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第206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二百五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明伦汇编 第二百六卷
明伦汇编 皇极典 第二百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二百六卷目录

 正朔部艺文

  正朔议          晋傅元

  改正朔制         唐制集

  春王正月考        明吕坤

  春王正月论         徐芳

 正朔部纪事

 正朔部杂录

皇极典第二百六卷

正朔部艺文[编辑]

《正朔议》
晋·傅元
[编辑]

帝王受命,应历禅代,则不改正朔。遭变征伐则改之。 舜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无改正之文。唐虞正朔皆 同,明矣。夏、殷、周革命,乃改。魏受汉禅,亦已不改,至于 服色,皆从其本,唯节幡用黄。大晋以金德王天下,顺 五行三统之序矣。

《改正朔制》
唐·制集
[编辑]

朕闻:上皇纂历,则天地以裁规。大圣握图,法阴阳以 施化。故能牢笼品类,陶铸生灵,敷景运于休期,阐宏 基于光大。昔有隋失驭,率土分崩,赤县为禾黍之场, 苍生遇涂炭之酷。我高祖神尧皇帝,龙兴分晋,凤起 寰区。殄枭獍而安八荒,翦鲸鲵而清四海。太宗文武 圣皇帝,膺昊穹之历数,鼓雷电之雄威。服远冠巢燧 之前,开边越羲农之际。鸿名迈于三五,茂绩隆于往 初。高宗天皇大帝,禀雷泽之灵符,降天纵之神器。湛 恩所被,匝乾坤覆载之乡。至化所覃,尽舟车所通之 境。抚璇丹极,辑瑞苍岩。天平地成,淳风起千年之运。 乐和礼备,宝祚隆三圣之基。逖听王猷,熙开帝载。朕 以虚薄,虔奉睿图。业业兢兢,不遑寝食。幸穹昊贻祐, 宗社延祥,河荐合天之符,洛出永昌之箓。时和岁稔, 远肃迩安。斯皆先德所延,屡彰嘉贶。自恭临兆庶,已 积炎凉,尚想移风,未臻于至道。顾循菲德,愧切于深 衷。思弘顾托之恩,再阐混元之始。夫以元穹列象,三 辰以之丽天。厚载含章,五行于焉纪地。《易》曰:三五以 变,错综其数。通其变,遂成天下之文。极其数,遂定天 下之象。水火相变,其卦为革。《彖》曰:天地革而四时成。 言五德更相生,变革万象。故帝王改正施教,明受之 于天,不定之于人者也。仲尼曰:其或继周者,虽百世 可知也。盖以文质相因,法度相改故矣。是以伏羲、高 阳、有周,皆以建子之月为正。神农、少昊、陶唐、有殷,皆 以建丑之月为正。轩辕、高辛、夏后、汉氏,皆以建寅之 月为正。后虽百代可知者,以此。虽遭遇之不同,步骤 殊致,未有不表明轨物,以章灵命之符者也。我国家 创业,常有意乎正朔矣。所未改者,盖有由焉。高祖草 创百度,因循隋氏。太宗纬地经天,日不暇给。高宗嗣 历,将宏丕训改作之事。屡发圣谟,言犹在耳,永怀无 及。自五帝缵统,三王驭宇,或父子相承,同体异德。或 金木迭改,应天顺人。故纳麓登庸,粤受终于文祖。干 戈革命,必理历于明时。然则开元配永,GJfont自阳来之 旦。统历履端,基于朔易之首。孳萌发内,气律由中,品 物任而昭苏,生类荡而敷革。是知夏之人统,不逮殷 之地正。殷之地正,有劣周之天统。元命所苞,实在兹 矣。周文稽古,制礼于成王之日。汉高握德,改元于武 皇之代。则知文制大备,未遑于上业。损益之道,谅属 于中平。朕所以遵饰礼经,奉成先志,今推三统之次, 国家得天统,当以建子之月为正。考之群艺,厥义明 矣。宜以永昌元年十有一月,为载初元年正月。十有 二日,改腊月。来年正月,改为一月。自载初元年正月 一日子时已前,大辟罪已下罪,无论已发觉,未发觉, 已结正,未结,正系囚见徒,皆赦除之。其谋反大逆,缘 及子孙,杀祖父母、父母,部曲容女奴婢杀主,不在赦 限。布告遐迩,咸知朕意。

