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大典/卷0066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二十四 永乐大典
卷之六百六十一
卷之六百六十二 

永乐大典卷之六百六十一一东

洪武正韵于容切。诗雍雍喈喈又和也诗雍雍在宫有来雍雍。周颂雍篇。包咸注论语作雍又泽也。诗于彼西雍又雍渠鸟名。又董送二韵许慎说

文雍雍也。从佳邕声尔雅䳭鸰雍渠邢昺䟽释曰䳭鸰一名雍渠水鸟也。郭云雀属也飞则鸣行则摇。诗小雅云脊令在原陆机䟽云。大如鷃雀

长脚长尾尖喙背上青灰色腹下白颈下黑如连钱故杜阳人谓之连钱是也陆法言广韵雍上同徐锴通释宛封反张有复古编雍从佳邕别作

雍噰嗈并非戴侗六书故鷛鸟也。相如赋曰烦鹜庸渠郭璞曰庸渠作凫灰色而鸡足一名章渠颜师古曰。即今水鸡也。按郭氏所谓章渠今人谓

之章鸡雍庸声相近实一物尔雅之说非也雍又作雍借为和鸣雍雍之雍雍雍雍雍别作嗈又为肃雍雍睦雍容之雍诗云。雍雍在宫肃肃敬也雍雍和

也。诗人云镐京辟雍。毛苌曰水旋丘如璧曰辟。雍𦥶驷曰。按谯周曰。成王作辟宫周器之铭多有曰王在雍上宫者辟雍盖二宫名也古鼎铭又

曰惟初吉壬寅王在和宫。大夫始锡作彛又曰王在辟宫献工锡章雍和也殆雍宫之异名与汉儒本因𡿷水而生璧𡿷之说。后之沿袭

者遂加广廱为。其失滋甚矣李肩吾字通雍。从佳邕声。释行均龙龛手鉴雍于容反杨桓六书统影母雍统或从声或从鸟熊忠韵会举

要羽清音周伯琦六书正讹雍借为鸣声之和也别作雍雍噰嗈廱并非李銞存古正字雍雍本鸟名借为雍和字俗作雍。非赵谦声音文字通雍

鸡鸟名。作𪄉非。俗讹作痽亦非凡从之者皆然诗雍雍喈喈。亦借邕廱𣈆书。闺门邕穆。尔雅廱廱优优和也。九辩。雁廱廱而南游。作𡄸嗈非尔雅。

噰噰音声和也。俗字借专训和书于变时雍。又雍奴寏转。注见去声韵会定正字切影弓影因烟雍。

并徐铉篆韵并高勉斋学书韵总

并六隶书统 书并六书统

肃雍诗何彼秾矣篇。曷不肃雍。王姬之车注。肃敬。雍。和也周颂清庙篇肃雍显相。 有瞽篇肃雍和鸣。礼记少仪鸾和之美肃肃雍

雍。正义曰。肃肃雍雍者鸾和声之形状肃肃然。雍雍然。肃肃是敬貌雍雍是和貌元王恽皇太后尊号玉册文隆孝敬于先朝。轸忧勤于内助宫

壸仰其规范。宗族化其肃雍。 和鸾雍雍诗蓼萧篇。和鸾雍雍。注。和鸾皆铃也在轼曰和在鏣曰鸾皆诸侯车马之

雍雍在宫诗思齐篇雍雍在宫。注雍雍和之至也。雍雍喈喈诗卷阿篇。雍雍

喈喈。注。凤凰鸣之和也。 于彼西雍诗周颂振鹭篇。振鹭于飞于彼西雍。注雍泽也。先儒曰。辟廱在西郊。故曰。西雍

客出以雍礼记仲尼燕居客出以雍。礼颖达曰。雍诗乐章名也言客出之时歌雍诗以送之歌雍

周礼春官。乐师及彻帅学士而歌雍。注有司彻而歌雍

诗周颂篇名 有来雍雍与公叶。篇内同。至止肃肃。相息亮

维辟公。天子穆穆。朱子集传赋也。雍雍。和也肃肃。敬也。相。助祭也辟公诸侯也。穆穆。天

子之容也。 此武王祭文王之诗言诸侯之来皆和且敬以助我之祭事而天 子有穆穆之容也 荐广牡。

予肆祀。叶养里反古雅哉皇考。叶音口 绥予孝

。叶奖履反 于。叹辞也。广牡。大牲也。肆。陈。假大也。皇考。文王也。绥。安也。孝子。武王自称也 言此和敬之诸侯荐大牲以助我之祭事。而

大哉之文王。庶其享之。 以安我孝子之心也。宣哲维人{{双行注文|。文武维后{{双行注文|。燕及皇天

叶铁因反克昌厥后。宣通哲。知燕安也。 此美文王之德。宣哲则尽人之道。文武则备君之德。故能安人以及于天。而克昌其

后嗣也。苏氏曰。周人以讳事神。文王名昌。而此诗曰克昌厥后何也曰。周之所谓讳不以其名号之耳。不遂废其文也。讳其名而废其文者。周礼之

