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斋初学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二 牧斋初学集 卷第六十三
清 钱谦益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崇祯癸未刊本
卷第六十四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三

 神道碑二

  嘉议大夫太尝寺卿管国子监祭酒事赠

  礼部右侍郞谥文恪傅公神道碑

呜呼吾师太原文恪公既没之三十三年而门

生钱谦益始书其墓隧之碑曰公讳新德字明

甫太原之定襄人也世为农家祖汝楫父应期

始为儒生母樊氏梦月光四射星斗文字粲然

先属于腹惊呼而生公甫能言辄能记太公所

读书倍诵于怀中七岁属文如风雨惊骤时以

为圣童二十登鄕书明年巳丑举进士选翰林

院庶吉士教习三年请假归又三年尽读经史

子集之书近穷掌故旁摭释典钩连穿穴而后

其学始大就甲午除翰林院𥳑讨又六年迁南

京国子监司业三年满考复任又二年始陞右

春坊右中允丁太公忧丧葬用古礼墓祭徒步

五十里哀动路人终丧将不出樊安人固命之

乃强起丙午主南京试历本坊右谕德庶子又

四年始陞太尝寺卿管国子监祭酒事词林觊

望迁拜不乐居两雍公叹曰养贤造士国家之

急务此官非冗长也南陈北李彼何人哉后先

条奏主于崇教化考德行谓从祀不当专重文

学宜推广许赞之议进张巡文天祥等以风厉

人心在南雍申明条约作八朂以耸善作八诫

以抑恶晨夕集诸生堂下劝诱如諈诿训戒如

誓命反复㦧怛如家人父子孝秀𥳑习榎楚废

弛满考及迁投业远送望慕嗟咨唐之阳城无

以尚也在北雍讲贯教督不懈益勤故有弱疾

寝剧辛亥七月十四日卒于官舍年四十有三

疾革命授几焚芗拥被南北向扣头而没同官

合赙之乃克敛 上赐祭葬给驿以归赠礼部

右侍郞谥曰文恪娶阎氏三子庭诗以䕃为𠛬

部郞中庭礼庭兰皆诸生葬于定襄城东南十

五里高长山之原公生而短小文弱手足皆纤

细异尝人顺祥和雅声出金石见者皆心醉曰

真翰𫟍人物也明内柔外㳟大慈小足布武惟

恐先人口嘘气犹恐伤人其于进退泊如取予

介如也南司业满考旦夕当迁四明谓曰此官

无肯往者盍再借一二年乎公谢曰与南诸生

殊相安倘不即幽黜亦不愿去也四明有意远

公公亦心喜其远巳而不见词色福淸雅知公

公不能作意近之叙迁平进而巳久于南雍词

林有嫁老女之SKchar公笑曰缝衣裳羃酒浆老女

亦有微长终不能顾千金之求百两之迎倚门

而相招矣福淸当国公语所知曰痞膈病𭰹须

大承气汤疏解犹悠悠泛泛用补中之剂令人

转思王山阴耳公之生平立身持论此其大端

也公在史馆与南充黄昭素会稽陶周望深研

性命之学尝谓昭素人议赵大洲学禅大洲直

任不辞腾诸奏牍视阳明改头换面更进一格

又谓周望二程辟禅语录中却多妙义是从儒

宗中透入禅宗暗合而不自知若东揜西䕶阴

用而阳斥之此禅门五宗技俩非吾儒立诚之

行径也公内閟心宗外修儒行重䂓叠矩不染

狂禅气息人以为学佛作家吾以为吾儒世适

