涌幢小品/3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 涌幢小品
卷三十一
作者:朱国祯 明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一[编辑]

[编辑]

杨子曰:“鹤,羽族灵也,而变小大不同。金九火也,而变生焉。七年一小变,十六年再变,百六十年大变,千六百年变极,而与圣人同隐显,灵其至矣。”

陈州倅卢某畜二鹤甚驯。一创死,一哀鸣不食,卢勉饲之,乃就食。一旦,鸣绕卢侧。卢曰:“尔欲去耶?有天可飞,有林可栖,不尔羁也。”鹤振翮云际,数四徊翔乃去。卢老病无子,后三年,归卧黄蒲溪上。晚秋萧索,曳杖林间,忽有一鹤盘空,鸣声凄断。卢仰祝曰:“若非我陈州之鹤?果尔,当即下。”鹤竟投入怀中,以喙牵衣,旋舞不释。卢抚之泣曰:“我老无血胤,形悲影吊,尔幸留者,当如孤山并老,共此残年。”遂引之归。为写《溪塘泣鹤图》,中绘己像,置一鹤其傍。后卢殁,鹤亦不食死,家人瘗之墓左。

群鹊招鹳[编辑]

某氏园亭中有古树,鹊巢其上,伏卵将雏。一日,二鹊徊翔屋上,悲鸣不已。顷之,有数鹊相向鸣,渐益近,百首皆向巢。忽数鹊对喙鸣,若相语状,飏去。少顷,一鹳横空来,阁阁有声,鹊亦尾其后。群鹊向而噪,若有所诉,鹳复作声,若允所请。瞥而上,捣巢衔一赤蛇吞之。群鹊喧舞,若庆且谢者。盖鹊招鹳搏蛇相救也。

徐司训觐,宅近启圣祠,纵奴射鹳,合邑之鹳,无不带箭者。一日,鹳衔火焚祠,有鹳数百,盘旋烈焰之傍,若快心者。徐坐焚祠去官,奴亦喑哑。事在世宗初年。

燕巢[编辑]

宋时淄青一民家,燕巢累年,增广至三尺。燕雏既飞,忽一旦,野禽来集庭除,甚众,驱之不去。已而巢破,有白凤雏,长三尺馀,往西南飞去。诸禽皆骇散。其家亦隳。

鸟之属[编辑]

鸟之孝者名曰戴鹊。

众鸟雄大雌小,惟鸷反是。

众鸟三指向前,一指向后,鹦鹉两指向后。

取鸟之未生毛者,以丹和牛肉使吞,至长,羽毛皆红,今之红鹦鹉或此类也。

鸟鹊之掌,缩于腹下。

鸟之雌雄,别其翼,右掩左者雄,左掩右者雌。

云南百夷中产黄鹦鹉,永乐中常贡此,金文靖有《黄鹦鹉赋》。成化间,海南进红鹦鹉,朱衣翠裳,沈启南见而图焉。

隆万间,缅甸有鸟,四足而肉翅,其大如鹅,其鸣似鹤,能飞而不能远。其雏胎生,飞行则负雏于背。不践稼穑,不食生虫,杀之必见不祥。

北方有慈鸟,状似大鸡,善啄物,见牛、马、骆驼脊间有疮,辄啄而食之,往往致死。若饥不得食,虽砂石亦食焉。虏人呼为沽罗。

秃鹙,似鹤而大,高八尺,善与人斗,尤好啖蛇。万历壬辰春,武宁山中有大鸟,高七八尺,似鹤而苍,顶秃无毛,其喙有觚棱七八痕,所在之处,无物不啖,鱼鸟为之一空。盖秃鹙也。

蜀中山谷间,有一种百舌鸟,毛采翠碧。蜀人多畜之。一名翠碧鸟,善效他禽语,凡数十种,非东方所谓百舌也。往往矜斗,至死不解。桂林有乌凤,如鹊而绀碧,鬃头有冠,尾垂二弱骨,各长一尺四五寸,其末始有毛羽。大略如凤,鸣声清越,又能为百虫之音,生在右江溪洞中。泽州产石英处,有鸡如雉,体热无毛,腹下毛赤,飞翔不远,常食碎石英。

广西有山凤,状如鹅,而凤喙,巢两江深林中。雌伏卵时,雄以木枝杂桃胶封其巢,仅留一窍取食。子成即发封,不成,则窒其窍而杀之。又有大头凤,飞则羽声响若转轮,所止之处,百鸟不敢鸣。

皂雕,一产三卵,内有一卵为犬子。灰色短尾,随母景而走,所逐之禽无不获者。陶九成云:“北方凡皂雕作巢处,官司必穷探之。如一巢而三卵者,其一必狗也。取以饲养,进之于朝。但尾上多毛羽数茎而已。田猎之际,雕则戾天,狗则走陆,所逐同至,名曰鹰背。”

海鹞神俊,善辟蛟螭。邺城镇将得而宝爱之。南陂蛟常为害,持鹞往,忽投陂水中,攫一小蛟出,食之且尽。

新宁县有鸟,其大如鹄,其色苍,其鸣自呼曰:“独足,独足。”云。

东海有鸟,文身,赤口,而一足。唯食虫豸,不害稻粱。其鸣如人啸声,昼伏夜翔。或时昼出,则群鸟噪之。俗名触触,或曰山噪。疑即商羊也。

木客鸟,大如鹊,千百为群,飞集有度,俗呼其黄白色。有翼有绶,飞独高者为君长,居前正赤者为五伯,正黑者为铃下,缃色杂赤者为功曹,左胁有白带者为主簿,各有章色。庐郡东,多有之。

