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巡抚雨峰徐公神道碑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苏巡抚雨峰徐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录于《小仓山房文集

公讳士林,字式儒,号雨峰,世居山东文登县。父农也,公幼闻邻儿读书声,慕之,跪太夫人膝前曰:“愿送儿置村塾中。”许之。遂举康熙辛卯孝廉,癸巳进士。补中书,迁刑部主事,知安庆府,再迁江苏按察使。以失察私铸,左迁汀漳道。

漳俗斗杀人,捕之辄聚众据山。或请用兵,公曰:“无庸。”命壮丁分扼要隘。三日,度其食且尽,遣人深入,筈以好语,曰:“垂手出山者免。”如其言,果逐队出,乃伏其仇于旁。仇大呼曰:“为首者某也。”立擒以徇。众惊散。嗣后捕犯,犯无据山者。

迁江苏布政使,丁父忧,诏夺情巡抚江苏,公不起。服阕入都,天子问:“山东、直隶麦收如何?”曰:“旱且萎。”问:“得雨如何?”曰:“虽雨无益。”问:“何以用人?”曰:“工献纳者,虽敏非才;昧是非者,虽廉实蠹。”上深然之。补江苏布政使。寻迁巡抚。未一年病,病中念太夫人年高,不能迎养,三上疏乞归。上许之。行至淮安薨。天子震悼,命崇祀贤良。寿五十有八。

公要路不通一刺,而于乡会师门,惓惓不忘,曰:“此人生遇合之始也。”治狱如神。任刑部时,有二人伐木塞外,木扌票乙毙,有司讯结矣。越三月,乙弟以谋杀控甲,甲逃。公曰:“置当场死者之妻子不问,而以三月后局外之人兴狱乎?甲逃惧累,非惧罪也。”甲闻即出,狱果虚。知安庆时,宿松孀田氏事姑孝,兄公利其产,逼嫁之,与群匪篡焉。妇刎于途,诬以坠水。公坐堂上,见黑衣女子啾啾如有诉,召兄公质之,则毛发析洒,口吐情实。公深愧以鬼道设教,而满庭胥隶,皆有见闻,不能掩也。凡谳决宪于辕垣,绝人影射。守令来谒,具狱命判,试其才。教曰:“深文伤和,姑息养奸。戒之哉!夫律例犹医书《本草》也。其情事万端,如病者之经络虚实也。不善用药者杀人,不善用律者如之。”

性廉俭,而绝不自矜。贺长至节,天寒裘秃,霜与涕俱,臬使包括以貂假公。公披之如忘,涕唾交挥。家人耳语曰:“此包公衣也。”公大惭谢过。少顷论公事快,挥洒如初。听讼饥,大呼点心,家人供角黍,且判且啖。少顷髭颐尽赤,盖误帡为饴糖,笔箸交下,不复能辨。晚坐白木榻,一灯荧然,左右案可隐人,手批目览,虽除夕元辰勿辍。幕下客怜之,具美膳邀公。公猛啖,不问是何名色。其平素精神梦寐,偃仰唾涕,知爱民忧国,惟日不足而已。故于服食居处,人以是供,公以是受,不容心于丰,亦不容心于俭也。

闻觉禅师来江南,督抚、将军以下,负矢屈膝,公长揖呼“和尚”。织造海保入狱,五月犹狐裘,公进葛衣。大府嗬之,公曰:“罪虽重,于律,五月不衣裘也。”如以为嫌,请劾臬使。楚盐不运,诏命会同盐政核议。或劝公让盐政主稿,公笑曰:“问心公私耳,何嫌之避?”请加息以惠商。时内外大臣,噎冒不前,而公章先上。乃附纸尾以进。

公子一人,名朝亮,生十四年而公薨。妻张氏,诰。铭曰:

昔汤文正,为政江南。民化其俭,苦节成甘。后有继者,谆谆训词。民不能从,且相?訾。隔五十年,徐公至止。宴沧浪亭,五簋而已。苏城翕然,俭且中礼。惟余小子,憎人讲学。闻先生风,恍然梦觉。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祷而应,应在祷先。至诚动物,其中有天。羊质虎皮,类然不然。呜呼徐公,今无其伦!来非恋爵,去非要君。俭非矫俗,仁非市恩。始于立身,终于事亲。正色为秋,微笑为春。不爱公勤,爱公之醇;不敬公清,敬公之真。爰为公铭,以示后人。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