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 濳研堂文集 卷第三十一
清 钱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嘉庆丙寅刊本
卷第三十二

潜研堂文集卷三十一

              嘉定钱大昕

 题跋

   跋陶渊明诗集

靖节为陶桓公曾孙载于晋宋二书及南史千有馀年

从无异议近世山阳阎咏乃据赠长沙公诗序昭穆既

远已为路人二语辨其非侃后且谓渊明自有祖何必

藉侃而重咏既名父之子说又新奇可喜恐后来通人

惑于其说故不可不辩靖节自述世系莫僃于命子诗

首溯得姓之始次述远祖愍矦舍丞相靑然后颂扬长

沙勲德即以已之祖考承之此士行为渊明曾大父之

实证也六朝最重门第百家之谱皆上于吏部沈休文

𢰅宋史在齐武帝之世亲见谱牒故于本传书之梁昭

明太子作靖节传不过承宋书旧文而阎乃云始于昭

明误读命子诗则是宋书亦未寓目其谬一也昭明传

云自以曾祖晋世宰辅耻复屈身后代此亦出宋书之

文而阎又以訾昭明曾不知休文卒时昭明才十有三

岁即使传有舛误亦当先訾休文况传本不误乎其谬

二也且使士行与渊明果属疏远如路人也者则命子

篇中何用述其勲德攀援贵族鄕党自好者不为靖节

千秋高士岂宜有此其谬三也阎所据者惟有赠长沙

公诗序而序固言同出大司马矣大司马之称非侃而

谁虽阎亦知其不可通也词遁而穷因检史汉表陶舍

尝以右司马从汉王遂谓序中大司马当作右司马谓

舍非谓侃也不知汉初军营有左右司马品秩最卑不

过中涓舍人之比舍既位为列矦不称矦而称右司马

在稍通官制者且知其不可岂可以诬靖节乎夫擅改

古书以成曲说最为后儒之𨹟况此大司马又万无可

改之理其谬四也惟是长沙公与靖节属小功之亲而

云昭穆既远已为路人似有罅隙可指今以晋书考之

士行虽以功名终而诸子不协自相鱼肉再传之后视

如路人固其宜矣昭穆犹言两世两世未远而情谊已

疏故诗有慨然寤叹念兹厥初之句其云昭穆既远者

隐痛家难而不忍斥言之耳若以为同出于舍则自汉

初分支已阅六百馀年人易世疏又何足怪其谬五也

阎又云侃庐江郡寻阳人渊明寻阳郡柴桑人其址贯

不同考寻阳郡即庐江所分南渡后移于江南士行生

于郡未分之前渊明生于侨立郡之后史各据实书之

似异而仍同也颜延之作靖节诔虽不叙先世而其辞

云韬此⿰氵𠔏族蔑彼名级藉非宰辅之胄焉得⿰氵𠔏族之称

此亦一证戊申八月读靖节集竟因书于后

   跋庾子山集

钱唐倪鲁玉注庾开府集世称详赡然颇昧于地理子

山为洛州刺史在周武平齐以前其时洛州治上洛故

滕王序有上洛童儿商山故老之语注以河南洛阳当

之不知子山刺州之日洛阳尚属后齐未入宇文版图

也哀江南赋镇北之负誉矜前注家多以邵陵王纶当

之予考梁史当指鄱阳嗣王范而言范尝为镇北将军

故有镇北之称邵陵则终于司空非镇北也注乃以纶

尝刺扬州扬在江北故云镇北益穿凿可笑梁之扬州

今金陵也岂在江北乎

   跋柳河东集

注柳集者南城童宗说新安张敦頥云闲潘纬不知何

