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九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一百一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

   唐上都西朙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六度篇第八十五之四

 精进部

  述意

夫忍行之情犹昧审的之㫖未显所以策惰令心不

懈是故经曰汝等比丘当勤精进十力慧日既已潜

没汝等当为无朙所覆又言阐提之人尸卧终日当

言成道无有是处释论云在家懈怠失于俗利出家

懒惰丧于法宝是以斯𨙻勇猛诸佛称扬迦叶精奇

如来述赞书云夙兴夜寐竭力致身乃曰忠臣方称

孝子故知放逸懈怠之所不尚精进劬劳无时不可

岂得恣其愚懐纵情憍荡致使善根种子不复开敷

道树枝条弥加枯萃况复命属死王名系幽府奄归

长夜顿罢资粮冥曹考问将何酬答当于此时悔惰

何及是故今者劝诸行人闻身馀力预备前粮常须

检校三业勿令违于六时每于昼夜从旦至中从中

至暮从暮至夜从夜至晓乃至一时一刻一念一刹

𨙻检校三业几心行善几心行恶几心行孝几心行

逆几心行猒离财色心几心行贪著财色心几心行

人天善根业几心行三涂不善业几心猒离名闻著

我心几心贪求名闻着我心几心欣修三乘出世心

几心轻慢三乘深乐世间心如是善恶日夜相违行

者常须检校勿令放逸堕于邪网恒省三业逓相诫

勖心口相训心语口言汝常说善莫说非法口还语

心汝思正法莫思非法心复语身汝勤精进莫行懈

怠如是我心自制我口自慎我身自禁如是自策足

得髙升何劳他控横起怨憎故经曰身行善口行善

意行善定生善道身行恶口行恶意行恶定生恶趣

又如快马顾影驰走不同驽畜加诸杖捶若不自诫

要假他呵反增触恼益罪尤深也

  懈惰

如菩萨本行经云佛告阿难夫懈怠者众行之累居

家懈怠则衣食不供产业不举出家懈怠不能出离

生死之苦一切众事皆由精进而得兴起是时帝释

便说偈言

  欲求最胜道 不惜其躯命 弃身如粪土

  解了无吾我 虽用财宝施 此事不为难

  勇猛如是者 精进得佛疾

又增一阿含经云若有人懈惰种不善行于事有损

若能不懈惰此最精妙所以然者弥勒菩萨经三十

劫应当作佛我以精进力勇猛之心使弥勒在后成

佛是故当念精进勿有懈怠又譬喻经云迦叶佛时

有兄弟二人俱为沙门兄持戒坐禅一心求道而不

布施弟布施修福而喜破戒兄从释迦出家得阿罗

汉果衣常不充食常不饱弟生象中为象多力能却

怨敌国王所爱金银珍宝璎珞其身封数百户邑供

给此象随其所须时兄比丘值世大俭游行乞食七

日不得末后得少粗食劣得济命先知此象是前世

弟便往诣象手捉象耳而语之言我㫺与汝俱有罪

也象思比丘语即识宿命见前因縁愁忧不食象子

怖惧便往白王王问象子先无人犯此象不象子答

曰无他异人唯一沙门来至象边须臾便去王即遣

人觅得沙门问言至象边何所道耶沙门答曰我语

象云我与汝俱有罪耳沙门向王具说如上王意便

悟即放沙门又增一阿含经云尔时世尊与无央数

之众而为说法有一长老比丘向世尊舒脚而𥋍有

修摩𨙻沙弥年向八岁去世尊不逺结跏趺坐系念

在前世尊遥见长老比丘舒脚而眠复见沙弥端坐

思惟便说偈言

  所谓长老者 未必剃发须 虽复年齿长

  不免于恶行 若有见谛法 无害于群前

