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第198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经济汇编 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
经济汇编 第一百九十八卷
经济汇编 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食货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目录

 贡献部纪事四

 贡献部杂录

 贡献部外编

食货典第一百九十八卷

贡献部纪事四[编辑]

《金史·阿疏传》:阿疏,星显水纥石烈部人。父阿海勃菫 事景祖、世祖。世祖破乌春还,阿海率官属士民迎谒 于双宜大泺,献黄金五斗。

《世宗昭德皇后乌林答氏传》:睿宗伐宋,得白玉带,盖 帝王之服御也。睿宗没后,世宗宝畜之。后谓世宗曰: 此非王邸所宜有也,当献之天子。世宗以为然,献之 熙宗,于是悼后大喜。熙宗晚年颇酗酒,独于世宗无 间然。海陵篡立,深忌宗室。乌带谮秉德以为意在葛 王。秉德诛死,后劝世宗多献珍异以说其心,如故辽 骨睹犀佩刀、吐鹘良玉茶器之类,皆奇宝也。海陵以 世宗恭顺畏己,由是忌刻之心颇解。

《赵兴祥传》:兴祥为左宣徽使。近臣献琵琶,世宗却之, 谓兴祥曰:朕忧劳天下,未尝以声技为心,自今勿复 有献,宜悉谕朕意。

《移剌道传》:道为西北路招讨使。故事,招讨使到官,诸 部皆献驼马,多至数百,道皆却之,数月皆复贡职。 《世宗纪》:大定十年闰五月,夏国任得敬胁其主李仁 孝,使上表,请中分其国。上问宰臣李石,石等以为事 系彼国,不如许之。上曰:彼劫于权臣耳。诏不许,并却 其贡物。

十一年正月,尚书省奏汾阳军节度副史牛信昌生 日受馈献,法当夺官。上曰:朝廷行事苟不自正,何以 正天下。尚书省、枢密院生日节辰馈献不少,此而不 问,小官馈献即加按劾,岂正天下之道。自今宰执枢 密馈献亦宜罢去。

十七年正月,有司奏,高丽所进玉带乃石似玉者,上 曰:小国无能辨识者,误以为玉耳。且人不易物,惟德 其物,若复却之,岂礼体耶。

《黄久约传》:久约,为贺宋生日副使,终礼而还。道经宿、 泗,见贡新枇杷子者,州县调民夫递进,还奏罢之。 《完颜安国传》:安国,以营边堡功,召签枢密院事。进拜 枢密副使,封道国公,卒。安国在军旅,号令严明。诸部 入贡,安国能一一呼其祖先弟侄名字以戒谕之,诸 部皆震悚,甚为邻国所畏服。

《世宗诸子传》:永成,判平阳府事。承安改元,以覃恩进 封豫。明年冬,进马八十匹,以资守御之备。上赐诏奖 谕曰:卿夙有隽望,时惟茂亲,通达古今,砥砺忠义。方 分忧于外服,来输骏于上闲,欲助边防,以增武备。惟 尽心于体国,乃因物以见诚。载念恳勤,良深嘉奖。 《元史·太祖纪》:初,帝贡岁币于金,金主使卫王允济受 贡于静州。帝见允济不为礼。允济归,欲请兵攻之。会 金主璟殂,允济嗣位,有诏至国,传言当拜受。帝问金 使曰:新君为谁。金使曰:卫王也。帝遽南面唾曰:我谓 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此等庸懦亦为之耶。何以拜 为。即乘马北去。金使还言,允济益怒,欲俟帝再入贡, 就进场害之。帝知之,遂与金绝。

《也罕的斤传》:的斤,匣剌鲁人。祖匣答儿密立,以斡思 坚国哈剌鲁军三千来归于太祖。又献羊牛马,以万 计。

《阿沙不花传》:阿沙不花者,康里国王族也。初,太祖拔 康里时,其祖母苫灭古麻里氏新寡,有二子,曰曲律。 牙牙皆幼,国乱家破无所依,欲去而归朝廷,念无以 自达,一夕有数驼,皆重负,突入营中,驱之不去,旦乃 系驼营外,置所负其旁,夜复纳营中,候有求者归之, 如是十馀日,终无求者,乃发视其装皆西域重宝,惊 曰:殆天欲资我而东耶,不然,此岂吾所宜有。遂驱驰 载二子越数国至京师,时太祖已崩,太宗立,尽献其 所有,帝深异之。

《梁曾传》:至元二十九年,令曾使安南。三十年八月,还 京师,诏陈其方物象、鹦鹉于庭,而命曾引所献象。曾 以袖引之,象随曾转,如素驯者,复命引他象,亦然。帝 以曾为福人,且问:汝亦惧否。对曰:虽惧,君命不敢违。 帝称善。

《仁宗纪》:詹事院臣启金州献瑟瑟洞,请遣使采之,帝 曰:所宝惟贤,瑟瑟何用焉。若此者,后弗复闻。淮东宣 慰使撒都献玉观音、七宝帽顶、宝带、宝鞍,却之。 《癸辛杂识》:伯颜丞相尝至于阗国,开省于其国中,开 井得白玉佛一,身高三四尺,色如截肪,照之皆见筋 骨脉胳,即贡之上方。

《元史·文宗纪》:至顺二年,燕铁木儿言:赛因怯列木丁,英宗时尝献宝货于昭献元圣太后,议给价钞十二 万锭,故相拜住奏酬七万锭,未给,泰定间以盐引万 六百六十道折钞给之,今有司以诏书夺之还官。臣 等议,以为宝货太后既已用之,以盐引还之为宜。从 之。

