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法苑珠林 卷第十九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二十

法苑珠林卷第十九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千佛篇第五之七

 说法部

  述意

盖闻大圣逗机影迹无方所现之处无非利益故谛

分真俗事决形心慿假实而上征寄乘权而下比良

由生老病死无自出之期菩提涅盘有修入之证但

内典无邉应机而说故使法轮则奈国初转僧侣则

㤭陈始度至于迦叶兄弟目连朋友西域之大势东

方遍告二十八天之主一十六国之王莫不服道而

倾心飡风而合掌于是他化宫里乃𢎞十地耆阇山

上方㑹三乘善吉谈无得之宗净名显不言之㫖伏

十仙之外道制六群之比丘胸前则吐纳江河掌内

则揺动山谷论劫则方石屡尽辩数则微尘可穷斯

乃三界之大师万古之独歩吾自庸才谈何以尽纵

使周公之制礼作乐孔子之述易删诗予赐之言语

商偃之文学爰及左元放葛仙子河上公庄周之等

并驱二于方内何足道哉若我大师法人天轨模三

千法式洎流中夏益利𢎞深广疗三毒传照百灯相

继不绝胡可胜言

  赴机

华严经云如来出世譬如日出先照一切诸大山

王次照一切大山次照金刚宝山然后普照一切大

地然日光不作是意我当先照大山乃至后照大地

由山有髙下故照有前后如来亦尔平等普救然机

有利钝感佛前后见闻不同大小有异依弥沙塞律

云佛得道七日受解脱乐有五百乘车载石蜜外国

兴生路由𣗳过车主兄弟二人虽谓波利创奉蜜𪎊

四王奉钵佛受之已为说三归又更七日文鳞龙王

奉非人食后过七日斯那奉食姊妹四人受三归依

复过七日梵王来请转法轮又普曜经云时梵王与

六万八千梵王眷属来诣佛所稽首足下请转法轮

佛受请已言我宿命抂波罗奈供养六百亿佛应抂

此转法轮由观𣗳七日以报其恩故未说法又智度

论云佛成道已不即说法于五十七日今检括机縁

然后说法初七日思大乘法他第七七日用于小乘

以拟众生又菩萨璎珞经云当转法轮抂鹿野清明

园为久饥虚者润于甘露法又中本起经云世尊念

言吾昔路由梵志阿兰迦兰待吾有礼应往度之天

空中曰此二人已亡七日又念应度郁头蓝弗天复

告云昨日命终又念父王昔遣五人一名拘邻二名

頞陛三名䟦提四名十力迦叶五名摩诃男执侍功

勤应往度之又转法轮经云佛在鹿野𣗳下时空中

有自然法轮飞来当佛前而转佛以手抚之止吾无

始来为名色转今爱意尽不复流转轮即便住又十

二游经云佛从四月八日至七月十五日坐𣗳下为

一年二年于鹿野园中为五人说法三年为郁鞞迦

叶兄弟三人说法满千比丘四年在象头山为龙鬼

说法五年时度舍利目连舍利七日得上果目连十

五日得上果六年须达共祇陀为佛立精舍有十二

佛图寺有七十二讲堂有三千六百间屋有五百楼

阁七年在拘耶尼园为婆陀和菩萨等八人说般若

此经一卷明苦行事八年在桞山为屯真陀罗王弟说法九

年在秽泽中为阿掘摩说法十年遂摩竭国为弗沙

王说法十一年在恐惧𣗳下为弥勒说本起经即修行本

十二年还父王国为释氏八万四千人说法又中

本起经云世尊在摩竭提国六年将还本国王遣优

陀延迎佛疑此异前未详孰定又普曜经云有梵志

名优陀王命迎佛别以十二年思得相见佛七日后

还本土又分别功徳经云佛还本土足升空行与人

头齐使父王接足而已不欲屈身又大集经云佛成

道十六年知诸菩萨任持法藏即于欲色界中间出

大宝阶大众俱登中阶即上升虚空又分别功徳经

