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贝先生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清江贝先生集 卷第八
明 贝琼 撰 景乌程许氏藏明洪武刊本
卷第九

清江贝先生文集卷之八

 云间集

  送石仲明序

嘉兴尹秦邮石俟仲明之代也三呉之士莫不怅然而戚与山

墟海聚之氓虽不及识侯而一登其堂者咸骇焉非特秀之一

邑也及其守昆山也则其士又跃然而喜山墟海聚之氓不及

识侯而一登其堂者咸信焉非特一州也吁仲明何以致是邪

夫民之利病系于守令之得失天下之广环百里而为邑者非

一求令之贤者不数人环千里而为郡者非一求守之贤者不

数人令而贤则利及于百里守而贤则利及于千里故能安生

乐业于遐陬僻壤大山长谷之中否则为病奚啻蛇虎之毒哉

守令之贤者不数人其得之难也如此故日夜兾其父母于我

也若岁焉使一朝以无罪去则是终不得贤守令以父母于我

而民之穷且死者欲其脱蛇虎之毒无时矣仲明之为人余虽

不𫉬接而考其所施即三呉之士与民称之者(⿱艹石)符之合其贤

可知巳嗟乎有国家务仁其民为简守令而牧之恒病不得其

人得其人而使不能行其志又岂务仁其民之心乎此余以毁

誉进退数易不安为今日惜而幸仲明由秀而升昆山也秀为

余郷侯之均赋兴学于数月间其父兄子弟䝉其利者深矣是

行也必推其施于秀者施于昆山可知巳然不能不为秀之父

兄子弟惜焉王君弘道者与余言侯之贤且求文以道其行故

书其说盖不独为天下守令之劝而为天下守令之警侯名光

著繇宝泉库提举四转而为今职云

  送章起潜序

余病天下之士有其位而局于才不能有所施有其才而局于

位不得有所施有其才有其位者冝也非幸也有其才无其位

者不幸也无其才无其位者亦冝也非不幸也无其才有其位

者幸也然君子论其才而不论其位才浮其位虽卑冗而与之

位浮其才虽尊显而斥之固异乎常人之所见巳常人知有位

而巳恶计其才弗才邪甚矣后世之不古(⿱艹石)也古者度才而官

位必称其才又何议乎后世官其所私而才不称其位故不得

其冝而有幸不幸存焉而为士者往往耻局于位而不得有所

施不耻局于才而不能有所施何其才而黜不才而进者多也

呜呼其亦时之使然欤抑亦有国者不能求才以任之也松江

儒学史华亭章起潜氏蚤岁力学不倦数逰搢绅间然不得𡚒

于上其亦不幸而局于位者特于升斗禄为飬余初未之知一

日耳其议论下上古今心巳异之及观所为诗歌清丽有法能

言人所不能言惜潜之有其才而无其位不啻冲霄之羽回翔

蓬蒿之下也余又可以位之卑而易之哉故乐与之交乆而益

笃盖亦与其才之有过于尊显者也异日上之人求天下之才

又可遗潜巳乎盈考而去澄江包君叔蕴陈君履信御溪张君

夣臣荆溪蒋君以愚赋诗以赠之而求余为之序于是乎书

  送方徳玉序

按周官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共医事凡疾病死疡者造

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终稽其事而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