越王鸟出新州,似鸢而勾喙,喙中可受二升,南人以为酒卮。此鸟不践地,不饮江湖,不唼百草虫鱼,唯啖木叶,粪似薰陆香,可治杂疮。

《山经》言𪉐鸟如枭,人面四目而有耳,见则大旱。万历壬辰七月初,豫章城中,此鸟来集永宁寺屋上,高二尺许,燕雀从而群噪之,其年五月晦至七月中,酷暑无雨,田禾尽枯。

鹭,《萱录》号“碧继翁”,陆龟蒙号“丝禽”,《三辅黄图》号“属玉”,东坡诗号“雪衣儿”。所称不同,皆言其白。性畏露,畜之虽驯,至白露,必飞扬而去。

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为鼵。今咸阳有鸟鼠山。唐诗中往往及之。

成都、福州、贵阳省下多枭,各府亦如之,无一夕不闻枭声。成都学道署,柏树参天,上有枭巢,好事者伐其巢,得九子。福州下令,献一枭赏三十文,无日无献者。贵阳用鸟铳惊之,其声稍远,然铳声昔昔不绝。宦其地者,初至甚恶之,竟亦未必为殃,盖多则不足怪也。

紫荆山无翡翠,或移置其中,辄飞去。汴梁城内无萤火,无蝉声。太湖洞庭山无虎,无蛇,无雉。雁宕山无荆棘,有虎不伤人。

史载昌邑王求长鸣鸡,夫鸡安得有长鸣者?《滇志》:云南镇沅州有鸡,形矮小,鸣无昼夜,与中国鸡声异。得非长鸣鸡耶?

汉时公膳,日食双鸡,庖人窃易之以鹜。因此知鸡贵而鹜贱。虽然,日食双鹜而易之鸡,不又曰鹜贵鸡贱耶?

工部徐谧,兴化县人,畜一天鹅,徐有往,鹅必从之。或入朝,则鹅盘旋云汉,候退朝乃飞下。人以鹅卜其去住。家有亭曰“问鹅”。

又同县鲍氏雁媒,飞去年许矣,忽闻网中雁声,主人惊曰:“此吾家老黑头来也。”合网得之,则见雁媒将群雏俱丽网中,不怖不惊,而足铜环宛然。

鸟田[编辑]

《吴越春秋》:“禹崩之后,天美禹德而劳其功,使百鸟还为民田,大小有差,进退有行,一盛一衰,往来有常。”《地理志》:“山上有禹井、禹祠,下有群鸟耘田。”《水经注》:“鸟为之耘,春拔草根,秋啄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鸟,犯则刑无赦。

白鹿[编辑]

世庙末年,进白鹿甚多。胡梅林在浙,获而进者二,一齐云山,一舟山。舟山在海中,不甚深邃,亦产此,异矣。盖天生以应世王之求,不在山之浅深也。

万历戊申,七月望日,嵩山马峪居民获一小白鹿,通身如雪,目睛周围如丹砂,而瞳子如漆,献于县官。畜之凡二年,角将生,遂纵于玉柱峰之下。逾月中使来,求之不得,乃已。《抱朴子》曰:“鹿千岁白,五百岁黄。”此一说也。今幼鹿而角渐露,可见又有奇生别种,不可以岁年论也。

张鲂,字叔鱼,江曲人,有学行。晋明帝时,为合浦令,英敏有惠政。白鹿群游,因鲂所筑城,及南山,皆以白鹿名,志奇政也。因取一以献,诏征为尚书郎。夫白鹿称瑞,而至于群游,则又千古所少。《晋史》中多载奇异小说,而独比不载,何耶?

异兽[编辑]

永乐己亥秋,海外忽斯汉等国各遣使来进麒麟、狮子、天马、文豹、紫象、驼(高七尺)、福鹿(似驼而花文可爱)、灵羊、长角马哈兽(角长于身)、五色鹦鹉,又交趾进白鸟、山凤、三尾龟。

狮彖[编辑]

成化十九年,西域诸国若速檀阿黑麻王偕遣使以方物来贡。有狮子牝牡各一,雄姿诡状,世罕曾睹,《西汉书》谓狮子似虎、正黄有髯耏,尾端茸毛大如斗,与今所贡正同。而梵书谓有青绿色,及五色备者,盖不常有,或夸言也。《轩辕纪》:“帝登黄山,于海得白泽神兽,能言语,达于万物之情。”《穆天子传》:“狻猊日行五百里。”《尔雅》:“狻猊类猫,虥食虎豹,世谓白泽狻猊。”皆即狮子耳。

彖,豕类也,张腹而藏毕露者也。今人读彖曰毕,世而不知其义,可乎?

[编辑]

李明道,丰城人,家富于赀,乘乱起兵,附徐寿辉,后附陈友谅。及见获于胡大海,太祖宥之,命为行省参政,令与曾万中等守吉安。两人不相能,明道复叛,附于友谅。及友谅败灭,明道复走归丰城,剪其须发,逃匿武宁山中。有茶客识之,缚送武昌,上数其反复之罪,明道无以对,遂磔于鲶鱼口沙上。明道尝有所畜犬,为我军所得,携至武昌。犬见明道被戮,嗥鸣踯躅不已,衔聚其肉,跑沙瘗之。上义此犬,因命敛葬明道。

秦邦者,家饶,好货殖。永乐初,年已四十,将往京师,卜之不利,妻许氏苦谏不听。邦畜一白犬,相随出入,甚有灵性。是日解缆,犬忽呼号踯躅,跃入舟中,衔邦衣裾,若阻行者,邦不悟,遂挈之偕行。舟次张湾,有寇登舟,俱被刺,死于水,惟白犬从后舱跃出,啮一盗手几殒。众持刀来逐,犬赴水循遁贼既去,犬潜尾到家,默认其处。昼则觅食,夜伏水次,守邦。如是数月,人皆异之。未几,巡河御史吕希望至,见白犬号呼岸傍,状如泣诉,异之,曰:“此必有冤。”命吏卒从,犬足爬地,果见邦尸,犬嗥叫尸傍不去。希望曰:“此必故主被谋害,但不知凶人何在?犬能指其处乎?”犬摇首遂行,命吏随之。里许,至一室,贼方会饮,犬径入啮之。吏缚贼至,拷掠未服,忽一人,啼而前诉曰:“某乃秦邦仆也,吾主被劫死,某亦被刺落水,幸而不死,此尸即吾主也。”贼遂伏罪。其仆舁主柩还,犬亦随到家,昼夜跧伏柩侧,时或悲号。葬甫毕,犬触树而死。许氏义之,埋犬冢傍。许氏守节终身,被旌。