云若不得说经处但称抂舍卫以佛抂其国二十五

年比抂诸国此住最久以其中多诸珍异人多有义

祗𣗳精舍有神异验众集之时猕猴飞鸟群𩔖数千

悉来聴法寂寞无声事竟即去各还所止犍椎适鸣

已复来集此由国多仁慈故异𩔖影附故智度论云

舍卫城有九亿家三亿明见佛三亿信而不见三亿

不见不闻佛二十五年抂彼尚尔若得多信利益无

  说益

依菩萨处胎经云尔时世尊示现奇特异像变一切

菩萨尽作佛身光相具足皆共异口同音说法互相

敬奉各坐七宝极妙髙座初一说法纯男无女第二

说法纯女无男第三说法纯度正见人第四说法纯

度邪见人第五说法男女正等第六说法邪正亦等

当尔之时法法成就而无吾我道果成熟诸佛常法

说义神足第七八万四千空行法门第八八万四千

无相法门第九八万四千无愿法门一一法门有无

量义犹如𭶑慧之人身有千头头有千舌舌有千义

欲得究尽此九法门义于百千分未获其一此是诸

佛秘要之藏皆由前身宿学成就广明说益僃抂诸篇

 涅盘部

  述意

惟我含灵福尽法王斯逝遂使北首提河春秋八十

矣应身粒碎流血何追诤决最后之疑竞奉临终之

供呜呼智炬昏冥慈云消灭长夜诸子诚可悲矣但

法身至寂毕竟无为报化所诱随机应俗既曰现生

焉得无灭凡圣虽殊而莫能免是以微言背痛而方

转甘露假托右胁而还放光明此则无病之迹也及

千褺既纒而示䨇足金棺将阖而起合掌此示不灭

之徴也故灰身示权常住显实器月之喻其㫖明乎

  韬光

如智度论云须跋陀罗年一百二十梦见一切人天

失其明眼祼形冥中言云日当堕地破海枯竭风散

须弥梦寤已恐怖天曰此是一切智人将入涅盘非

闗于汝明到林中求欲见佛阿难三不许佛知遥唤

前共别又菩萨处胎经云如来二月八日夜半躬襞

僧伽梨郁多罗僧安陀罗跋萨各三褺施放金棺衬

身上以钵锡杖手付阿难入金刚定碎身舍利佛从

金棺出金臂问觅迦叶牛呞二人阿难答云牛呞罗

汉已入涅盘佛言吾今永取灭度即入金棺寂然不

语再三出手问阿难吾为八部说摩诃乘经汝悉闻

不对曰唯佛知之又问吾抂忉利为母说法汝知不

答曰不知又吾抂龙宫说法龙子得道留全身舍利

髙一百三十丈汝知不答曰不知吾处母胎十月为

诸菩萨现不退转法轮世尊即以神力现母身中行

住坐卧一切云集入胎舍中汝知不答曰不知阿难大圣

岂得不知言不知者欲推如来化功密故答不知也又涅盘经云善男子我于

此娑罗䨇𣗳大师子吼者名大涅盘东方𩀱者破于

无常获得于常乃至北方𩀱者破于不净而得于净

此中众生为𩀱𣗳故护娑罗林不令外人取其枝叶

斫截破壊我亦如是为四法故令诸弟子护持佛法

此四𩀱𣗳四王典掌我为四王护持我法是故于中

而般涅盘又中阿含经云如来尔时将诣𩀱𣗳四襞

郁多罗僧以为施坐僧伽梨为枕右胁而卧足足相

累而般涅盘又菩萨处胎经云尔时八大国王各持

五百张白㲲栴檀木蜜尽内金棺褁以五百张㲲纒

褁金棺复五百乘车载香酥油以灌白㲲尔时大梵

天王将诸梵众抂右面立释提桓因将诸忉利诸天

抂左面立弥勒菩萨及十方诸神通菩萨当前立尔

时世尊欲入金刚三昧碎身舍利于娑婆世界转此

真法作是念已十方世界皆六返震动

  赴哀

如摩耶经云阿那律升忉利天以告摩耶摩耶便至

棺自为开合掌起曰逺屈来下佛语阿难汝当知为

后不孝众生故从金棺出问讯母也僧祇律云于天

冠塔邉阇维佛身迦叶赴佛涅盘经云于是迦叶辞

佛到伊蒢梨山中去舍卫国二万六千里其山多出

七宝甘果种种香𣗳杂药不可称数亦有骐𬴊朱雀

凤凰异学道士时有方石平正色如琉璃纵广百二

十里𣗳华五色冬夏茂盛列坐石上迦叶前后教授

一千弟子皆得罗汉常坐此石诵经行道弟子七人

同夕得梦其比丘梦见所坐方石中央分破𣗳皆㧞

