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经注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水经注 卷第二
后魏 郦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楼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三

水经注卷二

     后 魏  郦 道 元  撰

  河水案二字原本误连经文今改正近刻篇题作河水二经文上复衍河水二字今删去

又南入葱岭山又从葱岭出而东北流案原本及近刻脱此九字杜佑

通典引水经有此文盖唐已后始脱去今据通典补正

 河水重源有三非惟二也一源西出捐毒之国案捐毒近

 刻讹作身毒葱岭之上西去休循二百馀里皆故塞种也

 南属葱岭高千里西河旧事曰葱岭在敦煌西八千

 里其山高大上生葱故曰葱岭也河源潜发其岭分

 为二水一水西迳休循国南在葱岭西郭义恭广志

 曰休循国居葱岭其山多大葱又迳难兜国北北接

 休循西南去罽宾国三百四十里河水又西迳罽宾

 国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注叙葱岭之水分东西先载葱岭分源西流迳休循难兜

 罽宾月氏安息入雷翥海之水不得与经文淆紊今改正月氏之破塞王南君罽

 宾治循鲜城土地平和无所不有金银珍宝异畜奇

 物逾于中夏大国也山险有大头痛小头痛之山赤

 土身热之阪人畜同然河水又西迳月氏国南案此九字

 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治监氏城其俗与安息同匈奴冒顿单

 于破月氏杀其王以头为饮器国遂分远过大宛西

 居大夏为大月氏其馀小众不能去者其保南山羌

 中号小月氏故有大月氏小月氏之名也又西迳安

 息国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城临妫水地方数千里最

 大国也有商贾车船行旁国画革旁行为书记也河

 水与霓罗跂禘水同注雷翥海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

 注内叙葱岭西流之水终于此释氏西域记曰霓罗跂禘出阿耨达

 山之北西迳于阗国案西字近刻讹在之北上汉书西域传曰于

 阗之西水皆西流注西海案之近刻作以注下有于字又西迳四

 大塔北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注内言葱岭西流之水因连及霓罗跂禘水迳于阗

 四大塔陀卫安息同入雷翥海亦不得与经文淆紊今改正释法显所谓糺尸罗

 国案糺近刻作竺刹二字汉言截头也佛为菩萨时以头施人

 故因名国国东有投身饲饿虎处皆起塔案饲近刻作喂

 西迳揵陀卫国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是阿育王子法

 益所治邑佛为菩萨时亦于此国以眼施人其处亦

 起大塔又有弗楼沙国案弗近刻讹作佛天帝释变为牧牛

 小儿聚土为佛塔法王因而成大塔所谓四大塔也

 法显传曰国有佛钵月氏王大兴兵众来伐此国欲

 持钵去置钵象上象不能进更作四轮车载钵八象

 共牵复不进王知钵缘未至于是起塔留钵供养钵

 容二斗杂色而黑多四际分明厚可二分甚光泽贫

 人以少花投中便满富人以多花供养正复百千万

 斛终亦不满佛图调曰案近刻脱调字佛钵靑玉也受三斗

 许彼国宝之供养时愿终日香花不满则如言愿一

 把满则亦便如言又按道人竺法维所说佛钵在大

 月支国起浮图高三十丈七层钵处第二层金络络

 锁县钵钵是靑石或云悬钵虚空案旁行为书记也为字起至此句虚

 字止近刻讹在后俗与子合同下河水又东迳皮山国北之前原本不误须菩提置钵在

 金机上佛一足迹与钵共在一处国王臣民悉持梵

 香七宝璧玉供养塔迹佛牙袈裟顶相舍利悉在弗

 楼沙国释氏西域记曰揵陀越王城西北案揵近刻作捷下同

 有钵吐罗越城佛袈裟王城也东有寺重复寻川水

 西北十里有河步罗龙渊佛到渊上浣衣处案近刻脱渊字

 浣石尚存其水至安息注雷翥海案注内叙霓罗跂禘水终于此

 曰揵陀越西西海中有安息国竺枝扶南记曰安息

 国去私诃条国二万里国土临海上即汉书天竺安

 息国也戸近百万最大国也汉书西域传又云梨靬

 条支临西海案梨近刻作犁长老传闻条支有弱水西王母

 亦未尝见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馀日近日所入也

 或河水所通西海矣故凉土异物志曰葱岭之水分

 流东西西入大海东为河源禹记所云昆仑者焉张

 骞使大宛而穷河源谓极于此而不达于昆仑也河

 水自葱岭分源东迳迦舍罗国案迦近刻作伽释氏西域记

 曰有国名伽舍罗逝此国狭小而总万国之要道无

 不由城南有水东北流出罗逝西山山即葱岭也迳

 岐沙谷出谷分为二水一水东流迳无雷国北治卢

 城其俗与西夜子合同案其字原本讹在俗与下今据文义改正又东流

 迳依耐国北去无雷五百四十里俗同子合河水又

 东案此四字近刻作又东流三字迳蒲犁国北治蒲犁谷北去疏勒

 五百五十里俗与子合同河水又东迳皮山国北

 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注文葱岭河自岐沙谷分为二此先叙南河迳无雷依耐蒲犁皮山而东

