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第027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二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二十七卷
明伦汇编 家范典 第二十八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家范典

 第二十七卷目录

 父子部纪事十

家范典第二十七卷

父子部纪事十[编辑]

《明外史郭子兴传》:子兴父郭公,少以日者术言,祸福 辄中。子兴生,郭公卜之,视其兆曰:“吉长必大吾门。” 《陈友谅传》:友谅父普才业渔,友谅少读书,略通文义。 有术者相其先世墓地,克期示友谅曰:某年当大贵。 友谅心窃喜,尝为县小吏,非其好也,闻徐寿辉兵起, 欲往从之,普才止之曰:“汝渔家子,何不守故业,乃作 此灭族事。”答曰:“术者之言,此其时矣。”竟不听。普才家 居,渔如故。及贵,往迎其父,普才又曰:“汝违吾命,吾不 知汝死所矣。”不数岁,竟如普才所揣云。

《陈友定传》:太祖既平方国珍,即发兵讨友定。友定战 败,械送京师,入见帝诘之,友定厉声对曰:“国败家亡, 死耳,尚何言。”遂并其子海诛之。海一名宗海。友定既 被执,自将乐归于军门,至是从死。元末,所在盗起,民 间起义,保障乡里,称元帅者,不可胜数,元辄因而官 之。其后或去为盗,或事元而不终,惟友定父子死义, 时人称“完节”焉。

《章溢传》:“溢字三益,天性孝友。尝游金华,元宪使秃坚 不花与语悦之,改官秦中,要与俱行。至虎林,溢心动 辞归。归八日而父殁,未葬,火焚其庐,溢搏颡龥天,火 至柩所而灭。”

《陈迪传》:迪字景道,成祖即位,召迪不屈,与子凤山、丹 山等六人,同磔于市,凤山大呼,父累我。迪叱使勿言, 嫚骂不绝口。命刲凤山等舌鼻,熬羹与食,问好否,迪 曰:“忠臣孝子肉香美绝异,非乱臣贼子比也。”益唾骂, 比死不辍声。

《沈德四传》:“洪武二十七年九月,山东守臣言,日照民 江伯儿,母病,割胁肉以疗,不愈。祷岱岳神,母疾瘳,愿 杀子以祀。已果瘳,竟杀其三岁儿。帝大怒曰:‘父子天 伦至重,礼,父服长子三年。今小民无知,灭伦害礼,亟 宜治罪’。”遂逮伯儿,杖之百,遣戍海南。

《崔敏传》:“敏字好学,襄陵人。生四十日,其父仕元为绵 竹尹,父子隔绝者三十年,敏依母兄以居。元季寇乱, 母及兄又相失,乱稍定,入陕寻母,不得。由陕入川,抵 绵竹,求父冢墓,无知者。复还陕访诸亲故,始知父殡 所在,乃启攒负其骸以归。时称崔孝子。”

同时刘镐,江西龙泉人。父允中,洪武五年举于乡。久 之,官凭祥巡检,卒于任。镐以道远家贫,不能返柩,居 常悲泣。父友怜之,言于广西监司,聘为临桂训导。寻 假公事赴凭祥,莫知葬处。镐昼夜环哭,其父苍头已 转入交趾。忽暮至,若有物凭之者,因得冢所在。刺血 验之,良是,乃负归葬。

《石鼐传》:“鼐,浑源诸生。父殁,庐墓。天大雨,山水骤涨。时 墓初成,鼐虑其崩也,仰天号哭,水将及墓,忽分两道 而去,墓获全。弘治五年旌表。”

《太祖高皇后传》:参军郭景祥守和州,人言其子持槊 欲杀父,帝将诛之。后曰:“景祥止一子,人言或不实,杀 之,绝其后矣。”帝廉之,果枉,乃释。

《周敖传》:“敖,河州卫军家子也。正统末,闻英宗北狩,大 哭,不食,七日而死。其子诸生路方读书别墅,闻父死, 恸哭奔归,以头触庭槐亦死。乡人异之,闻于州知州, 躬临其丧,赙麦四十觓,白金一斤。路妻方氏励志守 节,抚子堂成立,后为知县。”

《郑王瞻峻传》:祜檡薨,子厚烷嗣。见濍子祐橏摭厚烷 四十罪,以叛逆告锢之。凤阳世子载堉笃学有至性, 痛父非罪,见絷筑土室宫门外,席槁独处者十九年。 厚烷还国,始入宫。

《荆王瞻堈传》厚烇薨,翊巨嗣。见澋曾孙载埁以文行 称,翊巨表载埁贤,以训诸子,诸子不率教也。世子常 泠尤残恣,翊巨言于朝,革为庶人。

《孔金传》“金,山阳人。父早亡,母谢氏遗腹三月而生金。 金母为大贾杜言逼娶,投河死。金长,屡讼于官,不胜。 言行贿欲毙金,金被棰无完肤。已而抚按理旧牍,坐 言大辟,迄死狱中。金子良,亦有孝行。父病,刲股为羹 以进,旋愈。比卒,庐墓哀毁。万历四十三年,父子并得 旌。”

《杨通照传》:“无锡民浦邵,贼缚其父虞,将杀之。邵以首 迎刃而死,父得免。”

《杜槐传》:“槐字茂卿,慈谿人也。时倭寇蔓延,会县佥其 父为部长,令团结乡勇。槐伤父老,以身任之。已而寇 至,槐父子部勒乡兵追败之《唐豫传》:“豫字用之,广东顺德人也。父奎为增城教谕, 遭寇难不屈死。豫伤父非命,作《蓼莪亭》志痛。”

《程嘉燧传》:“嘉燧字孟阳,休宁人。有子骄稚,不事生产。 嘉燧经营拮据,以应其求,又辄缘手而尽。嘉燧顾益 喜,谓好事好客,称其家儿。”

《姚广孝传》:“广孝,长洲人,幼名天禧,本医家子。父以医 授之,不愿学。”

《杨士奇传》:“士奇既耄,而子稷复傲狠,尝陵轹长吏,至 侵暴杀人。或有告士奇,士奇辄摘其人语稷,稷乃讦 告者私事诳士奇。士奇又辄信稷。稷恶日甚,士奇不 得复闻。于是言官交章劾稷,朝议以士奇故,不即加 法,而封其状示士奇。已复有发稷横虐数十事,乃下 之理。士奇已以老疾在告,天子恐伤其意,降诏慰勉。” 士奇感泣,积忧不能起,岁馀遂卒,年八十。赠太师,谥 文贞。有司乃论杀稷,乡人豫为《祭文》,数其恶,天下传 诵。

《成𨨣传》:“成𨨣,隰川王诸孙,父仕。”“坐罪幽凤阳,病死。 成𨨣微服走凤阳视丧,上疏自劾越禁,乞负父骨归 葬泽州,即不得,愿为庶人,止墓侧,岁时省视。诏许之。” 《周定王橚传》:橚,太祖第五子,母高皇后也。洪武十一 年,就藩开封。建文初,以橚燕王母弟,颇疑惮之。橚亦 时有他谋。次子有㷲告变,帝阴使李景隆执㷲窜蒙 化、诸于,并别徙成祖入南京,复其旧封。橚以“有㷲”诬 反,请诛之。《成祖》不忍,徙之大理。定王老始归。

《楚昭王桢传》:桢,太祖第六子。始生时,平武昌报适至, 帝喜曰:“子长以楚封之。”洪武五年,分封桢当王齐,铸 宝不能就。帝曰:“朕昔固心许封楚也。”遂封楚,十四年 就藩。

《代简王桂传》:桂,太祖第十三子,性暴,已老,尚时时与 子逊炓、逊焴诸王,窄衣秃帽,游行市中,袖锤斧伤人。 王府教授杨普上言,“逊炓狎军人武亮,与博戏,致棰 杀军人。”朝廷杖治,亮下书责戒,稍敛戢。

