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法苑珠林 卷第二十七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二十八

法𫟍珠林卷第二十七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敬僧篇第八

 述意部

夫论僧宝者谓禁戒守真威仪出俗图方外以发心

弃世间而立法官荣无以动其意亲属莫能累其想

弘道以报四恩育德以资三有髙越人天重逾金玉

称为僧也是知僧宝利益不可称纪故经曰纵有持

戒破戒若长若㓜皆须深敬不得轻慢若违斯㫖交

获重罪若待太公为卿相则千载无太公要得罗什

为师训则万代无罗什何得见一僧行过上累佛宗

见一人戒亏便轻上法止可以道废人以人不弘道

也不可以人废道以道是人师也故释迦佛等是真

佛宝金口所说理行教果是真法宝得果沙门是真

僧宝致令一瞻一礼万累冰消一赞一称千灾雾卷

自惟薄福不逢正化赖䝉遗迹幸承馀荫金檀铜素

漆纻丹青图像圣容名为佛宝纸绢竹帛书写玄言

名为法宝剃髪染衣执持应器名为僧宝此之三种

体相虽假用表真容敬之永绝长流懱之常招苦报

如木非亲母礼则响逸千龄凡非圣僧敬则光逾万

代是知斯风已扇遐迩共遵冥资含识神功罔测傥

有所亏获罪弥大既许出家理宜革俗如宋朝无识

初信邪惑骇动物情道俗惊怪后悟锺舋还申礼敬

宋室则荆蛮龌龊江汉﨑岖讵得反比大国金轮圣

御且如礼云介者不拜为失岂同去俗之人身被忍

铠屈节白衣理所不可三宝既同义须齐敬不可偏

遵佛法顿弃僧尼故法不自弘弘之在人人能弘道

故须斋敬也

 引证部

如梵网经云出家人法不合礼拜国王父母六亲亦

不敬事鬼神又涅槃经云出家人不礼敬在家人又

四分律云佛令诸比丘长㓜相次礼拜不应礼拜一

切白衣又佛本行经云输头檀王与诸眷属百官次

第礼佛已佛言王今可礼优波离比丘等诸比丘王

闻佛教即从座起顶礼五百比丘新出家者次第而

礼又萨遮尼干经云若谤声闻辟支佛法及大乘法

毁呰留难者犯根本罪今僧依大小乘经不拜君亲是奉佛教今乃令礼交违佛

教使拜跪俗人即不信佛语故犯根本罪又顺正理论云诸天神众不敢

希求受五戒者礼如国君主亦不求比丘礼拜以惧

损功德及寿命故又涅盘经云佛告迦叶若有建立

护持正法如是之人应从启请当舍身命而供养之

如我于是大乘经说有知法者若老若少故应供养

恭敬礼拜犹如事火婆罗门等有知法者若老若少

故应供养恭敬礼拜亦如诸天奉事帝释迦叶白佛

言若有长宿护持禁戒从年少邉咨受未闻云何是

人当礼敬不若当礼敬是则不名为持戒也若是年

少护持禁戒从诸宿旧破戒人邉咨受未闻复应礼

不若出家人从在家人咨受未闻复应礼不然出家

人不应礼敬在家人也然佛法中年少㓜小应当恭

敬耆旧长宿以是长宿先受具戒成就威仪是故应

当供养恭敬又中阿含经云云何知人胜如诸比丘

知有二种人有信有不信若信者胜不信者为不如

也谓信人复有二种有数往见比丘有不数往见比

丘若数往见比丘者胜不数往见比丘者为不如也

谓数往见比丘人复有二种有礼敬比丘有不礼敬

比丘若礼敬比丘者胜不礼敬比丘者为不如也谓

礼敬比丘人复有二种有问经有不问经若问经者