根复一比丘梦见四十里泉水皆干竭华悉零落复

一比丘梦见拘罗邉坐皆悉倾毁复一比丘梦阎浮

利地皆悉倾陷复一比丘梦见须弥山崩复一比丘

梦见金轮王薨复一比丘梦见日月堕落天下失明

晨起各以所梦启白迦叶迦叶告言我曹前见光明

地时大动卿等得梦佛将般泥洹耶即敕诸弟子往

赴俱夷那国又菩萨处胎经云大迦叶至佛出䨇足

迦叶说偈云

  佛所教化人 所度已周遍 我行道绝向

  唯恨不见佛

于是绕棺七匝阿难西北角难陀捉东北角诸天抂

后直北去𩀱𣗳四十九歩大迦叶手执火然香薪

又杂阿含经云佛涅盘已𩀱𣗳生华垂下供养阿难

说偈云

  五百㲲纒身 悉烧令磨灭 千领细㲲衣

  以衣如来身 唯二领不焼 最上及衬身

诸经具明阇维之法以文繁故略而不录

  时节

如涅盘经云如来何故二月涅盘善男子二月名春

阳之月万物生长是时众生多生常想为破众生如

是常心说一切法悉是无常唯说如来常住不变于

六时中孟冬怙悴众不爱乐阳春和液人所贪爱为

破众生世间乐故演说常乐我净亦尔为破世间我

净故说如来真实我净初生出家成道转妙法轮皆

以八日何故涅槃独十五日佛言善男子如十五日

月无𧇾盈诸佛如来亦复如是入大涅盘无有𧇾盈

以是义故以十五日入般涅槃又长阿含经云时有

香姓婆罗门问阿阇世王曰何等时佛生何等时成

道何等时灭度阇王答曰沸星出时生沸星出时出

家沸星出时成道沸星出时灭度何等生二足尊何

等出丛林苦何等得最上道何等入般涅盘沸星出

二足尊沸星出丛林苦沸星得最上道沸星入般涅

盘八日如来生八日佛出家八日成菩提八日取灭

度二月如来生二月佛出家二月成菩提二月取涅

盘二月生二足尊二月岀丛林苦二月得最上道八

月般涅盘城又萨婆多论云佛以二月八日沸星现

时初成等正觉亦以二月八日沸星岀时生以八月

八日沸星岀时转法轮以八月八日沸星岀时取般

涅盘

  弟子

依智度论云长老大迦叶于耆阇崛山集三藏可度

众生竟随佛入般涅盘淸朝持钵入王舍城乞食已

上耆阇崛山语诸弟子我今日入无馀涅盘一切诸

人闻是语已皆大愁忧迦叶晡时从禅定起入众中

坐赞说无常苦空无我如是种种说法已从佛所得

僧伽梨持衣钵提杖如金翅鸟现升虚空作十八变

于耆阇山头与衣钵俱作是愿言令我身不壊弥勒

成佛时我是骨身还出直入山头石中如入耎泥入

已山还合后人寿八万四千歳身长八十尺弥勒佛

身长一百六十尺佛面二十四尺圆光十里是时众

生闻佛出世无量人等随佛出家又大悲经云是迦

叶以本愿力所加持故住虚空中现种种神通变化

已以已身火阇维其身阇维身已灰炭不现又萨婆

多论云舍利弗目连以不忍见佛泥洹便先泥洹以

先泥洹故七万阿罗汉同时泥洹当于尔时四辈弟

子莫不荒乱于时如来以神通力化作二大弟子在

佛左右以此縁故众生欢喜忧恼即除佛为说法各

得利益

 结集部

  述意

夫真谛玄凝法性虚寂而开物导俗非言难津是以

不二黙训㑹于义空之路一音振辩应乎群有之境

自我师能仁之出世也鹿野唱其初言金河究其后

说契经以诱小学方典以劝大心妙轮区别十二惟

部法聚总要八万其门暨善逝晦迹而应真结藏始

则四鋡初集经中则五部分戒大宝斯在含识至意

为存㧞苦是以金言不可遗谬也

  结集

此中广明结集具有四时第一依智度金刚仙二论

如来在此铁围山外共文殊师利及十方佛结集大

乘法藏第二依菩萨处胎经及四分律等如来初入

涅盘始经七日大迦叶共五百罗汉令到十方世界

召得八亿八千众共为集三藏第三依智度论如来

入涅盘后至夏安居初十五日大迦叶共千罗汉在

王舍城结集三藏第四依四分律如来入涅盘后一