王日就,字成德,分水县人,少负侠气。夜猎,从骑四出。有畜犬,呜呜衔衣,捶之不却,且道且前。怪之,亟随以归。明日覆视其处,虎迹纵横,叹曰: “犬,人畜也,犹知爱主,吾奉父母遗体,不自爱,可乎?”散其徒,读书。中年传家政于子,坚坐二十馀年,淳熙元年,年六十五,正衣冠,洎然而逝。

杀狗磔县四门,起于秦德公。盖狗别宾主,善守御,故以为禳,以辟盗贼。《月令》曰:“犬者,金属。抑金以毕春气,使不为害,令万物遂成其性。今惟夷狄行之,中国则否。”

狗后有悬爪者曰犬,善警苟食,故目人之卑污者曰狗。古者有田犬、有吠犬、有食犬。曰:“士无故不杀犬豕”。指食犬也。

江口备倭官宋儒,畜一黑犬,至夜辄逾出,或窃邻肉以归。邻患之,诉于儒,儒因伺之,良是。售之狗屠,得百钱。旦日启扉,犬已逃至,摇尾就儒作乞怜状。儒与犬约:“自后勿复窃邻肉,则贷汝一死。”仍以原钱归屠。犬即弥耳驯伏,投以骨,一嗅辄去,甘守糠核。见者咸叹异云。

余氏有老仆,畜一犬,甚猛。仆怪其啮人,每欲杀之,犬辄遁去。异日复还,啮人如故也。后竟杀之。犬忽凭仆之妻,佯狂而啼,具言“我前生猎徒也,再世为秀才,今为犬,后生将复为人。我无罪,何妄杀我?始我匿竹中数日,谓汝意已解,故复来归,汝竟杀我。我何罪耶?”啼数日,寻愈。后亦无恙。

[编辑]

昔有人北试,道经彭城,过乡落间,见一义虎桥,询诸父老,曰:“昔有商于齐鲁之墟者,夜归,迷失故道,误坠虎穴。自分必死,虎熟视不加噬,昼则出取物食之,夜归若为之护者。月馀,其人稍谙虎性,乃嘱之曰:‘吾因失道至此,幸君惠我,不及于难。吾有父母妻子,久客于外,思欲一见。仗君力,能置我于大道中,幸甚。’虎作许诺状,伏地摇尾招之。商喻其意,上虎背。跃而出,置诸道傍,顾而悲跳。分去后,历数载,商偶经此地,见诸猎缚一生虎归,将献之官。熟视,乃前虎也。虎见之,回睨。其人感泣,遂与众具道所以,亟出重赀赎之。众亦义其所为,相与释缚,纵深山之曲。后人于其地为桥,表焉。”

长兴臧进士邻人,薄暮为虎所啮。闻空中呼曰:“业畜莫转牙。”背而行,如风雨声,天明抛一大寺前。僧百馀,曝朝曦补衲,问之,曰:“天台方广寺也。”旁店,老妇人傍端立一子,可五六岁。见而招之曰:“汝久饥,当以粥啖汝。”泣拜谢之。因谓曰:“吾已无夫,止一子。肯留否?”又拜泣,告以思家不能留。笑曰:“去此不知几千万里,家岂可到。”遂大哭求死。老妇沉吟曰:“当令吾子送归。”第命合眼随而行,风雨声如前。久之,喝曰:“已到!”看其子,忽不见。时夜半月明,识其家,扣门,妻子兄弟皆以为鬼,不敢应。比明,人也,乃抱而恸哭,庆更生。时离家已念馀日矣。其人至今尚存。

处州蒋姓者善杀虎。人问其故,答曰:“百兽难杀,惟虎易杀。盖它兽见人奔走,逐之或不能及。虎恃勇,见人,负嵎振威,磨牙掉尾,欲扑人而食之。吾得铁叉,对虎中立,二人执枪旁佐之,叱虎令前,徐以叉接其项,二枪夹进,折而仆之,无难者。使其见人即走,吾乌能尽得志。”可为好食人者之戒。世有猛而贪得者,殆此之类也。

正德十年中秋,清河县有虎自梁山而来,逾城,入察院,升大槐枝颠,眈眈下视,咆哮甚厉。知县张纶用壮民李万等搏杀焉。

小说中,力士尤昌四杀虎。以铁枪为弱,削坚竹,炙以油,未毕而虎至。两手执其膊,一手擎定,一手取竹刺杀之。其说未知果否?而要之,竹刺之可用明矣。丁巳,杭州有虎入城。营军三百尾之,出钱塘门。将官多力者持枪进,辄被拉断。一医生见而笑之。众因就问,请计。医士取枪叠试,皆曰:“软不可用。”亦削竹如前法,刺虎中之。按竹,奋臂覆转,虎亦随转就毙。盖难不在刺而在转。转时铁枪都折,折则虎奋,犹能脱枪伤人,惟竹劲不可折,得施全力故也。医士又云:“凡虎,蹲定不肯去,作咆哮声攫拿势者,一人以铁叉直立俟之,虎跳而扑,中口,二人持棍击其腰,可以立毙;其曳尾前行,不睨人而睨地,目光反照,见人缓急,因之行止,又不作声势,此殆有神,未可易视。盖虎性燥烈,声势可畏,能怖人,却亦易竭,可擒。惟沉沉迤逦无所恋,不作声势,固自难制。”少年在处州山中曾见其一猎士,数百人随之。一人援矛而前,虎反跃,啮其项,弃之,直冲而驰,仆地者十馀人,有死者,竟越山去。

