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法苑珠林 卷第四十九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五十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九

   唐上都西明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华香篇第三十三

 述意部

敬寻释迦降神罗卫托质王宫智实生知道惟遍觉

演惠明于百亿注法雨于大千灵像周于十方宝塔

遍于法界名香郁馥似轻云而𢿱雾宝华含彩若倒

藕而垂莲䖍诚供养同𧼈法筵叩头弹指俱霑福利

 引证部

如佛说华聚陁罗尼经云佛言若复有人于如来灭

度之后行于旷路见如来塔庙能持一华一灯若一

团泥用涂像前以用供养乃至能持一钱施于佛像

为补治故若以一掬水用洒佛塔除去不净以华

供飬举足一步诣于塔寺若一称南无佛欲使此人

堕三恶道百千万劫终无是处又正法念经云若有

众生若持香涂佛塔命终生香乐天与诸天女常相

娱乐从天命终得受人身生大富家又阿阇世王经

云过去无数有佛号一切度与其眷属俱行分卫

有三尊者子严服共戏见佛及诸菩萨灮朙巍巍互

相指示而吾等当共供养二儿答言既无香华当用

何物其一儿脱头上白珠以着手中便谓二儿可以

供佛二儿效之解头上白珠著其手中即至佛所一

儿复问二儿持是功徳以何求索其一儿言愿如佛

右面比丘其一儿言愿如佛左面神足比丘二儿共

问一儿报言我欲如佛八千天子皆言善哉善哉若

如所言天上天下一切䝉恩是三小儿已到佛前各

以白珠而散佛上二儿发声闻意者珠在佛肩上其

一儿发菩提心者珠在佛头上化为珠华交露之帐

其中有佛佛告舍利弗中央儿者则我身是右面儿

者舍利弗是左面儿者目连是舍利弗汝等本畏生

死故不发菩萨心欲疾泥洹观此一儿发阿耨菩提

故得成佛又采华授决经云时有罗阅国王使十馀

人常采好华以给王家后宫贵人一日出城采华

佛发心稽首为礼心自念言宁弃身命以华上佛并

𢿱圣众纵使见害不堕苦痛便以华𢿱佛及圣众却

自归命一心重礼佛知其念甚慈愍之具为说法诸

华人皆发道意佛即授决后当得佛号曰妙华

华夫还归家中与二亲别我今命尽为王见杀父

母愕然问何罪咎具答所由无华贡王必见危命故

辞别耳二亲闻之益以愁戚发箧视之满中好华

彻四面父母告曰可以进王时王大瞋见不时来将

人反缚罪当弃市入宫见王面色不变王怪问之汝

等罪过命在当杀何故不惧即白王曰人生有死物

成有败无以非法不惜身命朝来采华値佛供上以

知违命罪当合死宁以有徳而死不以无徳而存还

华箧续满如故皆是如来恩仁所覆王甚怪之心

不信然故诣佛所问佛是意佛言实然此人至心欲

度十方不惜身命故取众华以散佛上意无想报以

得受决将来成佛号曰妙华王大欢喜解缚悔过自

责愚意不及菩萨唯原其罪佛言善哉能自改者与

无过同又百缘经云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

时世尊将诸比丘着衣持钵将诣乞食至一巷中有

一妇女抱一小儿在巷坐地时彼小儿逢见世尊心

怀欢喜从母索华母即与买小儿得已持诣佛所𢿱

于佛上于虗空中变成华葢随佛行住小儿见已甚

大欢喜发大誓愿以此供养善根功徳使我来世得

成正觉过度众生如佛无异尔时世尊见此小儿发

是愿已佛即微笑从其面门出五色光绕佛三匝还

从顶入尔时阿难前白佛言如来尊重不妄有笑以

何因缘今日微笑唯愿世尊敷演解说佛告阿难汝

今见此小儿以华𢿱我于未来世不堕恶𧼈天上人

中常受快乐过十三阿僧祗成辟支佛号曰华盛广

度众生不可限量是故笑耳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

欢喜奉行又百缘经云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时彼城中豪富长者皆共聚集诣泉水上作唱妓乐