末失也。 绥我眉寿叶殖酉反介以繁祉既右烈考叶音亦右

文母。叶满彼反右尊也。周礼所谓享右祭祀是也。烈考。犹皇考也。文母大姒也言文王昌厥后而安之以眉寿。助之以多福使我得

以右于烈考文母也。辅广童子问诸侯之来也雍雍然而和其至也。肃肃就而敬此善于形客者也来而不和则有勉强不得已之心至而不散则

有急缓不敏事之意助祭之人则有诸侯之尊为天子者则有穆穆之容。此又形容其一时在庙敕祭气象如此于荐广牡而下四年则言诸侯荐

广牡以助祭事庶乎文王来享以安我孝子之心称孝子者亲亲之辞也假哉皇考总宣哲维人以下四句绥手孝子总绥我眉寿以下四句宣哲

维人以下四句则言文王之德安于人而格于天所以能昌盛哉使嗣之人也。人为万物之变维通与智。所以尽人之道文武之德所谈者甚众。故

曰备君之德尧之德广运亦曰乃武乃文而已。人道立故天道成。是以能安人者则能燕及于天也。天之佑君者美大于予以贤子孙是以能熙及于

天则能昌我后嗣也绥我眉寿下四句则承上章而言所以绥我之实如此故我所以得享右乎烈考无文母也 胡一桂附录纂䟽愚按谓以文

母证之则烈考为文王无疑此诗为武王祭文王之诗亦无疑矣。李氏曰。见集解曹氏见诗说许谦名物钞雍 武王祭文王 传 周礼太

祝注。右读为侑谓祭祀侑劝尸食而俸文音奉下同题下及彻。帅学士而歌彻乐师文云大师误说者则廉成也盖彻祭下详礼䟽恐当有器字

刘瑾通释愚按诸侯之来者非一故以雍雍言其和其至止于庙中也。故以肃肃言其敬又按先儒于介字皆训助。未传于此章亦然而于他诗

皆训天其义可至见也。朱子语录。王介甫曰。并见读诗记辅氏曰并见童子问严氏曰。见诗录。曹氏曰。见诗就。李迂仲曰。见集解。春官。见名物钞

胡庭芳曰见纂䟽。梁益旁通周人以讳事神。左氏庄公六年鲁申𦈡白。周人以讳事神名终将讳之。 君父之名君子虽不敢斥言然权卒哭

之后仓故讳所谓舍亲尽之祖而讳新死者。故云以讳事神名者。生者之名终则讳之者人死曰终名终曰讳自高祖至父皆不敢斥言故云名终

将讳之。周人讳。殷人不讳。 享右祭祀周 礼春官大祝辨九橕以享右祭祀 右读为侑侑劝户食而拜也像与拜同九拜者一曰稽首拜头至

地二曰顿首拜头叩地三曰空首拜头至手今谓之拜手四曰振动动音董谓以两手相撃五曰言拜谓拜而后稽颡六曰㐫拜谓稽颡而后拜七

曰奇拜谓先屈一膝奇喜基八曰褒拜。褒音报。即今之再拜九曰肃拜但俯下手如今之揖也。毛苌传郑玄笺有来雍雍至相予肆祀 传云。相。助

广。大也。笺云。雍雍。和也。肃肃。敬也。有是来时。雍雍然。既至止而肃肃然者。乃助王禘祭百辟与诸侯也。天子是时则穆穆然于进大牡之牲。百辟与

诸侯。又助我陈祭祀之馔。言得天下之欢心。 假哉皇考至文武维后传云。假。嘉也。笺云。宣。遍也嘉哉君考斥文王也。文王之德。乃安我孝子。谓

受命定其基业也又遍使天下之人有才知。以文德武功为之君故。燕及皇天至介以繁祉 传云燕。安也。繁多也。文王之德安及皇天谓降瑞应

无变异也。又能昌大其子孙。安助之以考寿与多福禄。 既右烈考亦右文母。 传云烈考武王也文母大妣也。笺云烈光也子孙所以得考寿与

多福者乃以见右助于光明之考与文德之母归美焉孔颖达正义有来雍雍 毛以为有是从彼本国而来其颜色雍雍然而柔和既至止于此

则容貌肃肃然而恭敬助祭事者维为国君之诸公于是时天子之容。则穆穆然而美言助祭者敬和祭者又美宾主各得其宜文指言助祭之事

于我天子荐进大牡之牡其时辟公助祭。陈其祭祀之馔言得天下之欢心。由太祖德及使之然可嘉美哉君考文王。其德被于后世。能安定我之

孝子故今为天下所归是可嘉也皇考遍使之有才智者维天下之人谓皇考行化教之令之。有智所以然者由以文德武功。维为之君故也由皇

考能遍使民智故孝子得安皇考之德又能安及皇天使无三辰之灾。而有征祥之瑞以此为天所祐。故能昌大其后之子孙。令长有天下以今褅

