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 法苑珠林 卷第六十一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六十二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一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诫勖篇第四十八

 述意部

夫以立像表真恒俗彝训寄指筌月出道常䂓但以

妄想倒情沿流固习无思悛革随业飘沦是以涅槃

经云为善清升譬同爪土为恶沉滞喻等地尘良由

六贼俱至十使交缚或比行厕画瓶或拟危城坏器

故将崩朽宅三火恒然逃隐空聚五刀常逐井河引

喻逼形器于刹𨙻屠肆牛羊切性命于漏刻亦如䑕

入脂角至穷何趣况复五浊交横四山常逼而能安

忍不生忧悔所以大圣垂训法喻所归止在诫约身

心无沿逸欲鉴举力励専征省过但见临死眼灮失

落眷属丛聚对颜难救呜呼涕泗慨彼沉沦既瞩斯

苦何不自诫过由我生改不藉他犹有㣲善宅报在

人又逢遗法亲见三宝脱生恶道对目莫知由此悲

痛无由怠惰矣

 诫马部

如中阿含经云时有调马师名曰只尸来诣佛所稽

𩠐佛足𨓆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观世间甚为轻浅

犹如群羊世间唯我堪能调马狂逸恶马我作方便

须㬰令彼态病悉现随其态病方便调伏佛告调马

师聚落主汝以几种方便调伏于马马师白佛言有

三种法调伏恶马何等为三一者柔软二者粗涩三

者柔软粗涩佛告聚落主汝以三种方便调马犹不

调者当如之何马师白佛遂不调者便当杀之所以

者何莫令辱我调马师白佛言世尊是无上调御丈

夫为以几种方便调御丈夫佛告聚落主我亦以三

种方便调御丈夫何等为三一者一向柔软二者一

向粗涩三者柔软粗涩佛告聚落主所谓一向柔软

者如汝所说此是身善行此是身善行报此是口意

善行此是口意善行报是名天是名人是名善趣化

生是名涅槃是为柔软第二一向粗涩者如汝所说

是身恶行是身恶行报是口意恶行是口意恶行报

是名地狱是名畜生是名饿鬼是名恶趣是名堕恶

趣是名如来粗涩教也第三彼柔软粗涩俱者谓如

来有时说身善行有时说身善行报有时说口意善

行有时说口意善行报有时说身恶行有时说身恶

行报有时说口意恶行有时说口意恶行报如是名

天如是名人如是名善趣如是名涅槃如是名地狱

如是名畜生饿鬼如是名恶趣如是名堕恶趣是名

如来柔软粗涩教调马师白佛言世尊若以三种方

便调伏众生有不调者当如之何佛告聚落主亦当

杀之所以者何莫令辱我调马师白佛言若杀生者

于世尊法为不清净世尊法中示不杀生而今言杀

其义云何佛告聚落主如来法中示不杀生然如来

法中以三种教授不调伏者不复与语不教不诫岂

非死耶调马师白佛实尔世尊不复与语永不教诫

真为死也以是之故我从今日离诸恶不善业也闻

佛所说欢喜而去又法句喻经云佛问象师调象之

法有几答曰有三何谓为三一者刚钩钩口著其䩭

靽二者减食常令饥瘦三者捶杖加其楚痛由铁钩

钩口故以制强口由不与食饮故以制身犷由加捶

杖故以伏其心佛告居士吾亦有三用调一切亦以

自调得至无为一者以至诚故制御口患二者以慈

贞故伏身刚强三者以智慧故灭意痴葢持是三事

度脱一切离三恶道

 诫学部