 合于阗河不得与经淆紊今改正治皮山城西北去莎车三百八十

 里

其一源出于阗国南山北流与葱岭所出河合案原本及近刻

并脱所出二字今据通典补正又东注蒲昌海案原本及近刻并脱又字今据通典补正

 河水又东与于阗河合案此九字近刻讹作经原本仍属注文南源导

 于阗南山俗谓之仇摩置自置北流迳于阗国西治

 西城土多玉石案土近刻讹作上西去皮山三百八十里东

 去阳关五千馀里释法显自乌帝西南行路中无人

 民沙行艰难所迳之苦人理莫比在道一月五日得

 达于阗其国殷庶民笃信多大乘学威仪齐整器钵

 无声城南十五里案城南近刻讹作南城有利刹寺中有石靴

 石上有足迹彼俗言是辟支佛迹法显所不传疑非

 佛迹也又西北流注于河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上下文乃注

 内叙于阗河入葱岭南河即经所谓北注葱岭河也南河又东迳

 于阗国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上下文并注内叙葱岭南河迳于阗扜弥精绝

 且末鄯善入牢兰海不得与经文淆紊今改正释氏西域记曰河水东流三

 千里至于阗屈东北流者也汉书西域传曰于阗已

 东水皆东流南河又东北迳扜弥国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治扜弥城西去于阗三百九十里南河又东迳

 精绝国北西去扜弥四百六十里南河又东迳且末

 国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又东右㑹阿耨达大水释氏

 西域记曰阿耨达山西北有大水北流注牢兰海者

 也其水北流迳且末南山又北迳且末城西国治且

 末城西通精绝二千里东去鄯善七百二十里种五

 谷其俗案近刻讹作兵俗略与汉同又曰且末河东北流迳

 且末北又流而左㑹南河㑹流东逝通为注滨河注

 滨河又东迳鄯善国北治伊循城故楼兰之地也楼

 兰王不恭于汉元凤四年霍光遣平乐监傅介子刺

 杀之更立后王汉又立其前王质子尉屠耆为王更

 名其国为鄯善百官祖道横门王自请天子曰身在

 汉久恐为前王子所害国有伊循城土地肥美愿遣

 将屯田积粟令得依威重遂置田以镇抚之敦煌索

 劢字彦义有才略刺史毛奕表行贰师将军将酒泉

 敦煌兵千人至楼兰屯田起白屋召鄯善焉耆龟兹

 三国兵各千横断注滨河河断之日水奋势激波陵

 冒堤劢厉声曰王尊建节案尊近刻讹作遵河堤不溢王霸

 精诚呼沱不流水德神明古今一也劢躬祷祀水犹

 未减乃列阵被杖鼓噪讙叫且刺且射大战三日水

 乃𢌞减灌浸沃衍胡人称神大田三年积粟百万威

 服外国其水东注泽案注内叙葱岭南河合于阗河终于此泽在楼兰

 国北扜泥城其俗谓之东故城去阳关千六百里西

 北去乌垒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墨山国千八百六十

 五里案八百近刻讹作三百西北去车师千八百九十里土地

 沙卤少田仰谷旁国国出玉多葭苇柽柳胡桐白草

 国在东垂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担粮迎

 送汉使故彼俗谓是泽为牢兰海也案泽原本讹作海据上文其水

 东注泽改正释氏西域记曰南河自于阗东于北三千里

 至鄯善入牢兰海者也北河自岐沙东分南河即释

 氏西域记所谓二支北流迳屈茨乌夷禅善入牢兰

 海者也北河又东北流分为二水枝流出焉北河自

 疏勒迳流南河之北案此二十五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注文葱岭河自岐沙

 谷分为二此叙北河迳疏勒温宿姑墨龟兹墨山注宾楼兰入蒲昌海不得与经淆紊今改正汉书

 西域传曰葱岭以东南北有山相距千馀里东西六

 千里河出其中案以上约举汉书西域传之文近刻西域上衍释氏二字朱谋㙔笺谓当

 作释氏西域记非也暨于温宿之南左合枝水枝水上承北河

 于疏勒之东西北流迳疏勒国南又东北与疏勒北

 山水合水出北溪东南流迳疏勒城下南去莎车五

 百六十里有市列西当大月氏大宛康居道释氏西

 域记曰国有佛浴床赤真檀木作之方四尺王于宫

 中供养汉永平十八年耿恭以戊己挍尉为匈奴左

 鹿蠡王所逼恭以此城侧涧傍水自金蒲迁居此城

 匈奴又来攻之壅绝涧水恭于城中穿井深一十五

 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马粪汁饮之恭乃仰天叹曰

 昔贰师拔佩刀刺山飞泉涌出今汉德神明岂有穷

 哉整衣服向井再拜为吏士祷之有顷水泉奔出众

 称万岁乃扬水以示之虏以为神遂即引去后车师

 叛与匈奴攻恭食尽穷困乃煮铠弩食其筋革恭与

 士卒同生死咸无二心围恭不能下关宠上书求救

 建初元年章帝纳司徒鲍昱之言案章帝近刻讹作明帝遣兵

 救之至柳中以挍尉关宠分兵入高昌壁攻交河城

 车师降遣恭军吏范羌将兵二千人迎恭遇大雪丈

 馀仅能至城中夜闻兵马大恐羌遥呼曰案遥近刻讹作迳

 我范羌也城中皆称万岁开门相持涕泣尚有二十

 六人衣履穿决形容枯槁相依而还枝河又东迳莎

 车国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注文北河至温宿合枝河因叙枝河迳疏勒莎车

 至温宿而入北河此枝河所迳不得为北河盖注讹作经于是枝河北河相乱后人妄改耳治莎

 车城西南去蒲犁七百四十里汉武帝开西域屯田

 于此有铁山出青玉枝河又东迳温宿国南案此九字近刻

 讹作北河之东南迳温宿国又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考上下文皆叙枝河所迳此北字亦属后人妄攺

