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纪略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河源纪略 卷一

  乾隆四十七年七月十四日内阁奉
  上谕今年春间豫省青龙岗漫口合龙未就遣大学士阿桂之子乾清门侍卫阿弥达前往青海务穷河源告祭
  河神事竣复命并据按定南针绘图具说呈览据奏星宿海西南有一河名阿勒坦郭勒䝉古语阿勒坦即黄金郭勒即河也此河实系黄河上源其水色黄回旋三百馀里穿入星宿海自此合流至贵徳堡水色全黄始名黄河又阿勒坦郭勒之西有巨石高数丈名阿勒坦噶达素齐老蒙古语噶达素北极星也齐老石也其崖壁黄赤色壁上为天池池中流泉喷涌酾为百道皆作金色入阿勒坦郭勒则真黄河之上源也其所奏河源颇为明晰从前康熙四十三年
  皇祖命侍卫拉锡等往穷河源其时伊等但穷至星宿海即指为河源自彼回程复奏而未穷至阿勒坦郭勒之黄水尤未穷至阿勒坦噶达素齐老之真源是以
  皇祖所降谕㫖并
  几暇格物编星宿海一条亦但就拉锡等所奏以鄂敦他腊为河源也今既考询明确较前更加详晰因赋河源诗一篇叙述原委又因汉书河出昆仑之语考之于今昆仑当在回部中回部诸水皆东注蒲昌海即盐泽也盐泽之水入地伏流至青海始出而大河之水独黄非昆仑之水伏地至此出而挟星宿海诸水为河渎而何济水三伏三见此亦一证因于河源诗后复加按语为之决疑传正嗣检阅宋史河渠志有云河绕昆仑之南折而东复绕昆仑之北诸语夫昆仑大山也河安能绕其南又绕其北此不待辩而知其诬且昆仑在回部离此万里谁能移此为青海之河源既又细阅康熙年间拉锡所具图于贵徳之西有三支河名昆都伦乃悟昆都伦者䝉古语谓横也横即支河之谓此元时旧名谓有三横河入于河葢䝉古以横为昆都伦即回部所谓昆仑山者亦系横
  岭而修书者不解其故遂牵青海之昆都伦河为回部之昆仑山耳既解其疑不可不详志因复著读宋史河渠志一篇兹更检元史地理志有河源附录一卷内称汉使张骞道西域见二水交流发葱岭汇盐泽伏流千里至积石而再出其所言与朕蒲昌海即盐泽之水入地伏流意颇合可见古人考证已有先得我心者按史记大宛传云于阗之西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潜行地下其南则河源出焉河注中国汉书西域传于阗国条下所引亦同而说未详尽张骞既至蒲昌海则或越过星宿海直至回部地方或回至星宿海而未寻至阿勒坦郭勒等处当日还奏必有奏牍或绘图陈献而司马迁班固纪载弗为备详始末仅以数语了事致后人无从考证此作史者之略也然则武帝纪所云昆仑为河源本不误特未详伏流而出青海之阿勒坦噶达素而经星宿海为河源耳至元世祖时遣使穷河源亦但言至青海之星宿海见有泉百馀泓便指谓河源而不言其上有阿勒坦噶逹素之黄水又上有蒲昌海之伏流则仍属得半而止朕从前为热河考即言河源自葱岭以东之和阗叶尔羌诸水潴为蒲昌海即盐泽蒙古语谓之罗布淖尔伏流地中复出为星宿海云云今覆阅史记汉书所记河源为之究极原委则张骞所穷正与今所考订相合又岂可没其探本讨源之实乎所有两汉迄今自正史以及各家河源辨证诸书允宜通行校阅订是正讹编辑河源纪略一书著四库馆总裁督同总纂等悉心纂办将御制河源诗文冠于卷端凡蒙古地名人名译对汉音者均照改定正史详晰校正无讹颁布刋刻并录入四库全书以昭传信特谕钦此



  御制河源诗
  惟岳曰有五惟渎曰有四四渎河居一宏功赞
