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八 法苑珠林 卷第五十九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六十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九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思慎篇第四十四

 述意部

夫思慎防过无患之理缄口息虑离恶之原诫始慎

终是君子之盐梅敬初护末是养生之要𧼈庶悟因

缘之兴起鉴生灭之非常识苦空之无我照平等之

妙门而存其理弃其迹诫其祸招其福是和神之灵

顺物之道也

 慎用部

修行道地经云㫺有国王选择一国明智之人以为

辅臣王欲试之欲知何如以重罪加之敕告臣吏盛

满钵油而使擎之从北门来至于南门去城二十里

园名调戏令将到彼若堕一滴便级其头不须启问

尔时群臣受王重教盛满钵油以与其人两手擎之

甚大愁忧纵有车马观者填道若见是非而不转移

纵有亲族妻子来逼其人専心不左右视纵有合国

观者扰攘其人心端不见众庶纵有玉女国地无双

歌儛相逼见者皆喜其人一心擎钵志不动转亦不

观察妄起片心専精擎钵不听其言于是颂曰

  巧便而安详 其舞最巧妙 一切人贪乐

  譬如魔之后 能动离欲者 何况于凡人

  来往其人边 擎钵心不倾

纵有象暴马奔城中失火焚焼百姓展转相呼教言

避火莫堕坑壍官兵悉来一时救火其人一心擎钵

一滴不遗纵有天雷地动猛风乱起折树尘飞掣电

霹雳禽兽堕落人畜惊唤専心念油其人不闻尔时

擎油至彼园观一滴不堕诸臣启王具陈斯事王闻

嗟叹此人难及人中之雄不顾万事其王欢喜立为

大臣行道行者御心如是虽有诸恶淫怒痴来扰乱

诸根内察外防摄心不散三昩定意亦复如是于是

颂曰

  如人擎油钵 不动无所弃 妙惠意如海

  専心擎油器 若人欲学道 执心当如是

  意怀诸徳明 皆除一切瑖 若干之色欲

  而兴于怒痴 有志不放逸 寂灭而自制

  人身有疾病 医药以除之 心疾亦如是

  四意止消之

又大集经济龙品云尔时众中有一盲龙名曰颇罗

机梨奢举声大哭作如是言大圣世尊愿救济我愿

救济我我今身中受大苦恼日夜常为种种诸虫之

所唼食居𤍠水中无时暂乐佛言梨奢汝过去世于

佛法中曽为比丘毁破禁戒内怀欺诈外现善相广

贪眷属弟子众多名声四逺莫不闻知我和尚得阿

罗汉果以是因缘多得供养独受用之见持戒人反

加毁说彼人懊恼如是念言世世生中愿我所在食

汝身肉如是恶业死生龙中是汝前身众生愿故食

啖汝身恶业因缘得此盲报又于过去无量劫中在

融赤铜地狱之中常为诸虫之所食啖龙闻此语忧

愁啼哭作如是言我等今者皆悉至心咸共懴悔愿

令此苦𨒪得解脱彼龙众中二十六亿诸饿龙等念

过去身皆悉雨泪念过去身于佛法中虽得出家备

造恶业经无量身在三恶道以馀报故生在龙中受

极大苦如青色龙我亦如是尔时世尊语诸龙言汝

可持水洗如来足令汝殃罪渐得除灭时一切龙以

手掬水皆成火变作大石满于手中生大猛焰弃已

复生如是至七一切龙众见如是已惊怖懊恼啼泣

雨泪佛教立大誓愿已焰火皆灭乃至八过以手捧

水洗如来足至心懴悔佛记诸龙弥勒佛时当得人

身値佛出家精进持戒得罗汉果时诸龙等得宿命

心自念过业于佛法中或为俗人亲属因缘或复听

法来去因缘所有信心舍施种种华果饮食共诸比

丘依次而食或有说云我曽吃啖四方众僧华果饮

食或有说言我往寺舍布施众僧或复礼拜如是吃

啖或复说言我从毗婆尸如来法中曽作俗人乃至