  舍诸秽恶行 此名为长老 我今谓长老

  未必先出家 修其善本业 分别于正行

  设有年幼少 诸根无漏缺 此谓名长老

  分别正法行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颇见此长老舒脚而𥋍乎

诸比丘对曰如是悉见世尊告曰此长老比丘前五

百世中恒为龙身今设命终当生龙中所以然者无

有恭敬于佛法众若无恭敬之心于佛法众者命终

皆当生龙中汝等颇见修摩𨙻沙弥年向八岁去我

不逺端坐思惟不诸比丘对曰悉见世尊曰此沙弥

却后七日当得四神足及得四谛之法以是之故恒

常勤加恭敬佛法之众又佛说马有八态譬人经云

佛告诸比丘马有弊恶八态何等为八一态者解羁

缰时便掣车欲走二态者车驾跳梁欲啮其人三态

者便举前两脚掣车而走四态者便蹋车𫐉五态者

便人立持轭摩身抄车却行六态者便𠊓行斜走七

态者便掣车驰走得值浊泥止住不行八态者悬篼

喂之熟视不食其主牵去欲驾之时遽含噏噬饮食

不得佛言人亦有弊恶八态何等为八一态者闻说

经便走不欲乐听如马解羁缰掣车走时二态者闻

说经意不解不知语所趣向便瞋跳梁不欲乐闻如

马驾车时跳梁欲啮人时三态者闻说经便逆不受

如马举前两脚掣车走时四态者闻说经便骂如马

蹹车𫐉时五态者闻说经便起去如马人立持轭摩

身抄车却行时六态者闻说经不肯听䫌头邪视耳

语如马𠊓行斜走时七态者闻说经便欲穷难问之

不能相应答便死抵妄语如马得浊泥便止不复行

八态者闻说经不肯听及念淫泆多求不欲听受死

入恶道时乃遽欲学问行道亦不能复得行道如马

悬篼喂之熟视不肯食其主牵去欲驾之乃遽含噏

噬亦不得食佛言我说马有八态恶人亦有八恶态

如是比丘闻经欢喜作礼而去

  策修

如持世经云宝光菩萨于阎浮檀金佛所发于精进

但为入如是法方便门二十亿岁终不生恶心若利

养心又宝光菩萨如是精进二十亿岁未曾发起淫

怒痴心又无量意菩萨无量力菩萨于四万岁中终

不𥋍眠常不满腹食亦不卧若坐若经行但念五取

阴相又大集经云法语比丘二万年中无有𥋍眠然

后上升虚空一多罗树结跏趺坐满一千年不动不

揺法喜为食获得比智乐说无碍又譬喻经云罗阅

祇国沙门坐自誓曰我不得道终不起欲𥋍眠作锥

长八寸刺两䏶痛不得眠一年得道又薄俱罗经云

薄俱罗称言我从出家以来十八年中未曾偃卧胁

一著床背有所倚又遗教经云汝等比丘若勤精进

则事无难者是故汝等常勤精进譬如小水常流则

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数数懈废譬如钻火未热而息

虽欲得火火难可得是名精进又智度论云身精进

为少心精进为大外精进为少内精进为大复次佛

说意业力大故如仙人瞋时能令大国磨灭复次身

口作五逆罪大果报一劫在阿鼻地狱受意业力得

生非有想非无想处寿八万大劫亦在十方佛国寿

命无量以是故身口精进为少意精进为大如是诸

经广叹精进一心正念𨒪得道果未必要须多闻又

智度论云若人欲得所闻皆持应当一心忆念令念

增长于相似事系念令知所不见事如周利盘陁迦

比丘系心拭屣物中念忆禅定除心垢法乃得罗汉

果彼人暗钝令诵扫帚两字犹不俱得得扫忘帚得

帚忘扫如此蒙钝尚得圣道何况利人不得圣道天

下极钝岂过于此佛法贵行不贵不行但能勤行纵

复寡闻亦先入道又毗婆沙论云如二人俱至一方

一乘疾马一乘钝马虽乘钝马以前发故先有所至