而自娱乐为波罗柰国作华㑹时彼会中遣于一人

诣林采波罗柰华作鬘时采华人还来㑹所路见世

尊相好灮明普曜如百千日心怀欢喜前礼佛足以

所采华𢿱佛而去还复上树采华枝折堕死命终生

忉利天端正殊妙以波罗柰华而作宫殿帝释问曰

汝于何处造修福业而来生此以本因缘具报帝释

尔时帝释以偈赞曰

  身如真金色 照曜极鲜明 容颜貎端正

  诸天中最胜

尔时天子即说偈答帝释曰

  我𫎇佛恩徳 𢿱以波罗华 由是善因缘

  今得是果报

尔时天子即共帝释来诣佛所佛为说法心开意解

破二十亿邪见业障得须陁洹果心怀欣庆即于佛

前说偈赞佛

  巍巍大世尊 最上无有比 父母及师长

  功徳无有及 干竭四大海 超越白骨山

  闭塞三恶道 能开三善门

又杂宝藏经云尔时天女说偈曰

  我㫺以华鬘 奉迦叶佛塔 今生于天上

  获是胜功徳 生在于天中 报得金色身

又萨婆多论云若四方僧地不得作塔为佛法自为

种植若僧和合者得不和合者不得作之若僧地有

种种华应净人取次第与僧随意供给不得私取自

供养三宝若华多僧取不尽若僧和合听随意取之

若僧坊内不得起塔作像以近人臭秽不清净故若

重阁舍若经像在下重不得在上住若塔地华不得

供养僧法正应供养佛此华亦得卖取钱以供养塔

用若属塔水以供塔用设用有残若致功力是塔人

者应卖此水以钱属塔不得馀用用则计钱犯若塔

内无人致水功力一由僧人残水多少善好筹量用

之又文殊问经云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诸供

养馀华用治众病其法云何佛告文殊华各别咒一

百八遍

诵佛华咒曰

南无佛闼写治莎诃

般若波罗蜜华咒曰

那末柯卢履民旨般若波罗蜜多𧛨莎诃

佛足华咒曰

𨙻莫波陁制㸃耽盐莎诃

菩提树华咒曰

南无菩提逼力龛岚莎诃

转法轮处华咒曰

南无达磨斫柯罗夜莎诃

华咒曰

𨙻莫𨱎跋耶莎诃

菩萨华咒曰

南无菩提萨埵野莎诃

众僧华咒曰

𨙻莫僧伽野莎诃

佛像华咒曰

𨙻莫波罗底耶莎诃

佛告文殊师利用此华若诸四众能信修行应当早

起清净澡浴漱口念佛功徳恭敬此华不以足蹈及

华上如法执取安置净器若人患寒𤍠额痛皆以

冷水摩华以用涂身若吐利出血或腹内烦疼以浆

饮摩华当服此华饮若口有疮以暖水摩华含此华

汁若天雨不止于空闲处以火烧华令雨即止若天

亢旱在空闲处以华置水中复咒冷水更洒华上天

即降雨若牛马等本性不调以华饴之即便调伏若

诸果𣗳华实不茂以冷水牛粪摩取华汁以灌其根

不得践踏华实即多若田中多水苗稼损减捣华

末以散田中即得滋长若国中疾病以冷水摩华

蠡鼓等吹击出声闻者即愈若敌国怨贼欲来侵境

以水摩华在于彼处用洒𢿱之即得𨓆𢿱若于高山

有盘石处众多比丘于石上摩华华既竟相与礼

拜久后石上自生珍宝简要略述馀广依经佛告文殊一一诵

满一百八遍此咒章句汝于处处当说如佛华法馀

华亦尔又华严经云昔人中有香名大象藏因龙鬬

生若烧一丸兴大灮明细云覆上味如甘露七日七

夜降香水雨若著身者身则金色若着衣服宫殿楼

阁亦悉金色若有众生得闻此七日七夜欢喜悦乐

