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卷5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三 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
卷五十四
卷五十五 
本作品收录于:《清史纪事本末

清史纪事本末卷五十四

  天津教案

穆宗同治九年夏五月天津人民殴毙法国领事焚毁教堂命曾国藩驰往查办基督教自唐建

中二年始入中国所谓大秦景教者也及元至元二十七年罗马教徒若望高未诺来使于元得

元廷许可布教北京建礼堂迨明正德十二年日耳曼人路得创立新教曰耶苏教奉罗马教者

多幡然从之其流行中土之教会势亦因之不振时有西班牙人罗曜拉目睹旧教中衰结合同

志设耶苏伊德社欲转入东洋力为传布以再兴旧教于中国于是义大利人利玛窦泛海东来

以万历八年至广东二十八年入北京倡天主教朝官徐光启李之藻辈习其说又从之译受干

坤体义几何原本测量法义诸书行世以是见重于神宗令得于京师内外崇建礼堂利玛窦卒

德意志人汤若望继至承其业明廷使当司天之任明鼎革若望归命新朝世祖优礼之使掌钦

天监尊为通玄教师自治历之外凡外交通译及测量境土事悉以任之并许其设堂京师自为

传教故至康熙初年天主教盛极一时全国信徒不下数十万而此辈久居中土绘图测镜消息

灵通遂萌觊觎之渐及乾嘉两朝屡次下诏严禁其势渐微自道光二十三年白门和议成传教

载入条约二十五年复徇法人之请通商各口皆设天主教堂入内地传教之人地方官皆优待

保护自是法人以天主护法自居在本国则逐之主政教分立之说在中国则袒之以为侦探我

政俗攫取我利益之机关而中国教堂之祸从此始矣咸丰八年广西西林知县张呜凤处治法

国传教之马神甫法领事诉于北京褫鸣凤职同治元年湖南江西拆毁教堂各知县革职并勒

限赔修及严惩倡首之人同时贵州杀害教士文乃尔等巡抚田兴怒至于遣戍六年及八年四

川殴毙教士冯弼乐李国两案皆惩犯偿银而教民杀死平民及奸掳焚杀首恶王学鼎张添兴

等虽已议罪终不到案其司铎覃辅臣纠众杀毙围民赵永林二百馀名地方官不能查办民人

愈加忿激仇教之事遂纷然以起是年四月天津有匪人迷拐人口并传言有挖眼剖心等事据

获犯武兰珍供为天主教民王三所使时崇厚在津办理通商与法领事丰大业等商定令道府县

带同武兰珍赴堂指勘所历地方房屋与原供不符亦即带犯归旋闻有民人在教堂口角争殴

正在派弁前往弹压匆丰大业汹汹来署中向崇厚施放手枪并向知县刘杰放枪击死知县仆

从一名于是民人奋起群殴丰大业致死并焚毁教堂拆毁仁慈堂等处杀伤教民及贞女数十人

又误杀俄国商人三名误毁英美两国讲堂各一所天津大扰直隶总督曾国藩时在病假朝命驰

赴天津查办 六月曾国藩奏筹办天津教案情形请将误毙俄商及误毁英美两国讲堂先行

议结从之时法人借端要挟联英美以迫政府其欲甚奢国藩知法人难以理喻倘四国协以谋

我更难于对付因请将俄商及英美讲堂各项交涉先行设法议结不与法国牵混诏令会同崇

厚妥为商办以免轇轕 命崇厚出使法国以成林办理通商事务时英法水师提督已在大沽

请示国主北京政府闻之深恐决裂特派遣崇厚前往法都为道歉使 曾国藩奏查明津案大

概情形所有挖眼剖心之说多属虚诬请旨通饬各省以释群疑允之国藩扺津后研讯教民迷

拐人口一节王三虽经供称授药与武兰珍然尚时供时翻亦无教堂主使确据至仁慈堂查出

男女一百五十馀口逐一讯供均称其家送至堂中豢飬并无被拐情事至挖眼剖心当国藩初

入津郡士民拦与递禀不下数百馀起及亲加推问无一能指实者询之天津城内外亦无遗失

幼孩控告之家而民闲纷纷言有眼盈坛由陈大帅自带进京大帅者俗闲称陈国瑞之名也时

以记名提督奉召入京统领神机营又崇厚专弁到京亦向总理衙门称述是说并有人奏津民

焚毁教堂由堂内起有人眼人心等物呈交崇厚收执且闻现已消灭等语而国藩则谓杀孩坏

尸采生配药野番凶恶之族尚不忍为而谓欧西文明各国肯出此残忍之行以理决之必无是

事况眼珠若至盈坛则堂内必有千百无目之人何无一人见在即云残害其尸具又将何归即

仁慈堂之设其始意亦与中国育婴堂飬济院略同专以收恤穷民为主每年所费银两甚巨彼

