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斋初学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二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一 牧斋初学集 卷第五十二
清 钱谦益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崇祯癸未刊本
卷第五十三

牧斋初学集卷第五十二

墓志铭三

  兵部右侍郞孙公墓志铭

崇祯十一年十月奴酋犯蓟镇 天子命推择

廷臣有才望者胜枢贰之任于是潼关孙公繇

大理寺丞擢兵部右侍郞拜命之日庐儿戍卒

靡不㦸手相贺甫一月无疾而卒年四十有八

十一月之三十日也公之弟必茂奉丧归秦以

次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葬公于先茔撰次行状

走使四千里属余志其墓呜呼今天下最急才

者有二曰铨事也兵事也公于二者皆有专才

皆将试于用矣而不得竟为可叹也公举万历

丙辰科进士繇戸礼二部郞擢吏部佐冢宰赵

忠毅公澄汰仕路一日而徙诸淸郞之淹久者

棋置铨司北则刘廷谏南则程国祥闽则邹维

琏朝着歙然改观而小人多所不便比奄以逐

赵公未几公谪去再奉严谴除名及公再起长

垣为冢宰小人倚为窟穴公侃侃举其职不少

假易小人比长垣以计典中公又左迁以去公

廉辨强直人才物论储偫于胸中有万历初名

选郎之遗风再起再谪不得竟其志而铨事亦

不可为矣公居潼华闲谙识厄塞要害通知其

豪杰流贼之起也公以山西司按察司经历量

移南祠部请急里居建议设重镇以扼关秦贼

不出豫贼不入挈瓶口而壅之寇可尽也鄕人

恤其𥝠以劳师动众柅之寇自是渡渑池而西

莫可禁御矣假满还留都途出柘城归德遇寇

设守皆恃以无恐在归德也贼溃堤而入数十

骑薄城引弓诟骂城中凶惧公曰此欺我无兵

也令傔从环射之贼中伤迸散登陴者始有固

志贼既退人皆谓公知兵可办贼也贼逼江浦

公守石城门叅赞范公移咨假公署职方以备

非尝其倚重如此久之迁南吏部考功司郞中

升尚宝司丞转理丞既任枢贰谓虏悬军𭰹入

我援兵巳十三万当扼险邀击聚而殱之无藉

口老谋持重以成南下之势蚤夜呼愤莫有应

者盛气结轖强阳𭧂亡竟用是死而人徒知其

以勤死而巳公之父给谏公以危言谠论不容

于朝公少而与闻国论有澄淸天下之志虽在

郞署小人以党魁目之逆奄诛僇朝士皆公所

雅故锒珰过关门者仓皇出饯留连涕泣奄闻

而恶之欲杀公而未果也及朝政更易奄馀党

仍用事公所与同志汲引者卖公以媚长垣久

之遂取大位而公犹滞散寮每叹曰程郞之纶

扉不如刘郞之缧绁也吾陆沉于此有馀荣矣

公生平连蹇仕宦实以党论之故比 天子知

公且大用矣而一昔强死呜呼此亦党人为之

乎抑亦党人之䋄所不能尽而天为之殄瘁乎

其尤可悲也巳公为人孝友忠信诚心质行信

于士大夫而与被于孤寡茕独周恤振救死生

急难多人所不知事继母抚孤稚皆非人情所

恒有者公殁而必茂丧之如父撰公行状别白

邪正是非一无所鲠避盖家庭闲风义如此此

亦可以观公矣公讳必显字克孝先世自浙之

馀姚徙秦数传居潼关祖讳承光选贡知沔县