灭一切病无有横枉远离恐怖危害之心专向大慈

普念众生我知彼已而为说法令无量众生得不𨓆

转又牛头栴檀香从离垢山生若以涂身火不能烧

也又百縁经云㫺佛在世时迦毗罗卫城中有一长

者其家巨富财宝无量不可称计生一男儿容貎端

正世所希有身诸毛孔出栴檀香从其口出优钵华

香父母见已欢喜无量因为立字名栴檀香年渐长

大求佛出家得阿罗汉果比丘见已而白佛言此栴

檀香宿植何福生于豪族身口出香又值世尊出家

得道佛告比丘乃往过去九十一劫毗婆尸佛入涅

盘后时有王名盘头末帝收其舍利造四宝塔高一

由旬而供飬之时有长者入佛塔中见地破落和泥

涂治以栴檀香坌𢿱其上发愿而去缘是功徳从是

以来九十一劫不堕恶道天上人中身口常香受福

快乐乃至今者遭値于我出家得道又大庄严论云

佛言我㫺曽闻迦叶佛时有一法师为众说法于大

众中赞迦叶佛以是缘故命终生天于人天中常受

快乐于释迦文佛般涅槃后百年阿输迦王时为大

法师得阿罗汉常有妙香从其口出时彼法师去王

不逺为众说法口中香气达于王所王闻香气心生

疑惑作是思惟彼比丘者为和妙香含于口耶香气

乃尔作是念已语比丘言开口漱口犹有香气比丘

白王何故语我张口漱口时王答言我闻香气心生

疑故使张口及以漱口香气逾盛唯有此香口比丘

馀无所有王语比丘愿为我说比丘微笑即说偈言

  天地自在者 今当为汝说 此非沈水香

  复非华叶茎 栴檀等诸香 和合能出是

  我生希有心 而作如是言 由㫺赞迦叶

  便获如是香 彼佛时已合 与新香无异

  昼夜恒有香 未曽有断绝

又日云经云香烟不尽放地得越弃罪尽五百岁堕

粪屎地狱何以故由放恣心故又夜问经云庄严供

飬具以口吹去灰 -- 灰 者堕优钵罗地狱𠊓报作风神王

又要用最经云鼻嗅香者由减香气无其福徳正报

堕波头摩地狱未来世鼻根无香味又曰供养经云

供养香时口不合闭者堕黑粪屎地狱尽其半劫受

罪得无信惠报何以故由起不气坌香故右三经虽无目录并

感神报故别疏记也又三千威仪云烧香著佛前有三事一易

中故香二当自出香三当布与人具香炉有三事一

当先到去故火拾取中香聚一面二当拭令净乃著

火还取故香著中三火著时炽然不得吹令炭灭颂

  久猒无明树 方欣柰苑华 始入香山路

  仍逢火宅车 慈父屡引接 㓜子背恩賖

  虽悟危藤鼠 终悲在箧蛇 鹿苑禅林茂

  鹫岭动枝柯 定华发智果 乘空具度河

  法雨时时落 香云片片多 若为将羽化

  来济在尘罗

感应缘略引六验

宋沙门求𨙻跋摩

齐高士明僧绍

梁沙门释惠钊

南齐晋安王萧子懋

唐沙门释惠主

唐雍州渭南山犳谷神香

兼出杂俗出香处

㫺宋永嘉年中有外国三藏法师求𨙻跋摩敕延祇

洹寺每于讲说四众云㑹尝夏安居竟信心看采杂

华施僧座下中竟捡视唯跋摩所坐鲜荣如初预知

死时依日先洗浴叉手诵经端坐而化身体香软于

坐下得手迹遗文一卷其偈曰

摩罗婆国界阿兰若寺中我初得圣果道迹离诸漏

若于师子国村名劫波利进修得三果是名斯陁含

文帝深加悦惜又于尸所见一物状若龙蛇长一疋

直上升天僧众悲恋乃依外国法香薪阇维起塔

