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文忠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集古录跋尾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集古录跋尾卷第四 欧阳文忠公文集 集古录跋尾卷第五
宋 欧阳脩 撰 宋 胡柯 撰年谱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集古录跋尾卷第六

集古录跋尾卷第五 欧阳文忠公集一百三十八

   隋老子庙碑开皇二年

右老子庙碑隋薛道衡撰道衡文体卑弱然名重当

时余所取者特其字画近古故录之唐人二字集本作其碑后

所题唐人姓名字皆不俗亦可佳也右真迹

   隋尔朱敞碑开皇五年

右尔朱敞碑敞者荣从苐彦伯之子也按敞传云字

乾罗而此碑字天罗传云为金州緫管而碑又为徐

州緫管碑文虽残阙然斑斑尚可读其述徐州事颇

多事为史家不取可也不书其官盖阙缪也其字不

同亦当以碑为是余于集录正前史之阙缪者多矣

治平元年二月十六日书右真迹

   隋龙藏寺碑开皇六年

右齐开府长兼行参军九门张公礼撰不著书人名

氏字画遒劲有欧虞之体隋开皇六年建在今镇州

碑云太师上柱国大威公之世子左威卫将军上开

府仪同三司使持节恒州诸军事恒州刺史鄂国公

金城王孝仙奉𠡠劝奖州人一万共造此寺其述孝

仙云世业重于金张器识逾于许郭然北齐周隋诸

史不见其父子名氏不详何人也右集本

   又开皇六年

右隋龙藏寺碑齐张公礼撰龙藏集本无比二字寺巳废此

碑今在常山府署之集本无此二字门书字颇佳第不见其

人姓名尔碑以隋开皇六年立后题二字集本作而张公礼

犹称齐按周武帝建徳六年虏齐㓜主髙常齐遂灭

后四年隋建开皇之号至六年齐灭盖集本有巳字十年

集本有不知二字公礼尚称齐官集本无此字何也嘉祐八年

九月廿九日书右真迹

   隋太平寺碑开皇九年

右太平寺碑不著书撰人名氏南北文章至于陈隋

其弊极矣以唐太宗之致治㡬乎三王之盛独于文

章不能少变其体岂其积习之𫝑其来也逺非乆而

众胜之则不可以骤革也是以群贤奋力垦辟芟除

至于元和然后芜檅荡平嘉禾秀草争出而葩华羙

实烂然在目矣此碑在隋尤为文字浅陋者疑其俚

巷庸人所为然视其字画又非常俗所能盖当时流

弊以为文章止此为佳矣文辞既尔无取而浮图固

吾侪所贬集本作鄙所以录于此者第不忍弃其书尔治

平元年三月十六日书右真迹

   隋李康清徳颂开皇十一年

右李康清徳颂不著书撰人名氏文为声偶而字画

奇古可爱康陇西狄道人也其碑首题云大隋冠军

将军太中帅都督恒州九门县令陇西李君清徳之

颂予在河北时遣人于废九门县城中得此碑字多

讹阙其后题十一年岁在辛亥大将军在酉二月癸

丑朔十二日甲子建年上有二字讹阙不可识按隋

开皇十一年岁在辛亥其二字乃开皇也大将军

在酉之说出于阴阳家前史不载而此碑见之右集

   隋梁洋徳政碑开皇十一年

右隋梁洋徳政碑在今蔡州新息隋开皇十一年

参军事四字集本作参军裴玉与州人为息州刺史梁洋建

宝塔表徳政碑按隋书志后周于新息置息州至大

业中州废也右真迹

   隋韩擒虎碑开皇十五年

右韩擒虎碑不著书撰人名氏而以隋高祖为今上

乃隋人所撰碑文屡言虎字独于名下去之若避唐

讳此不可知也今以碑文考隋书列传其家世官勲

大略多同惟其在齐为河长防主大都督车𮪍大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白超防主转洪超防主传皆无之