祭。则皇考又安祐我之孝子得年有秀眉之寿。光大孝子以繁多之福也。我孝子非徒为皇考所福既见祐助于光明之考。亦见祐助于文德之母。

言武王大姒以皇考之故。亦祐助孝子也。 郑唯辟为卿士公谓诸侯。又以介为助为异。馀同。 传相。助。广大。 正义曰。释诂云。相。助勴也俱训为

勴。是相得为助。广是宽博亦大之义。传于烈文辟公皆斥诸侯无卿士之义。则此辟亦非卿士当谓国君诸公也故王肃云来助祭者维国君诸公

天子穆穆然以美德为之王。 笺雍雍至欢心。 正义曰。雍雍和。肃肃敬乐记文也。和在色。敬在心。和敬。贤者之常因来至异文而分之耳。其实常

雍肃也。以序言禘故云助王禘祭孝子当悫而趋言穆穆者以孝子于祖父则为子孙之容若非对神前则可为穆穆也言于荐大牡之牲举其祭

时所用楚茨所谓洁尔牛羊以往烝尝。或剥或烹之类是助王陈祭祀之馔言其得天下之欢心。此言肆祀。笺以为陈祭祀之馔牧誓云商王受昏

弃厥肆祀注云肆祀祭名者。以祭必肆之故言肆祀。尚书指其纣之所弃故知祭名。此言所助。是其为肆。故不以为祭名理亦相通也。 传假嘉

正义曰。释诂文。 笺宣遍至君故。 正义曰。宣遍释言文释诂云。皇君也。此太祖宜为一代始王。故知嘉哉君考斥文王也闵予小子皇考与皇祖

相对。故知皇考为武王此则下有烈考为武王故知皇考为文王考者。成德之名。可以通其父祖故也。祭法云。父曰考。祖父曰王考曾祖曰皇考。此

与闵子小子非曾祖亦云皇考者。以其散文取尊君之义故父祖皆得称之。安我孝子言其享有天下。故知谓受命定其基业述皇考一人之德。而

言文武故知谓文德武功。即文王有声所云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是文王有文有武也并举文武者。文以教化。武以除暴。暴止教兴故人皆有才智

也。菚繁多至福禄 正义曰昭二十八年。左传曰恶直丑正寔繁有徒是繁为众之义故为多也。天之监下作为征祥。今言皇考之德能安及皇

天。故知谓降瑞应也。以此福庆流及后昆故言文能昌大其子孙。子孙既蒙其福。今祭而得礼故文王之神安我孝子以寿考子之以福禄。上言绥

子孝子。是皇考绥之。今立绥我眉寿。亦是皇考绥之以覆成上意也。传烈考至大姒 正义曰。以太祖为文王皇考当之矣而别言烈考。故知为武

王。即洛诰所云烈考武王弘朕恭一也。彼注以烈为威此菚以烈为光者。义得两通故也。文母继文言之虽大姒自有文德。亦因文王而称之也此

非颂所主而言之者明时得祐之多故归美马陆德明释文相维息亮反。助也注也辟公音壁君也注同于荐。郑如字。王音鸟。假哉音暇嘉也徐古

雅反宣悊。音哲本亦作哲同宣遍。音遍下同才知音智克昌如字或云文王名此禘于文王之诗也周人以讳事神不应犯讳当音处亮及瑞应。应

对之应既右。音祐下同助也大姒音泰下同姒文王妃毛居正六经正误注助之以考寿作助误。助从且不从旦也。要义父祖皆得称皇考见正义

苏颖滨集传其来也和。其至也敬。其助者公侯。其荐者天子也。故于其荐大牲也皆助陈其馔。言得天下之欢心也。大哉我皇文考文王之安我也。

其臣明哲。其君文武。故能安人以及于天天地神人莫不蒙享其利故能昌其后嗣。安之以眉寿助之以多福。然非独文王之致也文母大姒之德

亦有以右我矣大禘之礼先王之臣有与祭者。故于是称宣哲维人为李迂仲黄实夫集解李曰有来雍雍至止肃肃言其来也则雍雍而和。及其

至也则肃肃然而钦为此诗者谁与乃助祭之诸侯也诸侯之所以助祭者。以天子则穆穆想夫在宗庙之中祭祀之时容止可观也三家者以雍

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三家之祭。其祭宗庙。果有穆穆之天子乎果有助祭之诸侯乎虽歌此诗何足取哉三代之时其祭