右一验出梁高僧传

齐栖霞寺在南徐州琅瑘郡江乘北乡频佳里摄山

之中齐高士平原明僧绍以宋太始中起造尝闻法

钟自响山舍去村五六里宋升明中村民平旦并见

半山有旙盖罗列烟灮五色映照虚空男女瞻望皆

言是实竞来观视了无所见时有法度法师于山舍

讲无量寿经中夜忽有金灮照寺于其灮中如有䑓

馆形像弘宣寺中僧众及净人等小不如法及白衣

宾客有秽浊入寺者虎即出现吼叫巡房响振山谷

至今犹尔或有念诵小有疲懈山神现形又著乌衣

身长一丈手执䋲索僧众惊惧诵习不懈

梁南冥真寺在秣陵县中兴里普通五年沙门惠钊

起造惠钊生缘姓徐齐初随舅在庐陵于路拾得一

幞幞中有绣帕帕里有五色纸各为一褁始开四重

都无所见末开最下缝纸见灮影如电晃曜一室因

此仍感神瑞入水不没入火不然家人以为发狂始

就笼槛关闭甚严俄而出外乃知神力因设虗座请

福空中有言曰我是长生菩萨应利益国土汝可依

佛法清净供飬于是竞以香华贡奉每有灵验南人

李叔献结愿乞本州后果为交州刺史乃造沉香神

影世人以神重名华因号为华娘神百姓送供阗噎

斋㑹所馀惠钊教化悉以起寺右二验岀梁京寺记

南齐晋安王萧子懋字云昌武帝之子也始年七岁

阮淑媛尝病危笃请僧行道有献莲华供飬佛者众

僧以铜罂盛水浸其华茎欲令不萎如此三日而华

更鲜子懋流涕礼佛誓曰若使阿姨因此胜利愿佛

之力令华竟斋不萎七日斋毕华更鲜红看视罂中

稍有根须母病寻差当代称其孝感也子懋弟南海

王子罕字灵华其母乐容华寝疾子罕昼夜礼拜于

时以竹为灯续其灯照曜讫夜极明此续经宿枝叶

茂盛母病寻愈事出吴均春秋

唐始州永安县释惠主姓贾持律第一兼营福业后

至故乡南山藏伏唯食松叶异𩔖禽兽同集无声或

有山神与送茯苓甘松香来六时行道一时不阙禽

兽随行礼佛诵经似如听仰仍为幽显受菩萨戒后

有群㺅共为治道主曰汝性躁扰而作此何为猕㺅

答言时君异也佛日通也主深怪异畜生能言罕所

未有更有祥龙飞兽集持异香充塞山内后有八人

采弓材者甚大惊骇便慰主曰圣君出世时号开皇

矣至贞观三年寺有明禅师清卓不群白日独坐见

无半身向众述曰吾与主律师建立此寺两人同心

忽失半身将主律师先去不耶至明日食时俗人惊

云寺家设会耶见有四路客僧数千人入寺今何所

在寻尔午时主便无疾而逝春秋八十有九

唐雍州渭南县南山倒犳谷崖有悬石文状倒犳因

以名焉谷有岩像于佛面亦号像谷古老传云㫺有

梵僧来云我闻此谷有像面山七佛龛㫺有七佛曽

来此谷说法涧内有薝卜华常所供飬近至永徽年

中南山龙池寺沙门智积闻之往寻至谷闻香莫知

何所深讶香气从涧内沙出即拨沙看形似茅根里

甲沙土然极芬馥就水抖擞洗之一涧皆香将还龙

池佛堂中合堂皆香极深美气山下俗人时见此山

或如佛塔或全如佛面挺出空际故像头之号非是

虚立𠊓去嘉美谷甚近即姚秦时王嘉所住也右二验出

唐髙僧传

○捜神记曰初钩弋夫人有罪以谴死殡尸不臭而

香○续捜神记曰合淝口有一大白船覆在水中渔

人夜宿其𠊓闻筝笛之音又香气非常发相传云曹

公载妓船覆于此○异苑曰司州卫士度母常诵经

长斋非道不行曽出自斋堂众僧未食俱望见云中