徐恩,山阴人。家贫,不甚知书,而孝友由天性。与兄文刈薪项里岭。日未午,一虎从丛筱中出,噬文,牙贯肩项。恩急顾,得一木棓,趋击虎,数十下,持不可夺,则蹑文足,自后𢴡之,虎乃释文走。恩度必复来,于是曳文首,前向立,跨尸以待,且大呼曰:“天乎!吾于虎何仇?虎杀吾兄,天尚相与杀此虎,复兄仇。”少选,虎迂行,负上势,奔突而下。恩侧身承势,横扼而挤之。虎辄失足,旁逸。若是者凡数四。邻族闻者,或匿林薄间,呼恩弃尸自脱。恩厉声曰:“汝能助,助我;不能,无挠我。今日断无弃兄理。我不与虎俱生矣。”虎欲骋不得,复奔突如前,垂至,则人立不动,亦若出奇设疑,意在乘间以逞者。恩直前批之,适中其鼻。虎创甚,始却步,徐行而去,然犹数回视焉。既而救者咸至,共舆尸以归。恩力竭,病累月死。方恩病时,人有以义士誉之者。恩怆然涕曰:“吾恨力止此,不能磔此虎,以祭吾兄。吾乃以是得众人誉,吾独何心哉!”邑大夫萧鸣凤,传其事而为之赞。

何兆三,山阴人。弟出采薪,虎突至,衔其首。兆三呼号奔救,以筱击虎,虎遂舍之去,弟乃得生。兄弟为樵十馀年,稍有所储。兆三曰:“我老矣,当为弟娶以延宗祀。若有子,即吾子也。”于是弟遂娶,生子,而弟死。弟妇悍,不能奉事其伯,兆三不免冻饿,亦无悔云。

曹小娥,黄岩人。嘉熙二年二月晦,同其母范及邻居二十人,采笋陆婆坑。范为虎所得,众悉惊溃。娥执母手,推虎而叫。范知不免,瞀瞀然命之去。娥叫执愈疾,亟行数百步。虎掉尾拂娥,踞坐熟视。娥以身翼母,推之下山。尚喘息,会救者至,以布衾裹归。母死而尸得完,里人吊之。娥不能言,徐曰:“黄虎也!吾不得代吾母死也!”

夏孝女少,字阿九,亦黄岩人。时年十五,一日,随父与其邻樵于山。父前与虎遇,邻人惧,亟升木避之。女见父陷虎口,叫号直前,执薪鞭虎,且鞭且泣,逾十步,虎弃其父,而啖之。

馀杭方祥,买山于古城山主朱氏。既毕事,朱复诬谓未受直,与其徒三人邀议于山舍,方弗校,即更与之,第指天矢之曰:“吾苟负若,出门即死于虎。若负吾,当亦如之。”朱出门,上马,已觉体战栗,转顾,虎突来,攫其骑,咥其臀。方奋呼,举火燎虎,虎乃释去。朱以缊著厚,得不死,乃自讼而语诸人。方又一日黎明凌霜过潘板桥,桥布木,狭而修,下瞰湍流甚险。行将半,见彼岸缟衣伟男子,大言“梁断矣,勿过”,因即返。候明,桴而渡,视梁果断。霜路无伟人迹,意村叟也。访谢之,通村无此人,而旁有周赧王祠,疑神助。每过,必入拜焉。

神考某年梦有豹掉尾来啮,恶之,令豹房绝食,俱饿死。兽亦遭厄,至惊动圣天子也。

[编辑]

齐河县洪店有盗杀人于王臻户前,众执臻,已诬服久矣。知县赵清过洪店,一牛奔清前,跪而悲鸣,若有所诉。清曰:“谁氏之牛?”众曰:“王臻牛也。”清曰:“臻其有冤乎?”抵邑,即辩释臻父子。后鞫大盗王山,得其杀人状,齐河人称神明,作《义牛》。清,代州人,成化癸卯乡荐。

生善道[编辑]

平阳县初筑垂杨埭,屡筑屡圮。官用巫者言,将以牛祭。时有了兴法师在万泉乡,牛径衔刀奔至师前,农者踵至,师止其杀,解袈裟付之,曰:“若以置埭址下,埭自可固,慎勿用牛。”已而果然。牛放山中,师建塔院,咒牛曰:“汝能练泥乎?”牛俯首受役。塔成七日而牛死。师曰:“此牛已生善道矣。”瘗之,有香气触人,十馀日不散。

两牧犊相卫[编辑]

《桯史》有牧犊相卫,得免虎患,太祖御制文集称滁阳亦有此事。唐时刘汇为歙州刺史,野媪将为虎噬,幼女号呼搏虎,俱免。

相牛法[编辑]

古之视牛者以耳,病则耳燥,安则温润而泽。《诗》云:“尔牛来思,其耳湿之。”是也。旧又云:“牛相:壁堂歇阔,膺廷欲广,豪筋欲就,隽骨欲垂,插颈欲高,排胁欲密。尾不用至地,头不用多肉。角欲得细,身欲得圆,眼欲得大。口方易饲,鼻广易牵。倚欲如绊马,行欲如羊,形欲如卷,悬蹄欲如八字。乱睫好触,龙颈突目好跳。毛拳角冷有病,毛少骨多有力。岐胡有寿,常有似鸣有黄。”《嘉泰志》:“中州平潼取酥酪,以雍酥为冠。”晋王武子指羊酪示陆士衡云:“卿江东何以敌此?”疑当时南方尚未有也。

牛禁[编辑]

宣武门外多回夷聚居,世以宰牛为业。巡城杨御史四知榜禁之,众皆鼓噪。诸大臣知状,弛其禁,乃定。此戊子年事。盖禁杀牛,自美事,而京师不可行,想各边亦当然。

韩滉以贼非牛酒不啸结,乃禁屠牛,以绝其谋,犯令者诛及邻伍。滉特禁屠,以盗贼为名,可重其罚,此机变也。

[编辑]

汪中丞可受,黄梅人。尝令金华,有丐者作猴戏乞钱,遂饱所欲。旁一丐者,忌且羡之,因醉丐者以酒,诱至破窑内,椎杀之,绳其猴,从己,亦作戏乞钱。而汪呼导声至,猴忽啮绳断,脱走车前,作诉冤状。即令人随之,至破窑内,得尸。又令人行捕,得后丐者,鞫问伏辜,杖之死。方焚前丐者尸,烈焰始发,猴又号鸣,赴火抱尸,共为煨烬。

[编辑]

姑苏齐门外陆墓,一小民负官租,出避。家独一猫,催租者持去,卖之阊门铺商。忽小民过其地,跃入怀,为铺中所夺,辄悲鸣顾视不已。至夜,衔一绫帨,内有金五两馀,投之而去。