百年内为䟦阇子擅行十事大迦叶共七百罗汉抂

毗舍离城结集三藏此下四重依经次第列出庶将

来哲不积馀卜也

大乘结集

依大智度论金刚仙论云文殊师利结集中明如来

抂此世界之外不至他方世界十方诸佛并皆云集

说法亦名话经文殊后结集召诸菩萨及大罗汉无

量无邉各言某经我从佛闻须菩提言金刚般若我

从佛闻诸经当部各有弟子同时闻者并云我亲从

佛闻故知不局阿难然阿难则遍闻诸经馀之弟子

则偏局当部又依涅盘经大圣说法既有三乘传法

人还有三名一名阿难陀此云欢喜谓持小乘法藏

二名阿难陀跋此云欢喜贤谓持中乘法藏三名阿

难陀娑伽罗此云欢喜海谓持大乘法藏三名虽异

据体惟一故维摩经云舍利弗问天女曰汝于三乘

当何志求天曰若以小乘法化我作声闻若以中乘

法化我作缘觉若以大乘法化我作菩萨故知阿难

通持大小乘人此三人中前二人者有亲闻传闻故

千结集中阿难升座依智度论说偈云

  佛初说法时 尔时不闻见 如是展转闻

  佛逰波罗奈 为五比丘说 四谛之法轮

五百结集

依菩萨处胎经云尔时佛取灭度已经七日七夜时

大迦叶告五百阿罗汉打犍椎集众卿五百人尽诣

十方诸佛世界诸有得阿罗汉六通者尽集此阎浮

提𩀱𣗳间释迦牟尼佛今已舍寿起七宝塔今集欲

得演出真性法身汝等速集聴采微妙之言尔时五

百罗汉受大迦叶教如人屈伸臂顷即到十方恒河

沙刹土集诸罗汉得八亿八千众来集忍界聴受法

言又僧祇律云时大迦叶语诸比丘结集法藏勿令

法灭诸人欲往馀处结集迦叶言应住王舍城有五

百人卧具众皆言尔令阿那律守佛舍利勿使诸天

将去过去迦叶佛灭度时弟子但知懊恼不觉天持

舍利去尽世人不得供养时阿难不去迦叶与千人

至刹帝山施世尊舍利目连坐次迦叶四月结集断

于外缘少二人不满五百那律复来犹少一人迦叶

遣目连共行弟子梨婆提长老罗汉汝往三十三天

呼提那罗汉提那罗汉闻佛涅盘不忍见佛行处已

入灭度后遣至尸利沙翅宫唤㤭梵波提罗汉乃至

毗沙门天宫命须蜜多罗汉并已涅盘又菩萨处胎

经云尔时迦叶见众集已语优婆离卿为维那唱阿

难下即受教唱下罚阿难不请佛住寿等已阿难心

意荒乱内自念言佛灭度未久耻我乃尔即自思惟

四谛法已便于众前成阿罗汉诸尘垢灭朗然大悟

圣众称善诸天歌叹尔时大地六反震动时大迦叶

即使阿难升七宝髙座迦叶告言佛所说法一言一

字汝勿使有缺漏菩萨藏者集著一处声闻藏者集

著一处戒律藏者亦集著一处尔时阿难最初出经

胎化藏为第一中阴藏第二摩诃衍方等藏第三戒

律藏第四十住菩萨藏第五杂藏第六金刚藏第七

佛藏第八是为释迦文佛经法具足无失矣尔时阿

难发声唱言我闻如是一时说佛所居处迦叶及一

切圣众皆悉堕泪悲泣不能自胜咄嗟老死如幻如

化昨日见佛今日已称言我闻又四分律云尔时世

尊在拘尸城末罗国娑罗林间般涅盘诸末罗子洗

佛舍利已具办阇维时大迦叶烧舍利已以此因缘

集比丘言我等今可共论法毗尼勿令外道以致馀

言讥嫌沙门瞿昙法律若烟其世尊在时皆共学戒

而今灭后无学戒者诸长老今科差比丘多闻智慧

是阿罗汉者时即差得四百九十九人皆是阿罗汉

多闻智慧者时诸比丘言应差阿难在数中大迦叶

言勿以阿难抂数中何以故阿难有爱恚怖痴是故

不应令抂数中时诸比丘复言阿难是供养佛人常

随佛行亲从世尊受所教法必处处疑问世尊是故

今者应令抂数即便令抂数诸比丘皆作是念我等

当于何处集论法毗尼多饶饮食卧具无乏耶即皆

言唯王舍城房舍饮食卧具众多我等今宜可共往

集彼论法毗尼时大迦叶即作白令集王舍城时阿

难抂道行静处心自念言譬如新生犊子犹故饮乳