《癸辛杂识》:近有贡狮子者,首类虎身,如狗青黑色,官 中以为不类所画者,疑非真,其入贡之,使遂牵至虎 牢之侧,虎见之皆俯首帖耳不敢动,狮子随溺于虎 之首,虎亦莫敢动也,以此知为真狮子焉。

《明外史·何真传》:真,元末累进江西、福建行省右丞,仍 治广GJfont州。时中原大乱,岭表隔绝,有劝真效尉佗故 事者,不听。累遣使由海道贡方物于朝。累进资德大 夫、行省左丞。

《明通纪》:方国珍以金玉饰马鞍辔来献上曰:吾方有 事,四方所需者,文武才能所用者,谷粟布帛其他宝 玩非所好也。悉却之,金华有民献一女子,年方笄,能 作诗,上怒曰:我取天下,岂以女色为心耶。命诛于市, 以绝进献。

《明外史·明玉珍传》:玉珍,僭即皇帝位。卒。子升嗣,嗣位 之三年,是为明洪武元年。其明年,太祖遣使求大木。 升遂献方物。

《太平清话》:太祖高皇帝常诵唐李山甫上元怀古诗, 吟哦不绝,且大书屏间,又极喜顾渚茶,定额贡三十 二斤,岁以为常。

《明外史·赵秩传》:沈秩,乌程人。以福建行省都事使渤 泥,其王马合谟沙辞曰:渤泥数被苏禄侵扰,国事不 靖。俟三年后,入贡秩曰:皇帝登大宝有年矣,东则日 本高丽,南则交趾、占城阇婆,西则土番,北则蒙古诸 部落,贡使接踵于道,王遣使已晚,何谓三年。王许之。 《方国珍传》:国珍聚众为乱,尽有庆元、温、台之地。太祖 已取婺州,使主簿蔡元刚使庆元。国珍谋于其下曰: 江左号令严明,恐不能与抗。况为我敌者,西有吴,南 有闽。莫若姑示顺从,藉为声援以观其变。众皆以为 然。国珍遣使奉书进黄金五十斤,白金百斤,文绮百 疋。太祖遣镇抚孙养浩报之。

《李叔正传》:叔正为礼部侍郎,进尚书。日本国王良怀 遣僧如瑶等贡方物及马疋,帝却其贡,命叔正移书 责之。

《蜀宪王椿传》:洪武十一年,封二十三年,就藩成都有 司私市蛮中物,或需索启争。椿请缯锦香扇之属,从 王邸定为常贡,此外悉免宣索。蜀人由此安业。 《曾鲁传》:鲁授礼部主事。安南陈叔明篡其主日熞位, 惧讨,遣使入贡以觇朝廷意。主客曹已受其表,鲁取 副封视之,曰尚书诘使者曰:前王日熞,今何骤更名。 使者不敢讳,具言其实。帝曰:岛夷乃狡狯如此耶。却 其贡不受。由是器重。

《李原名传》:原名为礼部尚书。安南国岁贡方物,帝念 其劳民,原名以帝意谕之,令三年一贡,为定制。 《名山藏日本传》:丞相胡惟庸得罪,惧诛,谋借倭不轨, 奏调金吾卫指挥林贤备倭明州,阴遣宣使陈得中 谕贤送日本使出境,则诬指为寇,以为功贤听惟庸 计,事觉,惟庸佯奏贤失远人心,上谪居之倭中既,惟 庸请宥贤复职,上从之,惟庸以庐州人李旺充宣使, 召贤且以密书奉日本王借精锐人为用,王许之。贤 还,王遣僧如瑶等率精锐四百馀人,来诈,献巨烛,烛 中藏火药、兵器。比至,惟庸已败。

《太平清话》:宋朝握团扇,其折叠,扇一名撒扇,自永乐 朝鲜贡始。

《明外史·仁宗诚孝皇后张氏传》:宣宗立。时海内泰宁, 帝入奉起居,出奉游宴,四方贡献,虽微物必先上皇 太后。

《徐廷璋传》:廷璋,景泰初举进士,授工科给事中。四年, 上言蛮方屡贡金银宝石火鸡白鹿之属,未足为珍, 徒扰道路。请一切停罢。帝嘉之。

《续己编》:福建布政使朱彰,交阯人而寓于苏景泰。初 谪为陕西庄浪驿丞,有西蕃使臣入贡一猫,道经于 驿彰,馆之使译问猫何异,而上供使臣书示云:欲知 其异,今夕请试之。其猫盛罩于铁笼,以铁笼两重纳 著空屋内。明日起视,有数十鼠伏笼外,尽死。使臣云: 此猫所在,虽数里外鼠皆来伏死。盖猫之王也。 《明外史·朱英传》:成化二十年,英掌都察院事。明年正 月,星变,疏:请禁边节旦献马;四方分守监仓内官勿 进贡品物,执政多持之不行。

《彭韶传》:韶为四川副使。进按察使。时云南镇守太监 钱能进金灯,扰道路,韶劾之,不报,迁广东左布政使。 中官奉使纷遝,镇守顾恒、市舶韦眷、珠池黄福,皆以 进奉为名,所至需求,民不胜扰。韶先后论奏。最后,梁 方弟锦衣镇抚德以广东其故乡,归采禽鸟花木,害 尢酷。韶抗疏极谏,语侵方。方大怒,构于帝,帝亦怒,命 调之贵州。

《王恕传》:恕巡抚江南。时中官暴横,四方输上供物,监收者率要羡入。织造缯彩采花卉禽鸟者,络绎道路。 恕先后论列,皆不纳。妖人王臣夤缘授锦衣千户随 中官王敬南行采药物、珍玩,所至骚然,长吏多被辱。 勒苏州,诸生写妖书,诸生王顺等不胜愤,率众击之, 敬臣皆走匿,殴其从者。敬遂奏诸生抗命。恕亟疏言: 当此凶岁,宜遣使赈济,顾乃横索玩好。昔唐太宗讽 梁州献名鹰,明皇令益州织牛臂褙子,进琵琶杆拨 镂牙合子诸物,李大亮、苏颋不奉诏。臣虽无似,有慕 斯人。因尽列敬等罪状。

