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图志/卷04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七 海国图志
卷四十八
卷四十九 

◎大西洋(欧罗巴洲)[编辑]

○北土鲁机国(源案:此即古时额力西国,《职方外纪》作厄勒祭者也,与翁加国合成此国,其南境在阿细亚洲内者,曰南土鲁机。欧罗巴洲各国皆奉天主教,其奉回教者,惟此一国耳)

土鲁机种类甚多,原居鞑鞑里中央、牙萨底斯之东北,与阿尔特山附近,其人伟躯赪面,不似蒙古鞑鞑里人之瘦小,先日非国,仅一游牧回教耳,至耶稣千年(宋真宗咸平三年),纠集诸部头目攻服邻国,由戈腊山而入巴社,夺得膏腴疆土,即在巴社立国称王,曰塞尔牙国,旋渡欧富腊底斯河,攻额力西,并攻阿丹,所至无敌,遂在小阿细亚又立国,曰罗翁国。后又有都鲁机之头目,攻胜西里阿等国,是时,阿细亚洲西边诸国咸属于都鲁机矣。恃其强悍横行侵并,天道好还,于是,欧罗巴各国与腊体讷国同时兴兵,夺其耶路萨陵、伊哥尼吾两部。维时,蒙古可汗亦由鞑鞑里而攻其后,夺取巴社,并灭塞尔牙之王,皆在千二百十三年后(宋宁宗嘉走六年,金宣宗真祐元年)。嗣是,国中无数头目,各辖一方,而总辖于巴社之蒙古王(此元代征取西域,尽建藩封之时也)。千二百九十九年(元成宗大德三年),有荷多曼者,少为海盗,后为西底阿头目,威服邻部,自立为王,遂为荷多曼国,其子荷占嗣位,旋夺得普鲁萨为国都。千四百五十三年(明景泰四年),麻荷弥王又夺得额力西、观斯顿丁罗布尔二地,又攻击伊揖、麻马里、阿丹诸国,并格利弥阿之地,无不归附,威震欧罗巴洲。后又屡破寒牙里、威引那诸国,诸国连兵拒敌,丧师而返,复攻滨海罗尼士西普鲁及额力西各海岛,阻于石礁,不能进。千七百年(康熙三十九年)渐衰。千八百年间(嘉庆五年),国王沉湎酒色,所属之巴札各据一方,其先日所取欧罗巴洲内各部落均起兵,尽逐土鲁机人出境,俄罗斯亦出大兵攻击土鲁机,屡战屡败,失去富庶数部落,从此不能复振。伊揖之巴札,原土鲁机旧藩,此时皆不受其统辖,巴札之兵,几灭土鲁机,卒割西里阿、巴里达两地,始讲解罢兵。政事与欧罗巴各国不同,权操自上,令出惟行弗惟反,国王谓之额兰西尼阿,西尼阿者,神影也,以为奉神命而来治国。国人怀前王荷多曼之德,故后世虽经变乱被弑,仍立其后裔王为本国回教之主,无敢訾议(与《西域闻见录》所述塞克国同)

其设官有曰额兰威萨者,巡察城内货物真伪,额设六员,由巴渣官迁转。有曰加尼阿斯加者,校阅官军。曰利依斯分尼者,管理内外事务。曰特付那依分尼者,总理国库。曰直里弥依分尼者,总管水师官军。曰巴札者,管领官兵。曰磨尔那者,管理回教事务,兼掌教读书馆。曰麻富底者,掌理律例,为国中尊贵之人,王前佩剑仪制,与王略有少间。王见额兰威萨,趋迎三步,接见麻富底,趋迎七步。制反法令,悉由参定,作奸犯科,向无斩罪,增用椎钉地置死之条未尝施用,如有犯者,不过废弃而已。曰玉里麻者,专司案牍,由麻富底考试呈名,以听王定夺,审判案件,多有贿属。

