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第097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经济汇编 乐律典 第九十六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九十七卷
经济汇编 乐律典 第九十八卷


考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乐律典

 第九十七卷目录

 钟部纪事

 钟部杂录

 钟部外编

乐律典第九十七卷

钟部纪事[编辑]

《山海经海内经》:“炎帝之孙伯陵,伯陵同吴权之妻阿 女缘妇,缘妇孕三年,是生鼓延。殳始为侯,鼓延是始 为钟,为乐风。”

《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

《通鉴前编》:“黄帝命荣猿作十二钟,协月筒以和五音, 立天时,正人位焉。”

《吕氏春秋·古乐篇》:“黄帝命伶伦与荣将铸十二钟,以 和五音,以施《英》《韶》。以仲春之月乙卯之日,日在奎,始 奏之,命之曰《咸池》。”

《管子五形篇》:“昔者黄帝以其缓急作五声,以政五钟。 令其五钟,一曰青钟大音,二曰赤钟重心,三曰黄钟 洒光,四曰景钟昧其明,五曰黑钟隐其常。”

《拾遗记》:“帝颛顼居位,文德者则锡以钟磬,武德者锡 以干戈。”

《通鉴前编》:“夏禹揭钟鼓磬铎鼗,以待四方之士,铭于 簨簴曰:喻以义者击钟。” 《管子霸形篇》:“桓公称疾,召管仲曰:‘寡人有千岁之食, 而无百岁之寿,今有疾病,姑乐乎’?管子曰:‘诺’。”于是令 之县钟磬之榬,陈歌舞竽瑟之乐,日杀数十牛者数 旬。桓公起行笋虡之闲,管子从至大钟之西,桓公南 面而立,管仲北乡对之,大钟鸣。桓公视管仲曰:“乐夫 仲父!”管子对曰:“此臣之所谓哀,非乐也。臣闻之,古者 之言,乐于钟磬之闲者不如此。言脱于口,而令行乎 天下,游钟磬之闲而无四面兵革之忧。今君之事,言 脱于口,令不得行于天下,在钟磬之闲,而有四面兵 革之忧。此臣之所谓哀,非乐也。”桓公曰:“善。”于是伐钟 磬之县,并歌舞之乐。

《说苑正谏篇》:齐桓公谓鲍叔曰:“寡人欲铸大钟,昭寡 人之名焉。寡人之行,岂避尧舜哉?”鲍叔曰:“敢问君之 行。”桓公曰:“昔者吾围谭三年,得而不自与者,仁也;吾 北伐孤竹,划令支而反者,武也;吾为葵丘之会,以偃 天下之兵者,文也;诸侯抱美玉而朝者九国,寡人不 受者,义也。然则文武仁义,寡人尽有之矣。寡人之行, 岂避尧舜哉?”鲍叔曰:“君直言,臣直对。昔者公子纠在 上位而不让,非仁也;背太公之言,而侵鲁境,非义也; 坛场之上,诎于一剑,非武也;侄娣不离怀衽,非文也。 凡为不善遍于物,不自知者,无天祸,必有人害。天处 甚高,其听甚下,除君过言,天且闻之。”桓公曰:“寡人有 过乎?幸记之,是社稷之福也。子不幸”教,几有大罪,以 辱社稷。

《慎子》鲁庄公铸大钟,曹刿入见曰:“今国褊小而钟大, 君何不图之。”

《左传僖公十八年》:郑伯始朝于楚,楚子赐之金。既而 悔之,与之盟曰:“无以铸兵。”故以铸三钟。

成公十年,晋侯会诸侯伐郑,郑子罕赂以“襄钟。”《襄 钟》,郑襄公之庙钟。

十二年,“晋郤至如楚聘,且莅盟。楚子享之。子反相,为 地室而县焉。郤至将登,《金奏》”作于下。击钟而奏乐。 《襄公十一年》,郑人赂晋侯以歌钟二肆及其镈磬,女 乐二八。晋侯以乐之半赐魏绛,曰:“子教寡人和诸戎 狄,以正诸华,八年之中,九合诸侯。如乐之和,无所不 谐,请与子乐之。”

十二年春,莒人伐我东鄙,围台。季武子救台,遂入郓, 取其钟以为《公盘》。

十八年,季武子以所得于齐之兵,作《林钟》而铭鲁功 焉。臧武仲谓季孙曰:“非礼也。夫铭,天子令德,诸侯言 时;计功,大夫称伐。今称伐则下等也,计功则借人也, 言时则妨民多矣,何以为铭?且夫大伐小,取其所得 以作彝器,铭其功烈,以示子孙,昭明德而惩无礼也。 今将借人之力以救其死,若之何铭之?小国幸于大” 国,而昭所获焉以怒之,亡之道也。

二十九年,季札自卫如晋,将宿于戚,闻钟声焉,曰:“异 哉!吾闻之也,辩而不德,必加于戮。夫子获罪于君以 在此,惧犹不足,而又何乐?夫子之在此也,犹燕之巢 于幕上,君又在殡,而可以乐乎?”遂去之。《文子》闻之,终 身不听琴瑟。

昭公二十一年春,天王将铸无射。泠州鸠曰:“王其以 心疾死乎?夫乐,天子之职也。夫音,乐之舆也,而钟,音 之器也。天子省风以作乐器,以钟之舆以行之。卜者 不窕,大者不摦,则和于物,物和则嘉成。故和声入于耳而藏于心。心亿则乐,窕则不咸,摦则不容,心是以 感,感实生疾。今钟摦矣,王心勿堪,其能久乎?”

《礼记·檀弓》:“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 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 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 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 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 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 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 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 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 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 曰:“如我死,则必毋废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 谓之杜举。

《吕氏春秋·长见篇》晋平公铸为大钟,使工听之,皆以 为调矣。师旷曰:“不调,请更铸之。”公曰:“工皆为调矣。”师 旷曰:“后世有知音者,知钟之不调也,臣窃为君耻之。” 至于师涓,而果知钟之不调也。

《晏子谏下篇》景公为台,台成又欲为钟。晏子谏曰:“君 不胜欲为台,今复欲为钟,是重敛于民,民之哀矣。夫 敛民之哀而以为乐,不祥。”景公乃止。

景公为大钟,将悬之。仲尼、伯常赛、晏子三人俱朝,曰: “钟将毁!”钟果毁。公见三子问之,晏子对曰:“钟大不以 礼,故曰将毁。”仲尼曰:“钟大悬,下气上薄,故曰将毁。”伯 常赛曰:“今日庚申,雷日也。阴莫胜于雷,故曰将毁。” 《淮南子要略》:齐景公内好声色,外好狗马,猎射亡归, 好色无辨,作为路寝之台,族铸大钟,撞之庭下,郊雉 皆呴。

《庄子·山木篇》:北宫奢为卫灵公赋敛,以为钟,为坛乎 国门之外,三月而成上下之县。王子庆忠见而问焉, 曰:“‘子何术之设’?奢曰:‘一日之闲无敢设也。奢闻之,既 雕既琢,复归于朴。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萃乎芒 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彊梁,随 其曲傅,因其自穷,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 大涂者乎。

《尸子》,郑简公谓子产曰:“饮酒之不乐,钟鼓不鸣,寡人 之性也。国家之不乂,朝廷之不理,与诸侯交之不得 志也,子之任也。子无入寡人之乐,寡人无入子之朝。” 自是以来,子产理郑,城门不闭,国无盗贼,道无饥人。 孔子曰:“若郑简公之好乐也,虽抱钟而朝可也。” 《战国策》,魏文侯与田子方饮酒而称乐。文侯曰:“钟声 不比乎左高田子方笑。”文侯曰:“奚笑?”子方曰:“臣闻之, 君明乐官,不明乐音。今君审于声,臣恐君之聋于官 也。”文侯曰:“善!敬闻命。”