胜不问经者为不如也又旧杂譬喻经云昔有国王

出游每见沙门辄下车礼道人言大王止不得下车

王言我上不下所以言上不下者今我为道人作礼

寿终已后当生天上是故言我不下也又善见律云

输头檀那王礼佛已白佛言我今三度礼如来足一

佛初生时阿夷相曰若在家者应作转轮圣王若出

家学道必得成佛是时地为震动我见神力即为作

礼第二我出游戏看耕田人菩萨在阎浮树下日时

已晡树影停住不移覆菩萨身我见神力即为作礼

第三今迎佛至国佛升虚空作十八变如伏外道神

力无异即为作礼又中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

丘过去世时释提桓因欲入园观时敕御者令严驾

千马之车严驾以竟唯王知时时天帝释即下常胜

殿东向合掌礼佛尔时御者见则心惊毛竖马鞭落

地帝释见已即说偈言

  鬼汝何忧怖 马鞭落于地

御者说偈白帝释言

  见王天帝释 为舍脂之夫 所以生恐怖

  马鞭落地者 常见天帝释 一切诸大地

  人天大小王 及四护世主 三十三天众

  悉皆恭敬礼 何处更有尊 尊于帝释者

  而今正东向 合掌修敬礼

尔时帝释说偈答言

  我实于一切 世间大小王 及四护世王

  三十三天众 最为其尊主 故悉来恭敬

  而复有世间 随顺等正觉 名号满大师

  故我稽首礼

御者复白言

  是必世间胜 故使天王释 恭敬而合掌

  东向稽首礼 我今亦当礼 天王所礼者

佛告诸比丘彼天帝释为自在王尚恭敬佛汝等比

丘出家学道亦应如是恭敬于佛彼天帝释舍脂之

夫敬礼法僧亦复赞叹礼法僧者汝等已能正信出

家学道亦当如是敬礼法僧当复赞叹礼法僧者尔

时帝释从常胜殿来下周向诸方合掌恭敬时御者

见天帝从殿来下住于中庭周向诸方合掌恭敬见

已惊怖马鞭复落地而说偈言

  何故憍尸迦 故重于非家 为我说其义

  饥渴愿欲闻

时天帝释说偈答言

  我正恭敬彼 能出非家者 自在游诸方

  不计其行止 城邑国土色 不能累其心

  不畜资生具 一往无欲定 往则无所求

  唯无为为乐 言则定善言 不言则寂定

  诸天阿脩罗 各各共相违 人间自共诤

  相违亦如是 唯有出家者 于诸诤无诤

  于一切众生 放舍于刀杖 于财离财色

  不醉亦不荒 远离一切恶 是故敬礼彼

是时御者复说偈言

  天王之所敬 是必世间胜 故我从今日

  当礼出家人

又普达王经云时有夫延国王号名普达典领诸国

四方贡献王身奉佛法未尝偏枉常有慈心愍伤愚

民不知三尊每常斋戒辄登髙观烧香还头著地稽

首为礼国中臣民怪王如此自共议言王处万民之

尊远近敬伏发言人从有何情欲毁辱威仪头面著

地群臣数数共议欲谏不敢王敕臣下使严驾当行

王即与吏民数千人始出宫未远忽见一道人王便

下车却盖住其群从头面著地为道人作礼寻从而

还施设饮食遂不成行群臣于是乃谏言大王至尊

何宜于道路为此乞丐道人头面著地天下尊贵唯

有头面加为国主不与他同王便敕臣下令求死人

头及牛马猪羊头臣下即遍行求索历日乃得还白

王言前被教求死人头及六畜头今悉已得王言于

市卖之臣下即使人卖之牛马猪羊头等皆售但人

头未售王言贱贵卖之辄使其售如其不售便以丐

人如是历日卖既不售丐人又不取者头皆膖胀臭