《春王正月考》
明·吕坤
[编辑]

胡氏谓:孔子以夏时纪周岁,昔人疑之。胡氏云:不曰 春秋天子之事乎。余尤疑之。夫诸侯、大夫,天子所得 而诛赏予夺者也。孔子不得诛赏予夺,而正其可诛 可赏,可予可夺之罪,以为是夫也,虽不华衮斧钺于 天子之庭,而得褒贬荣辱于是非之口。此史官法官 之事,非天子之事也。若召而爵之,执而戮之,则天子 事矣。然则孔子罪我之言,何谓也。曰:是非褒贬之笔, 人之所忌也。爱憎毁誉之口,或罪我不明。乱臣贼子 之徒,或罪我不公。非罪我行天子之事也。《孟子》《春秋》 天子之说已加,孔子未有之权。胡氏以改正朔为天 子之事,又加孔子以无王之罪。夫改正朔,易服色,异 姓受命之事,非但天子之事也。孔子,周人也。而改周 之正朔,岂直无时王,亦无武周矣。行夏之时,不过师 弟之私语。《鲁史》者,公天下,垂万世之书也。天下奉正 朔,五六百年矣。习知子之为正月,五六百年矣。非革 命而一旦改之,此岂行天子之事,乃无天子之事耳。 孔子,尊周者也,从周者也。方以有君倡天下,乃革时王之正朔。以无君自处,何以讨人。非惟不忍,亦不敢 矣。或曰:《春秋》岁月,固夏正也。岂能为孔子讳。曰:周虽 以建子为岁首,而未尝以十一、十二、一月为春,二、三、 四月为夏,五、六、七月为秋,八、九、十月为冬。何以知之。 寅月为春,自唐尧命羲和授时以来,虞夏商周未之 有改也。是夏之时,乃唐虞之时,非夏所得专也。寅卯 辰为春,巳午未为夏,申酉戌为秋,亥子丑为冬,非周 所得改也。吾姑以天道明之。日中星鸟,尧殷仲春,周 以为孟夏。日永星火,尧正仲夏,周以为孟秋。宵中星 虚,尧殷仲秋,周以为孟冬。日短星昴,尧正仲冬,周以 为孟春。是尧以天象定四时,而周乱天象也。以物理 明之,鸟兽孳尾,尧在仲夏,周在孟夏。鸟兽希革,尧在 仲夏,周在孟秋。鸟兽毛毨,尧在仲秋,周在孟冬。鸟兽 氄毛,尧在仲冬,周在孟春。是尧以物理占四时,而周 乖物理也。以文义明之,春者,蠢也,言万物之形动,而 神未爽,蠢然无知也。故蠢从春。今之子丑寅月,是万 物动时乎。夏,大也,言万物之昌大也。今卯辰巳月,是 万物昌大时乎。秋,揪也,言万物之收敛也。今之午未 申月,是万物收敛时乎。冬,终也,言万物之完毕也。今 之亥月,犹近完毕。酉戊两月,是万物完毕时乎。是苍 颉以文义名四时,而周昧文义也。武周之谬,亦至此 乎。以商家考之,曰:惟元祀十有二月乙丑,伊尹祠于 先王,奉嗣王祗,见厥祖。此太甲即位改元也。曰:惟三 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归于亳。此太甲 之复辟也。此见殷人岁正首丑,而未尝以十二月为 春也。孔氏:汤崩,逾月,则附会之谬耳。以周家考之,《豳 风》,周公作也。曰七月流火,则建申之星躔也。曰九月 肃霜,则戌月之天气也。曰春日载阳,有鸣仓庚。五月 鸣蜩,则辰月午月之景物也。八月剥枣,十月陨箨,则 酉月亥月之节候也。爰求柔桑,采繁祁祁,则辰月之 人事也。周家改建不改时,此一证也。四月维夏,六月 徂暑,此周诗也。谓卯月为夏,可矣。谓巳月为暑,可乎。 周家改建不改时,此二证也。曾GJfont言:志曰:莫春者,春 服既成,浴乎沂,风乎舞。雩辰月浴风,吾已怪其太蚤。 