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为下夫二气错行互为

负而痟首痒疥疟寒上气之疾作苟失其养则夭其天年有

圣人者岀哀民不幸置医以叅两其变而视剧易之徴自岐伯

俞跗秦和扁鹊仓公克审其用以赞造化者也周以降医无专

官宋有郎大夫之职及翰林诸医国朝因之内立医院外立医

学尤重其任矣方君徳玉者世业医其先由汳徙钱唐至君而

名益显历仕永嘉天临番阳平江今年复命摄松江医学教授

而学之诸医来求余言以送之余虽交徳玉之日浅然闻其治

人能察羸盈休王以尽攻之之术往往起人于阽死亦中吴之

良医也他日医师考所入之状必有十全之功岂不为王政之

一助乎

  送王至善序

维杨东南一都㑹四方之所走集百货之所填委民生其间不

务稼穑虽髫龀之童耳乱郑卫而目蒿妖冶长则走狗飞隼击

丸蹋鞠穷日夜为乐盖其风声气习之使然而诗书礼乐之教

有不能入者其有趋于长厚力学好古而声色狗马不足以惑

之则为豪桀之士岀于风气之外世又不恒见也王君至善者

其在淮南幕府时巳熟其名及为松江提控而余亦分教兹郡

始𫉬与之相周旋聴其言考其行信其力学好古而不囿于风

气者也夫力学好古不囿于风气余于扬之士诚百一而为𭣣

焉三年之中上佐一府之理下总六曹之事紏其违而稽其怠

由是上官多所𠋣办而莫能干以私又可见其畜之大而应于

时者有馀飬之完而见于守者不变如此独惜其局于位而不

得尽究所蕴也今年春书满而归余不可以无言故特举其人

品之髙不与俗迁者论之呜呼今国家庶事方殷以至善之才

非乆于簿书者将见信于既屈之馀譬之万折之水束于龙门

吕梁而后逹于海千寻之木厄于霜雪而后参于天爵禄之来

恶可涯也哉

  送王子渊序

余至淞之明年识澄江王子渊于頖宫时家毁于兵落𩲸无业

太守王侯彦强以故人子遇之周之以粟既而去游吴门者乆

之今年冬返淞上无僦屋之资𭔃食龙门寺孱童弊衣泊如也

方王氏盛时四方游士之无归者三族之无飬者必造焉子渊

不以䟽戚而汎济之家之有无弗较也故其仰于王氏者非一

人矣海内兵变江南北巨姓右族不死沟壑则奔窜散处岂一

王氏哉其贫与贱所谓不以其道得之者也然子渊所尝内交

者反眼(⿱艹石)不相识未有矝而振之又且肆其讥焉以王氏之施

于昔而背于今如此况彼之吝于施者乎昔薛公之相也以取

士倾六国而賔客趋之不啻朝于市及一旦失位则去之冨贵

多友贫贱寡交亦势之使然也又何怪焉则子渊可以不足介

于中矣然余于是悼时之不古而人情益偷抑利不足以结人

也子渊通医药治疾多愈逺近称之而利人之心不惩其前汲

汲焉恐不及其天性之厚与众人相去千万矣余因书以道之

  赠医师沈光明序

处暗室者具目之形而不能睹一室之中则必戚焉不乐思火

而烛穴而牗然后以为快矧瞽而不睹日月之光八荒之大泰

山之髙如夜索途而莫知所从则衣之以文绣享之以五鼎𫝑

与王公等亦必不乐也苟有能治之者使昭昭然见日月之明

八荒之大泰山之髙将不逺千里造之以求其大快于巳夫有

大快于己虽无文绣之衣五鼎之享王公孰加焉此皆乐之至

矣云间沈光明者其先世尝受术于龙树师内障凡三十有六

外障凡三十有六悉能治而去之不啻金篦刮膜而始之无所

睹者毫芒可辨也光明克世其学邑之大夫士咸称之余始而

疑终而信既而窃叹之曰天下之瞽于目者有良医以治之瞽

于心者独无良医乎瞽于目者什一而瞽于心者恒什九明于

日月者弗之察大于八荒者弗之顾高于泰山者弗之见由是

是非邪正之无别祸其身而蠹其国岂非瞽之深者欤心之瞽

甚于目之瞽治其心者愈于治其目矣润之以六艺广之以道

徳塞可通也䝉可启也彻乎逺近视之而无不周也极乎小大

测之而无不合也则其为快奚止于目之能睹邪余因彼而感

于此矣今年秋贺璋者目病而视眊遂造光明治之既愈来求

余言以赠之故为书其说且俾吾学者有所警焉

  元故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照磨任公墓志铭

公讳耜字子良姓任氏世为蜀绵竹人寔少师希夷之后九世

祖尝官四明因徙家奉化之﨑山曽大父处恭大父果徳宋进

