滹南集 (四库全书本)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滹南集 巻一

  钦定四库全书     集部五
  滹南集目录      别集类四
  巻一
  五经辨惑
  巻二
  五经辨惑
  巻三
  论语辨惑序 总论
  巻四
  论语辨惑
  巻五
  论语辨惑
  巻六
  论语辨惑
  巻七
  论语辨惑
  巻八
  孟子辨惑
  巻九
  史记辨惑
  巻十
  史记辨惑
  巻十一
  史记辨惑
  巻十二
  史记辨惑
  巻十三
  史记辨惑
  巻十四
  史记辨惑
  巻十五
  史记辨惑
  巻十六
  史记辨惑
  巻十七
  史记辨惑
  巻十八
  史记辨惑
  巻十九
  史记辨惑十一
  巻二十
  诸史辨惑
  巻二十一
  诸史辨惑
  巻二十二
  新唐书辨
  巻二十三
  新唐书辨
  巻二十四
  新唐书辨
  巻二十五
  君事实辨
  巻二十六
  君事实辨
  巻二十七
  臣事实辨
  巻二十八
  臣事实辨
  巻二十九
  臣事实辨
  巻三十
  议论辨惑
  巻三十一
  著述辨惑
  巻三十二
  杂辨
  巻三十三
  谬误杂辨
  巻三十四
  文辨
  巻三十五
  文辨
  巻三十六
  文辨
  巻三十七
  文辨
  巻三十八
  诗话
  巻三十九
  诗话
  巻四十
  诗话
  巻四十一
  杂文诗附
  揖翠轩赋并序
  瑞竹赋并序
  宁晋县令吴君遗爱碑
  真定县令国公徳政碑
  王氏先茔之碑
  李仲和墓碣铭
  故朝列大夫刘公墓碣铭
  巻四十二
  千戸贾侯父墓铭
  大一三代度师萧公墓表
  清虚大师侯公墓碣
  赠昭毅大将军髙公墓碣
  巻四十三
  进士彭子升墓志
  保义副尉赵公墓志
  焚驴志
  哀雁辞
  髙思诚咏白堂记
  门山县吏隐堂记
  恒山堂记
  巻四十四
  鄜州龙兴寺明极轩记
  茅先生道院记
  赵州齐叅谋新修悟真庵记
  答张仲杰书
  道学发源序
  扬子法言㣲㫖序
  送王士衡赴举序
  送吕鹏举赴试序
  送彭子升之任兾州序
  巻四十五
  祖唐臣愚庵序
  复之纯交说
  移刺仲泽虚舟堂铭
  四醉图赞
  林下四友赞
  王士衡真赞
  䟦宝墨堂记
  䟦王进之墨本孝经
  上周监察夫人生朝
  贫士叹
  白髪叹
  题渊明归去来图
  题赵内翰城南访道圗
  答郑州辨禅师见戏代高防御
  再到故园述怀
  评东坡山谷四绝
  题宫人围棋图
  巻四十六续编诗
  摅愤
  赠王士衡
  感秋
  生日自祝
  失子
  忆之纯三首
  复寄二首
  病中二首
  感怀
  自笑
  别家
  慵夫自号
  西城赏莲呈晦之
  等谨案滹南遗老集四十五巻续编一巻金王若虗撰若虗宇从之自号慵夫藁城人金承安二年经义进士历官左司谏转延州刺史入为翰林直学士金亡后㣲服归里自称滹南遗老越十年与刘祁东游卒于泰山事迹具金史文艺传史称若虚有慵夫集滹南遗老集均曰若干巻不详其数千顷堂书目载滹南遗老集四十五巻与王鹗序合慵夫集虽著于录而巻数亦缺考大德三年王复翁序称以中州集所载诗二十首附巻则慵夫集元时已佚惟此集存耳此本凡五经辨惑二巻论语辨惑五巻孟子辨惑一巻史记辨惑十一巻诸史辨惑二巻新唐书辨三巻君事实辨二巻臣事实辨三巻议论辨惑一巻著述辨惑一巻杂辨一巻谬误杂辨一巻文辨四巻诗话三巻杂文及诗五巻与四十五巻之数合然第三巻惟论语辨惑序一篇总论一篇仅三页有奇与他巻多寡悬殊疑传写佚此一巻后人割第四巻首三页改其标题以足原数而续编一巻则又后人所附益也苏天爵作安熙行状云国初有传朱子四书集注至北方者滹南王公雅以辨博自负为说非之今考论语孟子辨惑乃杂引先儒异同之说断以己意其间疑朱子者有之而从朱子者亦不少实非专为辨驳朱子而作天爵所云不知何据观其称陈天祥宗若虗之说撰四书辨疑因熙斥之遂焚其稿今天祥之书具存无焚稿事则天爵是说特欲虚张其师表章朱子之功耳均非实录也其五经辨惑颇诘难郑学于周礼礼记及春秋三传亦时有所疑然所攻者皆汉儒附会之词亦颇树伟义观其自称不深于易即于易不置一词所论实止四经则亦非强所不知者矣史记辨惑诸史辨惑新唐书辨皆考证史文掊击司马迁宋祁似未免过甚且或毛举细故失之烦琐然所摘迁之自相抵牾与祁之过于雕斵中其病者亦十之七八君事实辨臣事实辨皆所作史评史事议论辨惑著述辨惑皆品题先儒之是非其间多持平之论颇足破宋人之拘挛杂辨二巻于训诂亦多订正文辨尊苏轼而于韩愈间有指摘诗话尊杜甫而于黄庭坚多所訾议葢若虗诗文不尚劖削鍜链之格故其论如是也统观全集偏驳在所不免然金元之间学有根柢实无能出若虗右者吴澄称其博学卓识见之所到不苟同于众亦可谓不虗美矣乾隆四十一年五月恭校上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