如増一阿含经云一偈之中便出生三十七品及诸

法义迦叶问言何等是时尊者阿难便说此偈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

所以然者诸恶莫作戒具之禁清白之行众善奉行

心意清净自净其意除邪颠倒是诸佛教去愚惑想

云何迦叶戒清净者意岂不净乎清净者则不颠倒

以无颠倒愚惑想灭诸三十七道品果便成就以成

道果岂非诸法乎

 诫盗部

如杂阿含经云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止一

林中时彼比丘有眼患受师教云应嗅钵昙摩华

彼比丘受师教已往至钵昙摩池侧于池岸边迎风

而坐随风嗅香时有天神主此池者语比丘言何以

华汝今便是盗香贼也尔时比丘说偈答言

  不壊亦不夺 逺住随嗅香 汝今何故言

  我是盗香贼

尔时天神复说偈言

  不求而不舍 世间名为贼 汝今人不与

  而自一向取 是则名世间 真实盗香贼

时有一士夫取彼藕根重负而去尔时比丘为彼天

神而说偈言

  如今彼士夫 断截分陁利 拔根重负去

  便是姧姣人 汝何故不遮 而言我盗香

时彼天神说偈答言

  狂乱姧姣人 犹如乳母衣 何足加其言

  且堪与汝语 袈裟污不现 黒衣黒不污

  姧姣凶恶人 世间不与语 蝇脚污素帛

  明者小过现 如墨㸃珂贝 虽小悉皆现

时彼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善哉说 以义安慰我 汝可常为我

  数数说斯偈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非汝买奴 亦非人与汝 何为常随汝

  数数相告语 汝今当自知 彼彼饶益事

 诫罪部

如阎罗王五天使者经云佛告诸比丘人生世间不

孝父母不敬沙门不行仁义不学经戒不畏后世者

其人身死当堕地狱主者持行白阎罗王言其过恶

此人不孝等种种诸过无有福徳不恐畏死唯王处

罚阎罗王常先安徳以忠正语为现五使者而问言

第一汝不见世人始为婴儿强卧𡱁尿不能自䕶口

不知言不知好恶汝见以不人答已见王言汝自谓

不如是然人神从行终即有生虽尚未见常当为善

自端三业奈何放心快志造过人答愚暗不知王言

汝自愚痴纵意作恶非是父母师长君天沙门道人

等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不乐今当受之是为阎王现

第一天使也第二阎王复问子为人时天使次到汝

能觉不人答不觉王曰汝不见世人年老发白齿堕

羸痩偻步低行起居任杖不人答有是王曰汝谓独

免可得不老凡人已生法皆老耄常当为善端身口

心奉行经戒奈何自人答愚痴故尔王曰汝自以

愚痴作恶非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

岂得不乐今当受之是为阎王现第二天使也第三

阎王复问子为人时岂不见世间男女身有疾病身

体苦痛坐起不安命近忧促众医不疗不人答言有

王曰汝可得不病耶人生既老法皆当病闻身强健

当勉为善奉行经戒端身口意奈何自人答愚暗

故尔王曰汝自以为愚作恶非闗父母君天沙门道

人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不乐今当受之是为阎王现