《汉王高煦传》:高煦徙封乐安子瞻圻在北京,凡朝廷 事,潜遣人驰报,一昼夜六七行。先是,瞻圻以父杀其 母,屡发父过恶。成祖曰:“尔父子何忍也。”至是高煦入 朝,悉上瞻圻前后,觇报中朝事。仁宗召示瞻圻曰:“汝 处父子兄弟间,谗构至此,稚子不足诛,遣守皇陵。” 《赵简王高燧传》,靖王见灂爱幼子祐枳,遂诬长子祐 棌以大逆,被诏诮让。

《颜伯玮传》:“伯玮授沛县知县。燕兵攻沛,伯玮命其弟 玨子有为还家侍父,题诗公署壁上,自缢死。有为不 忍去,复还见父尸,遂自刎父旁。”

《陈瑄传》:“瑄字彦纯,合肥人。父闻以义兵千户归附。洪 武中,累迁都指挥同知。二十四年,瑄代父职。父坐事 论戍辽阳,瑄伏阙请代,诏并原其父子。”

《陈济传》:“济字伯载,幼颖悟,读书过目成诵。尝以父命 如钱塘,家人赍货以从,比还,以其赀之半市书,父奇 之曰:‘若能尽读邪?审尔,吾于汝无所靳’。”

《刘定之传》:“定之字主静,幼有异禀。父耄举于乡,不乐 仕,日授定之书数千言,不令作文。一日,偶见所为祝 灶文,大异之,谓其妇曰:‘此子才第一,不足多也’。举正 统元年会试第一。”

《邹智传》:“智字汝愚,成化年登进士,改庶吉士,上疏不 报。未几,孝宗嗣位,因星变上书,帝颔之。刘概狱起,谪 广东石城所吏目。总督秦纮檄召修书,乃居会城。闻 陈献章讲道新会,往受业,自是学益粹。其父来视,怒 其不以禄养棰之,智泣而受责。”

《董朴传》:朴子士毅,敦朴有父风。由乡举历蓬州知州。 赴官,其诸子请曰:“大人平生志节,儿辈所知,第念大 人春秋高,蜀多美材,愿为百岁后计。”士毅曰:“诺。”既谢 事归,诸子问:美材安在。士毅曰:“吾闻杉不如柏。”诸子 曰:“今所具者柏耶?”士毅笑曰:“吾为尔曹携柏子种之 可也。”亲族皆哂之。宦十馀年,俭素唯布袍革靴而已。 《寇天叙传》:“天叙字子惇,榆次人。平生谨操行。在太学 时,闻父病,裹粮疾驰,历六昼夜,行千馀里,抵家侍汤 药,父疾竟瘳。人称其孝。”

《王袆传》:“袆字子充,招谕云南,遇害。建文中,子绅讼于 朝,诏赠谥。绅字仲缙。袆没时,年甫十三,鞠于兄绶,事 母及兄尽孝友。蜀献王闻其贤,聘致,待以客礼。绅痛 父遗骸未返,启王往求,王资给之。至即遍求不获,即 其死所设祭,号恸几绝。述《滇南恸哭记》以归。卒有子 稌。”

稌字叔丰。初,绅痛父之亡,食不兼味,稌守之不变。居 丧尽礼,不饮酒食肉者三年。卒,门人私谥曰“孝庄先 生。”

《时植传》:大盗鄢本恕等,攻剽城邑,所向崩溃。其士民 能冒死杀贼者,有袁璋诸人。御史林俊嘉其义,立祠 祀之。璋,南江人,素以勇侠闻。俊委剿贼,璋奋不顾身, 所在有功。后为贼所执,其子袭挺身救之,连杀七贼, 亦被执,俱死。袭死三日,两目犹瞠视其父。俊为诗挽 之,榜其门曰:父子忠节孙玺传玺字廷信,授诸城知县,改扶风。正德六年,四 川盗流入汉中,都御史蓝章以略阳为汉中要地,旧 无城,而其令严顺懦不足任,檄玺往城之。玺至,顺以 为耻,使县民赂玺,求毋城。玺不可。日周行相度,期一 月讫工。工未毕而贼至。顺曰:“城不可守,盍去诸?”玺又 不可。士民闻顺言,争欲去。玺拔刀斫《坐几》曰:“欲去者 视此。”乃率僚属坚守。相持三日,贼欲退,获城中告急 者,知力窘,复率众环之。顺竟逾垣走,城遂陷。执玺,玺 奋骂不屈,贼脔杀之。是年七月二十四日也。贼大掠 三日去,顺复还,牒报玺与己俱遁,渡白水江,玺溺死。 上官索其尸,顺取江滨他人尸棺敛之,指为玺尸,还 其乡。玺子启视之,非是,走阙下上章辨。诏御史王廷 相勘实,乃得玺“《死节状》。赠光禄少卿,赐祭予荫,顺抵 罪。

《何竞传》:“竞字邦植,萧山人。父舜宾,为御史,谪戍广西 庆远卫,遇赦还,好持吏短长,纵横县中。有邹鲁者,当 涂人,亦以御史坐罪,谪宁羌卫经历,量移萧山知县, 贪暴狡悍,恣行不法。舜宾求鲁阴事与人言,又毁鲁, 于是两人互相猜。初,舜宾以县中湘湖为富人私据, 嗾里老发其事,又白于官,奏核之。富人因奏舜宾充” 军潜逃,擅自冠带。章并下所司核治。鲁念舜宾终害 己,欲使远去,乃隐其遇赦文牒,诡言舜宾遇赦无验, 宜行原卫查核。上官不可,驳还。会舜宾门人训导童 显章尝侦鲁阴事,鲁陷以他罪论死。宪司疑之,下府 覆验。道经舜宾家,入与谋。鲁闻之,大诟曰:“舜宾乃敢 篡重囚!”发卒围之,毁门入,并捕舜宾下狱。不更上白 司,径解庆远。又令爪牙胡纪辈十三人追至衢州,屏 去衣服,至馀干,宿昌国寺。夜以湿衣闭其口,压杀之。 鲁复捕舜宾妻子,竞与母逃常熟,匿父友王鼎家。已 而鲁迁山西佥事,将行,竞乃潜归,与族友宁谋,召亲 党数十人饮之酒,为舜宾称冤,众皆感泣。中坐竞出, 叩首哭以请,皆踊跃愿效命。乃各持凶器伏道旁伺 鲁过,竞袖铁锤奋击,驺从骇散,仆其舆,裸之,杖齐下, 矐两目尽拔,须发反接。豋舟更溺之。竞拔佩刀骂曰: “杀人贼!今日尚敢倔强否?”斫其左股,必欲杀之。为众 所止,乃与鲁连锁赴按察司,而预令族父泽走阙下 诉冤。佥事萧翀,故党鲁,严刑讯竞,竞不伏,蹶起大言 曰:“必欲杀我,我非畏死者。顾人孰无父耶?且我已讼 于朝,非公辈得擅杀。”噬臂肉掷案上,含血《噀翀》面,一 堂皆惊。会鞫未决,而竞疏已。上遣刑部郎中李时、给 事中李举会巡按御史邓璋杂治。诸人持两端,胡纪 等惧罪重,不肯承,乃拟鲁故屏人服食至死。竞部民 驱本属知县笃疾,律俱绞。馀所逮数百人,拟罪有差。 竞母朱氏复挝《豋闻鼓》诉冤,鲁亦使人驰诉。乃命大 理寺正曹廉会巡按御史陈铨覆治。廉曰:“尔等何驱 县官?”竞曰:“竞知父仇,不知县官,但恨未杀之耳。”言与 泪俱。廉恻然欲宽之,独念致死无据,遣县令揭棺验 之。验者报伤,而解人任宽慷慨首实,且出舜宾临命 所付血书。于是众皆辞伏改拟鲁造意谋杀人,斩,竞 驱伤五品以上官,徒三年。章上下法司议,谓竞罪太 轻,改拟聚众持凶器伤人,当遣戍,鲁罪如拟。且曰:“鲁 已成笃疾,竞为父报仇,律意有在,均俟上裁。”帝从其 议。竞戍福宁卫,时弘治十四年二月也。后武宗登极 肆赦,鲁免死。竞赦归,又九年卒。竞自父殁至死,凡十 六年,服衰终其身。