人合而刻之潘氏音义成于乾道三年此本于敦字尚

未缺笔当刊行于乾道淳熙之朝矣南府君庙碑汧城

凿穴之奇句葢用潘安仁马汧督诔而注家不知出处

疑其用田单火牛事殊可笑也

   跋李卫公集

右李卫公文集二十卷即会昌一品集也别集十卷其

前二卷杂赋也后二卷平泉山居艸木记也外集三卷

穷愁志也卫公𢰅述各自为名后人编集并而一之宋

史艺文志既有别集十卷而又别出杂赋平泉艸木记

二种葢史家未见此书但循名列之而不悟其重复也

宋志别有姑臧集五卷谓是翰苑所作今别集卷弟三

至弟八诗文多外任迁谪所作绝无翰林制诰之文则

姑臧集已失其传矣唐书方镇表贞元元年复置桂管

经略招讨使七年罢领招讨使此后未见改经略为都

防御之文而郑亚序会昌一品集题衔云桂管都防御

观察处置等使不云经略然则表有脱漏矣

   跋温飞卿诗

温飞卿诗今盛行吴中顾侠君注葢因山阴曾益注而

增正之然尚多踳误如醉后独知殷甲子本用箕子事

而注云纣以甲子日死岂非郢书燕说乎乘舟觅吏经

舆县用晋书桓彝事此非僻书而顾亦不能注甚矣注

书之不易也

   跋笠泽丛书

鲁望松陵唱和诗作于咸通已丑庚寅闲此书则乾符

已亥所作也唐史本传云李蔚卢携素与善及当国召

拜左拾遗诏方下龟蒙卒考宰相表携以乾符元年

月拜相次年六月蔚亦入相五年五月携罢九月蔚亦

罢六年十二月携复相广明元年十二月又罢鲁望以

拾遗召在二人当国之日必是乾符二年以后五年以

前其卒亦当在此时矣今据丛书则乾符六年鲁望尚

无恙计敏夫唐诗纪事云卒于中和初中和改元又在

已亥后二年蔚与携皆已先死然则史所云殆未可信

   跋徐夤钓矶文集

正字𢰅述见於崇文总目者赋五卷揬龙集一卷今皆

不传此钓矶文集十卷乃其后人可珍所编可珍未详

何时人其序称延祐丁酉然延祐实无丁酉岁疑传写

误尔正字名它书多作寅此独作夤未知其审唐人集

传于今者鲜矣此虽阙其弟五卷较之它本作二卷为

善壬子十月从黄孝廉假读因记于卷尾

   跋东坡诗集

东坡诗出门便旋风吹面便旋与联翩皆叠韵字注家

引左传注以旋为小便固可笑或引诗毛传便捷之貌

便捷一作便旋为证亦非也按广疋释训篇便旋徘徊

也张平子西京赋便旋闾阎薛综注云盘桓便旋也盘

与徘桓与徊皆声之转文异而义不殊王逸注楚辞云

便旋中野立踟蹰也与广疋义亦同东坡之意葢出于

   跋北山小集

黄孝廉丕烈买得宋椠本北山小集四十卷皆用故纸

印刷验其纸背则乾道六年官司簿帐也其印记文可

辨者曰湖州司理院新朱记曰湖州户部赡军酒库记

曰湖州监在城酒务朱记曰湖州司狱朱记曰乌程县

印曰归安县印曰监湖州都商税务朱记意此集板刻

于吴兴官𪠘也古人公移案牍所用纸皆精妙仍可它

用苏子美监进奏院以鬻故纸公钱祀神得罪可见宋

世故纸未尝轻弃今官文书纸率软薄不耐久数年之

后霉烂蠹蚀不复可用矣北山诗文有风骨在南宋可

称铮铮佼佼者此本纸墨古雅的是淳熙以前物读之

不忍释手嘉庆丁巳冬日

   跋孙尚书大全集

孙仲益以文章名世而宋史薄其人不为立传唯艺文

志载其所𢰅鸿庆集四十二卷予所见本题云南兰陵

