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巡撫雨峰徐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江蘇巡撫雨峰徐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諱士林,字式儒,號雨峰,世居山東文登縣。父農也,公幼聞鄰兒讀書聲,慕之,跪太夫人膝前曰:「願送兒置村塾中。」許之。遂舉康熙辛卯孝廉,癸巳進士。補中書,遷刑部主事,知安慶府,再遷江蘇按察使。以失察私鑄,左遷汀漳道。

漳俗鬥殺人,捕之輒聚眾據山。或請用兵,公曰:「無庸。」命壯丁分扼要隘。三日,度其食且盡,遣人深入,筈以好語,曰:「垂手出山者免。」如其言,果逐隊出,乃伏其仇於旁。仇大呼曰:「為首者某也。」立擒以徇。眾驚散。嗣後捕犯,犯無據山者。

遷江蘇布政使,丁父憂,詔奪情巡撫江蘇,公不起。服闋入都,天子問:「山東、直隸麥收如何?」曰:「旱且萎。」問:「得雨如何?」曰:「雖雨無益。」問:「何以用人?」曰:「工獻納者,雖敏非才;昧是非者,雖廉實蠹。」上深然之。補江蘇布政使。尋遷巡撫。未一年病,病中念太夫人年高,不能迎養,三上疏乞歸。上許之。行至淮安薨。天子震悼,命崇祀賢良。壽五十有八。

公要路不通一刺,而於鄉會師門,惓惓不忘,曰:「此人生遇合之始也。」治獄如神。任刑部時,有二人伐木塞外,木扌票乙斃,有司訊結矣。越三月,乙弟以謀殺控甲,甲逃。公曰:「置當場死者之妻子不問,而以三月後局外之人興獄乎?甲逃懼累,非懼罪也。」甲聞即出,獄果虛。知安慶時,宿松孀田氏事姑孝,兄公利其產,逼嫁之,與群匪篡焉。婦刎於途,誣以墜水。公坐堂上,見黑衣女子啾啾如有訴,召兄公質之,則毛髮析灑,口吐情實。公深愧以鬼道設教,而滿庭胥隸,皆有見聞,不能掩也。凡讞決憲於轅垣,絕人影射。守令來謁,具獄命判,試其才。教曰:「深文傷和,姑息養奸。戒之哉!夫律例猶醫書《本草》也。其情事萬端,如病者之經絡虛實也。不善用藥者殺人,不善用律者如之。」

性廉儉,而絕不自矜。賀長至節,天寒裘禿,霜與涕俱,臬使包括以貂假公。公披之如忘,涕唾交揮。家人耳語曰:「此包公衣也。」公大慚謝過。少頃論公事快,揮灑如初。聽訟饑,大呼點心,家人供角黍,且判且啖。少頃髭頤盡赤,蓋誤帡為飴糖,筆箸交下,不復能辨。晚坐白木榻,一燈熒然,左右案可隱人,手批目覽,雖除夕元辰勿輟。幕下客憐之,具美膳邀公。公猛啖,不問是何名色。其平素精神夢寐,偃仰唾涕,知愛民憂國,惟日不足而已。故於服食居處,人以是供,公以是受,不容心於豐,亦不容心於儉也。

聞覺禪師來江南,督撫、將軍以下,負矢屈膝,公長揖呼「和尚」。織造海保入獄,五月猶狐裘,公進葛衣。大府嗬之,公曰:「罪雖重,於律,五月不衣裘也。」如以為嫌,請劾臬使。楚鹽不運,詔命會同鹽政核議。或勸公讓鹽政主稿,公笑曰:「問心公私耳,何嫌之避?」請加息以惠商。時內外大臣,噎冒不前,而公章先上。乃附紙尾以進。

公子一人,名朝亮,生十四年而公薨。妻張氏,誥。銘曰:

昔湯文正,為政江南。民化其儉,苦節成甘。後有繼者,諄諄訓詞。民不能從,且相?訾。隔五十年,徐公至止。宴滄浪亭,五簋而已。蘇城翕然,儉且中禮。惟余小子,憎人講學。聞先生風,恍然夢覺。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禱而應,應在禱先。至誠動物,其中有天。羊質虎皮,類然不然。嗚呼徐公,今無其倫!來非戀爵,去非要君。儉非矯俗,仁非市恩。始於立身,終於事親。正色為秋,微笑為春。不愛公勤,愛公之醇;不敬公清,敬公之真。爰為公銘,以示後人。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