有一物下既落其前乃是大钵满中香饭举座肃然

一时敬礼母自分赋斋人皆七日不饥○述异记曰

㫺有人发庐山采松闻人语云此未可取此人寻声

而上见一异华形甚可爱其香非常知是神异因掇

而服之得寿三百岁也○幽冥录曰陈相子吴兴乌

程人始见佛家经遂学升霞之术及在人间斋辄闻

空中殊音妙香芬芳清越○许迈别传曰迈少名映

高平阎庆等皆就受业初庆等方去映烧香皆五色

烟出○佛图澄传曰澄以钵盛水烧香咒之须㬰

青莲华○博物志曰西域使献香汉制献香不满斤

不得受西使临去乃发香器如大豆者试着宫门香

气闻长安四面数十里中经日乃歇○扶南传曰顿

逊国人恒以香华事天神香有多种区拨叶华华

各遂华摩夷华冬夏不衰日载数十车于市卖之燥

乃益香亦可为粉以傅身体○述征记曰北荒有张

母墓旧说是王氏妻葬有年载后开墓而香火犹然

其家奉之称清水道○世说曰桓车𮪍时有陈庄者

入武当山中学道所居有白烟香气闻彻○麝香山

海经曰翠山之阴多麝本艸经曰麝香味辛辟恶气

鬼精生中䑓山○葳蕤香孙氏瑞应图曰葳蕤者

王礼备至则生本一日王者爱人命则生一名葳香

○郁金香周礼春官上郁人曰郁人掌祼古乱器凡

登礼宾客之祼和郁鬯以实彛而陈之筑郁金煮之以和鬯酒也

说文曰郁鬯百艸之华远方所贡芳物郁人合而酿

之以降神也○苏合香续汉书曰大秦国合诸香𤋎

其汁谓之苏合广志曰苏合香出大秦国或云苏合

国国人采之笮其汁以为香膏乃卖其滓与贾客或

云合诸香艸𤋎为苏合非自然一种物也傅子曰西

国胡言苏合香者兽所作也中国皆以为怪○鸡舌

香吴时外国传曰五马州出鸡舌香续捜神记曰刘

广豫章人年少未㛰至田舍见一女云我是何参军

女年十四而夭为西王母所飬使与下土人交广与

之缠绵其日于席下得手巾褁鸡舌香其母取巾烧

之乃是火浣布南州异物志曰鸡舌香出杜薄州云

是艸萎可含香口俞益期笺曰外国老胡说众香共

是一大木木华为鸡舌香也○雀头香江表传曰魏

文帝遣使于吴求雀头香○薰陆香魏略曰大秦出

薰陆南方艸物状曰薰陆香出大秦国云在海边自

有大树生于沙中盛夏时树胶流涉沙上夷人采取

卖与人南州异物志同其异者唯云状如桃胶典术又同唯云如陶松脂法长饮食之令通神灵

俞益期笺曰众香共是一木木胶为薰陆流黄香吴

时外国传曰流黄香出都昆国在扶南南三千馀里

南州异物志同也广志曰流黄香出南海边国○青木香广

志曰青木出交州徐𠂻南方记曰青木香出天笃国

不知形状南州异物志曰青木香出天竺是艸根状

如甘艸俞益期笺曰众香共是一木木节是青木○

栴檀香竺法真登罗山疏曰栴檀出外国元嘉末僧

成藤于山见一大树圆荫数畞三丈馀围辛芳酷烈

其间枯条数尺援而刃之白栴檀也俞益期笺曰众

香共是一木木根为栴檀○甘松香广志曰甘松出

凉州诸山○兜纳香魏略曰出大秦国广志曰兜纳

出西方艾纳香广志曰艾纳香出剽国乐府歌曰行

胡从何来列国持何来𣰽五木香迷迭艾纳

及都梁○藿香广志曰藿香出日南诸国吴时外国

传曰都昆在扶南出藿香南州异物志藿香出典逊

海邉国也属扶南香形如都梁可以着衣服中俞益

期笺曰众香共是一木木叶为藿香○枫香南方记

曰枫香树子如鸭卵爆干可烧魏武令曰房室不洁