 今订治温宿城土地物类与鄯善同北至乌孙赤谷

 六百一十里东通姑墨二百七十里于此枝河右入

 北河案注内叙枝河终于此北河又东迳姑墨国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

 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下皆注内叙葱岭北河所迳姑墨川水注之案姑字上近刻衍入

 水导姑墨西北案近刻脱水字历赤沙山案近刻脱历字东南流

 迳姑墨国西治南城案近刻脱南城二字南至于阗马行十五

 日土出铜铁及雌黄其水又东南流右注北河案河字近

 刻讹作波北河又东迳龟兹国南案近刻脱北字又东左合龟兹

 川水有二源西源出北大山南释氏西域记曰屈茨

 北二百里有山夜则火光昼日但烟人取此山石炭

 冶此山铁恒充三十六国用故郭义恭广志云案近刻脱

 龟兹能铸冶其水南流迳赤沙山释氏西域记曰

 国北四十里山上有寺名雀离大清净又出山东南

 流枝水左派焉又东南水流三分右二水俱东南流

 注北河案北近刻讹作此东川水案东字上近刻衍又字出龟兹东北

 案近刻脱出字历赤沙积梨案近刻脱历字南流枝水右出西南入

 龟兹城音屈茨也故延城矣西去姑墨六百七十里

 川水又东南流迳于轮台之东也昔汉武帝初通西

 域置挍尉屯田于此搜粟都尉桑𢎞羊奏言故轮台

 以东地广饶水草可溉田五千顷以上案可近刻讹作有

 处温和田美可益通沟渠种五谷收获与中国同时

 匈奴弱不敢近西域于是徙莎车相去千馀里即是

 台也其水又东南流右㑹西川枝水水有二源俱受

 西川东流迳龟兹城南合为一水水间有故城盖屯

 挍所守也其水东南注东川东川水又东南迳乌垒

 国南治乌垒城西去龟兹三百五十里东去玉门阳

 关二千七百三十八里与渠犁田官相近土地肥饶

 于西域为中故都护治焉汉使持节郑吉并护北道

 故号都护都护之起自吉置也其水又东南注大河

 大河又东右㑹敦薨之水其水出焉耆之北敦薨之

 山在匈奴之西乌孙之东山海经曰敦薨之山敦薨

 之水出焉案近刻脱敦薨之山四字而西流注于泑泽出于昆仑

 之东北隅实惟河源者也二源俱道西源东流分为

 二水左水西南流出于焉耆之西案近刻脱左水二字迳流焉

 耆之野案迳近刻讹作经屈而东南流案而字近刻讹作南注于敦薨

 之渚右水东南流又分为二左右焉耆之国城居四

 水之中在河水之洲治员渠城西去乌垒四百里南

 㑹两水同注敦薨之浦东源东南流分为二水涧澜

 双引案涧字上近刻衍但字洪湍浚发俱东南流迳出焉耆之

 东导于危须国西案国近刻讹作城国治危须城西去焉耆

 百里又东南注流于敦薨之薮川流所积潭水斯涨

 案潭近刻讹作浑溢而为海案而原本讹作流据宋本改正史记曰焉耆近

 海多鱼鸟东北隔大山与车师接敦薨之水自西海

 迳尉犁国国治尉犁城西去都护治所三百里北去

 焉耆百里其水又西出沙山铁关谷又西南流迳连

 城别注案近刻脱迳字裂以为田桑𢎞羊曰臣愚以为连城

 以西可遣屯田以威西国即此处也其水又屈而南

 迳渠犁国西故史记曰西有大河即斯水也又东南

 流迳渠犁国治渠犁城西北去乌垒三百三十里汉

 武帝通西域屯渠犁即此处也南与精绝接东北与

 尉犁接又南流注于河山海经曰敦薨之水西流注

 于泑泽盖乱河流自西南注也河水又东迳墨山国

 南治墨山城西至尉犁二百四十里河水又东迳注

 宾城南又东迳楼兰城南而东注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盖墢田士所屯案墢田士近刻讹作发田土故城禅国名耳河水