第三天使也第四阎王复问子为人时岂不见世间

诸死亡者或藏其尸或弃捐之至于七日肌肉壊败

狐狸百鸟皆就食之凡人已死身恶腐烂汝岂不见

人答言有王曰汝谓独免可得不死耶凡人已生法

皆当死闻在世间常为善事敕身口意奉行经戒奈

何自人答愚暗故尔王曰汝自作恶非是父母君

天沙门道人过也罪自由汝岂得不乐今当受之是

为阎王现第四天使也第五阎王复问子为人时不

见世间弊人恶子为吏所捕取案罪所刑法加之或

断手足或削耳鼻或烧其形悬头日炙或屠割支解

种种毒痛不人答言有王曰汝谓为恶独可解耶眼

见世间罪福分明何不守善敕身口意奉行经戒云

何自快人答愚暗故尔王曰汝自用心作不忠正非

是父母君天沙门道人过也今是殃罪要当自受是

为阎王现第五天使也佛说经已诸弟子等皆受教

诫各前作礼欢喜奉行

 杂诫部

大法句经偈云总十一诫

一诫信

  士有信行  为圣所誉  乐无为者

  一切缚解  比方世利  惠信为明

  是财上宝  家产非常  欲见诸真

  乐聴讲法  能舍悭妒  此之谓信

  无信不习  好剥正言  如掘取水

  掘泉扬泥  贤夫习智  乐仰清流

  如善取水  要令不扰  信不染他

  莫如斯载  如大象调  自调最胜

  信财戒财  惭愧亦财  闻财施财

  惠为七财  生有此财  不问男女

  终以不贪  贤者识真

二诫死

  所以非常  谓兴衰法  夫生辄死

  此灭为乐  如河驶流  往而不返

  人命如是  逝者不还  生者日夜

  命自刀削  寿之消尽  如荥阱水

  常者皆尽  髙者亦堕  合㑹有离

  生者有死  众生相刻  以丧其命

  随行所堕  自受殃祸  虽寿百岁

  亦死过去  为老所逼  病倏至际

  是日已过  命则随减  如少水鱼

  斯有何乐  老则色衰  所病自壊

  形败腐朽  命终其然  是身何用

  恒漏臭处  为病所困  有老死患

  非有子恃  亦非父兄  为死所迫

  无亲可怙  昼夜慢惰  老不止淫

  有财不施  不受佛言  有此四蔽

  为自侵欺

三诫杀

  为仁不杀  常能摄身  是处不死

  所适无患  不杀为仁  愼言守心

  是处不死  所适无患  彼乱已整

  守以慈仁  见怒能忍  是为梵行

  至诚安徐  口无粗言  不瞋彼所

  是为梵行  垂拱无为  不害众生

  无所娆恼  是为梵行  常以慈哀

  净如佛教  知足知止  是度生死

  普及贤美  哀加众生  常行慈心

  所适者安  昼夜念慈  心无克伐

  不害众生  是行无仇  卧安寤安

  不见恶梦  天䕶人爱  不毒不兵

  水火不丧  在所得利  死升梵天

  受乐自然  仁无乱志  慈最可行

  愍伤众生  此福无量

四诫意

  恶言骂詈  憍陵蔑人  兴起是行

  疾怨兹生  逊言顺辞  尊敬于人

  弃结忍恶  疾怨自灭  夫士之生

  斧在口中  所以斩身  由其恶言

  争为少利  如掩失财  从彼致诤

  令意向恶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恶  罪苦自追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福乐自随

