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壮丽颂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壮丽颂歌
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写作小组
1971年7月9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培育和领导的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胜利地走过了五十年的光辉战斗历程。中国共产党五十年的历史,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领导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武装夺取政权和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胜利斗争的历史。

在激烈的两条路线斗争中诞生的革命样板戏,以饱满的无产阶级革命激情,热烈地歌颂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热烈地歌颂了我们伟大的党、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军队、伟大的国家,是中国革命的宏伟史诗,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壮丽颂歌。

革命样板戏,作为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颂歌,在创作中正确处理了革命斗争和党的正确路线的关系、党的具体工作路线和党的总路线的关系、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性格特点和路线觉悟的关系,为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表现和歌颂正确路线,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写革命斗争要突出表现正确路线[编辑]

毛主席教导我们:“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无产阶级文艺,要为本阶级的政治路线服务,就必须在作品中表现和歌颂正确的政治路线。

历史的行程全凭红旗指引。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胜利线。中国革命的每一个胜利,都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取得的。描写中国革命斗争的文艺作品,只有旗帜鲜明地突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才能真实地反映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深刻地揭示中国革命斗争生活的本质。

实践毛主席无产阶级文艺路线的光辉成果——革命样板戏,正确地选择和处理了作品的题材,在广阔的画面上再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威武雄壮的革命斗争,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中国革命经历了长期的复杂的斗争,围绕着革命的基本问题,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从来没有间断过。文艺创作要在中国革命复杂的、丰富的斗争生活中,表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就必须正确地选择题材。选择什么题材,是关系到歌颂正确路线还是宣扬错误路线的大问题。《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指示我们:“选择题材要深入生活,很好地调查研究,才能选对、选准。”革命样板戏的题材,就是江青同志亲自作了深入的调查研究以后选定的。从反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红色娘子军》、《白毛女》,到反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海港》、《奇袭白虎团》,都是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的革命人民群众的斗争生活。这些丰富多采的题材,不论是写武装斗争,写地下工作,写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们都是一定历史时期的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缩影,都是毛主席革命路线战胜机会主义路线的凯歌。这种能够充分表现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题材,就具有典型意义。

《纪要》指出:“过去,有些作品,歪曲历史事实,不表现正确路线,专写错误路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在文艺界的代理人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等“四条汉子”一伙,就曾经以反映“革命斗争”为幌子,炮制过一批专写错误路线的反动作品。为了美化和宣扬错误路线,他们就是选择那些在错误路线指挥下的所谓“革命斗争”,作为作品的题材的。反动影片《燎原》、《革命家庭》、《红河激浪》,反动小说《三家巷》、《苦斗》,等等,就是这样的货色。

写什么,反映了作者的立场和世界观;怎样写,也反映作者的立场和世界观。同样一个题材,从不同的立场和世界观出发,会作出截然不同的处理,可以是歌颂正确路线的,也可以是宣扬错误路线的。在江青同志的指导下,革命文艺战士在革命样板戏的创作过程中,认真学习了毛主席著作和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对选定的题材,从路线斗争的高度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通过人物的塑造和情节的处理,千方百计地突出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智取威虎山》的创作过程中,一小撮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打着“写真实”的旗号,公然叫嚣要突出杨子荣的“泼辣骠悍粗犷”,即所谓“匪气”,妄图把杨子荣写成一个毫无政治头脑、单纯军事观点的冒险主义者,以宣扬刘少奇一伙的反动军事路线。革命文艺战士坚决抵制和批判了这种错误倾向,特地设计了体现军民鱼水关系的“深山问苦”的情节,着力刻划了杨子荣打进匪窟、战胜敌人的思想基础,突出表现了杨子荣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执行者。《红灯记》、《沙家浜》,在这个问题上,也经历了激烈的斗争。彭真、周扬、阿甲等反革命分子,竭力主张孤立地表现地下秘密工作,妄图把李玉和和阿庆嫂写成错误路线的追随者,以鼓吹刘少奇的“白区工作中心论”的错误路线。革命文艺战士识破了这伙反革命分子的阴谋,修改了这两个戏的原改编本,突出了武装斗争,摆正了秘密工作和武装斗争的关系,出色地塑造了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李玉和和阿庆嫂的英雄形象。革命样板戏创作过程中两条路线斗争的事实充分说明,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必须具有高度的阶级觉悟和路线觉悟,才能在创作中正确地处理题材,突出表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革命样板戏在表现正确路线方面的成就,富有说服力地证明:无产阶级文艺的政治性和真实性是完全一致的。反映和歌颂党的正确路线,是无产阶级文艺的政治性的表现。毛主席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深刻地指出:“我们所说的文艺服从于政治,这政治是指阶级的政治、群众的政治,不是所谓少数政治家的政治。”“正因为这样,我们的文艺的政治性和真实性才能够完全一致。”由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人民群众的政治理想和根本利益的最集中的表现,同时又是中国革命历史发展规律的最正确的反映,因此,无产阶级文艺只有突出地表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才能真实地反映中国的革命斗争历史。革命的文艺创作,如果没有这种政治性,就不可能具有正确反映革命斗争生活的真实性。表现和宣扬错误路线的作品,必然是歪曲革命历史的。革命样板戏正是紧紧抓住突出地表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因而就深刻地反映了中国革命斗争生活的本质,实现了文艺的政治性和真实性的完全的一致。

