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居士集卷第四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居士集卷第四十二 欧阳文忠公文集 居士集卷第四十三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居士集卷第四十四

居士集卷第四十三 欧阳文忠公集四十三

  序七首

   送秘书丞宋君归太学序

陋巷之士甘藜藿而脩仁义毁誉不干其守饥寒不

累其心此众人以为难而君子以为易生于髙门丗

袭轩冕而躬布衣韦带之行其骄荣佚欲之乐生长

于其间而不溺其习日见于其外而不动乎其中此

虽君子犹或难之学行足以立身而进不止材能足

以高人而志愈下此虽圣人亦以为难也书曰不自

满假又曰汝惟不矜不伐一有夫字以舜禹之明一有且字

以是为相戒惧况其下者哉此诚可谓难也巳广平

宋君宣献公之子公以文章为当丗宗师显于朝廷

登于辅弼清德著于一时令名垂于后丗君少自立

不以门地骄于人既长学问好古为一无此字文章天下

贤士大夫皆称慕其为人而君慊然常若不足于已

者守官太学甘寂寞以自处日与寒士往来而从先

生国子讲论道德以求其益夫生而不溺其习此盖

出其一作天性其见焉而不动于中者由性之明学

之而后至也学一作而不止髙而愈下予自其㓜见

其长行而不倦乆而愈笃可知其将无所不至焉也

孟子所谓孰能御之者欤予陋巷之士也遭时奋身

𥨸位于朝守其贫贱之节其临利害祸福之际常恐

其夺也以予行君子之所易者犹若是知君行圣贤

之所难者为难能也歳之三月来自京师拜其舅氏

予得延之南斋听其论议而慕其为人虽与之终身

乆处而不厌也留之数日而去于其去也不能忘言

遂为之序庐陵欧阳脩述

   送徐无党南归序

草木鸟兽之为物众人之为人其为生虽异而为死

则同一归于腐坏澌尽泯灭而巳而众人之中有圣

贤者固亦生且死于其间而独异于草木鸟兽众人

者虽死而不朽逾一作逺而弥存也其所以为圣贤

者修之于身施之于事见之于言是三者所以能不

朽而存也修于身者无所不𫉬施于事者有得有不

得焉其见于言者则又有能有不能也施于事矣不

见于言可也自诗书史记所传其人岂必皆能言之

士哉修于身矣而不施于事不见于言亦可也孔子

弟子有能政事者矣有能言语者矣若颜回者在陋

巷曲肱饥卧而巳其群居则黙然终日如愚人然自

当时群弟子皆推尊之以为不敢望而一作及而后

丗更百千歳亦未有能及之者其不朽而存者固不

待施于事况于一作言乎予读班固艺文志唐四库

书目见其所列自三代秦汉以来着书之士多者至

百馀篇少者犹三四十篇其人不可胜数而散亡磨

灭百不一二存焉予窃悲其人文章丽矣言语工矣

无异草木荣华之飘风鸟兽好音之过耳也方其用

心与力之劳一作亦何异众人之汲汲营营而忽焉

以死者虽有迟有速一作其迟速虽异一作卒与三者同

归于泯灭夫言之不可恃也盖如此今之学者莫不

慕古圣贤之不朽而勤一丗以尽心于文字间一无此字

者皆可悲也东阳徐生少从予学为文章稍稍见称

于人既去而与群士试于礼部得髙第由是知名

其文辞日进如水涌而山岀予欲摧其盛气而勉

其思也故于其归告以是言然予固亦喜为文辞者

亦因以自警焉

   廖氏文集序

自孔子殁而一无此字一有益字衰接乎战国秦遂焚书六

经于是中绝汉兴盖乆而后出其散乱磨灭既失其

传然后诸儒因得措其异说于其间如河图洛书怪

妄之尤甚者余尝哀夫学者知守经以笃信而不知

说之乱经也屡为说以黜之而学者溺其乆习之

传反骇然非余以一人之见决千歳不可考之是非

欲夺众人之所信一作徒自守而丗莫之从也余以

谓自孔子没至今二千歳之间有一欧阳脩者为是

说矣又二千歳焉知无一人焉与脩同其说也又二

千歳将复有一人焉然则同者至于三则后之人不

