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定重订契丹国志 (四库全书本)/卷0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钦定重订契丹国志 卷七 卷八

  钦定四库全书
  钦定重订契丹国志卷七
  圣宗文武大孝宣皇帝
  圣宗讳隆绪景宗之长子年十二即位改元统和尊母萧氏为承天太后临朝称制凡二十七年乃归政于帝宋杨业之陷康保裔王继忠之败与夫澶渊之役皆统和二十五年前事是时三四大战帝虽亲履行阵力战深入而太后实未归政也
  癸未统和元年按原书统和元年下书帝即位考辽史圣宗纪景宗崩次日奉遗诏即位柩前其明年乃为统和元年葢古者人君逾年即位而称元年后世以柩前即位为常礼则即位固不待改元矣若谓据辽史表志以景宗为不逾年改元则景宗崩以九月隆礼书帝即位于春二月之上又为退进无据今删去复国号大契丹 春二月朔日食
  甲申统和二年夏五日祠木叶山 是岁宋太宗雍熙元年
  乙酉统和三年冬十二月朔日食
  丙戌统和四年春正月宋遣曹彬等分三道来侵曹彬趣涿州按原书云曹彬克遂州考辽遂州属东京道非宋所能取宋辽史载曹彬攻辽亦初无取遂州事据通考当作趣涿州与下文曹彬取涿州之文相为首尾今改正田重进克飞狐灵邱二县及蔚州潘美克云寰朔应四州宋寻命潘美杨业迁云寰朔应四州之民于许汝间时冀州防御使大鹏翼康州刺史马赟马军指挥使何万通皆为所擒按马赟原书讹作马硕又诸将官位多与史不符今并据辽史改正曹彬等亦连收新城固安取涿州以粮食不继退师我兵追之战于岐沟闗宋人大败追至拒马河溺死者不可胜纪 夏六月朔日食秋八月太后与大臣耶律汉宁南北皮室乌绅特哩衮领众十馀万复取寰州擒宋杨业
  先是宋克云朔寰应四州命潘美杨业迁四州之民于许汝以所部䕶送我兵邀击之杨业力战自日中至暮手刃数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擒之业太息曰主上遇我甚厚何面目求活乃不食三日而死其麾下尚百馀人业慰遣之皆感泣不肯去遂俱死无生还者
  冬十二月遣耶律逊宁以数万骑取瀛州宋部署刘延让来御战于君子馆㑹天大寒宋师不能彀弓弩我兵围延让数重宋师覆没延让仅以身免擒宋平州团练使贺令图高阳闗部署杨重进兵势益振遂长驱入深祁取易州复遣兵攻代州宋守臣张齐贤伏兵掩击我师败绩
  丁亥统和五年春正月取宋深祁德易四州按宋史太宗纪雍熙三年十二月契丹陷邢深徳三州四年入深祁徳易等州此即统和四年五年事也葢辽初入三州弃而不守故明年入四州复有祁德但隆礼所书与宋史稍有不同未知孰是
  戍子统和六年冬十一月遣兵伐宋至唐河北宋守将定州都部署李继隆与监军李继忠来拒我师败绩 是岁宋太宗端拱元年
  己丑统和七年秋七月彗出东井凡三十日 帝遣兵攻宋威虏军宋将尹继伦李继隆来拒我师败于唐徐河间皮室战没大将裕悦被伤而还 九月镇星荧惑入南斗
  庚寅统和八年春正月如台湖 是岁宋太宗淳化元年按原书此年失载事实今据辽史补
  辛卯统和九年春闰二月朔日食