  随乱意行  拘愚入𠖇  自大无法

  何解善言  随正意行  开解清明

  不为嫉妒  敏达善言  愠于怨者

  未常无怨  不愠自除  是道可宗

  不好责彼  务自省身  如有知此

  永灭无患

五诫邪

  以真为伪  以伪为真  是为邪见

  不得真利  知真为真  见伪知伪

  是为正见  必得真利  壁屋不密

  天雨则漏  意不思正  邪法为穿

  壁屋善密  雨则不漏  摄意惟正

  邪匿不生  鄙夫染人  如近𦤀物

  渐悉习非  不觉成恶  贤夫染人

  如近香熏  进智习善  行成皎洁

  正念常兴  邪法自灭  自制正法

  善名日増  当思念道  强守正行

  健者得度  吉祥无上  克己调心

  行不放逸  施戒忍勤  定慧恒明

  生不为恼  死而不戚  祸福路分

  升沉殊趣

六诫愚

  愚著生死  莫知正法  愚蒙无智

  如居暗室  触事昏驰  寒暑不辨

  虽久修习  犹不知法  虽复施行

  为身招患  快心作恶  自致重殃

  愚所望处  不谓适苦  临堕厄地

  乃知不善  愚蠢作恶  不能自解

  殃追自焚  罪成炽然  愚人乐寝

  忧戚长兴  昏昏暗室  如蚕处茧

  愚人乐恶  至死不休  虽与善言

  反谓怨雠  罪犹未熟  愚将为观

  至其熟时  自受大殃  愚好财色

  昼夜无猒  如焦谷山  注水不盈

  愚多造过  触处被瞋  虽加杖捶

  犹不自止

七诫恶

  深观善恶  心知畏忌  畏而不犯

  终吉无忧  故世有福  今思绍行

  善致其愿  福禄转胜  信善作福

  积善不猒  信知阴徳  久而必彰

  喜法卧安  心悦意清  圣人演法

  惠常乐行  贤人智者  斋戒奉道

  如星中月  照明世间  弓师调角

  水人调船  工匠调木  智者调身

  譬如厚石  风不能移  智者意重

  毁誉不倾  譬如深泉  澄静清明

  慧人闻道  心净欣然  断除五阴

  静思智慧  能自拯济  显理澄真

  抑制情欲  志乐无为  揽受正教

  冀法常存

八诫缚

  去离忧患  脱于一切  缚结已解

  逍散自安  心净得念  无所贪乐

  已度枯涸  如雁弃池  量腹而食

  无所积藏  虚心无想  逺近无碍

  度身而衣  不求馀长  省亊无为

  无所覉靽  制想从正  如马调御

  舍憍弃慢  为天所敬  不怒如地

  不动如山  真人无垢  生死世绝

  心以休息  言行亦止  从正解脱

  寂然归灭  弃恶无著  破壊三界

  情色永绝  是谓上智  在聚若野

  处染不染  应真所叹  莫不𫎇祐

  常乐空闲  众人不逮  快哉上士

  天人钦仰

九诫诵

  虽诵千言  不行何益  不如一闻

  勤修得益  虽诵千言  句义不正

  不如一要  闻可灭意  虽诵千言

  不义何益  不如一义  闻行得度

  虽诵千言  不敬何益  不如一行

  欣乐奉修  虽诵千言  我心不灭

  不如一句  舍憍放逸  虽诵千言

  求名逾著  不如一说  弃执离著

  虽诵千言  不欲除罪  不如一文

  去离生死  虽诵千言  色情逾固

  不如一解  心境忘懐  虽诵千言

  不求出世  不如一悟  绝离三界

  虽诵千言  不存悲智  不如一聴

  自他两利

十诫行

  人寿百岁  悭贪逾盛  不如一日

  割舍财色  人寿百岁  乐不持戒

  不如一日  净心守戒  人寿百岁

  多忿不忍  不如一日  含喜不瞋

  人寿百岁  怠惰不勤  不如一日

  策励身心  人寿百岁  情欣放逸

  不如一日  归心空寂  人寿百岁