信解脱人勤行精进先至涅盘即是周利等也又六

度集经云佛告弟子当勤精进听闻讽诵莫得懈怠

阴葢所覆吾念过去无数劫时有佛名一切度王是

时众中有两比丘一名精进辩一名徳乐止共听法

精进辩者闻经欢喜应时即得阿惟越致神通具足

徳乐止者𥋍眠不觉独无所得时精进辩谓徳乐止

言佛者难值亿百千世时乃一出当勤精进为众善

本如何𥋍眠时徳乐止闻其教诏便即经行于祇树

间甫始经行复住𥋍眠如是烦乱不能自定诣泉侧

坐欲思惟复生眠𥋍时精进辩便以善权往而度之

化作蜂王飞趣其眼如欲蜇之时徳乐止惊觉而坐

畏此蜂王须臾复𥋍时蜜蜂王飞入腋下螫其胸腹

徳乐止惊心中懅悸不敢复𥋍时泉水中有杂色华

种种鲜洁时蜜蜂王飞住华上食甘露味时徳乐止

端坐视之畏复飞来不敢𥋍眠思惟蜂王观其根本

蜂王食味不出华中须臾之顷蜂王𥋍眠堕污泥中

身体沐浴已复还飞住其华上时徳乐止向蜜蜂王

说偈言

  是食甘露者 其身得安隐 不当复持归

  遍及其妻子 如何堕泥中 自污其身体

  如是为无𭶑 毁其甘露味 又如此华

  不宜久住中 日没华还合 求出则不能

  当须日光明 尔乃复得出 长夜乏疲冥

  如是甚勤苦

时蜜蜂王向徳乐止说偈报言

  佛者譬甘露 听闻无猒足 不当有懈怠

  无益于一切 五道生死海 譬如堕污泥

  爱欲所纒裹 无智为甚迷 日出众华

  譬佛之色身 日入华还合 世尊般泥曰

  值见如来世 当勤精进受 除去𥋍阴葢

  莫呼佛常在 深法之要慧 不以色因縁

  其现有著者 当知为善权 善权之所度

  有益不唐举 而现此变化 亦以一切故

时徳乐止听闻其说即得不起法忍解诸法本逮陁

邻尼佛告阿难尔时精进辩者今我身是徳乐止者

弥勒是也我于尔时俱与弥勒共听经法弥勒尔时

𥋍眠独无所得我不行善权而救度者弥勒至今在

生死中未得度脱又法句喻经云㫺有比丘日至城

外旷野塜间路由他田乃得达过其主见已便兴瞋

恚此何道人日此来往不修道徳即问道人汝何乞

士在吾田中纵横往来乃成人踪道人报曰吾有鬬

讼来求证人故行田中田主宿縁钩连应𫎇得度便

逐道人私匿从行见旷冢间尸骸狼藉胮胀臭烂鸟

兽食啖散落异处或有食啖尽不尽者有似灰鸽色

者疽虫吮嗽臭秽难近比丘举手语彼人曰此诸鸟

兽是我证人其人问曰此诸鸟兽何为证人汝今比

丘与谁共诤比丘报曰心之为病多诸漏患我观此

骸分别恶露便还房室还自观身从头至足与彼无

异然此心意流驰万端追逐幻伪色声香味细滑之

法我今欲诫心之源本汝心当知兴起是念无令将

吾入地狱饿鬼之中我今凡夫未脱诸缚然此心贼

不见从命以是之故日往旷野为说恶露不净之想

复与心说心为卒㬥乱错不定心今当改无造恶縁

时彼田主闻道人教以手挥泪哽咽难言然彼田主

于迦叶佛十千岁中修不净想寻时分别三十六物

恶露不净尔时比丘及彼田主即彼旷野大畏冢间

得须陀洹道故知前圣后圣通诫殷勤不得轻怠自

损来报眷属非久暂时縁合善恶交报亲踈何定不

得偏执贪著室家纵得荣位暂时非久比见愚俗不

知无常广事田宅爱恋妻儿贪求名利不知猒足生

平不知修福死去还属他人又法句喻经说云昔者

外国有清信士供养三宝初无猒极时有沙门与共

亲友逮得神通生死已尽时清信士因得疾病医药

加治不能得差时妇在边悲哀辛苦共为夫妇独受

斯痛卿设无常我何所依儿女孤单何所恃怙夫闻

悲恋应时即死魂神还在妇鼻中化作一虫妇甚啼

哭不能自止时道人往与妇相见知婿命过鼻中作

虫故欲谏喻令损愁忧妇见道人来增益悲哀奈何