《宪宗贵妃万氏传》:妃机警谲变。佞幸钱能、覃勤、汪直、 梁芳、韦兴辈皆假贡献,科敛民财,倾竭府库,邀结贵 妃欢。

《梁璟传》:孝宗嗣位,璟迁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帝登 极诏书已罢四方额外贡献,而提督武当山中官复 贡黄精、梅笋、茶芽诸物。璟力请停免,帝颇从其言。 《周经传》:经,弘治二年擢礼部右侍郎。吐鲁番贡狮子 不由甘肃,假道满剌加,浮海至广东。经却贡并不与 通。

《傅瀚传》:瀚,弘治十三年代徐琼为礼部尚书。保定献 白鹊,疏斥之。陕西巡抚熊翀以鄠县民所得白玉玺 来献,色微青,文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背有螭纽,周 广一尺四寸,厚二寸,翀等以为秦玺复出也。瀚率仝 列言:秦玺完毁,具载简策。今所进玺,篆纽皆不类,与 宋元所得玺色又殊,盖后人仿为之。且帝王受命在 德不在玺,太祖制六玺,列圣相承,百三十馀载,天休 滋至,受命之符不在秦玺明矣。请姑藏内府。帝是其 言,薄赏得玺者。

《耿裕传》:裕,拜礼部尚书。初,撒马儿罕及土鲁番皆贡 狮子,甘肃镇守太监傅德先图形以进,巡按御史陈 瑶请却之。裕等乞从瑶请,而治德违诏罪,帝不从。后 番使再至,留京师,频有宣召。裕等言:番人不道,因朝 贡许其自新。彼复潜称可汗,兴兵犯顺。陛下优假其 使,适遇倔强之时,彼将谓天朝畏之,益长桀骜。且番 人狡黠,不宜令出入内廷。狮子野兽,无足珍异。帝即 遣其使还。

《周广传》:曹琥,为广信同知。宁王暨镇守中贵托贡献, 频有征敛。琥摄府事,坚持不予,士民颂之。

《戴铣传》:铣,授兵科给事中,调南京户科。武宗嗣位,言 四方岁办多非土产,劳费滋甚,宜蠲其所无。

《徐文溥传》:王銮,为武昌知府。镇守中官李景儒岁进 鱼鲊多科率,銮疏请罢之,帝为饬景儒。

《刘春传》:春,正德八年拜礼部尚书。有绰吉我些儿者, 出入豹房,封大德法王。遣其徒二人还乌思藏,请给 国师诰命如大乘法王例,岁时入贡,且得赍茶以行。 春持不可。帝命再议,春执奏曰:乌思藏远在西方,性 极顽犷。虽设四王抚化,其来贡必有节制,使不为边 患。若许其赍茶,给之诰敕,万一假上旨以诱羌人,妄 有请乞,不从失异俗心,从之则滋害。奏上,罢赍茶,卒 与诰命已。春又奏:西番俗信佛教,故祖宗承前代旧, 设立乌思藏诸司,及陕西洮、岷,西川松潘诸寺,令化 导番人,许之朝贡。贡期、人数皆有定制。比缘诸番僻 远,莫辨真伪。中国逃亡罪人,习其语言,窜身在内,又 多刱寺请额。番贡日增,虽罄民财,充赏不给,乞严核 以尊国体。报可。广东布政使罗荣等入觐,各言镇守 内臣入贡之害。春列上累朝停革贡献诏旨,且言四 方水旱盗贼,军民困苦状,乞罢诸镇守臣。不纳。 《沂阳日记》:韩苑洛性刚直,初举进士,值刘瑾乱,政朝 士夺气。同年,多往谒之,有约公者,公卒不往。为浙江 按察佥事分巡杭严,独持风裁镇守,太监王堂并织 造中官有所求,为于有司率裁抑之,积忤既久,后因 富阳县产茶与鲥鱼,二物皆入贡。采取时,民不胜其 劳扰,公目击其患,作歌曰富阳山之茶,富阳江之鱼, 茶香破我家,鱼肥卖我儿,采茶妇,捕鱼夫,官府考掠 无完肤,皇天本至仁,此地独何辜,鱼兮不出别县,茶 兮不生别都,富阳山何日颓,富阳江何日枯,山颓茶 亦死,江枯鱼亦无,山不颓,江不枯,吾民何以苏。后被 镇守奏公作歌怨谤,阻绝进贡,逮至京下,锦衣狱褫 其官,公初被逮,时杭府县赠锦衣官校金,祈途中宽 挺,公斥之曰:死则死耳,何以金为。及府县赠公路费, 公悉挥之挺,挺不屈。真烈丈夫哉。

《明外史·席书传》:书,以右副都御史巡抚湖广。中官李 镇、张旸假进贡及御盐名敛财十馀万,书疏发之。 《赵锦传》:锦家居十五年,穆宗即位,进光禄卿。江阴岁 进子鲚万斤,奏减其半。

《张翀传》:翀,起户科。世宗即位,诏罢天下额外贡献。其 明年,中都镇守内官张阳复贡新茶。礼部请遵诏禁, 不许。翀言:陛下诏墨未干,旋即反汗,人将窥测朝廷, 玩侮政令。且扬名贡茶,实杂致他物。四方效尢,何所 底极。愿守前诏,毋堕奸谋。不听。宁夏岁贡红花,大为 军民害;内外镇守官莅任,率贡马谢恩。翀皆请罢之。 帝虽是其言,不能从。《黎贯传》:贯授御史。世宗登极诏书禁四方贡献,后镇 守中贵贡如故。贯上言:陛下明诏甫颁,而诸内臣曲 说营私,希恩固宠。其假朝命以征取者谓之额,而自 挟以献者谓之额外,罔虐百姓,致朝廷之泽壅而不 流,非所以昭大信,彰君德也。