《蜀献王椿传》:椿,太祖第十一子。谷王橞,椿母弟也,图 不轨。椿子悦燇,获咎于椿,走橞所,橞称为“故建文君” 以诡众。永乐十四年,椿暴其罪,成祖报椿王。此举周 公安王室之心也。

《辽简王植传》:“植,太祖第十五子。建文中,靖难兵起,召 植及宁王权还京。宁王不至,植渡海归朝,改封荆州。 成祖即位,入朝,以植初贰于己,削其护卫。已而,植第 三子贵燮,第五子贵暖上变,告植反。仁宗白其诬,免 二子为庶人。”

《徐允让传》:允让,浙江山阴人。值贼起,奉父安走避山 谷间,遇贼欲斫安颈,允让大呼曰:“宁杀我,勿杀我父。” 贼即舍安,杀允让,安得全。

《曹端传》:端字正夫,渑池人。丧父,五味不入口,寝苫枕 块,庐墓六年。端事父母,愉色养志。父雅好佛,端为陈 说圣贤之道,作《夜行烛》一篇,其言曰:“佛氏以空为性, 非天命之性,人受之中。老氏以虚为道,非率性之道, 共由之路。”父久之,亦信从其言。

《黄润玉传》:润玉字孟清,鄞人。永乐初,徙南方富民实 北京。润玉父当行,诣官请代官少之。对曰:“父去日益 老,儿去日益长。”官异其言,许之。

《吾冔传》:“冔字景端,浙江开化人也。天顺三年举于乡, 入国学。久之不第,叹曰:‘亲老矣,尚择禄耶?谒候为江 浦教谕,迎父就养。寻乞终养归,朝夕养志,诸可以娱 亲心者,靡所不致。及居丧,冔年老矣,犹致毁顿’。” 《蔡清传》:“清字介夫,晋江人。除祠祭员外郎,乞便养,改 南京文选郎中。一日心动,急乞假养父,归甫两月而父卒”,自是家居,授徒不出。

《归有光传》:“有光字熙甫,昆山人。既没,其子子宁刻其 遗文,妄有改窜。工人童氏梦有光趣之曰:‘速成之,稍 缓则涂乙尽矣’。”

《张尺传》:“尺字守度,临海人。父玑,官涿州同知,没无以 为敛,求一棉衣弗得。尺遂终身不衣棉,垂老结数掾 鬻之,以镌父墓碑。”

《彭年传》:年字孔嘉,长洲人也。父昉举进士,授新会知 县,以不能其官罢归。归复不能其家,家日落,年少而 颖敏,昉取酒沃之曰:“饮酒而已,即读书得第复如乃 翁何益。”年遂不受举子业。

《李茂传》:“茂,澄城诸生也。母患恶疮,茂日吮脓血,夜则 叩天祈代。及卒,结庐墓旁,朝夕悲泣。天大雨,惧冲其 墓,伏墓哭,雨即止。父卒,庐墓如之。成化二年旌。二子 表、森。森为国子生。茂卒,兄弟同庐于墓。弘治五年旌。 表子俊亦国子生。表卒,俊方弱冠,庐墓终丧。母卒亦 如初。正德四年旌。其时父子以孝称者,莘县李志及” 子忱先后庐墓,皆成化时旌。芮城李锦庐墓,弘治十 四年旌。“子泽、孙炳复先后庐墓”,临汾李大经及子承 芳先后庐墓,皆正德时旌。表靖安陈伯宣庐墓,子恩 复刺血和药愈母疾。弘治十二年“父子并旌。”

《奉国将军拱榣传》:拱榣,字茂材,父宸渠,为宸濠累,逮 系中都,兄拱枘请以身代,拱榣左右之,卒得白。 《辅国将军多煪传》:多煪父拱樛,以宸濠事被逮,多煪 甫十馀龄,哭走军门,乞以身代,王守仁见而异之。嘉 靖二年,疏讼父冤,得释归,复爵。

《岷庄王楩传》“顺王音。”病疯痹。屡年不起。次子《安昌 王》《膺铺》。侍寝尝药。晨夕不违左右音感其贤孝,言 之朝,宪宗特书奖之。

《容师偃传》:师偃,香山人。父患瘫疾,扶持不离侧。正德 十二年,寇掠其乡,师偃负父而逃,追者急,父麾使遁, 泣曰:“父子相为命,去,将安之。”俄被执,贼灼其父,师偃 号泣请代,贼从之,父得释,而师偃焚死。

《李文咏传》:“文咏,昆山诸生,父大经,沂水知县。万历二 十七年,父寝室被火,文咏突入,将抱父出,而榱栋尽 覆,父子俱焚死。火息,入视,尸犹覆其父。父存全体,文 咏但馀一股。”

王应元,武隆人。力农以养父。父醉,卧家失火,应元自 外趋烈焰中,竟不能出,抱父死。

《夏子孝传》:“子孝字以忠,桐城人。六岁失母,哀哭持服, 如成人。九岁,父得危疾,祷天地,刲股肉六寸许,调羹 以进,父食之,顿愈。翌日子孝病创,父诘其故,始知之。 里老以闻于县,县达之府。知府胡麟先梦王祥来谒, 诘旦而县牒至,诧曰:‘孺子其祥后身耶?召见,易其旧 名,恩曰子孝,奖励之,达之督学御史胡植,植嘉叹,即’” 令入学为诸生,月廪之麟复属贡士赵简授之经。嘉 靖末,父卒,庐墓,身无完衣,形容槁瘁。始丧父时,子女 皆幼。及丧毕还家,不知为父,问其母曰:“顷入室者谁 也?”里人传以为笑。

《王世名传》:世名,字时望,武义人。父良与族子俊同居 争屋,为俊驱死。世名年十七,恐残父尸,不忍就理,乃 佯听其输田议和,凡田所入,辄易价封识。俊有所馈, 亦佯受之,而潜绘父像悬密室,绘己像于旁,带刀侍, 朝夕泣拜,且购一刀,铭“报仇”二字,母妻不知也。服阕, 为诸生。及生子数月,谓母妻曰:吾已有后,可以死矣。 一日,俊自外醉归,世名挺刃迎击之,立毙。出号于众, 入白母,即取前封。识者诣吏请死,时万历九年二月, 去父死六年矣。知县陈某曰:“此孝子也,不可置狱。”别 馆之,而上其事于府。府檄金华知县江大受来讯,世 名请受死,大受曰:“检尸有伤,尔可无死。”曰:“吾惟不忍 残父尸,以至今日,不然,何待六年!乞”放归,辞母绝吭 父柩前。大受欲全之,而法又不可,径贷白府,请从其 志,而好谓世名曰:“尔毋遽死,吾终不惜尔父既朽之 骨,不以全尔躯。”世名号哭,仍以死自誓,誓不检尸。将 抵家,其母迎而泣。世名曰:“身固父之遗也,以父之遗 为父死,虽离母,得从父矣,何憾?”顷之,大受至,县人奔 走直世名者以千计。大受乃令人舁致父棺,将开视 之,世名见之大恸,以头触阶石,血流殷地。大受及诸 旁观,咸为陨涕,乃令舁其柩去。陈令欲白上官,免检 尸,以全孝子。世名曰:“此非法也。非法无君,何以生为!” 遂不食而死。妻俞氏,抚孤三载,自缢以殉,旌其门曰 “孝烈。”