孙尚书大全集凡七十卷系王文恪公所藏本后归叶

石君氏今为周漪塘明经所有仲益专主和议又污张

楚伪命读其文于吕惠卿莫俦万俟卨誉之不容口而

毁李纲陈东李光尤力几于无是非之心者然其骈偶

之工自汪彦章而外未能或之先也仲益历官本末不

见于史今以文集参考知以大观四年登进士又七年

再中词学科历校书郞宗正少卿监察御史出知庐密

二州靖康元年自国子司业除侍御史寻出知和州召

还试中书舍人兼侍讲权直学士院建炎改元以徽猷

阁待制知秀州言者劾其受伪官责授归州团练副使

本州安置二年起为徽猷阁待制知平江府未几召还

除给事中迁吏部侍郞直学士院转戸部尚书三年除

龙图阁直学士知温州未行改知平江府寻落职绍兴

元年复除龙图阁待制知临安府二年坐盗用官钱贷

死除名编管𧰼州阅三年放还经郊赦复奉议郞二十

六年上书自讼复左朝奉郞右文殿脩𢰅提举江州太

平兴国宫改提举南京鸿庆宫二十九年以敷文阁待

制致仕乾道五年卒年八十有九

   跋渭南文集

今法有凌迟之刑葢始于元明而不知其名之所自考

宋史刑法志载真宗时内官杨守珍使陕西督捕盗贼

请擒获强盗至死者付臣凌迟用戒凶恶诏捕贼送所

属依法论决毋用凌迟然则宋初已有凌迟之名而当

时未尝用也后读放翁奏状有云伏睹律文罪虽甚重

不过处斩五季多故以常法为不足于是始于法外特

置凌迟一条肌肉已尽而气息未绝肝心联络而视听

犹存感伤至和亏损仁政实非圣世所宜遵也议者谓

如支解人者非凌迟无以报之臣谓不然若支解人者

必报以凌迟则盗贼有灭人之族掘人之冢墓者亦将

灭其族掘其冢墓以报之乎若谓斩首不足禁奸则臣

亦有以折之昔三代用肉刑而隋唐之法杖背当时必

谓非肉刑杖背不足禁奸矣及汉文帝唐太宗一日除

之而犯法者乃益稀少仁之为效如此其昭昭也欲望

圣慈特命有司除凌迟之刑以增国家太平之福乃知

此刑昉于五代而南渡时固已用之矣

   跋史弥宁友林乙藳

甲戌秋予在都门过金匮吴学士尊彝斋有宋椠友林

乙藳假归手录其副藏之考赵希弁读书附志云友林

诗藳二卷此编祇一卷疑尚有甲藳而今失其传厉樊

榭所见亦祇有乙藳也弥宁字安卿越忠惠王浩弟源

之子由国子生历知邵阳军予尝见史氏谱以为知秦

史氏谱源字文翁弥宁字淸叔以宗女泽仕至武功大夫太子右春坊阁门宣赞舍人除忠州团练使知

秦州兼淮安提举妻赵氏封令人南渡时秦州不入版图殆终于知泰

州泰秦字形相涉而讹耳诗虽不多颇有佳句如云峦

着色四时画石濑有声千古诗一毛不拔管城子冷眼

相看石丈人置之涪翁集中莫能辨也集中有寄慥斋

弟诗慥斋名弥林亦能诗

   跋滏水文集

元遗山𢰅闲闲老人墓志称公诗文号滏水集前后三

十卷予所得本祇二十卷元光二年翰林学士杨云翼

序之闲闲卒于壬辰岁而序成于癸未疑即遗山所称

前集其后集十卷则世失其传矣予家收藏石刻有乞

伏邨唐帝庙记邓州宣圣庙碑葢公和尚状铭皆不见

于此集据遗山云公晚年录生平诗文凡涉于二氏者

不在也则葢公之铭例当刊落其馀二篇或在后集十

卷之内乎

   跋遗山集

广韵二十一震部信字下云信姓魏信陵君无忌之后