也盖尝论之贤者之生于世也譬诸商彝周鼎

陈宗庙而后尊干将莫耶试剸割而后利此其

恒也其有含章履和闲世而一见者如麟趾驺

虞虽异𩔖知其不践不杀也如誉星卿云盲者

知其为祥明玕良玉愚者知其为宝也天之生

之固将置之明堂东序玉瓉黄流之闲世莫得

而垢氛人亦莫得而轩轾也吾所见伟人硕儒

亦多矣若是者非公不足以当之至其微言精

义辟儒释之牖戸出死生之津流者固非未学

之所识而丰碑亦不可得而详也公尝授天官

律历于范礼部授几何数于西人授青乌于平

定李生授黄白于胡叟 -- 臾 ?其书皆不传其藏于家

者有文集二十卷大事狂谈四卷总集𩔖书千

馀卷铭曰

严严紫宫孰疏禁诃睥睨斗柄輷輘雷车帝曰

竖子汝下无苦乘风蹑云送汝帝所虽则下谪

不在尘寰何以置之瀛州道山中秘之阁列仙

所居红药当階靑藜照书出入金门回翔頖宫

剑佩参差礼乐肃雍朝市熏灼火聚炎蒸淸秋

萧辰冰壶玉衡名利喧呶吞腥啄膻闲房燕处

静啸淸弦观化而来限满而去东观西淸累苏

何处英声八区遗书千轴云过太虚灯传空谷

圣人之山河曲汤汤山宫水袭公魄所藏白首

门生怛化无极敬撰芜词以篆好石

  光禄大夫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翰林院

  学士萧公神道碑

天启五年礼部尚书掌詹事府宣化萧公引年

乞休 诏进光禄大夫子一品诰命驰传归七

年二月以疾卒于里第年七十有四 天子念

先朝旧学遣祭赐葬恩礼有加公薨后十有二

年为崇祯十一年 天子维新大政临轩御殿

更定馆制亲𥳑阁员海内喁喁想望治平而谦

益方颂系长安遇公之任子鸿襄鸿靖相与伏

地而泣逾年释归乃获论次公事状书其墓隧

之碑谨按 神宗皇帝时天下无事 天子富

于春秋与公卿大夫率繇 祖宗故事愼重馆

阁之选储偫人才为异日用而儒学文章端方

俊伟之人出公讳云举字允升姓萧氏其本出

自宋萧叔大心封于萧遂以为氏繇汉迄梁代

为侯王唐季有讳殷者为马殷判官避乱江西

之泰和再徙泸源国初适戍广西为南宁之宣

化人曾祖讳蕃祖讳满考讳栋以公贵累赠如

其官妣皆一品夫人公生于其父高要令之官

舍高要公梦五色云捧日觉而公生因以名焉

生七年母朱夫人卒擗踊叫号人呼孝童二十

举鄕试万历十四年举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

三年授𥳑讨公少负才藻风发泉涌在史馆𭰹

思下视刋华落实耑勤问学鲁人弗如识者⺊

其有公望矣自𥳑讨陞左赞善凡十年自左赞

善历国子监司业右庶子陞祭酒詹事凡九年

在詹端四年升礼部右侍郞教习庶吉士又一

年改吏部右侍郞充经筵日讲官三品满六年

以继母羊太夫人里居乞省觐伏殿门泣三日

乃得请天启初召用陞礼部尚书未一载遂致

仕归公笃诚祥顺行安节和为东朝讲官斋心

祓虑敷陈善败 光庙叹嘉焉事 神庙撰进

讲章篝灯整衣肃如对御不以人主静摄必自

假易 神庙𭰹知之欲枋用而未果也万历之

有党论也甘陵汝南之议不欲附君子故去天

启之有奄祸也黄门北寺之狱不忍附小人故

再去回翔词垣栖迟衰晚不以容悦持禄不以

击排植党不以年至隳节不以时危易行其不

终大用也斯以为端方俊伟始终一德之君子