  天地金堤䕶九曲迩年每有事戊戌年仪封十六堡决口庚子年睢宁之郭家渡考城之张家油房掣溜均在南岸昨辛丑秋仪封青龙冈漫口则在北岸瓠子计己竭灵源致䖍祭因遣侍卫往豫省青龙冈漫工因屡次合龙未就于本年二月内命大学士阿桂之子乾清门侍卫阿弥逹前往务穷河源告祭 河神事竣复命并据按定南针绘图具说呈览所奏星宿海情形有旧图未备之处星宿海蒙古语鄂敦淖尔鄂敦即星宿淖尔即海也星宿海有泉千百涌出俱绿水惟西南一河名阿勒坦郭勒蒙古语阿勒坦即黄金郭勒即河也此河实系黄河上源其水色黄从东南流更折而西北回旋三百馀里穿入星宿海因㑹诸绿水黄色㣲淡自此合流东下屈曲千七百馀里至贵徳堡抉沙激浪水色全黄始名黄河向以星宿海诸泉为河源虽未穷至阿勒坦郭勒之上源而河由星宿海以行谓之源亦不致大相迳庭云穷源命必至归来新图呈旧图称未备旧云星宿海便即河源是蒙古语鄂敦鄂敦星宿谓此固非差讹然河其南寄因更向西行溯洄川益䆳色赤作黄金别流无敢厕询以蒙古名曰阿勒 两字作一字读后仿此坦郭勒坦谓黄金郭勒则河义更西得巨石询蒙古名字阿坦噶逹素北极星名意阿勒坦郭勒之西有巨石高数丈亭亭独立名阿勒坦噶逹素齐老阿勒坦噶逹素蒙古语北极星也齐老石也惟此一石𡶶其崖壁乃土作黄赤色更无草木壁上为天池池中流泉喷涌酾为百道皆作金色入阿勒坦郭勒实黄河真源也司水见道经不约今古契再上则赤壁壁端天池积酾泉作金色真源信无二山土胥金色更无林木翳东南流折北屈注三百里穿星宿海东色微淡以易东至贵徳堡遂作纯黄色向称星宿源亦未大差致集林云有人未书其名见妇浣纱异张骞支机石更述荆楚记或到星宿海傅㑹传奇伪统
  天一所生轩图㫖早示考订志其详惟吁
  安澜赐
  按班固汉书张骞传天子使穷河源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按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而固赞又谓骞使大夏之后穷河源恶睹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于是邓展遂谓河源出于积石是皆拘墟未见颜色之言葢千古以上中国以外记载己舛言语不通而欲定其确实何异北辕适越考元史始有星宿海之名而以为河源元蒙古也鄂敦即星宿彼时讹译为火敦则汉人不通蒙古语耳此为近之今则更溯以上遂得真源然昆仑之语亦不为无因葢昆仑在今回部中回部诸水皆东注蒲昌海即盐泽也盐泽之水皆入地伏流至青海始出则星宿海诸水皆是也而大河之源独黄色为灵异更在星宿海之上非昆仑之水伏地至此以出而挟星宿海诸水为河渎而何济水三伏三见此亦一证矣独汉书所云采玉则因昆仑出玉未免牵就询之阿弥逹则称河源皆土山无石无石安能有玉夫非精通蒙古语及汉书更问之亲履其地之人率欲定此事体大而地逺理博之事不亦甚难乎于甚难而得决疑传正亦一大快也



  御制河源简明语
  予既为河源诗并按语既读宋史河渠志有文命辑河源纪略有谕兹以体大物博考今证古不无费辞虽彼此细勘事则明恐毫厘稍差义乃紊兹为简明之语庶因提要而便览葢河源究以张骞所探蒲昌海盐泽及汉武所定昆仑为是虽山海水经注皆略具其说山海经刘歆称伯益所著本无所据水经注则桑钦郦道元皆张骞后人实祖其说而广之以致于烦文且昆仑在回部原出玉也独未明揭伏流至青海于阿勒坦噶达素之天池而出耳历唐宋以至元乃有鄂敦淖尔为河源之语鄂敦为𫎇古语汉语即星宿海也彼时虽未考至天池而中国之河源实由此颇见梗概矣溯伏流以至蒲昌海盐泽非河源而何星宿海亦盐泽之伏流至青海而出为清水黄河挟之以流始为微淡后为纯黄是二水本一源至中国出地为二色而终归于一若夫曲折纤细则见近所为诗文及纪略之书独叙其简明崖略如此cq=71