《韩子内储说》:叔孙相鲁,贵而主断。其所爱者曰竖牛, 亦擅用叔孙之令。叔孙有子曰壬,竖牛妒而杀之。壬 兄曰丙,竖牛又妒而欲杀之。叔孙为丙铸钟,钟成,丙 不敢击,使竖牛请之叔孙,竖牛不为请,又欺之曰:“吾 已为尔请之矣。使尔击之。”丙因击之。叔孙闻之曰:“丙 不请而擅击钟。”怒而逐之,丙出走齐。

《说林》篇:智伯将伐仇由,而道难不通,乃铸大钟,遗仇 由之君。仇由之君大说,除道将内之。赤章曼枝曰:“不 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也大以来,卒必随之,不 可内也。”仇由之君不听,遂内之。赤章曼枝因断毂而 驱,至于齐,七月而仇由亡矣。

《国语》:宋人杀昭公。赵宣子请师于灵公以伐宋,公许 之。乃发令于太庙,召军吏而戒。乐正,令三军之钟鼓 必备。赵同曰:“国有大役,不镇抚民,而备钟鼓,何也?”宣 子曰:“大罪伐之,小罪惮之,是故伐备钟鼓,声其罪也。 明声之,犹恐其不闻也。吾备钟鼓,为君故也。”乃使旁 告于诸侯,治兵振旅,鸣钟鼓,以至于宋。

《说苑正谏篇》:楚庄王立为君,三年不听朝。苏从乃入 谏。庄王立鼓钟之闲,曰:“吾鼓钟之不暇,何谏之听?”苏 从曰:“臣闻之:好道者多资,好乐者多迷,好道者多粮, 好乐者多亡,荆国亡无日矣,死臣敢以告王。”王曰:“善。” 左执苏从手,右抽阴刀,刎钟鼓之悬。明日授苏从为 相。

《淮南子泰族训》:“阖闾伐楚,五战入郢,烧高府之粟,破 九龙之钟。”

《三辅黄图》:“始皇簴高三丈,钟小者千石。” 汉旧仪,“高祖庙钟十枚,各受十石,撞之,声闻百里。” 《古今乐录》:“高庙中四钟,皆秦时庙钟也,重十二万斤。 明帝徙二钟在南宫。”

《汉书礼乐志》:“孔光奏:钟工、磬工员各一人,不可罢。” 《东方朔外传》:汉武帝未央宫殿前钟无故自鸣,三日 三夜不止,大怪之,召待诏王朔问之,朔对曰:“有兵气。” 上更问东方朔,朔对曰:“王知其一,不知其二。臣昔闻 铜土之子,以阴阳气类言之,子母相感,山恐有崩弛 者,故钟先鸣。《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上曰:‘应在几 日’?朔?”曰:“在五日内。”居三日,南郡太守言有山崩,延袤 二十馀里。上大笑,赐帛三十疋《洞冥记》:建元二年,帝起腾光台以望四远,于台上撞 碧玉之钟。

《闲中记》:“汉高帝平陵、宣帝杜陵,二陵钟在长安,夏侯 征西,欲徙诣洛阳,重不能致,悬在清明门门里道南。 其西者平陵钟,东者,杜陵钟也。”

《魏志高堂隆传》:“隆为散骑常侍,青龙中,大治殿舍,西 取长安大钟。隆上疏曰,昔周景王不仪刑文武之明 德,忽公旦之圣制,既铸大钱,又作大钟,单穆公谏而 弗听,泠州鸠对而弗从,遂迷不反,周德以衰。良史记 焉,以为永鉴。然今之小人,好说秦、汉之奢靡,以荡圣 心,求取亡国不度之器,劳役费损,以伤德政,非所以 兴礼乐之和,保神民之休也。”是日,帝幸上方,隆与卞 兰从。帝以隆表授兰,使难隆曰:“兴衰在政,乐何为也? 化之不明,岂钟之罪?”隆曰:“夫礼乐者,为治之大本也。 故《箫韶》九成,凤凰来仪;雷鼓六变,天神以降。政是以 平,刑是以错,和之至也。新声发响,商辛以陨;大钟既 铸,周景以弊。存亡之机,恒由斯作,安在废兴之不阶 也?君举必书,古之道也,作而不法,何以示后?圣王乐 闻其阙,故有箴规之道;忠臣愿竭其节,故有匪躬之 义也。”帝称善。

《杜夔传》:“黄初中为太乐令协律都尉。汉铸钟工柴玉 巧有意思,形器之中,多所造作,亦为时贵人见知。夔 令玉铸铜钟,其声韵清浊,多不如法,数毁改作。玉甚 厌之,谓夔清浊任意,颇拒捍夔。夔玉更试,然后知夔 为精而玉之妄也,于是罪玉。”

《异苑》:魏时殿前大钟无故大鸣,人皆异之,以问张华, 华曰:“此蜀郡铜山崩,故钟鸣应之耳。”寻蜀郡上其事, 果如华言。

晋中朝有人畜铜澡盘,晨夕恒鸣,如人扣。乃问张华, 华曰:“此盘与洛钟宫商相应,宫中朝暮撞钟,故声相 应。可错令轻,则韵乖,鸣自止也。”如其言,后不复鸣。 《晋书裴𬱟传》:𬱟令荀藩终父勖之志,铸钟凿磬,以备 郊庙朝享礼乐。

《郭璞传》:璞妙于阴阳算历,元帝为晋王,使璞筮,遇《豫》 之《睽》,璞曰:“会稽当出钟以告成功,上有勒铭,应在人 家井泥中得之,繇辞所谓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 上帝者也。”及帝即位,太兴初,会稽剡县人果于井中 得一钟,长七寸二分,口径四寸半,上有古文奇书十 八字,云会稽岳命,馀字时人莫识之。

《九域志》:“锺山,晋永嘉元年,因水有大钟从上坠水中, 验铭是秦时乐器,因以命名。”

《宋书符瑞志》:“大兴中,民于井中得栈钟,上有古文十 八字。晋自宣帝至今,数满十八年。义熙八年,太杜生 桑明尢著者也。”

晋成帝咸康五年,豫章南昌民掘地得铜钟四枚,太 守褚裒以献。

穆帝升平五年二月乙未,南掖门有马足陷地,得铜 钟一枚。

“义熙初,帝始康晋乱而兴霸业焉。庐江霍山常有钟 声”十二。帝将征关洛,霍山崩,有六钟出,制度精奇,上 有《古文书》一百六十字。

义熙十三年七月,汉中城固县水际忽有雷声,俄而 岸崩,得铜钟十二枚。

《莲社高贤传》:法安尝欲画像,须铜青,虑不可致,忽梦 一人跪床前云:“此下有铜钟,寤”即掘之,果得二钟,取 青成像,而以铜助远公铸佛。后不知所终。

《山堂肆考》。晋陶潜访远公,闻钟声有省,攒眉而去。 《太平御览》:石勒耕辄闻钟铎之音,或在前后。惧,以问 翼伽,伽曰:“作劳耳鸣,无不祥也。”勒至平原,常在平人 师驩家为奴,有老父谓勒曰:“若鱼龙发际,四道已成, 当贵为人主。甲戌之岁,王彭祖可图。”勒曰:“若如公言, 不敢忘德。”忽然不见。每耕,又闻鼓角之声。勒又告诸 奴,奴亦闻之,因曰:“吾初在家,恒闻如是。”诸奴白驩,驩 奇而悦之。至是众归焉。