《张钧传》:“钧,石州人。父赦,国子生,以二亲早亡,矢志不 仕,隐居城北村。钧正德末举于乡,以亲老亦不仕。读 书养亲,远近皆称其孝。嘉靖二十年,俺答犯石州,钧 虑父遭难,自城中驰一骑号泣赴救。寇射中其肩,裹 疮疾驰至则父已被杀。钧陨绝,尽餂父血,水浆不入 口三日,不胜悲痛而卒。越二年,有司上其状,获旌。 张”永安,石州吏也。父为寇所逐,永安持梃追击之,伤 二贼,趣父逸去,而身自后卫之,被数十创死。与钧同 日被旌《赵重华传》:“重华,云南太和人。七岁时,父廷瑞东游江 湖间,久不返。重华长,谒郡守请路,引榜其背曰:‘万里 寻亲’。别写父年貌邑里数千纸,所历都会州县遍贴 之。已而逾汉沔,西祷武当山,经”太子岩,岩阴有字曰: “嘉靖四十四年十二月十二日,赵廷瑞朝山至此。”重 华读之恸曰:“吾父果过此。今吾之来,日月复同,可卜 相逢矣。”遂书其后曰:“万历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赵廷 瑞之子重华寻父至此,由南阳抵颍、寿,涉淮、泗入南 都,讫无所遇。过三茅峰,祷于神,梦神谓曰:‘汝父未死’。” 遂从丹阳至常州。盗攫其资,所遗,独《路引》且行且乞。 遇一老僧,问其故,笑曰:“汝父客无锡南禅寺中。”语讫, 忽不见。重华急趋至寺,果其父出《路引》示之,相与恸 哭,留数日,乃还云南。

是时有谢广者,祁门人。父求仙不返,广娶妇七日即 别母求父,遇于开封逆旅中。父乘间复脱去。广跋涉 四方者垂二十年,虽不得父,莫不哀其志云。

《王原传》:“原,文安人。襁褓时,父珣以家贫役重,逃去,不 知所之。原稍长,问父所在,母告以故,大悲痛。及娶妻 月馀,跪告母曰:‘儿将寻父’。母止之曰:‘汝父辞家二十 馀载,不通音问,汝将安之’?原号哭与母别。遍历山东 数年,转至辉县,夜宿野寺门外,天将曙,一僧启门出, 骇曰:‘若何人’?原曰:‘文安人,寻父而来’。曰:‘识乎’?曰:‘不识 也’。”僧引入禅堂,老僧怜而予之粥。珣方执爨灶下,老 僧素知为文安人,乃语之曰:“汝识此少年乎?”曰:“不识 也。”曰:“此若同里。曷。”问之,珣问:“汝父为谁?”原以珣名对。 珣呼原乳名,原曰:“是也。”相抱持哭,悲感旁人。珣谓原 曰:“吾弃家二十馀年,何面目见汝母,终为此地鬼耳!” 原以头触地,牵衣大恸。老僧亦力劝之,竟迎父以归。 后原子孙多仕宦者。

《楚昭王桢传》:“愍王显榕妃吴氏,生世子英耀,他姬生 英𤈷。英耀悦王宫人方三儿,用所狎陶元儿等计,诱 至外舍,烝焉。显榕知之,禁方三儿北院,笞杀元儿,英 耀惧且怨。居无何,英耀又悦妓宋幺儿,与卒刘金计, 匿幺儿入所居缉熙堂。显榕欲罪金,金遂诱英耀与 其党徐景荣等谋为逆。嘉靖二十四年正月十八日”, 张灯置酒,飨显榕,别宴显榕弟武冈王显槐于夹室。 酒半,金与党田尧等从座后《罘罳间》拥出,以铜瓜击 显榕脑,立毙。显槐惊救,亦被击,伤左胁,从者彭汉挟 以奔,得免。显榕左右朱恩等夺门出。缒城报抚、按英 耀,徙显榕尸宫中,命长史孙立等以中风报,仍逼崇 阳王显休等保奏。会抚按先以实闻,世宗逮英耀等 入京告太庙,斩英耀,焚尸扬灰。景荣、金尧等二十六 人凌迟,立等弃市,显休等革禄十之三。显槐以救显 榕及通山王英炊直奏英耀弑逆事,皆赉金币。而英 耀弟恭王英𤈷嗣。 《刘中敷传》:中敷子琏卒。子机,幼有异性。父卒,家人泥 日者言,各以生年与葬期相值,久不克葬。机曰:“愿以 我所值年月葬父,可乎?”乃克葬。

《刘球传》:“球字求乐,应诏上言,疏入,王振大怒,遂诏狱 属指挥马顺杀球,支解,瘗之狱户下。后其子钺求球 尸,仅得一臂,乃裹裙以敛。球二子,长钺,次釪,皆笃学, 痛父冤,遂绝意仕进,躬耕养母。球既得恤兄弟乃出 应举,先后成进士。”

《杨瑄传》:“瑄字廷献,天顺初,印马畿内。至河间,民遮诉 曹吉祥、石亨夺其田。瑄以闻,并列二人怙宠专权状。 吉祥泣诉于帝,遂收瑄论死。会大风,帝感悟,戍瑄铁 巅。瑄子源,字本清,晓天文,授五官监候。正德元年,刘 瑾乱政上言,瑾大怒,召而叱之曰:‘若何官,亦学为忠 臣’。源厉声曰:‘官大小异,忠君之心一也’。矫旨杖六十”, 谪戍肃州。行至河阳驿,以创卒。其妻斩芦衣之,葬驿 后。杨氏父子以忠谏名天下,为士伦重。

《钱崑传》:“崑孙若赓,进士,临江知府,坐重辟,系狱三十 年。万历末,子敬忠会试中式,不就。殿试,囚服伏阙下, 请代父死,若赓竟得释归。”

《李东阳传》:“东阳字宾之,事父淳,有孝行。初官翰林时, 尝饮酒至夜深,父不就寝,忍寒待其归。自此终身不 夜饮于外。”

《梁璟传》:“璟字廷美,崞县人,性至孝。正统末,边寇乱,父 资从征。军溃,璟闻被发号哭,奔求父所在,值归乃已。” 《石玠传》:“玠字邦秀,父玉,山西按使。玠举成化末年进 士。正德元年,擢山西提学副使,迁按察使左右布政 使。去父玉官时,仅二十载,吏民安其政,称世美焉。” 《陈洽传》:“洽字叔远,父戍五开。没,洽将奔丧,会五开蛮 为”变,道梗,人止洽毋行,卒冒险间行,负父骨以归。 《王士嘉传》:士嘉,字道亨,子玉性刚躁,士嘉恒以为忧。 后闻玉迁河南副使,喜曰:“祸不及家矣。”既而玉怒挞 教官,反为所屈,竟疽发背而卒。

《章懋传》:懋进南京礼部尚书,生三子,兼令业农。县令 过之,诸子释耒跪迎,人不知其贵公子也。子尝省懋 于南监,徒步往,道逢巡检被笞,已知而请罪,懋曰:“吾 子垢衣敝履,尔安能识。”慰遣之《邝野传》:野字孟质,为陕西按察副使,性至孝。父子辅 为句容教官,教野甚严。野在陕西久,思一见父,谋聘 父为乡试考官。子辅怒曰:“子居宪司,父为考官,何以 防闲?”驰书责之。野又尝寄父一褐子,子辅复贻书责 曰:“汝掌一方刑名,当洗冤释滞,以无忝任使,何从得 此褐,乃以污我?”封还之。野奉书跪诵,泣受教。