祀也天子则穆穆诸侯则肃雍观其容止。则其心可见矣。至于三家之祭则其心已怀僭窃之谋矣想其容止。亦无复三代之时则徒歌其诗何所

补哉。天子荐进大牡之牲而诸侯之助祭。则陈其祭祀之馔言其得四海之欢心如此大哉大祖也父谓之考祖亦谓之皇考绥其子孙使其臣则

明哲其君则文武其降福使君臣皆贤可谓至矣既使君臣皆贤则安及皇天无有变异焉故能昌大其后之子孙而安之以寿考则其福之降也

至矣尽矣不可复加矣后君也王氏以宣哲维人在王庭之人以文武维后谓继世诸侯不如苏氏以为其君臣明哲文武然以为其君臣明哲文

武苏氏文以为大禘之礼先王之臣有与祭者故于是称宣哲维人要之大祖降福于子孙既及其君又及其臣以见降福无所不备不必以先王

之臣与祭为说然其所以降福者非特先祖之刀先祖之配亦有力焉文母亦不必以为文王配也陈少南云文母不必是太姒文母乃文德之母

也先儒则以皇考为文王。烈考为武王王氏则以皇考为武王烈考为文王皆非也盖所谓皇考烈考者皆指其祖也言皇考者。尊之之辞也言烈

考者美之之辞也孔氏之说则以为若此祭文王则于礼当讳。而经云克昌厥后者则此诗自是四海之人歌颂之声本非庙中之事故其不为庙

讳。此言非也。使当时果祭文王则亦不为讳虽周人以讳事神亦不如此也自三代已前人君皆称其名如尧曰咨尔舜则是舜乃其名也而史之

书舜乃曰虞舜侧徽盘庚亦其名也啇书之篇名乃曰盘庚则其不讳可知矣。自周已前未尝讳至周之时则讳矣然周人如称文王则不斥曰文

王曰昌如此而已书之所称。惟有道鲁孙发。但曰元孙某史官不敢斥其名故也若不专指其人。则虽纪其字亦为无害如穆王名满。而当时亦有

王孙满襄王名郑而当时亦有卫俟郑鲁武名敖。而后世之臣有公孙敖。观此则知此诗言克昌厥后。噫嘻之诗言骏发尔私昌文王之名也发武

王之名也。皆未尝讳也。孔子作春秋。如匡王名班。而春秋亦书曹伯班。简王名夷。而春秋亦尝书晋俟夷。吾皆未尝为之讳以此见此说非也。黄

曰唐陆淳尝言禘者帝王立始祖之庙犹谓其未尽追逺尊先之义故文推寻其始祖所自出之帝而追祀之。祀于始祖之庙而遂以始祖为配。然

则周人所谓禘太祖者岂非禘帝喾乎郑氏苏黄门皆以太祖为文王此徒见诗中有烈考文母之辞而不察其所以为禘之义也。郑氏谓禘大于

四时而小于祫。王肃马融则谓祫小于禘予以为马融王肃之说为当而郑氏之说非也夫礼有郊有禘。有祫有时。天子兼是四者之祭。而诸侯有

祫无禘。有时无郊。春秋书有事于太庙者四时之祭也。大事于大庙者。祫祭也。鲁以六月禘周公。必书禘者书其僭也。所谓鲁之郊禘。周公其衰矣。

吾以是知诸侯之可以祫。不可以禘则禘之大于祫。岂不明哉。三家者以雍彻孔子以为奚取于三家之堂。盖伤之也虽然此诗言禘大祖。而特及

于皇考烈考文母之事何也。郑氏苏氏以此诗为祀文王。其说固非李迂仲以为父谓之考祖亦谓之考。陈少南亦以文母不必专言大姒此皆求

为之说。而不可得故曲之辞也予以为禘大祖而言烈考皇考文母之事者。犹言文武之功起于后稷也。文武之功及于后人如此而所以致文武