处不可近之王便大怒语臣下言卿曹前諌言人头

最贵不可毁辱头面著地礼道人今使卖六畜头皆

售人头何故丐人无取者王即敕臣下严驾当出到

城外旷野泽中王有所问群臣人民莫不振悚王即

告群臣言卿寜识吾先君时有小儿常执持盖者不

臣下对曰实识有之王言今此小儿何所在对曰亡

已久远乃历十七年王言此儿为人善恶何如对言

臣等常睹其承事先王斋戒恭肃诚信自守非法不

言王告诸臣今若见此儿在时所着衣服寜识之不

诸臣对曰虽自久远臣故识之王顾使从急还内藏

取前亡儿衣来须㬰衣至王曰此是不对曰实是其

衣王曰今傥见儿身为识之不臣下皆黙然良久曰

臣自弊暗卒睹不别王始欲说本前见道人来到王

所王大欢喜起头面著地为道人作礼臣下莫不欢

喜道人就座王义手具白前縁今故严出欲示本末

愿为此国臣民开导愚痴令知真法道人即为臣下

说王本变欲知王者本是先王持盖小儿常随先王

斋戒一日不犯其后过世魂神还生为王作子令致

尊贵皆由宿行臣下大小莫不佥然曰吾等幸遇得

睹道人愿遂哀愍乞为弟子道人告言我师号曰佛

身具足相好独步三界教授不虚佛今去此乃六千

里须㬰语顷道人飞到舍卫国具以启佛彼国人民

甚可愍伤今皆诚心愿欲见佛唯垂大慈开示真道

佛便许可明日到夫延国佛为王及臣民等说法云

欲知普达王及道人本末不阿难言愿闻其事佛言

乃昔摩诃文佛时王为大姓家子其父供养三尊父

命子传香时有一侍使意中轻之不与其香罪福响

应故获其殃虽暂为驱使奉法不𡚶今得为王道人

本是侍使时不得香人虽不得香其意无恨即立誓

言若我得道当度此人福愿果合今来度王并及人

民王闻佛说其本末意解即得须陀洹国中人民闻

经皆受五戒十善以为常法又阿育王经云昔阿恕

伽王见一七岁沙弥将至屏处而为作礼语沙弥言

莫向人道我礼汝时沙弥前有一澡瓶沙弥即入其

中从澡瓶中复还来出而语言王慎莫向人道沙弥

入澡瓶中复还来出王即语沙弥言我当现向人说

不复得隐是以诸经皆云沙弥虽小亦不可轻王子

虽小亦不可轻龙子虽小亦不可轻沙弥虽小能度

人王子虽小能煞人龙子虽小能兴云由兴云故致

雨雷电霹𮦷感其所小而不可轻也又付法藏经云

昔佛涅盘一百年后有阿育王信敬三宝常作般遮

于瑟大㑹王至㑹日香汤洗浴著新净衣上髙楼上

四方顶礼遥请众僧圣众飞来凡二十万王之信心

深远难量见诸沙门若长若㓜若凡若圣皆迎问讯

恭敬礼拜时有一臣名曰夜奢邪见炽盛无信敬心

见王礼拜而作是言王甚无智自屈贵德礼拜童㓜

王闻是已便敕诸臣各遣推觅自死百兽人仰一头

唯使夜奢独求人首得已各敕诣市卖之馀头悉售

夜奢人头见者恶贱都无买者数日欲臭众人见已

咸共骂辱而语之言汝今非是旃陀罗人夜义罗刹

云何乃捉死人头卖夜奢尔时被骂辱已来诣王所

而白王言臣卖人头反被骂辱尚无欲见况有买者

王复语言若无买者但当虚与夜奢奉教重赍入市

唱告众人无钱买者今当虚与市人闻已重加骂辱

无肯取者夜奢惭愧还至王所合掌白王此头难售

虚与不取反被骂辱况有买者王问夜奢何物最贵

夜奢答王人最为贵王言若贵何故不售夜奢答王

人生虽贵死则卑贱王问夜奢吾头若死同此贱不

夜奢惶惧怖不敢对王即语言施汝无畏汝当实答

夜奢惶怖俛仰答王王头若死亦同此贱王语夜奢

吾头若死同此贱者汝何怪我礼敬众僧卿若是吾

真善知识宜应劝我以危脆头易坚固头如何今日