  河源纪略凡例
  一从来叙述河源率多失实葢由于未经其地故附㑹𫝊闻今恭逢
  神武耆定而闻见乃真又仰荷
  圣训昭垂而异同乃决实为千古未有之盛谨㳟录御制诗文为全书纲领并恭录此次钦奉
  谕㫖弁冕简端以志縁起且以见是非折𠂻纂录诸
  悉禀
  睿裁
  一水道委曲非绘画不明但辍耕录所载旧图疏舛殊甚今拟按
  钦定西域图志先列地图一切开方分度务与测验相符然后以河流所迳依道里方向绘入以揭全书之眉目其今地名拟用朱书古地名拟用墨书刻本内古地名加用圆圈以示分别庶使旧说之得失开卷釐然
  一水道曼衍纵横虽颇纷杂该以分合伏见四例足括大凡既绘图以尽其详更当立表以提其要今拟以河之分合伏见列为第一格以来㑹之水为第二格其隔一隔二隔三隔四来㑹者以次分格使旁行斜上纲目相牵检图检书尤易明其端绪
  一河之源流今所勘验悉有确据与讹𫝊影射者迥殊必须叙述详明始足祛疑𫝊信今拟立质实一门兼仿桑经郦注之例以河所流迳标其地名方隅为纲而详列其道里形势为目务使曲折咸备使读者有若目经
  一古来考订河源舛谬者十之七八其确有典据者亦偶逢十之二三未可概为屏弃今拟立证古一门凡史汉以下迄于万斯同胡渭诸书苟有一说可采者悉仿张鳯桂胜桂故之例标列原文而以今所实验加案互证于下其某地即今某地亦一一申明
  一群言淆乱最易荧听儒者株守旧闻尤多拘执必须详为驳正始真妄分明今拟立辩讹一门凡旧说纰缪者亦标列原文逐条各加案语紏正其失庶诸家纂述可一一知其虚诬
  
  圣朝削平西域昆仑月𩨳悉隶版图为开辟以来所未睹凡大河流迳之地或挞伐所经由或部族所聚处或沿波列戍或夹岸开屯均足为考镜地理之资今拟立纪事一门以着实有其地得以详核之由其前代轶事确有可据者亦附见焉
  一郦道元注水经并博引遗文旁徴古迹既资叅考亦广见闻今拟立杂录一门凡诸书所载西域山川物产古迹遗踪在河流所经之地者悉分条胪载以备旁稽其传讹傅㑹之词亦附加订正
  一刘知㡬作史通深明断限此书既以河源为名则图表及以上五门应均以在西域者为断至流入秦陇以后历代迁徙之迹自有治河各书详晰记载无待赘陈
  一译语𫝊讹最为舛互河源所迳多有介在藩部声音文字尤错杂难稽今所用地名一以
  钦定西域同文志为凖或三合四合之字亦一一遵录不用古来假借失真之音其志中所译名义系何语即一一注于句下并可订古籍音译之讹










  钦定四库全书     史部十一
  河源纪略目录     地理类四河渠之属卷首
  上谕
  御制诗文
  凡例
  卷一
  图说一
  卷二
  图说二
  卷三
  图说附
  卷四
  列表一
  卷五
  列表二
  卷六
  列表三
  卷七
  列表四
  卷八
  列表五
  卷九
  质实一
  卷十
  质实二
  卷十一
  质实三
  卷十二
  质实四
  卷十三
  质实五
  卷十四
  证古一
  卷十五
  证古二
  卷十六
  证古三
  卷十七
  证古四
  卷十八
  证古五
  卷十九
  证古六
  卷二十
  辨讹一
  卷二十一
  辨讹二
  卷二十二
  辨讹三
  卷二十三
  辨讹四
