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卷5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九 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
卷五十
卷五十一 
本作品收录于:《清史纪事本末

清史纪事本末卷五十

  同治中兴

文宗咸丰十一年秋七月帝在热河不豫十六日子刻疾大渐召宗人府宗令载垣右宗正端华

御前大臣景寿肃顺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至避暑山庄行殿寝宫受顾命立皇长子

载淳为皇太子并谕以载垣端华肃顺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为赞襄政务王大臣翌日寅

刻帝崩诸臣请太子即正尊位诏改明年为祺祥元年 尊皇后钮祜禄氏及生母懿贵妃那拉

氏均为皇太后时虽以两后并尊而仍微示区别皇后称母后皇太后贵妃称圣母皇太后援明

万历朝故事也 八月丁巳朔日月合璧五星联珠是日也五星聚张翼之闲钦天监占以为楚

地有贤才佐致中兴之兆 以克复安庆及池州桐城宿松各郡县道员曾国荃等奖擢有差安

庆为太平军所估据已逾九年上年冬闲国荃统领水陆诸军合围至是月初一日克复遂乘势

收复池桐宿各郡县 九月上两宫皇太后徽号初母后及圣母之称帝生母那拉后深滋不悦

至是上太后徽号曰慈安皇太后生母太后徽号曰慈禧皇太后并谕嗣后诏书奏牍皆以慈安

慈禧并称不复有母后圣母之别矣 奉天金州地震压毙人口百十户 帝奉大行皇帝梓宫

回京师启行后奉两宫皇太后先由闲道还宫奉慈安太后居宫东所之绥履殿慈禧太后居宫

西所之平安室由是俗闲有东太后西太后之称 冬十月授恭亲王奕䜣为议政王在军机处

行走命大学士桂良尚书沈兆霖侍郎文祥宝鋆在军机大臣上行走鸿胪少卿曹毓英在军机

大臣上学习行走 杀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肃顺革御前大臣景寿

兵部尚书穆荫吏部左侍郎匡源署礼部右侍郎杜翰太仆寺卿焦祐瀛职先是御史董元醇疏

言皇上冲龄未能亲政暂请皇太后垂帘听政并派近支亲王一二人辅政疏入太后召见赞襄

王大臣命照所奏行载垣等抗论以为不可有臣等奉遣诏赞襄皇上不能听命于太后等语退

复以本朝家法禁母后临朝令军机处𫘜还时恭王奕䜣已至热河太后将召见杜翰复言恭王

于太后嫂叔不通问太后居丧尤宜远嫌后奕䜣设计得见太后太后虑载垣等专恣与奕䜣密

谋诛之召鸿胪少卿曹毓英密拟拏问各旨心备到京发表奕䜣还京启行后太后亦即下诏回

銮命肃顺护送梓宫载垣等扈跸先从问道行于是大学士贾桢周祖培尚书沈兆霖赵光合疏

请太后垂帘皖豫督师内阁学士胜保亦奏请𥳑近支亲王辅政太后既至京师乃下诏暴载垣

等罪状并降旨拏问奕䜣捧诏宣示毕命侍卫执载垣端华二人拥至宗人府幽之时肃顺方次

密云亦逮至京旋赐载垣端华自尽弃肃顺于市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俱革职穆荫遣戍

军台严治党援尚书陈孚恩侍郎黄宗汉刘崐成琦太仆少卿德克津太京堂富绩太监杜双金

袁添喜王喜庆张保桂刘二寿均革职发遣有差自是垂帘之局以定 命议皇太后垂帘之仪

 帝行即位礼于太和殿以明年为同治元年初载垣等拟建元为祺祥载垣等既得罪遂改为

同治 谕见在一切政务均蒙两宫皇太后躬亲裁决惟缮拟谕旨仍应作为朕意嗣后议政王

军机大臣缮拟谕旨著仍书朕字 东南方有声如雷 停止热河避暑山庄一切工程 命钦

差大臣两江总督曾国藩统辖江苏安徽江西浙江四省军务时安庆既复群臣争上书言事多

推湘楚军功以为偏禆皆可督抚因益重国藩遂有是命所有四省巡抚以下各官悉归节制国

藩皇恐三奏辞不听 十一月乙酉朔帝奉两宫皇太后御养心殿垂帘听政 十二月谕曾国

藩通筹进剿事宜 诏饬东三省训练兵丁 召前任副都统富明阿来京讲求京旗各营训练

事宜

穆宗同治元年春正月命兵部尚书麟魁两江总督曾国藩均协办大学士 总理各国事务衙

门奏请饬江苏等省筹款购买外洋船炮从之 三月命左副都御史晏端书赴广东驻扎韶州

督办通省釐金接济浙江等省饷需 夏四月命办山东亩捐从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奏请也