和尚夫婿已死时妇洟鼻虫便堕地妇即惭愧欲以

脚𮛫道人告曰止止莫杀是卿夫婿化作此虫妇白

道人我夫奉经持戒精进难及何縁寿终堕此虫中

道人答曰用卿恩爱悲哀呼嗟起恩爱心恋慕愁忧

用是寿终即堕虫中道人为虫说经卿精进奉经持

法福应生天在诸佛前但坐恩爱恋慕之想堕此虫

中亦可惭愧虫闻其言心开意解便自克责即时寿

终便得上生是以今者唯应检校知心善恶改过为

福省已为人不得懈怠自损来报

  进益

如月灯三昧经云佛言若有菩萨能行精进有十种

利益何等为十一他不折伏二得佛所摄三为非人

所护四闻法不忘五未闻能闻六增长辩才七得三

昧性八少病少恼九随所得食食已能消十如优钵

华不同于朽又大宝积经云第四精进有十念一

念佛无量功徳二念法不思议解脱三念僧清净无

染四念行大慈安立众生五念行大悲拔济众苦六

念正定聚劝乐修善七念邪定聚拔令反本八念诸

饿鬼饥渴热恼九念诸畜生长受众苦十念诸地狱

备受烧煮菩萨如是思惟十念三宝功徳专念不乱

是名正念精进又六度经云复有四种精进具足智

慧何等为四一勤于多闻二勤于总持三勤于乐说

四勤于正行

感应縁略引六验

晋沙门帛僧光

晋沙门竺昙猷

宋沙门释僧䂓

宋大司农何澹之

周沙门释慧景

隋沙门释昙询

晋剡隐岳山有帛僧光或云昙光未详何许人少习

禅业晋永和初游于江东投剡之石城山山民咸云

此里旧有猛兽之灾及山神纵㬥人踪久绝光了无

惧色顾人开剪负杖而前行入数里忽大风雨群虎

嗥鸣光于山南见一石室仍止其中安禅合掌以为

栖禅之处至明旦雨息乃入村乞食夕复还中经三

日乃见山神或作虎形或作蛇身竞来怖光光一皆

不恐经三日又梦见山神自言移往章安县韩石山

住推室以相奉尔后采薪通流道俗宗事乐禅来学

者起茅茨于室侧渐成寺舍因名隐岳光每入定辄

七日不起处山五十三载春秋一百一十岁晋太元

之末以衣𫎇头安坐而卒众僧咸谓依常入定过七

日后怪其不起乃共看之颜色如常唯鼻中无气神

迁虽久而形骸不析至宋孝建二年郭鸿任剡入山

礼拜试以如意拨胸飒然风起衣肌消散唯白骨在

焉鸿大愧惧收之于室以砖累其外而泥之画其形

像于今尚存

晋始丰赤城山有昙猷或云法猷炖煌人少居苦行

习禅定后游江左止剡之石城山乞食坐禅尝行到

一行蛊家乞食猷咒愿竟忽见蜈蚣从食中跳出猷

快食无他后移始丰赤城山石室坐禅有猛虎数十

蹲在猷前猷诵经如故一虎独𥋍猷以如意扣虎头

诃何不听经俄而群虎皆去有顷壮蛇竞出大者十

馀围循环往复举头向猷经半日复去后一日神现

形语猷曰法师威徳既重来止此山弟子辄推室以

相奉猷曰贫道寻山愿得相值何不共住神曰弟子

无为不尔但部属未狎法化卒难制御逺人来往或

相侵触人神道异是以去耳猷曰本是何神居之久

近欲移何处去耶神曰弟子夏帝之子居于此山二

千馀年韩石山是家舅所治当往彼住寻还山阴庙

临别执手赠猷香三奁于是鸣鞞吹𧢲陵云而去赤

城山有孤岩独立秀出千云猷抟石作梯升岩宴坐

接竹𫝊水以供常用禅学造者十有馀人王羲之闻

而故往仰峰髙挹致敬而返赤城岩与天台SKchar布灵

溪四明并相连属而天台悬崖峻峙峰岭切天古老

相传云上有往时精舍得道者居之虽有石桥跨涧

而横石断人且莓苔青滑自终古已来无得至者猷

行至桥所闻空中声曰知君诚笃今未得度却后十

年自当来也猷心怅然夕留中宿闻行道唱菩萨声

且复欲前见一人须眉皓白问猷所之猷具答意公

曰君生死身何可得去吾是山神故相告耳猷乃退

