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训导厅壁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宁训导厅壁记
作者:袁枚 清
本作品收录于《小仓山房文集/13

校官官最卑,俸最薄,庑廨最庳陋。其长如是,其贰可知。江宁训导署有厅三楹,为前明祠周忠节公所。来官此者,率傧壶修集宾僚于其间,非乐神人之杂居也,姑舍是而无以为居也。

曹君菽衣莅兹未久,邑之人兴修学宫,改祠周公于明德堂之右,于是三楹廓然,始为君所有。君庀治之,平其敛陷,增其杗棁,于粲洒扫,历书前人姓氏,而属余为记,镌两石陷之壁间。

余按:老子云:“与物且者,其身不容。”言君子不可与物为苟且也。是以叔孙昭子所到,虽一日必葺其墙屋。曹君本名家子,结发束脩,傮然思有所建立。使周祠不迁,吾知君必佻期养力,别创礼堂,以与诸生讲习。而况事与时偕,先贤如有意以让之哉?虽然,力不足而强为者,殆;身不勉而旁求者,劳。校官所入甚微,倘物土仞沟,陈之无艺,则功必难就。又或出位越思,求助于人,人必掉罄之,捉搦之,功亦未必就。曹君既不肯薄其官视如传舍,而又未尝旁呼将伯,以侳其廉。卒之室苟完,而道大适。此一役也,于以见天下无不可新之地,无不可勉之官。后之坐是厅者,俱当健其决,而贤其志也。

厅之前有榆甚古,有竹甚冗,有柏有柳甚稚,有池甚洼渫,将次第葺之,各因其质,以成其美。则教士之法,亦于是乎观。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