有说我释迦牟尼佛法之中曽作俗人或以亲旧问

讯因缘或复来去听法因缘往还寺舍有信心人供

养僧故舍施华果种种饮食比丘得已𮞉施于我我

得便食彼业因缘于地狱中经无量劫大猛火中或

烧或煮或饮洋铜或吞铁丸从地狱出堕畜生中舍

畜生身生饿鬼中如是种种备受辛苦恶业未尽生

此龙中常受苦恼佛告诸龙此之恶业与盗佛物等

无差别比五逆业其罪如半汝等今当尽受三归一

心修善以此缘故于贤劫中値最后佛名曰楼至于

后佛世罪得除灭时诸龙等闻是语已皆悉至心尽

其形寿各受三归时彼众中有盲龙女口中胮烂满

诸杂虫状如𡱁尿乃至秽恶犹若妇人根中不净臊

臭难看种种啖食脓血流出一切身分常为蚊䖟诸

恶毒蝇之所唼食身体臭处难可见闻尔时世尊以

大悲心见彼龙妇眼盲困苦如是问言妹何缘故得

此恶身于过去世曽为何业龙妇答言世尊我今此

身众苦逼迫无暂时得停设复欲言而不能说我念

过去三十六亿于百千年生恶龙中受如是苦乃至

日夜刹那不停为我往㫺九十一劫于毗婆尸佛佛

法之中作比丘尼思念欲事过于⿰酉⿱衣十人虽复出家不

能如法于伽蓝内犯于法律恒受三恶道受诸烧煮

说此语已愿救济我身尔时世尊说实语已即以少

水泻龙口中火及虫脓悉皆灭尽龙口清凉作如是

言大圣如来我忆过去迦叶佛时曽作俗人在田犁

地有一比丘来从我乞求五十钱我时报言听待谷

熟当与汝食比丘复言若当五十不可得者愿乞十

文我于尔时瞋彼比丘而语之言乃至十钱亦不相

与时彼比丘心生懊恼又于馀时往寺舍中入树林

下辄便盗取现在僧物十庵罗果而私食之彼业因

缘地狱受苦恶业未尽生野泽中作饿龙身常为种

种诸虫食啖脓血流溢饥渇苦恼又彼比丘以瞋忿

心恶业缘故死便即作小毒龙身生我腋下于我

血𤍠气触身不可堪忍是故我身𤍠脓血满龙白佛

言大悲世尊唯愿慈哀救济于我令我脱彼怨家毒

龙尔时世尊以手抄水发诚实语作如是言我曽往

㫺于饥馑世尔时愿作大身众生长广无量以神通

力于虚空中唱如是言彼野泽中有大身虫名曰不

瞋汝等可往取其身肉以为饮食可得不饥时彼世

中人非人等闻此声已一切悉往竞取食之说是真

实谛信语时彼龙腋下小龙即出时此二龙俱白佛

言世尊我等乆近离此龙身解脱殃罪佛告龙言此

业大重次五无间何以故若有四方常住僧物或现

前僧物笃信檀越重心施物或华果树园饮食资生

床蓐敷具疾病汤药一切所须私自费用或持出外

乞与知识亲里白衣此罪重于阿鼻地狱所受果报

是故汝等可受三归归三宝已乃可得往于冷水中

如是三称三宝身即安隐得入水中尔时世尊即为

诸龙而说偈言

  宁以利刀自割身  支节身分肌肤肉

  所有信心舍施物  俗人食者实为难

  宁吞大赤𤍠铁丸  而使口中灮焰出

  所有众僧饮食具  不应于外私自用

  宁以大火若须弥  以手捉持而自食

  其有在家诸俗人  不应辄食施僧食

  宁以利刀自屠脍  身体皮膜而自啖

  其有在家诸俗人  不应取受僧杂食

  宁以自身投于彼  满室大火猛焰中

  其有在家俗人辈  不应坐卧僧床席

  宁以大𤍠尖铁锥  拳手掘持便焦烂

  其有在家俗人等  不应私自于僧物

  宁以胜利好刀砧  而自脔切其身肉

  勿于出家清净人  发起一念瞋恚心

  宁以自手挑两眼  捐弃投之掷于地

  其有习行善法者  不应懐忿瞋心视

  宁以𤍠铁鍱其身  东西起动行坐卧

  不应瞋忿心妒嫉  而著众僧净施衣

  宁饮灰汁咸卤水  𤍠沸烁口犹如火

  不应怀贪毒恶心  服食众僧净施药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一万四千诸龙众等悉受三归