与呜呼国家史馆之制所以储才养相计安军

国可谓至矣抜自草茅置之禁近体优则其气

舒局冷则其志澹枕籍经史无簿书期会之役

则其神𥳑优游年岁无传遽拜除之竞则其智

恬三百馀年谋王体而断国论有若金陵之议

升祔新都之阻封爵莫不援据编帙取携腹笥

固未尝薄馆阁为乏材SKchar翰墨为无用也谦益

登朝时佐吏礼则公与崇仁吴公掌院则耀州

王公掌詹则晋江翁公祭酒则定襄傅公此五

公者金声玉色质有其文出入殿廷朝右改色

彧彧乎彬彬乎盛世之词臣也诗有之凤凰鸣

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繇今思之万

历四十年闲岂非成周卷阿之盛际与谦益论

著公事而及此者庸以著 祖宗养士之仁彰

 神宗久道之化赞飏休明昭示后世亦公之

遗志也夫公前娶邓氏后娶何氏皆赠一品夫

人有子八人曰鸿图鸿业鸿襄鸿靖鸿庆鸿祐

鸿誉鸿振鸿业万历丙午举人鸿襄戸部山东

淸吏司郎中鸿靖太仆寺厅主簿所著有靑萝

集五十馀卷别集若干卷公主万历庚戌会试

笃谦益座主殿试读卷又首抜焉所以教诲期

待甚厚衰迟坎陷老而无成公之二子不以为不

肖有点于师门也以公碑诿焉故不敢辞铭曰

于穆 神宗如日方中王多吉士翙翙雍雍有

美萧公奋迹粤西道山蓬阁来游来仪焯彼民

誉蔚为国宝公于斯时麒麟朱草乃𣈆坊局乃

教成均如衮掌诰如贽考文明廷开窗细旃纳

牖公于斯时玉铉大斗东观再游西京出祖哀

此宫邻伤彼金虎布袍归里饬巾待期公于斯

时夏鼎商彝丁年俊英白首魁艾𣏌梓明堂榰

柱昭代孰培养是 神宗之仁豊水有𦬊诒厥

子孙苍梧之坟乔木千章 帝命显融丰碑煌

煌有君有臣是保是师我铭不忘 神祖之思

  慈溪冯氏先茔节孝碑

天启元年有诏追录 光宗皇帝东宫旧学赠

故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冯公为礼部

右侍郞予祭葬䕃一子越九年已已公之季子

尔达奉公与太宜人两世之柩返葬于慈溪葬

之后十九年其门生钱谦益乃为论世考德铭

诸丽牲之碑谨按慈溪冯氏叔和往五代之际

仕吴越为尚书叔和二十世吉亨永乐中为给

事中吉亨四传为淳淳生时桂时桂生四子其

叔为孝廉府君讳赞即公之考也府君初娶于

沈就昏长安遂占籍锦衣卫嘉靖甲子中顺天

鄕试继室以刘氏生公公讳有经字正子五岁

而孤刘年二十有二万历丁酉刘年五十公上

疏言母刘苦节 诏旌表其门为节妇又九年

公五品满三考赠府君如其官而刘始封太宜

人太宜人之归也府君已举于鄕府君性至孝

负笈䇿蹇授诗恒山孤竹闲所得修脯封题以

遗二亲不敢名一钱太宜人勤劳共俭黾勉有

无不以关府君也府君疾革指公以属太宜人

曰孺子之生也梦老人剑以𢌿我曰以节妇子

为而子梦如可践也吾不悼其不幸于土中矣

太夫人剺面绝食忍死襄事藁葬府君于外家

墓旁而依其母以居府君之伯氏持太公贷钱

劵责诸遗橐太宜人尽室以偿而身自忍饿日

旴未炊抱孺子而泣宗人欲夺其志作挽诗以

讽太宜人拜而泣曰宗人朂我矣敢不自力公

六岁以舅氏为外傅太宜人丙夜课读刀尺与

吾伊声朗朗相应公闲持尺蹄搏弄藏匿袖中

太宜人逼而夺之则所私属程文也乃大喜悉