《夏良胜传》:陈九川,为主客郎中。正贡献名物。会天方 国贡玉石,九川简去其不堪者,通事胡士绅,假番人 词讦九川盗贡玉。狱成,九川戍镇海卫。

《蒋瑶传》:瑶为荆州知府。调扬州。传旨征异物,瑶具对 非扬产。帝曰:苎白布,亦非扬产耶。瑶不得已,为献五 百匹。

《王廷相传》:廷相为南京兵部尚书。初有诏,省进贡快 船。守备太监赖义复求增,廷相请酌物重轻以定船 数,而大减宣德以后传旨非祖制者。

《欧阳重传》:重,嘉靖六年,巡抚应天,寻改云南。云南岁 贡金千两,费不赀。大理太和苍山产奇石,镇守中贵 遣军匠工凿。山崩,压死无算。重皆疏论,浮费大省。山 得永闭。

《郑一鹏传》:一鹏,官至户科左给事中。鲁迷贡狮子、西 牛、西狗、西马及珠玉诸物。一鹏引汉闭玉门关谢西 域故事,请敕边臣量行赏赉,遣还国,勿使入京,彰朝 廷不宝远物之盛德。不听。

《解一贯传》:张录,擢御史。嘉靖初,西域鲁迷贡狮子、西 牛方物,言所贡玉石计费二万三千馀金,往来且七 年,邀中国重赏。录言:明王不贵异物。今二狮日各饲 一羊,是岁用七百馀羊也。牛食刍菽,今乃食果饵,则 食人之食矣。愿返其献,归其人,薄其赏,以阻希望心。 帝不能用。

《蜀宪王椿传》:正德三年,成王让栩嗣。嘉靖二十年建 太庙,献黄金六十斤,白金六百斤。酬以玉带币帛。 《张原传》:原,授吏科给事中。疏陈汰GJfont食、慎工作、禁贡 献、明赏罚、广言路、进德学六事。中言:天下幅员万里, 一举事而计臣辄告匮,民贫故也。民何以贫。盖守令 之裒敛,中臣之贡献,为之。比年军需杂输十倍前制, 皆取办守令。守令假以自殖,又倍于上供。民既困矣, 而贡献者复巧立名目,争新竞异,号曰孝顺。彼岂损 己之财以娱陛下哉。不过取之民耳。取于民者十百, 进于上者一二,朝廷何乐于此而受之。至人君驭下 惟赏与罚。迩者庸才厮养莫不封侯腰玉。御敌者竟 未沾恩,覆军者多至逃罪。或足不出门而受赏,身不 履阵而奏功。此士卒所由解体也。疏入,权幸恶之,传 旨谪新添驿丞。

《叶向高传》:吴道南,擢礼部右侍郎。遇事有操执,明达 政体。朝鲜贡使归,请市火药,执不予。土鲁番贡玉,请 勿纳。

《张四维传》:四维,累至吏部尚书、中极殿大学士。云南 贡金后期,帝欲罪守土官,又诏云南旧贮矿银二十 万,皆以四维言而止。有诏江西陶磁器十万,多奇巧 难成,四维亦力谏。

贡献部杂录[编辑]

《诗经·豳风》:七月,二之日其同,载缵武功,言私其豵,献 豜于公。

《鲁颂》:泮水,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 《商颂》:殷武,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享献 也。

《礼记·郊特牲》:大夫有献弗亲,君有赐不面拜,为君之 答己也。

《管子·山国轨篇》:女贡织帛,苟合于国奉者,皆置而券 之。

《轻重篇》:桓公召管子而问曰:安用金而可。管子对曰: 请以令使贺献出,正籍者必以金,金坐长而百倍。运 金之重以衡,万物尽归于君,此阴王之谋。

《越绝书》:殷汤遭夏桀无道,残贼天下,于是汤用伊尹, 行至圣之心。见桀无道虐行,故伐夏放桀,而王道兴 跃。革乱补弊,移风易俗,改制作新,海内毕贡,天下承 风。汤以文圣,此之谓也。

《风俗通义·三皇篇》:伏者,别也,变也;羲者,献也,法也;伏 羲始别八卦以变化天下,天下法则咸伏贡献,故曰 伏羲也。

《中论爵禄篇》:舜为匹夫,犹民也,及其受终于文祖,称 曰:予一人则西王母来献白环,周公之为诸侯,犹臣 也,及其践明堂之祚,负斧扆而立,则越裳氏来献白 雉,故身不尊则施不光,居不高则化不博。《易》曰:丰,亨, 无咎,王假之,勿忧,宜日中。身尊,居高之谓也。

博雅释言奉贡献也。

《博物志》:周书曰:西域献火浣布,昆吾氏献切玉刀、火浣布,污烧之则洁,刀切玉如GJfont,布汉世有献者,刀则 未闻。

《抱朴子·君道篇》:灵禽贡于彤庭,瑶环献自西极。 《巴志》:巴国其地,东至鱼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极 黔涪,桑蚕纻鱼,盐铜铁、丹漆、茶蜜、灵龟、巨犀、山鸡、白 雉、黄润、鲜粉皆纳贡之。