宫中姬妾数百,多由巴札各属国竞献希恩。王无聘娶之礼,以至尊无人敌体,唯于群美中择立正妃一、庶妾七,馀皆婢媵,如正妻废弃,即迁入旧宫,别立一人,王如薨逝,嗣王即将前王妻妾统禁宫中,有白阉人守外门,黑阉人供内役,因其丑黑可无防闲也。国中贵官燕居深厦,常有人侍立,其侍立之人,皆取机密不世者为其心腹,图充役者,多伪作朴实,以矮小聋哑为上。国库存贮总数秘莫能知,征税赋、支兵饷每年约计三百九十万棒。

兵有两种:一曰多孛那格里兵,乃当日荷多曼王精选壮士入伍,人给田三百馀亩,遂为定制;二曰加毕居里兵,则随时考校入伍,孟夏孟冬大阅,昔日队伍为欧罗巴各国之最,近日远不如旧,而骑兵轻捷,尚精战斗,保守炮台,心力甚坚。国中遇有警急,招民为兵,未尝规避,惟行阵无纪律,所至虏掠,战则一鼓作气,长驱冲敌,衰则如鸟兽散,不知有节制也。

服饰风俗颇似东方,宽衣阔袖,与欧罗巴窄服相反,入户以去屦在外为礼。饮食箕坐,以手取食。女处深闺,与男子不接见,不通问,内外甚严,其人似勇实怯,似良实狠,似捷实惰,似庄肃实淫佚,似慷慨实吝啬。国中咸遵回教,以国王为教主,自夸其教之奥妙为别教所无,严酒禁,喜施舍,乐修馆廨,以居行旅,吸食鸦片,信符咒邪术,咒所禁者犯则处死。

文学浅拙,夺得额力西时,致额力西之文学几至毁灭,嗣有荷占王颇好文学,于普鲁萨部落大书馆,文人谓之马特勒西图,所赐甚厚,欲其久处肄业,以博玉里麻官职马特勒西图,文人有十等,年至四十岁方得上等,然其所学皆章句、辨论,不知格物穷理,反嗤他国所造千里镜、显微镜、量天尺、自鸣锺,谓是小技淫巧,其天文不识欧罗巴之历算而信阴阳家之选择,非吉日不敢行事。

其房屋、绘画、音乐等技,皆无巧妙,惟俗尚孝弟,其父母身后遗产,惟子弟得有之,外人无预。婚姻先议奁赠多寡,嗣议位置妾媵几人,庶出如嫡,若不生育,即结发之妻,亦许休弃,皆与欧罗巴相反。

其土人有三类:额力西人、由斯人、三角帽人,而额力西居其过半。由斯人即不见重所至,受人欺凌,皆以烧面为业,乃他人所不屑为之小贩。三角帽人伶俐俭朴,多在本国贸易,不甚外出也。额力西人较灵巧,有口辩,善交易,货无贰价,指天为誓,衣服尚长,以冠别贵贱。

自官府以至技艺人等,冠各有定制,饮食甚俭,无非菜蔬、橄榄、糖果而已,酒是回教所禁,而国王与贵人多好之,馀皆不饮,各以鸦片代酒,食烟者众,每不及四十岁。土产地毡、羊皮、黄蜡、蜜、糖、鸦片、棉花、丝发、洋布、铜。

河道纷歧,在罗弥里阿首部落内有河九:马列沙河自大山发源,汇多尼箬河、野机尼河、阿达河,合流南行,出地中海。哇达河汇特沙那河,合流出海;如斯特多马河、弥士多河、唵治加那斯河均南注于海;在摩尔达威阿部落有河四:温都河、西列河、密士特列河均自大山发源,勃律河通奥地里加国,四流汇合,同归那弥河,经麻尔牙里阿而出黑海。在洼腊赤阿有河八:斯载尔河自欧塞特里阿发源,阿鲁达河自大山发源,与荷尔特斯河、底流门河、阿日士河、单摩威沙河、惹林尼沙河、磨首河诸水交汇,由那弥河注黑海。在麻尔牙黑阿部落有河七:那弥河通奥地里加,阿底莫河、额力甘芷河、赞特腊河、珂斯马河、依斯加河、多斯河均归那弥河,与诸水汇流出黑海。在威沙阿部落有河三:依麻河、摩尔牙里奄河均归摩腊洼河,汇入那弥河入地中海。在格罗底阿部落有河四:沙威河通奥地里加国,与哇麻士河、摩士那河、雷那河三水汇归那弥河出地中海。在阿尔麻尼阿部落有河三:特领河、斯甘弥河、窝卒沙河,独流出地中海。在额力西部落有河四:马威荷河、沙林墨里河、阿斯勃罗波达河、希那达河,除马威荷河之水入湖外,馀俱分注地中海。