又复姓有信都信平二氏信都氏与信氏源流各别元

裕之𢰅五翼都总领信公碑云魏公子无忌号信陵君

子孙因以为氏北史有名都芳字玉琳者以艺术著称

误合二氏为一矣北史本传称芳者十有一未尝连都

   跋雪楼集

程文宪公集予访之二十年未获归田后始得之西吴

书估舟中乃明⿰氵𠔏武乙亥与耕书堂刊行本亟购而藏

之欧阳原功李好文序俱云四十五卷而此本乃卅卷

葢刊刻时并省其元第非有残阙也文宪于至大皇庆

闲再掌制诰高文大册多出其手集中碑志诸文可裨

益正史者甚夥如孟速思史称其子九人多至大官据

公所𢰅碑实十一子而阿失帖木儿尝以畏吾书授成

宗武宗仁宗卒赠武都王谥忠𥳑尤宜补书于本传也

丞相忽鲁不花丞相别不花平章乌伯都刺史皆无传

据公所𢰅制知忽鲁不花尝追封归德王谥忠献而别

不花乌伯都刺之三代俱有封谥予尝病元史于宰辅

多不立传欲博考它书次弟补之而衰疾健忘聊记一

二以便检寻

   跋淸容居士集

伯长以史学自负其上修三史事状勤勤以搜访遗书

为先可谓知本务矣顾其所𫌨列者皆东都九朝之遗

事至于南渡七朝之纪载略不齿及岂有所忌讳而不

欲尽言与厥后三史刊修伯长已不及见而其孙曮以

家藏书数千卷上之史局裒集之功为不虚矣伯长于

史郑诸族皆密戚故所作诗文从未一寓刺讥之意使

居总裁之任恐亦未能直笔也

   跋汉泉漫藳

曹文贞公汉泉漫藳十卷据元史本传似合诗文言之

此本为其子复亨所编仅诗九卷乐府一卷有张梦臣

欧阳原功苏伯修吕仲实序及吴闲闲后序附以曹克

明𢰅神道碑王继学𢰅画像赞并祭文挽章甚僃其为

完书无疑传云有诗文十卷者葢未足信传又云子六

人孙十人皆显仕考神道碑子震亨谦亨泰亨皆已前

卒初未登显仕而谦亨并未得官史之难信如此碑称

孙男八人而传云十人或有生于𢰅碑之后者

   跋道园类稿

碑志之文近于史者也而其家持行状乞文者未必通

知旧章秉笔者承其讹而书之遂为文章之玷虞伯生

𢰅鲍君实墓志云从其家得宋艺祖赐其先世忠壮公

君福铁券文则因钱元瓘之所请而赐也又云君福从

元瓘归宋自以其国贡赋无蓺尽焚其籍令有司别具

中法以进按吴越纳土者忠懿王俶非文穆王元瓘也

文穆薨于后晋天福中与宋邈不相及铁劵之说亦不

可信矣又𢰅张宣敏公神道碑云岁戊戌因大帅河南

忠武王阿术以归国朝考阿术卒于至元二十四年

五十四则太宗戊戌之岁阿术仅五岁耳何不考至此

后读元史察罕传云岁戊戌授马步军都元帅率诸翼

军攻拔滁寿泗等州乃悟张子良本因察罕以降察罕

亦封河南王谥忠宣后人误以为阿术伯生不察而书

之元史子良传又因伯生文而书之殊愦愦矣道园能

古文而未究心史学故有此失

   跋金华黄先生集

曩在都门从友人借读黄文献公集仅十卷系仙居张

俭存礼所刻病其去取失当而附笔记志状于第七卷

末尤乖刺不伦兹于吴门黄孝廉斋见元椠金华黄先

生集不全本𥿄墨精善始快然莫逆于心也考宋景濂

𢰅公行状述所著书有日损斋初藳三卷续藳三十卷

义乌志七卷笔记一卷此编排次自卷一至卷三十一

初稿三续稿一至廿八虽无日损斋之名其为一书无