发府君遗箧予之兵农礼乐之书部居粲然公

得以谙暁为通儒府君之遗教也年二十举乡

试又三年巳丑举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甲午

除编修戊戍陞右春坊右中允庚子充 东宫

讲读官一日讲官进拜 皇太子偶不为起公

奏曰臣等承之春宫辅导无状致 殿下失起

立之礼敢请其罪 光宗改容谢焉是年请假

归葬府君藁葬三十年棺不能受繂治木更敛

貌如生人汗津津浮頞额公一恸闷绝噀血渍

面倾洒如洮颒巳而奉太宜人扶府君榇归葬

于夏嶴之原𡘜踊如初丧感动行路公疏请庐

墓行服三年 上不许 皇太子临讲数问冯

先生还否吏部勒限趣就道乃还职公在坊局

九年繇谕德洗马历庶子皆不辍讲读霜天雪

夜太宜人未尝不夙兴曙戒公每进讲念母师

之训静共斋栗著见于进止之闲 皇太子恒

目属之曰冯先生孝子也公念太宜人老不乐

仕进时方钩四明之党多所连染遂抗章移病

疏十上乃得请闲居奉母修白华之养者七年

而太宜人考终公哀恸致毁誓不欲生逾小祥

而滋甚刘宜人病脾绝而复苏仿佛见太宜人

为䕶持公拊心哭曰死者果得相依于地下乎

吾死不复返矣奄然无声痛入黄泉竟以不胜

丧而卒乙卯十月十四日也年五十妻李氏继

妻陆氏刘氏皆先卒子三人尔SKchar尔发尔达皆

诸生尔偃早夭尔发承䕃后公十年卒谦益以

天启𥘉哭公于近郊之殡宫退而谓尔发曰日

月有时方隅未静返葬则未遑慢葬则不可子

将谓何尔发曰先人居恒谓太公三世反葬于

周为不忘本易箦之夕口喃喃扶榇南下尔发

所不以两世归葬弃先人之坠言者他日亦无

以见吾子矣甲子试锁院不中填塞呼愤一昔

而卒尔达以一孤僮继父兄之志柩车累累舳

舻相衔跋涉水陆誓戒徒旅闲关四千里克襄

大事呜呼艰哉㳟惟太宜人之节绰楔岿然与

觚棱相望而杨宫庶守勤撰公行状于历官之

下系之曰孝子本朝馆阁大臣以孝子特闻者

吾未之见也然则公之爵位不能传遽至于公

卿固可以无憾而冯氏之先茔视世之周阁高

门象祈连而署京兆者其崇庳何如哉谦益敢

窃取史氏之义大书特书刻其碑曰慈溪冯氏

节孝之阡而为之铭曰

惟府君之孝夭折是悼如草伤于春弗逮雨膏

惟母师之节如山有截如泽坚于冬霜淸冰栗

雏啄鷇哺再世而滋哀哀藐孤奋为 帝师入

侍铜辇出奉版舆封有紫诰旌有⿰氵𭝠书母生而

生母死而死承华无人重泉有子兵燹惊疑关

河修阻孤僮反葬神实相汝鄮山严严慈水汤

汤节妇孝子千秋之藏匪山则嶞匪水则回天

地元气归藏在斯思皇多士冯翼孝德永锡尔

𩔖以胙王国文惭怀铅谊重负土螭首龟趺敬

告终古

  南京𠛬部浙江司郞中封资政大夫兵部

  尚书李公神道碑铭

今上十三年即家起大司马李公于南京叅赞

机务司马之父𠛬部公年八十七矣呼司马而

诏之曰汝母以我老偃蹇朝命留都吾旧游梦

寐未能忘也吾幸健杖屦逐子而行汝以服官

吾以就养不亦可乎司马顿首奉教公居留署

三月曰可以归矣司马送之江干伏地恸哭瞻

望弗及乃还都人聚观感泣以为是父是子忠

孝一门斯可以教世者也八月二十七日公考

终于里第司马不俟奏报见星而奔⺊以某月

某日大葬于松林塘之祖茔走使四千里俾契

家子钱谦益书其隧道之碑谦益曰诺为序而

铭焉序曰公姓李氏唐西平忠武王之后有宪