 五月台湾民人戴万生等起兵据彰化命福建巡抚徐宗干剿办 添设长江水师提督驻扎

芜湖 六月直隶蝗灾 秋七月有众星西南流如织 京师大疫 八月广东省城及近省各

属风灾纵横及千里伤毙人口数万 九月诏畿辅行坚壁清野法时畿辅教土捻幅各党蜂起

故也 冬十一月己酉朔日食 大学士衔管理工部事务翁心存卒予谥文端时翁心存之子

革职安徽巡抚翁同书以失守安庆城池下狱命释放 予告大学士彭蕴章卒蕴章初在政府

以力荐何桂清被斥及再起条议时事请撤湘楚军裁抑曾国藩兵权政府晒之由是不获再用

 是年黑虹见天江苏等省大疫

二年春二月设立同文馆于京师 夏五月谕减苏松太三属赋额三属赋额有较他省多至一

二十倍者至是曾国藩及巡抚李鸿章合词奏请减之 金星画见

三年春二月停山东亩捐从巡抚阎敬铭奏请也 三月苏松太各属地震 夏四月辛未朔日

食 予西安将军多隆阿祭葬世职寻予谥忠勇多隆阿以黑龙江马队隶曾国藩军从征楚皖

身经三百馀阵克城砦二百有奇生平爱士卒如骨肉而威令严明智勇兼备故屡奏奇功自提

师入陕剿回几尽是年二月督军力攻盩厔中弹伤目攻益急遂克之至是伤发薨闻者莫不伤

痛陕西处处祠之 五月御史贾铎奏风闻有太监演戏一赏千金并用库存缎匹裁作戏衣请

饬速行禁止用以杜渐防微旋奉懿旨览奏实堪诧异方今各省军务未平百姓疮痍满目库帑

支绌山陵未安深宫隐痛实殷又何至有如该御史折内所称情事况库存银缎非奏准不能擅

动兹事可断其必无也 六月金陵克复捷闻封曾国藩等侯伯子男及世职官阶 秋八月以

生擒洪福瑱予沈葆桢等世爵世职有差

四年春二月以直隶等省雷雹灾异下诏修省 三月命恭亲王奕䜣母庸在军机处议政并撤

一切差使奕䜣以诛载垣等功两宫深为倚任时太监安得海方有宠于慈禧太后思用事嫉奕

䜣甚以谮去其议政权旋惇亲王绵恺醇郡王奕𫍽通政使王拯御史孙翼谋先后奏谏给事中

广泰等更谓庙堂之上先启猜嫌根本之闲未能和协骇中外之观听增宵旰之忧劳始有懿旨

令仍在内廷行走并仍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旋命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母庸复议政名目

以示裁抑 五月江浙水灾居民淹毙十馀万 命醇郡王奕𫍽筹办京城防范事宜以僧格林

沁阵殁曹州予谥曰忠并命配飨太庙僧格林沁追捻至山东曹州之西困重团及夜突阵出前

驱反戈敌乘之僧格林沁中酒不能战遂全军覆没僧格林沁及总兵何建鳌内阁学士金顺等

皆败死 六月增设安徽安庆庐滁和道改凤颍道为凤颍六泗道增设涡阳县治雉河集移凤

台县于下蔡镇 秋七月有大星陨光如月 冬十二月以荡平太平馀众封浙江巡抚左宗棠

一等伯赏布政使蒋益澧骑都尉先是太平馀众自浙江走江西入福建寻入广东宗棠奏以益

澧护巡抚而自统全军由浙闽追至嘉应州尽歼之 以收复宁夏府城西安将军都兴阿杀已

降回目并纵兵抢杀奉旨交部议处旋调盛京 是年皖南大饥民相食人肉一斤价至百二十

文江苏之句容溧阳溧水亦然

五年夏四月大学士文祥剿灭奉天马贼撤兵还京先是因马贼由口外入扰畿辅震惊陵寝命

文祥率神机营督剿至是殱除殆尽撤还京师 六月闽浙总督左宗棠奏请于福建择地设厂

制逭火轮船从之旋命丁忧巡抚沈葆桢总司船政事务 秋九月予告大学士祁寯藻卒咸丰

中曾国藩起乡兵肃淸湖北捷闻文宗喜形于色寯藻刀抵排之及两江总督何桂淸以失律拟

斩寯藻独上疏力救为言路卞宝第所纠举国称快

六年春二月帝奉两宫皇太后幸惇亲王绵恺第先是侍读学士夏同善闻有将幸惇邸传集梨

园之事上疏力谏谕旨循旧章以折之 夏五月命曾国藩为大学士四川总督骆秉章协办大

学士均仍留总督任 夏至日京师地震 以旱诏清理庶狱求直言并覆减宫廷用款 命大

学士倭仁假满后即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之任仍以疾辞初京师设立同文馆朝议拟选阁部

