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二十二 欧阳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宋 欧阳修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二十四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欧阳文忠公集二十三

  碑铭二首

   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武恭王

   公神道碑铭并序

惟王氏之先为常山真定人后世葬河南密而密分

入于管城遂为郑州管城人其封国仍世于鲁惟鲁

武康公事太宗皇帝秉节治戎出征入卫乃受遗诏

辅真宗有劳有勤报恤追崇以有兹鲁国是生鲁武

恭公公少以父任为西头供奉官至道二年遣五将

讨李继迁公从武康公出铁门为先锋杀𫉬甚众军

至乌白池诸将失期不得进公告其父曰归师过险

争必乱乃以兵前守隘号其军曰乱行者斩由是士

卒无敢先后虽武康公亦为之按辔追兵望其军整

不敢近武康公叹曰王氏有子矣后以御前忠佐为

军头巡检邢洺男子张洪霸聚盗二州间历年吏不

能捕公以毡车载勇士为妇人服盛饰诱之邯郸道

中贼党争前邀劫遂皆就擒由是知名公以将家子

𪧐卫真宗为内殿直殿前左班都虞候捧日左厢都

指挥使累迁英州团练使今天子即位改博州团练

使知广信军徙知冀州迁康州防御使历龙神卫捧

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侍卫亲军步军马军殿前都

虞候步军副都指挥使桂福二州观察使是时章献

太后犹临朝有诏补一军吏公曰补吏军政也敢挟

诏书以干吾军亟请罢之太后固欲与之公不奉诏

乃止及太后上仙有司请卫士坐甲公以为故事无

为太后丧坐甲又不奉诏于是天子知一作公可任

大事明道二年拜检校太保签署枢密院事遂为副

使明年以奉国军留后同知院事又明年领安徳军

节度使又明年加检校太尉宣徽南院使公为将善抚

士而识与不识皆喜为之称誉其状貌雄伟动人虽

里儿巷妇外至夷狄皆知其名氏御史中丞孔道辅

等因事以为言乃罢公枢密拜武宁军节度使言者

不已即以为右千牛卫上将军知随州士皆为之惧

公举止言色如平时惟不接賔客而巳久之徙知

曹州而孔道辅卒客有谓公曰此害公者也公愀

然曰孔公以职言事岂害我者可惜朝廷亡一直臣

于是言者终身以为愧而士大夫服公为有量庆历

二年起公为保静军留后知青州未行而契丹聚兵

幽涿遣使者有所求自河以北皆警乃拜公保静军

节度使知澶州契丹使者过澶州见公喜曰闻公名

久矣乃得见于此邪公为言巳衰老中国多贤士大

夫因⿰扌𭥍 -- 指坐客历陈其世家使者竦听是岁徙真定府

定州等路都部署改宣徽南院使判成徳军未行徙

判定州兼三路都部署公治其军无挠其私亦不贷

其过居顷之士皆可用契丹使人觇其军或劝公执

而戮之公曰吾军整而和使觇者得吾实以归是屈

人兵以不战也明日大阅于郊公执桴鼔誓师号令

简明进退坐作肃然无声乃下令曰具糗粮听鼔声

视吾旗所乡契丹闻之震恐会复议和兵解徙知陈

州道过京师天子遣中贵人问公欲见否公谢曰备

边无功幸得𮐃恩徙内地不敢见明年徙河阳不行

以宣徽使奉朝请已而出判相州六年拜同中书门

下平章事判澶州明年徙郑州封祁国公又明年乞

骸骨不许以为会灵观使巳而复判郑州徙澶州除

集庆军节度使徙封冀国公皇祐三年遂以太子太

师致仕大朝会许缀中书门下班居一岁天子思之

起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判郑州

六年以本官为枢密使徙封鲁国公既而上以富公

弼为宰相是岁契丹使者来公与之射使者曰天子