之功者。推所自来。盖基于帝喾姜嫄之生后稷时也。此诗人不尽之意读者试思之。放齑曹粹中诗说雍雍。则四方皆以和来而非出于勉强肃肃

则承事于庙者尽敬而无堕容。辟。君也。诸侯有君人之道而其爵莫尊于公。故谓之辟公犹天子谓之辟王也。诸侯来相祀事而天子以穆穆之容

临之是以诸侯皆肃雍而无有夷礼者凡牲不用北广壮则慱硕之谓也肆陈也。皇考谓武王犹闵子小子之称皇考也烈考谓文王盖武王之烈

考也。文母。谓太姒武王之母也烈考文母。皆系武王言之也宣则披露而无私。哲则知人而不惑。文则能附众。武则能威敌。皇考所以安予孝子者厚

矣遗以宣哲之人。使承事于朝廷文遣以文武之君。使蕃屏于俟服是以能内外和乐。安及皇天也。天之安否。视民而已苟民不得其所天亦不安

其居。今燕及皇天。则阴阳和而风而时日月光而昱辰静。无错行妄动之变矣。如是乃能昌大其后。福禄无穷。绥我以眉寿介我以繁祉也今成王

赖武王之德泽遭皇天之况施。所能举此大礼。升右文王以及文母也。盖由尊尊以及亲亲此所谓自义率祖顺而下之至于祢者也故禘太祖之

诗如此东莱吕氏读诗记王氏曰穆穆敬和也。又曰广牡硕大肥腯之谓也。朱氏曰。其来也和其至也敬。其助祭者公侯其主祭者天子也言诸侯

助祭荐大牡以相予之祀也。 王氏曰。皇考武王也 陈氏曰。孝子。自谓也。 王氏曰。烈考谓文王也。 礼不王不禘周所以王天下得行禘礼于

太祖者皆文王武王之功也故成王于禘之时推其得禘之由播之乐歌以告太祖曰大哉我皇考武王。绥予小子以已成之业。其君臣贤圣。再造

区夏所安者上及于皇天用能昌大于后居王位而行禘礼。而应寿祉之多是皆武王之力而文王大姒之所右助也。岂予小子所能致哉。文武虽

同建王业。而武王实得天下故归功之言详于武王。而卒章本之于文王大姒焉。闵予小子之颂曰。遭家不造嬛嬛在疚於乎皇考。永世克孝。故皇

考者武王之称也烈考与文母相配而言故烈考者。文王之称也。郑氏曰并见郑笺。见曰并见毛传朱氏曰见朱传。苏氏曰见颜滨传戴岷隐续吕

氏读诗记雍序诗者。以为禘太祖然考其诗词始言皇考继言烈考。殊不及太祖恐于义未然记论语皆言以雍彻则雍者彻祭之歌也与诗意始

合自相予肆祀以上。言助祭之臣与天子之主祭雍穆若此也自假哉皇考以下。由近而推之至于其祖也烈考不止言文王文母不止言大姒盖

緫言祖妣也假哉皇考绥我孝子使臣有明哲君有文武故上天安之既昌其后而身享寿祉。不惟皇考使然也烈考右之文母右之则祖妣皆然

矣慈湖杨简诗传诸儒纷纷异同谓烈考武王者。以武王宜称烈。又洛诰曰烈考武王故也。然此文连文母则烈考为称文王文王之功业亦光烈

矣。若谓武王则文理殊不安烈考皇考皆文王也。特更辞尔毛诗序曰。禘太祖也。祭法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也郑笺亦因之。谓皇考文王然武王