而谓为寅月,可乎。或曰:温泉,自可浴,是矣。然则舞雩 之风,亦温风乎。寅月,树木便有可息之荫乎。周家改 建不改时,此三证也。《周礼》媒氏云:仲春之月令,会男 女,朱子解桃夭,已知其时矣。及解《孟子》,又有周七八 月,夏五六月之说。岂以桃夭非丑月乎。又《周礼》:仲春 勿用牡,岂非为其孳尾乎。则仲春必非丑月矣。周家 改建不改时,此四证也。君牙,周书也。曰涉于春冰,言 薄也。周之春,果在子丑寅,则冰正坚厚,未为薄矣。曰 夏暑雨,冬祁寒。周之夏,果在卯辰巳,即暑未若午未 月之为暑。周之冬,果在酉戌亥,即寒未若子丑月之 为寒。曰服田力穑,乃亦有秋。申果周之季秋乎。则百 谷之登,必于酉戌两月,而后定其有无。当云乃亦有 冬矣。周家改建不改时,此五证也。吕不韦虽秦人,庄 襄未灭周时,犹用周正。其作月令,犹然夏时。周家改 建不改时,此六证也。秦史纪事,每书元年冬十月,是 前乎周者。商改建,不改时。后乎周者,秦改建,不改时。 周公之识,果出李斯之下乎。始皇建亥为岁首,徒崇 水德,乖谬已甚。乃能改周时,行夏时乎。若夏时复于 秦,则纲目大书特书矣。是秦改周正,因周时。周之改 建不改时,此七证也。盖子者,一阳来复之初,万物发 生之始。周历崇天统,故特标为岁首,朝觐会同,颁历 授时,郊庙庆贺,皆重此月。犹今之庆长至。然至其纪 月定时,仍以寅为孟春耳。且《周礼》有正月,有正岁,三 正迭建,各有正岁,建以为年首,重以为事。先尊以纪 五行之运气,新一代之制作。与正月之正,不相干涉。 盖三建乃岁正,而正月乃月正,犹兄弟十二人,或以 贵,或以贤,首事当尊,惟父母委任,而兄弟之行,不可 乱也。此三代建正之说,非改月改时之谓也。或曰:周 以子月为岁首,至寅月,将何书。曰:春王正月也。曰:何 以知之。以秦事知之。秦以亥月为岁首,每岁首云冬 十月。至于寅月,则书春正月。如云春正月,赵将张耳、 陈馀,立赵歇为王。春正月,项籍尊楚怀王为义帝。是 秦正亦建寅也。由此观之,不可知乎。汪克宽不考《豳 风》《月令》而独以改岁在十月,蟋蟀入我床下之后。及 唐风蟋蟀在堂岁,聿云暮之说。明周家之建子为正 月孟春,不知周家子月改岁,而未改月。又以《孟子》七 八月之间,雨集,为夏五六月之证。余以为七八月间, 不如五六月之多雨。然七八月之忧旱,七八月之雨 集,亦是常事。公都子曰: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此 所谓冬夏者,夏正乎,周正乎。若云周之冬夏,则卯辰 巳月之热,未必若巳午未月,需水之亟。酉戌亥月之 寒,未必若亥子丑月,望汤之甚也。何不曰秋日则饮 水,春日则饮汤乎。又徒杠舆梁成于十一月、十二月, 疑于太晚。因知十一月、十二月为夏之九月、十月,不 知病涉之人,惟子丑月为甚。谓此时杠梁已成,民未 病涉,非谓至此时始修造耳。自汉以来,言春王正月 者,纷纷聚讼。先儒谓为千载不决之论。余之辨析,极其毫厘者,欲以白孔子行天子之事,改正朔之冤,决 千载之疑耳。或曰:孔子,周人也。而曰行夏之时,何也。 曰:周以子月为岁首,不如夏以寅月为岁首。非谓周 以子月为春,不如夏以寅月为春也。只为朱子周七 八月、夏五六月一解之误,遂启无穷辨口。注书可不 慎乎。