[编辑]

万历初,浒墅关王三家养一豕,忽衔主衣裾行。异之,随所往,以嘴掀土,出瘗金千两,家遂大饶。自是饲豕以饭,澡以泉,衣绵席毡,凡十年,大可比牛。远近皆来观,称其家金为豕金。

兽之属[编辑]

凡兽,自虎、豺而外,久驰,则血耗而肉不佳,鹿为尤甚。

山中夜静时,无杂兽之声,则必有虎。虎去月馀,而后兽稍有至者。山之居人以此为验。𤝒似虎而白,无前两足者。

马八尺为駴,牛七尺为享,羊六尺为咸,彘五尺为,狗四尺为獒,鸡三尺为鶤,此皆就绝大而高者名也。梅圣俞有马曰铁獭,王元之有奴曰青猿,曲端有马曰铁象。

虎、豹一跃六丈,熊十二丈。虎、豹可擒,熊虽追及围守,亦不可擒。盖毛深而滑,受射,若飞沙著冰柱,纷纷坠地。人既难近,枪戟亦无所施。

正德十年十二月,麻城县有熊飞过县治,获之。此可证飞熊之说。

狨似猿猱而长尾,尾色红,去来林间如飞,能食猿猱。猿猱每出采山核,狨至,莫不俯首帖服。狨择其肥者啖之。

邕宜以西,南丹诸蛮皆居穷崖绝谷间。有兽曰野皤,黄发椎髻,跣足裹形,上下山谷如飞猱。自腰已下,有皮累垂,盖膝若犊鼻。力敌数壮夫,遇男子必负去,求合。或刺杀之,至死,以手护腰间。剖视,得印方寸,莹若苍玉,字类符篆,不可识。

云贵深山中产一种兽,形类猕猴而白毛,巢于高树之上,其子孙以次巢下枝。老者鲜出,唯居下者出觅果物传致其上,老者已食,众乃敢食。名曰宗彝,《尚书传》所谓虎蜼也。又有神鹿,生而两头,能食毒草。

西夏有竹牛,重数百斤。角甚长,而黄黑相间,用以制弓,尤健劲。辽东有驼鹿,重三百斤。彼人能效其声,致而取之。

凉州狗大如驴。汉乐浪郡有果下马,高三尺。日南郡出果下牛,亦高三尺。

松潘出六角羊。土人云,羊与鹿交,故多角。郭青螺在蜀得二只,临行,以送周友山大参。周名思敬。

猿,山家谓之鞫侯。皮、陆俱有诗,见《山川志》。猿好践园蔬,所过狼藉,山间豆、麦、胡麻、莱菔、蔬果、竹萌之类,多被残。天衣寺僧法聪令捕一老猴,被以衣巾,多为细缝,使不得脱,纵之使去。老猴喜得脱逃,跳趋其群。群望而畏之,皆舍去。老猴趋之愈急,相逐,日行数十百里。其害稍息。

猫,一名乌圆。其目睛,旦暮皆圆,子午时即敛如线。鼻极冷,惟夏至一日暖。盖阴类,其应若此。獐无胆,兔无脾,鳖以眼听。

似马而小者曰驴。驴与马相牝牡而生者曰骡,尤相健,能负物致远。

唐弘道初,凉州仓有鼠长二尺馀,为猫所啮,群鼠数百,少选,聚万馀鼠。州发人袭之,乃散。

[编辑]

大禹治水,至震泽,斩黑龙以祭天。本朝永乐间,大获龙骨。吴江史鉴为之志云。

龙坟,在今秀水县复礼乡小律原,此距太湖可六七十里。初由村氓耕田,往往得龙骨而未识也。永乐间,有一渔者始识之,因潜持出,以售于苏州南濠徐氏药肆中,岁以为常。一日,徐问有龙角否,其人曰:“有。”乃以一枝遗徐。有朱永年过徐肆中,见之,惊问得之何所,曰:“适有人来售。”朱问:“其人去远近?”曰:“未远。”因急追及之。盖是时有左珰号李黄子者,方受命求采珍异,朱以买办户,出入珰所,欲以为奇货也。遂偕其人告于珰。珰檄郡县,调夫船,具畚锸,躬往掘之。初入,见有状如浮屠氏所谓金刚神者数辈,俨然如生,众方骇异,及见风随化尽,惟馀骨尔,遂得龙骨、角、齿、牙,凡数十舰,献于朝。窃取者不与焉。时方贵龙角带,自非诸王勋戚,不能得,一銙值十馀金,及是价为之顿贱。秀水在当时犹为嘉兴,宣德间始分为秀水。今其田可六十亩许,不加粪治,而收获倍于他田。岁每大风雨,则拔木发屋,而禾稼反无损,耕者犹时时得龙骨田中。意当时已尽取,不应有遗,岂其地为龙所窟,而潜蜕其中欤?至大禹治水,至震泽,斩黑龙以祭天之文,不知出于何书?历考《吴越春秋》、《吴郡志》、《苏州志》,无所经见,不敢强为之说。

刘洞微善画龙。一日,夫妇造门,曰:“龙有雌雄不同,公知之乎?”曰:“不知。”其夫笑曰:“不知,如何轻自下笔?”洞微怅然,曰:“子能言之乎?”曰:“能。”因请其状。曰:“雄者角浪凹峭,目深鼻豁,髻尖鳞密,上壮下杀,朱火烨烨。雌者角靡凹平,目浅鼻直,髻圆鳞薄,尾壮于腹。”洞微曰: “尔何人?能知之。”其人曰:“吾即是也。”化为二龙飞去。

陈容,字公所,长乐人,端平二年进士,官至朝散大夫。善画龙,世称“所翁龙”者是也。

宋文帝以宜都王自江陵入即位,江中有黑龙负舟,人以为瑞;梁武陵王纪自成都率兵下峡,亦有此异。是日江水初尚可揭,及登舟无雨,骤长六尺,咸以天赞为贺。未几败死,文帝亦终死于元凶之手。瑞乃为祸如此。要知黑龙非瑞,必如大禹神圣,黄龙负舟,乃始为奇耳。然禹视如蝘蜓,原不以为瑞也。