者观察江西游刺史袁州子孙家焉再传徙吉

水之谷村有桂者入明与梁寅诸名士为友桂

生京京生吉吉生威威生贵爵贵爵生赠兵部

尚书秀即公之父也公讳廷谏字信卿少负颖

异十岁以才笔雄里中万历癸卯与司马同举

于乡既歌鹿鸣动色相戒曰壮而举如日出之

明晚而举如灯烛之光有以自厉无相辱也累

试南宫不第除广德州学正迁南京国子监博

士再迁南京大理寺评事久之陞南𠛬部山东

司主事改浙江司郞中内计镌级调用遂不起

用司马贵封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再封兵部右

侍郞以逮今官公之为人齐庄易直明允笃诚

自其鄕举时补衣蔬食父子徒步乡先生邹忠

介公曾㳟端公闻而叹曰吾江右素风不坠矣

其为学正也视诸生如其子弟教其不及而贳

其非辜诸生之佻达者莫不始而惮既而服久

之矍然而顾化也直指使者檄祀其师于名宦

集诸生公议得其暴横状力寝其议直指心恚

公卒无以罪也在国学一如其为学正当省试

时国子先生之室戸屦恒满公惟衡门两板而

巳三年不迁繇廷评量移比部小大之狱必以

情本伦尝依法比不为𭰹文周内叔侄讼产不

决廉知为外家所嗾执而惩之谕以至情恸哭

相让而罢庐阳盗杀人窜匿南都反以盗首被

杀家欲连逮相抵公曰此必有异系其人于狱

巳而庐阳来告果逋囚也乃服辜督抚之子伪

为省郞符传执送法司督抚惧遣人来杀之公

曰父子天性也况杀人以媚人乎命纵之其人

不忍去复自归服城旦督抚竟发愤死而省郞

亦用是败人咸以平允归公司马繇邑令征入

西台正色谠言为党人所挤拜以考功法中之

公与司马环堵萧然讲道论德诸子雁行执经

以侍父子闲自为知巳也司马遭奄祸缇骑四

出公不色变其再起也公不色喜惟勉以知几

顺命忠君报国而巳家居十馀年无求田问宅

之事无梯山架𡋹之举无煦呕骫骳之态无崖

岸崭绝之容诚敬以孝享惇睦以善俗以战兢

愼独砥后贤以躬行实践砭伪学神明坚悍老

而不衰端坐隐几坦然委顺盖笃实光辉好德

令终之君子也世之衰也士皆好圆而恶方丰

表而啬里姚江之良知佐以近世之禅学往往

决藩逾垣不知顾恤风俗日以媮子弟日以壊

有如公者岂非古之师儒也与岂非鄕先生没

而祭于社者与司马奕世载德光而大之规言

矩行不越寻尺父子之闲有濳耀而无崇庳本

朝称江西士大夫家法先河后海必归本于公

呜呼可谓盛矣公娶周氏累赠夫人继刘氏万

氏累封夫人子五人长邦华即司马次邦英云

南曲靖府推官邦邦邦蔚皆邑诸生而邦

著贡于廷孙男十五人冡孙士开邑廪生殉弟

溺死奉 㫖旌表公之家训征焉铭曰

于惟李公如玉有瑞百行既圆五福斯备公为

书生岿然长德及为师儒威仪抑抑抠衣升堂

颂礼有严春弦夏诵朝齑暮盐再为法官不诡

不訹矢其素心视我丹笔萧然虚止归老紫荆

澹庵之澹诚斋之诚国为元龟邦为胡耇教义

模楷匪山伊斗五福维何福寿考终有子骏发

高明显融皇天何私荷此百禄箕畴有征惟德

作福司马受命匡我王国文武吉甫中兴是式

源𭰹流长尔哀尔思玄堂有耀宠章鼎来勒诗

螭龟作颂是似耄龀来式敢告惇史

  通奉大夫湖广布政司左布政使王公墓

  碑

天启元年蔺酋陷重庆围成都朝议推兵部武

库司郞中王某通知兵略宜出监军事公慨

