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斋初学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七 牧斋初学集 卷第六十八
清 钱谦益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崇祯癸未刊本
卷第六十九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八

 塔铭一

  憨山大师庐山五乳峰塔铭

我 神宗显皇帝握金轮以御世推 慈圣皇

大后之志崇奉三宝以隆顾养 上春秋鼎盛

前星未耀 慈圣以为忧建祈储道场于五台

山妙峰登公与憨山大师实主其事 光宗贞

皇帝遂应期而生于是二公名闻九重如优昙

钵华应现天际妙峰不出王舍城大作佛事而

大师有雷阳之行其机缘所至横见侧出固非

凡情之可得而测也大师之迁化于曹溪也大

宗伯宣化萧公亲见其异为余道之巳而南海

陈迪祥以行状来谒余表塔余曰有吾师宣化

公在他日请为第二碑又明年乙丑其弟子居

庐山者曰福善奉全身归五乳而留爪髪于曹

溪走书来告曰大师东游得子而憙曰刹竿不

忧倒却矣灯灺月落晤言亹亹所以付嘱者甚

至塔前之铭非子谁宜为余何敢复辞谨按师

讳德淸族蔡氏全椒人也父彦高母洪氏梦大

士抱送而生七岁叔父死尸于床问母从何处

去即抱死生去来之疑九岁能诵普门品年十

二辞亲入报恩寺依西林和尚内江赵文肃公

摩其顶曰儿他日人天师也十九祝髪受具戒

于无极某公听讲华严玄谈至十玄门海印森

罗尝住处悟法界圆融无尽之㫖慕淸凉之为

人字曰澄印从云谷会公缚禅于天界寺发愤

叅究疽发于背祷䕶伽蓝神愿诵华严十部乞

假三月以毕禅期祷巳熟寐晨起而病良巳三

月之内恍在梦中出行市中俨如禅坐不见市

有一人也雪浪恩公长于师一岁相依如无著

天亲嘉靖丙寅寺毁于火誓相与畜德俟时以

期兴复师既岿然出世而雪浪卒为大论师修

治故塔稍酬誓愿焉师尝听讲于天界厕溷淸

除了无人迹意主东净者非尝人也访之一黄

面病僧目光激射遂与定参访之约质明则巳

行矣即妙峰登公也师以江南习气软暖宜入

冬冰夏雪苦寒不可耐之地以痛自摩厉遂飘

然北迈天大雪乞食广陵市中曰吾一钵足以

轻万锺矣抵京师妙峰衣褐来访须髪鬖𣯢如

河朔估客师望其眸子识之相视一笑叅遍融

贞公融无语惟张目直视又叅笑岩岩问何方

来曰南方来岩曰记得来时路否曰一过便休

岩曰子却来处分明游盘山至千像峰石室见

不语僧遂相与樵汲度夏时万历元年癸酉也

明年偕妙峰结冬蒲坂阅物不迁论至𣑽志出

家顿了旋岚偃岳之㫖作偈曰死生昼夜水流

花谢今日方知鼻孔向下峰一见遽问师何所

得师曰夜来见河中两铁牛相鬬入水去至今

绝消息峰曰且喜有住山本钱矣遇牛山法光

禅师坐叅请益法光发音如天鼔师𭰹契之送

师游五台诗云雪中师子骑来看洞里濳龙放

去休且曰知此意否要公不可捉死蛇耳师居

北台之龙门老屋数椽在万山冰雪中春夏之

交流澌冲击静中如万马驰骤之声以问妙峰

峰举古人三十年闻水声不转意根当证观音

圆通语师然之日寻缘溪横彴危坐其上初则

水声宛然久之忽然忘身众籁閴寂水声不复

聒耳矣一日粥罢经行忽立定光明如大圆镜

山河大地影现其中既觉身心湛然了不可得

说偈以颂之游雁门兵使胡君请赋诗甫构思

诗句逼塞喉吻从前记诵见闻一瞬现前浑身

是口不能尽吐师曰此法光所谓禅病也惟熟

睡可以消之拥衲跏趺一坐五昼夜胡君撼之

不动鸣击子数声乃出定默坐却观如出入息

住山行脚皆梦中事其乐无以喻也还山刺血

书华严经点笔念佛不废应对口诵手画历然

分明邻僧异之率徒众来相嬲巳皆赞叹而去

尝梦与妙峰夹侍淸凉大师开示初入法界圆

融观境随所演说其境即现又梦登弥勒楼阁