父讳振基戸科给事中外转山东佥事 今上

覃恩赠奉政大夫改京衔母覃曁前母刘俱封

宜人继母贾封太宜人盖异数也妻张氏继妻

景氏皆无子以必茂之子士骧为后一女适朝

邑周雯余辱交于公二十馀年戊寅之秋执手

邸舍悲余之䝉难而伤其不能相明也公方骎

骎向用若有闵默不自得者徒以余故也其何

忍不铭铭曰

太华削成兮潼关屹然是生伟人兮枝柱金天

河流奔腾兮冲关却阻展如之人兮排奡龃龉

是父是子兮兆域相望元气熊熊兮浮薄华阳

河水南流兮潼水东回千秋万世兮孰塞我悲

  嘉议大夫南京工部右侍郞叶公墓志铭

万历中东林之君子退而讲学海内负淸名者

争相引重而党人则𭰹恶其轧巳闲执其一二

瑕疵者以相诋谰指淸议为横议阴䕶其所抉

谪之人以箝天下之口甲寅乙卯之闲其说始

大炽叶公官南太仆抗疏辟之以谓决裂国论

败坏人心莫此为甚当是时言者方雄唱雌和

引绳批根公眇然孤踪忽发谠议群惊且恚聚

族而攻公公不激不随端坐而肆应之且累疏

乞归言者卒无以胜公 神 熹之际东林之

与党论迭相胜负然公之言卒未尝不胜其故

何哉呜呼公之所以胜者盖有所以为公者在

也公讳茂才字叅之其先世自吴江徙居无锡

高祖讳昌曾祖讳芮祖讳谟世有濳德谟生联

娶许氏而生公公面目淸削不苟訾笑体骨棱

层若出衣表自为诸生见者巳改容异焉举万

历巳丑进士选𠛬部主事念父老改南京工部

榷关芜湖尽革它税不名一钱胥吏以尝例为

请公为俚语诃之曰勿多言左右排列金刚台

我不动矣巳事上羡金数千奏疏曰久旱而得

通故有羡金请不为例且进羡非臣志也 神

庙叹嘉赐白金松布以旌异焉改吏部郞中再

请告归久之起礼部郞中历升尚宝司司丞少

鄕南京大理寺丞南京太仆寺少卿始一出家

居十五年矣又七年起大仆寺少卿改太尝寺

卿皆不赴陞南京工部右侍郞甫三月请致

仕公仕宦强半在南什九在告布衣蔬食食淡

攻苦有堂三楹不施丹雘安人老矣躬亲纺织

靑灯白髪荧荧丙夜其肥遁苦节虽小夫稚子

无闲言也当言官与公为难盛气奋笔争欲有

加于公问影吠声描头画角巳不遗馀力然终

不能毁公之廉以为贪而訾公之恬以为躁至

于今衡门如故子姓萧然虽夙昔操戈向公者

未尝不闻其风而感读其书而思望其室庐而

低徊不能置也呜呼此吾所谓有所以为公者

也公生平学问躬行实践信心为巳感民彝痛

国是是是非非如风樯弦矢触而必发岂有意

与党人争胜负哉天启中阉祸将作急流勇退

优游终老高忠宪之殉难也慷慨急难以免其

子缇骑逻卒交迹于道不少鲠避人始知公非

以智免也孔子曰吾未见刚者又曰仁者必有

勇其公之谓与公卒于崇祯二年六月十七日

享年七十有二安人华氏卒于天启四年二月

二十六日享年六十有八公性笃孝自营生圹

于江阴马镇先人之穴左没后之五年十月与

安人合葬焉安人生子继武九岁而殇生一女

嫁秦雷震侧室胡氏生二女嫁孙竑禾薛宪伯

公之卒也其嗣子继斌光辅得请 赐祭葬乃

属职方华君𠃔诚为状而谒铭于余华君学行

卓然称为公后进者也其状公为信铭曰

居官三十年泊然儒素阅世七十年浑然赤子

夫人不言直哉如矢角巾东归虚堂隐几颢然

真气没而不死我镵铭诗用励顽鄙

  山东兖州府滕县知县 特赠太仆寺少

  卿SKchar公墓志铭

天启二年五月白莲贼陷滕县知县事SKchar公死

之九月贼平公之父收尸反葬盖六月而后殓