止吾礼拜夜奢尔时闻王此语方自悔责攺邪从正

归敬三宝以是因縁众生闻者若见三宝应当至心

恭敬礼拜又四分律云賔头卢罗汉本是优填王臣

由精勤苦行王放出家得阿罗汉果王后每出城叅

礼寺去城二十里诸佞臣见賔头卢不起迎王恶心

諌王王于后取佞臣諌危欲煞之賔头卢见王后来

入门便下床七歩迎之王怒曰大德由来难动今避

席迎何耶答曰王前有好心来故不起迎今怀恶心

来若不起迎必当见煞王叹曰善哉弟子愚戅𡚶受

佞言不识凡圣王请悔过虽免地狱然賔头卢记王

由僧起迎故却后七日必失王位恰如依记被他邻

国兴兵来捉经十二年锁脚囚禁自外云云

述曰以是义故特须敬慎不得自髙恐损来报比见

俗人微受官位不生信心妄𡚶髙慢诃骂僧尼种种

毁辱或立㕔前身处髙床遣人拖牵非理耻挞败善

増恶无过此等虽犯王法亦须以理外法虽行内须

省愧道俗同凡居住三界未得入圣已来谁之无过

然出家之人虽内无实行交现剃发身被法服睹相

生善见者生恭破戒僧尼亦能升座种种说法利益

群生前人闻见修持六度展转相化因修善行未来

生处近得人天远成圣果得此圣已复更展转利益

无穷譬如一灯𤉷百千灯明终不尽量此无尽之法

皆由前破戒僧尼说法化功得斯大利既有此益各

须自慎纵欺得千百万出家之人未能现获一毫之

益唯加恶名流布四海未来生处历劫受殃故经曰

一念之恶能开五不善门如后述之也又杂宝藏经

云月氏国王名旃檀罽尼吒闻罽賔国尊者阿罗汉

字祇夜多有大名称思欲相见即与诸臣往造彼国

于其中路心窃生念言我今为王王于天下一切人

民靡不敬伏自非有德何能任我供养作是念已遂

便前进彼国有人告尊者言月氏王与诸群臣从远

来相见唯愿尊者整衣服共相待接时尊者答言我

闻佛语出家之人道尊俗表唯德是务岂以服饰出

迎接乎遂便静黙端坐不出于是月氏王至其住处

见尊者祇夜多睹其威德倍生敬信即前稽首却住

一面时尊者欲唾月氏国王不觉前进授唾器时尊

者即语王言贫道今者未堪为王作福田也胡为躬

自枉屈神驾时月氏王深生惭愧我向者已知王心

自非神德何能尔也即便为王略说教法言王来时

道好去如来时王闻教已即便还国至其中路群臣

怨言我等远从大王往至彼国竟无所闻然空还国

时王报言向尊者为我说法来时道好去如来时卿

等不解此耶以我往昔持戒布施修造功德以植王

种今享斯位复修积善当来之世必重受福故诫我

言王来时道好去如来时群臣闻已稽首谢言臣等

下愚窃生𡚶解大王神德妙契玄㫖积德所种故享

斯位群臣欢喜言已而退又十诵律云尔时世尊说

本生因縁语诸比丘过去世时近雪山下有三禽兽

共住一鵽鸟二猕猴三象是三禽兽初互相轻慢无

恭敬行同作是念我等何为不相恭敬若前生者应

供养尊重教化我等尔时鵽鸟猕猴问象言汝念过

去忆何事时是处有大荜茇树象言我小时行此树

在我腹下过象鵽问猕猴言汝忆何事答言我忆小

时坐地捉此树头按令倒地象语猕猴汝年大我我

当敬汝为我说法𧰼猕猴问鵽鸟言汝忆何事答言

彼有大荜茇树我啖其子于此大便乃生斯树长大

如是是我所忆猕猴语鵽汝年大我我当供养汝汝

当为我说法尔时象恭敬猕猴从听受法为馀𧰼说

猕猴恭敬鵽鸟从听受法为馀猕猴说法鵽鸟为馀

鵽鸟说法依四分律鸟𮪍猴上猴乘象上处处游行教化说法此三禽兽先喜

煞盗淫𡚶语后相诫止即舍此过命终皆生天上尔

