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闻见录/天下沿海形势录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海国闻见录/自序 海国闻见录
海国闻见录
作者:陈伦炯
海国闻见录/东洋记
作于1730年雍正八年)

同安陈伦炯资斋篹

  天下沿海形势,从京师、天津东向辽海、铁山、黄城、皮岛,外对朝鲜,左延东北山海关、宁远、盖平、复州、金州、旅顺口、鸭绿江而抵高丽,右袤东南山东之利津、清河、蒲台、寿光、海仓口、登州而至庙岛成山卫。登州与旅顺口南北隔海对峙,东悬皮岛,西匝两京、登莱,是为辽海。

  登州一郡,陡出东海,尽于成山卫;海舶往盛京、天津者,以成山为标准也。成山卫转西南,则靖海、大嵩、莱阳、鳌山、灵山而至江南海州。此皆登州西南之海也。

  海州而下、庙湾而上,则黄河出海之口。河浊海清,沙泥入海则沉实。支条缕结,东向纡长,潮满则没,潮汐或浅或沉,名曰五条沙;中间深处,呼曰沙行。江南之沙船往山东者,恃沙行以寄泊;船因底平,少搁无碍。闽船到此,则魄散魂飞。底圆,加以龙骨三段,架接高昂,搁沙播浪则碎折;更兼江、浙海潮,外无藩捍屏山以缓水势,东向澎湃,故潮汐之流,比他省为最急,乏西风开避,舟随溜搁,靡不为坏。是以海舶往山东、两京,必从尽山对东开一日夜,避过其沙,方敢北向。是以登莱、淮海稍宽海防者,职由五条沙为之保障也。

  庙湾南,自如皋、通州而至洋子江口,内狼山、外崇明,锁钥长江;沙急潮,其相似。而崇明上锁长江、下扼吴淞,东有洋山、马迹、花脑、陈钱诸山,接连浙之宁波定海外岛。而嘉兴之乍浦、钱塘之鳖子、馀姚之后海、宁波之镇海,虽沿海相联要疆,但外有定海为之捍卫,实内海之堂奥也。惟乍浦一处滨于大海,东达渔山,北达江南之洋山、定海之衢山、剑山,外则汪洋。言海防者,当留意焉。江、浙外海,以马迹为界;山北属江,山南属浙,而陈钱外在东北,俗呼尽山;山大澳广,可泊舟百馀艘。山产水仙,海产淡菜(蚌属)、海盐(即小鱼)。贼舟每多寄泊,江、浙水师更当加意于此。南之海岛,由衢山、岱山而至定海;东南由剑山、长涂而至普陀。普陀直东之外,出洛迦门,有东霍山;夏月贼舟亦可寄泊,伺劫洋舶回棹,且与尽山南北为犄角。山脚水深,非加长碇缆不足以寄。普陀之南,自崎头至昌国卫,接联内地;外有韭山、吊邦,亦贼舟寄泊之所;此皆宁波郡属。

  自宁波、台州、黄岩沿海而下,内有佛头、桃渚、嵩门、楚门,外有茶盘、牛头、积谷、鲎、石塘、枝山、大鹿、小鹿,在在皆贼艘出没经由之区;南接乐清、温州、瑞安、金乡、蒲门;此温属之内海。乐清东峙玉环,外有三盘、凤凰、北屺、南屺而至北关以及闽海接界之南关;实温、台内外海迳寄泊樵汲之区,不可忽也。

  闽之海,内自沙埕、南镇、烽火、三沙、斗米、北茭、定海、五虎而至闽安,外自南关、大崳、小崳、闾山、芙蓉、北竿塘、南竿塘、东永而至白犬,为福宁、福州外护左翼之籓篱;南自长乐之梅花、镇东、万安为右臂,外自磁澳而至草屿,中隔石牌洋,外环海坛大岛。闽安虽为闽省水口咽喉,海坛实为闽省右翼之扼要也。由福清之万安,南视平海,内虚海套,是为兴化;外有南日、湄洲,再外乌丘、海坛。所当留意者,东北有东永、东南有乌丘,犹浙之南屺、北屺、积谷、吊邦、韭山、东霍、衢山、江之马迹、尽山是也。

  泉州北崇武、獭窟,南祥芝、永宁,左右拱抱,内藏郡治;下接金、厦二岛,以达漳州。金为泉郡之下臂,厦为漳郡之咽喉。漳自太武而南,镇海、六鳌、古雷、铜山、悬钟,在在可以寄泊;而至南澳,以分闽、粤。

  泉、漳之东,外有澎湖,岛三十有六,而要在妈宫、西屿头、北港、八罩四澳,北风可以泊舟;若南风,不但有山、有屿可以寄泊,而平风静浪,黑沟、白洋皆可暂寄,以俟潮流。洋大而山低,水急而流回,北之吉贝、沉礁一线,直生东北,一目未了;内皆暗礁满布,仅存一港蜿蜒,非熟习深谙者不敢棹至。南有大屿、花屿、猫屿,北风不可寄泊,南风时宜巡缉。