疑但阙续稿十一至十八廿九至卅耳贡师泰序称初

藳临川危素所编次续藳门人王生宋生所编次所云

王宋二生即子充景濂也而每卷首但列临川危素名

葢太朴在元季负重名王宋皆后进不敢与抗行故也

行状云续藳三十卷今贡序作廿八卷葢作伪者洗改

痕迹宛然廿八必三十之讹并初续藳为三十三卷尔

   跋倪云林诗集

元镇诗久散佚今所传者荆溪蹇曦朝阳编集蹇序自

言得之王梅西旧藏然亦出于后人摭拾多有𧸛作元

镇卒于⿰氵𠔏武甲寅十一月年七十有四见于周南老所

𢰅墓志然则至正乙未元镇已五十有五矣而集中乃

有乙未岁余年适五十感昔人知非之言漫赋长句此

岂可信耶董文敏家藏元镇绢本山水后题庚戌岁予

年六十五葢作伪者因此诗而傅会成之

   跋陶学士集

明太祖初兴奉龙凤正朔枝山野记载太祖伐张士诚

㮄文云龙凤十二年皇帝圣旨吴王令旨王元美诏令

考载太祖与魏国公徐达书龙凤十年至十二年凡十

有七道前二道称皇帝圣旨吴王令旨其馀但称吴王

令旨实录与正史俱隐而不书兹读陶主敬集首载龙

凤四年十月江南行中书省札付一通至正之十八年

也又载龙凤十年二月及十二月吴王令旨各一通其

文皆云皇帝圣旨吴王令旨此则至正之二十四年也

太祖之称吴王葢林儿命之故书皇帝顶格书吴王空

一格史称诸将推奉为王亦非其实也及林儿既亡始

有吴元年之称亦可见太祖之不忍显背伪宋矣

   跋江雨轩集

昆山叶文庄公藏书之富甲于海内服官数十年未尝

一日辍书虽持节边徼必携钞胥自随每钞一书成辄

用官印识于卷端其风流好事如此今惟菉竹堂书目

尚有钞本流传而堂中图籍散为云烟久矣予所藏江

雨轩集卷首有巡抚宣府关防卷末有公裔孙奕苞小

印知为菉竹堂钞本虽字画潦草却是三百年前旧物

可宝也偶氏不载於姓谱武孟自署义昜葢其郡望亦

未详其得姓之始武孟生于元季明⿰氵𠔏武中举秀才累

官荆门州吏目卒于永乐庚子寿至八十有二官虽不

达而足迹几遍天下晚年以目微眇自号瞎牛翁陆𧰼

孙𨕖太仓文略以武孟诗为首焉

   跋匏翁家藏集

匏翁年六十九时读东坡行年三十九劳生已强半之

句赋诗寄怀其序云苏公年止六十五而白公七十六

予今适介其闲以予考之白公生于大历七年壬子卒

会昌六年丙寅实七十五岁苏公生于景祐三年

子卒于建中靖国元年辛巳实六十六岁吴葢一时记

忆之误

   跋弇州四部稿

第四十卷庚午元日日食诗云甲寅元日两不食庚午

正元食稍微甲寅者嘉靖三十三年也庚午者隆庆四

年也考之史志嘉靖三十二年正月戊寅朔日食雨不

见而次年元正无日食事初疑元美述其所见似不应

误试以大统术推算嘉靖癸丑正月戊寅朔入交二十

六日七千六百七十七分有奇正入食限而甲寅正月

壬寅朔入交二日四千八百二十一分有奇则已逾食

限矣元美以一代文献自命不应差误乃尔葢文人自

矜强记失于检照往往有此病

   跋弇州山人续稿

元美以万历癸酉任湖广按察使其岁七月望与守巡

诸公同游赤壁见于本集岁月分明而跋东坡定惠院

海棠诗乃云余以壬戌七月望登赤壁何其误邪且嘉

靖壬戌公方以家难衔恤里门安有远游三楚之事此