所有过去现在业报诸苦恼中而得解脱深信三宝

其心不𨓆复有八十亿诸龙众等亦于三宝起归敬

心又大集经云或作比丘所作种种资生之具皆是

信心檀越所施而是众生或自食啖或与他人或共

众人盗窃隐藏私处自用如是业故堕三恶道乆受

勤苦复有众生贫竆下贱不得自在是故出家望得

冨饶解脱安乐既出家已懈怠懒惰不读诵经禅慧

精勤舍而不习乐知僧事复有比丘昼夜精勤乐修

善法读诵经典坐禅习慧不舍须㬰以是因缘感诸

四辈种种供养时知事人得利养已或自私食或复

盗与亲旧俗人以是等缘乆处恶道出已还入如是

愚瞑不见当来果报轻重我今戒敕沙门弟子念法

住持不得自称我是沙门真法行人倚众僧故受他

信施物或饼或菜或果或华但是众僧所食之物不

得辄与一切俗人亦不得云此是我物别众而食又

亦不得以众僧物贮积兴生种种贩卖云有利益招

世讥嫌又亦不得出贵收贱与世争利又亦不得为

于饮食及僧因缘使诸众生堕三恶道应须劝引安

善法中令比丘众真信三宝摄诸众生乃至父母令

得安隐置三解脱又十轮经云若有四方僧物资生

杂物等持戒破戒如是人等悉不与之以是因缘命

终已后皆堕阿鼻地狱又大集经济龙品云时娑伽

罗龙王白佛言而此龙中或有诸龙所受乐报犹如

诸天或有受乐如人有如饿鬼有如畜生有如地狱

受大辛苦说是语已时娑伽罗大龙王子名青莲华

面前白佛言世尊我何恶业罪因缘故来生龙中身

大端正所有色触受用犹如火烧常无衣服赤体而

行如我父王受乐最胜如转轮王果报不异佛言华

面当为汝说乃往过去三十一劫有佛世尊名曰尸

弃时彼世中有王名曰裴多冨沙彼冨沙王于三月

中供养彼佛并及无量百千四沙门果大菩萨众以

种种衣服饮食汤药而供给之至心听法已即发菩

提心并为造寺种种供养彼王第一太子名裴多娑

树帝见佛闻法于流转中生大怖畏从父王边愿求

出家王报任意既出家已又白父言我欲寺上停止

王言亦随时尸弃佛众僧弟子在彼寺中受用饮食

彼冨沙子裴多树帝妒嫉心生恒瞋骂之时彼僧众

被瞋骂已悉离寺去见僧去已生欢喜心即自念言

彼去者好我大安隐恣用寺内衣服饮食有馀人来

即不听住由具恶业命终之后生大地狱经无量千

万那由他岁受诸火烧地狱得脱生饿鬼中复经无

量受大辛苦饿鬼中死还堕地狱脱地狱已生饿鬼

中如是经由三十一劫于流转中具足如是受诸辛

苦佛言华面彼娑树帝者岂异人乎即汝身是也乃

往过去恶业因缘故生大地狱饿鬼畜生轮转受苦

经是三十一大劫中备受众苦未曽暂舍以残业故

来生龙中受是恶报时华面龙闻是语已大声啼哭

举身自投四支布地礼拜白佛作如是言我今至心

从佛懴悔不敢覆藏我今至诚入于骨髓归依佛法

僧乃至寿尽作优婆塞佛言善哉善哉如是归依我

者得尽彼业此中死已値弥勒佛得于人身于弥勒

佛法中出家证罗汉果

 慎祸部

如旧杂譬喻经云㫺有一国五谷熟成人民安宁无

有疾病昼夜𠆸乐人无忧恼王问群臣我闻天下有

祸何𩔖答曰臣亦不见王便使一臣至于邻国求觅

买之天神则化作一人于市中卖之状𩔖如猪持铁

鏁系缚卖之臣问此名何等答曰祸母臣曰卖不答

曰卖问索几钱答曰千万问曰此食何等答曰食针

一升臣便家家发求觅针如是人民两两三三相逢

求针使诸郡县处处扰乱百姓所在之处患毒无憀

臣白王曰虽得祸母致使民乱男女失业欲杀弃之