之时王季。大王。公叔。祖类亚围高围之庙犹在。则文王未为太祖。此颂惟可言武王祀文王尔未可言太祖。孔䟽谓于礼当讳。而经曰克昌厥后。乃

四海歌颂之声。非庙中之事。及采得之后。即为经与。诗书不讳。故无嫌尔烝民云四方爰发亦此类然孔何以知诗文。于庙中则讳乎礼曰诗书不

讳临文不讳此诗也文也礼不讳不可以后世多讳之俗意古者之亦然雍雍。和缓也肃肃。敬也相助也助祭也。辟公诸侯也穆穆不言也于叹美

也广。大也。牡明非牝也故又曰骍牡曰玄牡曰白牡曰犉牡肆盛也假大也绥安也燕亦安也文王知人。所用皆宣力明哲之人后嗣赖以为辅又

文王之为后有文德足以深入人之心又有武功足以服人之心。道兼文武。故后王依赖以安。文王安民民安则皇天亦燕安天心不可见以人心

安之。人心即天心于是知燕及皇天。文王所遗有宣哲之人。又有文德武功之遗业其道燕及皇天故能昌其后。祭有嘏辞绥我眉寿。介助我以繁

多之福祉。皆嘏辞之所有也。王礼嘏辞。虽无见考。而少牢馈食礼。嘏辞有眉寿受禄之辞。此诗其武王受嘏之乐歌欤。右助也。不特蒙右于烈考亦

蒙右于文母。文母。太姒也。此句法与我将伊嘏文王同。谓蒙嘏于文王也严氏诗解陈少南太祖安我孝子之道。使世世在位者皆有明哲之才。为

君者皆有文德武功。烈考指父。文母指母。不必言太姒也。本文同。诗缉毛曰见毛传郑曰见郑笺孔曰见正义未曰见朱传。东莱曰王氏曰并见请诗

记迂仲实夫并见某解放斋见诗说。华谷严诗缉辟公解见烈文穆穆解见文王 有从彼国而来雍雍然和既至于此肃肃然敬者是助祭

之君公诸侯也。是时天子之容穆穆然敬而和。于我荐进大牡牲之时。其辟公助我肆陈祭祀之馔。言得天下之欢心。以奉其先王也此由先王之

德使然。于是赞美大哉皇考文王。绥安予孝子以已成之业其臣宣通明哲。其君有文武之德。故能安人以及于天昌大其子孙而安祐于我。使得

秀眉之寿助以繁多之福也。此又见右助于光烈之考武王及见右助于有文德之母大姒故也。 古注以皇考为文王。烈考为武王朱氏从之王

氏以皇考为武王烈考为文王诗记从之李氏则以皇考烈考皆称其祖。三说不同今考祭法父曰考。祖曰皇考。曾祖曰皇考。高祖曰显考。此说天

子诸侯大夫庙制其实考者。祖父之通称也。康诰云。丕显考文王。酒诰云穆考文王。显考穆考皆称文王也洛诰既明称烈考武王载见始见乎武

王庙。而言率见昭考则烈考昭考皆称武王也。武王无竞维烈。故称烈考。犹商称汤为。烈祖文王当穆。故武王当昭也。唯皇考通称文王武王。此诗

后称烈考王为。则皇考称文王矣闵予小子言皇考能念皇祖访落言皇考能绍文王之直道。则皇考又皆称武王矣笺曰并见郑笺传曰并见

毛传王氏曰见诗记朱曰见朱传苏曰并见类滨传朱氏曰。苏氏曰并见朱传李氏曰见集解洛诰云见正义黄震日抄序以为禘太祖于诗文无

之。于礼于论语。则彻祭之乐歌诗中烈考皇考或以为文王或以为武王。华谷考以祭法。考。乃祖父之通称。右烈考之右晦庵亦以为左右之右云

尊也按右注亦以为右助之右。未知孰是。若雪山则曰右非尊也盖先也。左静右动动者于用为先。故汉右丞相先左丞相。然非古义也林岊讲义

言有来雍雍而和。至止肃肃而敬者诸侯之助祭也。天子主祭而穆穆可见。王中心无为。守至正之意。於乎美哉。荐此大牡以相予之陈祀。大牡硕

大肥腯之谓相祀而荐此。所谓得四海之欢心也。大哉皇考武王乎绥我孝子之心。其臣明哲。其君文武。燕安格于皇天。克昌其后绥我以眉寿助

我以繁祉。昌字陆音倡处亮反。故我得享王业居王位而行禘礼然推其所自来既得右助于烈考文王。亦得。右助于文母太姒也。礼不王不禘。成

王于禘之时推其所自于武王。以为武王实得天下故详于归功而本之文王太姒焉诗传纂注谢氏曰思齐曰雍雍在宫肃肃在庙清庙曰肃雍

显相有瞽曰肃雍和鸣雍则有来雍雍。至止肃肃宗庙承大宗之时和与敬不可偏废。有雍雍无肃肃。则温而不厉有肃肃无雍雍则恭而不安其

来也和。其至也敬。助祭之公侯当如是也。 周人以讳事神春秋襄公四年陈侯午卒胡氏传曰午者襄公名也。孔子作春秋在哀公之世襄公哀