与五百大牛共行我今亦如是学人有作者而与五

百罗汉共行时诸长老皆往毗舍离阿难在毗舍离

住时诸道俗皆来问讯阿难多人众集时有䟦阇子

比丘有大神力已得天眼知他心智今观阿难为是

有欲无欲人耶即便观察是有欲非是无欲今当令

其生猒离心即说偈言

  静住空𣗳下 心思于涅盘 坐禅莫放逸

  多说何所作

时阿难闻说偈已即便独处精进不放逸寂然无欲

时在露地夜多经行遇明相欲出时身疲极方欲俹

卧头未至枕顷于其中间心得无漏解脱此是阿难

未有法时阿难得阿罗汉已即说偈言

  多闻种种说 常供养世尊 已断于生死

  瞿昙今欲卧

时大迦叶集比丘僧即作白集论法毗尼时阿难即

从座起偏露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大迦叶我亲从

佛闻忆持佛语始从初篇乃至一切揵度调部毗尼

増一都集为毗尼藏彼即集一切长经为长阿含一

切中经为中阿含从一事至十事从十事至十一事

为増一阿含集于杂事为杂阿含如生经本经乃至

偈经等如是集为杂藏有难无难系相应作处集为

阿毗昙藏时即集为三藏抂王舍城五百阿罗汉共

集法毗尼是故言集法毗尼有五百人

千人结集

依智度论云是时佛入涅盘已大迦叶如是思惟我

云何使是三阿僧祇难得佛法令得久住应当结集

三藏可得久住未来世人可得受行作是语竟住须

弥顶挝铜揵椎说此偈言

  佛诸弟子  若念于佛  当报佛恩

  莫入涅盘

是揵椎音作大迦叶语声遍至大千世界皆悉闻知

诸有弟子得神力者皆来集㑹大迦叶所选得千人

除其阿难尽皆罗汉内外经书诸外道家十八种大

经尽亦读知皆能论议降伏异学大迦叶言若我昔

常乞食者常有外道强来难问废阙法事令王舍城

常设饭食供给千人不得取多告语阇王给我等食

日日送来不得他行是中夏安居三月初十五日说

戒时集大迦叶入定已天眼观今众中谁有烦恼未

尽应逐出者惟有一人阿难烦恼未尽馀九百九十

九人诸漏已尽清净无垢大迦叶从禅定起众中手

牵阿难出言今清净众中结集经藏汝结未尽不应

住此是时阿难惭愧悲泣而自念言我二十五年随

侍世尊供给左右未曽得闻如是苦恼佛实大徳慈

悲含忍念已白大迦叶言我能有力久可得道但诸

佛法阿罗汉者不得供给左右使令以是留残结使

不尽断耳大迦叶言汝更有罪佛意不欲聴女人出

家汝殷勤劝请佛聴为道以是佛之正法五百岁而

衰微法汝应作突吉罗懴阿难言我怜愍瞿昙弥又

三世诸佛法皆有四部众我释迦文佛云何独无大

迦叶复言佛欲涅盘时近俱夷那竭城背痛四叠郁

多罗僧敷卧语汝言我须水汝不供给是突吉罗阿

难答言是时五百乘车截流而渡令水浑浊以是之

故不取大迦叶复言正使水浊佛有大神力能令大

海浊水清净汝何以不与是汝之罪汝去作突吉罗

懴悔大迦叶复言佛问汝若有人四神足好修可住

寿一劫若减一劫多陀阿伽度四神足好修欲住寿

一劫若减一劫汝黙然不答问汝至三汝故黙然汝

若答佛应住一劫若减一劫由汝故令佛世尊早入

涅盘汝作突吉罗罪懴悔阿难言魔蔽我心是故无

言我非恶心而不答佛大迦叶复言汝与佛褺僧伽

梨衣以足踏上是汝之罪汝应作突吉罗懴悔阿难

言尔时有大风起无人助我我捉衣时风吹来堕我

脚下非不恭敬故踏佛衣大迦叶复言佛阴藏相般

涅盘后以示女人是何可耻汝应作突吉罗懴悔阿

难言尔时我思惟若诸女人见佛阴藏相者便自羞

耻女人形欲得男子身修行于佛种种徳根以是故

我示女人不为无耻而故破戒大迦叶言汝有此六

种突吉罗罪尽应僧中悔过阿难言诺随长老大迦

叶及僧所教是时阿难长跪合掌偏𥘵右肩脱革屣