士迪功郎父士林字叔实湖州路安定书院山长一号松御先

生公自为児时如成人读书一过辄记不忘既长肆意经史博

通旁考务极根柢尝侍松郷先生逰钱唐一时逹官贵人皆折

行軰与之交初辟松江府史历江阴铅山二州盈考䟽于江浙

行省板授横浦场典史转江阴钞库副使江浙理问所提控案

牍转海盐州提控案牍陞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照磨兼承发架

阁事上官以公老成习法事多𠋣办至正十四年督课㑹稽四

明申其三则民竞劝无敢后朝廷两遣使持御酒文缯赠之尝

道岀曹娥庙下顾瞻咨嗟曰是女入江抱父尸岀者释老之宫

巍然相望而此栋摧瓦腐不支风雨岂非有司所缺欤亟率其

属捐 --捐奉葺之盖其行事尤先于风教所关者如此十五年继分

部永嘉天台及还民为刻石颂徳十七年春告老归华亭城北

之别墅而间关兵马之间身已病矣明年春二月庚午卒得年

七十有一公同生三人兄耒字子驹蚤卒妺季环娶钱唐孔氏

先圣五十八世孙郁之女先三十三年卒男二人长文虎江阴

州佐史娶孙氏年三十九卒次嗣宗处州路鲍村务都监娶何

氏女一人孟淑适浙东元帅府奏差邹士廉孙男二人长继祖

娶洗氏次绍祖孙女一仲贞适鞠希鲁曽孙男一公卒之年兵

兴不克归祔松郷先生兆次卜葬于松江华亭郷𫔍龙塘西马

驼巷之墟子文虎袝焉筑茅堂(⿱艹石)干楹颜曰敬思复置田七十

畒有奇以给岁时之𥙊戒子孙母侵其入公天姓孝谨初松郷

先生𣳚抚柩哭㡬绝既葬庐墓三年凡家之所蓄一不经意惟

取先生所著句章集蔵之其在理问所时命儒师锓梓行于世

呜呼代之为人子者惟知宝其珠玉竸取而有之鲜知前人翰

墨之为宝者而公于片言𨾏字未尝委弃而磨㓕使松郷先生

之奇文章照曜后世不与草腐木毙其真能子哉既葬五年而

墓铭犹缺其从弟来翁㧋其族岀行实携嗣宗来谒贝琼于松

之泮宫乞铭铭曰

任祖希夷本蜀绵竹逮公之生遂大其族岀而试吏孔仁且直

百鸷一鹗孰与之匹不好而党不恶而仇世莫予訾位局声流

三年海陬再膺帝宠既老而归食无馀奉惟堂必基惟榖必蓄

苟封其积SKchar啬其施蟠龙之西马驼之宅公行不泯视兹贞石

  郭处士圹志

先考讳士元字元之世居嘉兴之北郭曽祖仪卿宋朝奉郎祖

晦擢进士第授常州无锡尉七转为都督府机冝文字官加赠

朝散大夫父不妄元饶州路徳兴县儒学教谕始生而颖悟既

长力学通尚书经父没时甫二十即教授华亭之杨溪以奉母

赵氏陆氏茕然孑立备历艰难常应进士举再忤有司意遂𨼆

不岀自号溪南处士终杨溪之寓舍呜呼痛哉其生以己亥十

二月二十四日𣳚以戊申十一月二十二日春秋七十娶娄氏

先十五年卒生子五人长仁娶陈氏次时娶宋氏⿰纟⿱𢆶匹娶张氏次礼

娶周氏次哲娶吴氏次至未娶孙男三人本颖睿孙女一人宁

奴惟是藐诸孤既卒襄事属军兴未克祔钱唐法华山先茔之

侧乃归骨于嘉兴以娄氏合葬永乐郷之原不用浮屠法遵治

命也谨次其族岀郷里岁月刻石纳诸圹仁等泣血谨识李黼

榜第二甲进士㑹稽杨维桢填讳

  江山尉中玉先生黄公哀辞

槜李黄公中玉者平山先生之子比玉先生之弟也博学强记

东南之士咸推之以父䕃授江山县尉时海内鼎沸诏徙行台

于绍兴以控制闽越至正丁酉大夫擢公为参谋统郷兵守衢

婺越二年城䧟遇害一门十三人俱𣳚长子孟辅岀而仅免呜

呼先生之忠烈固无愧于古矣余于先生为郷人且蚤从其叔

父次山公㳺故述辞而哀之辞曰

惟上帝之孔神𠔃信祸福之异施何先生之不幸𠔃独罹厥灾

岂其积之不厚𠔃又岂行之或亏郁佐时之明略𠔃试一割于

南境轮既摧于九折𠔃虽善御而遏骋众鸟纷其高厉𠔃鳯𬊈

翼于汤池盍低回以逺戢𠔃俟有道而一来日惨惨而昼晦𠔃

风萧萧而夜悲悼先生其不返𠔃邦亦倾而莫支呜呼举贪生

而恶死𠔃匪伊人之攸异死固有重于坐𠔃蹈白刅而弗贰苟

吾义之既𫉬𠔃肉虽醢其奚伤与平原而为朋𠔃越千祀而齐

光彼懐禄而有泚𠔃日㡬何而不亡仰寥廓而些之𠔃流余泪

之浪浪










清江贝先生文集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