未审许不王言大善便于城外将杀刺硬不入斫则

不伤割而不死积薪烧之身赤如火便𧺆出去过里

烧里过市烧市入城烧城入国烧国扰乱人民饥饿

困苦坐由猒乐买祸所致苦也此喻女色欲火所烧

男女贪毒至死不知苦也

 慎境部

如正法念经孔雀菩萨告诸天众若有比丘畏于恶

名则离诸过所谓不入女人戏笑之处不入酒肆不

近沽酒不与共语不近嗜酒人亦不与语不近贼人

不近先作大恶之人不近好鬬人不近阴恶懐毒人

不近无恒数舍道人不近博戏人不近𠆸乐人不近

小儿不近系缚女色人不近轻躁人不近不䕶口人

不近贪人不近贩卖欺诳人不近巧伪市道世所恶

贱人不近掘河池人不近黄门女人同路一歩不近

调象人不近魁脍人不近调马人不近断见人不近

无戒人如是恶人不应亲近近如是人必与同行是

故比丘当畏恶名不应与此不净业人同路行于一

足之地而说颂曰

  若人近不善 则为不善人 是故应离恶

  莫行不善业 随近何等人 数数相亲近

  近故同其行 或善或不善 一切人求善

  当近于善人 如是能得乐 善则非苦因

  近善増功徳 近恶増尤甚 功徳及恶相

  今如是略说 若近于善人 则得善名称

  若近不善人 令人速轻贱 常应亲善人

  逺离于恶友 以近善人故 能舍诸恶业

 慎过部

如杂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譬如铁丸投着

火中与火同色盛着劫贝绵中云何比丘当速然不

比丘白佛如是世尊佛告比丘愚痴之人依聚落住

晨朝着衣持钵入村乞食不善䕶身不守根门心不

系念若见年少女人不正思惟取其色相起贪欲心

欲烧其心欲烧其身身心烧已舍戒𨓆减是愚痴人

长夜当得非义饶益是故比丘当如是学善䕶其身

守诸根门系念入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

有一猫狸饥渇羸瘦于孔穴中伺求鼠子若鼠子出

当取食之有时鼠子出穴游戏时彼猫狸疾取吞之

鼠子身小生入腹中入腹中已食其内藏食内藏时

猫狸迷闷东西狂走空宅冢间不知何止遂至于死

如是比丘有愚痴人依聚落住晨朝着衣持钵入村

乞食不善䕶身不守根门心不系念见诸女人起不

正思惟而取色相发贪欲心已欲火炽然烧其身心

已驰走狂逸不乐精舍舍戒𨓆减此愚痴人长夜常

得不饶益苦是故比丘当如是学善䕶其身守诸根

门系心正念入村乞食又杂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

诸比丘譬如木杵常用不止日夜消减如是比丘从

本已来不闭根门食不知量初夜后夜不勤觉悟修

习善法当知是辈终日损减不増善法如彼木杵又

自爱经云佛言夫人处世心懐毒念口施毒言身行

毒业斯三事出于心身口唱言其恶以加众生众生

被毒即结怨恨誓心欲报或现世获报或身终后魂

灵升天即下报之人中畜生鬼神太山更相克贼皆

由宿命非空生也佛说偈言

  心为法心  心尊心中  使心悲愚

  即言即行  罪苦自追  车轹乎微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即言即行  福乐自追  心影随形