《马中锡传》:“中锡字天禄,父伟,为唐府长史,以直谏忤 王,械送京师,置其家人狱。中锡以幼免,乃奔诉巡按 御史,御史为言于王,其家获释。复奉母走京师诉冤, 父竟得白。终处州知府。”

《孙燧传》:“燧字德成。宸濠反,燧遇害。燧子堪闻父讣,恸 哭挟刃率两弟墀、陛赴之。会宸濠已禽,乃扶柩归。兄 弟庐墓,蔬食三年,有芝一茎九葩者数本,产墓上。服 除,以父死难,更墨衰三年。世称‘三孝子’。”

《许逵传》:“逵字汝登,迁江西副使。宸濠反,缚燧逵争之, 并缚逵,遂死。逵父家居,闻江西有变,杀都御史副使, 即为位,易服哭。人怪问故,父曰:‘副使必吾儿也,吾儿 得死所矣’。”

逵长子玚,好学有器识。既葬父,日夜号泣,六年而后 就荫。人或诣之,玚曰:“吾父死而玚,乃因之得官”,痛哭 不能仰视。

《黄宏传》:“宏字德裕,历江西左参议。宸濠反,被执,宏愤 怒,以手梏向柱,蹙项,是夕卒。贼义而棺敛之。子绍文 奔赴,求得其棺,以为伪命,非父志,亟易之。”

《宋以方传》:“以方字义卿,为瑞州知府。宸濠反,胁之降, 不可,乃械至舟中,载与俱行。至安庆兵败,问地何名, 舟子言黄石矶,江西人语,则王失机也。宸濠以为不 祥,遂出以方,斩之祭江贼平,其子从学行,求遗骸不 得,乃敛衣冠归葬之。嘉靖六年,有为宸濠驾舟者,目 睹以方之死,为人言之。”

《陆震传》:“‘震字汝亨,进武选员外郎。已偕黄巩谏南巡, 遂下诏狱。同系者率处分后事,震独无一言。既杖,创 甚,作书与诸子,吾虽死,汝等当勉为忠孝,吾笔乱而 神不乱也’。遂卒。方震等系狱,江彬必欲致之死,绝其 饮食。震季子体仁年十五,变服为他囚,亲属馈父。后 有诏录一子官,诸子以母意让体仁为漳州通判,有” 名。

《何遵传》:遵字孟循,授工部主事,上疏乞罢巡幸,极言 江彬怙权倡乱。帝怒,廷杖四十,遂卒。死之日,其父与 家人墓祭归,有乌悲鸣而前,心异之。比抵舍,比传工 部,有以言获罪者,父长号曰:“遵死矣。”已而果然。 时先遵受杖死者,刑部主事郾城刘校,字宗道,性至 孝,授刑部主事,迎父就养,卒于途。校奔赴,抱尸痛哭 几绝,视面有尘,以舌䑛而拭之, 与遵同死杖下者,“泽州孟阳,字子干,吏部侍郎春之 子,为行人。春前巡抚宣府有功,忤中官张永,罢归,闻 子死,谏哭之以诗,语甚悲壮,人争传之。”

《吴山传》:“山字静高,与严嵩同籍江西,而守正不阿附。 帝知山贤,问嵩:吏部侍郎郭朴久任不当尚书邪,且 曩”时阁臣固有四人,盖欲相山,而以朴代也。山子闻 之,以告曰:“上意乃尔,大人亦宜一揖首辅。山叱曰:‘竖 子,我肯以一揖博宰相邪’。”

《顾璘传》:璘从弟𤩰,字英玉,历南兵部郎中,有清操。所 亲为武官,坐事属𤩰父祈解,𤩰不从,竟正其罪。 《孙陛传》:陛字志高,都御史燧季子也。尝念父死宁庶 人之难,终身不书“宁”字,亦不为人作“寿父文。”

《王艮传》:艮字汝止,泰州人。父以灶丁役于官,冬月晨 起,以水靧面,寒而呻吟。艮哭曰:“为人子而令父至此, 尚得为人乎?”自是出代父役,入则扫舍侍养,奉晨昏 定省惟谨。

《薛侃传》:“侃字尚谦,揭阳人,性至孝,父疾为尝粪。举正 德十二年进士,即以侍养归。”

《韩邦奇传》:邦奇弟邦靖,字汝度。生而颖异,五岁读《论 语》,至文王以服事殷,掩卷沉思。其父问故,对曰:审如 是,则武王非矣。父大奇之。

《史道传》:“道字克弘,涿人,与父俊皆举乡试第一,成进 士。”

《郑洛书传》:“洛书,字启范。父祥,由乡举官电白教谕。洛 书弱冠登进士,即请假省父。于电白猝有兵乱,祥几 不免。会洛书至,以计脱于险,奉之归。”

《陈克宅传》:“克宅字即卿,馀姚人,少好读书,父欲令徙 业,克宅随父。园中仆一树以悟父,父曰:‘惜哉,且成材 而败之,自今任汝所为’。”遂举正德九年进士。

《马森传》:“森字孔养,怀安人。父俊晚有子,家僮抱之坠 殒焉。俊绐其妻曰:‘我误也’。”竟不之罪。逾年而举。森,嘉 靖十四年成进士。

《瞿景淳传》:“景淳子汝诜,字星卿,五岁而孤,每构文成, 辄跪荐父木主前。”

《江治传》。“治字舜卿,进贤人。幼有孝行,年十三为诸生。 父坐逋赋系狱,治鬻所居以偿,不足,则上书谒巡抚 孙燧,为父请。燧试而异之,释其父,馆治别署,给衣食焉。”

《李渭传》:渭字湜之,贵州思南人。年十五,养痾小楼。父 富见其箕踞,诲以毋不敬,渭竦然少间,请曰:“若妄念 何?”父曰:“思无邪而已。”自是服膺弗替。

《陈于陛传》。“于陛字元忠,大学士以勤子也,加太子少 保。终明世,父子为宰辅者,惟南充陈氏。”

《丁士美传》:“士美字邦彦,擢吏部左侍郎,以父老,屡请 终养,不许。居常郁郁曰:‘恶有为人子不获养其亲者。 及闻父讣,深自咎责,不可以为人。遂哀毁成疾,居家 二年卒’。”

《冯梦祯传》:“梦祯字开之,选庶吉士。沈思孝、邹元标皆 以谏张居正夺情,被杖远戍。梦祯哭而送之郊,归则 仰屋直视,气奋眦裂。其父适至京邸,虑其及祸,谓曰: ‘吾老矣,不忍见壮子流血丹墀也,盍从我归’?梦祯遂 请急去。”

《彭泽传》:“泽字济物,兰州人,为徽州知府。泽将遣女治 漆器数十,使吏送其家。泽父怒曰:‘吾以泽居官为天 子,爱民节财,乃今数月未闻善政,而以官物来家即 贫,不可荆布遣嫁耶’?”趣焚之,幞被徒步,竟诣徽州。泽 大惊,出迓目吏负其囊,怒曰:“吾负此数千里不为疲, 今此数武,汝不能耶。”既入,杖泽堂下,杖已,持装竟去。 《翟銮传》:“銮字仲鸣,官至少傅。銮子汝俭、汝孝,与其师 崔奇勋、所亲焦清同举进士,京师口语藉藉。嵩遂属 给事中王交、王尧日,劾其有私弊。帝怒,下其章吏部、 都察院。銮上疏辨,多引西苑入直自解。帝益怒曰:‘銮 被劾待勘,敢先渎扰耶?二子纵有才,何至与其师并 进。所司其议罪以闻。卒勒銮父子、奇’”勋、清及分考官 编修彭凤、欧阳㬇“为民”而下主考少詹事江汝璧及 乡试主考谕德秦鸣夏、赞善浦应麒诏狱,并杖六十, 褫其官。