时世人见兽广行善法不侵人谷各自相诫云畜生

尚能恭敬何况我等尔时世人皆相恭敬奉行五戒

命终之后皆得生天佛语比丘尔时鵽者则我身是

猕猴者舍利弗是象者目连是佛言畜生无知尚相

恭敬自利利他何况汝等以信出家不相尊敬尔时

世尊即说偈言

  若人不敬佛 及佛弟子众 现世人诃骂

  后世堕恶道 若人知敬佛 及佛弟子众

  现世人赞叹 后世生天上

佛种种因縁赞叹恭敬法已语诸比丘从今先受大

戒乃至大须㬰时是人应先坐先受水先受饮食

 敬益部

如宝性论云三宝有六义故须敬也一者希有义如

世宝物贫穷之人所不能得三宝如是薄福众生百

千万世不能值遇故名为宝二者离垢义如世真宝

体无瑕秽三宝如是绝离诸漏故名为宝三者势力

义如世珍宝除贫去毒有大势力三宝如是具不思

议六神通力故说为宝四者庄严义如世珍宝能严

身首令身姝好三宝如是能严行人清净身故故说

为宝五者最胜义如世珍宝譬诸物中胜三宝如是

一切世中最为殊胜故名为宝六者不攺义如世真

金烧打磨錬不能变攺三宝如是不为世间八法所

攺故名为宝又具六意故须敬也一佛能诲示法是

良药僧能传通皆利益于我报恩故敬二末代恶时

传法不易请威加护故须致敬三为物生信禀承故

敬四示僧尼敬事仪式五令乐供养法得久住故敬

六为表胜相故敬故成实论云三宝最吉祥故我经

初置

 违损部

如像法决疑经云乃至一切俗人不问贵贱不得挝

打三宝奴婢畜生及受三宝奴婢礼拜皆得殃咎故

萨遮尼揵经云若破塔寺或取佛物若教作助喜若

有沙门身着染衣或有持戒破戒若系闭打缚或令

还俗或断其命若犯如是根本重罪决堕地狱受无

间苦以王国内行此不善诸仙圣人出国而去大力

诸神不护其国大臣诤竞四方咸起水旱不调风雨

失时人民饥饿劫贼纵横疫疠疾病死亡无数不知

自作而怨诸天又仁王经云国王大臣自恃髙贵灭

破吾法以作制法制我弟子不听出家不听造作佛

像立统官制等安籍记录僧事比丘地立白衣髙座

又国王太子横作法制不依佛教因縁破僧因縁统

官摄僧典主僧籍苦相摄持佛法不久又大集经云

佛言所有众生于现在世及未来世应当深信佛法

众僧彼诸众生于人天中常得受于胜妙果报不久

当得入无畏城如是乃至供养一人为我出家及有

依我剃除须发著袈裟片不受戒者供养是人亦得

功德乃至入无畏城以是縁故我如是说若复有人

为我出家不持禁戒剃除须发著袈裟片有非法恼

害此者乃至破坏三世诸佛法身报身乃至盈满三

恶道故佛言若有众生为我出家剃除须发被服袈

裟设不持戒彼等悉已为涅盘印之所印也若复出

家不持戒者有以非法而作恼乱骂辱毁訾以手刀

杖打缚斫截若夺衣钵及夺种种资生具者是人则

壊三世诸佛真实报身则挑一切天人眼目是人为

欲隐没诸佛所有正法三宝种故今诸天人不得利

益堕地狱故为三恶道増长盈满故尔时娑婆世界

主大梵天王而白佛言若有为佛剃除须发被服袈

裟不受禁戒受已毁犯其刹利王与作恼乱骂辱打

缚者得几许罪佛言大梵我今为汝且略说之若有

人于万亿佛所出其身血于意云何是人得罪宁为

多不大梵王言若人但出一佛身血得无间罪尚多

无量不可算数堕于阿鼻大地狱中何况具出万亿

诸佛身血也终无有能广说彼人罪业果报唯除如

来佛言大梵若有恼乱骂辱打缚为我剃发著袈裟

片不受禁戒受而犯者得罪多彼何以故是人犹能