又十住毗婆沙论云在家菩萨若见破戒之人不应

生瞋轻慢之心应生怜愍利益之心方便劝止令生

善心苦諌不改而生诽𧩂亦不得瞋妄见他过故此

贤劫中闻有菩萨诽𧩂拘楼孙佛言何有秃人而当

得道如是众生难可得知自作自受何预于我若欲

知彼或自伤害筹量众生佛所不许如经中说佛告

阿难若人筹量于他即自伤身如偈说曰

  有瓶葢亦空 无葢亦复空 有瓶葢亦满

  无葢亦复满 当知诸世间 有此四种人

  威仪及功徳 有无亦如是 若非一切智

  何能筹量人 宁以见威仪 而便知其徳

  正知有善心 名为贤人相 但见外威仪

  何由知其内 若以外量内 而生轻贱心

  败身及善根 命终堕恶道 外诈现威仪

  游行于贤善 但有口言说 如雷而无雨

是故经云勿轻末学敬学如佛唯有智慧可破烦恼

若称量者则为自伤唯佛智慧乃能明了如此事者

非我所知即于破戒人中不生瞋恚轻慢之心又旧

杂譬喻经云㫺有鳖遭遇枯旱湖泽干竭不能自致

有食之池时有大鹤来住其边鳖从求哀乞相济度

鹤啄㘅之飞过都邑鳖不黙声问此何等如是不止

鹤便应之口开鳖堕人得屠食夫人愚顽不谨口舌

其譬如是又法句喻经云佛告婆罗门世有四事人

不能行行者得福不致此贫何谓为四一者年盛力

壮慎莫憍慢二者年老精进不贪淫泆三者有财珍

宝常念布施四者就师学问听受正言如此老公不

行四事谓之有常不计成败一旦离散譬如老鹤守

此空池永无所得于是世尊即说偈言

  昼夜慢惰  老不止淫  有财不施

  不受佛言  有此四弊  为自侵欺

  咄嗟老至  色变作耄  少时如意

  老见蹈贱  不修梵行  又不富贵

  老如白鹤  守伺空池  既不守戒

  又不舍财  老羸气竭  思欲何逮

  老如秋叶  行秽䍀缕  命疾脱至

  不用后悔

颂曰

  思慎始终  务存正已  口无二言

  心无妄起  少欲知足  妄懐彼此

  战战兢兢  诫朂忧喜

感应缘略引十一验

汉下邳周式

汉㑹稽句章人

汉诸暨县吏吴详

晋义兴人姓周

晋淮南胡茂回

宋豫章胡庇之

宋泰始中张乙

宋襄城李𧷤

周宣帝文赟

齐京师释慧豫

唐亲卫髙法眼

汉下邳周式尝至东海道逢一吏持一卷书求寄载

行十馀里谓式曰吾暂有所过留书寄君船中慎勿

发之去后式盗发视书皆诸死人录下条有式名须

臾吏还式首视书吏怒曰故以相告而勿视之式叩

头流血良乆吏曰感卿逺相载此书不可除卿今日

已去还家三年勿出门可得度也勿道见吾书式还

不出已二年馀家皆怪之邻人卒亡父怒使往吊之

式不得止适出门便见此吏吏曰吾令汝三年勿出

而今出门知复柰何吾求不见连累为得鞭杖今已

见汝无可柰何后三日日中当相取也式还涕泣具

道如此父故不信母昼夜与相守涕泣至三日日中

时见来取便死右此一验岀搜神记

汉时㑹稽句章人至东野还暮不及门见路𠊓小屋

然火因投宿止有一少女不欲与丈夫共宿呼邻人

家女自伴夜共弹箜篌歌戏曰

连绵葛上藤一缓复一絙汝欲知我姓姓陈名阿登

明至东郭外有卖食母在肆中此人寄坐因说昨所

见母闻阿登惊曰此是我女近亡葬于郭外

汉时诸暨县吏吴详者惮役委顿将投窜深山行至

一溪日欲暮见年少女子采衣甚端正女云我一身

独居又无乡里唯有一孤妪相去十馀歩耳详闻甚

悦便即随去行一里馀即至女家家甚贫陋为详设

食至一更竟闻一妪唤云张姑子女应曰诺详问是

谁答云向所道孤独妪也二人共寝息至晓鸡鸣详

去二情相恋女以紫巾赠详详以布手巾报行至昨

所应处过溪其夜水大瀑溢深不可渉乃回向女家

都不见昨处但有一塜耳

晋义兴人姓周永和年中出都乘马从两人行未至

村日暮道边有一新小艸屋见一女子出门望年可

十六七姿容端正衣服鲜洁见周过谓曰日已暮前

村尚逺临贺讵得至周便求寄宿此女为然火作食

向至一更闻外有小儿唤阿香声女应曰诺寻云官

唤汝推雷车女乃辞行云今有事当去夜遂大雷雨

向晓女还周既上马看昨所宿处止见一新塜塜口

有马迹及馀艸周甚惊惋至后五年果作临贺大守

右此三验云续搜神记

晋淮南胡茂回此人能见鬼虽不喜见而不可止后

行至杨州还历阳城东有神祠中正値民将巫祝祀