公之皇考也曷不讳乎古者死无谥不以名为讳周人以谥易名于是乎有讳礼故孟子曰讳名不讳姓姓所同也名所独也然礼律所载则有不

讳者夫子兼帝王之道参文质之中。而作春秋以法万世如公薨不地灭国书取出奔称逊之类所以放其文也庄公名同而书同盟僖公名申而

书戊申定公名宋而书宋人之类所以从其质也后世不明此义则有以讳易人之名者又有以讳人之姓者诗书则讳临文则讳嫌名则讳二名

则偏讳愚者违礼以为孝謟者献佞以为忠忌讳繁名实乱而春秋之法不行矣严氏曰并见诗辑李氏曰见集解桓六年见旁通朱善诗经解颐

来而雍雍至而肃肃此诸侯助祭之容也荐其广牡相其肆祀此诸侯助祭之职也相维辟公天子穆穆谓诸侯助祭而天子得遂其深逺之容也。

假哉皇考绥予孝子谓诸侯助祭而皇考有以安我孝子之心也莫强于人也而文王之宣通哲知则有以尽人之道莫显于德也而文王之允文

允武则有以备君之德其道德之效下有以安乎人上有以及乎天逺有以昌厥后则文王之所被者广矣故能安我以眉寿介我以繁祉使我得

以享右乎烈考文母愈乆而不朁用节绥乎孝子之实也即克昌厥后之实也刘玉汝诗缵绪有起辞也下有所指如有瞽有客本句即见。有駜次

句见此至第三句方见文法也其称天子岂以先祖既享祭祖将彻为彻者之言欤又岂武王始有天下故为诸侯助祭者而言欤窃谓上言辟公

则下言天子措辞当然又前段未祭以前则称天子后段既祭乃称孝子与又此诗先述诸侯次说天子先说助祭次言已祭然后称颂祖德既以

锡福终之。而又言奉祭。大抵此诗皆倒说又是一体岂以彻自下始而义亦有取于此欤。此篇见为武王祭文王者以言天子言皇考文母也。见其

为彻者。以周礼论语证之而甚明也。详诗之意所言。为助祭受釐以后事其为彻时所歌亦可见。然祭将毕矣。俎将彻矣。而君臣犹同其敬。既受福

矣。而犹有亲爱不已奉承无穷之意焉。当此之时。安有既灌以往不是观之患哉李公凯句解有来雍雍成王举禘祖之礼而诸侯之以职未祭者

雍雍乎其和至止肃肃至止于庙也。肃肃乎其敬。相维辟公。助其祭者辟公诸侯也天子穆穆主其祭者。穆穆天子也。于荐广牡。其荐进是慱硕肥

腯之牡牛也相予肆祀。辟公实助我以肆陈其礼假哉皇考。成王于是惟原得禘之由樯之乐歌以告太祖曰大哉我皇考武王绥予孝子安我孝

子以已成之业宣哲维人又用宣通智哲之人以辅之于内文武维后文德武功之诸侯以辅之于外燕及皇天。其燕安之效上及于天。克昌厥后。

故能昌大其后代今得以居王位行禘礼绥我眉寿。上天享之。而安我以眉寿之福介以繁祉介我以繁多之祉既右烈考非惟使我获右于文王

亦右文母。亦又获右于文武是皆武王之力尽予小子所能致哉谢升孙诗义断法有来雍雍止天子穆穆诸侯之助祭者其来雍雍其至肃肃。

其助我祀事者咸备如此则天子得以泰然无事惟见其有穆穆深逺之容如此天子粹然于其上其下能尽助祭之礼故也 助祭者无间于和

敬之羙而主祭者。得遂其深逺之容盖祀事有资于诸侯之助祭也然助祭者不能以皆敬且和则主祭者亦岂能以自安而遂其容哉。 有来雍

雍止绥予孝子 此言祭祀之时上下一于和敬。而后前圣降监乎此。若上下无和敬之意。诸侯虽荐牡以助祀。而大哉皇考庶其享之以安我孝

子之心。大抵前圣之降监本未阳致。后王所用致其享者。亦惟君臣同一和敬之意岂徒在于物耶。君臣奉祭而和敬之意同有以达于外。故诸侯

助祭。而感通之效庶有以安乎君。凡人之于祭祀。未有不勉强于始而怠惰于终者。周人之祀文王也。废彻不迓之时。而肃雍穆穆之意。犹且形于

歌咏焉。则其上下恊一者。又将始终如一矣自是而祭祀之礼每用以彻。所以示训也。后世乃用于三家之堂。亦可叹也。此意结尾要发得出。诸

侯尽和敬之美而人君有深逺之容故其奉礼以祭也。前王有以安乎后嗣矣。彭士奇诗义主意有来雍雍止天子穆穆 古者君臣之尽善盖于

奉祭之际见之何也祭所以一人心也。故观人之道莫大于祭助祭者惟诸侯。既有和敬之心。主祭者惟天子又有深逺之象。君尽君道臣尽臣道。

岂不足以见古者祭祀之盛哉。 相维辟公止相予肆祀祭者国之大事一人主敬于其上。则群臣效职于其下矣 有来雍雍至止肃肃相维

辟公。诸侯之助祭。要当尽和敬之心也为人臣者。固患乎有矫亢之迹之又患乎有怠忽之萌故来而雍雍和可知也。至而肃肃敬可知也。和而且