写正确路线要突出总路线的精神[编辑]

在中国革命的两个历史阶段,伟大领袖毛主席都为我党制定了革命的总路线和为实现总路线服务的各项具体工作路线。毛主席教导我们:“我党规定了中国革命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又规定了各项具体的工作路线和各项具体的政策。但是,许多同志往往记住了我党的具体的各别的工作路线和政策,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而如果真正忘记了我党的总路线和总政策,我们就将是一个盲目的不完全的不清醒的革命者,在我们执行具体工作路线和具体政策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左右摇摆,就会贻误我们的工作。”

表现和歌颂正确路线的文艺作品,也必须正确地反映具体工作路线和总路线的关系,突出体现总路线的精神。只有这样,才能典型地深刻地表现正确路线。如果孤立地描写某一项具体工作或者某一项具体斗争任务,而忽略了体现整个历史阶段的总路线的精神,这样的作品就往往缺乏思想的深度和高度,甚至会迷失方向,宣扬错误路线。

毛主席指出:“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这就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当前历史阶段的总路线和总政策。”反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革命样板戏,虽然取材于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了各个方面的革命工作,但它们都充分体现了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总路线的精神。

这些革命样板戏,突出地歌颂了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在中国革命中的领导作用。“共产主义真,党是领路人。”以吴清华、王大春、李勇奇为代表的革命人民群众,正是在共产党的指引下,拿起枪杆子,走上了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共产党、毛主席指引我们向前。”解放椰林寨,奇袭沙家浜,智取威虎山……这些革命斗争,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整个革命事业的有机的组成部分,都是在毛主席和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党给我智慧给我胆”。李玉和不屈不挠斗敌顽,杨子荣战斗在敌人心脏,郭建光坚持斗争在芦苇荡……,全是由于党的教育和培养。

这些革命样板戏,充分显示了人民大众是中国革命的真正动力。李玉和、李勇奇、吴清华、王大春、沙奶奶……,是千千万万工人农民的代表,是人民大众的代表。为了“迎来春色换人间”,他们“敢在滔天浪里行”,“不管是水里走、火里钻,粉身碎骨也心甘!”在激烈的革命斗争中,他们表现了中国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发挥了震天撼地的巨大力量,立下了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人民军队是武装起来的工人农民。革命样板戏为了充分显示人民大众是中国革命的动力,突出了武装斗争,着力歌颂了以洪常青、郭建光、杨子荣为代表的人民军队在中国革命中的伟大作用。

这些革命样板戏,深刻地揭露了中国革命的对象。黑田、鸠山,南霸天、黄世仁,胡传魁、座山雕,就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代表。革命样板戏,一方面深刻地揭露了他们残暴、阴险的反动本质,有力地说明他们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另一方面又刻划了他们外强中干的纸老虎的真面目,指出他们必然失败的趋势。

革命样板戏,正是这样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壮丽的历史画卷:中国人民在毛主席制定的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总路线的指引下,在以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带领下,拿起枪杆子,组成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向三大敌人冲锋陷阵。从五指山下到牡丹江边,从北方原野到阳澄湖畔,到处都燃起了革命斗争的漫天烽火。这幅宏伟壮丽的民族斗争和阶级斗争的历史画面,形象地显示了毛主席亲自培育和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中国革命的核心力量,人民大众是革命的动力,工农群众是革命的主力军,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是革命的敌人。

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毛主席全面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经验,创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完整地提出了我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明确地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号召全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都要坚持阶级斗争,正确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海港》反映的虽然是社会主义历史时期上海码头工人的生活,但它却没有局限于写生产劳动中的具体工作路线,而是以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为指南,通过描写上海码头一场破坏和反破坏、腐蚀和反腐蚀的斗争,对我国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作了深刻的、高度的艺术概括,热情地宣传了毛主席提出的我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作品所塑造的方海珍等无产阶级英雄形象,都是自觉地执行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的模范。他们立足码头,从事装卸搬运工作,却胸怀全国,放眼世界,念念不忘“征途上处处有阶级斗争”,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性。他们从散包事故觉察到阶级敌人的一系列破坏活动,从青年工人韩小强被资产阶级思想腐蚀的事实,看到了意识形态领域里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识破了阶级敌人妄图和我们争夺年青一代的阴谋,进而用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和发动广大群众,揪出了敌人,挽救和教育了犯错误的同志,提高了广大群众的阶级觉悟和路线觉悟,取得了对敌斗争的胜利。

毛主席深刻指出:“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政权问题是我党在中国革命两个历史阶段的总路线的中心问题。革命样板戏在歌颂党的总路线的时候,把政权问题放在突出的位置上加以强调。