为诸天人示涅盘道是人便已于三宝中心得敬信

胜于一切九十五道其人必速能入涅盘胜于一切

在家俗人唯除在家得忍辱者是故天人应当供养

何况真能受持禁戒三业相应其有一切国王及以

群臣诸断事者如其见有于我法中而出家者作大

罪业大煞生大偷盗大污梵行大妄语及馀不善但

摈出国不听在寺同僧事业亦不得鞭打亦不应口

业骂辱加其身罪若故违法而谪罚者是人便于解

脱退落受于下𩔖逺离一切人天善道必定归趣阿

鼻地狱何况鞭打为佛出家具持戒者又十轮经云

佛言族姓子有四种僧何等为四一第一义僧二净

僧三痖羊僧四无惭愧僧云何名第一义僧诸佛菩

萨辟支及四沙门果是七种人名为第一义僧在家

得圣果者亦名第一义僧云何名为净僧诸有能持

具足戒者是名净僧云何名为痖羊僧不知犯不犯

轻重微细罪可懴悔愚痴无智不近善知识不能咨

问深义是善非善如是等相名为痖羊僧云何名无

惭愧僧若有为自活命来入佛法悉皆毁犯破和合

僧不畏后世放纵六情贪著五欲如是人等名为无

惭愧僧如是四僧并须恭敬又大悲经云佛告阿难于我法中

但使性是沙门污沙门行自称沙门形似沙门当有

被著袈裟衣者于此贤劫弥勒为首乃至最后卢遮

如来彼诸沙门如是千佛于无馀涅盘界次第当得

入般涅盘无有遗馀何以故如是一切诸沙门中乃

至一称佛名一生信者所作功德终不虚设阿难我

以佛智测知法界非不测知阿难所有白业得白报

黑业得黑报若有净心诸众生等作是称言南无佛

者彼人以是善根必定得近涅盘何况值佛亲承供

养又十轮经云佛言若诸比丘依佛法出家一切天

人阿脩罗皆应供养若护持戒不应谪罚闭繋刖其

手足乃至夺命悉无是法若有破戒比丘如败脓坏

非梵行而言梵行退失堕落圣道果证为诸烦恼结

使所坏犹能开示一切天龙人非人等无量功德珍

宝伏藏是以依我出家若持戒若破戒我悉不听轮

王大臣宰相不得谪罚系闭加诸鞭杖截其手足乃

至断命况复馀轻犯小威仪破戒比丘虽是死人是

戒馀力犹如牛黄是牛虽死人故取之亦如麝香死

后有用能大利益一切众生恶行比丘虽犯禁戒其

戒势力犹能利益无量天人譬如烧香香体虽坏熏

他令香破戒比丘亦复如是自堕恶道能令众生増

长善根以是因縁一切白衣不应侵毁轻蔑破戒比

丘皆当守护尊重供养不听谪罚系闭其身乃至夺

命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瞻卜华虽萎 胜于诸馀华 破戒诸比丘

  犹胜诸外道

又大集经世尊说偈云

  剃头著袈娑 持戒及毁戒 天人可供养

  常令无有乏 如是供养彼 则为供养我

  若能为敬法 归依而剃头 身着袈裟服

  说彼是我子 假使毁禁戒 犹住不退地

  若有挝打彼 则为打我身 若有骂辱彼

  则为骂辱我 是人心欲灭 正法大明灯

  为财共鬬诤 刹利同生瞋

又十轮经云譬如过去有王名曰福德若有人犯罪

过乃至系缚王不欲夺命将付狂象尔时狂象捉其

二足欲扑其地而见此人著染色衣故狂象即便安

徐置地不敢损伤共对蹲坐以鼻舐足而生慈心族

姓子象是畜生见染衣人尚不加恶生于害心乃至

未来世有旃陁罗王见我法中有人出家堪任法器

及不成法器故作逼恼或夺其命命终之后必堕阿

鼻地狱

颂曰

  经行林树下 求道志能坚 既有神通力