  壬辰统和十年春二月朔日食
  癸巳统和十一年春二月朔日食 秋八月朔日食甲午统和十二年冬十二月朔日食阴云不见
  乙未统和十三年春正月遣兵攻宋自振武入宋知府州折御卿来拒我师败于子河汊死亡甚众 夏四月遣兵攻宋雄州宋守臣何承矩来拒我兵败绩 是岁宋太宗至道元年
  丙申统和十四年春正月蠲三京及诸州税赋
  丁酉统和十五年春三月宋太宗崩太子恒嗣位是为真宗
  戊戌统和十六年春二月彗出营室北 夏五月朔日食冬十月朔日食 是岁宋真宗咸平元年
  己亥统和十七年秋九月朔日食 冬十二月帝帅师南伐宋帝自将来御次于大名府我师至澶州为知冀州张艾败于城南按张艾宋史作张旻又为知府州折惟昌败于五合川 是年宋定州都部署范廷召自中山来侵高阳闗都部署彰国节度使康保裔领兵赴之至瀛州西南裴村而廷召后阵已与我师遇廷召遣人至保裔处乞援保裔选精锐与廷召㑹日暮廷召潜师以遁保裔不之觉迟明我师围之数重保裔凡战数十合兵尽矢穷而死我师遂自德棣济河掠淄齐而归按宋史咸平二年十月康保裔与契丹战死辽史统和十七年擒宋将康昭裔葢即保裔也原书误系于十八年且叙事亦多脱略今据宋辽二史及通鉴长编改正
  庚子统和十八年春正月帝还南京按原书作宋真宗攻大名府攻字盖次字之误也然宋帝出次大名已见上年此为复出而辽帝还京原书不载殊为疏略今删去原文据辽史补入此条以适繁简之宜
  辛丑统和十九年冬十月帝遣兵攻宋宋张斌拒于长城口我师不利又与李继宣战于山谷败绩
  壬寅统和二十年秋七月朔日食
  癸卯统和二十一年春三月帝遣兵攻宋宋定州行营都部署王超遣人约镇州桑赞高阳闗周莹逆战于望都县翼日至县南六里副部署王继忠率麾下死战继忠素炫仪服我兵识之围之数十重且战且行傍西山而北至白城擒之 冬十一月有星孛于井鬼
  甲辰统和二十二年春三月帝遣兵伐宋宋将魏能来拒我师败绩 秋闰九月帝奉皇太后大举南伐遣顺国王达兰引兵掠宋威虏军前锋复为魏能所败又攻北平寨宋田敏等来拒我师少却遂东趋保州攻城不克帝与太后合兵攻定州宋守将王超按兵不出阵于唐河我兵东驻阳城淀又分兵围岢岚军宋守臣贾崇力御乃还 冬十月我兵进攻瀛州宋守臣李延渥来拒我兵失利死者三万馀伤者倍之乃遣使如宋议和宋遣崇仪副使曹利用使军前定约 先是望都战时擒宋将王继忠后稍亲用授之以官继忠乘间言和好之利时太后年老颇有厌兵意虽以劲兵深入亦颇纳其说复遣小校李兴等四人持信箭以继忠书诣宋莫州部署石普普奏诸宋帝宋帝手诏谕继忠继忠欲宋朝先遣使命至是始遣曹利用来我师既去瀛州将乘虚直捣贝冀天雄天雄军闻之阖城惶遽宋都钤辖孙全照设备甚固我师进攻东门良乆舍东门趋故城夜复自故城潜师过城南设伏于狄相庙遂南攻德清军宋遣兵追击伏发天雄军不能进退得还者什三四我师遂取德清宋知军尚食使张旦及胡福等死者十四人按原书叙此事系袭用通鉴长编之文而删节失当如于天雄军闱城惶遽下即云伏发而删去设伏狄相庙一节则所云伏者果谁之兵乎于文义殊为疏舛今并改正我师遂进抵澶州之北直冲宋阵围合三面宋李继隆等整军成列出御统军顺国王达兰为床子弩所伤中额而陨我师乃退 十一月宋帝劳军于澶渊是时曹利用之书已通帝乃遣左飞龙使韩𣏌持国书偕至澶州𣏌跪授书函复以闗南为请宋帝曰所言归地事极无名若必邀求朕当决战耳实念河北居人重有劳扰岁以金帛济其不足朝廷之体固亦无伤誓书不必具言但令曹利用与韩𣏌口述兹事可也利用一再往返乃许岁遗绢二十万疋银一十万两和议遂定帝许以兄礼事宋宋命李继昌赍国书与我使右监门卫大将军姚东之来帝复遣西上阁门使丁振奉誓书之宋遂退师自是南北俱息兵矣