敬。斯其为助祭之诸候乎。 于荐广牡止绥予孝子 诸侯有以助吾祀先之心则前人有以安吾后人之心矣。 宣哲维人止克昌厥后。 圣人

道大而德备则天与后人皆被其福矣。天之高也后人之逺也岂能外于圣人之道德哉。惟能宣哲以尽人道。文武以备君德。则安人以及皇天又

且克昌于其后。道德之功大矣哉。 宣哲维人文武维后。 圣人之所以为圣者。要非一端之所能尽也。有人之道焉有君之德焉所谓人道者要

必有以建彛伦之常。所谓君德者要必有以得统临之要。故人道非明智不能尽。而君道非文武不足尽。文王者人道君道之兼尽。其斯所以为圣

乎。绥我眉寿止亦右文母。 前王能乆其锡福之功。后王能尽其奉先之孝要亦各尽其道而已矣先王之爱其子则以眉寿繁祉而锡。予之。后

王之念其前。则合烈祖父母而尊礼之。一代有道之长。岂非先圣后圣各尽其道于锡福奉祭之间乎 绥我眉寿介以繁祉。 圣人之所以安其

后嗣者不特安之以寿之长而且助之以福之盛林泉生诗义矜式有来雍雍止绥予孝子。 诸侯尽诚以助祭而人君著其容仪之美故诸侯奉

物而助祭。而前人慰乎感慕之情。夫君臣之德容并著则父子之孝感潜孚矣。是知助祭惟在乎诚而非徒在于物也中间就天子与孝子上点掇

意。以君臣之分言之则曰天子。以父子之分言之则曰孝子武王尊为天子而有以得诸侯助祭之诚。亲为孝子。而有以致先王享祭之应。有来

雍雍止克昌厥后 君臣之德容并著。故祀礼感乎前王者其孝深前王之道德兼全故治效格乎上天者其庆逺 圣人道隆德盛。既有以统和

天人而垂裕后昆矣是宜后王能合万国之欢心以祝其先王而无愧乎为子之责也。 诸侯尽其和敬以助祭。而天子有穆穆之容则君臣之礼

著矣。和敬之诸侯奉牲以荐而文王享之有以安孝子之心则父子之感深矣。一时之盛何如哉要知皆文王昌厥后之致也文王之道德敷于人

而通乎天后嗣之昌大王何容心焉 一诗之中独此一节专美文王之德祭祀之由兴正在于此 宣哲维人止亦右文母 前王道德全而治

效足以启裕后之休故后王福寿全而祀事足以严尊亲之礼。夫后王尊亲之严。由于前王锡福之盛要知前王道德格天之效乃启佑我后人之

本也。绥我眉寿以下。即昌厥后之实。雍一章十六句朱子集传周礼大师。及彻。帅学士而歌彻。说者。以为即此诗。论

语亦曰以雍彻然则此盖彻祭所歌而亦名为彻也。辅广童子问。先生据周礼论语定此诗为彻祭所歌据诗辞定为武王祭文王之诗当矣。又以

论语三家以雍彻例之。则知后或通用于他庙者可知也。刘瑾通释郑氏曰。学士。国子也。彻者。歌雍。朱子曰彻。祭毕而收其租也。天子宗庙之祭

则歌雍以彻。   

洪武正韵于容切。水名尔雅。水自河出为灉。亦作澭。㴩周礼作维。又送韵。许慎说文雍河灉水在宋。从水雍声徐锴通释按尚书雷夏既泽。灉入于

同。言灉入于雷泽也。又按汉书。雷泽在今济阴城阳西北。宛封反。尔雅郭璞注书云。灉沮会同。邢昺䟽释曰。禺贡兖州云雷夏既泽。灉沮会同。孔安

国云。雷夏泽名灉沮二水会同此泽引之证水自河出。别名为灉也。雍反入。注。即河水决出复还入者河之有灉犹江之有沱。䟽释曰。反。复也。谓河

水决出而复入河者名灉。即下云水自河出为灉是也。顾野王玉篇灉纡用切。水自河出。又音雍㴩。澭。并同上。张参五经文字泽名。丁度集韵或作

澭司马光类篇澭又委勇。切。水聚。娄机广干禄字音雍。又于用切皆水名。杨桓六书统影母灉。统声。灉。隶省澭省熊忠韵会举要羽清音。职方氏。兖

州其浸卢维。赵谦声音文字通河灉水在宋出曹州。古通借雍俗讹用维。周礼职方氏。兖州其浸卢维。注。当读作雷雍不敢改也。释文。卢音雷。维于

恭切。以为维字有雍音则非也。作灉非。双篆音见去声。韵会定正字切影弓影因烟灉。 书 集韵见杜从古集篆古文韵海

徐铉篆韵六书隶统书沈子琚碑见汉隶字源灉澭并六书统

鲜于枢草书集韵   

洪武正韵于容切周礼职方氏兖州其浸卢维释文卢音雷维于恭切。又微送二韵。


永乐大典卷之六百六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