  振锡远乘烟 一登四弘誓 至道莫能先

  不贪旷劫寿 何论延促年

感应縁略引十一验

魏沙门释昙始

晋沙门释道开

晋司空何充弱

晋庐山七岭圣僧

晋沙门释僧朗

晋沙门释法相

晋沙门释法安

宋沙门慧远

宋沙门释慧全

齐沙门释慧明

神州诸山圣僧

前魏太武时沙门昙始甚有神异常坐不卧五十馀

年足不蹑履跣行泥秽中奋足便净色白如面俗号

曰白足阿练也至赫连昌破长安不信佛法刑害僧

尼始被白刃不伤由是僧尼免死者众太武敬重死

十馀年形色不攺

西晋沙门释道开炖煌人出家山居服练松柏三十

年后唯吞小石子行步如飞不耐人乐幽静在抱腹

山多年石虎时来自西平日行七百里至邺周行邑

野救诸患苦得财即散徒行而已石氏将末与弟子

来建邺入南罗浮遂卒山舍𡊮彦伯兴宁中登山礼

其枯骸也

东晋司空何充弱而信法于斋立座数年以待神圣

设㑹于家道俗甚盛坐中一僧容服垢污神色低陋

自众陞座拱黙而已一堂怪之谓在谬僻充亦不平

形于颜色及行中食僧饭于坐事毕提钵而出堂顾

充曰何徒劳精进耶即掷钵空中凌虚而逝充及道

俗目送天际追共惋恨稽悔累旬右三验出梁髙僧传

晋庐山七岭同㑹于东共成峰㠋其崖穷绝莫有升

者晋太元中豫章太守范寗将起学馆遣人伐材其

山见人著沙门服凌虚直上既至则𢌞身踞其峰良

久乃与云气俱灭时有采药数人皆其瞻睹当时能

文之士咸为之兴沙门释昙谛庐山赋曰应真凌云

以踞峰眇翳景而入冥者也

晋沙门释僧朗者戒行明严华戎敬异尝与数人俱

受法请行至中途忽告同辈曰君等留寺衣物似有

窃者同旅即返果及盗焉晋太元中于奉髙县金舆

山谷起立塔寺造制形像符坚之末降斥道人唯敬

朗一众不敢毁焉于时道俗信奉毎有来者人数多

少未至一日辄已逆知使弟子为具必如言果到其

谷旧多虎常为暴害立寺之后皆如家畜鲜卑慕容

德以二县租课充其朝中至今号其谷为朗公谷也

晋沙门释法相河东人也常独山居精苦为业鸟兽

集其左右驯若家兽太山祠大石函以盛财宝相时

山行宿于其庙见一人玄衣武冠令相开函言终不

见其函石盖重过千钧相试提之飘然而开于是取

其财宝以施贫民后渡江南住越城寺忽遨游放荡

优俳滑稽或时裸袒干冒朝贵镇北将军司马恬恶

其不节招而鸩之频倾三锺神气淸怡恬然自若年

八十九元兴末卒

晋沙门释法安者庐山之僧远法师弟子也义熙末

阳新县虎暴甚盛县有大社树下有筑神庙左右民

居以百数遭虎死者夕必一两法安尝游其县暮投

此村民以惧虎早闭门闾且不识法安不肯受之法

安遥之树下坐禅通夜向晓有虎负人而至投树之

北见安如喜如跳伏安前安为说法授戒虎踞地不

动有顷而去至旦村人追死者至树下见安大惊谓

其神人故虎不害自兹以后而虎患遂息众益敬异

一县士庶略皆奉法后欲画像山壁不能得空靑欲

用铜靑而又无铜夜梦人迳其床前云此中有两铜

钟便可取之安明即掘得遂以成像后远法师铸像

安送一劝助馀一武昌太守熊无患借观之遂留不

宋孝文时江陵长沙寺沙门慧远者本名黄迁即禅

师慧印之弟子也印毎入定见远是印之先师虽应

为苍头故度为弟子常寄江陵杨家行般舟勤苦岁

馀颇有感变一日十㑹通见远身而般舟之处行道

如故自克终日至期果卒久之现形多宝寺僧昙珣

曰明年二月二十三日当与天人相迎言已不见珣

于是日设大法㑹建舍身斋其日苦气自知必尽三