又迁和州刺史而传为利州皆史官之阙误当以碑

为是而传载阎罗王事甚怪而碑无之使其实有碑

不冝集本作应不书以此见史家之妄也治平元年六月

十日书右真迹

   隋陈茂碑开皇十八年

右陈茂碑不著书撰人名氏而字画精劲可喜隋书

列传载茂事尤多阙缪传云髙祖为隋国公引为寮

佐及受禅拜给事黄门侍郎在官十馀年转益州緫

管司马迁太府卿后数载卒而碑历叙为高祖寮佐

时官传虽不书可也其自为黄门侍郎后又为行军

元帅长孙览司马又为蜀王府长史太仆卿判黄门

侍郎上开府仪同三司梁州刺史等官史氏皆不书

盖其阙也又据碑茂为蜀王长史而传为益州緫管

司马碑为太仆卿而传云太府皆史家之缪也碑云

茂字延茂史亦阙治平甲辰秋社日书右真迹

   隋蒙州普光寺碑仁寿元年

右蒙州普光寺碑蒙州者汉南阳郡之育阳县也应

劭曰育水出弘农卢氏南入于沔故后人于育加水

为淯阳西魏置䝉州隋仁寿中改为淯州又为淯阳

郡唐为县属金州碑仁寿元年建犹曰䝉州既而遂

改淯州矣碑无书撰人名氏而笔画遒美玩之亡

倦盖开皇仁寿以来碑碣字书多妙而往往不著

名氏惟丁道护所书常自著之然碑石在者尤少余

毎与蔡君谟惜之自大业已后率更与虞世南书始

盛既接于唐遂大显矣治平元年正月七日书右真

   隋丁道护启法寺碑仁寿二年

 此书兼后魏遗法与杨家本微异隋唐之交善书

 者众皆出一法道护所得最多杨本开皇六年

 此十七年书当益老亦稍纵也甲辰治平𥘉月十

 日莆阳蔡襄记

右启法寺碑丁道护书蔡君谟博学君子也于书尤

称精鉴余所藏书未有不更其品目者其谓道护所

书如此隋之晚年书学尤盛吾家率更与虞世南皆

当时人也后显于唐遂为绝笔余所集录开皇仁寿

大业时碑颇多其笔画率皆精劲而往往不著名氏

毎执卷惘然为之叹息惟道护能自著之然碑刻在

者尤少余家集录千卷止有此尓有太学官杨褒者

喜收书画独得其所书兴国寺碑是梁正明中人所

藏君谟所谓杨家本者是也欲求其本而不知碑所

在然不难得则不足为佳物古人亦云百不为多一

不为少者正谓此也治平元年立春后一日太庙斋

宫书右真迹

   隋钳耳君清徳颂大业六年

右不著书撰人名氏其碑首题云大隋恒山郡九门

县令钳耳君清徳之颂大业六年建字画有非欧虞

之学不能至也碑云君名文彻华阴朝邑人也本周

王子晋之后避地西戎世为君长因以地为姓曾祖

静仕魏为冯翊太守祖朗成集二州刺史父康周荆

安宁邓四州緫管别驾安陆龙门二郡守而前史皆

不载碑在今废九门县中余为河北转运使时求得

右集本

   隋庐山西林道场碑大业十三年

右庐山西林道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碑渤海公撰公为隋太常博士时

作不著书人名氏而字法老劲疑公之书也西林道

场者伪赵将竺氏舍俗出家名昙现始居于此晋太

和二年光禄卿陶范始为现弟子慧永造寺而号西

林按两京记隋尝更名佛寺为道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此碑大业十三

年建也颜鲁公寓题碑阴百馀字尤奇伟今附于碑

右集本

   又

右西林道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碑渤海公撰公在隋为太常博士时作

不著书人名氏字画遒劲世或以为公自书公时年

尚少又字法与公书不同不知何人书也按集本有韦述二

两京记隋改佛寺为道场此碑大业中建故谓之

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右真迹

   唐孔子庙堂碑武徳九年

右孔子庙堂碑虞世南撰并书余为童儿时尝得此

碑以学书当时刻画完好后二十馀年复得斯本则

残缺如此二字集本作矣因感夫物之终弊虽金石之坚不

能以自乆于是始欲集录前世之遗文而藏之殆

今盖十有八年而得千卷可谓冨哉嘉祐八年

月二十九日书右真迹