 又东注于泑泽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北河自岐沙东分南河至此乃注

 内叙葱岭北河所终即经所谓蒲昌海也水积鄯善之东北龙

 城之西南龙城故姜赖之虚案近刻讹作灵胡之大国也蒲

 昌海溢案近刻脱昌字荡覆其国城基尚存而至大案近刻讹作元

 晨发西门暮达东门浍其崖岸案近刻讹作浍其岸岸馀溜风

 吹稍成龙形西面向海案西字上近刻衍皆字因名龙城地广

 千里皆为盐而刚坚也行人所迳畜产皆布毡卧之

 掘发其下有大盐方如巨枕案近刻讹作桃以次相累类雾

 起云浮案起近刻讹作气寡见星日少禽多鬼怪西接鄯善

 东连三沙为海之北隘矣故蒲昌亦有盐泽之称也

 山海经曰不周之山北望诸毗之山临彼岳崇之山

 东望泑泽河水之所潜也其源浑浑泡泡者也东去

 玉门阳关千三百里案汉书西域传蒲昌海去玉门阳关三百馀里后汉书同惟水

 经注作千三百里足证二书皆脱千字广轮四百里案近刻作广袤三百里其水

 澄渟冬夏不减其中洄湍电转为隐沦之脉当其澴

 流之上案近刻脱其字飞禽奋翮于霄中者无不坠于渊波

 矣即河水之所潜而出于积石也

又东入塞过敦煌酒泉张掖郡南

 河自蒲昌有隐沦之证并间关入塞之始自此经当

 求实致也河水重源又发于西塞之外出于积石之

 山山海经曰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流

 案西下近刻衍南字是山也万物无不有案近刻下有焉字禹贡所谓

 导河自积石也山在西羌之中烧当所居也延熹二

 年西羌烧当犯塞护羌挍尉段颎讨之追出塞至积

 石山斩首而还司马彪曰西羌者自析支以西滨于

 河首左右居也案左近刻讹作在河水屈而东北流迳析支

 之地案迳下近刻有于字是为河曲矣应劭曰禹贡析支属雍

 州在河关之西东去河关千馀里羌人所居谓之河

 曲羌也东北历敦煌酒泉张掖南应劭地理风俗记

 曰敦煌案下酒泉张掖皆释其义此当有脱文汉书注引应劭曰敦大也煌盛也酒泉其

 水甘若酒味故也张掖言张国臂掖以威羌狄说文

 曰郡制天子地方千里分为百县县有四郡故春秋

 传曰上大夫县下大夫郡至秦始置三十六郡以监

 县矣从邑君声释名曰郡群也人所群聚也黄义仲

 十三州记曰郡之言君也改公侯之封而言君者至

 尊也郡守专权君臣之礼弥崇今郡字君在其左邑

 在其右君为元首邑以载民故取名于君谓之郡汉

 官曰秦用李斯议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凡郡或以列

 国陈鲁齐吴是也或以旧邑长沙丹阳是也或以山

 陵太山山阳是也或以川原西河河东是也或以所

 出金城城下得金酒泉泉味如酒豫章樟树生庭雁

 门雁之所育是也或以号令禹合诸侯大计东冶之

 山因名㑹稽是也案因字近刻讹作国上衍㑹计二字河迳其南而缠

 络远矣河水自河曲又东迳西海郡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又讹作河水自东河曲考注义乃承上河曲之文今改正汉平帝时王莽秉

 政欲耀威德以服远方讽羌献西海之地置西海郡

 而筑五县焉周海亭燧相望莽篡政纷乱郡亦弃废

 河水又东迳允川而历大榆小榆谷北案此十五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羌迷唐锺存所居也永元五年贯友代聂尚为

 护羌挍尉攻迷唐斩获八百馀级收其熟麦数万斛

 于逢留河上筑城以盛麦且作大船案且近刻讹作其于河

 峡作桥渡兵迷唐遂远依河曲永元九年案近刻讹作八年

 迷唐复与锺存东寇而还十年谒者王信耿谭西击

 迷唐降之诏听还大小榆谷迷唐案此下近刻衍种人二字谓汉

 造河桥案谓近刻作以兵来无时故地不可居复叛居河曲

 与羌为仇种人与官兵击之允川去迷唐数十里营

 止遣轻兵挑战因引还迷唐追之至营因战迷唐败

 走于是西海及大小榆谷案近刻脱谷字无复聚落隃糜相

 曹凤上言建武以来西戎数犯法常从烧当种起所

 以然者以其居大小榆谷土地肥美又近塞内与诸

 种相傍南得锺存以广其众北阻大河因以为固又

 有西海鱼盐之利缘山滨河以广田蓄案河近刻作水故能

 强大常雄诸种今党援沮坏案近刻讹作坏沮亲属离叛其

 馀胜兵不过数百宜及此时建复西海郡县规固二

 榆广设屯田隔塞羌胡交关之路殖谷富边省输转

 之役上拜凤为金城西部都尉遂开屯田二十七部

 案近刻脱屯字列屯夹河案近刻脱列屯二字与建威相首尾后羌反

 遂罢按段国沙州记吐谷浑于河上作桥谓之河厉

 长百五十步两岸累石作基陛节节相次大木从横

 更镇压两边俱平案近刻讹作来相去三丈并大材以板横

 次之施钩栏甚严饰桥在清水川东也

又东过陇西河关县北洮水从东南来流注之

 河水右迳沙州北案右近刻讹作又段国曰浇河西南百七

 十里有黄沙沙南北百二十里东西七十里西极大

 杨川案杨近刻作阳望黄沙犹若人委干糒于地案干糒近刻作干𣖾

 都不生草木荡然黄沙周回数百里沙州于是取号

 焉地理志曰汉宣帝神爵二年置河关县盖取河之

 关塞也风俗通曰百里曰同总名为县县𤣥也首也

 从系倒首举首易偏矣案此句有脱误未详言当𤣥静平徭役

 也释名又曰县悬也悬于郡矣黄义仲十三州记曰

 县弦弦以贞直言下体之居邻民之位不轻其誓

 施绳用法不曲如弦弦声近县故以取名今系字在

 半也案此句有脱误未详汉高帝六年案原本及近刻六并讹作元据汉书改正

 天下县邑城张晏曰令各自筑其城也河水又东北

 流入西平郡界左合二川南流入河又东北济川水

 注之案此二十七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上文河关县至后叙洮水皆依经为注又平近刻

 讹作水西南出滥渎东北流入大谷谓之大谷水北

 迳浇河城西南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迳浇河故城

 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又东讹作东又有二城东西角倚东北

 去西平二百二十里宋少帝景平中拜吐谷浑阿豺

 为安西将军浇河公即此城也河水又东北迳黄川

 城河水又东迳石城南左合北谷水案此二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昔段颎撃羌于石城投河坠坑而死者八百馀

 人即于此也河水又东北迳黄河城南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西北去西平二百一十七里河水又东北迳广