《姜士昌传》:士昌字仲文,丹阳人。父宝。士昌五岁授书 至“惟善”以为宝,以其为父名也。辄辍读拱立,师大奇 之。

《蔡毅中传》。毅中字宏甫,光山人。父光,临洮同知。毅中 五岁通孝经。父尝问:读书何为,对曰:“欲为圣贤耳。”少 有志性。

《周顺昌传》:“顺昌字景文,倪文焕诬以赃贿,忠贤矫旨 逮下诏狱毙之。长子茂兰,字子佩,生有至性,痛父惨 死,刺血书疏,诣阙诉冤,庄烈帝为动容,更上疏请给 三世诰命,且建祠赐额,帝悉可之。茂兰好学砥行,不 就荫叙,国变后,隐居不出。”

《冯恩传》:“恩字子仁。幼孤家贫,母吴氏苦志教育。比长, 知自力学。嘉靖五年进士,擢南京御史。十一年,彗星 见,诏求直言。恩乃备指大臣得失,论张孚敬、方献夫、 汪𬭎之奸。帝大怒,下锦衣狱,移刑部,坐死。长子行可 年十三,伏阙讼冤,日夜匍匐长安,遇见冠盖者过,辄 攀舆号呼乞救,终无敢言者。恩母吴氏击登闻鼓讼” 冤,不省。又明年,行可上书请代父死,不许。其冬,事益 迫,行可乃刺臂血书疏,自缚阙下,谓:“臣父幼而失怙, 祖母吴守节教育,底于成立,得为御史,举家受禄,图 报无地。乃私忧过计,欲为陛下作一吠奸之犬,而顿 忘逆鳞之戒,遽陷大辟。祖母吴年已八十馀,忧伤之 深,仅馀气息。若臣父今日死,祖母吴亦必以今日死。 臣父死,臣祖母复死,臣茕茕一孤必不独生。冀陛下 哀怜,置臣辟而赦臣父,苟延母子二人之命。陛下僇 臣,不伤臣心,臣被僇,不伤陛下法,谨延颈以俟白刃。” 上览之恻然,乃戍边徼。穆宗即位,录先朝直臣恩已 七十馀,即家拜大理寺丞,致仕,复从有司言,旌行可 为孝子。

《李希孔传》:“希孔字子铸,三水人。好学,敦孝友。举万历 三十八年进士,忽心动,告归。归数日,父卒,不饮酒茹 荤者三年。”

《高岱传》:“岱字鲁瞻,会稽人。绍兴失守,即绝粒祈死,子 诸生朗坐守之,阅八日不死。忽一日而朗泣拜父前 曰:‘儿不能待矣,请先之’。岱瞠目曰:‘有是哉!若乃能先 我’。朗携巾服泛小舟,绐舟子曰:‘当出海祷神’。视去岸 远,北面再拜,跃入海。舟子急挽之,不能脱,啮舟子臂 始得下。舟人又入水救之,捽其巾,朗跃出水面,正巾” 而没。岱闻之曰:“儿果能先我乎?”自是不复言,数日亦 卒。

《霍子衡传》。“子衡字觉商,南海人。”唐王聿自立于广 州,起为太仆寺卿。未几,广州失守,子衡召妾莫氏及 三子应兰、应荃、应芷语之曰:“《礼》云:‘临难毋苟免’。若辈 知之乎?”三子齐应声曰:“惟大人命。”子衡援笔大书“忠 孝节烈之家”六字,悬之中堂;易朝服,北向拜;又易绯 袍谒家庙,先赴井死,妾从之。应兰偕其妻梁氏、又一 女继之;应荃、应芷偕其妻徐氏、区氏又继之,惟存三 孙延宗祀。有小婢见之,亦投井死。

《主信传》:“信,陕西宁州人,迁真阳知县,出抚土寇。会流 寇猝至,被执,谩骂不屈,断头剖腹而死。阅四日,其子 来觅,犹舒指握子手,若相诀者《祝万龄传》:“万龄,咸宁人,父世乔,有至行,以父远游久 不归,年十五,即独身访求,历数千里,屡濒于死,卒得 之。”

《石城王奠堵传》:奠堵孙宸浮嗣。与母弟宸浦、庶兄宸 潣、弟宸𣶩皆淫纵杀人。弘治十二年,互讦奏宸浮、宸 浦并革为庶人,宸𣶩、宸潣夺禄爵,除。宸潣子拱梃上 书为父澡雪还爵。拱梃沉毅嗜学,独处一室,朝夕讽 咏,著《巢云集》四卷。卒后四十年,子多焴始梓传之。 《朱煦传》:煦,仙居人,善事父母。父季用以荐为福州知 府。洪武十八年诏尽逮天下积岁官吏为民害者,赴 京师筑城。季用居官仅五月,亦被逮,病不能堪,谓煦 曰:“吾办一死耳,汝第收吾骨归葬。”煦惶惧,不敢顷刻 离,且戒二弟共守视。时诉枉令严,诉而戍极边者三 人,抵极刑者四人矣。煦奋曰:“吾无计,脱父诉不诉等 死耳。万有一父缘诉获免,即戮死无恨。”父寮同役者 交沮之,不听,即具状叩阙上闻。太祖悲伤其意,立赦 季用,复其官。同时以例复官者十四人,皆拜,季用谢 曰:“微君有孝子,吾侪骨肉皆为城下土矣。”已而煦感 疾死,季用伤子亦死。

仝时危贞昉,字孟阳,临海诸生也。父孝先,洪武四年 进士,官陵川县丞,坐法输作江浦。贞昉诣阙上疏曰: “臣父不幸,絓吏议输作江浦,筋力向衰,不任劳苦。而 大母年逾九十,恐染霜露之疾,贻臣父终天之恨。臣 犬马齿方壮,愿代父作劳,俾父获归养,死且不朽。”太 祖恻然从之。贞昉即解儒服,易短衣,杂众佣力作。体 弱不胜劳,阅七月,病卒。

《黄辉传》:“辉字平倩,南充人。幼颖异。父子元官湖广御 史,属讯疑狱,辉检律定谳如老吏,御史闻而异之。” 《曹学程传》:“学程字希明,擢御史,言事下刑部,罪斩。其 子正儒朝夕奉侍,不离犴狴。见父憔悴骨立,呕血仆 地,久之乃苏,因刺血书奏,乞代父死,终不省。三十四 年,始用朱赓言,释之谪戍。崇祯时,旌正儒为孝子。” 《邓以赞传》:“以赞字汝德,生有异质,好读书。幼见父与 人论学,辄牵衣尾之间出,语类夙儒。父闵其勤学,尝 扃之斗室。”

《梁策传》:策,鄢陵人,性至孝,就外傅手《孝经》不释。迁成 都知府,叹曰:“我必不能叱驭如王阳矣。”抵家蒲伏父 前以请,父大怒曰:“尽力王事,非孝邪?尔好《孝经》,不忆 始于事亲,终于事君邪?”犹伏地不起,举杖欲击之,方 起而戒行。莅官数月,大计毕,即请终养归。