   千文后虞世南书岁月未详

右虞世南所书言不成文乃信笔偶然尓其字画精

妙平生所书碑刻多矣皆莫及也岂矝持与不用意

便有优劣耶集本作也熙宁辛亥续右真迹

   唐徳州长寿寺舎利碑武徳六年

右徳州长寿寺舎利碑不著书撰人名氏碑武徳中

建而所述乃隋事也其事迹文辞皆无取独录其书

尔余屡叹文章至陈隋不胜其弊而怪唐家能臻致

治之盛而不能遽革文弊以谓积习成俗难于骤变

及读斯碑有云浮云共岭松张盖明月与岩桂分丛

迺知王勃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当

时士无贤愚以为警绝岂非其馀习乎右集本

   唐𡺳州昭仁寺碑贞观二年

右昭仁寺碑在𡺳州唐太宗与薛举战处也唐自起

义与群雄战处后皆建佛寺云为阵亡士荐福汤武

之败桀纣杀人固亦多矣而商周享国各集本作皆数百

年其荷天之祐者以其心存大公为民除害也唐之

建寺外虽托为战亡之士其实自赎杀人之咎尓其

拨乱开基有足壮者及区区于此不亦陋哉碑文朱

子奢撰而不著书人名氏字画甚工此余所录也治

平甲辰秋分后一日书右真迹

  唐吕州普济寺碑贞观二年许敬宗撰

右吕州普济寺碑吕州者霍邑也唐高祖义兵起太

原始破宋老生于此义宁元年乃以霍邑赵城汾西

灵石四县置霍山郡武徳元年更曰吕州太宗十七

年遂废也右集本

   唐卫国公李靖碑显庆三年当载于后同是许敬宗撰附此

右李靖碑许敬宗撰唐初承陈隋文章衰弊之时作

者务以浮巧为工故多失其事实不若史传为详惟

其官封颇备史云为抚慰使而碑云安抚使其义无

异而后世命官多袭古号盖靖时未尝有抚慰使也

由是言之不可不正又靖为刑部尚书时以本官行

太子左卫率其封卫国公也授濮州刺史盖太宗以

功臣为世袭刺史后虽不行皆史冝书集本有而不书者阙也六

字其馀略之可也故聊志之治平元年三月二十二

日书右真迹

   唐颜师古等慈寺碑贞观二年

右等慈寺碑颜师古撰其寺在郑州汜水唐太宗破

王世充窦建徳乃于其战处建寺云为阵亡士荐福

唐𥘉用兵破贼处多大抵皆造寺自古创业之君其

英豪智略有非常人可及者矣至其卓然信道而知

义则非积学诚明之士不能到也太宗英雄智识不

世之主而牵惑习俗之弊犹崇信浮图岂以其言浩

博无穷而好尽物理为可喜邪盖自古文奸言以惑

听者虽聦明之主或不能免也惟其可喜乃能惑人

故余于集本有其字本纪讥其牵于多爱者谓此也治平

元年清明后一日书右真迹

   隋郎茂碑贞观五年

右隋郎茂碑李百药撰其弟颖亦有碑在今镇府北

大墓林中余为都转运使时得之隋书列传言茂卒

于京师此碑云从幸江都而卒史氏之缪当以碑为

右集本

   又

碑在大墓林中余为都运使时得之殆今盖二十年

嘉祐八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御延和放进士许将

等及第明日歇泊假闲阅遂书隋书列传言茂卒于

京师此碑云从幸江都而卒史氏之缪当以碑为正

右真迹

   唐郎颖碑贞观五年

右唐郎颖碑李百药撰宋才书字画甚伟颖父名基

字世业而李百药书颖世次但云父世业又书颖兄

茂碑亦然考其碑文有皇基缔构之言则基字当时

公𥝠无所讳避而于书世次四字集本作百药书颖父字而不名

不详其义也是以君子贵乎博学集本有颖事唐为大理卿隋唐之时

屡定律令盖法吏也一十九字嘉祐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书右真迹

   唐郎颖碑阴题名歳月未详

右郎颖碑阴题名柱国府僚佐三十二人常山公府

国官一百七人合一百三十九人为一卷柱国府长

史司马SKchar属各一人咨议记室司仓司功司戸司兵

司铠司法司田司士参军事各一人又有参军事五

人行参军十人典籖三人常山国官国令大农各一

人常侍侍郎国尉各二人典卫六人舎人四人城局

庙长学官各一人食官厩牧各四人典府长一人典

府丞二人亲事七十五人颖以正观四年卒此盖唐