都鲁机国在欧罗巴洲各部落(黑海通连大海,东西南界海,北界俄罗斯、欧塞特里阿,西北界意大里),管总部落十,大部落四十有六,小部落二百四十有八,大小岛三十有四。

罗弥里(东界海,南界海及额力西,西界阿尔麻尼,北界沙威阿、摩士尼),领大部落八,小部落七十有五。

摩尔达威(东界黑海,西界奥地里加,南界洼腊治、麻尔牙里,东北界俄罗斯),领大部落四,小部落三十有二。

洼腊治(东南界麻尔牙里之那弥河,西界沙威阿,北界摩尔达威,西北界奥地里加),领大部落三,小部落二十有七。

麻尔牙里(东界黑海,西界沙威阿,南界罗弥里,北界摩尔达威之那弥河),领大部落九、小部落二十有九。

沙部阿(东界麻尔牙里,西界摩士尼,南界罗弥里,北界奥地里加),领大部落二,小部落二十有四。

摩士尼(东界沙威阿,西界格罗底,南界哈西俄威那、阿尔麻尼,北界奥地里加),领大部落一,小部落十有二。

格罗底(东界摩士尼,西界意大里亚,南界哈西俄威那,北界奥地里加),领大部落二,小部落五。

哈西俄威那(东界阿尔麻尼,西界意大里亚,南界海及意大里亚,北界摩士尼、格罗底),领大部落一,小部落八。

阿尔麻尼(东界罗弥里,西南界海,北界沙威阿、摩士尼),领大部落六,小部落二十有一。

额力西(东界海,西界阿尔麻尼,南界海,北界罗弥里),领大部落十三,小部落十六。

千地阿岛(在额力西之南少东),领大部落二,小部落五。

○北土鲁机国沿革(原无今补)

《职方外纪》:厄勒祭(即额力西三字译音之转),在欧罗巴极南地,分四道,经度三十四至四十三,纬度四十四至五十五,其声名天下传闻,凡礼乐、法度、文字、典籍皆为西土之宗,至今古经尚循其文字,所出圣贤及博物穷理者,后先接踵,今为回回扰乱,渐不如前。其人喜啖水族,不尝肉味,亦嗜美酒。东北有罗马泥亚国,其都城周裹三层,生齿极众,城外居民绵亘二百五十里,有一圣女殿,门开三百六十,以象周天,邻近有高山名阿零薄,其山顶终岁清明,绝无风雨,古时国王,登山燎祀,其灰至明年不动如故。有河水,一名亚施亚,白羊饮之即变黑,一名亚马诺,黑羊饮之即变白。有二岛:一为厄欧白亚,海潮一日七次,昔名士亚利斯多遍穷物理,惟此潮不得其故,遂赴水死,其谚云:亚利斯多欲得此潮,此潮反得亚利斯多。一为哥而府,围六百里,出酒与油、蜜,极美,遍岛皆橘、柚、香橼之属,更无别树,天气清和,野鸟不至其地。

又曰:翁加里,在波罗尼之南物,产极丰,牛羊可供欧罗巴一州之用,有四水甚奇:其一从地中喷出,即凝为石;其一冬月常流,至夏反合为冰;其一以铁投之便如泥,再熔又成精铜;其一水色沉绿,冻则便成绿石,永不化矣(案:翁加里,今并入北都鲁机,故附诸后)