 违城北右合乌头川水案此十六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右讹作又水发

 远川引纳支津北迳城东而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

 迳邯川城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城之左右历谷有二

 水案二近刻讹作三导自北山南迳邯亭注于河河水又东

 临津溪水注之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水自南山北迳临

 津城西而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迳临津城北白土

 城南案此十三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十三州志曰左南津西六十

 里有白土城案近刻脱有字城在大河之北而为缘河济渡

 之处案原本讹作之北近刻处下复衍北字魏凉州刺史郭淮案淮为雍州刺

 史此云凉州误破羌遮塞于白土即此处矣案塞近刻讹作寒河水

 又东左㑹白土川水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水出白土城

 西北下东南流迳白土城北又东南注于河河水又

 东北㑹两川右合二水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参差夹岸

 连壤负险相望河北有层山山甚灵秀山峰之上立

 石数百丈亭亭桀竖竞势争高远望㠁㠁若攒图之

 托霄上其下层岩峭举壁岸无阶悬岩之中多石室

 焉室中若有积卷矣而世士罕有津达者案达近刻作逮

 谓之积书岩岩堂之内每时见神人往还矣盖鸿衣

 羽裳之士练精饵食之夫耳俗人不悟其仙者乃谓

 之神鬼彼羌目鬼曰唐述复因名之为唐述山案之为近

 刻讹作为之指其堂密之居谓之唐述窟其怀道宗𤣥之

 士皮冠净发之徒亦往栖托焉故秦川记曰河峡崖

 傍有二窟一曰唐述窟高四十丈西二里有时亮窟

 高百丈广二十丈深三十丈藏古书五笥案近刻讹作字

 南安人也下封有水案下封未详疑是地名导自是山溪水南

 注河谓之唐述水河水又东得野亭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

 讹作经今考南字即属讹舛此下叙野亭水所岀之文亦脱又东北流历研川谓

 之研川水又东北注于河谓之野亭口案亭近刻讹作城

 水又东历凤林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凤林山名也五

 峦俱峙耆彦云案彦近刻讹作谚昔有凤鸟飞游五峰故山

 有斯目矣秦州记曰枹䍐原北名凤林川川中则黄

 河东流也河水又东与漓水合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

 导源塞外羌中故地理志曰其水出西塞外东北流

 历野虏中迳消铜城西又东北迳列城东案近刻脱北字迳下

 又衍河字考地说无目盖出自戎方矣左合列水案合近刻讹作

 水出西北溪东北流迳列城北右入漓水案右近刻讹作

 城居二水之㑹也漓水又北迳可石孤城西西戎

 之名也又东北右合黑城溪水案右近刻讹作石水出西北

 山下案山近刻讹作溪东南流迳黑城南又东南枝水左出

 焉又东南入漓水漓水又东北迳榆城东榆城溪水

 注之水出素和细越西北山下东南流迳细越川

 下近刻有于字夷俗乡名也又东南出狄周峡东南右合黑

 城溪之枝津津水上承溪水东北迳黑城东东北注

 之榆溪又东南迳榆城南东北注漓水漓水又东北

 迳石门口山高险峻绝案近刻脱峻字对岸若门故峡得厥

 名矣疑即皋兰山门也汉武帝元狩三年骠骑霍去

 病出陇西至皋兰谓是山之关塞也案谓字上近刻衍应字

 劭汉书音义曰案近刻脱应劭二字皋兰在陇西白石县塞外

 案在字上近刻衍应字河名也孟康曰山关名也今是山去河

 不远故论者疑目河山之间矣漓水又东北皋兰山

 水自山左右翼注漓水漓水又东白石川水注之水

 出县西北山下案近刻脱山字东南流枝津东注焉白石川

 水又南迳白石城西而注漓水漓水又东迳白石县

 故城南王莽更曰顺砾阚骃曰白石县在狄道西北

 二百八十五里漓水迳其北今漓水迳其南案其字近刻讹

 而不出其北也漓水又东迳白石山北应劭曰白

 石山在东罗溪水注之案近刻脱水字水出西南山下东入

 漓水漓水又东左合䍐幵南溪水水出䍐幵西案近刻脱

 一水东南流迳䍐幵南注之案此二字近刻讹在前漓水迳东南下

 三州志曰广大阪在枹䍐西北䍐幵在焉昔慕容吐

 谷浑自燕历阴山西驰而创居于此漓水又东迳枹

 䍐县故城南应劭曰故枹䍐侯邑也案枹䍐近刻作䍐羌十三

 州志曰枹䍐县在郡西二百一十里漓水在城南门

 前东过也漓水又东北故城川水注之水有二源南

 源出西南山下东北流迳金纽大岭北案纽大二字近刻讹作细

 又东北迳一故城南又东北与北水㑹北源自西

 南迳故城北右入南水乱流东北注漓水漓水又东

 北左合白石川之枝津水上承白石川东迳白石城

 北又东绝䍐幵溪又东迳枹䍐城南又东入漓水漓

 水又东北出峡北流注于河地理志曰漓水出白石