《蜀志》:郪县有山,原田富国盐,井濮出好枣,宜君山出 麋尾,特好入贡。

《竹谱》:箘簬载籍,贡各荆鄙箘簬,二竹亦皆中矢,皆出 云梦之泽。《禹贡篇》出荆州,书云:底贡厥名。言其有美 名,故贡之也。大较故是会稽箭数耳,皮特黑涩以此 为异。《吕氏春秋》云骆越之箘,然则南越亦产,不但荆 也。

《吴录·宜春泉水地道记》曰:宜春县出美酒,随岁贡上。 《述异记》:南海山出千步香,佩之香闻于千步也,今海 嵎有千步草,是其种也。叶似杜若而红碧杂。贡籍曰: 南郡贡千步香。

《酉阳杂俎》:左行草使人无情,范阳长贡。

《岭表录·异记》:廉州海水之中有洲岛,岛上有大池,谓 之珠海。每年刺史修贡,自监珠户入池采珠以充贡 赋。《耆旧传》云:太守贪珠即逃去。孟尝还珠之池皆生 老蚌,剖而取珠,池在海上,其底与海通,又池水至深, 无可测也。取小蚌肉贯之篾,曝干谓之珠母容桂人, 率如脯烧之,以荐酒内有细珠如梁粟,乃知珠池之 蚌。随其大小,悉胎中有珠矣。

《吴地记》:馀杭山有白土如玉,甚光润,吴中每年取以 充贡,号曰石脂,亦曰白垩,白。 《老学庵笔记》:宋白集有赐诸道节度、观察、防御、团练、 刺史、知州以下贺登极进奉诏书云:朕仰承先训,缵 嗣丕基,眷命历之,有归想寰区之同庆,卿辄由俸禄 恭备贡输,遥陈称贺之,诚知乃尽忠之节,省览嘉叹 再三,在怀实真庙登极时诏书也乃,知是时,贡物皆 守,臣以俸禄自备,今既以库金为贡,而推恩则如故, 可谓厚恩矣。

《容斋随笔》:东坡作石砮记云:《禹贡》荆州贡砺砥砮丹 及箘簬楛,梁州贡砮磬,至春秋时,隼集于陈廷楛,矢 贯之石,砮长尺有咫,问于孔子,孔子不近取之,荆梁 而远取之。肃慎则荆梁之不贡此,久矣。颜师古曰:楛 木堪为笴,今豳以北皆用之。以此考之,用楛为矢,至 唐犹然,而用石为砮,则自春秋以来莫识矣。按《晋书· 邑娄传》:有石砮,楛矢。国有山出石,其利入铁。周武王 时,献其矢、砮,魏景元末,亦来贡。晋元帝中兴,又贡石 砮,后通贡于石虎,虎以夸李寿者也。《唐书·黑水靺鞨 传》:其矢石镞,长二寸,盖楛砮遗法。然则东坡所谓春 秋以来莫识,恐不考耳。予家有一砮,正长二寸,岂黑 水物乎。

《容斋续笔》:汤问伊尹使为四方献,令伊尹请令,正东 以鱼皮之鞞、GJfont酱、鲛瞂、利剑;正南以珠玑、玳瑁、象齿、 文犀;正西以丹青、白旄、江历、龙角;正北以橐驼、𫘦𬳿、 GJfont𫘨、良弓为献。汤曰:善凡此皆无所质,信姑录之以 贻博雅者。唐太宗时,远方诸国来朝贡者甚众,服装 诡异,颜师古请图以示,后作王会图,盖取诸此。 明皇初即位,以风俗奢靡,制乘舆、服御、金银、器玩令 有司销毁以供军国之用,其珠玉、锦绣焚于殿前,天 下毋得复采织,罢两京织锦坊。予谓金玉锦绣勿珍 而尚之可也,何必焚之殿前,明以示外,使家喻户晓 哉。其后杨贵妃有宠,织绣之工专供妃院者七百人, 中外争献器服珍玩,岭南经略使张九皋、广陵长史 王翼以所献精靡九皋加三品,翼入为户部侍郎,天 下从风而靡,明皇之始终一何不同如此哉。

《容斋四笔》:唐太宗时,吐蕃禄东赞上书:以谓圣功远 被,虽雁飞于天,无是之速。鹅犹雁也,遂铸金为鹅以 献。

《唐书·地理志》:襄州土贡:漆器,库路真二品:十乘花文、 五乘库路,真者,漆器名也,然其义不可晓。《元丰九域 志》云:贡漆器二十事。

《朱子语类》:问:周礼五服之贡,限以定名,不问其地之 有无,与禹贡不合,何故。曰:一代自有一代之制。他大 概是近处贡重底物事,远处贡轻底物事,恰如禹贡 所谓纳铚、纳秸之类。

《清波杂志》:自熙宁后始贵密云龙,每岁头纲修贡,奉 宗庙及供玉食外,赉及臣下,无几,戚里贵近丐赐尢 繁。宣仁一日慨叹曰:令建州今后不得造密云龙,受 他人煎炒不得也,出来道我要密云龙,不要团茶,拣 好茶吃了,生得甚意智。此语既传播于缙绅间,由是 密云龙之名益著。淳熙间,亲党许仲启官苏沙,得北 宛修贡录序以刊行,其间载岁贡,十有二纲;凡三等, 四十有一,名第一纲,曰龙焙,贡新止五十馀,夸贵重 如此,独无所谓密云龙,岂以贡新易其名,或别为一 种,又居密云龙之上耶。叶石林云:熙宁中,贾青为福 建转运使,取小团之精者为密云龙,以二十饼为斤而双袋谓之双角,大小团袋皆绯。通以为赐,密云龙 独用黄云。