《海录》:祋(都律切)古国,在布路牙、吕宋、佛朗机之后(案:此都鲁机国也,祋,即都鲁二字之双声,疆域大而奉回教是其明证。云在吕宋、佛朗机之后者,言方向大概,非必接境),在伊宣各国之北,疆域极大,本回回种类,人民强盛,穿大袖衣,裹头,服皮服,不与诸国相往来,西洋人谓之仍跛喇多者,犹华人言大国也,唯称中华及祋古为然(西洋称大国者惟中华及俄罗斯,《海录》中无俄罗斯者,专述海船贸易之国也。土鲁机兼跨欧罗巴、阿细亚二洲之境,故亦云大国)

《万国地理全图集》曰:土耳其国,一作都鲁机,其地南接希腊国与群岛之海,北连峨罗斯、奥地利亚等国,东及黑海、马摩刺海湾、群岛海至海外,西至亚地亚海隅,西北至奥地利亚国。北极出地自四十度至四十六度,偏东自十三度至三十度,广袤方圆三十万方里,居民八百万丁,北方之高岭,为土耳其交界,其多恼河为北疆,其平地不广,遍处山岭,沿海湾口甚多,北由君士但海峡与黑海相连,南由他他尼里与希群岛海交流。产棉花、烟、葡萄、南果、羊毛、羌花等货。其国古时列分,其居民族类各殊,至于土耳其为地主者,自新疆搬移亚齐亚西方。奉回回教。与蒙古族交战,败,自避山穴,招各盗贼据地,其头目号曰阿多曼,废国主而自立新国,时元成宗元贞五年也(按:此元代回回被蒙古军驱逐自葱岭以东窜往葱岭以西也。新疆乃本朝之名,元代则名别什巴里,此译者以今名称古地也)。其后裔专务攻击邻国,强之入回教。于顺帝至元年间,土耳其王督兵渡海峡,至欧罗巴地,胜败不常,两主继亡,巴牙屑王连战皆胜,于是蒙古大王侵国,巴牙屑王战败被虏,骄行渐减,其子孙如祖,复勇猛争战,于明朝景泰三年,攻取希腊之都,迄今为土耳其之国都也,连五十年得陇望蜀,攻击四方,伏尸遍野,自嘉靖年以后,王耽逸乐,臣下弄权,值峨罗斯国勃兴之际,肇衅相攻,峨罗斯百攻百胜,土耳其水陆战败,倘非列西国劝阻之,土耳其国则已倾覆,然佛兰西国恒救其危。道光元年,希腊畔之,土耳其力战,终不能胜,希腊遂自创立新国矣。六年后,土耳其再与峨罗斯死战,不胜,纳银千万员,又割交界各地以讲和。道光二十年,英国助土耳几王强服叙利地,但其国基已废,倾倒在旦夕,其妻妾奴共计六百口,择一位为其宠妃,初生子者为王后,殿内白黑阉官中,多黠慧便嬖用事。兵共十万,全国分二十八部,各部总领每弄权,下民,及其有罪,资业被籍入官,以充国帑。每年各税饷银千万员,欠项银四千万员,步兵九十四万丁,骑兵一十二万四千丁,大战舰八只,师船二十四只。今述土尔其各部如左:

路默利部。在东南方,居民大半土尔其人,好逸恶劳,惟勇攻战,节食禁酒,终日吸鸦片,饮珈琲,衣服甚美,以帕包头帻纚以吸烟之故,肩缩面瘦,形貌猥衰,坚执回教,藐视他人,尊贵者随意娶妻妾。其国都君士但城,在马湾边,乃罗马君士但丁汗于东晋年间所建,海港广,便各国商船所集。内有王宫,其广如城,其回回大殿,即昔耶稣门生之堂,山水美景环之。亚得安城,周围十五里,内有古殿。加利城,在罗马海湾,居民万七千丁,经商贸易。