听得烧枫胶及蕙艸栈香广志曰栈香出日南诸国

○木蜜香异物志曰木蜜香名曰香树生千岁根本

甚大先伐僵之四五岁乃往看岁乃往看岁月乆树

根恶者腐败唯中节坚贞芬香独在耳广志曰木蜜

出交州及西方本艸经曰木香一名蜜香味辛温○

香南方艸物状曰香茎生乌浒○都梁香广志

曰都梁出淮南○沉香异苑曰沙门支法存在广州

有八尺𣰅㲪又有沉香八尺板床太元中王汉为州

大儿劭求二物不得乃杀而藉焉南州异物志曰木

香出日南欲取当先斫坏树著地积乆外自朽烂其

心至坚者置水则沉名曰沉香其次在心白之间不

甚坚精置之水中不沉不浮与水平者名曰栈香其

最小粗白者名曰椠香顾徴广州记曰新兴县悉是

沉香如同心艸土人斫之经年朽烂尽心则为沉香

俞益期笺曰众香共是一木木心为沉香○甲香广

志曰甲香出南方范晔和香方曰甲前煎栈香是也

○迷迭香魏略曰大秦出迷迭广志曰迷迭出西海

中○苓陵香南越志曰苓陵香土人谓为䴏艸芸香

大戴礼夏小正月采芸为庙菜礼记月令曰仲冬之

月芸始生郑玄曰芸香艸也说文曰芸艸似苜蓿淮南说芸

可以死而复生○兰香周易系辞曰同心之言其臭

如兰王弼曰兰芳也易通卦验曰冬至广莫风至兰始生说

文曰兰香艸也本艸经曰兰艸一名水香乆服益气

轻身不老○槐香出䝉楚之间故稽合述槐香赋序

兜末香汉武故事曰西王母当降上烧兜末香兜末

香者兜渠国所献如大豆涂门香闻百里关中尝大

疫死者相系烧此香死者止反生香真人关尹传曰

老子曰真人游时各各坐莲华之上华径十丈有反

生灵香送风闻三十里○神香十州记曰天汉三年

西国王使献灵胶吉灮裘神香使者香起天残之死

疾后元年长安城内大病死者日百数帝试取月支

神香烧之于城内其死未三日皆活芳气经三月不

歇帝使秘录馀后一旦失之○惊精香十州记曰聚

曰洲在西海中上多真仙灵馆宫第北门有大树与

枫木相似而芳香闻数百里名为反魂树扣树能有

声如牛闻者骇振伐其根心于玉谷中煮取汁更

微煎令可丸名曰惊精香或名震灵又名反生香或

名人鸟精或名却死香香闻数百里死尸在地闻气

仍活

呗赞第三十四之一

 述意部

夫褒述之志寄在咏歌之文咏歌之文依乎声响故

咏歌巧则褒述之志申声响妙则咏歌之文畅言辞

待声相资之理也寻西方之有呗犹东国之有赞赞

者从文以结章呗者短偈以流颂比其事义名异实

同是故经言以微妙音声歌赞于佛徳斯之谓也㫺

释尊入定琴歌震于石室婆提飏呗清响激于净居

觉世至音固无得而称矣至于末代修习极有明验

是以陈思精想感渔山之梵唱帛桥誓愿通大士之

妙音龠练勤行受法韵于幽祇文宣励诚发梦响于

斋室并能写气天宫摹声净刹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辞𢍆吐纳节之

斯亦神应之显徴学者之明范也原夫经音为懿妙

出自然制用可修而研响非习葢所以炳发道声移

易俗听当使清而不弱雄而不猛流而不越凝而不

滞𧼈发祇鹫之风韵结霄汉之气逺听则汪洋以峻

雅近属则纵容以和肃此其大致也经称深逺雷音

其在兹乎若夫称讲聫斋众集永乆夜缓晚迟香消

烛㩉睡盖覆其六情懒结纒其四体于是择妙响以

升座选胜声以启轴宫商呗发动玉振金反折四飞