《谢杰传》:“杰字汉甫,长乐人。父教谕廷衮,家居老矣,族 人假其名逋赋县令。赣人刘禹龙言于御史,逮之杰 代讯,几毙。后抚赣未尝修郄,时服其量。” 《周琬传》:“琬,江宁人。洪武时,父为滁州知州,坐罪论死。 琬年十六,叩阍请代。帝疑受人教,命斩之。琬颜色不 变。帝异之,命宥父死,谪戍边。琬复请曰:‘戍与斩均死。 尔父死,臣安用生为!愿就死以赎父戍’。”帝复怒,命缚 赴市曹。琬色甚喜。帝察其诚,即赦之。亲题御屏曰:《孝 子周琬》。寻授兵科给事中。同时子代父者,更有虞宗 济、胡刚、陈圭。

虞宗济,字思训,常熟人。父兄并有罪,吏将逮治。宗济 谓其兄曰:“事涉徭役,国法严,往必死,父老矣。兄冢嗣 且未有后,我幸产儿,可代父兄死。”乃挺身诣吏,白父 兄无所预。吏疑而讯之,悉自引伏。洪武四年斩于市, 年止二十二。闻者哀之。

胡刚,浙江新昌人。洪武初,父坐事谪戍泗上,以逃亡 当死,敕驸马都尉梅殷监刑。刚时方走省,立河上俟 渡。闻之,即解衣泅水而往,哀号泣代言与泪俱。殷悯 之,奏闻,诏宥其父,并宥同罪者八十二人。

陈圭,黄岩人。父叔弘,为仇人所讦,当死。圭诣阙上章 曰:“臣为子不能谏父,致陷不义,罪当死,乞原父使自 新。”帝大喜曰:“不谓今日有此孝子,宜赦其父,俟四方 朝觐官至播告,以风厉天下。”刑部尚书开济奏曰:“罪 有常刑,不宜屈法开侥幸路。”乃听圭代,而戍其父云 南。

至正十七年十二月,左都御史詹徽奏言:“太平府民 有殴孕妇至死者,罪当绞,其子请代,乞睿裁。”章下大 理卿邹俊,议曰:“子代父死,情固可嘉。然死妇系二人 之命,冤曷由申。犯人当二死之条,律何可贷。与其存 犯法之父,孰若全无罪之儿。”诏从其议。

《代简王桂传》:襄垣王逊燂,简王第五子,分封蒲州。诸 王就藩后,非请命不得岁时定省。逊燂念大同不置, 作《思亲篇》,词甚悲切,代人传诵之。

《向化传》:“化,静海卫人。父上为卫指挥,坐罪愤而投海 死。化沿堤号泣,求尸不得,亦投于海。忽上尸浮出,衣 服尽脱。时天方晴霁,雷雨骤作,既息,化首顶父衣徐 浮至一处,众皆骇异,收而葬之。”

有陆尚质者,浙江山阴人。父渡江,忽风涛拍天,飘舟 向海。尚质岸上见之,即跃入涛中,欲挽舟近岸。父舟 获济,而尚质竟溺死。里人因呼其处曰“陆郎渡。” 《王在复传》:“在复,太仓人,年二十一,从父读书城外。倭贼入犯,父子亟奔入城。父体肥不能速行,中道遇贼, 遂相失。在复走二里许,展转寻父,闻父被执,急趋贼 所,叩”头求免。贼不听,拔刃拟其“父在”,复以身蔽之。痛 哭哀求。贼怒,并杀之。两首坠地,而手犹抱父不释。时 《嘉靖》三十三年五月也。

黄岩王錉随父显避贼,显被贼执,将杀之,錉亟趋前 请代,贼遂杀錉而释显。

无锡蔡元锐,与弟元铎并孝友。倭犯无锡,入元锐家, 兄弟急扶父升屋避匿,而元锐为贼执令言父所在, 坚不从,遂见杀。

又有伍民宪,晋江人。扶父避难。遇贼,长跪哀告曰:“勿 惊我父,他物任取之。”贼不听,竟杀其父。民宪愤,挺身 杀二贼,伤数贼。贼至,益多,断民宪右手,卧草中,犹一 手执戈,呼其父,三日而绝。

《谢定住传》:“嘉靖中,筠连诸生苏奎章从父入山,猝遇 虎,奎章仓皇泣告,愿舍父食己,虎徐徐去,人咸异之。” 《赵绅传》:“绅字以行,诸暨人。父秩,永乐中为高邮学正, 考满赴京,至武城县堕水,绅奋身下救,河流湍悍,俱 不能出。明日尸浮水上,绅两手抱父臂不释。宣德五 年旌其门。”

《俞孜传》:“孜字景修,浙江山阴人。为诸生,敦行谊。嘉靖 初,父华充里役,解流人徐铎于口外。铎毒杀华亡走, 孜扶观归,誓必报仇,踪迹数十郡不可得。后闻已还 乡,匿其甥杨氏家,乃结力士十数人,佯为卖鱼,往来 侦伺,且谒知府南大吉乞助。大吉义之,遣数健卒与 俱,夜半骤率卒入杨氏家,呼铎出见,缚送于官,寘诸” 法。孜自是不复应举,养继母以终。

有张震者,馀姚农家子也。生周岁,父为人所陷,将死, 啮震指,语曰:“某,吾仇也,汝勿忘。”震长而指疮不愈,母 告以故,震誓必报。其友谓曰:“汝力弱,吾为汝杀之。”未 几,仇乘马出,友以田器击之,即死。震喜,走告父墓。已 而事发,有司伤其志,减死论戍,遇赦归。

孙文,亦馀姚人也。幼时父为族人,时行棰死,长欲报 之,而力不敌,乃伪与和好,共武断乡曲,时行坦然不 复疑。一日,值时行于田间,即以田器击杀之,坐戍。未 几,遇赦获释。

《张清雅传》:“清雅,潜山人。家贫,力学养亲。崇祯十年,张 献忠来犯,清雅以父年老卧病,守之不去。无何,父卒, 敛甫毕,贼入其家,疑棺内藏金,欲剖视之。清雅两手 据棺哀泣,贼断其手,仆地。幼子超艺,年十六,号哭求 代,贼复斫之,父子俱死,而棺得不剖。仆云满,具两棺 敛之,亦不食死。”

“颍州李心唯,素有孝行,贼至,泣守母丧。贼掠其室,将 缚之,不出,被杀。子果见父死,厉声骂贼,贼又杀之。” 《潘庭坚传》:“庭坚,字叔文,当涂人。太祖驻太平,设太平 翼元帅府,遂以庭坚为教授。太祖为吴王,以庭坚为 侍读学士。子黼,字章甫,幼师陶安,授太平府学教授。 吴元年,除江西湖东道按察司。黼谨饬类父,而文采 清”雅过之。父子皆由乡校显,时人以为“荣。”

《萧岐传》:“岐字尚仁,泰和人,授潭王府长史,力辞,改授 陕西平凉。子忠幼被掠,不知所之,临洮百户何氏收 以为婿。岐自平凉归,邂逅各述其故,始携归,其后遂 为显族。”

《刘谨传》:“谨浙江山阴人。洪武中,父坐法戍云南,谨方 六岁,问家人云南何在,家人以西南指之,辄朝夕向 之拜。年十四,矍然曰:‘云南虽万里,天下岂有无父之 子哉。遂治装。时滇境初复,道路艰险,家人力沮之,不 听,阅六月,始抵其地,遇父于逆旅中,相持号恸。俄父 患疯痹,谨告官乞以身代。国法,戍边者必年十六以’” 上,嫡长男始许代。时谨未成丁,而伯兄谦先以督运 死京师,于是归家携兄子以往,而兄子亦弱,未能自 立,乃复归,悉鬻其产畀兄子,始获奉其父以还。既还, 家益贫,谨力营甘旨以养,人称其孝。