《春王正月论》
徐芳
[编辑]

事有疑于传,而信于经者,奚从乎,从经。有疑于经,而 信于理者,奚从乎,从理。以理饰经,为诬而已矣。以经 轧理,为臆而已矣。以臆益诬,为畔而已矣。春秋二百 四十年间,纪天子、诸侯、大夫、陪臣之事,天人得失,灾 祥之数。是者进,非者退,笔者荣,削者辱,翼翼乎辨矣。 其弁诸册曰:春王正月云,犹书之稽古,帝尧易乾元, 而诗关雎也。此而疑,将奚弗疑矣。而舛焉,亦将无弗 舛者矣。何居乎测者之烦,而所见之互龁也。故有以 夏时冠周月者,胡安国也。有以周之时月俱改者,郑 元、陈宠也。有以春秋之列国异书,周之二时并用者, 刘知几、张敷言、朱晦庵也。安国之说,本于行夏时,似 矣。其言曰以夏时冠周月,法后也。以周正纪事,不敢 自专也。约其指是周改月,不改时也。夫子乃冠之耳。 夫时之传,久矣。周不自改,而子改之。使冬而冒春之 名,秋而奸夏之寔,悖甚矣。奚后之法夫匹夫,而擅天 子之正朔,而曰不自专,夫谁与之耶。且子将以行夏 时也,向也以夏时还夏,而时存。今以夏时谐周,而时 亡矣。是亦不可已乎。陈氏时月俱改之说,盖惑于周 正而附会之。刘知几考之传,而不合,因遂以列国用 夏正,鲁史用周正,而朱晦庵意合之。则以二者各适, 而惟人所从。张敷言意分之,则以一为民俗之所用, 一为史策之所书,而并行不悖。是夏与周,两存之矣。 后世博综之儒,若罗泌、史伯璇、杨慎之徒,皆踟蹰焉, 而无所主。岂非事难于定论乎。然而其疵,可指也。鲁 与列国,并建为侯邦者也。史不同,其奉周一也。列国 用夏正,鲁奈何独用周正乎。一编之中,书列国一例, 书鲁事又一例,是合两代之时为一书也。春秋岂有 是乎。而史之所纪一时,民之所用一时,是又一王之 世,两正朔也。政孰严是,而可自便若此乎。凡是皆知 周正之非,而特不敢断乎为夏,则姑两存之。夫既两 存之,则其是非尚未泯也。至近世阳明王氏之说出, 而始荡而不可测矣。其言曰:阳生于子,而极巳午,故 春尽寅,而夏尽巳。阴生于午,而极亥子,故秋尽申,而 冬尽亥。自一阳之复,至六阳之干,而春夏。自一阴之 姤,至六阴之坤,而秋冬。果若是,则夏之子丑而冬,卯 辰而春,午未而夏,酉戌而秋,皆误矣。时至周始协也。 夫子又取夏时乎。如曰子亦可春,午亦可秋云尔。 日与岁无择也。阳始于子,吾将以子后之夜,皆为昼。 阴始于午,吾将以午后之昼,皆为夜。有不笑其狂悖 者乎。月与时,相丽以成岁者也。月统乎节,历二节而 一月成。时统乎月,合十有二月之四时,而一岁备。前 不可嬴,后不可缩也。今也取仲冬而孟春之,是夏之 十二月,至周胥易次也。月令不其淆乎一时之中,无 故而夺其月二,三月之中,无故而换其节六,割春之 二,以缀前岁之冬,而春为无首。斥冬之二,以延来岁 之春,而冬为无终。岁何繇成,而时何繇叙乎。尧之为 治也,羲和之命寔在,釐百工,熙庶绩之始,而鸟火虚 昴之四星,候以四仲之分,至历今,三千馀年,未之或 爽焉。宁独谬于周欤。周如改时,则是星鸟于夏,星火 于秋也。岂周革商,亦遂能革天欤。有扈氏威侮五行, 启则讨之。羲和俶扰天纪,引侯徂征,爰声厥罪。信如 阳明所云,其去亦宁有几。王制,天子巡狩方岳,命典 礼考时月正日,君有变易礼乐者,流之。今既自紊之 矣,夫谁与考。且礼莫大时,而顾忒之以倡邪。是数者 质之狂瞽之人,无惑焉。而谓出之武王之君,周公之 相,有以知其必不然也。且其绎经者曰:商而改月,则 《伊训》必不书元祀十二月。秦而改时,则《史记》必不书 元年冬十月。周而改时与月,则《春秋》必不书春王正 月。而其所援引者,不过杂记纷驳之议,汉儒历数旷 眇之语。蔓衍牵摭,务信其臆,姑不具论。殷,革夏者也。 建丑而月不改。秦,革周者也。建亥而月不改。独周改 之,周之德,宁直逊殷人乎。彼秦政之暴狠暗戾,金可 铸,石可鞭,书可燔,边可筑,六国可郡县,皇帝之号可 并建,所以夸前烁后,靡不竭蹶。独于时之在天,犹谨 率焉。乃武周之更张诡恣,更出秦政下耶。然则如之, 何曰信经。经曰:春王正月,则周之必以孟春寅月为 正也,可知矣。周必不能以仲冬十一月为正,则周之 时仍夏时,月仍夏月,可知矣。周之时月仍夏,则史如 是纪,子亦如是书。而夏时冠周,与周改时之说,同谬, 又可知矣。至子丑异建,不过用为岁首。爰自别于胜 国,或莅朝于是,颁朔于是。如《伊训》十二月而称元祀, 《周礼》十二月而称正岁之类。其他大礼大政,则断属 之孟春建寅之正月时,以是而授历,以是而颁岁功, 以是而始终昊天,以是而钦若。所谓殷因夏,周因殷,其在是乎天地之大,古今之寥廓,吾何准哉。准诸理 而已矣。然则阳明氏,非信经欤。曰信而误,吾之信《伊 训》,即殷之因夏,以明周之因。阳明之信《伊训》即殷之 因夏,以疑周之革。吾之信《春秋》,信以不改夏者,理之 所必然。阳明之信《春秋》,信以改夏者,事之所或有。盖 胡氏能知行夏时之善,而不能解于变时易朔之戾 于从周。阳明氏能知冠夏时于周月之非,以为《春秋》 惧乱贼,而首其僭夫子所不为,而不能察时月之必 不可更,几欲寘武周于秦政下,加以俶扰天纪之名 而不顾,始于执传,而中于泥经,终于不信传,不信经, 而信臆,以益其诬,而滋之畔。无宁两存者之疑之乎。 时月如此,二百四十年,微文逸事,荒于时代,讹于载 记,爚于后儒之覆射者。其可胜道耶。