  宋真宗车驾至澶州将止冦凖固请渡河高琼遂麾卫士进辇至浮桥琼执挝击辇夫背令亟行既至登北城门楼张黄龙旗诸军皆呼万岁声震数十里初曹利用议和面请宋帝岁赂金帛之数宋帝曰必不得已虽百万亦可冦准召语之曰虽有敕旨汝所许不得过三十万过三十万将斩汝矣利用来议果亦如数成约而还两议既定寻即退师
  十二月朔日食 是岁宋真宗景德元年
  乙巳统和二十三年春二月宋遣孙仅来贺太后生辰秋八月有星孛于紫㣲
  丙午统和二十四年秋九月幸南京按原书此年不载事实今据辽史补丁未统和二十五年夏五月朔日食
  戊申统和二十六年夏五月驻跸懐州 是岁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
  己酉统和二十七年夏四月驻跸中京按原书于此上二午失载事实今据辽史补
  庚戊统和二十八年夏六月以岁饥遣使如宋告籴宋诏雄州出粟二万石贱价赈之 冬十一月帝遣兵伐高丽高丽与女直合兵来拒我师败绩
  辛亥统和二十九年冬十一月幸显州
  壬子开泰元年按原书统和尽三十年次年方改开泰与史错互不合今改正春二月驻跸瑞鹿原
  癸丑开泰二年以幽州为析津府 冬十二月朔日食甲寅开泰三年秋七月如平地松林
  乙卯开泰四年夏六月朔日食
  丙辰开泰五年春正月驻跸雪林
  丁巳开泰六年春正月如锥子河 是岁宋真宗天禧元年
  戊午开泰七年夏六月彗星出北斗
  己未开泰八年春三月朔日食
  庚申开泰九年春二月如鸳鸯泺按原书于统和二十九年开泰元年三年五年六年九年俱失载事实今并据辽史补
  辛酉太平元年秋七月朔日食
  壬戌太平二年春二月宋真宗崩太子祯嗣立是为仁宗是岁宋真宗乾兴元年
  癸亥太平三年冬十月驻跸辽河 是岁宋仁宗天圣元年
  甲子太平四年冬十月驻跸辽河按原书于此上三年失载事实今据辽史补乙丑太平五年春正月如混同江
  丙寅太平六年冬十月朔日食
  丁卯太平七年春正月宋遣龙图阁待制孔道辅来贺帝燕之有优人以文宣王为戏道辅色怫然径出主客者邀道辅还坐且令谢道辅曰宋与北朝通好以礼文相接今俳优之徒侮慢先圣而不之禁北朝之过也帝酌大卮赐之曰方天寒饮此可以致和气道辅曰不和固无害帝及群臣皆礼重之道辅孔子四十五代孙也戊辰太平八年春三月朔日食 夏四月有星大如斗声如雷自北流于西南光烛天下尾长数丈乆之散为苍白云
  已已太平九年春三月岁饥流民之宋境上宋仁宗曰皆吾赤子也可不赈救之诏给以唐邓州闲田仍令所过州县给食 秋八月朔日食
  庚午太平十年秋七月诏来岁行贡举法按原书此年失载事实今据辽史补