以公典枢密而用冨公为相得人矣语闻上喜赐公

御弓一矢五十公善射至老不衰尝侍上射辞曰幸

得备位大臣举止为天下所视臣老矣恐不能胜弓

矢上再三谕之乃手二矢再拜一发中之遂将释复

位上固勉之再发又中由是左右皆驩呼赐以袭衣

金带自宝元庆暦之间元昊叛河西兵出一无出字久无

功士大夫争进计䇿多所改作公𥬇曰奈何纷纷兵

法不如是也使士知畏爱而怯者勇勇者不骄以吾

可胜因敌而胜之尔岂多言哉其在枢密亦尝自请

临边不许凡大谋议必以咨之其在外则遣中贵人

诏问其言多见施用公自致仕复起掌枢密凡三岁

以老求去位至六七上为之不得巳以为景灵宫使

徙忠武军节度使又以为同群牧制置使五日一朝

给扶者以子(⿱艹石)孙一人是岁公年七十有八矣明年

二月辛未以疾薨于家诏辍视朝二日发哀于一作

苑中赠太尉中书令其遗言曰臣有俸禄足以具死

事不敢复累朝廷愿无遣使者护丧无厚赙赠天子

恻然哀其志以黄金百两白金三千两赐其家固辞

不许以其年五月甲申葬于管城明年有诏史臣刻

其墓碑臣愚以谓自国家西定河湟北通契丹罢兵

不用几四十年一日元昊叛幽燕亦犯约二边骚动

而老臣𪧐将无在者公于是时屹然为中国钜人名

将虽未尝躬矢石攻坚摧敌而恩信巳足抚士卒名

声巳足动四夷遂登朝廷典掌机密以老还仕复起

干家保有冨贵享终寿考虽古之将帅及于是者其

几何人至于出入勤劳之节与其进退绸缪君臣之

恩意可以褒劝后世如古诗书所载皆应法可书

谨按鲁武恭公讳徳用字元辅曽祖讳方追封蒋

国公祖讳玄追封䢴一作国公皆赠中书令父讳超

建雄军节度使赠尚书令一有中书今追封鲁国公谥曰

武康公娶宋氏武胜军节度使延渥之女𥘉为安定

郡夫人追封荣国公夫人五男四女男曰咸熙东头

供奉官蚤卒次曰咸融西京左藏库使果州团练使

次曰咸庶一作内殿崇班早卒次曰咸英供备库副

使次曰咸康内殿承制铭曰

鲁始锡封以褒武康爰曁武恭乃克有邦桓桓武恭

其容甚饬伟其名声以动夷狄公治军旅不宽不烦

恩均令齐千万一人公在朝廷出守入卫乃登大臣

与国谋议公曰老矣乞臣之身帝曰休哉汝予旧臣

亟其强起秉我枢钧礼不䈥力老予敢侮公来在庭

拜母蹈舞(⿱艹石)子与孙𦔳其兴俯凡百有位谁其敢俦

惟时黄耇天子之优冨贵之隆亦有能保孰享其终

如公寿考公有世徳载勲旗常刻铭有诏俾嗣其芳

   赠刑部尚书余襄公神道碑铭并序

始兴襄公既葬于曲江之明年其子仲荀走于亳以

来告曰余氏世为闽人五代之际逃乱于韶自曽高

以来晦迹嘉遁至于博士府君始有禄仕而襄公继

之以大曲江僻在岭表自始兴张文献公有声于唐

为贤相至公复出为宋名臣盖余氏徙韶历四世始

有显仕而曲江寂寥三百年然后再有闻人惟公位

登天台正秩三品遂有爵土开国郷州以继美前哲

而为韶人荣至于褒恤赠谥始终之宠盛矣盖褒有

诏恤有物赠有告而谥行考功有议有状合而志之

以閟诸幽有铭可谓备矣惟是螭首龟趺掲于墓隧

以表见于后世而昭示其子孙者冝有辞而阙焉敢

以为请谨按余氏韶州曲江人曽祖讳某祖讳某皆

不仕父讳某太常博士累赠太常少卿公讳靖字安

道官至朝散大夫守工部尚书集贤院学士知广州

军州事兼广南东路兵马钤辖经略安抚使柱国始

兴郡开国公食邑二千六百户食实封二百户治平

元年自广朝京师六月癸亥以疾薨于金陵天子恻

然辍视朝一日赙以粟帛赠刑部尚书谥曰襄明年

七月某甲子返葬于曲江之龙归郷成山之原公为

人质重刚劲而言语恂恂不见喜怒自少博学强记

至于历代史记杂家小说阴阳律历外暨浮屠老子

之书无所不通天圣二年举进士为赣县尉书判拔

萃改将作监丞知新建县再迁秘书丞刊校三史充

集贤校理天章阁待制范公仲淹以言事触宰相得

罪諌官御史不敢言公䟽论之坐贬监筠州酒税稍

徙泰州巳而天子感悟亟复用范公而因之以被斥

者皆召还惟公以便亲乞知英州迁太常博士丁母

忧服除遂还为集贤校理同判太常礼院景祐庆暦

之间天下怠于久安吏习因循多失职及赵元昊以