之至须臾顷有群鬼相叱曰上官来各迸𧺆出祠去

回顾见二沙门来入祠中诸鬼两两三三相抱持在

祠边艸中望伺望沙门皆有怖惧须臾沙门去后诸

鬼皆还祠中回于是信佛遂精诚奉佛右此一验云续搜神记

宋时豫章胡庇之尝为武昌郡丞宋元嘉二十六年

入廨中便有鬼怪中宵笼月戸牗小开有人倚立户

外状似小儿户闭便闻人行如着木屧声看则无所

见如此甚数二十八年三月举家悉得时病空中语

掷瓦石或是干土夏中病者皆着而语掷之势更猛

乃请道人斋戒竟夜转经倍来如雨唯不着道人及

经卷而已秋冬渐有音声瓦石掷人内皆青黯而不

甚痛庇之有一老你好骂詈鬼在边大吓庇之迎祭

酒上章施符驱逐渐复歇绝至二十九年鬼复来剧

于前明年承廨火频四发狼狈浇沃并得时死鬼

有声如犬家人每呼为吃嚂后忽语语似牛三更叩

户庇之问谁也答曰程邵陵把火出看了无所见数

日二更中复户外叩掌便复骂之答云君勿骂我我

是善神非前后来者陶御史见遣报君庇之云我不

识陶御史鬼云陶敬𤣥君㫺与之周旋庇之云吾与

之在京日伏事衡阳又不尝作御史鬼云陶今处福

地作天上御史前后相侵是沈公所为此廨本是沈

宅因来看宅𦕼复语掷狡狯忽君攘却太过乃至骂

詈令婢使无礼向之复令祭酒上章苦罪状之事彻

天曹沈今上天言君是佛三归弟子𨙻不从佛家请

福乃使祭酒上章自今唯愿専意奉法不须兴恶鬼

当相困庇之请诸尼读经仍斋讫经一宿后复闻户

外御史相闻白胡承见沈相讼甚苦如其所言君颇

无理若能归诚正觉习经持戒则群邪屏绝依依曩

情故相白也

宋泰始中有张乙者被鞭疮痛不歇人教之烧死人

骨末以傅之雇同房小儿登山岗取一髑髅烧以傅

疮其夜户内有𬬻火烧此小儿手又空中有物按小

儿头内火中骂曰汝何以烧我头今以此火偿汝小

儿大唤曰张乙烧耳答曰汝不取与张乙张乙𨙻得

烧之按头良乆发然都尽皮肉焦烂然后舍之乙大

怖送所馀骨埋反故处酒肉醊之无复灾异也右二验出

述异

宋襄城李𧷤其父为人不信妖邪有一宅由来凶不

可居居者辄死父便买居之多年安吉子孙昌炽为

二千石当徙家之官临去请㑹内外亲戚酒食既行

父乃言曰天下竟有吉凶不此宅由来言凶自吾居

之多年安吉乃得迁官鬼为何在自今已后便为吉

宅居者住止心无所嫌也语讫如厕须臾见壁中有

一物如卷席大髙五尺许正白便还取刀斫之中断

便化为两人复横斫之又成四人便夺取刀反斫李

杀持至座上斫杀其子弟凡姓李必死唯异姓无他

𧷤尚㓜在抱家内知变乳母抱出后门藏他家止其

一身获免𧷤字景真位至湘东太守右一验出续搜神记

周宣帝字文赟在东宫时武帝训笃甚严恒使官者

成慎监察之若有纎毫罪失匿而不奏许慎以死于

是慎常陈太子不法之事武帝杖太子百馀及即位

顾见髀上杖瘢乃问成慎所在慎于时已出为郡遂

敕追之至便赐死慎奋厉曰此是汝父所为成慎何

罪勃逆之馀滥以见及死若有知终不相放于时宫

掖禁忌相逢以目不得辄共言笑分置监官记录𠎝

罪左皇后下有一女子欠伸泪出因被奏劾谓有所

思忆便敕对前考竟之初打头一下帝便头痛次打

项一下帝又项痛遂大发怒曰此是我怨家乃使拉

折其腰帝即腰痛其夜出南宫病遂渐增明旦早还

患腰不得乘马御车而入所杀女子处有黒晕如人

形时谓是血随扫刷之旋复如故如此再三有司掘

除旧地以新土埋之一宿之间亦还如本因此七八

日举身疮烂而崩及初下尸诸床并曲牢不可脱唯

此死女子所卧之床独是直脚遂以供用葢亦鬼

之意焉帝崩去成慎死仅二十许日右此一验出冥祥记

齐京师灵相寺有释惠豫黄龙人来游京师止灵相

寺少而务学遍访众师善谈论美风则每闻臧否人

物辄塞耳不听先诵大涅盘法华十地又习禅业精

于五门尝寝见有三人来扣戸并衣冠鲜洁执持华

葢豫问觅谁答云法师应死故来奉迎豫曰小事未

了可申一年不答云可尔至明年满一周而卒是岁

永明七年春秋五十有七右此一验出梁高僧传

唐雍州长安县髙法眼是隋代仆射髙颎之𤣥孙至

龙朔三年正月二十五日向中台叅选日午还家舍

在义宁坊东南隅向街开门化度寺东即是髙家欲

出子城西顺义门城内逢两𮪍马逐后既出城已渐

近逼之出城门外道北是普灮寺一人语𮪍马人云