待千歳而有也同予说者既众则众人之所溺者可

胜而二字一作以夺也夫六经非一丗之书一有也字其将与

天地无终极而存也以无终极视数千歳一作于其

间顷刻尔是则余之有待于后者逺矣非汲汲有求

于今丗也一作今之丗矣衡山廖𠋣与余游三十年已而岀

其兄偁之遗文百馀篇号朱陵编者其论洪范以为

九畴圣人之法尔非有龟书岀洛之事也余乃知不

待千歳而有与余同于今丗者一有矣字始余之待于后

丗也冀有因余言而同者尔若偁者未尝闻余言盖

其意有所合焉然则举今之丗固有不相求而同者

矣亦何待于数千歳一作乎廖氏家衡山丗以能诗

知名于湖南而偁尤好古能文章其德行闻于郷里

一时贤士皆与之游以其不达而早死故不显于丗

呜呼知一有有字所待者必有时而𫉬知一有有字所畜者必

有时而施茍有志焉不必有求而后合余嘉与偁不

相求而两得也于是乎书嘉祐六年四月十六日翰

林学士尚书吏部郎中知制诰充史馆修撰欧阳脩

   外制集序一作庆历制草

庆历三年春丞相吕夷简病不能朝上既更用大臣

锐意天下事始用諌官御史䟽追还夏竦制书既而

召韩𤦺范仲淹于陕西又除冨弼枢密副使弼仲淹

𤦺皆惶恐顿首辞让至五六不巳手诏趣𤦺等就道

甚急而弼方且入求对以辞不得见遣中贵人趣送

阁门使即受命呜呼观𤦺等之所以让上之所以用

𤦺等者可谓圣贤相遭一作万丗一遇而君臣之际

何其盛也于是时天下之士孰不愿为材邪顾予何

人亦与其选夏四月召自滑台入諌院冬十二月拜

右正言知制诰是时夏人虽数请命而西师尚未解

严京东累歳盗贼最后王伦暴起沂州转劫江淮之

间而张海郭貌山等亦起商邓以惊京西州县之吏

多不称职而民弊矣天子方慨然劝农桑兴学校破

去前例以不次用人哀民之困而欲除其蠹吏知磨

勘法乆之弊而思别材不肖以进贤能患百职之不

修而申行赏罚之信盖欲修法度矣予时虽掌诰命

犹在諌职常得奏事殿中从容尽闻天子所以更张

庶事忧闵元元而劳心求治之意退得载于制书以

讽晓训敕在位者然予方与修祖宗故事又修起居

注又修编敕日与同舎论议治文书所省不一而除

目所下率不一二时巳迫丞相岀故不得专一思虑

工文字以尽导天子难谕之意而复诰命于三代之

文嗟夫学者文章见用于丗鲜矣况得施于朝廷而

又遭人主致治之盛若脩之鄙使竭其材犹恐不称

而况不能专一其职此予所以常遗恨于斯文也明

年秋予岀为河北转运使又明年春权知成德军事

事少间发向所作制草而阅之虽不能尽载明天子

之意于其所述百一作得一二足以章示后丗盖王

者之训在焉岂以予文之鄙而废也于是录之为三

卷予自直阁下儤直八十始满不数日奉使河东还

即以来河北故其所作才一百五十馀篇云三月二

十一日序

   礼部唱和诗序

嘉祐二年春予幸得从五人者于尚书礼部考天下

所贡士凡六千五百人盖绝不通人者五十日乃于

其间时相与作为古律长短歌诗杂言庶㡬所谓群

居燕处言谈之文亦所以宣其底滞而忘其倦怠也

故其为言易而近择而不精然绸缪反复若断若续

而时发于奇怪杂以诙嘲𥬇谑及其至也往往亦造

于精微夫君子之博取于人者虽滑稽鄙俚犹或不

遗而况于诗乎古者诗三百篇其言无所不有惟其

肆而不放乐而不流以卒归乎正此所以为贵也于

是次而录之得一百七十三篇以传于六家呜呼吾

六人者志气可谓盛矣然壮者有时而衰衰者有时

而老其岀处离合参差不齐则是诗也足以追惟平

昔握手以为𥬇乐至于慨然掩卷而流涕嘘嚱者亦

将有之虽然岂徒如此而止也览者其必有取焉庐

陵欧阳脩序

   内制集序

昔钱思公尝以谓朝廷之官虽宰相之重皆可杂以

他才处之惟翰林学士非文章不可思公自言为此

语颇取怒一作于逹官然亦自负以为至论今学士

所作文书多矣至于青词斋文必用老子浮图之说

祈禳秘祝往往近于家人里巷之事而制诏一作

便于宣读常拘以丗俗所谓四六之文其𩔖多如此

然则果可谓之文章者欤予在翰林六年中间进拜

二三大臣皆适不当直而天下无事四夷和好兵革