路北不牙部。居民奉希腊教门,风俗话音与峨罗斯相近,其民安业勤劳。会城居民五万,由陆路通商顺剌,城池坚固,击退峨罗斯军,在此山隘,多恼河滨筑城设堡防备。

路西北布尼城,地多山岭,出铁,其中二分。奉希腊教门,怨恨土官,往往起乱。

息味部。向西北,居民奉希腊教,不服回回管辖,并力攻拒,国王强操政令。省会别甲邑,城池坚固,屡被敌伐守御不陷。

亚剌万部。在海边,地方崎岖,居民射猎好斗,天下精兵也。会城曰药翰尼那,昔其总领逆国主,连年守御,居民三万五千丁,士民猛毅刚直。黑坐义小部,遍路巉岩,民居山谷,颛陋勇猛。

瓦拉基地,长一千零八十里,阔四百五十里,居民九十七万丁,地平坦,河滨沆茫,田宜麦,野多群畜,土民崇拜救主耶稣,惟官吏横征私派,民皆忍受。其都布加力,居民八万丁。

东北末大味地。广袤方圆五万一千方里,居民五千万丁,西方多山岭,产五谷、南果、葡萄、烟、蜜、蜡、硝、盐、马、牛、豕,每年售马万计,恒时被虐主压服,亦蒙峨罗斯护恤以避土王之勒索。其都城曰牙西,在群岛中,据于地亚洲,周围千五百里地,海滨丰亩,其橄榄果成好油,居民好自专制,土耳其二十三年,强击而不能服之。大半崇希腊教门,其岛山水最美,居民万五千丁,岛之海口渐以沙淤,阻船进口。

《地球图说》:土耳基国,东界黑海,南界地中海并希腊国,西界亚得利亚海并阿士氐拉国,北界奥地里加及峨罗斯国,百姓约七百万之数。都城曰君士旦丁,内民六十万。述耶稣教、天主教、回回教、希腊教。其民首不戴帽,以帕围之,身穿长袍,席地坐,饮食不用匙、箸,以手搏之,尚信守约。土膏衍沃,栽种不劳,故其民怠惰,好战猎,吸雅片。国王独揽政权,臣下无言责。民风男尊女贱,一男可娶数女。有大江名拖奴俾,中有高山,曰喜麦。产绵花、烟叶、架非、葡萄、南果、羊毛、羌花、雅片、蜜、蜡、硝、盐、铁、马、牛、羊、豕、橄榄油。

《地理备考曰》:土耳基国分三州:一在欧罗巴州,一在亚细亚州,一在亚非里加州,地土广阔,烟户繁滋。

土耳基亚国在欧罗巴州之南者,北极出地三十六度二十分起至四十八度二十分止,经线自东十三度起至二十七度三十分止,东至厄罗斯国暨黑海,西连奥斯的里国,南枕地中海暨额力西国,北接厄罗斯、奥斯的里二国,长约二千五百里,宽约二千里,地面积方二十五万里,烟户九兆口,地势南方则山,崭岩嵾崖,络绎不绝,北方则平原坦阔,湖河纷歧。河至长者九,湖至大者十,田土最膴,谷果极丰,南方所产草卉,移植本国靡弗适宜。林木稠密,药草备具,为欧罗巴州各国之最。产铜、铁、锡、铅、矾、磺、纹石等物。地气温和,惟污秽触犯,人多疾病。在昔,汗位历代相传,于今分为四国,或汗或王,称谓各异。教奉科马尔回教,别教需损资方不禁止。技艺平庸,除都会外,匠肆不多,所造仅敷所需,贸易兴隆,惟官长掣肘,庶民荒弃,是以国内生理皆外客经营。