更中闻空中乐磬声香烟甚异珣曰远公之𢍆至矣

寻尔神游

宋沙门释慧全凉州禅师也开训教授门徒五百有

一弟子性颇粗暴全常不齿后忽自云得三道果全

以其无行永不信许全后有疾此弟子夜来问讯时

户犹闭如故全颇惊异欲复验之乃语明夕更来因

密塞䆫户加以重关弟子中宵而至迳到床前谓全

曰阇黎可见信来因曰阇黎过世当生婆罗门家全

曰我坐禅积业岂方生彼弟子云阇黎信道不笃兼

外学未绝虽有福业不能超诣若作一胜㑹得饭一

圣人可成道果耳全于是设㑹弟子又曰可以僧伽

黎布施若有须者勿择长㓜及㑹讫施衣有一沙弥

就全求衣全谓是其弟子全云吾欲拟奉圣僧那得

与汝𢌞忆前言不得择人便以欢施他日见此沙弥

问云先与汝衣着不大耶沙弥曰非徒不得衣亦有

縁事愧不预㑹全方悟先沙弥者圣所化也弟子久

乃过世过世之时无复馀异唯冢四边时有白光全

元嘉二十年犹存居在酒泉右六验出冥祥记

齐始丰赤城山有释慧明姓康康居人祖世避地于

东吴止赤城山石室于是栖心禅诵毕命枯槁后于

定中见一女神自称吕姥云常加护卫或时有白猿

白鹿白蛇白虎游戏階前驯伏宛转不令人畏齐竟

陵文宣王闻风祇揖频遣三使殷勤敦请乃暂出山

至京师到第文宣敬以师礼少时辞还山苦留不止

于是资终发遣以建武之末卒于山中春秋七十矣

仰寻震旦海曲神州诸山伽蓝泉岩石室有修道人

所居圣寺有行者咸见非一且述三五用为实录馀

之不尽不可备论昔晋太元初有炖煌沙门竺昙猷

乞食坐禅强志勤业游㑹稽剡县赤城山有群虎来

前猷为说法一虎独眠乃以如意杖打头有十围蛇

绕之都无怖色又山神舍宅与之作寺又往赤城山

宴坐此山与天台瀑布四明连属父老云天台山有

圣寺猷往寻之石桥跨谷靑滑难度横石断路无由

得达旬宿桥首闻彼行道唱萨声便洁斋自励忽见

横石涧开猷便前度具睹精舍神僧烧香中食毕谓

曰却后十年自当来此○齐邺下大庄严寺沙门圆

通者感一神僧夏中听讲夏罢自恣就辞云在竹林

寺邀通过之通具问道径来年寻至在彼山东邺之

西北神僧迎接具见门开房宇华敞林木侵天经宿

周流意言道合便有终焉之思神僧为咨大和上乃

不许之及还旧路三里之外反望莫睹后之往者不

知其处○近邓州有沙门名道勒者于州北倚立山

岩追访具见周循历览实为住寺众具皆备但不见

人却下重寻便失归路乃于道次筑室拟寻汾州东

南介山抱福岩者山居之僧数见沙门乘空来往又

凉州南洪崖窟沮渠䝉逊所造碑寺见存有素圣僧

常自行道人来便止人去寻行故旁侧足迹纳纳示

现然徒众不可见之述曰如名僧传三十卷梁髙僧传四十卷及百家史传凡圣硕

德数千馀僧积功殊异道俗所钦或散配诸篇或文繁不录且列少多示知僧德

法苑珠林巻第二十七

校讹

 第十纸十六行法宋南藏作住第二十三纸八行其日之日南藏作目

音释

 剃他计切鬋发弥列切轻易也许刃切杀牲血涂器曰舋奔谟切日加申时

 售承咒切卖物去手也笺西切持也陟降切愚也他达切打击也

 当括切黄雀职𤓰切棰击疫疠疫越逼切疠力霁切疫疠瘟疾也

 侧格切责也罚也匹各切击也甚尔切餂也鱼怯切地名逆各切崖

 崿具月切穿也

 常熟居士严澍施赀刻此法𫟍珠林第二十七卷 呉江比丘明觉对 瓯

 宁唐士登书 龙游徐文忠刻万历辛卯秋淸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