  昏暗识心  不如一日  洞悟无明

  人寿百岁  拙御身心  不如一日

  巧便运致  人寿百岁  常懐怯弱

  不如一日  勇猛慧力  人寿百岁

  不起善愿  不如一日  发行四𢎞

  人寿百岁  不生一智  不如一日

  慧性聪利

十一诫口

杂阿含经诸天说偈云

  士夫生世间 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

  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 应誉而更毁

  其罪口中生 死则堕恶道

颂曰

  建志诫心愚 髙慕欣朋俦 相与立𢎞誓

  舍俗慕闲丘 萧散人物外 晃朗免绸缪

  寂寂求诚真 斖斖励心柔 警策修三业

  激切澄四流 兴心愿𢎞誓 救溺运慈舟

  嘉期归妙觉 善㑹涅槃修 存心八正道

  立志三祇休

感应縁略引四验

晋沙门释支遁

周沙门释亡名

周沙门释道安

齐沙门释僧范

晋剡沃洲山有支遁字道林本姓闗氏陈留人或云

河东林虑人幼有神理聪明秀彻晋王羲之睹遁才

藻惊绝罕俦遂披衿解带留连不能已仍请住灵嘉

寺意存相近又投迹剡山于沃洲小岭立寺行道僧

众百馀常随禀学时或有惰者遁乃著座右铭以勖

之曰

勤之勤之至道非孜奚为淹滞弱丧神奇茫茫三界

眇眇长羁烦劳外凑冥心内驰殉赴钦渴缅邈忘疲

人生一世涓若露垂我身非我云云谁施达人懐徳

知安必危寂寥清举洁累禅池谨守明禁雅说𤣥䂓

绥心神道抗志无为寮朗三蔽融治六疵空洞五阴

虚豁四支非指喻指绝而莫离妙觉既陈又𤣥其知

宛转平任与物推移过此以往勿思勿议

周渭滨沙门亡名法师自诫云夫以回天倒日之力

一旦艸雕岱山磐石之固忽焉烬灭定知世相无常

浮生虚伪譬如朝露其停几何大丈夫生当降魔死

当饲虎如其不尔徒生何益不如修禅定足以养志

读诵经足以自娱富贵名誉徒劳人耳乃弃其簪弁

剃其须发衣衲杖锡聴讲谈玄战国未宁安身无地

自猒形骸甚于桎梏思绝苦本莫知其津大乘经曰

如说行者乃名是圣不但口之所言小乘偈曰

能行说为正不行何所说若说不能行不名为智者

所以颜回好学勤改前非季路未修惧闻后语功劳

智扰役神伤命为道日损何用多知誓欲枯木其形

死灰其虑降此患累以求虚寂乃作绝学箴亦名息

心赞拟夫周庙其铭曰

法界内有如意宝人焉久缄其口铭其膺曰古之摄

心人也诫之哉诫之哉无多虑无多知多知多事不

如息意多虑多失不如守一虑多志散知多心乱心

乱生恼志散妨道勿谓何伤其苦悠长勿言何畏其

祸鼎沸滴水不停四海将盈纎尘不拂五岳将成防

末在本虽小不轻闗尔七窍闭尔六情莫窥于色莫

聴于声闻声者聋见色者盲一文一艺空中小蚋一

伎一能日下孤灯英贤才艺是为愚弊舍弃淳朴耽

溺淫丽识马易奔心猿难制神既劳役形必损毙邪

迳终迷脩途永泥英贤才能是曰惛懵夸拙羡巧其

徳不𢎞名厚行薄其髙速崩涂舒翰卷其用不恒内

懐憍伐外致怨憎或谈于口或书于手邀人令誉亦

孔之丑凡谓之吉圣以之咎赏悦暂时悲忧长久畏

影畏迹逾走逾剧端坐树阴迹灭影沉猒生患老随

思随造心想若灭生死长绝不死不生无相无名一

道虚寂万物齐平何胜何劣何重何轻何贱何辱何

贵何荣澄天愧净皦日惭明安夫岱岳固彼金城敬

贻贤哲斯道利贞

周京师大中兴寺释道安姓姚氏冯翊故城人识悟

𤣥理早附法门神气髙朗挟操清逺乃作遗诫九章

以训门人其词曰

敬谢诸弟子等夫出家为道至重至难不可自轻不

可自易所谓重者荷道佩徳萦仁负义奉持净戒死

而后已所谓难者绝世离俗永割亲爱回情易性不

同于众行人所不能行割人所不能割忍苦受辱捐

弃躯命谓之难者名曰道人道人者导人也行必可

履言必可法被服出家动为法则不贪不诤不谗不

匿学问髙逺志在𤣥黙是为名称参位三尊出贤入

圣涤除精魂故得君王不望其报父母不望其力普

天之人莫不归摄捐妻减养供奉衣食屈身俯仰不