本国昔属罗马国,迨罗马国西迁后,夷狄侵扰,元成宗年间,有非里日亚酋长,侵夺额力西国之布鲁萨地,僭称为王,号曰科多马诺国,传至其子,开辟疆土。越六十一载,其孙默拉德者嗣位,攻陷安多黎诺伯勒城而建都焉。其子又拒退佛兰西、亚里曼二国来侵之师。厥后,蒙古人侵犯亚细亚州各地,本国之君巴耶西德者,前赴救之,为蒙古王达美尔兰所擒获。传至摩拉多者,占据英吉利国属地甚多,破翁给里亚国之兵,迨其子马何美德王攻克的诺伯拉城,迁都其地,此后,历代嗣君与欧罗巴各国交兵。康熙二十二年,本国始衰,师多败北。乾隆五十四年传至塞黎慕王,丧地于厄罗斯国,复失厄日度于佛兰西国,三年后,始再克复。嘉庆十二年国人变乱,两次废立,又立马科美德王,即现在之君也。通国昔分七部,今改四国:一土耳基,又名科多马诺,一塞尔维,一袜拉几,一摩尔达维。其塞尔维等三国,皆自立为国,不归土耳基统辖,但每岁纳贡于其国,以存旧属之谊。

其一科多马诺国。东枕黑海,西南至地中海暨奥斯的里国,地面积方约十五万三千里,烟户七兆口,君位世袭。国分四大部:一曰罗美里,首郡曰伯拉,乃本国都也,建于官士丹的诺伯拉峡,在黑海与马尔马拉海之间,从外而观,则楼台叠起,景色美丽;自内视之,屋宇朴素,街衢曲隘,然学、医各院,书库、浴室,靡弗备具,市廛林立,商贾云集,惟路涂污秽,瘟疫流行。一名波斯尼亚。一名西里斯的黎亚。一名曰萨壹尔。

其二塞尔维亚国。东至袜拉几亚国,西连科多马诺国,南接罗美里部,北界奥斯的里国,长约七百里,宽约三百五十里,地面积方二万二千五百里,烟户三亿八万口。侯爵世袭,通国分为十七府。建都于日索袜、达奴比约两河交汇之处。

其三袜拉几国。东南二方皆在达奴比约河,西连塞尔维、翁给里二国,北接摩尔达维国暨奥斯的里国,长约一千里,宽约五百五十里,地面积方三万一千一百二十里,烟户七亿九万口。侯爵世袭,通国分为十八部,建都于冬波维宜的萨河岸。

其四摩尔达维国。东至厄罗斯国,西连奥斯的里国,南接达奴比约河暨袜拉几国,北界厄罗斯、奥斯的里二国,长约七百五十里,宽约四百里,地面积方二万一千四百五十里,烟户四亿五万口。侯爵世袭,通国分十三部,建都于高阜之上,其通商冲繁之地,或濒海边,或在腹内。

《外国史略》曰:欧罗巴各国,惟土耳基国最广,居民聪明,聚集如云,罗马人降其地,数百年后,其旧君之裔复立国焉。

唐时,中国西界有土耳基族,望西迤逦,初与西域民战,自唐顺宗后,渐进回教,据印度西方犹太之地,南宋以后,欧罗巴各国以其占圣墓地,合军攻退之,后蒙古游牧又攻之,走匿山内。元武宗至大年间,有夷目曰阿士曼,招各山贼,恢复全地,再立土耳基族于亚悉亚之西,所虏之人,悉断其势皮为回回以入阵,死亡千万,更招他族少壮者为兵。