作六种突吉罗罪懴悔大迦叶于僧中手牵阿难出

语阿难言断汝漏尽然后来入残结未尽汝勿来也

如是语竟便自闭门尔时诸阿罗汉议言谁能结集

毗尼法藏者长老阿泥卢豆言舍利弗是第二佛有

好弟子字㤭梵波提秦言牛呞柔软和雅常处闲居住心

寂宴能知毗尼法藏今在天上尸利沙𣗳园中住遣

使请来大迦叶语下座比丘汝次应僧使下座比丘

欢喜踊跃受僧敕命白大迦叶言我到彼所陈说何

事大迦叶言汝到彼已语㤭梵波提大迦叶等漏尽

阿罗汉皆㑹阎浮提僧有大法事汝可疾来是下座

比丘头面礼僧足右绕三匝如金翅鸟飞腾虚空往

到㤭梵波提所头面作礼语㤭梵波提传前迦叶教

是时㤭梵波提心觉生疑语是比丘言僧将无鬬诤

唤我耶无有破僧者不佛日灭度耶是比丘言佛已

灭度㤭梵波提言佛灭度太疾世间眼灭逐佛转法

轮将我和上舍利弗今在何所答曰先入涅盘㤭梵

波提言大师法将各自别离当可奈何摩诃目揵连

子今在何所是比丘言此亦灭度㤭梵波提言佛法

欲散众生可怜大人过去如是次第问诸罗汉㤭梵

波提言我失离欲大师皆已灭度我不复能下阎浮

提住此般涅盘说是言已作十八变自心出火烧身

身中出水四道流下至大迦叶所水中有声说此偈

  㤭梵钵提头面礼  妙众第一大徳僧

  闻佛灭度我随去  如大象去象子随

尔时下座比丘持衣钵还僧是时阿难中间思惟诸

法求尽残漏其夜坐禅经行殷勤求道是阿难智慧

多定力少是故不即得道定智等者乃可速得后夜

欲过疲极偃息却卧就枕头未至枕廓然得悟如电

光出暗者见道入金刚定破一切烦恼山得六通已

即夜到僧堂门敲门而唤大迦叶问言敲门者谁答

言我是阿难大迦叶言汝何以来阿难言我今夜得

尽诸漏大迦叶言不与汝开门汝从门钥孔中来阿

难答言可尔即以神力从门钥孔中入礼拜僧足懴

悔大迦叶莫复见责大迦叶手摩阿难头言我故为

汝使汝得道汝莫嫌恨我亦如是以汝自证譬如手

画虚空无所染著阿罗汉心亦复如是一切法中得

无所著复汝本座是时僧复议言㤭梵波提已取灭

度更有谁能结集经藏长老阿泥卢豆言是长老阿

难于佛弟子常侍近佛闻经能持佛法常赞誉是阿

难能结集经藏是时长老大迦叶摩阿难头言佛嘱

累汝令持法藏汝应报佛恩佛抂何处最初说法佛

诸弟子能守护法藏者皆已灭度唯汝一人抂汝今

应随佛心怜愍众生故集佛法藏是时阿难礼僧已

坐师子床时大迦叶说此偈言

  佛圣师子王 阿难是佛子 师子座处坐

  观众无有佛 如是大徳众 无佛说威神

  如夜无月时 虚空不明净 诸大智人说

  汝佛子当演 何处佛初说 今汝当布施

是时长老阿难一心合掌向佛涅盘处作如是言

  佛初说法时 尔时我不见 如是展转闻

  佛在波罗奈 佛为五比丘 初开甘露门

  说真四谛法 苦集灭道谛 阿若㤭陈如

  最初得见道 及八万诸天 闻是得见道

是千阿罗汉闻是语已上升虚空髙七多罗𣗳皆言

咄哉无常力大如是我等眼见佛说法今乃言我闻

便说偈言

  我见佛身相 犹如紫金山 妙相众徳灭

  唯有名独存 是故当方便 求出于三界

  勤集诸善法 涅盘最安乐

尔时长老阿泥卢豆说此偈言

  咄世间无常 如水月芭蕉 功徳满三界

  无常风所壊

尔时大迦叶复说偈言

  无常力甚大 愚智贫富贵 得道及未得

  一切无能免 非巧言妙宝 非欺诳力诤

  如火烧万物 无常死法尔

法苑珠林卷第十九

音释 𭶑下八切慧也达协切与𣱃同郎果切赤体也必益切折叠衣也

 㲲达协切毛布也骐𬴊正作麒麟骐渠羁切𬴊离珍切衣嫁切𠋣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