《李氏刊误》:戊戌岁阅报状见润州节度,进应天节白 金二千六百五十七两,臣下献寿国,有常仪,少曷不 曰二千两,多曷不曰三千两,奇零微纤,无异偿债,岂 臣子之礼哉。

《碧鸡漫志·菩萨蛮》、《南部新书》及《杜阳杂编》云大中初, 女蛮国入贡危髻、金冠、缨络被体,号菩萨蛮队,遂制 此曲。

荔枝香:《唐史·礼乐志》云:帝幸骊山,杨贵妃生日,命小 部张乐长生殿,奏新曲,未有名,会南方进荔枝,因名 曰《荔枝香》。《脞说》云:太真妃好食荔枝,每岁忠州置急, 递上进五日至都。天宝四年,荔枝滋甚,比开笼时香 满一室。供奉李龟年撰此曲进之,宣赐甚厚。《杨妃外 传》云:明皇在骊山,命小部音乐于长生殿,奏新曲,未 有名,会南海进荔枝,名曰《荔枝香》。

《物类相感志》、《东夷木晋起居注》云大始中东夷献一 木,青白色,烧之不尽而炎出,帝临轩集百僚以视之, 异时常之火,《大荒经》云此肃慎木,不可力致,其落棠 国中有木名曰落棠,中国有圣主明王,此木茂盛愈 常则来献贡,不来则疲中国矣。

《诚斋杂记》:辽东人以白头豕为奇异,献之天子。 《读书镜》:为吏最忌作俑,自古有一小物献贡,遂贻地 方无穷之害者,东京交趾七郡贡生荔枝,十里一置 五里一候,昼夜奔腾,有毒虫猛兽之害。临武长唐羌 上书言状,和帝诏太官省之,我朝各镇戍;镇内官竞 以所在土物进奉,谓之孝顺。陕西有木实名GJfont桲,肉 色似桃而上下平正如柿,其气甚香,其味酸涩,以蜜 制之,岁进贡,然终非佳味也。太监王敏镇守陕西时 始奏,罢之,省费颇多。常熟知县郭南,上虞人,虞山出 软栗,民有献南者,南亟命种者悉拔去,云异日必有 以此殃害常熟之民。其为民远虑如此,东坡《荔枝叹 注》云大小龙茶始于丁,晋公而成于蔡君,谟欧阳永 叔闻君,谟进小龙团惊叹。曰君谟士人也,何至作此 事,乃知始作俑者,不特兴厉阶且至坏人品,故曰:无 为福先,无为祸始。

《太平清话》:宋奉宸库,有玻璃母一篚,初不知其美,诸 珰分去后,爇之作花,香气清郁可爱,诏收集之,此大 食国所献,即于阗古名也,今产不见志。

《云烟过眼录》:阎立本西旅,贡狮子图,狮子黑色,类熊 而猴貌,大尾殊与今时狮子不同,闻近者外国所贡, 正此类也。

《阎立本职贡狮子图》:大狮二,小狮数枚,虎首而熊身, 色黄而褐,神采粲然,与世所画狮子不同。胡王倨坐 甚武,傍有女妓数人,各执胡琴之类,傍有执事十馀 人,皆沉着痛快。高宗题阎立本职贡狮子图,前有睿 思东阁大印。

贡献部外编[编辑]

《拾遗记》:颛顼时,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国,人皆衣羽毛, 无翼而飞,日中无影,寿千岁,食以黑河水藻,饮以阴 山桂脂,凭风而翔,乘波而至,中国气暄,羽毛之衣稍 稍自落,帝乃更以文豹为饰,献黑玉之环,色如淳漆, 贡元驹千匹,帝以驾铁轮骋劳殊乡绝域,其人依风 泛黑河以旋其国也。

高辛氏时有丹丘之国,献玛瑙瓮以盛甘露,帝德所 洽,被于殊方,以露充于厨也。

员峤山有冰蚕,长七寸,以霜雪覆之,然后作茧,长一 尺,其色五彩,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 燎,唐尧之世海人献之,尧以为黼黻。

帝尧时有秪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双睛,言双睛 在目,状如鸡鸣,似凤时解落毛羽,肉翮而飞,能搏逐 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

《说苑·权谋篇》:汤欲伐桀。伊尹:请阻乏贡职以观其动。 桀怒,起九夷之师以伐之。伊尹曰:未可。彼尚能起九 夷之师,是罪在我也。汤乃谢罪请服,复入贡职。明年, 又不供贡职。桀怒,起九夷之师,不起。伊尹曰:可矣。汤 乃兴师,伐而残之。迁桀南巢氏焉。按伊尹事汤断无此事皆战国奸人

之言故入外编

《拾遗记》:成王四年,旃涂国献凤雏,载以瑶华之车,饰 以五色之玉,驾以赤象,至于京师,育于灵禽之苑,饮 以琼浆,饴以云实,二物皆出上元仙方。凤初至之时, 毛色文彩彪发,及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之后,文彩炳 耀中国,飞走之类不复喧鸣,咸服神禽之远至也。 五年,有因祇之国去王都九万里献女工一人,体貌轻洁,被纤罗杂绣之衣,长袖修裾,风至则结其衿带, 恐飘飖不能自止也。其人善织,以五色丝内于口中, 手引而结之则成,文锦其国人来献,有云崑,锦文似 云从山岳中出,有列堞锦文似云霞覆城,雉楼堞有 杂珠,锦文似贯珠佩也;有篆文、锦文似大篆之文也; 有列明锦文似列灯烛也。幅皆广三尺,其国丈夫勤 于耕稼,一日锄十顷之地,又贡嘉禾一茎盈车,故时 俗四言诗曰:力勤十顷,能致嘉颖。

六年,燃丘之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以玉为樊,其国 使者皆拳头尖鼻,衣云霞之布,如今朝霞也。