抚臣赵彦上其事 诏赠太仆寺少卿有司立

祠春秋祭祀给其父母诰命䕃一子入监四年

二月归葬于州西郭之北后十四年崇祯戊寅

任子琨官𠛬部河南司主事奉 熹宗朝诏令

所司覆奏𥳑牍及黄谕德景昉所撰行状谒谦

益于请室而请志其墓谨按公讳文胤字士昌

西安府华州人也生于万历壬午之三月癸卯

以春秋举于鄕六上春官乃以禄养谒选年四

十有二其莅滕壬戌四月下旬也奔走叅谒未

遑视事居三日而难作当是时滕民什九从贼

公徒步叫号从兵登陴不满三百人比贼至才

数十人耳问民何以从贼则曰祸繇董二董二

者延绥巡抚某之子也公登城呼贼而告之曰

若等皆吾民以董二故铤而走贼吾执董二穷

治其罪以伸若𡨚而赦若等复为良民其可乎

公长身赤面须髯奋张两门牙如施丹雘乘墉

大呼声殷殷动楼橹贼望见以为神人讙呼罗

拜俄而箭发于西隅二贼毙焉视之则延绥沙

柳簳也贼愤盈肉薄而上遂不可御五月之十

八日也公绯衣坐堂上嚼齿骂贼贼前搏公裂

其冠裳以银铛锁之公大骂胡不速杀我贼顾

不忍越三日不食贼劝之食不可劝之去又不

可为诗八章书于屋壁以县印遗状付门子魏

显照僮守务北向再拜自缢而死二十一日之

夕也显照乞棺于贼不许乞布裹尸许之遂瘗

于官署之池侧公父所从收公尸也贼考掠显

照索印显照以印予父国臣以遗状予妻之父

高登士及守务反而骂贼死之 诏恤公也并

录显照守务复其家而董二者城陷遁去其后

卒以贿免呜呼公以视事三日之官守巷无居

人之邑率数十孑遗之民抗数万方张之寇城

之未陷也可以去而弗去贼之劝行也可以走

而弗走绝百可幸生之涂而定一死无复之之

计用以明示天下后世无破城不死之县令无

陷贼不死之臣子公之自处审矣致命遂志忠

也无沗所生孝也明耻教战仁也是公之三大

节也 熹庙之诏亦有三善焉旌不逾时也功

不滥叙也恤不下遗也终天启之世莲妖灭蜀

寇平而奴孽不内躏者复滕之赏足以劝也若

董二之佚罚则有司之过也余故牵连书之无

使其求名不得焉尔公世为华州人曾祖讳伸

祖讳夏皆有隐德父讳箓增广生员倜傥负大

节有声关中先后娶四妇生五男子三女子与

公皆异母而同仁均爱家门无闲人以为难公

妻杜氏生三子长琨次瑅次璟琨服官廉辨慷

慨厉节能继公之志者也铭曰

公逾弱冠兮初歌鹿鸣梦一伟人兮绯袍面頳

曰余同姓兮周之宗盟要公汴桥兮前期却迎

公之之滕兮汴冰砯砰瞻彼季路兮庙貌孔明

高冠佩剑兮俨如平生回车伏轼兮流涕怔营

曾未信𪧐兮寇盗抢攘食焉不辟兮死而结缨

天𢌿完节兮如射隽正季冬赠梦兮叶彼大贞

匪妖匪噩兮受命穆淸天门詄荡兮乘风上征

扈从 先皇兮雷车霓旌蚩尤前驱兮玄武后

行馘奴荡寇兮汛扫欃枪报命 帝所兮旗旐

央央河渭抱萦兮太华削成高坟岿然兮配此

令名忠臣孝子兮请视斯铭

  文林郞陕西道监察御史李君墓志铭

崇祯初谦益以与枚卜被讦 天子下法司杂

治法司覆验浙闱成案再三考谳具如前状条

奏以闻𬣙者惭且恚遂并攻法司其势张甚于

是陕西道监察御史李君上言谦益无罪所司

为国家执法不肯傅致反受诬诋䜛夫高张欲

以一手障天无人臣礼反复数千言其言直

指平夫巳氏抵谰放恣亦口噤无以答君疏出

而国论益大定嗟乎国论亦何尝之有然而有

可恃者恃夫予我者之必为君子而厄我者之

必为小人也夫巳之贤不肖不可知而人之为

君子小人如黑白之不可假以不可知之贤不