哀悦七众同迦陵之声等神鸾之响能使寐魂更开

惰情还肃满堂惊耳列席欢心当尔时乃知经声之

为贵矣

 引证部

如长阿含经云其有音声五种清净乃名梵声何等

为五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彻

四者其音深满五者周遍远闻具此五者乃名梵音

又梵摩喻经云如来说法声有八种一SKchar好声二易

了声三柔软声四和调声五尊惠声六不误声七深

妙声八不女声言不漏阙无得其短者又十诵律云

为诸天闻呗心喜故开呗声也又毗尼母经云佛告

诸比丘听汝等呗呗者言说之辞虽听言说未知说

何等法佛言从修多罗乃至优婆提舍随意所说十

二部经复有疑心若欲次第说文众大文多恐生疲

猒若略撰集好辞直示现义不知如何以是因缘具

白世尊佛即听诸比丘引经中要言妙辞直显其义

尔时有一比丘去佛不远立高声作歌音诵经佛闻

不听用此音诵经有五过患同外道歌音说法一不

名自持二不称听众三诸天不悦四语不正难解五

语不巧故义亦难解是名五种过患又贤愚经云㫺

佛在世时波斯匿王与兵众至祗洹邉过闻一比丘

呗声雅好军众立听无有猒足象马竖耳住不肯行

王与军众即入寺看见呗比丘形貎矬短丑陋极盛

王不忍看王即问佛今此比丘宿作何业得斯果报

佛告王曰乃往过去有佛出世号曰迦叶入涅槃后

机里毗王收其舍利欲用起塔有四龙王化作人形

来到王所问起塔事为用宝作为用土耶王即答言

欲令塔大无多宝物今欲土作令方五里高二十五

里龙白王言我是龙王故来相问若用宝作我当佐

助王闻欢喜龙复语王四城门外有四泉水东门泉

水取用作墼变成琉璃南门泉水取用作墼变成黄

金西门泉水取用作墼变成白银北门泉水取用作

墼变成白玉王闻是语倍増欢喜即立四监各典一

厢其三监者作工欲成一监懈怠工独不就王行看

见以理诃责其人怀怨而白王言此塔太大当何时

成王敕作人昼夜勤作一时都讫塔极高峻众宝庄

严极有异观其监见已欢喜踊跃忏悔前过持一金

铃著塔撑头发其愿言令我所生音声极好一切众

生莫不乐闻将来有佛号释迦牟尼使我得见度脱

生死缘于往㫺嫌塔大故生恒丑陋由持金铃悬塔

撑头及愿见佛从是以来五百世中极好音声今复

值佛出家修道得阿罗汉果以是因缘一切众生见

他作福不应毁呰后得恶报悔无所及也

 赞叹部

如菩萨本行经云佛告阿难我念往㫺有一如来出

现于世号曰弗沙多陁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陁

时彼佛在杂实窟内我见彼佛心生欢喜合十指掌

翘于一脚七日七夜而将此偈赞叹彼佛而说偈言

  天上天下无如佛  十方世界亦无比

  世间所有我尽见  一切无有如佛者

阿难我以此偈叹彼佛已发如是愿乃至彼佛语侍

者言是人过于九十四劫当得作佛号释迦牟尼我

于彼时得授记已不舍精进増长功徳无量世中作

梵释天转轮圣王以是善业因缘力故我得四种辩

才具足无有一人能与我论降伏我者我得成阿耨

菩提乃至转于无上法轮又涅槃经云时迦叶菩萨

即于佛前以偈赞佛

  怜愍世间大医王  身及智慧俱寂静