 县西塞外东至枹䍐入河河水又迳左南城南案此八字

 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十三州志曰石城西一百四十里有左

 南城者也津亦取名焉大河又东迳赤岸北案此八字原本

 及近刻并讹作经即河夹岸也秦州记曰枹䍐有河夹岸岸

 广四十丈义熙中乞佛于此河上作飞桥桥高五十

 丈三年乃就河水又东洮水注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朱

 谋㙔笺于前经文欲改洮水为浇水由不察此属注文耳地理志曰水出塞外羌

 中沙州记曰洮水与垫江水俱出嵹台山山南即垫

 江源山东则洮水源山海经曰白水出蜀郭景纯注

 云从临洮之西倾山东南流入汉而至垫江故段国

 以为垫江水也洮水同出一山故知嵹台西倾之异

 名也洮水东北流迳吐谷浑中案近刻脱迳字吐谷浑者始

 是东燕慕容之枝庶因氏其字以为首类之种号也

 故谓之野虏自洮嵹南北三百里中地草遍是龙须

 而无樵柴洮水又东北流迳洮阳曾城北案近刻脱洮字

 州记曰嵹城东北三百里有曾城城临洮水者也建

 初二年羌攻南部都尉于临洮上遣行车骑将军马

 防与长水挍尉耿恭救之诸羌退聚洮阳即此城也

 洮水又东迳洪和山南案洪近刻讹作其城在四山中洮水

 又东迳迷和城北羌名也又东迳甘枳亭历望曲在

 临洮西南案近刻脱临洮二字去龙桑城二百里案近刻脱城字洮水

 又东迳临洮县故城北禹治洪水西至洮水之上见

 长人受黑玉书于斯水上洮水又东北流屈而迳索

 西城西建初二年马防耿恭从五溪祥㯼谷出索西

 与羌战破之筑索西城徙陇西南部都尉居之俗名

 赤水城案近刻脱俗名二字亦曰临洮东城也沙州记曰从东

 洮至西洮百二十里者也洮水又屈而北迳龙桑城

 西而西北流马防以建初二年从安故五溪出龙桑

 开通旧路者也俗名龙城洮水又西北迳步和亭东

 步和川水注之水出西山下东北流出山迳步和亭

 北东北注洮水洮水又北出门峡历求厥川蕈川水

 注之水出桑岚西溪东流历桑岚川又东迳蕈川北

 东入洮水洮水又北历峡迳偏桥出夷始梁右合蕈

 垲川水水东南出石底横下北历蕈垲川西北注洮

 水洮水又东北迳桑城东又北㑹蓝川水水源出求

 厥川西北溪案近刻作出来历川西北溪南流历川东北流迳蓝川历

 桑城北案近刻讹作历水城城北东入洮水洮水又北迳外羌城

 西又北迳和博城东城在山内左合和博川水案水字近

 刻亦作川水出城西南山下东北迳和博城南东北注于

 洮水洮水北迳安故县故城西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

 西之属县也十三州志曰县在郡南四十七里盖延

 转击狄道安故五溪反羌案反近刻讹作及大破之即此也

 洮水又北迳狄道故城西案狄道原本并作降狄道据汉书删下同阚骃

 曰今曰武始也洮水在城西北流案北流近刻讹作东北下又北

 陇水注之案陇近刻讹作垄即山海经所谓滥水也水出鸟

 鼠山西北高城岭西迳陇坁案近刻脱陇字坁讹作底其山岸崩

 落者声闻数百里故扬雄称响若坁颓是也又西北

 历白石山下地理志曰狄道东有白石山滥水又西

 北迳武街城南案街近刻讹作阶又西北迳狄道故城东百

 官表曰县有蛮夷谓之道公主所食曰邑案近刻讹作有公主

 应劭曰反舌左衽不与华同须有译言乃通也汉

 陇西郡治秦昭王二十八年置应劭曰有陇坁在其

 东故曰陇西也神仙传曰封君达陇西人服链水银

 年百岁视之如年三十许骑靑牛故号靑牛道士王

 莽更郡县之名郡曰厌戎县曰操虏也昔马援为陇

 西太守六年为狄道开渠引水种粳稻而郡中乐业

 即此水也滥水又西北流注于洮水案流下近刻衍迳字洮水

 右合二水左㑹大夏川水案左近刻讹作右水出西山二源

 合舍而乱流迳金纽城南案纽近刻讹作柳下同十三州志曰

 大夏县西有故金纽城去县四十里本都尉治又东

 北迳大夏县故城南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王莽之顺夏

 晋书地道记曰县有禹庙禹所出也又东北出山注

 于洮水洮水又北翼带三水乱流北入河地理志曰

 洮水北至枹䍐东入河是也

又东过金城允吾县北

 金城郡治也汉昭帝始元六年置王莽之西海也莽

 又更允吾为脩远县河水迳其南不在其北南有湟

 水出塞外东迳西王母石室石釡西海盐池北故阚

 骃曰其西即湟水之源也地理志曰湟水所出案出下近

 刻有也字湟水又东南流迳龙夷城故西零之地也十三

 州志曰城在临羌新县西三百一十里王莽纳西零

 之献以为西海郡治此城湟水又东南迳卑禾羌海

 北有盐池阚骃曰县西有卑禾羌海者也世谓之青

 海东去西平二百五十里湟水东流迳湟中城北故

 小月氏之地也十三州志曰西平张掖之间大月氏

 之别小月氏之国范晔后汉书曰湟中月氏胡者其

 王为匈奴所杀馀种分散西逾葱岭其弱者南入山

 从羌居止故受小月氏之名也后汉西羌传曰羌无

 弋爰劔者秦厉公时以奴隶亡入三河羌怪为神

 刻脱怪字推以为豪河湟之间多禽兽以射猎为事遂见

 敬信依者甚众其曾孙忍因留湟中为湟中羌也湟

 水又东右控四水导源四溪东北流注于湟湟水又

 东迳赤城北而东入经戎峡口右合羌水水出西南

 山下案近刻脱一水字迳护羌城东故护羌挍尉治又东北

 迳临羌城西东北流注于湟案近刻脱注字湟水又东迳临