《赵书》:“将军张珍领郡县民丁万人,徙洛阳六钟、猛簴、 九龙、翁仲、铜驼、飞廉钟一,没盟津中。”

戴延之《西征记》:“陕县城西北,二面带河,河中对城西 北角,水涌起铜钟,翁仲头发常出水上,涨减恒与水 齐。晋军当至,发不复出,唯见水异,嗟嗟有声,声闻数 里。翁仲在城内大司马门外,为贼所徙,当西入关,至 此而没。”

洛阳太极殿前,左右各三铜钟相对,钟大者三十二 围,小者二十五围。

郭缘生《述征记》:洛阳太极殿前大钟六枚,父老云:“曾 有欲移此钟者”,聚百数长緪挽之,钟声震地,咸惧不 敢复犯。

《异苑》:“西河有钟在水中,晦朔辄鸣,声响悲激,羇客闻 而凄怆。”

《水经注》:汉水又东迳胡城南。义熙十五年,城上有密 云细雨,五色昭章,人相与谓之“庆云,休符当出。”晓而 云霁,乃觉城崩半许,沦水出铜钟十二枚。刺史索邈奉送洛阳,归之宋府。此段疑有误

《宋书杜骥传》:“高祖平西洛,致钟簴旧器。南还,一大钟 坠洛水。至是太祖遣将姚耸领夫千五百人迎致之。” 《符瑞志》:“文帝元嘉十九年九月戊申,广陵肥如石梁 涧中,出石钟九口,大小行次,引列南向。南兖州刺史 临川王义庆以献。”

“元嘉二十二年,豫章豫宁县出铜钟”,江州刺史广陵 王绍以献。

孝武帝孝建三年四月丁亥,临川宜黄县民田中得 铜钟七口,内史傅徽以献。

四月甲辰,晋陵延陵得古钟六口,徐州刺史《竟陵》王 诞以献。

明帝泰始四年二月丙申,豫章望蔡获古铜钟,高一 尺七寸,围二尺八寸,太守张辩以献。

《南齐书张瑰传》:“瑰字祖逸,吴郡吴人也。祖裕,宋金紫 光禄大夫。父永,右光禄大夫,晓音律。宋孝武问永以 太极殿前钟声嘶。永答钟有铜滓,乃扣钟求其处,凿 而去之,声遂清越。”

《祥瑞志》:“昇明二年九月,建宁县建昌村民采药于万 岁山,忽闻涧中有异响,得铜钟一枚,长二尺一寸,边 有古字。”

建元元年十月,浩陵郡蜑民田健所住岩闲,常留云 气,有声响澈若龙吟。求之积岁,莫有见者。四月二十 七日,去岩数里,夜忽有双光,至明往获古钟一枚。又 有一器,名“𬭚于”蜑。人以为神物,奉祠之。

永明四年四月,东昌县山自比岁以来,恒发异响。去 二月十五日,有一岩褫落,县民方元泰往视,于岩下 得古钟一枚。

五年三月,豫宁县长冈山获神钟一枚。

九年十一月,宁蜀广汉县田所垦地一尺四寸,获古 钟一枚,形高三尺八寸,围四尺七寸,县柄长一尺二 寸,合高五尺,四面各九孔。

《南史齐武穆裴皇后传》:“永明中,上数游幸诸苑囿,宫 人置内深隐,不闻端门鼓漏声。置钟于景阳楼,上应 五鼓及三鼓,宫人闻钟声,早起妆饰。”

《隋书音乐志》:“梁武帝素善钟律,详悉旧事,遂自制定 礼乐,又立四器,名之为通。又制为十二笛,用笛以写 通声,饮古钟、玉律并周代古钟,并皆不差。”

《律历志》山谦之记云:“殿前三钟,悉是周景王所铸,无 射也。遣乐官以今无射新笛饮不相中,以夷则笛饮 则声韵合和。端门外钟,亦案其铭题,定皆夷则。其西 厢一钟,天监中移度东,以今笛饮乃中南吕,验其镌 刻,乃是太蔟,则下今笛二调。”重敕太乐丞斯宣达,令 更推校钟定有凿处,表里皆然。借访旧识,迺是宋泰 始中使张永凿之,去铜既多,故其调啴下以推求钟 律,便可得而见也。宋武平中原,使将军陈倾致三钟, 小、大、中各一,则今之太极殿前二钟、端门外一钟是 也。

《梁书豫章王综传》,“综既不得志,尝作《听钟鸣》《悲落叶》 辞,以申其志。”

《南史陈高宗本纪》:太建七年“夏四月壬子,郢州献瑞 钟。”

《广博物志》:后魏天赐中,河东人张恩盗发汤冢,得志 云:“我死后二千年困于恩。”恩得古钟磬,皆投于河。 《伽蓝记》:龙华寺有钟一口,撞之闻五十里。太后以钟 声远闻,遂移在宫内,置凝闲堂所,与内讲沙门打为 时节。孝昌初,萧衍子豫章王萧综来降,闻此钟声,以 为奇异,遂造听钟歌词三首,传于世。

《唐书礼乐志》:“武德九年,诏太常少卿祖孝孙、协律郎 窦琎等定乐。初,隋用黄钟一宫,惟击七钟,其五钟设 而不击,谓之哑钟。唐协律郎张文收乃依古断竹为 十二律。高祖命与孝孙吹调五钟,叩之而应,由是十 二钟皆用。”

《杨收传》:涔阳耕得古钟,高尺馀,收扣之曰:“此姑洗角 也。”既劀拭,有刻在两栾,果然。

《李嗣真传》:嗣真擢太常丞,太常𡙇黄钟,铸不能成。嗣 真居崇业里,疑土中有之,弗得其所。道上逢一车,有 铎声甚厉,嗣真曰:“宫声也。”市以归,振于空地,若有应 者。掘之得钟,众乐遂和。

《隋唐嘉话》:武后为天堂以安大像,铸大仪以配之。天 堂既焚,钟复鼻绝。至中宗欲成武后志,乃斲像令短, 建圣善寺阁以居之。今明堂始微于西南倾,工人以 木于中牮之,武后不欲人见,因加为九龙盘纠之状, 其圆盖上本施一金凤,至是改凤为珠,群龙捧之。 《通典》:《唐开元礼》:“皇太子元正冬至受群臣贺,展轩悬 于”殿庭。以姑洗之均又设三镈钟、姑洗、夷则、大吕各 依辰位。设登歌以南吕之均奏《承和》之乐。

《容斋随笔》:“饶州紫极观有唐钟一口,形制清坚,非近 世工铸可比。刻铭其上曰:‘天宝九载岁次庚寅二月 庚申朔十五日癸酉造’。通直郎前监察御史贬乐平 员外尉李逢年铭”、前乡贡进士薛彦伟述序,给事郎行参军赵从一书,“中大夫使持节鄱阳郡诸军事检 校鄱阳郡太守天水郡开国公上官经野妻扶风郡 君韦氏奉为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敬 造。”洪钟一口,其后列录事参军、司功、司法、司士参军 各一人,司户参军二人,参军二人,录事一人,鄱阳县 令一人,尉二人。又专检校官鄱阳县丞宋守静专检 校内供奉道士王朝隐。又道士七人,铭文亦雅洁,字 画不俗,但月朔庚申,则癸酉日当是十四日。镌之金 石而误如此。浮州开福院亦有《吴武义年》一钟。然非 此比也。