《述异记》:周昭王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 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 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 光四名,仄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使 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冷然自凉,此二 人辩,口丽辞巧,善歌笑步尘上,无迹行,日中无影。 《国语》: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 不至。

《海内十洲记》:周穆王时,西域献夜光常满杯,受三升。 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冥夕出杯于中庭以向天, 比明,而水计已满于杯中。

《拾遗记》:周灵王时有韩房者,自渠胥国来献玉驼,高 五丈,虎魄凤凰高六尺,火齐镜广三尺,暗中视物如 昼,向镜语,则镜中影应声而答。

祖梁国献蔓金苔,色如黄金,若萦聚之,大如鸡卵,投 于水中,蔓延于波澜之上,光出照日,皆如火生水上 也,乃于宫中穿池广百步时,观此苔以乐宫人,宫人 有幸者以金苔赐之,置添盘中,照耀满室,名曰夜明 苔。着衣襟,则如火光。

方丈山左右种恒春之树,叶如莲花,芬芳如桂花,随 四时之色,昭王之末仙人贡焉。列国咸贺,王曰:寡人 得恒春矣,何忧太清不至。恒春一名沈生,如今之沈 香也。

孝惠帝二年,四方咸称,车书同文轨,天下太平,干戈 偃息,远国殊乡重译来贡,时有道士姓韩名稚,则韩 终之裔也,越海而来,云是东海神使,闻圣德洽乎区 宇,故悦服而来庭。孝惠何德而海神遣使其妄可知 《洞冥记》:波祇国亦名波弋国,献神精香草,亦名荃蘼, 一名春芜,一根百条,其间如竹节柔软,其皮如丝可 为布,所谓春芜布,亦名香荃布,坚密如冰纨也,握一 片满室皆香,妇人带之,弥月芬馥。

元鼎五年,郅支国贡马肝石百斤,常以水银养之,内 玉柜中金泥封其上,国人长四尺,惟饵此石而已。半 青半白,如今之马肝,舂碎以和九转之丹服之,弥年 不饥渴,以之拂发,白者皆黑。帝坐群臣于甘泉殿,有 发白者以石拂之,应手皆黑。是时,公卿语曰:不用作 方伯,惟须马肝石。

吠勒国贡文犀四头,状如水兕,角表有光,因名明犀, 置暗中有光影,亦曰影犀,织以为簟,如锦绮之文。 《拾遗记》:元封元年,浮忻国贡兰金之泥,此金出汤泉, 盛夏之时,水常沸涌,有若汤火,飞鸟不能过,国人常 见水边有人冶此金为器,金状混混若泥如紫磨之 色,百铸其色变白,有光如银,则银烛是也,常以此泥 封诸匣及诸宫门,鬼魅不敢干。当汉世,上将出征, 及使绝国,多以此泥为玺封。《卫青、张骞、苏武傅》介子 之使皆受金泥之玺封也。武帝崩后,此泥乃绝焉。 《博物志》:汉武帝时,弱水西国有人乘毛车以渡弱水 来献香者,帝谓是常香,非中国之所乏,不礼其使,留 久之帝幸上林苑,西使至乘舆间并奏其香,帝取之 看,大如鸾卵,三枚与枣相似,帝不悦,以付外库。后长 安中大疫,宫中皆疫病,帝不举乐,西使乞见,请烧所 贡香一枚以辟疫气,帝不得已听之,宫中病者登日 并差,长安中百里咸闻香气,芳积九十馀日香犹不 歇,帝乃厚礼发遣饯送。一说汉制献香不满斤,西使 临去乃发香气如大豆者拭著宫门,香气闻长安数 十里,经数日乃歇。

《拾遗记》:董偃以玉精为盘,贮冰于膝前,玉精与冰同, 其洁澈,侍者谓冰之无盘,必融湿席,乃合玉盘拂之 落阶下,冰玉俱碎,偃以为乐。此玉精千涂国所贡也, 武帝以此赐偃。

《洞冥记》:西域献火龙,高七尺,映日看之光如聚炬火, 有童子遥见有黄鹄,白首鼓翅于帝前,即方朔著黄 绫衣,头已斑白,汉朝皆异其神化而不测其年矣。 元封三年,数过国献能言龟,一头长一尺二寸,盛以 青玉匣,广一尺九寸,匣上豁一孔以通气。东方朔曰: 唯承桂露以饮之,置于通风之台上,欲往卜命,朔而 问焉,言无不中。

元封三年,大秦国贡花蹄牛,其色驳,高六尺,尾环绕 其身,角端有肉,蹄如莲花,善走多力。帝使辇铜石以 起望仙宫,迹在石上,皆如花形故。阳关之外花牛津 时得异石,长十丈,高三丈,立于望仙宫,因名龙钟石。武帝末,石自陷入地,唯尾出土上,今人谓龙尾墩也。 元封四年,修弥国献驳骡,高十尺,毛色赤斑,皆有日 月之象,帝以金埏为锁绊,以宝器盛刍以饲之。 《述异记》:汉武帝时西方日支国有献活人草三茎,有 人死者将草覆面,即活之矣。