不用凡朝廷之文所以指麾号令训戒约束自非因

事无以发明矧予中年早衰意思零落以非工之作

又无所遇以发焉其屑屑应用拘牵常格卑弱不振

冝可羞也然今文士尤以翰林为荣选予既罢职院

吏取予直草以日次之得四百馀篇因不忍弃况其

上自朝廷内及宫禁下曁蛮夷海外事无不载而时

政记日历与起居郎舎人有所略而不记未必不有

取于斯焉呜呼予且老矣方买田淮颍之间(⿱艹石)夫凉

竹簟之暑风曝茅檐之冬日睡馀支枕念昔平生仕

宦岀处顾瞻玉堂如在天上因览遗藁见其所载职

官名氏以较其人盛衰先后孰在孰亡足以知荣宠

为虚名而资𥬇谈一作谈𥬇之一噱也亦因以夸于田夫

野老而已嘉祐六年秋八月二日庐陵欧阳脩序

   帝王丗次图序

尧舜禹汤文武此六君子者可谓显人矣而后丗犹

失其传者岂非以其逺也哉是故君子之学不穷逺

以为能而阙其不知愼所传以惑丗也方孔子时周

衰学废先王之道不明而异端之说并起孔子患之

乃修正诗书史记以止纷乱之说而欲其传之信也

故略其逺而详其近于书断自唐虞以来着其大事

可以为丗法者而巳至于三皇五帝君臣丗次皆未

尝道者以其丗逺而愼所不知也孔子既没异端之

说复兴周室亦益衰乱接乎战国秦遂焚书先王之

道中绝汉兴乆之诗书稍岀而不完当王道中绝之

际奇书异说方充斥而盛行其言往往反自托于孔

子之徒以取信于时学者既不备见诗书之详而习

传盛行之异说丗无圣人以为质而不自知其取舍

真伪至有博学好奇之士务多闻以为胜者于是尽

集诸说而论次𥘉无所择而惟恐遗之也如司马迁

之史记是矣以孔子之学上述前丗止于尧舜著其

大略而不道其前迁逺出孔子之后而乃上述黄帝

以来又详悉其丗次其不量力而务胜冝其失之多

也迁所作本纪出于大戴礼丗本诸书今依其说

而考之尧舜夏商周皆同岀于黄帝尧之崩也下传

其四丗孙舜舜之崩也复上传其四丗祖禹而舜禹

皆寿百歳稷契于髙辛为子乃同父异母之兄弟今

以其丗次而下之汤与王季同世汤下传十六丗而

为纣王季下传一丗而为文王二丗而为武王是文

王以十五丗祖臣事十五丗孙纣而武王以十四丗

祖伐十四丗孙而代之王何其缪哉呜呼尧舜禹汤

文武之道百王之取法也其盛德大业见于行事而

后丗所欲知者孔子皆巳论著之矣其乆逺难明之

事后丗不必知不知不害为君子者孔子皆不道也

夫孔子所以为圣人者其智知所取舍皆如此

   后序

余既略论帝王丗次而见本纪之失犹谓文武与纣

相去十五六丗其缪较然不疑而尧舜禹之丗相去

不逺尚冀其理有可通乃复以尚书孟子孔安国皇

甫谧诸书参考其寿数长短而尤乖戾不能合也据

书及诸说云尧寿一百一十六歳舜寿一百一十二

歳禹寿百歳尧年十六即位在位七十年年八十六

始得舜而试之二年乃使摄政时舜年三十居试摄

通三十年而尧崩舜服尧丧三年毕乃即位在位五

十年而崩方舜在位三十三年命禹摄政凡十七年

而舜崩禹服舜丧三年毕乃即位在位十年而崩由

是言之当尧得舜之时尧年八十六舜年三十以此

推而上之是尧年五十七已见四丗之玄孙生一歳

矣舜居试摄及在位通八十二年而禹寿百歳以禹

百年之间推而上之禹即位及居舜丧通十三年又

在舜朝八十二年通九十五年则当舜摄试之𥘉年

禹才六歳是舜为玄孙年三十时见四丗之髙祖方

生六歳矣至于舜娶尧二女据图为曾祖姑虽古逺

丗异与今容有不同然人伦之理乃万丗之常道必

不错乱顚倒之如此然则诸家丗次寿数长短之说

圣经之所不著者皆不足信也决矣



居士集卷第四十三

 熙宁五年秋七月男发等编定

  绍熙二年三月郡人孙谦益校正


送秘书丞宋君序为相戒惧一无为字乆处一作乆游

廖氏文集序千歳一作数千载

外制集序谏职一作谏院尽导一作尽道

礼部唱和诗序三篇一作二篇

帝王丗次图序十四丗四当作六后序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