《唐书五行志》:天宝十载六月乙亥,大同殿前钟自鸣, 占曰:“庶雄为乱。”

《宦者传》:高力士于兴宁坊立道士祠,珍楼宝屋,国赀 所不逮。钟成,力士宴公卿,一扣钟纳礼钱十万,有佞 悦者至二十扣,其少亦不减十。

《百官志》:“乾元元年,置刻漏生四十人,典钟、典鼓三百 五十人。”

《杜阳杂编》:“大历中,新罗国献千佛山,可高一丈,雕沈 檀珠玉以成之。其佛之形,大者或逾寸,小者七八分。 其佛之首,有如黍米者,有如半菽者。其眉目口耳蠃 髻毫相,无不悉具。而更镂金玉水精为幡盖流苏、庵 罗薝卜等树,构百珤为楼阁台殿。其状虽微,而势若 飞动。又前有行道僧徒,不啻千数。有紫金钟,径阔三” 寸,上以龟口衔之。每击其钟,则行道之僧礼首至地, 其中隐隐,谓之“梵音关”戾在乎钟也。

《北梦琐言》:唐段相文昌家寓江陵,少以贫窭修进,常 患口食不给,每听曾口寺斋钟,动辄诣谒餐,为寺僧 所厌,自此乃斋后扣钟,冀其晚至而不逮食也。后入 登台座,连出大镇,拜荆南节度。有诗题曾口寺云:“曾 遇阇黎饭后钟。”盖为此也。

《海录碎事》:“柳公绰每日与子弟论文,或讲求治家之 要,至人定钟鸣始就寝。”

《唐书礼乐志》:“昭宗时,太常博士殷盈孙按周法以算 数除镈钟轻重,高卬黄钟九寸五分,倍应钟三寸三 分半,凡四十八等,图上口项之量及径衡之围,乃命 铸镈钟十二,编钟二百四十。”

《玉泉子》:京辇自黄巢退后,修葺残毁之处。时定州有 俗儿号王酒胡,居于上都,巨富纳钱三十万贯,助修 朱雀门。昭宗又诏重修安国寺毕,亲降车辇,以设大 斋。乃扣新钟一撞,舍钱一万贯,命大臣请各取意而 击。上曰:“有能舍一千贯文者,即打一槌。”斋罢,王酒胡 半醉入来,迳上钟楼,连打一百下,便于西寺运钱十 万贯入寺。

《括异记》:德藏寺前钟,乃铜所铸,音极洪响。尝见古老 云:初铸钟时,有匠者云:“‘此钟未可便扣,俟吾至六十 里乃击之’。及既去,方至新坊十八里,寺僧遽扣之,匠 人闻其声,叹曰:‘声止于此,今寺中钟自新坊十八里 外不复闻矣,怪哉’!”

《国老谈苑》:太祖提周师甚寡,当李景十五万众,阵于 清流山下,士卒恐惧。太祖令曰:“明日午当破敌。”人心 遂安。翼日正午,太祖果临阵,亲斩伪骁将皇甫晖,以 复其众。是时环滁僧寺,皆鸣钟而应之,既平鸣钟,因 为定制。赵时进《滁州午钟记》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三年九月己酉,幸开宝寺,观新 钟。”

《玉海》:端拱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潭州上言,“湘阴县长 乐九乳滩下得钟,制作精妙,上有古篆八十三字,人 不之识,画图以进。”

《宋史五行志》:“咸平四年十二月,亳州太清宫钟自鸣。 明道元年五月壬午,汉州江岸获古钟一。”

《乐志》:景祐二年,燕肃等上考定乐器,帝御延福宫临 阅,因问李照乐音高,命详陈之。照言:“编钟、镈磬无大 小、轻重、厚薄、长短之差,铜锡不精,声韵失美,大者陵, 小者抑,非中度之器也。愿听臣依神瞽律法,试铸编 钟一虡,可使度量权衡协和。”乃诏于锡庆院铸之。 《五行志》:皇祐四年,乾宁军渔人得小钟二于河滨。 五年二月己亥,乾清军又进古钟一。

《张汝明传》:“汝明知岳州,属邑得古编钟求上献,汝明 曰,天子命我以千里,惧不能仰承德意,敢越职以幸 赏乎。”

《刘羲叟传》:羲叟强记多识,尤长于星历术数。皇祐五 年,日食心时胡瑗铸钟弇而直,声郁不发。又陕西铸 大钱,羲叟曰,此所谓害金再兴。与周景王同占,上将 感心腹之疾。其后仁宗果不豫。

《乐志》:“至和二年,潭州上浏阳县所得古钟送太常。初, 李照斥王朴乐音高,乃作新乐,下其声。太常歌工病 其太浊,歌不成声,私赂铸工,使减铜齐而声稍清,歌 乃协然。照卒莫之辨。”又朴所制编钟皆侧垂,李照、胡 瑗皆非之。及照将铸钟,给铜于铸泻务得古编钟一, 工人不敢毁,乃藏于太常。钟不知何代所作,其铭云: “粤朕皇祖宝龢钟,粤斯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五行志》:元丰三年八月,岳州永庆寺获铜钟一、铜磬 二。

《邻几杂志》:“李照讥王朴编钟不圆,后得周编钟,正与 朴同。”议者始知照之妄。

《东坡题跋》:“黄州西北百馀里有欧阳院,院僧畜一古 编钟,云得之耕者,发其地,获四钟,斸破其二,一为铸 铜者取去,独一在此耳。其声空笼,然颇有古意,虽不 见《韶》《濩》之音,犹可想见其髣髴也。” 《宋史乐志》:“崇宁二年正月,魏汉津请帝中指、第四指、 第五指各三节,先铸九鼎,次铸帝坐大钟,次铸四韵 清声钟,次铸二十四气钟,然后均弦裁管,为一代之 乐。”

十三年秋七月,景钟成。其高九尺,拱以九龙,惟亲郊 乃用。立于宫架之中,以为君围。于是命翰林学士承 旨张康国为之铭。其文曰:“天造我宋,于穆不已。四方 来和,十有二纪。乐象厥成,维其时矣。迪惟有夏,度自 禹起。我龙受之,天地一指。于论《景钟》,中声所止。有作 于斯,无袭于彼。九九以生,律吕根柢。维此景钟,非弇” 非侈。在宋之庭,屹然中峙。天子万年,既多受祉。“维此 《景钟》,上帝命尔。其承伊何?以燕翼子。永言保之,《宋乐》 之始。”

《挥麈后录》:“宣和元年八月丁丑,皇帝诏大晟作景钟。 是月二十五日钟成。皇帝以身为度,以度起律,以律 审声,以声制钟,以钟出乐,而乐宗焉。于以祀天地,享 鬼神,朝万国,罔不用乂。在廷之臣,再拜稽首,上颂:‘明 明天子,以身为度。有景者钟,众乐所怙。于昭于天,乃 眷斯顾。扬于大庭,罔不时序。亿万斯年,受天之祜’。”此 翰林学士承旨强渊明文也。偶获斯本,谨录于右。 《宋史·五行志》:建炎三年,吉州修城,役夫得髑髅弃水 中,俄浮一钟,有铭五十七字,大略云:唐兴元年,吾子 没瘗庐陵西垒。后当火德五九之际,世衰道败,浙、梁 相继丧乱。章贡康昌之日,吾亦复出是邦。东平鸠工, 复使吾子同河伯听命。水官郡守命录其辞,录毕而 钟自碎。

