按蔡元道《祖宗官制旧典》称:皇子生百 晬,命名初除美军额节度使,两遇大礼,移镇再遇,封 国公,出阁拜使相,封郡王,纳夫人,建外第。方除两镇 封王。然则皇子虽在,所必王而其迁转,亦有次第不 遽封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