温州府乐清县岭店驿居民至七月二十日皆闭户不敢出,其日必有风雨,满街积有虾、蟹。相传百年前,有女汲于河,龙神见而悦之,化为男,与交,遂有娠,后生二小龙,剖腹而出。龙神即摄女尸,葬于山顶,盖七月之二十日,至今小龙以其日至,若祭墓然,时刻不爽。

嘉靖初,扬州石坝集民家夜尝有物窃瓮水,主人每伺之不得。一日,黎明,将秣马远行,忽见中溜火光烨烨,欲腾而上,主人急以田器击之,铿然坠地有声,视之,金龙,首大于五斗釜,乃惊愕,急以布数十裹布瘗之。祷神毕,出之,赤金也,身及尾皆铜钱。其家今富,四纪无过,称金龙邵氏。

嘉靖七年,宝应知县闻人诠虑时畅为患,奏开月河,试筑工方类地祗,二龙戏水,鳞角毕露。时四面皆大雨,独不及工所,人咸异之。

广西左州模村有岩淋,入岩二十步,即幽暗,中有野龙潜伏,村妇欲见龙者,则盛饰入岩,唱土歌以动之,龙乃出,蟠村妇怀中,良久乃去。士人游观,则龙伏不出。

葱岭,冬夏有雪,又有毒龙,若失其意,则吐毒风雨雪,飞沙砾石,遇此难者万无一全。

北庭西北沙州有黑河,深可驾舟,其水往往泛滥,荡室庐,坏禾稼,人多远徙。开元中,南阳张嵩为都护,召吏讯其事,云黑河中有巨龙,嗜羔特犬彘,故漂浪腾水,望祀河浒。乃命至牢醴,布筵席,密以弓矢俟其侧。及至河上,有龙长百尺,自波中跃出,俄然升岸,渐近渐缩,至于几筵,才长数尺。嵩发一矢,众矢并集,龙遂死焉。上壮其果断,诏断龙舌,函以赐嵩,子孙且承袭沙州刺史。

隆庆壬申,睢宁大雨,河溢,有五龙见云中,雷火霹雳,乡人言是日有龙为蛛网所挂,不得脱。须臾,火龙焚其网,龙乃脱去。蛛死山中,丝网尚弥山谷,或截取为马鞭。

《长阿含经》云:“真龙十二种,始不为金翅鸟所食。此鸟,头尾相去八千由旬,其目明利,有大势力,投龙宫中,搏诸龙啖之。”其说荒唐不可信。考南齐太子长懋与宗人西昌侯萧鸾意好不协,谓竟陵王子艮曰:“我意中殊不喜此人。”当由其福薄故也。太子一日卧小殿中,梦见金翅鸟飞下,搏食小龙无数。后鸾颛政篡位,太子子孙无遗焉。鸾每先一夕焚香,呜咽流涕,则次日诸王必有诛杀。大约煮药以待最幼者,使保姆抱以入。此鸟乃变为帝王,于族类中行此忍心事,忍而又呜咽流涕,则心固未尝死也。总之,自为子孙计,忍而至此,要之,终不得免。冤冤报复,作业何所底止,岂乘除因然,然亦枉势力矣。

天地间,水下注,气上升,神龙出没其间,为之宣泄,皆有神焉,故所在龙池、潭、洞、穴,处处有之。有神龙则必有毒龙、怪龙。五台山下有池约二亩馀,佛经云:“禁五百毒龙之所。”禁之中必有所以生而养之法,若杀,便增出许多事来。

龙凤名状[编辑]

鹿角、牛耳、驼首、鬼目、蛇项、蜃腹、鱼鳞、虎掌、鹰爪,龙之状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鹳颡、鸳腮、龙文、龟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凤之状也;腐首、牛尾、狼头、马足、圜蹄、肉角,麟之状也。有角为虬龙,无角为螭龙,有鳞为蛟龙,有翼为应龙。凤之青曰<曷曷>,赤曰鹑,黄曰焉,白曰肃,紫曰𬸦。麟之青曰耸孤,赤曰炎驹,白曰素冥,黑曰角端,黄曰麒麟。

龙之鳞,八十有一。鲤之鳞,三十有六。麟肉角而不触,凤肉喙而不啄。鳣骨脆,貘骨实。蛟骨青,凤骨黑。龙珠在颔,鲛珠在皮,蛇之珠在口,鱼之珠在目,蚌之珠在腹,鳖之珠在足。蟒目圆,蛟眉连,蜃鳞逆,蝮鼻反,狼肠直,鷧喙曲。原羊之角重于肉,斫水之舌长于喙。犀体兼五种肉,象体具十二少肉,或云有百兽肉。

神龙所经,盆盎涌焉。海犀所涉,江河坼焉。麒麟之斗,日月食焉。鲸鱼之死,彗星出焉。狸牛之搏,海水沸焉。越睒杀犀,疾雷及焉。

猪龙[编辑]

濮阳郡有续生者,身长七八尺,剪发留二三寸不著禅袴,破衫齐膝而已。每四月八日,市场戏处皆有续生。郡人张孝恭疑之,自在戏场对一续生,又遣奴子到诸处,凡戏场果皆有续生。天旱,续生入泥涂,偃展久之,必雨。土人谓之猪龙。夜中有人见北市电火,往视之,有一蟒蛇,身在电里。至晓,见续生拂灰而出,后不知所之。

[编辑]

赵清献入蜀,携一琴、一鹤、一龟,今人都言琴、鹤,不言龟。

广东兴宁县金龟,见长丈馀,金光四射,溯河而上,所过田陂皆坏。其年,嘉靖辛丑岁,大稔。龟首俯者灵。

[编辑]