《拾遗记》:宣帝地节元年,乐浪之东有背明之国来贡 其方物,言其乡在扶桑之东,见日出于西方,其国昏 昏常暗,宜种百谷,名曰融泽,方三千里,五谷皆良食 之后天而死,有浃日之稻种之,十旬而熟。有翻形稻, 言食者死而更生,夭而有寿。有明清稻食者,延年也; 清肠稻,食一粒历年不饥。有摇枝粟,其枝长而弱无 风,常摇食之,益髓。有凤冠粟,似凤鸟之冠,食者多力。 有游龙粟,枝叶屈曲似游龙也。有琼膏粟,白如银,食 此二粟令人骨轻。有绕明豆,其茎弱自相萦缠。有挟 剑豆,其荚形似人挟剑横斜而生。有倾离豆,言其豆 见日则叶垂覆地,食者不老不疾。有延精麦,延寿益 气。有昆和麦,调畅六腑。有轻心麦,食者体轻。有醇和 麦,为麹以酿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袒。有含露麦, 穟中有露味,甘如饴。有紫沉麻,其实不浮。有云冰麻, 实冷而有光,宜为油泽。有通明麻,食者夜行不持烛, 是苣GJfont也,食之延寿,后天而老其北。有草名虹草,枝 长一丈,叶如车轮,根大如毂,花似朝虹之色,昔齐桓 公伐山,戎国人献其种,乃植于庭,云霸者之瑞也。有 宵明草,夜视如列烛,昼则无光,自消灭也。有紫菊,谓 之目精,一茎一蔓,延及数亩,味甘,食者至死不饥渴。 有焦茅,高五丈,燃之成灰,以水灌之,复成茅也,谓之 灵茅。有黄渠草,映日如火,其坚韧若金,食者焚身不 热。有梦草,叶如蒲茎,如蓍采之,以占吉凶,万不遗一。 又有闻遐草,服者耳聪,香如桂,茎如兰,其国献之,多 不生实,叶多萎黄,诏并除焉。

地节二年,合涂国贡其珍怪,其使云去王都七万里, 鸟兽皆能言语,鸡犬死者埋之不朽,经历数世其家 人游于山阿海滨,地中闻鸡犬鸣吠,主乃握取还家 养之,毛羽虽秃落,更生久乃悦泽。

明帝阴贵人梦食瓜,甚美,帝使求诸方国,时炖煌献 异瓜种,恒山献巨桃核瓜,名穹隆,长三尺而形屈曲, 味美如饴,父老云昔道士从蓬莱山得此瓜,云是崆 峒灵瓜四劫。一实东王公西王母遗核于此地,世代 遐绝,其实颇存,又说巨桃霜下结花,隆暑方熟,亦云 仙人所食,帝使植于霜林园。

建安三年,胥徒国献沈明石鸡,色如丹,大如燕,常在 地中,应时而鸣,声能远彻其国,闻其鸣乃杀牲以祀 之当鸣处,掘地则得此鸡。若天下太平,翔飞颉颃以 为嘉瑞,亦为宝鸡,其国无鸡,犬听地中,候晷刻,道家 云昔仙人桐君采石入穴数里,得丹石鸡,舂碎为药, 服之者令人有声气,后天而死。昔汉武帝宝鼎元年, 西方贡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静室,自然鸣翔,盖此类 也。《洛书》云:皇图之宝,土德之征,大魏之嘉瑞。

明帝即位二年,起灵禽之园,远方国所献异鸟殊兽 皆畜此园也。昆明国贡嗽金鸟,人云其地去燃州九 千里,出此鸟,形如雀而色黄,羽毛柔密,常翱翔海上, 罗者得之以为至祥,闻大魏之德被于遐远,故越山 航海来献大国。帝得此鸟畜于灵禽之园,饴以真珠, 饮以龟脑,鸟常吐金屑如粟,铸之可以为器。昔汉武 帝时有人献神雀,盖此类也。

因墀国献五足兽,状如狮子。玉钱千缗,其形如环环, 重十两,上有天寿永吉之字,问其使者五足兽是何 变化,对曰:东方有解形之民,使头飞于南海,左手飞 于东山,右手飞于西泽,自脐已下,两足孤立,至暮头 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外,落元洲之上,化为五 足兽,则一指为一足也。其人既失两手,使傍人割里 肉以为两臂,宛然如旧也。因墀国在西域之北,送使 者以铁为车轮,十年方至,晋及还轮皆绝锐,莫知其 远近也。

《杜阳杂编》:唐顺宗时西域进美玉二,一员一方,径各 五寸,光彩凝冷,可鉴毛发,时伊祁元解坐于上,前熟 视之曰:此龙虎玉也。员生于水龙宝之方,生于山虎 宝之询,使人果得之渔猎者。

《琅嬛记》:王维为岐王画一大石,信笔涂抹,自有天然 之致,王宝之,时罘罳间独坐注视作山中想,悠然有 馀趣,数年之后,益有精彩。一旦大风雨,中雷电俱作, 忽拔石去,屋宇俱坏,不知所以,后见空轴,乃知画石 飞去耳。宪宗朝高丽遣使,言几年月日大风雨中神 嵩山上飞一奇石,下有王维字印,知为中国之物,王 不敢留,遣使奉献,上命群臣以维手迹较之,无毫发 差谬,上始知维画神妙,遍索海内,藏之宫中,地上俱 洒鸡狗血压之,恐飞去也。

《清波杂志》:季才元大临,元祐间知汝州,时辰州贡丹 砂,道叶县遗其二箧,乃化为二雉,斗山谷间,耕者获 之。

《癸辛杂识》:马八二国进贡二人,皆女子,黑如昆仑,其阴中如火,或有元气不足者与之一接,则有大益于 人。又有二人能按摩百疾,不劳药饵,或有心腹之疾, 则以药少许涂两掌心,则昏如醉,凡一昼夜始醒,皆 异闻也。或谓此数人至前途,因不服水土皆殂。 《芸窗私志》:北胊国献吸火水晶瓶,纵烈火野外GJfont瓶 口向之,顷刻数顷之火皆吸入瓶中,瓶亦不热,亦无 馀烟,自是宫中无火患,惠文与华阳夫人灭烛皆用 之。

死,故凡马皆畏之,名曰马见愁,宣宗时国人献其皮, 帝赐群臣,编为马鞭,一扬即走,谓之不须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