必校书人妄改恐有执此訾议公者聊复辨之

   又

予读明史职官志称自宏治六年内宴大学士邱浚以

礼部尚书居吏部尚书王恕之上其后由侍郞詹事入

阁者班皆在六部上矣而少詹事以下入阁其班位无

明文据元美所𢰅吕文安公传公以少詹事兼翰林学

士入阁廷试赐宴礼部分宜拟公坐三品上特命次尚

书葢异数也学士向列四品京卿上今班次尚书则视

二品矣故以为异数此谈典故者所当知也

   跋徐氏海隅集

明三百年吾鄕先达官至二品者惟龚徐两尚书龚以

侍郞致仕加衔初未履任名列七卿表者独徐公一人

尔自成化周⿰氵𠔏谟后宗伯一席非翰林不得预公独起

家郞署不由词林尤为希旷之遇王元美与公书谓破

格登贤为国家弟一盛典鄕邦弟一盛事者也世俗訾

公更名结婚两事更名本末公集中自记甚详若申文

定公与公同郡阁部相去一闲门戸相当岂有系援之

嫌文定既登首揆公即致仕里居终文定秉枢之日公

未尝再起揆之形迹亦无可议明季爱憎之口大率如

斯不足信也因读公集辄为辩之

   跋归太仆集

震川为唐虔伯志墓其铭词有云日月光曜天暒星同

葢用汉书天暒而见景星之文孟康以为赤方气与靑

方气相连赤方中有二黄星靑方中有一黄星凡三星

合为景星也校震川集者谓星同二字不可解断以为

误文星同者三星同色也何不可解之有殆未曾读汉

书矣元功之不学如此宜其见嗤于钝翁也

   跋方望溪文

望溪以古文自命意不可一世惟临川李巨来轻之望

溪尝携所作曾祖墓铭示李才阅一行即还之望溪恚

曰某文竟不足一寓目乎曰然望溪益恚请其说李曰

今县以桐名者有五桐鄕桐庐桐柏桐梓不独桐城也

省桐城而曰桐后世谁知为桐城者此之不讲何以言

文望溪默然者久之然卒不肯改其护前如此金坛王

若霖尝言灵皋以古文为时文以时文为古文论者以

为湥中望溪之病偶读望溪文困记所闻于前辈者

   跋元诗前后集

元诗前集六卷盱江傅习说卿采集儒学学正庐陵孙

存吾如山编类后集六卷亦存吾编类前集有虞伯生

序后集有谢升卿序卷首皆题奎章学士虞集伯生校

𨕖葢江西书肆人所为假道园名以传序文浅陋亦未

必出道园手也刻成于后至元二年总目之后又有本

堂今求名公诗篇随得即刊四方吟坛多友倘有佳章

毋惜附示李氏建安书堂谨咨云云小人嗜利欲其择

之精难矣然近世博雅收藏之家皆未见此书予于京

师琉璃厂书市以二百钱得之戏谓家人曰此宋人之

洴澼絖恶知其不直千金也

   跋太仓文略

乙巳春予主娄东讲席访求鄕先生遗文从顾秀才怀

祖假得太仓文略四卷始偶桓讫龚存宪凡廿一人为

诗百七十一篇杂文四十一篇葢明嘉靖中州人陆之

裘𧰼孙所𢰅而王梦祥奇征所刊其凡例云世俗校𨕖

不论语意工拙惟取事关风化及剽窃理学緖馀承讹

踵陋为文章之蠹今但择其词理兼至藻实相副者此

可见其甄录之不苟矣此书流传颇少故史家志艺文

未之及𧰼孙浙江参政容之孙奇征则文肃公锡爵之

父也









濳研堂文集卷三十一    门人袁廷梼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