明初在欧罗巴希腊地立国,闻北地构乱,欲侵取各国,尽绝耶稣教,立回教,于明建文帝六年连败欧罗巴各国之军,所虏者几万人。后益务侵欧罗巴地,于明英宗正统四年再战数载,欧罗巴人败绩,自后土耳基势日浩大,于嘉靖二十九年摩含默号第二王即位,欲称雄盖世,甫立,即募水陆军攻据希腊之都,越五十年,土耳基攻伐四方,据其地,又伐意大里国。嘉靖七年,围东国之都,日耳曼各君皆畏其势,其地中海水师任意驶驾,惟登陆攻城每不克而退。二百五十年内阅十三君,皆知好武广地,但国无法度,后始设教师,布律法以治其民,其君惟听命于臣妾,殁后继子,尽杀其兄弟,各部兵帅,滥索居民,遂屡叛,君屡被废。越三百年,欧罗巴各国日强,而土尔基国尚与东国结衅,战争不息,于康熙二十一年,东国合力鏖战,大胜,尽复前所失地。于时,峨罗斯乘势攻土耳基,取其地,凡在黑海边之国,皆一一归峨罗斯,同天主教门之国俱叛之。土耳基军又驶渡攻麦西国,与英人交战,道光元年,所属希腊民亦叛焉,于是,英吉利、佛兰西、峨罗斯三国,皆集师以攻土耳基国,尽殄其水师,馀众遂奔希腊,希腊人助以兵卒,复创立其国,其军伍训练,悉遵西洋法度,君颇聪明勤政,外国皆称颂焉。

土耳其,本列国也,居民各异,在欧罗巴广袤方圆九千五百二十里,居民千五百五十万,在亚西亚三万四千七百五十里,居民千二百五十万,在亚非利加方圆三万八千四百三十里,居民五百五十万。

在欧罗巴之地有三所,名为土耳基之属,其实服事峨国。

一摩道。广袤方圆八百零三里,居民四十五万,居东国峨罗斯之间,南连土耳基,北极出自四十五至四十八度三十分,多恼河并他匿得等河皆经流此地。多牧场,所畜蕃盛,亦出蜜蜡。其居民未向化,风俗不醇,皆因希腊以崇天主教。虽务农,鲜制造,有蚂蚱屡茹其田,五爵恣其勒索,故民最贫乏。务通商,其君受土耳基之敕命,然即位必先由峨国议准方能管其地,是以峨国之势益大。

一瓦拉基。在摩道之南,其西南两边与土耳其交界,西北与东国相连,北极出自四十三度四十分至四十五度三十分,广袤方圆千二百九十七里,居民九十五万,多恼河亦通此地,丰五谷,居民怠惰,无所经营,多缺乏,其君俯听俄国之命。

悉比焉部,北极出四十二度及四十四度五十分,广袤方圆五百六十里,居民九十万,北至东国、土耳基国,三方环山,多矿,但民不知掘,产五谷,多葡萄。其居民善养牲畜。无五爵,惟有农夫、匠、教师三品,各任贸易,不服外国,于明英宗天顺年,悉比邑与回回战败。越四百年,民苦酷政,故生异心,于嘉庆五年,众民啸起攻击,酷主因与国人盟。今所立之君甚聪明,招乡绅会集议论,各国称颂,岁贡于土耳基。募兵万二千以防御。

多恼河南边多建固城,其中最要者,系百牙拉,即土耳基军所守者。外有新立之国,曰峨拉或黑山,广袤方圆六十五里,居民十万七千,在阿得利亚海边,土耳基终不能强服。居民自选头目,恣为海盗,亦贩卖牲畜,崇希腊之天主教。

布尼焉部分上下,在东国南及亚得利亚海隅,广袤方圆千零六十三里,居民八十五万,崇希腊天主教者三分之二,馀为回回。多山林,出南果、葡萄、牲畜,造刀剑最精。都会曰撒拉约,居民六万,所寓悉茅舍。

布牙里,系广地,东及黑海,北连瓦拉基,广袤方圆千七百四十里,居民百八十万,东方平坦,出牛、羊、五谷、葡萄、铁、钢、蜜糖。居民所崇之教与前不异,其都曰所非亚。北方有坚城,四面环之。

亚巴尼部,在亚得利亚海边,广袤方圆七百里,居民三十万,语音各异,崇希腊之教。屡次叛逆。海边多支港,海贼所丛入。

土耳基最要之部曰路米里,广袤方圆四千四百里,居民六百八十万,多山磐腴田。君士旦,居民六十五万,本古城也,山水若仙界,昔所立天主礼拜堂,甚宏丽,今为回回会处。其城在七山下,有海峡,其街狭,宫殿大而不美,海港极广,多风,无巨浪。亚得利亚邑,居民十万。牙利邑,在海峡,居民八万。撒罗尼,居民七万,大半崇回教,惟希腊人能勤,土耳基人则惰。