肖而取征于不可假之君子小人则是非邪正

不待后世而已明矣若李君者吾所谓君子而

可征者也君讳柄字汝谦曾祖讳英祖讳满父

讳承式嘉靖丙辰进士历官福建左布政自大

同徙家江都遂占籍焉生子九人举进士者三

举乡书者一其长子辽东巡抚兵部侍郞讳植

而君其第四子也举天启壬戌进士选中书舎

人秩满选授御史奉 命巡视厂库查刷光禄

巡按浙江云南卒于官君乡举二十馀年中舍

六年廉靖闲止有大人长德之目及为御史所

至益著声绩厂库之役巡视者多所连染商人

独交口颂君 上为叹异焉浙西海塘坏亲乘

小艓掀舞⿰氵𠔏涛飓风中估计工作省费十馀万

塘成陞俸一级云南加派羡粮不报大农者数

万君下车一切厘革普酋为心折焉乃飞檄晓

谕祸福酋俛首就抚此君之历官其大事可记

者也君家世居云中布政公在职方议复朵颜

三卫而巡抚公请复旧辽阳皆国家大计不幸

中格方奴插交警君论战抚机宜纠劾宣大将

帅旬月闲条议数上且言臣父兄生长塞上习

知边事灼见利害故敢为 明主别白言之盖

君自为诸生则巳讲求兵农盐铁晓畼经国之

务其建白边事意欲求以自试卒父兄未竟之

业而止于优诏报闻而巳此君之有大志而未

遂者也最君之生平其家居也父党称其孝鄕

里称其修交友称其信其服官也 天子知其

廉朝廷推其能台省服其平其卒官而归也滇

民道祭过车而普酋亦抚膺恸哭其诚信于蛮

夷如此其他可知也呜呼君之为君子也斯可

谓信而有征矣其在言路未尝苛求一人未尝

毛举一事其于余又非有部党之谊雅故之好

慨然公正发愤千载而下读君之奏疏知君

之为君子而因以知君之所弹治者为小人以

余之不肖亦或有追而惜之者岂非厚幸哉今

君之子以余之𫉬援于君以谓非君之所鄙夷

也俾志其墓余方恃君以征于后而君之子顾

欲恃予以征君则又岂不过哉君卒于崇祯五

年十月十九日年六十有九妻高氏孝敬慈祥

相其夫为淸白吏称女师焉卒于崇祯四年

月年六十有九子六人元素元介皆国子生次

元聘元瑞元觐元翰女三人某年某月合葬于

白阳山之新阡铭曰

水则有坊帛则有幅凡今之人云胡不淑猗嗟

李君束修自牧有物有恒式金式玉国有烦言

浮石沉木障彼狂澜奋我𥳑牍夫人不言百世

所瞩悠悠靑史我以君卜

  吏科给事中赠太尝寺少卿侯君墓志铭

天启七年正月吏科给事中嘉定侯君卒于家

年五十有九明年其子南京兵部武选司主事

峒曾奏疏曰臣之先臣震旸以狂直得罪先朝

幸遇 陛下即位复官谏垣而先臣巳不待矣

先臣触忤权幸持忠入地得比死事诸臣其沐

霈恩死且不朽于是 天子褒君素著忠谠特

赠太尝寺少卿又二年将葬峒曾次君之生平

为状泣而请于余曰愿有述也余与君同年进

士同事 熹庙后先同被谴逐其知君为𭰹呜

呼党论之相持也自万历之末蕴崇沸腾以迄

天启元二之闲君居恒惄然心忧谓其祸与国

家相终始誓欲以其身为榰柱既入谏垣论三

案论经抚以谓当斩除葛藤别白功罪其言明

白正大举朝韪之亡何而事益难言矣当国论

之殷也士大夫坚垒不相下若䑕之𨷖于穴也

久之群小知公论不可胜折而入于中官阿姆

若䑕之伏于社而食于角也言者或不知知者

又或不言而君独早知而极言之客氏之再入

也君请收回成命以勾结奸阉倾危椒寝为言

奉 严㫖切贵其后一疏紏劾四辅𭧂白逆奄

构杀旧司礼王安事尤切中忌讳而君又抗章

再上得罪然后已当是时逆阉犹未炽君先事