翰林官年少聪颖者入馆学习各国语言文字及天文算学造船制器诸法倭仁力言其不可御

史张盛藻希倭仁旨遂奏称天文算学宜令钦天监天文生习之制造工作宜责成工部督匦役

习之文儒近臣不当崇尚技能师法夷裔疏上都下一时传诵以为至论于是词馆曹郎皆自以

下乔迁谷为耻竟无一人肯入馆者寻命倭仁在总理衙门行走并管理同文馆事倭仁屡以疾

辞会因旱求言候选直隶州知州杨廷熙请都察院代奏撤销同文馆以弭天变并痛诋各部院

王大臣谕指为倭仁授意著假满后即行赴任倭仁策骑莅馆中途故坠马遂以足疾请急 秋

七月永定河溢 八月乙巳望月食 九月申谕各省严击哥老会 冬十月派美使蒲安臣往

有约各国办理中外交涉事务旋又派道员志刚郎中孙家谷往时因英国前后所立之约皆以

势胁而力取者中国欲结好美洲以为己助故有是举 十二月以东捻荡平钦差大臣李鸿章

等赏加世职等有差 协办大学士四川总督骆秉章卒予谥文忠秉章公忠推贤抚湖南独任

幕僚左宗棠集饷练兵援军四出捷音望于道及督蜀又延刘蓉佐理资其力以平蓝朝鼎李短

搭搭及石达开之众卒之日士民巷哭罢市蜀人思其遗爱谓自汉诸葛亮唐韦皋后惟一人云

七年夏六月以西捻荡平擢湖广总督李鸿章协办大学士馀加赏有差 秋七月黄河南岸荥

泽汛十堡漫口 调两江总督曾国藩为直隶总督闽浙总督马新贻为两江总督 命开缺兵

部侍郎彭玉麟赴江皖会筹长江水师事宜 八月革御史德泰等职德泰奏请修理园庭并代

递内务府库守贵祥所拟筹款章程请于京外各地方按户按亩按村鳞次收捐恭王奕䜣以侈

端将启请旨切责德泰丧心病狂著即革职贵祥发给黑龙江披甲人为奴时有知其事者谓由

安得海授意二人云 永定河溢 九月有流星犯织女大如扇

八年春二月记名布政使席宝田击败贵州苗教各众克复镇远府卫二城 戊午日重轮抱珥

五色 夏六月永定河溢 京师武英殿灾 秋七月辛未朔日食 八月山东巡抚丁宝桢捕

杀太监安得海得海直隶南皮人自恭王奕䜣为所中去议政权朝士日奔走其门声势煊赫帝

年寖长心恒忧之时于宫中以剑断泥人首左右私请其故则曰杀小安子会宝桢入觐帝遣人

与宝桢密谋诛得海宝桢因言闻安得海将往广东必过山东境请执而杀之以其罪奏闻是年

七月得海果出都舟遇德州宝桢即奏其僭拟无度招摇煽惑疏甫具即饬知东安府程绳武捕

之踵其后三日不敢动复檄总兵王正起发兵追之及泰安获之械至济南得海大言我奉皇太

后命织龙衣广东汝等自速死耳官吏詟焉宝桢念朝旨未可知欲先论杀之知泰安县何毓福

长跪力谏请少待宝桢毅然不之顾遂夜弃得海于市騈诛其党二十馀人方得海之扬帆南下

也自称钦差身服龙衣船上有日形三足乌旗船旁有龙凤旗帜并带有前站官标兵苏拉僧人

及妻妾太监女乐等数十人品竹调丝沿岸观者如堵宝桢折上越九日而通饬查拏之命始下

时得海已伏法五日矣 收复布伦托海额鲁特人众占据布伦托海至是呼图克图棍噶扎勒

参带兵收复 冬十月席宝田克复胜秉城

九年春正月京师神武门内敬事房本库灾 广东陆路提督刘松山攻回酋马五寨阵亡予谥

忠壮 夏六月永定河溢 命彭玉麟赴江南整顿长江水师 秋七月两江总督马新贻被刺

卒予谥端愍新贻于署右箭道校阅讫事还行至西夹道为河南人张文祥所𢦤获文祥讯供谓

新贻渔色负友已为友复仇云问官以事涉暧昧不便上闻故矫为狱词称文祥以盗匪馀孽挟

仇𢦤害大臣比照谋反叛逆磔之于市 有星西流大如盏 八月调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李鸿