还道经一石室过中憩息俄而云雾晦合室中尽明

猷神色无扰明旦见人著单衣袷来曰此乃仆之所

居昨行不在家中遂致骚动大深愧怍猷曰若是君

室请以相还神曰仆家室已移请留今住猷停少时

猷恨不得度石桥后洁斋累日复欲更往见横石洞

开度桥少许睹精舍神僧果如所说因烧香中食食

毕神僧谓猷曰却后十年自当来此今未得住于是

而反顾看横石还合如初晋太元中有妖星现帝并

下诸国有徳沙门令斋忏悔禳灾猷乃祈诚冥感至

六日旦见青衣小儿来悔过云横劳法师是夕星退

别说云禳星是帛僧光未详孰是猷以太元之末卒

于山室尸犹平坐而举体绿色晋义熙末隐士神世

摽入山登岩故见猷尸不朽其后欲往观者辄云雾

所惑无得窥也右此二验出梁高僧传

宋沙门僧䂓者武当寺僧也时京兆张瑜于此县常

请僧䂓在家供养永初元年十二月五日无痾忽㬥

死二日而稣愈自说云五日夜五更中闻门巷间哓

哓有声须臾见有五人炳炬火执信幡迳来入屋叱

咀僧䂓䂓因顿卧恍然五人便以赤绳缚将去行至

一山都无草木土色坚黑有𩔖石鐡山侧左右白骨

填积山数十里至三岐路有一人甚长壮被铠执仗

问曰五人有几人来答政一人耳五人又将䂓入一

道中俄至一城外有屋数十筑壤为之屋前有立木

长十馀丈上有铁梁形如桔槔左右有匮贮土土有

品数或有十斛形亦如五升大者有一人衣帻并赤

语䂓曰汝生世时有何罪福依实说之勿妄言也䂓

惶怖未答赤衣人如局吏云可开簿检其罪福也有

顷吏至长木下提一匮土悬铁梁上称之如觉低昂

吏谓䂓曰此称量罪福之秤也汝福少罪多应先受

罚俄有一人衣冠长者谓䂓曰汝沙门也何不念佛

我闻悔过可度八难䂓于是一心称佛衣冠人谓吏

曰可更为此人称之既是佛弟子幸可度脱吏乃复

上匮称之称乃正平既而将䂓至监官前辩之监执

笔观簿迟疑久之又有一人朱衣𤣥冠佩印绶执玉

板来曰算簿上未有此人名也监官愕然命左右收

录云须臾见反缚向五人来监官曰杀鬼何以滥将

人来乃鞭之少顷有使者称天帝唤道人来既至帝

宫经见践历略皆金宝精光晃昱不得凝视帝左右

朱衣宝冠饰以华珍帝曰汝是沙门何不勤业而为

鬼横收捕也䂓稽首诸佛祈恩请福帝曰汝命未

尽今当还生宜勤精进勿屡游白衣家杀鬼取人亦

多枉滥如汝比也䂓曰横滥之厄当以何方而济免

之帝曰广设福业最为善也若不办尔可作八闗斋

生免横祸死离地狱亦其次也语毕遣䂓去行还未

久见一精舍大有沙门见武当寺主白法师弟子慧

进皆在焉居宇宏整资待自然䂓请欲居之有一沙

门曰此是福地非君所得处也使者将䂓还至瑜家

而去

何澹之东海人宋大司农不信经法多行残害永初

中得病见一鬼形甚长壮牛头人身手执铁叉昼夜

守之忧怖屏营使道家作章符印录备诸禳绝而犹

见如故相识沙门慧义闻其病往候澹之为说所见

慧义曰此是牛头阿㫄也罪福不昩唯人所招君能

转心向法则此鬼自消澹之迷很不革顷之遂死

二验出冥祥记

大同二年有慧景法师为寺主道素髙洁有慧振

法师先于寺后山上起头陁屋二间恒有善神卫护

普通元年四月二十日有新受戒僧慧征往屋中诵

戒小有疲懈山神现形又著乌衣身长一丈手执索

慧征惊惧还寺普通八年四月十五日寺僧僧覆往

此屋中誓一夏诵经初尔一日诵习不懈至第二日

还寺消息须臾之间山上石下声如雷电有一块石

打屋僧覆惊起起辞谢诵经不敢复眠大同四年

月十二日中竟有一客僧名法珍縁家在寿阳来寺

礼拜仍至寺后山山上既见石窟中旧有好泉水水

甚清洁仍就此坐禅俄尔之间空中有声语令避去

其都不动须臾虎来以前脚撮其头血流出面四十