汝𧺆捉普灮寺门勿令此人入寺恐难捉得此人依

语驰走守门法眼怕不得入寺便向西𧺆复至西街

金城坊南门道西有㑹昌寺复加四马𮪍更语前二

乘马人云急守㑹昌寺门此人依语𧺆捉寺门法眼

怕急便语乘马人云汝是何人敢逼于我乘马人云

王遣我来取法眼语云何王遣来乘马人云阎罗王

遣来法眼既闻阎罗王使来审知是鬼即共相拒鬼

便大怒云急截头发却一鬼捉刀即截法眼两髻附

肉落地便至西街闷绝落马暴死不觉既至大街要

路踟蹰之间看人逾千有巡街果毅瞋守街人何因

聚众守街人具述逗遛次西街首即是髙宅便唤家

人轝向舍至明始稣便语家内人云吾入地狱见阎

罗王升大髙座瞋责吾云汝何因向化度寺明藏师

房内食常住僧果子吞四百颗𤍠铁丸令四年吞

了人中一日当地狱一年四日便了从正月二十六

日至二十九日便尽或日食百颗当二十六日惺了

之时复有诸鬼取来法眼复共鬼斗相趁力屈不如

复闷暴死至地狱令吞铁丸当吞之时咽㗋闭缩身

体焦卷变为红色吞尽乃稣稣已王又语言汝何因

不敬三宝说僧过恶汝吞铁丸尽已冝受铁犁耕舌

一年至二十九日既吞铁丸了到正月三十日平旦

复死至地狱中复受铁犁耕舌自见其舌长数里𠊓

人看见吐出一尺馀王复语狱卒此人以说三宝长

短以大铁斧截却舌根狱卒斫之不断王复语云以

斧细锉其舌将入镬汤煮之煮复不烂王复怪问所

由法眼启王云臣曽读法华经王初不信令检功徳

部见案内有读法华经一部王检知实始放出来其

人见在稣惺如旧观者如市见者发心合门信敬励

志精勤檀忍不亏诫诚无倦京城道俗共知不烦引

俭约篇第四十五

 述意部

夫谬之于空谈不如证之于事实闻之仿像不如决

之于耳目故信不如学言不如行所以研机适理寔

极圣之洪基息缘俭务是至人之大量不树无方之

心宁有不竆之应是以一毫一粒而竟济四生一念

一弹常资六度斯则功超半息发弥来际抱素俭约

而亦徳逾髙范也

 引证部

如新婆沙论云问诸弟子中大迦叶波少欲喜足具

杜多行旧云头陁薄矩罗少病节俭具净戒行此二何别

答尊者大迦叶波所得饮食若粗若妙随次第食无

所简别犹如良马随得而食尊者薄矩罗所得饮食

或粗或妙简去妙者而食粗者如契经说有四圣种

一依随所得食喜足圣种二依随所得衣喜足圣种

三依随所得卧具喜足圣种四依随有无有乐断乐

修圣种又中阿含经云尔时有一异学是尊者薄拘

罗未出家时亲善朋友往诣薄拘罗所请问其义薄

拘罗因为说之我于此正法律中学道以来八十年

未曾起欲想我持粪扫衣来已八十年亦无起功髙

想亦未曽忆受居士衣未曾割截作衣未曾倩他比

丘作衣未曽用针缝衣未曽持针线囊乃至一缕我

乞食来已八十年亦无起功髙想亦未曽受居士请

亦未曽超越乞食未曽从大家乞食于中当得净好

极妙丰饶食啖含消未曽视女人面未曽入比丘尼

坊中未曽忆与比丘尼共相问讯乃至道路亦不共

语未曽畜沙弥未曽忆为白衣说法乃至四句偈未

曾有病乃至弹指顷头痛者未曾忆服药乃至一片

诃梨勒我结跏趺坐于八十年未曾倚壁倚树我于

三日夜中得三达证我结跏趺坐而般涅槃是谓尊

者薄拘罗未曾有法又僧祇律云达腻伽罗汉深自

庆慰而说偈言

  欲得寂灭乐 当习沙门法 止则支身命

  如蛇入鼠穴 欲得寂灭乐 当习沙门法

  衣食系身命 精粗随众等 欲得寂灭乐

  当习沙门法 一切知止足 専修涅槃道

又旧杂譬喻经云㫺有比丘于空闲树下坐禅行道

树上有一猕㺅见比丘食下住其边比丘以饭与之

猕㺅得食辄行取水以给澡洗如是连月后日食竟

忽忘不留猕㺅以不得食大怒取比丘袈裟上树裂

破比丘忿之以杖误中猕㺅即死馀数猕㺅并来共

轝死猕㺅到佛寺中比丘僧知必有所以推问其意

比丘具说于是佛教自从今日比丘每食皆当割省

留馀以施蠢动不得尽之又五分律云佛告比丘乃

往去世于恒水边有一仙人住于石窟尔时龙王日

从水出以身七匝围绕仙人舒头在上下向敬视仙

人仙人游行弟子守窟龙亦如前日来恭敬弟子怖

畏即大羸瘦我于尔时行菩萨道游行恒水边见其

如此即故问意具答如是我复问言汝今欲不复见

龙耶答言尔又问汝见龙咽下有何等物答言有摩

尼珠吾复语言龙若来时汝便合掌向龙作如是语

我今须汝咽下摩尼宝珠愿以施我尔时仙人弟子