夏叛师出久无功县官财屈而民重困天子赫然思

振颓弊以修百度既巳更用二三大臣又増置諌官

四贠使言天下事公其一人也即改右正言供职公

感激奋励遇事辄言无所回避奸䛕权幸屏息畏之

其补益多矣然亦不胜其怨嫉也庆暦四年元昊纳

誓请和将加封册而契丹以兵临境上遣使言为中

国讨贼且告师期请止母与和朝廷患之欲听重绝

夏人而兵不得息不听生事北边议未决公独以谓

中国猒兵久矣此契丹之所幸一日使吾息兵养勇

非其利也故用此以挠我尔是不可听朝廷虽是公

言犹留夏册不遣而假公諌议大夫以报公从十馀

骑驰出居庸关见虏于九十九泉从容坐帐中辩言

一作往复数十卒屈其议取其要领而还朝廷遂发

夏册臣元昊西师既解严而北边亦无事是岁以本

官知制诰史馆修撰而契丹卒自攻元昊明年使来

告捷又以公往报坐习虏语出知吉州怨家因之中

以事左迁将作少监分司南京公怡然还郷里阖门

谢賔客绝人事凡六年天子毎思之欲用者数矣大

臣有不喜者弟迁光禄少卿于家又以为某一本作右领军

卫将军寿州兵马钤辖辞不拜皇祐二年祀明堂覃

恩迁卫尉卿明年知䖍州丁父忧去官而蛮贼侬智

高䧟邕州连破岭南州县围广州乃即庐中起公为

秘书监知潭州即日疾驰在道改知桂州广南西路

经略安抚使公奏曰贼在东而徙臣西非臣志也天

子嘉之即诏公经制广东西贼盗乃趋广州而智高

复西走邕州自智高初起交趾请出兵助讨贼诏不

许公以谓智高交趾叛者冝听出兵母沮其善意累

䟽论之不报至是公曰邕州与交趾接境今不纳必

忿而反助智高乃以便冝趣交趾会兵又募侬黄诸

姓酋豪皆縻以职与之誓约使听节制或疑其不可

用公曰使不与智高合足矣及智高入邕州遂无外

援既而宣抚使狄青会公兵败贼于归仁智高走入

海邕州平公请复终丧不许诸将班师以智高尚

在请留公广西委以后事迁给事中諌官御史列䟽

言公功多而赏薄再迁尚书工部侍郎公留广西逾

年抚缉完复岭海肃然又遣人入特磨袭取智高母

及其弟一人俘于京师斩之拜集贤院学士久之徙

知潭州又徙青州再迁吏部侍郎嘉祐五年交趾冦

邕州杀五巡检天子以谓恩信著于岭外而为交趾

所畏者公也驿召以为广西体量安抚使悉发荆湖

兵以从公至则移檄交趾召其臣费嘉祐诘责之嘉

祐皇恐对曰种落犯边罪当死愿归一本作留取首恶以

献即械五人送钦州斩于界上公还邕人遮道留之

不得明年以尚书左丞知广州英宗即位拜工部尚

书代还道病卒享年六十有五公经制五管前后十

年凡治六州所至有惠爱虽在兵间手不释卷有文

集二十卷奏议五卷三史刊误四十卷娶林氏封鲁

郡夫人子男三人伯庄殿中丞早卒仲荀今为屯田

贠外郎叔英太常寺太祝女六人皆适士族孙一本有男

四人孙女五人铭曰

余迁曲江仍世不显奋自襄公有声甚远始兴开国

袭美于前两贤相望三百年间伟欤襄公惟邦之直

始登于朝官有言责左右献纳奸䛕屏息庆历之治

实多𥙷益逢时有事奔走南北功书史官名在夷狄

出入艰勤险夷一徳小人之谗公废于里一方有警

公起于家威行信结岭海幽遐公之在焉帝不南顾

胡召其还殒于中路返柩来归韶人负土伐石刻辞

立于墓门以贻来世匪止韶人


居士集卷第二十三

 熙宁五年秋七月男发等编定

  绍熙二年三月郡人孙谦益校正


王武恭公碑河南密此下一有县字过险一作遇险号其军一作号令

能捕一作敢捕

余襄公碑曾祖讳从祖讳荣父讳庆一本如此兵马钤辖

钤字上一有都字某甲子一作乙酉成山一作成家山犹留犹字上一有然字

某卫将军一作雅州刺史嘉之一作喜之广东西一作广南东西入海

太常寺太祝一作大理评事皆适士族一作长适职方贠外郎郭师愈次适

屯田贠外郎孙邵次适𪧐州观察支使周熊次适秘书省校书郎章惇𥙿次适越州上虞县主簿张元淳

一尚孙男四人一作七人嗣恭嗣昌皆大理评事嗣隆太常寺奉礼郎嗣徽嗣光嗣立嗣

京未

 右石本所书较集本加详盖刻时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