群岛之最大者曰千地亚,广袤方圆八十八里,居民二十七万,周朝时极旺相,居民百二十万,久服希腊国,后意大里威尼得据之,此康熙四年也。山水甚美,山峰高七百二十丈,地丰盛,居民万二千,畏土耳基之酷,不敢垦作,其城与岛同名,居民万二千。道光年间,土耳基虏掠百姓,戮者不胜数。其他岛虽小,各出橄榄油、葡萄等物,多水师,为海贼所惧。古时,此岛各自为国,土耳基遏其势,归回教,中亦多商,在各港贸易,希腊之族,尤狡狯善骗。

土耳基君操全权,昔有嗣君畏兄弟分权,尽杀之,其政悉按回回法,立辅政大臣四员,又立教师以办法律及教门各事,其大臣统摄文武三军,兼理国事,各部设头目,经理百姓,每自恃富强,擅权与国主战,故多作乱,峨罗斯及他国争来攻之,幸欧罗巴各国为之防御得免。民分三品:一曰回回族,最尊贵;二曰徭事,是崇希腊等教之门人,亦同纳赋;三曰奴婢,即由外国所贩卖及本地所养者。其国之兵三十七万,岁入国帑银二千五百万圆,有大战舰、火轮船,水手多系希腊人。

《瀛环志略》曰:土耳基三方,古大秦东境(即意大里亚之罗马),为西域,自古著名地,东方创辟最早,巴庇伦建国于前,西里亚代兴于后,犹太(一作如大,又作如氐亚,又作如德亚,又作儒德亚)即唐书所谓拂菻国、以色列之族由此兴焉,其国自夏、商历汉季,传世最久,令辟贤王,后先辉映,西土为希腊开基之地,君士但丁则罗马东都,比于雒邑,泰西远隔,神州礼乐车书之化,无由渐被,而在彼土言之,则此数千里者,固商周之耿、亳、豳、岐声名文物之所萃也。

土耳其本回部贱族,窜身买诺,遗种繁滋,遭时衰乱,揭竿而起,恃其兵力,蚕食东西,遂使名城堕毁,典业散亡,文献无征,风流歇绝,三方之民,就俎醢之地而困膻污之俗者,数百年于兹。观泰西人所著书,西土之困于苛政也尤甚,胜广之徒,时时攘臂,而彼昏不知,犹晏然为羊车之游,亡可翘足而待矣。

泰西诸国,跨亚细亚、欧罗巴两土者,惟峨罗斯与土耳其。土耳基,疆域之大不及峨罗,而擅膏腴之壤,据形便之地,百年来无止戈之日。七椿园,讹为控噶尔,又以千馀年前一统之罗马移之土耳基,又称峨罗斯本其属国,控噶尔用东西迭驾之法,峨罗斯大困,增贡乞和乃免。此出乌巴锡诅咒之言,而《闻见录》信之,误矣。两国黑海亘隔,风马牛本不相及,自峨罗斯开高加索部(详峨罗斯图说)而与土之东壤接,又开波兰诸部而与土之西境毗连,其初构兵在乾隆中年,维时峨罗斯勃焉方兴,战攻甚锐,土耳基衰机甫兆,兵力犹强,胜败之数,大略相当,后则南风不竞,割讲频仍,近年内讧四起,危如累卵,然究未为峨所兼并者,则由英、佛护持而排解之也。欧罗巴人最恶回教,土耳基之昏虐,又诸国所鄙夷,英、佛于土非有所爱,特以峨罗斯北地荒寒,不长水战,故仅能比肩英、佛,未足定霸一方,若土耳其为所并兼,则地兼三海(波罗的海、黑海、地中海),于欧罗巴已扼吭而拊其背,诸国其能晏然已乎。

 卷四十七 ↑返回顶部 卷四十九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