闻我语已龙从水出便从索之龙闻乞珠不前不却

黙然而住时仙人弟子复为龙王说偈言

  龙王今须汝 咽下摩尼珠 意甚爱乐之

  如何黙无言

龙即以偈答言

  我一切所须 皆由此珠得 汝今从吾乞

  永绝不复来 如火急暴声 使人心恐惧

  我今闻汝言 惶怖逾于此

于是世尊引古说偈

  乞者人不爱 数则致怨憎 龙王闻乞声

  一去不复还

又告比丘过去世时有迦夷国王好喜布施给诸竆

乏时有梵志王甚爱重未尝从王有所求乞尔时彼

王为说偈言

  人皆从逺来 无方从吾乞 而汝今在此

  不求有何意

梵志即以偈答言

  乞者人不喜 不与致怨憎 所以黙无求

  恐离亲爱情

王复说偈答言

  乞非伤徳行 亦无身口过 捐有以补无

  何为而不索

梵志复以偈答言

  贤人不言乞 言乞必不贤 黙然不有求

  是谓为大人

时王闻说贤人之偈心大欢喜即以牛王一头及馀

千牛而施与之颂曰

  六情无福志 四摄启幽心 俭约避人物

  偃息慕山林 曲𡼏停驺响 交枝落慢阴

  池台聚冻雪 檐牗叅归禽 石来无新故

  峰形讵古今 大车何杳杳 奔马送骎骎

  何以修六念 䖍诚在一音 未泛慈舟宝

  徒劳抒海深

感应缘略引二验

晋单道开

唐杜智楷

晋罗浮山有单道开姓孟炖煌人少懐栖隐诵经四

十馀万言绝谷饵柏实柏实难得复服松脂后服细

石子一吞数枚数日一服或时多少啖姜椒如此七

年后不畏寒暑冬袒夏温昼夜不卧开同学十人共

契服食十年之外或死或𨓆唯开全志追陵太守遣

马迎开开辞能歩行三百里路一日早至山树诸神

或现异形试之初无惧色以石虎建武十二年从西

平来一日行七百里至南安度一童子为沙弥年十

四禀受教法行能及开时太史奏虎云有仙人星现

当有髙士入境虎普敕州郡有异人令启闻其年冬

十一月秦州刺史上表送开初止邺城西法𬘭祠中

后徙临漳昭徳寺于房内造重阁坐禅虎资给甚厚

开皆以惠施时乐仙者多来咨问都不答迺为说偈

我矜一切苦出家为利世利世须学明学明能断恶

山逺粮粒难作斯断食计非是求仙侣幸勿相传说

佛图澄曰此道士观国兴衰若去者当有大灾至石

太宁元年开与弟子南度许昌虎子侄相杀邺都

大乱至晋升平三年来之建邺俄而至南海后入罗

浮山独处茅茨萧然物外春秋百馀岁卒于山舍敕

弟子以尸置石穴中弟子迺移之石室有康泓者㫺

在比间闻开弟子叙开㫺在山中每有神仙来云迺

遥心敬挹及后没南海亲与相见侧席钻仰禀闻备

至迺为之传赞曰

肃哉善人飘然绝尘外轨小乘内畅空身𤣥象晖曜

高步是臻餐茹芝英流浪岩津

兴宁元年陈郡袁宏为南海太守与弟颖叔及沙

门支法防共登罗浮山至石室口见开形骸及香火

瓦器犹存宏曰法师业行殊群正当蝉蜕耳迺为赞

物俊招奇徳不孤立辽辽幽人望岩凯入飘飘灵仙

兹焉游集遗屣在林千载一袭

后沙门僧景道渐等并欲登罗浮竟不至顶出梁高僧传录

唐曹州离狐人杜智楷少好释典不仕不妻娶被僧

衣服隐居泰山以读诵为事贞观二十一年于山中

遇患垂死以袈裟覆体昏然如梦见老母及美女数

十人屡来相扰智楷端然不动群女渐相逼斥并云

轝将掷置北涧里遂总近前同时执捉有揽着袈裟

者遂齐声念佛却后懴悔请为造阿弥陁佛并诵观

音菩萨三十馀遍少间遂觉体上大汗便即瘳愈

报拾遗录

法苑珠林卷第五十九

音释

 蓐而六切荐也古外切切𠕎也末各切肉间膜也弋渉切薄鍱也

 切墓郎狄切陵践也卢缄切敝衣也蒲麋切下邳地名取乱切逃也

 妪于语切老妇之称呼格切怒也吃嚂吃欺讫切嚂力含切狡狯狡古巧切

 狯古外切狡狯狂猾也朱劣切祭酹酒也𧷤士格于伦蒲宫切痕

 王问切气也所劣切除也𢈔顷寸卧切斫也尺𠃔切虫

 侧鸠切厩御也七林切马行疾也𬘭丑林祖峻切绝异也

 嘉兴东禅寺义仓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五十九卷 吴江比丘明觉对 真

 州王国英书万历辛卯上元林遇时刻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