制也右集本

   唐九成宫醴泉铭贞观六年

右九成宫醴泉铭唐秘书监魏徴撰欧阳率更书九

成宫即隋仁寿宫也太宗避暑于宫中而乏水以杖

琢地得水而甘因名醴泉焉右集本

   唐欧阳率更临帖歳月未详同是率更书附此

右率更临帖吾家率更兰台世有清德其笔法精妙

迺其馀事岂止士人模楷虽海外夷狄皆知为贵而

后裔所宜勉旃庶几不殒其美也右真迹

   唐岑文本三龛记贞观十五年

右三龛记唐兼中书侍郎岑文本撰起居郎禇遂良

书字画尤奇伟在河南龙门山山夹伊水东西可爱

俗谓其东曰香山其西曰龙门龙门山壁间凿石为

佛像大小数百多后魏及唐时所造惟此三龛像最

大乃魏王泰为长孙皇后造也右集本

   唐孟法师碑贞观十六年

右孟法师碑唐岑文本撰禇遂良书法师名静素江

夏安陆人也少而好道誓志不嫁隋文帝居之京师

至徳宫至唐太宗十二年卒年九十七右集本

   唐皇甫忠碑贞观十四年

右皇甫忠碑著作佐郎李俨撰忠为泰州龙门令岁

满县民前左勲卫裴公隐等一千三百人申省请留

八座报云公等请来迟晚县令今已替讫好人堪用

县国共湏岂一县士庶独怀悕或作惜所请不允忠

以唐太宗时为令当时台省文字如此可爱㤗州者

义寜元年以河中之汾阴龙门置治汾阴武徳二年

徙治龙门太宗十七年州废今碑后列县人姓名有

录事郷长郷老里正县博士助教佐史等今之县吏

惟录事里正其名在尔右集本

   唐辨法师碑显庆三年当载于后同是李俨撰附此

右辨法师碑李俨撰薛纯陀书纯陀唐太宗时人

有也其书有笔法其遒劲精悍不减吾家兰台意其

当时必为知名士而今世人无知者然其所书亦不

传于后世余家集录可谓博矣所得纯陀书祇此而

已如其所书必不止此而巳也盖其不幸堙沉泯灭

非余偶录得之则遂不见于世矣迺知士有负绝学

髙世之名而不幸不传于后者可胜数哉可胜叹哉

治平元年闰五月晦日书右真迹

   唐孔颖逹碑贞观二十二年

右孔颖逹碑于志宁撰其文磨灭然尚可读今以其

可见者质于唐书列传传所阙者不载颖逹卒时年

寿其与魏郑公奉敕共修隋书亦不著又其字不同

传云字仲逹碑云字冲逺碑字多残缺惟其名字特

完可以正传之缪不疑以冲逺为仲逹以此知文字

转易失其真者何可胜数幸而因余集录所得以正

其讹舛者亦不为少也乃知余家所藏非徒玩好而

巳其益岂不博哉集本无此六字治平元年端午日书右真

   唐薛稷书贞观永徽之间

薛稷书刻石者余家集录颇多与墨迹互有不同唐

世颜柳诸家刻石者字体时时不𩔖谓由模刻人有

工拙昨日见杨褒家所藏薛稷书君谟以为不𩔖信

矣凡世人于事不可一㮣有知而好者有好而不知

者有不好而不知者有不好而能知者褒于书𦘕好

而不知者也𦘕之为物尤难识其精粗真伪非一言

可逹得者各以其意披图所赏未必是秉笔之意也

昔梅圣俞作诗独以吾为知音吾亦自谓举世之人

知梅诗者莫吾若也吾尝问渠最得意处渠诵数句

皆非吾赏者以此知披图所赏未必得秉笔之人本

意也右集本

   唐益州学馆庙堂记永徽元年颜有意书

髙联之名于义不安颇疑有意得于古碑之讹缺尓

存之以俟博学者右集本

   唐徐王元礼碑咸亨三年

右徐王元礼碑崔行功撰赵仙客书元礼唐髙祖子

也以碑考传年寿官阀悉同而碑云使持节徐谯泗

三州诸军事徐州刺史又云赠太尉使持节大都督

冀相贝沧徳 魏博等八州诸军事冀州刺史传云

为徐州都督又云赠冀州大都督传既简略又都无

法而碑之所书亦失也盖刺史非兼州之官都督非

一州之号碑云持节徐谯泗三州诸军而传独为徐

一州刺史此其失也当如前史持节秦凉州诸军事

秦凉二州刺史乃为得尔其书赠官则如碑之书是

矣盖为一州刺史而兼督八州军集本有州字事尔都者

有所兼緫之名也此特小故而余区区辩之者前史

失之乆矣又国朝自削方镇之权而节度使都督无

复兼州而旧名不除是节度都督自施于已此不可

不正其失也治平甲辰中元日书右真迹

   唐龙兴宫碧落碑咸亨元年

右碧落碑在绛州龙兴宫宫有碧落尊像篆文刻其

背故世传为碧落碑据李璇之以为陈惟玉书李汉