以仁慈为名而反受残酷之谤宜其忿忿不平也至人民之所以积疑生愤其原因有五一堂门

终年扃闭过于秘密外人莫能窥测底蕴又堂中皆有地窖津民未经目睹但闻地窖深邃各幼

孩幽闭其中及国藩亲诣调查其为地窖则为隔去潮湿庋置煤炭之用一中国人民有至仁慈

堂治病者往往被留不出前任江西进贤知县魏席珍之女贺魏氏带女入堂治病久而不返其

父至婉劝回家坚执不允因谓其有药迷丧本心一仁慈堂收留无依子女及疾病将死之人又

彼教有施洗之说施洗者其人已死教主以水沃其额而封其目谓可升天堂津民见其收及将

死之人闻其亲洗新尸之眼已堪诧异又由他处车船致送来津者动辄数十百人但见其入而

不见其出不明何故一堂中院落既多或念经或读书或佣工戓医病分类而处虽母子之闲往

往终年而不相见一是年四五月闲堂中死人过多其掩埋又多以夜或有两尸三尸共一棺者

一日河东丛塜有为犬所发者一棺二尸天津镇中营游击左宝贵等曾经目睹死人皆由内先腐

此独由外先腐胸腹糜烂肠肚外露由是浮言大起加以平日熟闻各处檄文揭帖之言已信为

实而又积此种种疑窦群怀恚恨迨至拐匪牵涉教堂府县赴堂查讯领事对官放枪众怒乃不

可遏矣国藩既查明以上根原遂奏请明降谕旨通饬各省俾知从前檄文揭帖所称教民挖眼

剖心𢦤害生民之说均系谫传布告天下咸使闻知一以雪教堂之冤一以解士民之惑并请将

津人致疑之端宣示一二其行凶首要各犯及乘机抢夺之徒已饬属捕拏严惩并调保定铭军

三千人驻扎静海以资弹压另片奏请将道府县三员革职治罪均奉旨照准并飭令神机营统领

记名臬司陈国瑞赴津听候查问 命毛昶熙前往天津会同曾国藩查办事件丁日昌帮同商

办李鸿章酌带所部驰赴近畿一带驻扎初国藩开始教案立意与崇厚分谤不奖士民义愤盖以

粤捻初平宜坚持和局不宜与邻邦构衅又虑四国合从败约变不测京师震惊于是力立和平

办理为教堂昭雪挖眼剖心之诬以平其心其焚毁各国教堂公馆复提款兴修俄国误伤三人

均给予抚恤而法使罗淑亚肆意要挟除惩犯若干人外必令府县官及陈国瑞三人议抵国藩力

拒之疏言府县官实无大过送交刑部已属法重情轻至陈国瑞不在事中仍复曲徇所请飭令

来京备质彼若立意决裂虽百请百从难保无事且外国论强弱不论是非若中国有备和议当

易定已令记名臬司丁日昌统带张秋铭军九千人拔赴沧州以资防御并函商督办陕西援师

湖广总督李鸿章酌带郭松林等军克日驰赴近畿一带扼䋢并疏言善全和局以为保民之道

备御不虞以为立国之本诏嘉纳之而津民不知此义遂以怨崇厚者怨国藩内之又为政府顽

固党所掊击呼为卖国贼白𥳑纷纭举国欲杀旅京湖广会馆且将国藩匾额拔除摧烧之于是

崇厚惧事决裂奏国藩病势甚重请罢免而以鸿章代之诏促鸿章迅赴京畿并寄论沿江沿海

各督抚严行戒备 八月调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李鸿章为直隶总督时国藩办理津案已有眉

目拟于是月二十三日先行奏结而鸿章自保定行次上疏言天津滋事各犯正法八人与议罪

二十馀人办法不为不重若杀戮太过实为外人永远之患尤非各国厚待中国百姓之心云云

总理衙门大韪之于是奏请饬鸿章迅赴津任通国藩续奏至中有此案𣗥手甚多碍难拘守常

例不得不变通办理见讯明各犯拟办正犯者十五人拟办军徒者二十一人将来第二批奏结

或再办首从犯各数名或与法人订定扺偿实数由总理衙门核定行知等语疏入大忤政府意

有旨责具拘泥谓此案衡情定罪惟当以供证为凭期无枉纵岂能豫为悬拟强人就案随有旨

饬鸿章迅速赴津会同国藩崇厚督饬办理 九月以天津疏防民教起衅革职知府张光藻知

县刘杰发往黑龙江效力赎罪正法滋事人犯二十人军徒二十五人光藻等逮京后刑部拟以

遣戍军台奏上命从重改发黑龙江陈国瑞讯与津案无干著免议其滋事人民冯瘸子等十五

名及续获之刘二等五名即行正法小锥王五等二十一名及续获之邓老等四名分别发配安

置曾国藩办案归结后即著来京陛见李鸿章著仍驻天津筹办弹压抚绥各事宜崇厚著即克

期放洋前往法国表明惋惜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107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