察其机牙摘发其所与钩连者君去三载而祸

大作刋章录牒糜烂朝野君以病且死慬而𫉬

免 今天子愼惜名器独于君赠恤不少吝其

亦曲突徙薪之忠有鉴于 圣心矣乎君虽死

奚憾哉君之少也从其母育于外氏稍长侍其

祖宦游蕲黄湖湘闲𭧂露跋涉良苦故虽生长

世家无纨袴子弟之容君之祖父皆倜傥好施

不事生产相继捐馆舍而君久困公车送往事

居衣食百须经营黾勉备所不堪君之更事练

智疆力忍訽亦赖此也释进士褐为行人驰驱

楚粤数万里单车匹马不扰厨传曰此亦使职

也为给事中巡视皇城曁巡靑多与内侍镌谯

所执奏多寝阁不下闲居休沐辄讨论军国大

计或语及人才国恤则蹙然如不终日盖君之

大志欲以虚公正直为国家塞朋党之议救淸

流之祸其稍闲则修复畿辅水田及吴淞水利

讲求数百年利病以康天下而遭时龃龉万不

一试徒以谏官自见而巳君孝性笃至其父𭰹

念之至为诗以示子孙其为人质厚沉𭰹不苟

訾笑与人交能为人尽宾筵客座谈宴款洽闻

人死丧急难之故必为之侧席而坐嗟咨叹息

坐客皆为不欢君之为劳人志士连蹇坎轲其

骨相或亦应此而君子知其必有后也君讳震

旸字得一祖讳某福建布政使司右叅政父讳

某明经岁贡赠吏科给事中母陈氏封太孺人

妻龚氏广东布政锡爵之女生三子长峒曾也

次曰岷曾岐曾岷曾早死而岐曾犹未仕人皆

以为国士女四人崇祯四年十二月葬于圆海

沙之祖茔君父祔祖葬于穆而君葬于次昭不

敢与穆齿礼也铭曰

君尝涉风桅倾楫覆啸呼掀帆指血渗漉长年

赖君以脱鱼腹及乎登朝波涛粘天剸蛟驱鳄

冒没九渊事虽不克能以身旋溯君之生蹇始

坎终死遇涣恩天晶日融吁其悲矣铭此幽宫

  直隶河闲府儒学训导刘君墓志铭

崇祯十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奴兵陷吴桥训导

刘君廷训死之其子尔成以其丧归葬奉其叔

吏部郞中廷谏所撰行状再拜稽颡属先友武

进恽厥初寓尝三千里谒铭于余谨按君字式

伯顺天府通州人也祖讳钓不仕父讳某某赠

刑部主事母王氏赠安人以岁贡谒选得官奴

之掠畿南也县令谋弃城走君要止之率众以

守凡三月奴偏军尝我辄引去巳而尽锐力攻

令缒城遁去君入学舍麾其妾趣去我将上死

属其稚孙于所善僧隆贵介而趋南城誓守者

曰守死逃亦死曷若守死为满城忠义鬼乎守

者噭然而哭曰愿为公死守三日夜城三隅扰

乱独南城晏然奴肉薄而登如墙引射矢注衣

甲血朱殷穴胸而出濡缕属于屦君犹强自力

束胸拒战连中六矢乃仆逾月其子发棺更敛

面如生须髯奕奕奋举丧之归也诸生及闾左

数百家道哭过车儿僮佣保皆剪𥿄买浆以奠

君兄弟博文矫行自相师友吏部侃侃为世名

臣君老于明经亦卒用殉节显吏部称君读书

盘山诸生以其闲藉草坐语君吾伊自如口喃

喃如梦寱诸生故叫呶大声属其耳若弗闻也

与人交无贵贱贤愚少长处之油油然好谈人

衡抵掌嚏唾喷溢頥颊否则瞪目顾视一

言错误面赤坟起归自刻责惭其人者累日溯

君之生平乐易朴诚谨畏人也其临大节倜傥

自力如此君之殁也享年六十有五娶唐氏继

室以张氏王氏子尔成郡诸生孙二人曰坦增

增即所属僧者也未知其存否于是君之子葬

君也渴人谓宜需 国家之愍纶以庀大葬而

不克待也呜呼古之人主于其臣之死事也得

其尸而襚之道而哭之引而亲推之或吊其妻