  卷二十四
  辨讹五
  卷二十五
  辨讹六
  卷二十六
  纪事一
  卷二十七
  纪事二
  卷二十八
  纪事三
  卷二十九
  纪事四
  卷三十
  纪事五
  卷三十一
  纪事六
  卷三十二
  杂录一
  卷三十三
  杂录二
  卷三十四
  杂录三
  卷三十五
  杂录四





  钦定四库全书
  河源纪略
  提要
  等谨案河源纪略三十六卷乾隆四十七年
  敕撰是年春以中州有事于河工
  特命侍卫阿弥达祭告西宁河神因西溯河源绘
  图具
  奏言星宿海西南三百馀里有阿勒坦郭勒水色独黄又西有阿勒坦噶达素齐老流泉百道入阿勒坦郭勒是为黄河真源为自古探索所未及
  皇上因考征实验参订旧文
  御制河源诗一章详为训释系以
  案语又
  御制读宋史河渠志一篇阐河出昆仑之实以正
  从来之讹语复
  命兵部侍郎纪昀大理寺卿陆锡熊等寻绎史𫝊旁稽众说综其向背定其是非辑为一书首冠以图凡开方分度悉准
  钦定舆图而以河流所迳及诸水之潜通显㑹者各依方隅绘画以著其详次列以表以分合伏见四例该水道之脉络俾旁行斜上经纬相贯纲目相从以提其要次曰质实恭绎
  圣祖仁皇帝圣谕以冈厎斯尼玛伊冈里阿林为天
  下山水之祖实古之昆仑案
  钦定舆图自冈厎斯至罗布淖尔再伏为一卷自罗布淖尔伏流一千三百里为一卷自阿勒坦噶达素齐老重源再发至积石闗迳兰州府北为一卷兼仿水经及郦道元注之例旁支正干一一疏通证明次曰证古凡载籍所陈与今所履勘相符者并条列原文各加案语以互相参定次曰辨讹凡旧说之纰缪亦条列原文各为纠驳以祛惑释疑次曰纪事凡挞伐所经部族所聚职贡所通及开屯列戍与灵源相值者一一胪载其前代轶闻亦以数附见次曰杂录凡名山古迹物产土风介在洪流左右者皆博采遗文以旁资稽核而恭录
  御制诗文弁冕全书用以挈纲领定权衡焉考自古谈河源者或以为在西域或以为在吐蕃各持一说纷如聚讼莫能得所折衷推索其由大扺所记之真妄由其地之能至不能至所考之疏宻由其时之求详不求详山海经称禹命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纪其亿选之数其事不见于经𫝊见经𫝊者惟导和积石灼为禹迹所至而已故禹本纪诸书言河源弗详儒者亦不以为信汉通西域张骞仅得其梗概以三十六国不入版图故也元世祖时尝遣笃什穷探乃仅止星宿海而止不知有阿勒坦郭勒之黄水又不知有盐泽之伏流岂非以开国之初倥偬草创不能事事责其实故虽能至其地而考之终未审欤我
  国家重熙累洽荒憬咸归
  圣祖仁皇帝平定西蔵黄图括地已奄有昆仑我皇上七徳昭宣
  天弧𦒿定天山两道拓地二万馀里西通濛汜悉主悉臣月𩨳以东皆我疆索星轺虎节络绎往来如在戸闼之内与张骞之转徙绝域潜行窃睨略得仿佛者其势迥殊且自
  临御以来无逸永年恒乆不已
  乾行弥健
  睿照无遗所综核者无一事不得其真所任使者亦无一人敢饰以伪与笃什之探寻未竟遽□预报命者更复迥异是以能沿溯真源祛除谬说
  亲加釐定勒为一帙以昭示无穷臣等载笔之馀
  仰颂
  圣功之无逺弗届又仰颂
  圣鉴之无微弗周也乾隆四十九年七月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  陆 费 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