正朔部纪事[编辑]

《汉书·贾谊传》:谊年少,颇通诸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 士。迁大中大夫。谊以为汉兴二十馀年,天下和洽,宜 当改正朔,易服色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乃草具其仪 法,色上黄,数用五,为官名悉更,奏之。文帝谦让未皇 也。

《后汉书·陈宠传》:元和二年,旱,长水校尉贾宗等上言, 以为断狱不尽三冬,故阴气微弱,阳气发泄,招致灾 旱,事在于此。帝以其言下公卿议,宠奏曰:夫冬至之 节,阳气始萌,故十一月有兰、射于、芸、荔之应。时令曰: 诸生荡,安形体。天以为正,周以为春。十二月阳气上 通,雉雊鸡乳,地以为正,殷以为春。十三月阳气已至, 天地已交,万物皆出,蛰虫始振,人以为正,夏以为春。 三微成著,以通三统。周以天元,殷以地元,夏以人元。 若以此时行刑,则殷、周岁首皆当流血,不合人心,不 稽天意。月令曰:孟冬之月,趣狱刑,无留罪。明大刑毕 在立冬也。又:仲冬之月,身欲宁,事欲静。若以降威怒, 不可谓宁;若以行大刑,不可谓静。议者咸曰:旱之所 由,咎在改律。臣以为殷、周断狱不以三微,而化致康 平,无有灾害。自元和以前,皆用三冬,而水旱之异,往 往为患。由此言之,灾害自为它应,不以改律。秦为虐 政,四时行刑,圣汉初兴,改从简易。萧何草律,季秋论 囚,俱避立春之月,而不计天地之正,二王之春,寔颇 有违。陛下探幽析微,允执其中,革百载之失,建永年 之功,上有迎承之敬,下有奉微之惠,稽春秋之文,当 月令之意,圣功美业,不宜中疑。书奏,帝纳之。遂不复 改。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元年十一月癸酉,以河内之山 阳邑万户奉汉帝为山阳公,行汉正朔。