或养其子可谓备礼矣士以死国为市君以死

士为饵士之自待与夫君之待士也不巳薄乎

君守师儒之官无民社之𭔃致命遂志自办一

死而巳向令回翔身后糜烂七尺以博半通之

纶此所谓左手据图右手刎其颈者也而谓君

为之乎以学官死以士礼葬传不资船轝窆不

费钱物于其致身之初志庶可以无憾君之自

待与国家之待君殆可谓两得矣君之子其知

之矣余既为之志于其铭也变而为招魂之辞

以哀之曰

胡尘压兮城堞隳霹𮦷车兮声殷雷纶巾铠兮

缝衣甲流矢攒兮短兵接矢洞胸兮镞贯肠膏

涂裆兮血渍裳登空同兮緤我马云冥冥兮绝

辔之野魂不归兮威灵怒抚箕尾兮鸣河鼓幽

都广莫兮魂归来蚩尤彗兮玄武旗篾束腰兮

革裹尸犀轩直盖兮非我须夫人兮自有美子

荪何为兮独愁余梁山嶞兮潞沙纡长终古兮

安汝居

  陕西延安府延长县知县郝府君墓志铭

崇祯丁丑新城张果中访余请室为我称郝君

万曰君万之父为延长令处流贼巢穴中贼营

蔓延数百里上覆飞鸟延长公之官君万帕首

袴褶负弓矢前驱以鞭梢扣垒门大呼曰我霸

州举子郝杰也从父之官过而假道于若若许

我幸甚不然则我无以见我父请先死于此以

颈血溅虎落矣贼酋壮其言许之君万顾旁贼

曰我马痡矣趣秣我马又曰饥甚趣饭饭我贼

为进酒食飮㗖如流食已鼾睡鼻息撼壁垒已

而公至群贼狰狞髪植公端坐箯舆中平视指

挥驺从伍伯如也贼益异之相与传送之他垒

过数垒贼酋有介马而驰者君万跃马及之贼

笑曰能骑是乎即以与公君万跃上贼马挟巳

马而驰所过贼垒见所乘马皆辟易辟道莫敢

谁何矣君万出入贼中熟识酋长部落具知其

营垒行阵坚瑕虚实贼环攻延长不胜谍知设

守者假道举子也遂逡巡引去果中奇士也余

心识其言明年戊寅余出狱君万过邸舍余为

道果中云云君万曰主臣有之非杰之能也吾

父之之官也卖千金之产以行单车叱驭克日

就道父既以身许国矣杰敢爱死乎孤城斗大

墟落无人烟贼设长围困我微吾父忠诚感激

父老子弟效死弗去杰能伸两臂捍贼乎围既

解冒雨循城堕而折胁移病归数月城遂陷延

人至今尸祝吾父也杰何庸之有余叹曰有是

父斯有是子果中之言征矣公家居六年胁病

寝剧今年七月二十四日年五十九卒于家君

万将奔丧卜葬撰次事状属其友杨主事希孔

拜而谒铭于余按状公讳鸿猷字勋甫先世自

秦徙霸州父讳智轻财好施以能成其志事继

母如母抚兄之遗孤女如巳女鄕之称孝友者

归焉娶于王生四子俊杰位佺俊佺皆早世杰

则君万举丁丑进士今官太尝寺博士公器资

杰出少读左国班马南华鸿烈之书作为制义

飙发泉流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年三十

登贤书晚而与君万偕入鏁院君万既登第课

其孙惟讷日移漏仆方吮毫覃思公巳落笔尽

数𥿄抚而叹曰竖子遂先我着鞭阿婆虽老大

犹堪压倒三五少年也其倜傥坚强老而自负

如此铭曰

幽都北极野惟崆峒角立精悍是生俊雄贼避

单车民保穷髪风施鄜延气厉㪍碣勤官屯膏

死事质冥哲人乘箕孝子见星海抱岳回戴斗

之下我铭幽竁与此终古

  齐孝廉墓志铭

齐君讳国玺字符卿其先自汉平敬侯受居高

阳曾祖讳能赠征仕郞祖讳敬才四川都司断

事赠承德郞父讳养𫎇文华殿中书舍人擢戸

部江西司主事母许氏封安人君少有夙惠弱

不好弄孙仲子楚惟以尚书教授为大师楚惟