馀日疮差而去中大同元年二月五日摄山神现形

著菩萨巾披袈裟形貌极端正侍从左右三十馀人

又一人捉香𬬻在前来入禅堂诣𢎞誓法师所自坐

胡床与法师共语并请寺众行道又至其年四月四

日夜尔时大风禅堂僧智逺等闻外有数十人行声

至后夜见堂户边有一木慧景智逺等仍还大寺解

斋比还开禅堂户已见此景在禅床坐见一纸书令

安置故禅堂后石窟中慧䖍初捧不移末道当移石

窟即便轻举至其年五月十四日复㪅书一片石与

景逺二僧令于禅堂后种竹自称名菩提

隋懐州柏尖山寺释昙询俗姓杨𢎞农华阴人也谨

摄自修宗禀心学逺访岩隐游至白鹿山北霖落泉

寺逢昙准禅师授以禅法又往稠禅师所问其津道

极相礼遇善洽禅味后经三夏移住鹿土谷修禅属

枯泉重出䴥麋绕院故得美水驯兽日济道邻从学

之徒相庆兹瑞时因请法暂往云门值径阴雾昏暗

失路忽𫎇山神示道方㑹本途此乃化感幽冥神朙

翊卫时有盗者来窃蔬菜将欲出园乃为群蜂所螫

询闻来救慈心将治得全馀命尝有赵人逺至殷勤

致礼陈云弟子因病SKchar稣往见阎罗王诘问罪当就

狱赖𫎇询师来为请命王因放免生来未面逺访方

委又山行值二虎鬬累日不歇询执锡分之以身为

翳语云汝同居林薮计无大乖幸各分路何须固忿

虎闻低头饮气而散屡逢熊虎交诤不歇皆询往救

略同前述入鸟不乱兽见如偶又阴徳感物显用成

仁每入禅定七日为期白虎入房同居窟宅独处静

院不出十年隋文重徳屡送玺书兼赐香供重叠累

载以开皇初年风疹忽增卒于柏尖山寺春秋八十

初遘疾弥留忽有神灮照烛香风拂扇又感异鸟白

颈赤身绕院空飞声唳哀切气至大渐鸟住堂基自

然狎附不畏人物或在房门至于卧席悲叫逾甚血

沸眼中既尔往化鸟便飞出外空旋转奄然翔逝又

感猛虎绕院悲吼两宵云昏三日结惨又加山崩石

坠林摧涧塞惊动人畜恓惶失据其哀感灵祥畴能

殚记右此二验出唐高僧传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

校讹

 第十七纸十五行外下宋南藏有如字

音释

 萃⿰酉⿱衣十切与悴同憔悴也衣俭切忽也遽也乃都切驽下乘也昌列切挽

 𫐉郎丁切车栏也于革切辕端横木也篼喂篼当俟切饲马笼也喂于伪切饲也

 噏噬噏许及切与吸同噬时制切啖也五结切筮也匹米切倾头也

 切器如钻者𠊓礼切股也之九切彗也莫红切不明也羊益切胁间也

 蜇陟列切螫也𭶑胡八切慧也䏺胀䏺匹江切胀知亮切七余切痈也

 徂兖切欶也时染才资切以茅盖屋也苏合切翔风也炖煌炖徒浑切

 煌胡灮切炖煌郡名公户切毒也蜈蚣蜈五乎切蚣古红切徂尊切踞也

 力盐切匣也又藏香器峻峙峻私闰切峭也峙直里切山屹立也苦化切越也

 去列切息也愧怍愧诡伪切怍疾各切愧怍并惭也汝阳切除殃也去䂓切小

 乌何切病也哓哓并许幺切惧声也叱咀叱昌栗切咀才与切

 切柔土无块也桔槔桔居屑切槔古劳切桔槔汲水机器也知吕切盛也

 切巾蒲妹切带也是酉切印组也晃昱晃胡广切昱余六切晃昱灮明也

 䴥麋䴥古牙切牡鹿也麋靡为切鹿子也与职切扶助也施只切虫行毒也

 去吉切问罪也以中切兽似豕者胥里切王者之印丑刃切疾也

 切遇昨回切折也都寒切尽也

 金坛居士王秉铨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卷 吴江比丘明觉对 真州

 沙弥了因书 溧水毛有为刻万历辛卯秋淸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