有大蛇穴禹门下岩石中,常束尾崖树颠,垂首于河,伺食鱼、鳖之类,已而复上入穴,如是者累年。一日,复下食于河,遂不即起,但尾束树端,牢不可脱。每其身一上下,则树为起伏,如弓张弛状,久之,树枝披折,蛇堕水中。数日,蛇旋浮死水隈。竟不知蛇得水物,贪其腥膻,不舍而堕邪,蛇为水之怪物所得,欲起不能而堕也?是蛇负其险毒,稔其贪婪,以食于河,所恃以安者,尾束于树耳。使树不折,则其生死,犹未可知,惟树折身堕,遂死于河。此殆天理,非偶然也。且使蛇得水物,贪其腥膻,不舍而死,固可为怙强贪不知止之戒,使蛇为水之怪物所得而死,亦可谓害物必报之戒。

余家南浔东,去舍数百步,有旧窑,土人冯姓者得之,毁基,其中有蛇千馀,俱纵之去,大者数围,长十丈,一角,往东行。未几,冯一子暴死。

万历丙戌,建昌乡民樵于山,逢一巨蛇,头端一角,六足如鸡距,见人不噬,亦不惊,民因呼群往视,亦不敢伤,徐徐入深林去。《华山》云:蛇六足者,名曰肥遗,见则千里之内大旱,戊子、己丑之灾,其兆已先见之矣。

蕲蛇,一名褰鼻蛇,诸蛇鼻向下,独此向上,龙头虎口,黑质白花,背有二十四方胜,尾尖有一佛指甲,腹旁有念珠斑。剖之,置水中,则反尾涤其腹。长尺馀。

乳罗山县南三十里,相传一货郎过此山,得青卵,置之箱内。脱壳为蛇,驯畜稍大,复置之故处,名其蛇曰乳罗。其后截道,噬人甚厉,众觅货郎使禁之,货郎著刃于地,叮咛作念,蛇引颈自刎而死。

蛇一名蜀精。

毒食[编辑]

岭南人惯食蛇,云其味肥美。万历间,南海有诸生数十人,聚学宫,见大蛇自梁间堕地,取烹之。将熟,忽报学宪至,未及餐而出,釜中溢汁流地。二犬进饮之,皆死灶旁。诸生归,大骇,埋其肉阶下。数日出一菌,甚嫩,学宫卒误食之,亦毙。馀姚毛佥事患风疾,觅蕲蛇酒饮之,半月发脑疽,遂不起。晋中有人采菌于木,以为天花菜也,献之某侍御,食之尽一器,已入房卧,次日不启门,役者倒门视之,仅有白骨在床,肉尽为水矣。因告令,索菌木下,得大蛇数围,焚之,烟触人鼻咸毙。或曰,鳖与蛇同气,凡三足、首无裙者、赤腹者、白目者、腹字者,皆蛇产,食之溃体。潮州有人取一巨膳食之,腹裂而死,或曰,亦蛇化也。有韩姓者,园产一梨,如斗大,适诸客会饮,剖食之,尽死。一生独不食,得免,使人掘梨下,四蛇盘焉。东海林姓者,园产大瓜,客二人过,食之,入口皆死。主掘瓜下,有蛇如柱,凡物异常者皆有毒。匪直异物,古人曰:“厚味必腊毒。”

《山海经》曰:“从山上多三足鳖。”《左传》曰:“三足鳖谓之能,不可食也,山溪间多有之,色赤。”

蝮蛇噬人,必落齿舌;虎豹食人,必缺耳角。自来猎户见缺耳之虎,缺不过三人,则何如矣?不落不缺,越做越狠。

[编辑]

葛原六,海门县人,魁梧豪侠,以布衣诣阙下,献鳓鱼百尾。时国初法严,众为危之,则笑曰:“尔不上食父母耶,君犹亲也,庸何伤?”及至,高皇帝大悦,问之曰:“鱼美何如?”匍伏前,顿首对曰:“鱼美,但臣未进,不敢尝耳。”又大悦,命大臣赐酒食,仍选一尾还之。曰:“劳汝,劳汝,”其后岁贡鱼九十九尾,著为令。

阖闾十年,有东夷人侵逼吴境,吴王大惊,令所司点军。王乃宴会亲行,平明出城十里顿军,憩歇,今憩桥是也。王曰:“进军。”所司奏,食时已至,令临顿吴军宴设之处,今临顿是也。夷人闻王亲征,不敢敌,收军入海,据东洲沙上。吴亦入海逐之,据沙洲,相守一月,属时风涛,粮不得度。王焚香祷天,言讫,东风大震。水上见金色逼海而来,绕王沙洲百匝,所司捞漉,得鱼,食之美,三军踊跃。夷人一鱼不获,遂献宝物,送降款。吴王亦以礼报之,仍将鱼腹、肠、肚,以堿水淹之,送与夷人,因号逐夷,夷亭之名昉此。吴王回军会群臣,思海中所食鱼,问所馀何在,所司奏云:并曝干。吴王索之,其味美,因书美下著鱼,是为鲞字,今从失,非也。鱼出海中,作金色,不知其名。吴王见脑中有骨如白石,号为石首鱼。

其鱼似黄鱼而稍大。《本草》:“和莼作羹,开胃益气。”加盐,暴干食之,名为鲞,士人爱重,以为益人,虽产妇在蓐,亦可食。炙食之,主消瓜成水。初出水能鸣,夜视有光,头中有石如棋子。又野鸭头中有石,云是此鱼所化。

海鱼以三四月间散子,群拥而来,谓之黄鱼,因其色也。渔人以筒侧之,其声如雷。初至者为头一水,势汹且猛,不可捕,须让过一水,方下网,簇起,泼以淡水,即定。举之如山,不能尽。水族之利,无大于此者。盖散子既有时,必近海多山,气稍暖,可倚以育。若在溟浡中无所著,如何生得?此造化自然之奇。而或谓内水冲出,故鱼至,未必然。

汉水中,鳊鱼甚美,常禁人捕,以槎头断水,因谓之槎头鳊。宋张敬儿为刺史,齐高帝求此鱼,敬儿作六橹船,置鱼而献曰:“奉槎头缩项鳊一千八百头。”我郡有此鱼,以碧浪湖灰色者为上,盖深潜土中,得气厚,其它形相似而色白,去之远矣。

冰井鱼[编辑]

卧冰得鱼,此王太保通神之孝。乃王梅溪大父病,思得鲫,方盛暑,不易致,子钓于井,得巨鳞。梅溪,年十一,亲见,又奇矣。

神鱼[编辑]