《刘宪传》:“有温钺者,大同人。父景清,有胆力。嘉靖三年, 镇兵叛,杀巡抚张文锦。其后巡抚蔡天祐令景清密 捕首恶,戮数人,其党恨之。十三年复叛,杀总兵李瑾, 因遍索昔年为军府效命者。景清深匿不出,遂执钺 及其母王氏以去。令言景清所在,钺曰:‘尔欲杀我父, 而使我言其处,是我杀父也。如仇不可解,则杀我舒 愤足矣’。”贼不听,逼母使言,母大骂不辍。贼怒支解以 怵钺,钺大哭且骂,并被杀。事平,母子并获旌。

《客座新闻》:父子之间,古云不责善,然亦有可取者。少 师西涯李公宾之子兆先,幼颖敏过人,然游侠无度。 公一日过其书馆中,书其几云:“今日柳街,明日花街, 焚膏继晷,秀才秀才。”兆先归见之,亦过公斋,书案云: “今日黄风,明日黑风,燮理阴阳,相公相公。”闻者以为 笑谈。

《珍珠船》张云性多大言,常曰:“吾不幸生三子,一学孙 吴用兵,一学韩愈为小文,一学杜甫吟小诗,诚家门 不幸所致。”

裴令公常训其子:“凡吾辈但可文种无绝,然其间有成功,能致身为万乘之相,则天也。”

《苏氏家语》《京兆旧事》曰:杜陵萧彪,字伯文,为巴郡太 守,以父老归供养。父有客,常立屏风后,自应使命。 翦胜野闻洪武十年,宋学士濂乞老归,帝亲饯之,敕 其孙慎辅行。濂顿首辞,且要曰:“臣性命未毕蓬土,请 岁觐陛阶。”既归,每就帝庆节,称贺如约。帝惟旧恋,恋 多深情。十三年,失朝,帝召其子中书舍人璲孙序班 慎问之,对曰:“不幸有旦夕之忧,惟陛下哀矜,裁其罪。” 帝微候人,瞰之无恙,大怒,下璲慎狱,诏御史就诛,濂 没其家。先是,濂尝授太子及《诸王经》,太子于是泣谏 曰:“臣愚戆,无他师,幸陛下哀矜,裁其死。”帝怒曰:“俟汝 为天子而宥之。”太子惶惧,不知所出,遂赴溺,左右救 得免。帝且喜且骂曰:“痴儿子,我杀人何预汝耶?”因遍 录救溺者,凡衣履入水者擢三级,解衣鸟者皆斩之, 曰:“太子溺,俟汝解衣而救之乎?”乃赦濂死,而更令入 谒,然怒卒未解也。会与太后食,后具斋素,帝问之故, 对曰:“妾闻宋先生坐罪薄作福祐之。”帝艴然,投著而 起。濂至,帝令无相见,谪居茂州,而竟杀璲慎。

孙奇逢《年谱》:先生年七十一岁,张公偶语及其侄失 欢于其父,摈不得见者三年,属先生一言调剂之。一 日,先生偶及家庭事,其父为之恻然泪下,自言曰:“余 子之不孝,非尽子之过也。急呼其来,使先生训诲之, 某之父子受恩不浅矣。”明日,张公称谢,且言曰:“某有 子十年不见父矣,公岂得无意乎?”先生曰:“子之不孝, 父慈未至也。”司马公深然其言。先生令子望雅反复 开导,使之引见,得为父子如初。

《金台纪闻》:孝庙人才之盛,好事者取其父子同朝作 对联云:“一双探花父,两个状元儿。”时张宗伯升己丑 状元,子恩,王礼侍华辛丑状元,子守仁,俱为兵部主 事。户部郎中刘凤仪,则己未探花龙之父,兵部员外 李瓒则壬戌探花廷相之父也。一时乔梓,前此未之 有也。

虎苑解学士缙应制《题虎顾众彪图》云:“虎为百兽尊, 谁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文皇素不悦。 仁宗闻此恻然,即遣夏原吉迎于南京。可谓善讽者 矣。

《异林》鲍赛赛,辰州人。年十五随父耕畬归,遇虎攫父 去,赛赛操刃追之,相持良久,竟毙于虎。

《虎荟》:剑州李忠,因病化为虎。初,忠病久,其子买药归 而省父,忠视子朵颐涎流,子惊视,父已作虎形。出外 扃其室,穴壁窥之,迺真虎矣。

《见闻录》:“国朝风气淳朴,有父兄之于子弟,惟恐读书 见征者常观常熟人黄钺字叔扬,少颖嗜学,而家无 书,日游书肆中借观之,或竟日不归。国初法峻,士不 乐仕,人文遁逸,诏下多方求贤甚急。钺父见钺好学, 甚恐不免,数惩之,弗为变。乃令督耕葛泽陂田舍间, 钺托市盐酪,一二日入城借书。亲知间沿道披阅,至” 陂辄尽,每以为恨。隐者杨潆避雨,泊舟钺舍旁,见钺 倚檐读书,就视之曰:“竖子学如此哉!日读几何?”对曰: “我苦无书,读耳,过目不忘也。”潆曰:“我有书藏洋海店, 架插不下万卷,竖子能从吾游乎?”钺喜,从潆入舟至 其舍,乃令其子福与钺同业,三年尽其书。县闻之,辟 贤良,潆怨钺曰:“吾遭乱世,家破族散,携儿耕读远郊, 以全馀生。以子好学,举书供业,一何不善,晦并累吾 儿耶?”钺徐曰:“第毋恐。”乃说尹罢。福独遣钺试入太学。 后官至崇膴,与苏州守姚善俱死建文之难。今子弟 善于攀缘钻刺,父兄喜见眉宇,甚而有导之者矣。无 论杨潆不可得,即钺父亦不可得。

《乐郊私语》:“州诗人陈彦廉,好作怪体,兼善绘事。其母 庄,本闽人,父思恭,商于闽,溺死海中。庄誓不嫁,携彦 廉归本州抚育,遂成名士。彦廉有才名,交往多一时 高流,最与黄公望子久亲昵。彦廉居硖石东山,终身 不至海上,以父溺海故也。子久岁一诣之,至则必到 海上观涛,每拉彦廉同往,不得已偕至城郭,黄乞与” 同看,陈涕泣曰:“阳侯,吾父仇也。恨不能如精卫以木 石塞此,何忍以怒眼相见!”子久亦为之动容,不看而 返。因为作《仇海赋》以纪其事。

明《语林》:张伦官太原知府,归省,郡守过,候父留饮,伦 持榼上馔,鞠躬待命,如童子馔既具,即退立庑下。郡 守固请,伦退走,不敢当。父谢曰:“幸君侯过敝庐,老夫 主之,吾儿特将酒耳。”郡守惶恐欲起,乃赐食庑下, 明盛事。太师英公张辅,其子懋,复为太师,俱加阶特 进,俱勋左柱国,俱再知经筵事,俱再监修国史,足称 东第之冠。其次则朱保公永为太师,子晖为太保,孙 会昌侯继宗为太傅,子铭为太保。

洪武中,李文忠以浙江行省平章,封曹国公,而父贞 以恩亲封侯如子。

胡显以都督佥事封梁国公,而父泉以致仕都督封, 亦如子。

永乐初,郑亨以都督佥事封武安侯。父用以致仕千 户封,亦如子嘉靖初,南京兵部尚书王守仁封新建伯。其父南京 吏部尚书华尚在亦封如子。

内阁则黄公淮、李公贤、杨公廷和,父封少保。刘公翊、 严公讷,父封太子太保。李公春芳,父封少傅,进少师。 张公居正,父自少保、少师以至加特进、左柱国。封尚 书,则彭公时、刘公吉,内,淮、翊及严公、李公,皆得归养。 彭公父毓义后公七年始卒。

“陇西恭献王李贞,子岐阳武靖王文忠、黔宁昭靖王 沐英,子定远忠敬王晟、东平武烈王朱能,子平阴武 愍王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