衔命以往贼声言将趋荆门犯留都仕宦入蜀

者皆檥舟夷陵踧踖盼望川东道徐公如珂奋

臂不顾乘单舸入峡公则繇汉中走栈道单车

𫐆辘冰雪塞路六十日而抵蜀蜀人惊而相告

吴中一时乃有两王尊耶公既受事戒将士𥳑

师旅洒血以誓众曰所不灭贼以报 天子视

此血矣二年二月复江安县五月复泸州六月

复纳溪合江仁怀诸县三年春率师捣其穴冬

入龙场破土城斩猡关诸苗奢酋父子杀母

妻夜遁遂乎永宁而公之复泸州也徐公亦以

是月督四道兵鏖贼重庆城下禽张樊二酋奢

贼失气遁永宁我师合而蹴之最平蜀之功公

与徐公为多捷奏加陞二级赏银四十两仍

命与徐公皆遇巡抚缺推用徐公以久次入为

卿而公仅循资量移蜀之争功者至于飞章

抵谰槛车逮系而公悛悛不自明人皆以公为

长者也师之渡泸也公命缚苇为船系之江岸

我师乘风雨夜进贼惊溃争芦筏以渡溺而歼

焉捣巢之师繇仁怀达落红一夫负米四斗扳

崖下上顚顿绝壑公令缘溪伐木造舟以济日

运可三百石士皆𪧐饱遂以集事公在行闲三

载躬擐甲胄冒矢石中箐之役长宁纳溪二师

俱覆昏夜归泸整师断后矢属于鞍者数矣事

平之后开府建牙者相望而公独浮湛藩臬自

此遂无意于功名之会以年至乞休此可为长

叹者也公讳世仁字元夫世居太仓之龙市以

赀雄于鄕富而好行其德曾祖拭鸿胪寺署丞

祖焘父嘉言皆诸生母钱氏举万历辛丑进士

除漳州府推官父丧服除补南昌府推官入为

兵部车驾司主事历武库郞中以叅政监军于

蜀陞右布政于福建寻改湖广致仕公居官廉

平恺悌官司理以平允称官枢曹以勤敏称官

藩臬以治办称生平无先人之心无封巳之行

不崖岸以立名不径窦以营利随牒以进奉身

而退休休如也蹇蹇如也天性孝友内行惇至

厚亲党笃故旧收惸𭒀恤饥寒皇皇乎如有所

耆也汲汲乎如有所追逐也致仕归田修闲居

遂初之乐亲知过从契阔谈宴賔至则命觞赋

诗诗就则征歌度曲感西征之劳苦演为传奇

使童子登场按拍以相娱乐酒阑歌阕客有为

公忾叹者公笑曰大地皆戏场吾与君皆观场

之人也何容置欣慨于其闲哉有别业在吴淞

之濵公之子应征春秋佳日载酒速客奉公游

燕其闲画船箫鼓酒旗歌扇出没于渔湾柳渚

之中公顾而乐之丁丑九月酹酒芙蓉花下曰

劝汝一杯酒从此别矣归三旬而疾作谈笑诀

别倏然若羽化者呜呼公可谓五福浑圆高朗

令终之君子矣公卒于崇祯十年十月朔日享

年八十有一娶温氏继室鲁氏并赠夫人子应

征应微应行皆国子生十五年十一月葬光福

之新阡公我钱之自出于余中表兄弟也余之

论次于其细行及历官行事皆不得尽载特详

书其西征之功状与其有劳而不见庸者如此

铭曰

公方羁贯头角觺觺雍河决江大放厥辞鹊起

射䇿释褐牵丝麟仁不履鸿渐有仪寇讧西南

欲裂坤维井络路塞剑阁羽驰公出监军洒血

誓师我疆旋复贼巢遂夷泸河濳渡箐路穷追

船回礟及马旋矢随 帝记厥勚冠于西陲回

翔滋久角巾东归痯痯劳人脱此SKchar羁法曲窈

眇洞箫叅差宫移羽换丝奋肉飞戏场何乐战

场何危当筵一笑拊手大归公膏虽屯厥有慭

遗蔼蔼孙子以畬以菑西山之阡冡木蔽𧇊邓

尉朝云震泽汐池胄子危诵秀眉遗思过者必

式视此丰碑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