者吾师高阳公之子而齐君之姑之夫也君负

笈从楚惟游括羽镞砺益宏肆于文词今元辅

绵竹公从其兄游高阳之门君与之驰骋上下

不少退次而同县李文敏公在史馆亟以英妙

目君年三十得恶疾卧蓐三年舆疾试京兆辄

得隽明年试礼部疾甚不能自力乃罢归未几

而卒崇祯元年之三月也年三十有四妻韩氏

两浙运使作楫之女生二子煜与煌也既葬之

十年煜巳为诸生有声以其姻家蒋戸部范化

所著状谒铭于余状称君内行淳至奔其祖之

丧四百里见星而行不言不食抚棺恸哭绝而

复苏家本素封与朋友交补衣蔬食如后门寒

素盖士之孝友壹行怀仁蕴义者也而以一举

子病天岂不悲哉呜呼高阳之门海内之雄俊

集焉余犬马之齿长故弟畜楚惟而文敏绵竹

皆以一饭先予而君又为楚惟之弟子盖高阳

之门长则逊余而少则推君也十馀年以来文

敏以故相为先朝旧臣绵竹新在日月之际而

君巳前死余则幽忧穷蹙祈死而不死盖少而

不遇者莫如君而老而不遇者莫如余也今吾

师岿然若鲁灵光楚惟兄弟鄂柎竞爽余乃执

笔志君之墓⿰面⾒SKchar文字之役不巳恧乎岂吾

师之门固亦如许商之 四科郑玄之薄官阀

而君之子不以我为老耄而舍我乎抑亦君之

札瘥夭折为天所奇左非世之卓荦偏人固不

足以表其幽而抒其愤乎不然则或者君赋命

之穷及其枯骨墓中之片石犹不𫉬徼惠于演

纶画诏者以耀泉壤而固以属余也斯其可悲

也巳铭曰

此子也才余为之铭可以不死有子而孝谒余

为铭斯为有子高河汤汤佳城儗儗有光如虹

长映箕尾

  博野王秀才墓志铭

秀才王姓不知其名博野人王教官之第三子

也娶吾师髙阳公侧室之女崇祯戊寅吾师阖

门死虏秀才亦死焉高阳公之长子铨以高苑

令奔丧归渴葬以俟 天子之恩命哀其妹之

早寡慬而不死也属余志其夫之葬铨之言曰

秀才之世父讳兴与先君同举于鄕吾弟含之

岳翁也秀才又娶吾妹两家盖世为婚姻其为

人悛悛退让攻苦力学不以家门炫耀鄕里生

万历戊午死时年二十有一数生子而殇遂

无后吾妹茕茕寡妇秀才之介弟磨牙相吞噬

赖上官保全之耳得吾子之一言以葬其夫未

亡人实藉镇抚焉子其无辞呜呼志其墓不知

其人叙其人不知其名古未有也虽然吾师之

子孙接踵而死虏者河岳其相而钟吕其音皆

雄骏奇伟人也秀才为吾师之婿相与掉鞅词

场颉颃下上知其器资俶傥非庸庸佼佼者也

吾师之阖门乘城而死转战而死巾帼襁褓而

死靡不裹创飮血握拳裂眦秀才之死我知其

非望风逃遁引颈而就刃者也秀才死矣进而

陪吾师之后乘登顿九天回翔帝所退而与诸

子相从英魂灏气乘雷载云匽薄字宙之闲秀

才虽死犹不死也余老且衰矣槁项黄馘视息

田闲使吾师含敛之事愍恤之典仅托于殿师

之夙沙⿰马叅 -- 骖乘之同子不能扣阍诣阙以片言自

效于师门余之生曾不若秀才之死也巳徇铨

之请为之志以慰其妹之思而又作招魂之词

以相其哀铭曰

天门闭兮九坑痯墨水沸兮白沟断甲耀日兮

城压云虏肉薄兮士争先隳斗极兮裂天鼓列

星从兮陨如雨戈摏喉兮矢穴肠膏生磷兮骨

负霜结余冠兮整余带须龙辀兮云之际从公

子兮挟鬼雄怒风悲兮啸雨灵魂归徕兮反故

居祝背招兮妇为尸靑春谢兮白日短兰膏明

兮长夜遟祀国殇兮陈浩倡灵娱乐兮听歌诗






牧斋初学集卷第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