辞劳恨者以其志行清洁通于神明惔怕虚白可奇

可贵自获荒流道法遂㬱新学之人未体法则弃正

着邪忘其真实以小𭶑为智以小恭为足饱食终日

无所用心𨓆自推观良亦可悲计今出家或有年岁

经业未通文字不决徒丧一世无所成名如此之事

不可深思无常之限非旦即夕三涂苦痛无强无弱

师徒义深故以申示有情之流可为永诫其一卿已

出家永违所生剃发毁容法服加形辞亲之日上下

涕零割爱崇道意凌太清当遵此志经道修明如何

无心故存色声悠悠竟日经业不成徳行日损秽

遂盈师友惭耻凡俗所轻如是出家徒自辱名今故

诲励宜当专精其二卿已出家弃俗辞君应自诲励

志果清云财色不顾与世不群金玉不贵惟道为珍

约已守节甘苦乐贫进徳自度又能度人如何改操

趋𧺆风尘坐不暖席驰务东西剧如徭役县官所牵

经道不通戒徳不全朋友嗤弄同学弃捐如是出家

徒丧天年今故诲励宜各自怜其三卿已出家永辞

宗族无亲无踈清净无欲吉则不欢凶则不哭超然

纵容豁然离俗志存𤣥妙轨真守朴得度广济普𫎇

福禄如何无心仍著染触空诤长短铢两𣁬斛与世

诤利何异僮仆经道不明徳行不足如是出家徒自

毁辱今故诲示宜自洗浴其四卿已出家号曰道人

父母不敬君帝不臣普天同奉事之如神稽首致敬

不计富贫尚其清修自利利人减割之重一米七斤

如何怠慢不能报恩倚纵游逸身意虚烦无戒食施

死入泰山烧铁为食融铜灌咽如斯之痛法句所陈

今故诲约宜自改新其五卿已出家号曰息心秽

不著唯道是钦志参清洁如玉如冰当修经戒以济

精神众生𫎇祐并度所亲如何无心随俗浮沉纵其

四大恣其五根道徳遂浅世事更深如是出家与世

同尘今故诫约幸自开神其六卿已出家捐世形躯

当务竭情泥洹合符如何扰动不乐闲居经道损耗

世事有馀清白不履反入泥涂过影之命或在须臾

地狱之痛难可具书今故诫励冝崇典谟其七卿已

出家不可自寛形虽鄙陋使行可观衣服虽粗坐起

令端饮食虽踈出言可餐夏则忍热冬则忍寒能自

守节不饮盗泉不肖之供足不妄前久处私室如临

至尊学虽不多可齐上贤如是出家足报二亲宗族

知识一切𫎇恩今故诫汝冝各自敦其八卿已出家

性有昏明学无多少要在修精上士坐禅中士诵经

下士堪能塔寺经营岂可终日一无所成立身无闻

可谓徒生今故诲汝冝自端情其九卿已出家永违

二亲道法革性俗服离身辞亲之日乍悲乍欣邈尔

绝俗超故埃尘当修经道制已履真如何无心更染

俗因经道已薄行无毛分言非可贵徳非可珍师友

致累恚恨日殷如是出家损法辱身思之念之好自

将身

齐邺东大觉寺释僧范姓李平乡人也戒徳清髙守

禁无亏尝宿他寺意欲闻戒至于十五日说戒之夜

众议共停说戒乃为法集有僧升座将欲竖义叙云

竖论法相深㑹圣言布萨常闻击难为胜忽见一神

形髙丈馀貌甚雄峻壅耸惊人来到座前问竖义者

今是何日答曰是布萨日神即以手拓之曵之下座

委顿垂死次问上座问答同前拓还将死陵害二三

上座已神还掉臂而出当时道俗共睹非一范师既

见斯异乃自勤力兼策大众至于一生无敢说欲纵

有病重不堪胜轝请僧就病人所恭敬说戒阖境僧

尼承斯徴诫至布萨日亦不亏法右四诫出梁高僧传

忠孝篇第四十九之一

 述意部

窃闻孝诚忠敬髙柴董𪒠之贤反慢尊亲罪过王寄

之逆是以木非亲母供则响溢千龄凡非圣僧敬则

灮逾万代理应倾心顶戴获福无边何得起慢髙心

反生轻侮也所以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代终身尽者

寔建国之前美故念子路见于孔丘曰由事二亲之

时常食藜藿之食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没之后南

游于楚从车百乘积粟万锺累茵而坐列鼎而食犹

愿食藜藿之食为亲负米不可复得每感斯言虽存

若亡父母之恩云何可报慈深河海孝若涓尘永慕

长号痛贯心首俗称乳哺生我肉身一世之恩尚复

难报况复如来大悲普洽等同一子拔除三涂得离