 羌县故城北汉武帝元封元年案元封近刻讹作元狩以封孙

 都为侯国王莽之监羌也谓之绥戎城非也湟水又

 东卢溪水注之水出西南卢川东北流注于湟水湟

 水又东迳临羌新县故城南阚骃曰临羌新县在郡

 西百八十里湟水迳城南也城有东西门西北隅有

 子城湟水又东右合溜溪伏溜石杜蠡四川东北流

 注之左㑹临羌溪水水发新县西北东南流历县北

 东南入湟水湟水又东龙驹川水注之水右出西南

 山下案右近刻讹作又东北流迳龙驹城北流注于湟水湟

 水又东长宁川水注之水出松山东南流迳晋昌城

 案近刻讹作川晋昌川水注之长宁水又东南养女川水注

 之水发养女北山有二源皆长湍远发南总一川迳

 养女山谓之养女川阚骃曰长宁亭北有养女岭即

 浩亹山西平之北山也乱流出峡南迳长宁亭东城

 有东西门东北隅有金城在西平西北四十里十三

 州志曰六十里远矣长宁水又东南与一水合水出

 西山东南流水南山上案南上近刻衍出字有风伯祠春秋祭

 之其水东南迳长宁亭南东入长宁水长宁水又东

 南流注于湟水湟水又东牛心川水注之水出西南

 远山案西近刻讹作其东北流迳牛心堆东又北迳西平亭

 西东北入湟水湟水又东迳西平城北东城即故亭

 也汉景帝六年封陇西太守北地公孙浑邪为侯国

 魏黄初中立西平郡凭倚故亭增筑南西北三城以

 为郡治湟水又东迳土楼南楼北倚山原峰高三百

 尺有若削成楼下有神祠雕墙故壁存焉阚骃曰西

 平亭北有土楼神祠者也今在亭东北五里右则五

 泉注之泉发西平亭北雁次相缀东北流至土楼南

 北入湟水湟水又东右合葱谷水水有四源各出一

 溪乱流注于湟湟水又东迳东亭北东出漆峡山峡

 也东流右则漆谷常溪注之左则甘夷川水入焉湟

 水又东安夷川水注之水发远山西北流控引众川

 案近刻流讹作迳脱引字北屈迳安夷城西北东入湟水湟水又

 东迳安夷县故城城有东西门在西平亭东七十里

 案在近刻讹作去阚骃曰四十里湟水又东左合宜春水水

 出东北宜春溪西南流至安夷城南案近刻脱城字入湟水

 湟水又东勒且溪水注之水出县东南勒且溪北流

 迳安夷城东而北入湟水湟水有勒且之名疑即此

 号也阚骃曰金城河初与浩亹河合又与勒且河合

 者也湟水又东左则承流谷水南入案左则近刻作左合右㑹

 达扶东西二溪水参差北注乱流东出期顿鸡谷二

 水北流注之案期字上近刻衍东流二字又东案近刻脱此二字吐那孤

 长门两川南流入湟水六山名也案此四字原本讹在上乱流东出句

 下今考上六水出六山之溪谷皆举山以名其水故总释之亦注内之小注湟水又东迳

 乐都城南东流右合来谷乞斤二水案近刻右讹作又斤下衍流字

 左㑹阳非流溪细谷三水东迳破羌县故城南应劭

 曰汉宣帝神爵二年置城省南门十三州志曰湟水

 河在南门前东过六谷水自南破羌川自北左右翼

 注湟水又东南迳小晋兴城北故都尉治阚骃曰允

 吾县西四十里有小晋兴城案城下近刻衍也字湟水又东与

 阁门河合即浩亹河也出西塞外案西下近刻衍北字东入塞

 迳敦煌酒泉张掖南东南迳西平之鲜谷塞尉故城

 南又东南与湛水合水有二源西水出白岭下东源

 发于白岸谷合为一川东南流至雾山注阁门河阁

 门河又东迳养女北山东南左合南流川水水出北

 山案近刻脱一水字南流入于阁门河阁门河又东迳浩亹

 县故城南王莽改曰兴武矣阚骃曰浩读阁也故亦

 曰阁门水两兼其称矣又东流注于湟水故地理志

 曰浩亹水东至允吾入湟水湟水又东迳允吾县北

 为郑伯津与涧水合案涧近刻讹作润水出令居县西北塞

 外案出下近刻衍县北二字南流迳其县故城西汉武帝元鼎二

 年置王莽之䍐虏也又南迳永登亭西历黑石谷南

 流注郑伯津湟水又东迳允街县故城南汉宣帝神

 爵二年置王莽之脩远亭也县有龙泉出允街谷泉

 眼之中水文成交龙案交近刻讹作蛟或试挠破之寻平成

 龙畜生将饮者皆畏避而走谓之龙泉下入湟水湟

 水又东迳枝杨县逆水注之水出允吾县之参街谷

 东南流迳街亭城南又东南迳阳非亭北案亭北近刻讹作北

 又东南迳广武城西故广武都尉治郭淮破叛羌

 治无戴案原本讹作故无载据三国志改正于此处也城之西南二十

 许里水西有马蹄谷汉武帝闻大宛有天马遣李广

 利伐之始得此马有角为奇故汉武帝天马之歌曰

 案武帝二字近刻讹作赋字天马来兮历无草案近刻讹作皂迳千里兮

 循东道案循近刻讹作巡胡马感北风之思遂顿羁绝绊骧

 首而驰晨发京城夕至敦煌北塞外案夕字近刻作食时二字

 鸣而去因名其处曰𠉀马亭今晋昌郡南及广武马

 蹄谷盘石上马迹若践泥中有自然之形故其俗号

 曰天马径夷人在边效刻是有大小之迹体状不同

 视之便别逆水又东迳枝阳县故城南东南入于湟

 水地理志曰逆水出允吾东至枝阳入湟湟水又东

 流案湟水二字近刻讹作河字注于金城河即积石之黄河也阚

 骃曰河至金城县谓之金城河随地为名也释氏西

 域记曰牢兰海东伏流龙沙堆在屯皇东南四百里

 阿步干鲜卑山案阿步干近刻讹作河步于东流至金城为大河

 河出昆仑案近刻脱一河字昆仑即阿耨达山也河水又东

 迳石城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谓之石城津阚骃曰在

 金城西北矣河水又东南迳金城县故城北应劭曰

 初筑城得金故曰金城也汉书集注薛瓒云金者取

 其坚固也故墨子有金城汤池之言矣王莽之金屏

 也世本曰鲧作城风俗通曰城盛也从土成声管子