  总 校 官陆 费 墀













  钦定四库全书
  滹南集引
  黄鸟止于丘阿流丸止于瓯㬰群言止于公是夫言生于人心心既不同言亦各异其在彼也一是非其在此也一是非左右佩剑其谁能正之必有大人者出独立当世吐辞立论扫流俗之所徇取古今天下之所共与者与诸人有以塞其口而厌其心而后呶呶之说息矣自秦火以来汉武帝表章六经不谓无功于圣人然诸儒曲学往往反为所汨陵迟至于唐宋人自为说虽其推明隐奥为多其间踳驳淆混诖误后生盖亦不少顾六经且如是况百家乎子长实录也刘子𤣥㸃其烦孟坚巨笔也刘贡父刋其误子京俊才也刘器之病其略顾史氏且如是况杂述乎然则有人于此品藻其是非𫌨缕其得失使惑者有所释郁者有所伸学者有所适从则其泽天下也不既厚矣乎今百馀年鸿生硕儒前后踵相接考其撰著訇𮁌彪炳今文古文无或无之惟于议论之学殆为阙如岂其时物文理相与为污隆邪其磊落之才逺大之器深识英眄为世标表者不常有邪抑亦有其人遭世多故不幸而无以振发之也滹南先生学博而要才大而雅识明而逺所谓虽无文王犹兴者也以为传注六经之蠹也以之作六经辨论孟圣贤之志也以之作论孟辨史所以信万世文所以饬治具诗所以道情性皆不可后也各以之为辨而又辨历代君臣之事迹条分区别美恶著见如粉墨然非夫独立当世取古今天下之所共与者与诸人能然乎哉乌呼道之不明也乆矣凡以群言揜之也故卑者以陥而髙者以行怪拙者以惛而巧者以徇欲传者如是受之者又如是尖纎之逞而浮诞之夸吾将见天下之人一趣于壊而已耳如先生之学诚处之王公之贵赖以范世镇俗其庶乎道复明于今日也先生今已矣后百年千年得一人焉食先生之馀广先生之心能使斯文之不坠则虽百年千年吾知其为一日也栾城李冶引予以剽窃之学由白衣入翰林当代巨公如赵闲闲杨礼部滹南先生皆士林仪表人莫得见之而一旦得侍几砚浑源雷睎颜良乡王武升河中李钦升亦称天下之选而十年得与从逰故予尝自谓叨取科第未足为幸而忝厕英㳺之末兹所以为幸也欤玉堂东观侧耳髙论日夕获益实多然爱予最深诲予最切愈久愈亲者滹南先生一人而已先生性聪敏蚤岁力学以明经中乙科自应奉文字至为直学士主文盟几三十年出入经传手未尝释巻为文不事雕篆唯求当理尤不喜四六其主名节区别是非古人不贷也壬寅之春先生归自范阳道顺天为予作数日留以手书四帙见示曰吾平生颇好议论向所杂着往往为人窃去今记忆止此子其为我去取之予再拜谢不敏明年春先生亡矣越四年其子恕见予于燕京予尽以其书付之又二年藁城令董君彦明益以所藏釐为四十五巻与其丞赵君寿卿倡义募工将镂其板以寿其传嘱为引子谓先生之学之大本诸天理质诸人情不为孤僻崖异之论如三老三宥五诛七出之说前贤不敢訾议而先生断之不疑学者当于孔孟而下求之不然殆为不知先生也先生讳若虚慵夫其自号云岁屠维作噩闰月初吉日后进东明王鹗敛衽书
  古之君子学博矣犹以为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惟然故博而非杂乃其善学经若史群书论议记释具存而世有博雅之士潜心焉者又详说将考核而求其是是殆前乎诸老先生所望乎来者之盛心而余于滹南遗老集读而知之者以此所尊者经而于传记百氏弗尽信见到处摆脱窠臼而不依随以为是非以是谈经与史则诗文以下可知也非其学之博而蕲乎辨之明畴克尔呜呼中原文献之邦诸老而后百馀年未知隔宇宙有可慨者滹南生乎其间必其遗风馀泽之沾丐者未泯故所学论说源委则然方将抄其㑹余意者随所读书附记同异切磋究之值风雪冻指欲坠握笔复已里兴贤书院行且镂梓喜而为之识于帙之初阏逢涒滩冬至日前荆䑓冷官彭应龙翼夫序
  滹南辨惑一书初江左未之闻也至元二十年古沧王公时举来丞是邦出于行箧始得见之兴贤书院誊录刋行迨今十年其板为复翁所得以字多差舛恐误读者欲得元本证之而王公去此陞行䑓监察御史寻柄文广东官辄无定虽欲求之末由也已既幸任回道过庐陵吾州士夫以棠阴之旧𠉀迎公来就乞校正出脱漏差错字四百馀公因得改的付局刋换公又以元遗山中州集所载滹南古律诗仅二十篇俾续巻末收书君子幸加详焉大徳三年二月中和莭双桂书院王复翁谨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