四生长辞八苦永御三乘静思恩重岂同凡俗内心

崩溃如焚如灼情切于理痛甚刀割历劫瞻敬长荐

珍羞亦未能报须㬰之恩故涅槃经云佛有一味大

慈悲愍念众生如一子众生不知佛能救毁𧩂如来

及法僧

 引证部

如末罗王经云人问世尊何等为父母力佛言谓受

父母身体乳哺育养之恩或从地积珍宝上至二十

八天悉以施人不如供养父母是为父母力又増一

阿含经云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二法与凡夫人得

大功徳成大果报一供养父母二供养一生补处菩

萨施此二人获大功徳受大果报若复有人以父着

左肩上以母著右肩上至千万岁衣被饭食床榻卧

具病瘦医药即于肩上放𡱁尿溺犹不能得报恩当

知父母恩重施肩之时将䕶不失时节供养孝顺又

地狱经云为人弟子说师僧过者设师有实命终必

入地狱啖其舌根若得好食美果等不与父母师僧

先自食啖堕饿鬼中后生为人贫穷若人含毒向师

长入铁𨱆地狱后生毒蛇中若恶心学父母师长语

入融铜地狱后生为人蹇吃又萨婆多论云宁破塔

壊像不说他粗罪若说则破法身不问前比丘有罪

无罪皆不得说又敬师经云一日三时应参师进止

若参师来不见时应持土块艸木以为记验天时若

热日别三时以扇扇师若有比丘于彼师所或和尚

边不生敬心导说长短于将来世别有一小地狱名

为拒扑当经是中堕彼处已一身四头身体俱焦于

彼狱处复有诸虫名曰铁𭉨常啖舌根若从他闻一

四句偈于各千劫取彼和尚阿阇梨等荷担肩上或

时背负顶戴亦未能报也又毗昙论云若病人及与

说法师近佛诸菩萨施者得大果报又六度集经云

㫺者菩萨身为鹤鸟生子有三时国大旱无以食之

自裂腋下肉以济其命三子疑曰斯肉气味与母身

气相似无异得无吾母以身肉饲吾等乎三子怆然

有悲猛之情又曰宁殒吾命不损母体也于是闭口

不食母睹不食而更索焉天神叹曰母慈惠难喻子

孝希有也诸天祐之愿即从心佛告诸比丘鹤母者

吾身是也三子者舍利弗目连阿难是也菩萨慈惠

度无极行布施如是又四十二章经云佛言饭凡人

百不如饭一善人饭善人千不如饭持五戒者一人

饭持五戒者万人不如饭一须陁洹饭须陁洹百万

人不如饭一斯陁含饭斯陁含千万人不如饭一阿

𨙻含饭阿𨙻含一亿人不如饭一阿罗汉饭阿罗汉

十亿人不如饭辟支佛一人饭辟支佛百亿人不如

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亲教亲千亿人不如饭一

佛举愿求佛欲济众生也饭善人福最大深重凡人

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亲矣二亲最神也又杂宝藏

经云㫺过去久逺雪山之中有一鹦鹉父母都盲常

取好果先奉父母当于尔时有一田主初种谷时而

作愿言所种之谷要与众生而共啖食时鹦鹉子以

彼田主先有施心常取其谷以供父母田主行谷见

有虫鸟揃谷穗处瞋恚懊恼便设罗网捕得鹦鹉鹦

鹉尔时语田主言田主先有好心布施故敢来取如

何今者而见网捕田主问言取谷为谁鹦鹉答言有

盲父母愿以奉之田主语言自今以后常于此取勿

生疑难畜生尚尔孝养父母岂况于人佛告比丘昔

鹦鹉者今我身是时田主者舍利弗是盲父母者今

我父母净饭王摩耶夫人是由㫺孝养今得成佛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一

校讹

 第十四纸十行存南藏作有第十六纸五行睹南藏作观

音释

 荥阱荥戸扃切绝小水也阱疾郢切坑也无匪切不倦之意松閠切以身从物也

 簪弁𬖂缁𣸧切冠𬖂也弁皮面切冠弁也毗意切死也托甲切手打也𪒠

 𨱆鱼厥切大斧也

 丹阳居士贺学易施赀刻此法𫟍珠林第六十一卷 吴江比丘明觉对 真

 州王国英书万历辛卯吴县仇朋刻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