章为直隶总督 九月以水旱叠见下诏修省 冬十月裁撤三口通商督办归直隶总督经管

增设津海关道 席宝田攻克台拱厅城台拱苗砦数百革苗最大宝田督军攻之先取其旁砦

夜破革苗遂克台拱厅城 十二月总兵刘士奇攻克贵州都匀府城都匀为苗人金干二久据

至是克复

十年春正月以越南匪徒曾亚治滋扰谅山木马等处命广西提督冯子材驰赴太平督兵进剿

 二月浙江暴风雨雹伤毙人口数万 夏六月太白画见 永定河溢 草仓河溢 有流星

出天市垣 秋七月永定河复决 草仓河复溢

十一年春正月大学士两江总督一等毅勇侯曾国藩卒予谥文正初国藩以在籍侍郎出治乡

兵征伐遍于十八行省终以底定四方中兴之功允推为第一自军旅渐平百务创举凡劝农课

桑修文掁穷戢暴去贪及盐务开垦清讼水陆练兵等国藩皆手定章程期可行之经久和议成

国藩阴有争雄海上之志设内军械所安庆机器局上海仿造火轮船奏请挑选聪颍子弟赴泰

西各国肄习技艺期十五年还国其远略如此文章尤美有集百馀卷行世丧归百姓爇香追送

盈路拥丧不得行江南家家绘像以祀讴思弗置 二月诏起彭玉麟巡阅长江水师 三月以

贵州苗悉平赏席宝田骑都尉世职苗首张秀眉等自咸丰五年起事叠陷城池蹂躏贵东西殆

遍楚蜀边境骚然至同治六年十月宝田统带湘军入黔与提督周达武唐本有龚继昌会黔军

苏元春等协力雕剿雕剿者悬军深入饥困敌粮夜宿敌垒行不持营怅居不依城砦军不时至出

不时反昔岳锺琪张广泗所以制苗蛮也用兵五年馀拓地千馀里破砦数千殄苗及百万十年

九月宝田感瘴病风痹乞归以继昌元春本有三提督及道员谢兰阶分统其军诸将迭战至是

遂俘秀眉及金大五送长沙磔之苗疆平 夏五月甲申朔日食 御史李宏谟奏请勤召对严

历申饬略谓本年入春以来慈禧皇太后时有不适三月以后始月馀未经视朝李宏谟竟以逐

日召见为请冒昧已极仍传旨严行申饬 秋七月御史边宝泉奏直隶总督李鸿章呈进瑞麦

恐涴流弊并请将永定河口合龙保案撤销奉旨嘉纳饬行 九月江苏地震有声似雨降自南

而北 陕甘总督左宗棠奏产瑞麦瑞谷请宣付史馆不许亚诫以甘省军务未平闾阎雕瘵母

得因地方官呈报稍涉矜夸 立阿鲁特氏为皇后富察氏为慧妃先是是年二月闲召诸满大

臣女入宫选后慈禧太后意属慧妃后年稍稚貌亦较逊而雍容端庄慈安太后雅重之密询帝

亦以后对册立之议遂定时备办大婚费已千万结彩宫门至十馀万而公奏朝廷动用钱粮虽

以慈安之贤莫能禁之也 冬十二月日重轮抱珥五色翌日如之

十二年春正月帝亲政 以黔回肃淸赏巡抚曾璧光宫衔世职馀升擢有差 六月日使副岛

种臣俄使倭良戛里美使镂斐迪英使威妥玛法使热福里和使费果荪入紫光阁前觐见并呈

递国书贺大婚且亲政也时新与日本订约种臣以特命全权大使居首班夸为至荣 闰月永

定河溢 以滇回肃淸赏岑毓英宫衔改给一等轻车都尉 秋八月直隶运河堤决 冬十月

御史沈淮奏请缓修圆明园忤旨切责之圆明园为明武淸侯李伟清华园旧址康熙闲名畅春

园后于园中辟地筑室赐雍邸命名圆明雍正三年乃大宫殿朝署之规以避暑听政乾隆中大

事修饰增置离宫别馆列景四十所费不计亿万历雍嘉道百馀年每岁皆以夏首幸园冬初还

宫咸丰初元粤中兵起帝伤祸乱恒夜分痛哭继乃托词抑解纵情酒色广集汉女于园中分居

亭馆有四春之宠所谓杏花春武陵春牡丹春海棠春者也十年八月鸦片之役英法俄美联军