  澎湖之东则台湾。北自鸡笼山对峙福州之白犬洋,南自沙马崎对峙漳之铜山,延绵二千八百里。西南一片沃野,自海至山,浅阔相均,约百里;西东穿山至海,约四、五百里,崇山叠箐,野番类聚。建一郡、分四县,山川形势、生熟番性、蜂窠蚁穴,志考备载。郡治南抱七崑身,而至安平镇大港;隔港沙洲,北至鹿耳门。鹿耳门隔港之大线头沙洲而至隙仔、海翁隙,皆西护府治。而港之可以出入巨艘,惟鹿耳门与鸡笼、淡水港;其馀港汊虽多,大船不能出入,仅平底之船、四五百石之三板头船堪以出进。此亦海外形势以捍内地沿海要疆。

  南澳东悬海岛,捍卫漳之诏安、潮之黄冈、澄海,闽、粤海洋适中之要隘。外有小岛三:为北澎、中澎、南澎;俗呼为三澎,南风贼艘经由暂寄之所。内自黄冈、大澳而至澄海、放鸡、广澳、钱澳、靖海、赤澳,此虽潮郡支山入海,实为潮郡贼艘出没之区;晨远扬于外洋以伺掠,夜西向于岛澳以偷泊。而海贼之尤甚者,多潮产也。

  赤澳一洋至甲子,南至浅澳、田尾、遮浪、汕尾、鱼后门港、大星、平海,虽属惠州,而山川人性与潮无异。故于居中碣石立大镇。下至大鹏、佛堂门、将军澳、红香炉、急水门,由虎门而入粤省,外自小星、笔管。沱泞、福建头、大崳山、小崳山、伶仃山、旗纛屿、九州洋而至老万,岛屿不可胜数;处处可以樵汲,在在可以湾泊。粤之贼艘,不但海舶此处可以伺劫,而内河桨船、橹船、渔舟,皆可出海群聚剽掠。粤海之藏垢纳污者,莫此为甚。

  广省左捍虎门、右扼香山。而香山虽外护顺德、新会,实为省会之要地;不但外海捕盗、内河缉贼,港汊四通,奸匪殊甚,且共域澳门,外防番舶,与虎门为犄角。有心者岂可泛视哉?

  外出十字门而至鲁万;此洋艘、番舶来往经由之标准。下接岸门、三、大金、小金、乌猪、上川、下川、戙船澳、马鞍山;此肇属广海、阳江、双鱼之外护也。

  高郡之电白外,有大、小放鸡;吴川外,有硇州,下邻雷州白鸽、锦囊,南至海安。自放鸡而南至于海安,中悬硇州,暗礁暗沙难以悉载;非深谙者莫敢内行。而高郡地方,实藉沙礁之庇也。

  雷州一郡,自遂溪、海康、徐闻向南干出四百馀里而至海安,三面滨海,幅阔百里;对峙琼州,渡海百二十里。自海安绕西北至合浦、钦州、防城而及交阯之江平、万宁州,延长一千七百里。故海安下廉州,船宜南风,上宜北风。

  自廉之冠头岭而东,白龙、调埠、川江、永安、山口、乌兔,处处沉沙,难以名载。自冠头岭而西至于防城,有龙门七十二迳,迳迳相通。迳者、岛门也,通者、水道也;以其岛屿悬杂,而水道皆通。廉多沙、钦多岛,地以华夷为限;而又产明珠,不入于交阯,是以亭建“海角”于廉、“天涯”于钦。

  琼州屹立海中,地从海安渡脉,南崖州、东万州、西儋州、北琼州,与海安对峙。琼山、文昌、乐会、陵水、感恩、临高、定安、澄迈沿海诸州县,环绕熟黎;而熟黎环绕生黎,而生黎环绕五指岭、七指山。五指西向、七指南向,周围陆路一千五百三十里。府城中路直穿黎心至崖州,五百五十五里;万州东路直穿黎心至儋州,五百九十里。自海口港之东路沿海,惟文昌之潭门港、乐会之新潭、那乐港、万州之东澳、陵水之黎庵港、崖州之大蛋港;西路沿海,惟澄迈之马袅港、儋州之新英港、昌化之新潮港、感恩之北黎港,可以湾泊船只。其馀港汊虽多,不能寄泊,而沿海沉沙,行舟实为艰险。内山生黎,岚瘴殊甚,吾人可住熟黎而不可住生黎;生黎可住熟黎而不可到吾地。熟黎夹介其间,以水土习宜故也。此亦海外稍次之台湾。惜乎田畴不广,岁仰需于高、雷;虽产楠、沉诸香等于广南、甲于诸番,又非台湾沃野千里所可比拟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