  辛未太平十一年先是太后未归政前帝已长立每事拱手府库中需一物必诘其所用赐及文武僚庶者允之不然不与帝既不预朝政纵心弋猎左右狎邪与帝为笑谑者太后知之重行杖责帝亦不免诘问御服御马皆太后检校焉或宫嫔谗帝太后信之必庭辱帝帝每承认略无怨辞好读唐贞观政要至太宗明皇实录则钦伏故御名连明皇讳上一字又亲以契丹字译白居易讽谏集诏臣下读之尝云五百年来中国之英主逺则唐太宗次则后唐明宗近则今宋太祖太宗也或诸道贡进珍奇一无所取皆让于弟亲政后方一月太后暴崩帝哀毁骨立哭必呕血蕃汉群臣上言山陵已毕宜改元帝曰改元吉礼也居丧行吉乃不孝子也群臣曰古之帝王以日易月宜法古制帝曰吾契丹主也宁违古制不为不孝之人终制三年丞相耶律隆运本汉人姓韩名德让太后赐姓耶律改名隆运寻拜大丞相封晋王景宗崩太后临朝隆运私事之是时太后年方三十诸子尚㓜外无亲援雄杰角立帝登大宝皆隆运力也帝念其功父事之隆运薨帝为制服其终始眷遇如此帝性英辨多谋神武冠绝游猎时曾遇二虎方逸帝策马驰之发矢连殪二虎又曾一箭贯三鹿时幽州试举人以一箭贯三鹿赋题驸马刘三嘏献射二虎颂至于道释二教皆洞其㫖律吕音声特所精彻承平日乆群方无事纵酒作乐无有虚日与蕃汉臣下饮㑹皆连昼夕复尽去巾帻促席造膝而坐或自歌舞或命后妃已下弹琵琶送酒又喜吟诗出题诏宰相已下赋诗诗成进御一一读之优者赐金帯又御制曲五百馀首幸诸臣私第为㑹时谓之迎驾尽欢而罢刑赏信必无有僣差抚柔诸蕃咸有恩信修睦宋朝人使馈送躬亲检校时黄河暴涨溺㑹同驿帝亲择夷坦地复创一驿每年信使入境先取宋朝登科记验其等甲高低及第年月其赐赉物则宻令人体探宋真宗上仙薛贻廓报哀入境幽州急递先闻帝不俟贻廓至阙集蕃汉大臣举哀后妃以下皆为沾涕因谓宰臣吕德懋曰吾与兄皇未结好前征伐各有胜负洎约兄弟二十馀年兄皇升遐兄与吾同月生年大两岁吾又得㡬时也因又泣复曰吾闻侄帝年尚㓜必不知兄皇分义恐为臣下所问与吾违约矣后贻廓至阙达宋帝意帝喜谓后曰吾观侄帝来意必不失兄皇之誓复谓吕德懋曰晋高祖承嗣圣爷爷嗣圣太宗也爷爷翁呼也之力深矣少主登位便背盟约皆臣下所惑今侄帝必敦笃悠乆矣又谓后曰汝可先贻书于南朝太后备述妯娌之好人使往来名传南朝又诏燕京悯忠寺特置真宗御灵建资福道场百日而罢复诏沿边州军不得作乐后因御宴有教坊都知格守乐名格子眼转充色长因取新谱宣读帝欲更迁一官见本名正犯真宗讳因怒曰汝充教坊首领岂不知我兄皇讳字遂以笔抹其谱而止燕京僧录亦犯真宗讳敕更名圆融寻下令国中应内外文武百僚僧道军人百姓等犯真宗讳者悉令改之又诏汉儿公事皆须体南朝法度行事不得造次举止其钦重宋朝百馀事皆此类也末年染消渴病多忌讳恶称说死亡之人虽帝之父母尊号亦不得言之病亟乃驿召东平王萧孝穆上京留守萧孝先赴阙始以辅立之事委之次以不得失宋朝之信誓属之又属子宗真曰皇后事我四十年以其无子故命汝为嗣我死汝子母切毋杀之 夏六月三日崩于上京东北三百里大斧河之行帐年六十一在位通太后临朝凡四十九年葬上京西北二百里赤山上尊谥曰文武大孝宣皇帝庙号圣宗按原书误以圣宗尊号为谥今据辽史改正










  钦定重订契丹国志卷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