主天津帝方园居闻警仓猝出走热河英人纵火焚园三昼夜不绝同治七年满御史德泰奏请

修复未准且荷严谴十一年广东奸民李光昭觐觎富贵具呈内务府请报效木植重修园庭以

备皇太后燕憩帝允之赏光昭道员任为圆明园工程监督命往各省采办木植命既下中外错

愕淮首上书力争帝大怒谓修葺宫殿为两宫娱游休息之地以资頣养乃宣淮入见严词诮𫍽

淮不为动但称淀园之毁非由天灾今时事艰难仇人在国即库藏充溢亦不当遽议兴修皇上

谓为两宫颐养起见但臣恐园工落成两太后入居其中反觉愀然不乐旋同台游百川亦䄂疏

廷诤谔谔数百言声震殿瓦皆不纳 以收复肃州关内回众肃淸擢左宗棠协办大学士仍留

陕甘总督任改世职为轻车都尉金顺穆图善宋庆张曜皆奖叙有差

十三年春正月谕禁广东闱姓赌博 三月命李鸿章与秘鲁国使臣会商事务 夏五月彗星

见 秋七月革候选知府李光昭职交李鸿章严行审办光昭本一市井无赖子缘佞幸以进藉

钦命为护身符得游历川楚江浙诸产木之区勒索肥己甫受命即大书奉旨采办及圆明园监

督衔条旗号四出招摇及呈进洋木以五万馀元之木价捏报三十万两且以交割不淸与法商

构讼经法领事照会津海关道请将贵国钦臣李光昭及园工木植一并扣留母使逃逸鸿章据

以上闻命即革职交鸿章究办其通同作弊之内务府前后任大臣崇纶明善春佑贵宝及笔帖

式成麟等均革职旋定光昭斩监候并停止圆明园工程酌量修理三海 降恭亲王奕䜣为郡

王革去亲王世袭罔替并革其子贝勒载澂郡王衔因是曰帝与载澂戏以细故失欢也寻奉懿

旨赏还仍勉奕䜣当仰体朝廷训诫之意嗣后益加勒愼云 冬十月帝不豫命军机大臣李鸿

藻代批章奏帝大婚后因后阿鲁特氏才德兼备于后敬礼有加而慈禧太后以偏爱慧妃故每

值后入见从未少假以辞色且语帝慧妃贤明宜加眷豫皇后年少未娴礼节皇帝母辄至宫中

致妨政务又阴使内监时复监视之帝大不怿故终岁独宿乾清宫内侍有阴导帝以微行者起

居多不律遂以致疾 十一月谕朕于本月遇有天花之喜所有内外各衙门陈奏事件呈请皇

太后披览裁定 十二月帝崩奉两宫皇太后懿旨立醇亲王奕𫍽之子载湉承继文宗显皇帝

为子入承大统为嗣皇帝先是帝疾渐瘳一夕宿慧妃宫翌晨大渐召李鸿藻入见与谋以贝勒

载㴻承大统且口授遗诏令鸿藻书之凡千馀言鸿藻出宫驰赴储秀宫中请急对出袖中草疏

以进慈禧太后阅之大怒叱鸿藻出移时驾崩时是月初五日酉刻也外闲尚秘不之知是日薄

暮忽奉懿旨命军机王大臣入议要政诸臣趋诣养心殿西暖阁问帝病状慈禧太后时含笑应

曰皇帝无恙语毕默然少顷复言曰圣躬颇虚弱脱有不测宗室中谁可承大统者内务府大臣

文钖首对曰请择溥字辈之贤者而立之太后色变久之乃曰醇亲王奕𫍽之子载湉承继文宗

显皇帝为子入承大统诸臣皆唯唯太后始厉声曰然则皇帝已驾崩矣诸臣皆失声大哭时嗣

皇帝年甫四龄即由醇邸移居禁中即皇帝位以明年为光绪元年仍由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

封皇后为嘉顺皇后载㴻文锡皆得罪旋上大行皇帝谥曰毅庙号穆宗葬遵化州双山峪号惠

陵享年十有九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104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