《乐志》:“绍兴十五年,给事中段拂等讨论景钟制度,按 景钟之高九尺,其数九九,实高八尺一寸,垂则为钟, 仰则为鼎,鼎之大,中于九斛,退藏实八斛有一焉。内 出皇祐大乐中黍尺,参以太常旧藏黄钟律编钟高 适九寸,正相吻合,遂遵用黍尺制造。钟成,命左仆射 秦桧为之铭,其文曰:‘皇宋绍兴十六年,中兴天子以 好生大德,既定寰宇,乃作乐以畅天地之化,以和神 人。维兹景钟,首出众乐,天子专用禋祀,谨拜手稽首 而献铭’。”其铭曰:“德纯懿兮舜、文继,跻寿域兮孰内外? 荐上帝兮伟兹器。声气应兮同久视,贻子孙兮弥万 世。”旋又命礼局造铸钟四十有八、编磬一百八十七, 特磬四十八及添制编钟等。寻制金钟、玉磬二架。 《梦溪笔谈》:陈述古密直知建州浦城县日,有人失物, 捕得莫知的为盗者。述古乃绐之曰:“某庙有一钟,能 辨盗至灵”,使人迎置后阁祠之。引群囚立钟前,自陈 不为盗者摸之则无声,为盗者摸之则有声。述古自 率同职祷钟甚肃,祭讫,以帷帷之,乃阴使人以墨涂 钟,良久引囚逐一令引手入帷摸之。出乃验其手,皆 有墨,唯有一囚无墨。讦之遂承为盗。盖恐钟有声,不 敢摸也。

《后山丛谈》:“邑令周阳家金钟,容十斗,重三十八斤。”以 今衡量校,容水三斗四升,重十九斤。

《玉堂闲话》:“长安城西明寺钟,寇乱之后,缁徒流离,閴 其寺者数年。有贫民利其铜,袖锤錾往窃凿之,日获 一二斤,鬻于阛阓。如是经年,人皆知之,官吏不禁。后 其家忽失所在,市铜者亦讶其不来。后官欲徙其钟 于别寺,见寺钟平堕在阁上。及仆之,见盗钟者抱锤 錾俨然坐于其闲,即已干枯矣。”

《云笈七签》:“黔南盐井中,因摧损修筑,得一古钟,长三 四尺,中细而实,如腰鼓瓦腔之状,两头圆厚,扣之皆 有声,奇音响亮,与常钟异。在盐井多年,益加光腻,无 毁蚀之势,时有金色,精明异常。节度使僖公留镇府 厍焉。”

《孔氏杂说》:“今之更点击钲,《唐六典》皆击钟也,太史门 有典钟二百八十人,常击编钟。”

《妮古录》:“金大定中,汾东岸崩,得古墓,有鼎十馀,钟磬 各数十。鼎有盖,大者几三尺,其中宝物犹存。钟磬小 者仅五寸许,大至三尺,凡有十二,盖音律之次。后世 之制以厚薄,而此以大小。其制度皆周器,非秦汉以 后所作。今器不存,而墓址犹在。”

《稗史》:至元丙子,北兵入杭,有金姓者,世为伶官,流离 无所归。一日道遇左丞范文虎,向为宋殿帅时熟其 为人,谓金曰:“来日公宴,汝来献伎,不愁贫贱也。”如期 往,为优戏作诨云:“某寺有钟,寺奴不敢击者数日,主 僧问故,乃言钟楼有巨神,神怪不敢登也。”主僧往视 之,神即跪伏投拜,主僧曰:“汝何神也?”答曰:“钟神。”主僧 曰:“既是钟神,如何投拜?”众皆大笑。范为之不怿,其人亦不顾,卒以不遇。识者莫不多之。

《辍耕录》:文宗潜邸金陵日,岁当戊寅,适太平兴国寺 铸大钟为金数万斤,方在冶上。至其所,取相嵌碧珠 指环,默祝曰:“若天命在躬,此当不坏。”即投液中。钟成, 其款有曰:“皇帝万岁”,珠宛然在其上,若故识之,而坚 固完好,光采明发,不以灼毁。万目惊睹,欢叹如一。及 登大宝,方与近侍言向时祝天之谶。

《溪蛮丛笑》:“蛮地多古铜。”麻阳有大钟,长筒三十六乳, 重百馀斤。今入天庆观。

《诸寺奇物记》:方山定林寺有乳钟,即所称景阳钟也。 钟有一百八乳,乳乳异声,故名乳钟。

《饶州府志》:“浮梁清源观有飞来铜钟,模制古雅,上有 ‘乾元五年扬州天长县兴龙寺’十二字,第不知何所 从来。宋朱天锡诗有‘飞来钟动星坛外’之句,后张珙 乱,失之。”

《绍兴府志》:“会稽天长观殿东有小铜钟,范制甚奇,声 尢清圆远闻,非凡钟比。尝扑损,匠者锯为大罅,声乃 如故。汝阴王廉潜作八分书于钟上,惜其不为人所 知,旋徙于他所矣。今废。”

于阗钟,在会稽灵嘉寺是也。按《越中记》,“此于阗国寺 钟,因风雨,失钟所在。有天竺僧过于阗,识此钟于越。 灵嘉寺”,至今锁在寺楼。

《四川总志》:“江安县西林寺有元时所铸铁钟,音声洪 远,震闻数里。”

钟部杂录[编辑]

《诗经周南关睢》:“窈窕淑女,钟鼓乐之。”乐则和平之 极也。

《唐风》“山有枢,子有钟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 保。”

《小雅·彤弓》:“钟鼓既设,一朝飨之。”

鼓钟,鼓钟将将,鼓钟《喈喈》。鼓钟伐鼛。鼓钟钦 钦。《将将》,声也。“喈喈”,犹将将也。“钦钦”,亦声也。

《白华》“鼓钟于宫,声闻于外。”

《周颂》:“执竞,钟鼓喤喤。”和也。

《商颂》“那庸鼓有斁。”“庸”、“镛”通。斁,斁然盛也。

《荀子乐论》篇:“声乐之象,鼓大丽,钟统实,故鼓似天,钟 似地。”

《吕氏春秋侈乐篇》:“夏桀、殷纣,作为侈乐,大鼓、钟磬管 箫之音,以钜为美,以众为观,俶诡殊瑰,耳所未尝闻, 目所未尝见,务以相过,不用度量。宋之衰也,作为千 钟;齐之衰也,作为大吕;楚之衰也,作为巫音。侈则侈 矣,自有道者观之,则失乐之情。”

《乐叶图征》:“君子铄金为钟,四时九乳,是以撞钟以知 君,钟调则君道得。”宋均注曰:“九乳法九州。”

圣王祗承大定,爵禄人者,不过其能。尊卑有位,位有 物,物有宜,功成者赏,功败者罚,故乐用钟。

《韩诗外传》:“古者天子左五钟,将出则撞黄钟,而右五 钟皆应之,马鸣中律,驾者有文,御者有数。立则磬折, 拱则抱鼓,行步中规,折旋中矩。然后太师奏升车之 乐,告出也。入则撞蕤宾以治容貌,容貌得则颜色齐, 颜色齐则肌肤安。蕤宾有声,鹄震马鸣,及倮介之虫, 无不延颈以听。在内者皆玉色,在外者皆金声。然后” 少师奏升堂之乐,即席告入也。此言音乐相和,物类 相感,同声相应之义也。《诗》云:“钟鼓乐之。”此之谓也。 《淮南子时则训》:“孟秋之月,西宫御女白色,衣白采,撞 白钟。”

《精神训》尝试为之。击建鼓,撞巨钟,乃性仍仍然,知其 盆瓴之足羞也。

《说山》训:“钟之与磬也,近之则钟音克,远之则磬音章。 物固有近不若远,远不若近者。”

《说苑修文》篇:“钟鼓之声,怒而击之则武,忧而击之则 悲,喜而击之则乐。其意变,其声亦变。意诚感之,达于 金石,而况人乎?”