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路线要解决的中心问题是武装夺取政权。反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样板戏所描绘的一切斗争,归根到底都是无产阶级领导革命群众武装夺取政权的斗争。是工农红军打开了椰林寨,帮助乡亲们砸碎了身上的镣铐;是八路军解放了杨各庄,搬掉了压在人民头上的“石头”;是新四军反扫荡回兵东进,让沙家浜人民“重见光明”;是解放军战斗在深山老林,使“欢腾景象满山村”。那一支支斗志昂扬的人民武装队伍,那一面面火红的战旗,那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革命的枪炮声,生动地显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伟大真理。

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的中心问题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海港》反映社会主义社会里的阶级斗争,突出地表现了无产阶级的政权观念。它形象地告诉我们,阶级敌人之所以疯狂地进行各种各样的破坏活动,为的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而方海珍等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和革命群众,则是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高度来认识阶级斗争的现实,坚决地对阶级敌人进行战斗,使他们的反革命复辟的梦想成为泡影。

“按照列宁主义的观点,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最后胜利,不但需要本国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努力,而且有待于世界革命的胜利,有待于在整个地球上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使整个人类都得到解放。”《海港》、《奇袭白虎团》,还突出地表现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这一方面的重要内容,高高地举起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旗帜。严伟才、方海珍,都是具有高度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革命样板戏的成功经验证明:反映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作品,只有突出表现党的总路线精神,突出表现总路线的中心问题,才能体现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时代精神,才能“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

塑造英雄人物要突出路线觉悟[编辑]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革命的文艺,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来,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塑造无产阶级的英雄形象,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

路线觉悟,是无产阶级世界观的高度概括,是共产党人党性的集中表现。文学作品要典型地刻划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性格特点,就必须突出表现英雄人物自觉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路线觉悟。

革命样板戏中塑造的工农兵英雄形象,他们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生活经历,担负着不同的战斗任务。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对毛主席革命路线无限忠诚。革命样板戏紧紧抓住了英雄人物的这种特质,调动各种艺术手段,通过各个侧面,安排许多层次,进行深入的描写,从而使一个个英雄的形象,如同一棵棵青翠的劲松,巍然屹立在舞台之上。

革命样板戏描绘英雄人物,是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揭示他们的路线觉悟的。洪常青、郭建光、杨子荣、李玉和、阿庆嫂、方海珍,他们的路线觉悟都是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充分显示出来的。阶级斗争的风暴来得越猛,他们就“斗志更坚”,他们的路线觉悟就表现得更加充分。

革命样板戏描绘英雄人物,总是把他们具有的无产阶级感情和优良品质升华到路线觉悟的高度。杨子荣,“他出身雇农本质好,从小在生死线上受煎熬”,对劳动人民有深厚的阶级爱,对阶级敌人有强烈的阶级仇。《智取威虎山》在塑造这个形象时,把他的阶级感情上升到路线觉悟的高度,为了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他“专拣重担挑在肩”,“越是艰险越向前”,“甘洒热血写春秋”。方海珍,这个从小就在码头上锹煤的女工,她受过帝国主义的欺凌和资产阶级的剥削,她憎恨旧社会,热爱毛主席。但是,《海港》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表现她那朴素的阶级感情,而是进一步写她从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出发,认识到只有依靠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才能巩固无产阶级用枪杆子打出来的江山。

革命样板戏描绘英雄人物,总是写他们不但自己坚决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且带领群众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洪常青、郭建光、杨子荣,他们自己坚定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武装斗争;同时,他们又时时刻刻给革命的群众“指路”,指向毛主席开拓的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革命样板戏着力表现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带领广大人民群众为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战斗,这就把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路线觉悟提到更高的境界。

一定阶级的世界观,是执行一定路线的思想基础。革命样板戏深刻地揭示了这些英雄人物之所以能够捍卫和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就是因为他们具有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具有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他们决心拆掉人间地狱,“为人民开出万代幸福泉”,让革命的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他们坚信,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就是通向共产主义的胜利航线。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目标,他们自觉地坚定地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勇往直前。

描绘工农兵的英雄形象,如何突出他们的路线觉悟,这是社会主义文艺创作的重大课题。表现工农兵英雄人物的文艺作品,只有充分地写出他们的路线觉悟,才能塑造高大完美的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才能作到如恩格斯所要求的“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如果不展示他们的路线觉悟,不从路线觉悟的高度表现他们的高贵品质,那末,工农兵的高大形象就无法树立,作品的生命也就不能持久。

当前,我们正在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在全党“进行一次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革命样板戏,既是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教育的形象的教材,又是文艺创作表现正确路线的光辉典范。

在纪念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诞生五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在进一步学习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的过程中,要运用革命样板戏这个武器,进行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要以革命样板戏为榜样,指导革命的文艺创作。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两岸四地、马来西亚以及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但1971年发表时,美国对较短期间规则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国仍然足以认为有版权到发表95年以后,年底截止,也就是2067年1月1日美国进入公有领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权在原作地尚未过期进入公有领域。依据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极容忍处理,不鼓励但也不反对增加与删改有关内容,除非基金会行动必须回答版权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