 曰内为之城城外为之郭案近刻脱一城字郭外为之土阆

 案近刻讹作郭外之上开地高则沟之案地近刻讹作池下则堤之案近刻脱

 此四命之曰金城十三州志曰大河在金城北门东

 流有梁泉注之出县之南山按耆旧言梁晖字始娥

 汉大将军梁冀后冀诛入羌后其祖父为羌所推为

 渠帅而居此城土荒民乱晖将移居枹䍐出顿此山

 为群羌围迫无水晖以所执榆鞭竖地以靑羊祈山

 神泉涌出榆木成林其水自县北流注于河也

又东过榆中县北

 昔䝉恬为秦北逐戎人开榆中之地按地理志案志下近

 刻衍曰字金城郡之属县也故徐广史记音义曰榆中在

 金城即阮嗣宗劝进文所谓榆中以南者也

又东过天水北界

 苑川水出勇士县之子城南山案苑近刻作菀下同东北流历

 此成川案成近刻讹作城世谓之子城川又北迳牧师苑故

 汉牧苑之地也羌豪迷吾等万馀人案迷近刻讹作述到襄

 武首阳平襄勇士抄此苑马案抄上近刻衍至字马讹作焉焚烧亭

 驿即此处也又曰苑川水地为龙马之沃土故马援

 请与田戸中分以自给也有东西二苑城相去七十

 里案近刻作七里西城即乞佛所都也又北入于河也

又东北过武威媪围县南案近刻讹作又北过武威媪围县东北

 河水迳其界东北流县西南有泉源东迳其县南又

 东北入河也

又东北过天水勇士县北

 地理志曰满福也案满近刻讹作蒲属国都尉治王莽更名

 之曰纪德有水出县西案近刻脱有字西讹作山世谓之二十八

 渡水东北流溪涧萦曲途出其中迳二十八渡行者

 勤于溯涉故因名焉北迳其县而下注河又有赤晔

 川水南出赤蒿谷北流迳赤晔川又北迳牛官川又

 北迳义城西北北流历三城川而北流注于河也

又东北过安定北界麦田山

 河水东北流迳安定袓厉县故城西北案此十五字原本及近刻

 并讹作经汉武帝元鼎三年案近刻讹作五年幸雍遂逾陇登空

 同西临袓厉河而还即于此也王莽更名之曰乡礼

 也李斐曰音赖又东北袓厉川水注之水出袓厉南

 山北流迳袓厉县而西北流注于河案河下近刻衍水字河水

 又东北迳麦田城西又北与麦田泉水合案此十八字原本及

 近刻并讹作经水出城西北西南流注于河河水又东北迳

 麦田山西谷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今考以上注文记河之西南来所迳至此

 即经所谓东北过安定北界麦田山也山在安定西北六百四十里

 刻脱山字河水又东北迳于黑城北又东北高平川水注

 之案此十九字原本及近刻并讹作经即苦水也案苦近刻讹作若下同水出高

 平大陇山苦水谷案陇近刻讹作垄建武八年世祖征隗嚣

 吴汉从高平第一城苦水谷入案原本及近刻并脱吴字据后汉书补

 即是谷也东北流迳高平县故城东汉武帝元鼎三

 年置案近刻脱置字安定郡治也王莽更名其县曰铺睦西

 十里有独阜阜上有故台台侧有风伯坛故世俗呼

 此阜为风堆其水又北龙泉水注之水出县东北七

 里龙泉东北流注高平川川水又北出秦长城案长字近

 刻讹在城字下城在县北一十五里又西北流迳东西二土

 楼故城门北案土楼近刻讹作太娄合一水水有五源咸出陇

 山西东水发源县西南二十六里湫渊渊在四山中

 湫水北流西北出长城北与次水㑹水出县西南四

 十里长城西山中北流迳魏行宫故殿东又北次水

 注之出县西南四十里山中北流迳行宫故殿西又

 北合次水水出县西南四十八里东北流又与次水

 合水出县西南六十里酸阳山东北流左㑹右水总

 为一川东迳西楼北案楼近刻亦讹作娄东注苦水段颎为护

 羌挍尉于安定高平苦水讨先零斩首八千级于是

 水之上苦水又北与石门水合水有五源东水导源

 高平县西八十里西北流次水注之水出县西百二

 十里如州泉东北流右入东水乱流左㑹三川参差

 相得东北同为一川混涛历峡峡即陇山之北垂也

 谓之石门口水曰石门水在县西北八十馀里石门

 之水又东北注高平川川水又北自延水注之水西

 出自延溪案近刻脱水字东流历峡谓之自延口在县西北

 百里案近刻脱在字县下复衍之字又东北迳延城南东入高平川

 川水又北迳廉城东按地理志案志下近刻衍曰字北地有廉

 县案近刻廉下衍城字阚骃言在富平北自昔匈奴侵汉新秦

 之土率为狄场故城旧壁尽从胡目案胡近刻讹作故地理

 沦移不可复识当是世人误证也川水又北苦水注

 之水发县东北百里山案此处应有讹脱流注高平川川水

 又北案近刻讹作流注高平高平又北迳三水县西肥水注之水出

 高平县西北二百里牵条山西东北流与若勃溪合

 水有二源案水字近刻讹在合字上总归一渎东北流入肥肥水

 又东北流违泉水注焉泉流所发导于若勃溪东东

 北流入肥肥水又东北出峡注于高平川水东有山

 山东有三水县故城本属国都尉治王莽之广延亭

 也西南去安定郡三百四十里议郞张奂案议近刻讹作侍

 为安定属国都尉治此羌有献金马者奂召主簿张

 祁入于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马如羊不以入廏使金

 如粟不以入怀尽还不受威化大行县东有温泉温

 泉东有盐池故地理志曰县有盐官今于城之东北

 有故城城北有三泉疑即县之盐官也高平川水又

 北入于河河水又东北迳眴卷县故城西案此十二字原本及

 近刻并讹作经地理志曰河水别出为河沟东至富平北入

 河河水于此有上河之名也

水经注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