《白虎通礼乐篇》:“钟之为言动也,阴气用事,万物动成。 钟为气,用金声也。镈者,时之气声也,节度之所生也。 君臣有节度则万物昌,无节度则万物亡。亡与昌正 相迫,故谓之镈。”

《通礼义纂》:“驾入,撞蕤宾之钟,左右钟皆应”者,案蕤宾 位居午,午主阳,主动,象王自外动而入,方居之始,故 先作之。而东厢应者,东为阳,阳主动,明以静主动,使 之相应也。驾出,撞黄钟,右五钟皆应。黄钟位居子,子 为阳,阳主动,象王自内动而出,方行之始,故先作之。 而西厢应者,西为阴,阴主静,明以动告静,使之相和 也。

《三礼义宗》:“堂下之乐,以钟为重”,故举钟而言;堂上之 乐,以人声为贵,故以歌为称。言“歌”者,知是堂上之音, 称“奏”者,知是堂下之乐。

《梦溪笔谈》:“今太常钟镈,皆于甬本为纽,谓之旋虫,侧垂之。皇祐中,杭州西湖侧发地得一古钟,匾而短,其 枚长几半寸,大略制度如凫氏所载。唯甬乃中空,甬 半以上差小,所谓衡者”,予细考其制,亦似有义。甬所 以中空者,疑钟縻自其中垂下,当衡甬之闲,以横括 挂之,横括疑所谓旋虫也。今考其名,竹筒之筒,文从 竹从甬,则甬仅乎空,甬半以上微小者,所以碍横括。 以其横括所在也,则有衡之义也。其横括之形,以虫 而可旋,疑所谓旋虫。以今之《钟镈》校之,此衡甬中空, 则犹小于甬者,乃欲碍横括,似有所因。彼衡甬俱实, 则衡小于甬,似无所因。又以其括之横于其中也,则 宜有衡义。实甬直上植之,而谓之衡者何义?又《横括》 以其可旋而有虫形,或可谓之旋虫。今钟则实,其纽 不动,何缘得旋名?若以侧垂之,其钟可以掉荡,旋转 则钟常不定,击者安能常当其隧?此皆可疑,未知孰 是。

《墨庄漫录》:王从一太初著《东郊语录》,有云:“唐人诗云: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 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此张继《枫桥夜泊》之作也。说者 谓美则美矣,但三更非撞钟时。”按《南史裴皇后传》载: “齐永明中,上数游幸诸苑囿,载宫人从车置内,深隐, 不闻端门鼓漏声。置钟于景阳楼上,应五更三鼓。宫 人闻钟声,早起妆饰。由是言之,夜半之钟,有自来矣。” 予以为不然,非用景阳故事也。此盖吴郡之实耳。今 平江城中,从旧承天寺鸣钟,乃半夜后也。馀寺闻承 天钟罢,乃相继而鸣,迨今如是,以此知自唐而然。枫 桥去城数里,距诸山皆不远,书其实也。承天今更名 能仁。

《西溪丛语》:齐丘仲孚少好学,读书,常以中宵钟鸣为 限。唐人张继诗:“夜半钟声到客船。”则半夜钟其来久 矣。

《老学庵笔记》:张继《枫桥夜泊》诗云:“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欧阳公嘲之云:“句则佳矣,其如夜 半不是打钟时。”后人又谓惟苏州有半夜钟,皆非也。 按于邺《褒中即事》诗云:“远钟来半夜,明月入千家。”皇 甫冉《秋夜宿会稽严维宅》诗云:“秋深临水月,夜半隔 山钟。”此岂亦苏州诗耶?恐唐时僧寺,自有夜半钟也。 京都街鼓今尚废,后生读《唐诗文》及街鼓者,往往茫 然不能知,况僧寺夜半钟乎?

《能改斋漫录》:谚有“掩耳偷铃”,非也,亦有所本。《吕氏春 秋》:“范氏亡,有得其钟者,欲负而走,则大钟不可负。以 椎毁之,钟恍然有音,恐人闻之而夺,急掩其耳。”然世 之恐闻其过者,亦犹此也。任昉《劝进笺》云:“惑甚盗钟, 功疑不赏。”

《田闲书》“言非也,不言非也。当言而言,则其言顺;不当 言而言,则其言暴。不见钟鼓乎?叩之则鸣,不叩而自 鸣者,人莫不以为异也。”

钟部外编[编辑]

《拾遗记》:“扶桑东五万里,有磅磄山,郁水在磅磄山东, 其中奏环天之和乐,列以重霄之宝器。器则有岑华 镂管,䀟泽雕钟,员山静瑟,浮瀛羽磬,抚节按歌,万灵 皆聚。䀟泽出精铜,可为钟铎。西王母与穆王欢歌既 毕,乃命驾昇云而去。”

《饶州府志》:“梁天监中,浮梁北乡法京胜湖有钟纽露 土面,牧童以系牛,罔知其为钟也。老人异之,掘土经 宿如故,弗能举。令人夜宿钟所,若闻语曰:‘吾惧弃土 于河,钟非吾有矣’。如其言,卒得钟,闻于朝,遣使取之, 至北港没潭而复出。后至鄱阳,钟潭又没。募渔人探 之,云石梁贯其纽,蛟龙绕其腹,不可取矣。”

《天中记》:海坛练门江内有巨钟,每月望日,其潮大至, 水退蒲牢乃出,可容一人从中穿过,约其周围,径一 丈馀。大历中,闽城法炯者,欲出此钟,先于开元寺设 大会斋诵咒,令一小僧诣龙宫乞钟,小僧见海神曰: “我借以镇海,别与小珠三颗为信。”尔时小僧有如梦 觉珠在手焉。

《云笈七签》:温江县太平观有任尊师者,于市中每日 户乞一钱,铸钟万斤。数年钟成,尊师年已八十馀矣, 作大斋表赞,扣钟数百下,辞决而去,即大历年中也。 其后刘潼仆射拥旄西川,观寺钟上皆刻陁罗尼咒。 至是任尊师复归,领巧工于钟边刻云:“观家铜钟,不 合妄刻佛咒。”别立誓词数句。而人见任状貌,益少壮 于当时,信是“得道者。”

天台山“玉霄宫古钟,高二尺,重百馀斤。制度浑厚,形

如铎,上有三十六乳,隐起之文,亦甚精妙。相传云夏
考证
禹所铸,或云是越王乐器。顷年于空中夜夜飞鸣,人

皆闻之,忽堕于禹庙内,藏之府库,绵历七八十年。”累 有名僧求请,欲彰其异,而皆嫌问不与。咸通中,左常 侍李绾为浙东观察使,请玉霄峰叶尊师修斋受箓, 于使宅,立坛出此钟以击之。既而水部员外柳韬白 上京,得老君夹纻像,高三四尺,圣相奇妙。乃重装修 作盝顶宝帐,以白金香鸭、香龟数事,送于玉霄,亦便 留箓坛内供养。斋毕,李貂命宾为钟铭,具以岁月,刻 于钟上,并老君像皆送山中,所刻之处,灿然金色。禹 迹寺僧频来求此钟不得,既知镌勒铭篆,已送天台, 计无所出,乃扬言曰:“天台所得古钟,乃真金也。匠人 所刻之末,是数两金,况于钟乎?又有香鸭器皿,计其 所直多矣。”因有衲僧与不道辈十馀人,夜入玉霄宫, 伏于版阁之下,中夜逾栏干而上,于道场中取香鸭、 香龟、金龙道具,实于囊中,縻钟于背,出门群呼而去。 尊师知之,不许徒弟追之。僧等约行三十馀里,憩一 大树下,良久天明,只在阁柱之侧。众小师往视之,背 钟者已僵死矣。其馀徒党,痴懵凝然,不辨人物,钟及 金帛,一无所失。尊师咒水洒之。良久僧亦稍醒,群贼 乃苏,发愿立誓,乞不闻于官,乃尽释之,扶舁病僧而 去。僧至山下乃卒。