  无我法中有真我  是故敬礼无上尊

  发心毕竟二不别  如是二心先心难

  自未得度先度他  是故我礼初发心

又宝性论偈云

  我今悉归命 一切无上尊 为开法王藏

  广利诸群生 佛体无前际 及无中间际

  亦复无后际 寂静自觉知 既自觉知己

  觉他令他觉 是故为彼说 无畏常恒道

  佛智慈悲力 能执金刚杵 摧破诸见山

  故我今敬礼 不可思量法 非闻慧境界

  出离言语道 内心智清凉 彼真妙法日

  清净无尘垢 大智慧灮明 普照诸世间

  能破诸曀障 觉观贪瞋痴 一切烦恼等

  故我今敬礼 以能知于彼 自性清净心

  见烦恼无实 故离诸烦恼 无障净智慧

  如实见众生 自性清净心 佛法身境界

  无碍净智眼 见诸众生性 遍无量境界

  故我今敬礼

又发菩提心论论主赞佛偈云

  敬礼无边际 去来现在佛 等空不动智

  救世大悲尊

吾师天中天两行偈出普曜经云何得长寿两行偈出𣵀盘经

如来妙色身两行偈出胜鬘经处世界如虚空两行偈

日明

  大慈哀愍群生   为荫盖盲冥者

  开无目使视睇   化未闻以道明

  处世界如虚空   犹莲华不著水

  心清净超于彼   稽𩠐礼无上尊

述曰汉地流行好为删略所以处作呗多为半偈

故毗尼母论云不得作半呗得突吉罗罪然此梵呗

文辞未审依如西方出何典诰答但圣开作呗依经

赞偈取用无妨然闗内关外吴蜀呗辞各随所好呗

赞多种但汉梵既殊音韵不可互用至于宋朝有康

僧㑹法师本康居国人博学辩才译出经典又善梵

音传泥洹呗声制哀雅擅美于世音声之学咸取则

焉又㫺晋时有道安法师集制三科上经上讲布萨

等先贤立制不坠于地天下法则人皆习行又至魏

时陈思王曹植字子建魏武帝第四子也㓜合圭璋

十岁属文下笔便成初不改定世间术艺无不毕善

邯郸淳见而骇服称为天人植每读佛经辄流连嗟

玩以为至道之宗极也遂制转赞七声升降曲折之

响世之讽诵咸宪章焉尝游鱼山忽闻空中梵天之

响清雅哀婉其声动心独听良乆而侍御皆闻植深

感神理弥悟法应乃摹其声节写为梵呗撰文制音

传为后式梵声显世始于此焉其所传呗凡有六𢍆

法苑珠林卷第四十九

校讹

 第十三纸二行材北藏作林第十五纸六行祼下宋南藏有事字第十

 七纸十二行沉下北藏无名曰沉三字十三行其坚之其疑当作葚第十八纸

 兰上北藏有弼字第二十一纸六行其宋南藏作取二十行恒南藏作短

音释

 闼他达𧜟以制苦化切越也都皓切春也卢戈切蚌属

 之遥房玉切帊也则到切不安静也之若匹妙𣰽

 𣰽其俱切䟽鸠切𣰽织毛也他盍切𣰆都腾𣰆毛席也呼郭切香

 本生比萌火五许厚切牛鸣也补刀切扬美也戈灼

 摹莫胡切规仿也托盍才何切矮也将此切囗毁也

 刑部员外郎金坛于玉立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四十九卷 吴江比丘明觉对 真

 州王国英书 留守卫龙文明刻万历辛卯秋清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