金山神鱼,每岁庙神诞日,有鱼名黑隘,大者如山,群引海族来朝,率午方退。

周平二年,十旬不雨,遣祭天神。俄而泉涌,金鱼跃出,遂雨。

进鲊[编辑]

湖广进鱼鲊,始于成化七年镇守太监。其初止二千五百斤。十七年以后,增至三万斤。用船十二只,皆布政司进献。弘治二年四月,始命内官造办,如七年数,船止二只。神庙三十年,以进鲊粗恶,夺布政使程正谊官,则又属之有司,而数之加增,不必言矣。

杂物[编辑]

有物如小龟,土色,杂灰土以居,蠕动而步速,好居柱础下,或墙壁下,钻软土下入,畏鸡食之,生育亦蕃。至冬时,穴地取验之,始见。三时散居,不知食何物,人传能食白蚁至尽。有李辅者,经抚州金溪,宿饶泉大姓郭氏堂中。地未洁,乃遣从者净扫之。方设榻,主人再三戒,且告以前物形状曰:“吾家新创室屋,不意岁被白蚁伤食,梁栋内空,无如之何。有人教以往川中求此物置于础下灰土中。今数年来,白蚁皆尽,叩栋柱逢逢然,了无一蚁存。若令人扫地上,遇此物,幸为保全,勿伤之。”夫能食白蚁,必奇物也,亦虫类。大不盈寸,块然不动,能钻土而出,名曰蚁虎。

余祖月溪翁云:蟋蟀瞿瞿叫,宣德皇帝要。盖宣庙有此好,采之江南者。苏太守况锺被敕,索千个,不许违误。此宣德九年七月事也。

沮洳之区,素多蚊虻。五六月间,舟中蚊盛,不可宿。但每至高邮,望见泰山,则蚊悉自舟中飞出,无留影者。相传吕祖有炼阳庵,在泰山之阳,或有仙气驱之,故如此,盖屡验云。

凡蜂聚人家者多不和,其采蜜者不与焉。王莽时,九江连率贾萌守郡不降,有飞蜂附萌车,为汉兵所诛。晋陶侃表袁谦为高凉太守,未至百馀里,浦中有蜂蔽日,下谦船,已而皆不利。近则南中黄侍郎,见第十二卷。

杨籧庵致政归,一日,游镇江北□门,偶见群蜂拥蜂王出游,遇鸷鸟攫蜂王,杀之,群蜂环守不去,数日俱死之。籧庵瘗焉,表其封曰义蜂冢,亲作文祭之。未几,有蜂十馀队,约可数万,绕公厅事,首皆内向,飞鸣良久始去。盖蜂王之族,感而来谢也。

蜗蜒即今俗语所谓沿油也。一名托胎虫,能制蜈蚣。

蝌蚪[编辑]

绍兴□□张公佐治擢金华守。去郡至一处,见蝌蚪无数,□□鸣噪,皆昂首若有诉,异之,下舆步视,□□□皆跳踯为前导。至田间,三尸叠焉。公有力,手挈二尸起,其下一尸微动,汤灌之,逡巡间复活。曰:“我商也,道见二人肩两筐适市,皆蝌蚪也,意伤之,购以放生。二人复曰:‘此皆浅水,虽放,人必复获。前有清渊,乃放生池也。’我从之至此,不虞挥斧,遂被害。二仆随后尚远,有腰缠,必诱至此,并杀而夺金也。”丞命急捕之,人金皆得。以属其守石公昆玉,一讯皆吐实,抵死,腰缠归商。张,闽人;石,楚人,皆有清名。石之于有恒,己未进士。自淳安调长兴,苏人请之,调常熟(父原苏州太守)。长兴人又争之,得止。

物理[编辑]

麻败酒,蟹败漆,金得百劳之血则昏,铁得鹈之膏则莹,石得鹊髓则化,银得雉粪则枯,风生兽得葛蒲则死,鳖得苋则活,蜈蚣得蜘蛛溺则腐,鸱鸮得桑椹则醉,猫得薄荷则醉,虎得狗得醉,橘得糯则烂,芙渠得油则败,番蕉得铁则茂,金得翡翠则粉,犀得人气则破,人食矾石则死,蚕食之则不饥,鱼食巴豆则死,鼠食之则肥,{艸谖}草忘忧,合欢蠲忿,仓庚已妒,鵸馀治魇,橐{非巴}治畏,金刚石遇羚羊角则碎,水怪遇犀则不稳,石鼓遇桐材则鸣,龙漦遇烟煤则不散。

狼倒草以卜,虎坼地以筮,鹳禹步,画印,獭祭圆,豺祭方,蛇蟠向壬,鹊巢面岁,燕伏戊己,蝠伏庚申,虎奋冲破,仓庚知春分,伯劳知夏至,虔鹊知来,猩猩知往,狒狒自知死生,虎识字,角端知四夷之语,象知地之虚实,橐驼知泉脉之所在,鱼伯识水旱之气,蜉蝣晓潜泉之地,鹊知风之高下,獬鹿知人之邪正,鹧鸪向日而飞,玄鳢向斗以游,兔恒向月而息,鹊髡于七夕,海扇见乎上巳,鹖鴠羸于孟冬,短狐上弩于孟夏之朔,蜉蝣群死于白露之朝。数丸之虫,丸土三百而潮至。移风之鸡,当潮至而辄鸣。乌凤晓百虫之音,反舌解百鸟之语。风狸遇风则行空,橐驼遇疠风则埋其鼻。豘将风则踊,鼍将雨则鸣,鹬将风则啼,商羊将雨则起舞。鸠暮鸣则雨,鸢朝鸣则风,蛤晕随潮以数其文,獭肝随月以生叶。

食品以鹅为重,故祖制,御史不许食鹅。今东南大家以鹅乃发气之物,俱斥不用。唐制御史不许食肉。蟹入海,至春散子,即枯瘠死矣。

蚌无牝牡,为雀鸽所化,故久者生珠,专一于阴也。

 卷三十 ↑返回顶部 卷三十二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