越州上虞县郛郭闲有隙地数亩,时闻钟鸣地中。咸 通年,县令夏侯颇倾心崇道,以县邑无观,买其地创 造观宇,掘地获古钟百馀斤,上有文字曰“正观。”是冬 赐额,以降诞节祝寿所奏,赐名延庆观焉。

《玉堂闲话》:吉州龙鱼观有巨钟,上有文曰:“晋元康年 铸”钟,顶有一窍,古老相传,则天时声震长安,诏凿之, 其窍是也。天祐年,忽一夜失钟所在,至旦如故。见蒲 牢有血痕并蕬草。蕬草者,江南水草也,叶如薤,随水 深浅而生。观前大江,数夜居人闻江水风浪之声。至 旦,有渔者见江心有一红旗,水上流下,渔者棹小舟 往接取之。至则见金鳞光耀,波涛汹涌。渔者急回,始 知《蒲牢斗》伤江龙也。

《道州志》:祁阳县白鹤观有钟,重数百斤。唐末一夕有 雷雨,钟忽吼跃入江。后有客夜宿昭潭,梦一道流曰: “吾祁阳县白鹤观道士,欲归久矣,幸附后载。”客诺之。 迟明解缆,忽有钟卧水次,有文曰“祁阳白鹤观钟”,客 遂载归。

《云笈七签》爰赤木古钟,开元中所进。云赤木庄在玉 山之下,时闻地中隐然有钟声,寻求莫能致。一旦赤 木患疮疾且甚,医不能祛,梦一青童曰:“得浴钟水洗 之即愈。”赤木就近观寺中,以水洗钟,用器盛之,归以 洗疮,微加痛剧。乃令人于常闻钟声处听之,果闻钟 在地下。掘数尺而得,形上有坐师子为鼻,鼻下平阔, 其顶圆大,围三尺馀六七寸,顿小如腰鼓形,向下复 大,奇文隐镂,万状千名,殆非镕范所作。既得以水浴 去泥土,取其水洗疮,即日痊愈。夜有光影,时或自鸣, 为邻里所异,不敢藏隐,奉表进焉,敕赐景龙观。黄巢 前,此钟犹在。宝应中,𥂕厔县居人耕地亦得古钟百 馀斤,上有伏虎形为鼻。自鼻以下顿“大数寸,而小杀 之,如是再杀三成,共高一尺九寸,遍身天花云叶”,工 用殊妙,比赤木所得,圆厚而重。既得,夜夜有光,或飞 于空中,声韵清越。亦表上进,诏送元真观。久之,取留 内殿。

渝州南平县道昌观有古钟焉。以二狮子对立捧花 座,蛟螭为鼻,蛟尾分绕狮之足,盘于钟上。钟形再杀 三成,如𥂕厔古钟之状。于其杀处,细花文五条,当中 一条,黄色明净,累累若珠贯焉。次珠条之外,作花片 之状,屈曲相萦。又外一重云叶缠绕,踪迹奇巧,工甚 周细,若非人工。此外周身有花,不可细记,云是湘东 “王,送与隐居陶贞白。”近因乱离,钟已遗失。

《湘山野录》:上元县民时疾暴死,心气尚暖,凡三日复 甦,乃误勾也。自言至一殿庭闲,忽见先主被五木缧 械甚严,民大骇,窃问曰:“主何至于斯耶?”主曰:“吾为宋 齐丘所误,杀禾州降者千馀人以冤诉。”因此主问其 民曰:“汝何至斯耶?”其民具道误勾之事。主闻其民却 得生还,喜且泣曰:“吾仗汝归语嗣君,凡寺观鸣钟当 延之。今吾永受苦,惟闻钟则暂休。或能为吾造一钟 尤善。”民曰:“我下民尔,无缘得见。设见之,胡以为验?”主 沉虑曰:“吾在位尝与于阗国交聘,遗吾一瑞玉天王, 吾爱之,尝置于髻,受百官朝。一日加厕,忘取之,因感 头痛。梦神谓吾曰:‘玉天王寘于佛塔或佛体中,当则 愈’。吾因独引一匠于瓦棺寺凿佛左”膝以藏之,香泥 自封,无一人知者,汝以此事可验。又云:“语嗣君勿信 用宋齐丘。”民既还家,辄不敢已,遂乞见主,具白之,果 曰:“冥寞何凭?”民具以玉天王之事陈之,主亲诣瓦棺, 剖佛膝,果得之。感泣恸躄,遂立造一钟于清凉寺,镌 其上云:“荐列祖孝高皇帝,脱幽出厄,以玉像建塔,葬 于蒋山。”齐丘宠待愈解。

《太平广记》:“晋都洛下,丙申年春,翰林学士王仁裕夜 直,闻禁中蒲牢每发声,如叩项脑之闲,其钟忽撞作索索之声,有如破裂,如是者旬馀。每与同职默议,罔 知其何兆焉。其年中春,晋帝果幸于梁汴石渠金马, 移在雪宫,迄今十三年矣。索索之兆,信而有征。” 《山堂肆考》:“上游东山寺有大钟,形旋如蛟,一夕忽飞 入寺”前潭中,遣没人出之,则化为真蛟,蜿蜒可怖。至 今潭中水泛数十里,闻其声铿然震动,“山谷时有见 之者,形犹钟也。”

《天中记》:“吴山三茅宁寿观有唐钟,本唐澄清观旧物。 绍兴闲,有金声震于太湖,渔者莫能致。湖滨寺观争 以舟迎,独澄清观迎之钟凌波而上,一引入于舟内。 丙辰九月二十四日,常州澄清观女冠王玉仙所造。 河东薛泚为之铭曰:‘上德愿而铸洪钟,仙圣佑而天 人从。霜朝闻兮窈窕,月夜听而雍容。莲花生而腰净’”, 顶衔绕于盘龙,响上彻于天外,声下彻于九重。 《老学庵笔记》:谚有曰“濮州钟”,世不知为何等语。尝有 人死见阴官,濮州人也。问以此,亦不能对。予按此事 见《周世宗实录》。显德六年二月乙丑,幸太清观。先是, 乾明门外修太清观成,上闻濮州有大钟,声闻十里, 乃命徙之,以赐是观。至是往观焉。