《晋书·武帝本纪》:泰始元年十二月,封魏帝为陈留王, 行魏正朔。

《宋书·武帝本纪》:永初元年六月,封晋帝为零陵王,令 食一郡,行晋正朔。

《南齐书·高帝本纪》:建元元年,封宋帝为汝阴王,筑宫 丹阳县故治,行宋正朔。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夏四月,封齐帝为巴陵王, 全食一郡。行齐正朔。

《陈书·武帝本纪》:永定元年冬十月,诏曰:《礼》陈杞、宋,《诗》 咏二客,弗臣之重,历代斯敦。梁氏钦若人祇,宪章在 昔,济河沈璧,高谢万邦,茅赋所加,宜遵旧典。其以江 阴郡奉梁主为江阴王,行梁正朔。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元年,封魏帝为中山王,食 邑万户,行魏正朔。

《唐书·李光弼传》:宝应元年,浙东贼袁晁反台州,建元 宝胜,以建丑为正月。

正朔部杂录[编辑]

《礼记·大传》:立权度量,考文章,改正朔,易服色,殊徽号, 异器械,别衣服,此其所得与民变革者也。陈注正者年 之始朔者月之初全改正朔所以授民时也

《蔡邕·独断》:三代,年岁之别名。唐虞曰载,载,岁也,言一 岁莫不覆载,故曰载也。夏曰岁,一曰稔也。商曰祀。周 曰年。

《井观琐言》:商周改正朔之说,张敷言分史册所用,民 俗所用二项,为言极好。蔡九峰、陈定宇诸儒,偏主一 说,各有所碍,终不可通。张氏此说,足为前辈解纷疑, 得事理之实。然朱子答吴晦叔书,已尝曰:或是当时 二者并行,惟人所用。则张说亦有所本。

《病榻手欥》:秦以建亥之月为岁首,自是不思古之乱 制。汉之陋儒,伪造《易纬》云:尧以甲子天元为推术,甲 子为蔀首,起十月朔。而谓秦首亥,本此是。其瞽说与 《尧典》背矣。宋朱震又曰:连山首艮,风始于不周,实居 西北,于辰为亥,此颛顼所以首十月也。是因汉儒之 陋,而又诬颛顼矣。《玉堂鉴纲》:胡安国曰:前乎周者,以丑为正。其书始即 位,曰元祀十有二月,曰三祀十有二月朔,则未尝改 月也。

《丹铅总录》:《文选》古诗十九首,非一人之作,亦非一时 也。其曰:玉衡,指孟冬,而上云促织,下云秋蝉,盖汉之 孟冬,非夏之孟冬矣。汉袭秦制,以十月为岁首。汉之 孟冬,夏之七月也。其曰: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则 汉武帝已改秦朔,用夏以后时也。三代改朔不改月, 古人辨证,博引经传多矣。独未引此耳。又唐储光曦 诗:夏王纪冬令,殷人乃正月。此亦一证。

《续问奇类林》:郑室甫云:康成谓:帝王易代,莫不改正。 尧建丑,舜建子。舜摄位,未改尧正。故云正月上日,即 位。改正,故云月正元日,非也。犹云令月吉日良辰耳。 王肃辈皆言,惟殷周改正,易民视听。夏已上,皆建寅 是也。

《庸书》:或曰:周正改时与月乎。曰:改。予尝思之矣。有至 理存焉。春夏阳也,阳生于子,而极于巳。秋冬,阴也,阴 生于午,而极于亥。夫行夏之时,夫子之议礼也。春王 正月,夫子纪事之文也。礼有因革,事无增损,是非兼 存,裁之在人。若曰夫子截其冬而首春,则弑君变古 者,何以易其文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