以为黄公撰书莫知孰是洛中纪异云碑文成而未

刻有二道士来集本无此字请刻之闭户三日不闻人声

人怪而破户有二白鸽飞去而篆刻宛然此说尤怪

世多不信也碑文言有唐五十三祀龙集敦䍧乃髙

宗緫章三年岁在庚午也又云哀子李训𧨏撰谌为

妣妃造石像按唐书韩王元嘉有子训谊撰而无谌

又有㓜子讷元嘉以则天垂拱四年见杀在緫章三

集本有立碑二字后十八年集本有史字有子讷不足怪而不

应无谌盖史官之阙也嘉祐八年十月四日书右真

   唐智乘寺碑咸亨四年

右智乘寺禅院集本有碑字者唐郑惠王所作也恵王名

元懿髙祖第十三子也有子十人列于碑后而第五

子乐陵公阙其名按唐书宗室世系表集本作谱乐陵公

名球不知集本有碑字何为独阙也今唐书年表以嗣王

敬为璥乐平公圭为乐安公新平公璲为遂三者皆

史家之失当以碑为正世系谱牒歳乆传失尤难考

正而碑碣皆当时所刻理不得差故集古所录于前

人世次是正颇多也治平元年清明前一日书右真

   唐吴广碑緫章二年

右吴广碑不著书撰人名氏而字画精劲可喜广字

黒闼唐初与程知节秦叔宝等俱从太宗征伐后与

杀建成有功至髙宗时为洪州都督以卒然唐书不

见其名氏惟㑹要列陪葬昭陵人有洪州刺史吴黒

闼亦不知其名广也其名字事迹幸见于后世者以

有斯碑也碑字稍磨灭世亦罕见独余集录得之遂

以传者以其笔画之工也故余尝为蔡君谟言书虽

学者之馀事而有助于金石之传者以此也治平元

年八月八日书右真迹

   唐九门县西浮图碑上元三年

右九门县西浮图碑唐应诏四科举董行思文清河

傅徳节书题云九门县合郷城人等为国建浮图之

碑浮图在智矩寺中寺今亦废碑上元三年建按唐

有两上元此碑云岁在丙子乃髙宗上元三年也肃

上元三年岁在壬寅尔右集本

   唐陶云徳政碑永淳三年

右唐申州录事张义感撰云字大举河南伊阙人也

髙宗时为恒州刺史碑永淳三年立予为河北转运

使至真定府见碑仆在府门外半埋地中命工掘出

立于庑下字为行书笔迹遒丽而不著书者姓名惜

右真迹

   隋汎爱寺碑大业五年误寘此

李伯药集本作乐下同字仅存其下磨灭而书字犹可辨疑

此碑伯药自书字画老劲可喜秋暑郁然览之可以

忘倦治平丙午孟飨摄事斋宫书南谯醉翁六一居

右真迹


集古录跋尾卷第五


老子庙碑元第二百四

𠇍朱敞碑元第三百三十五残阙一作

龙藏寺碑元第十七

又已废一作今废

太平寺碑元第四百四十六

李康清徳颂元第二十八

梁洋徳政碑元第二百二十九

韩擒虎碑元第九百九十二

陈茂碑元第八百二

普光寺碑元第二百五十

启法寺碑元第二百五十三

钳耳君清徳颂元第三十九

西林道场碑元第十五

孔子庙堂碑元第童儿一作儿童

虞世南书元附四十六此下一有附字

长寿寺舎利碑元第四百四十四治平元年三月十六日书

一有此十字致治一作至治

昭仁寺碑元第七百九十二

普济寺碑元第三百二十三废也一无也字

李靖碑元第四百六十四

慈寺碑元第四百三十二

郎茂碑元第十八

又为都此下一有转字延和此下一有殿字正焉一无焉字

郎颖碑元第十九

郎颖碑阴题名元第二十

九成宫醴泉铭元第七十七

率更临帖元第五百五十四美也一无也字

三龛记元第三十四至三十五

孟法师碑元第三十六

皇甫忠碑元第六百三十五佐郎一无佐字县国一作国家为令一作去县

治平元年五月二日书一有此九字

辨法师碑元第八百八十二

孔颖逹碑元第六百七十二

薛稷书元无卷第有不好而不知者有不好而能知者

有不好而知者有不好而不能知者得者一作

益州学馆庙堂记元第一百二十二

徐王元礼碑元第九百三十九

碧落碑元第十三

智乘寺碑元第四百一十七何为此下一有而字

呉广碑元第九百四十八

九门县西浮图碑元第七十五智矩一作

陶云徳政碑元第十一真定府一无府字

汎爱寺碑元第六百

此碑在邢州隋大业五年合次启法寺碑误寘卷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