《云笈七签》:“处州青田县清溪观,古有铜钟,因袁晁乱 后失其所在,有墨书‘青田’字,人或记焉。其后温州岛 屿山下水中,舟人时闻钟声,幽咽不远。一旦有人忽 见水中一物如半钟之形,侧露水上,荡桨视之,既近 即覆矣,露其一半,认其模范之迹,蒲牢之形,乃钟也。 以物触之,沈于水中矣。与人语其异,好事者乘舟看” 之,天气晴霁,亦时一见。州寺僧结彩舫,具幡花,致斋 迎之。或经宿水上道场,礼忏而请,或得见之,寻又沈 去。道门亦备幡花舟舫,香火迎之,见而不得。清溪道 士,时亦迎钟,众中稽首祝之曰:“此州观寺皆自有钟, 唯清溪观无钟,多年极是阙事,远地不办香花丹心 而已。钟若有灵,愿溯流自往。”某旬日“即归,于观前溪 中奉候。”众闻其说,皆笑之。十馀日,道士归,青田钟已 在观前潭中矣。焚香迎之,汎汎就岸,重千馀斤。数人 挽拽悬挂,若百许斤尔。自后时亦飞去,旬日却回。今 以大锁系之,不复去矣。其上墨书“青田”字,久在水中, 宛然不灭井邑。老人详认其字,乃观中旧钟也。 青城山宗元观古迹铜钟“三千馀斤,隐起花文,飞仙 幢节之状,工甚精好。”刘辟据成都,取观内铜像大钟, 铸兵器及钱。此钟差县人挽拽下山,磨其上隐起花 文欲尽,频以巨石捶击,终不能损。拽至江干,将入竹 筏,力敌万斤,竟亦不动。县状申辟,辟异之,令送山中, 三五十人牵送上山,才若一二百斤尔。既复悬挂,时 或击之,立致云雨。至今见在。

眉州故彭山市观有大钟,重千斤。观去州二十馀里, 每扣钟之时,声应州郭。顷年僧辈诳陈文状云:“观无 道士,钟在草中。”当用运之时,官无正理,遂移于州寺。 悬挂上钟之时,折匠人之足,人以为灵验。寺当州门, 扣击之声不闻。州内群僧别铸大钟,不还本观,卖与 嘉州寺中。下楼之时,伤其二匠,断足折腰,入船出岸, 皆有伤损。聋俗不以为灵验,至今未还,良可惜也。 开州龙兴观钟七八千斤,未有钟楼,悬于殿上而已。 相传云“州中有。”敓之徒,遗失之物,争讼不决之事, 沈滞抑屈之情,焚香叩钟,立有明效。至有囚徒刑狱, 推鞫不得其实者,即入款请击钟,便可分雪明白。余 顷驻泊观中,忽见官吏押领囚徒来于钟前,焚香告 誓,援槌将击之际,有人抑止之,更令取款。如是数四, 都不击钟,论讼已得其理矣。因问其故,云:“累有公案 不决者,请击此钟。”击钟之后,旬日之内,诬罔冤抑于 人者,必暴病而死。情有相党,事有连累者,一年之中, 无孑遗矣。有理,被抑之人宛然无苦。由是刑狱大小, 无敢有欺,以钟为准的也。云安白鹤观钟亦类于此, 远近传焉。

施州清江郡开元观有钟焉,其形绝古。用麟为鼻,以 系于簴,状若悬匏。扣之初则清音纤远,俄而震然,响 闻数里,然不知何代之器也。初有郡民牧牛于郡南 田闲,忽闻有异声自地中发,民与牧童数辈闻之,皆 惊走辟易。其后民热病旬馀,梦一丈夫衣青襦,告之 曰:“汝迁我于开元观。”民亦不悟其旨。又到田闲,再闻 其声如前,而密志其地,即以事白于郡守。郡守封君 怒曰:“此民昏妄,辄以不急之事干我耶!”叱去之。是夕 民又梦青襦者曰:“吾委迹于地下有年矣,汝不速出 者必有大咎。”民大惧。及晓,与其子皆往,凿其地,深丈 馀,得此锺,色青,如所梦丈夫色也。遂再白郡守,置于 开元观。是日辰时,不击自鸣,震响极远。郡人俱异而 叹之。郡守以其事上闻,明皇诏编于《国史》,复命宰臣 李林甫写其奏。以颁示天下。

洪州游帷观,有二钟,一是观司特敕所铸,一是许真 君修行钟,历代传之在真君殿,稍小于观钟尔。节度 使严撰创置,节制威令,风行素重。缁徒长老,增修其 院。长老欲取许真君钟,严令官吏取而授之,道士皆 不敢论其曲直。取钟之日,雷风震击。是时大设斋筵费用极广,风雨暴至,曾不施张,顷刻水溢数尺。及扣 其钟,如击土木,并无音响。长老谓严曰:“此州道士,例 多妖法,必是禁钟使无声尔。”严怒,捕诸道士,所在禁 系,责其邪幻,将加重法。官吏畏威,无敢谏者。严忽沉 然思寐,梦见许真君与二从者,来至其前,谓严曰:“无 知无道,彊取我钟。”又加法于道士,若不送钟还观,礼 谢大道。令侍者断其头来,即见授剑于侍者。严惊觉 汗流,而侍者持剑,髣髴在其前,遽释诸道士,送钟还 观,自诣游帷,焚香致谢。回顾见持剑侍者,谓之曰:“汝 为不道,加害于人,上帝所责,断头之事,恐将不免。”言 讫而去。不久以开江事败而死。

《黎州图经》:“黎州圣钟山,古老相传,此山有钟声,闻其 声而形不见。有名僧讲《大乘经》,钟亦震焉。”

《金台纪闻》:“昔鸱鸮氏生三子,长曰蒲牢,好声以饰钟, 今之钟纽是也。”

《异闻总录》:“馀干县洪崖乡民,晓饮酒大醉,旁无他人, 独倒卧于道旁。忽有数十人相率来前,初无所争,直 奋拳纵击,民心知其鬼物而已,不能敌,自度必死。俄 闻近村洪塘院晓钟声,群众悉合掌,稍稍引去,始得 免。旦归与人言,犹奄奄病悴者累日方愈。”

《权子》一招提中畜犬百十数,东西兰若轮豢之,以鸣 钟为号。每东钟鸣则犬就食东,西钟鸣则犬就食西, 习以为常。一日,诸小僧计戏群犬,初东庑钟鸣,群犬 将之东,西庑钟忽鸣,群犬群然反西。未至东钟复鸣, 群犬又欲之东,而西钟又鸣,群犬又错愕而西顾。已 而东西两钟杂然齐鸣,群犬徬徨墀中,竟莫知所之。 仲子顾谓二三友曰:“试为犬谋,若何而可?”诸友未解, 浮光官子曰:“犬能一反思,昨豢东,今应豢西;昨豢西, 今应豢东,自不眩瞀于钟声矣。”仲子曰:“否否。”官子默 然良久,忽噱曰:“吾谋本是,子故乱撞钟也。”师颔之。 《应谐录》汉村三老,皆款启寡闻之甿也,终生未履城 市。甲老偶经一过,归向二老夸所睹闻。二老歆动,约 舂粮往游。行闲,甲老顾谓丙老曰:“至彼慎勿妄语,取 市子姗笑,须聆吾指。”比至郭,忽闻钟声,乙老诧曰:“此 何物叫号如是?”甲老曰:“此钟鸣也。”丙老曰:“而我抵舍, 当市钟肉啖之。”甲老曰:“嘻,误矣。钟乃抟泥为质而火 煆成者,安可啖耶?”甲老盖偶见范钟之具而未实见 钟云:夫窃肤末之见,而“辄哓哓然欲以开示人,将率 天下而瞽”也。

《徐州志》:“弘治中,丰泡河中有二巨钟,浮河而下,水喷 数尺,声音洪畅,可闻里许。乡人挽留之,其声愈畅,竟 弗获。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

本作品原文没有标点。标点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诗文断句 v2.1创建,并且经由维基文库用户编辑改善的。本站用户之编辑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协议(CC BY-SA 4.0)发布。

欢迎各位持续修正标点,请勿复制与本站版权协议不兼容的标点创作。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