闻说法曰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

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自此识智之分了然心

目也师既建祈储道场遂远遁东海之牢山

慈圣命龙华寺僧瑞庵行求得之遣使再征不

能致赐内帑三千金复固辞使者不敢复命师

曰古有矫诏赈饥之事山东岁凶以此广 圣

慈于饥民不亦可乎使者持赈籍还报 慈圣

感叹率阖宫布金造寺赐额曰海印师诣京谢

恩为报恩寺请藏 上命师赍送因以便归省

父母寺塔放光累日迎经之日光如浮桥北度

经在塔光中行也师还以报恩本末具奏曰愿

日减膳羞百金十年工可举也 慈圣许之岁

乙未而黄冠之难作师住山十三年方便说法

东海弥离车地咸向三宝而黄冠以侵占道院

飞章诬奏有㫖逮赴诏狱先是 慈圣崇信佛

乘敕使四出中人谗构动以烦费为言 上弗

问也而其语颇闻于外廷所司遂以师为奇货

欲因以株连 慈圣左右并按前后檀施帑金

以数十万计拷掠备至师一无所言巳乃从容

仰对曰公欲某诬服易耳狱成将置 圣母何

地乎公所按数十万在县官鍿铢耳 主上纯

孝度不以鍿铢故伤 圣母心狱成之后惧无

以谢 圣母公穷竟此狱将安归乎主者舌吐

不能收乃具狱上所列惟赈饥三千金有内库

籍可考 慈圣及 上皆大喜坐私造寺院遣

戍雷州非 上意也达观可公急师之难将走

都门遇于江上师曰君命也其可违乎为师作

逐客说而别师度庾岭入曹溪抵五羊赭衣见

粤帅就编伍于雷州岁大疫死者相枕籍率众

掩薶作广荐法会大雨平地三尺疠气立解叅

政周君汝登率学子来扣击举通乎昼夜之道

而知发问师曰此圣人指示人要悟不属生死

一著耳周君怃然击节粤之孝秀冯昌历辈闻

风来归师拟大慧冠巾说法构禅室于壁垒闲

说法华至宝塔示现娑婆华藏涌现目前开悟

者甚众居粤五年乃克住锡曹溪归侵田斥僦

舎屠门酒肆蔚为宝坊缁白坌集摄折互用大

鉴之道勃焉中兴甲寅夏师在湖东 慈圣賔

天诏至恸哭拂剃返僧服又二年念达观法门

死生之谊赴葬于双径为作茶毗佛事箴吴越

禅人之病作担板歌吊莲池宏公于云栖发挥

其宻行以示学者自吴门返庐山结庵五乳峰

下效远公六时刻漏专修净业居四年复往曹

溪天启三年癸亥宣化公赴召来访剧谈信宿

公谓师色力不难百岁更坐二十馀夏如弹指

耳师笑曰老僧世缘将尽幻身岂足把玩哉别

五日果示微疾韶阳守张君来问师力辞医药

坐语如平时既别沐浴焚香集众告别危坐而

逝十月之十一日也溪水忽涸百鸟哀鸣夜有

光烛天三日入龛面颜发红须发皆长鼻端微

汗手足如绵僧徒惊告谓师复生萧公语余衰

老赴阙跋渉二万里何所为哉天殆使为师作

末后证明耳呜呼知言哉师长身魁硕气宇堂

堂所至及物利生机用善巧如日晅雨润加被

而人不知山东再饥师尽发其囷亲泛舟至辽

东籴豆以赈旁山之民咸免捐瘠税使与粤帅

有𨻶嗾市民以白艚作难群噪围帅府师缓颊

谕税使解围不动声色会城以宁珠船千艘罢

采不归剽掠海上而开矿之役绎骚尤甚采使

谒曹溪师以佛法摄受徐为言开采利害繇是

珠船罢采不入海而矿额令有司岁解制府戴

公诒书谢曰吾乃今知佛祖慈悲之广大也师

为余言居北台大雪高于屋数丈昏夜可鉴毛

髪坚坐待尽身心莹然迟明塔院僧穴雪以入

相携行雪洞中里许乃出当诏狱拷治时匆入

禅定搒棰刺爇若陷木石逾年在雷阳郡丞以

矿事被逮侍者惶遽传告毒楚卒发几无完肤

此楞伽笔记所繇作也东游至嘉兴楞严寺万

众围绕有隶人如狂易状搏颡不巳曰我寺西

仲秀才也身死尚在中阴闻肉身菩萨出世附

隶人身求解脱耳师为说三皈五戒问解脱否

曰解脱竟懵然而𮗜师之树大法幢为人天眼

目岂偶然哉师世寿七十八僧腊五十九前后

得度弟子甚众从师于狱职纳槖𫗴者福善也

终始相依于粤者善与通炯超逸通岸也贵介

子弟剜臂然灯以求师道现大士像于疮痂中

而坐脱以去者即墨黄纳善也粤士归依者冯

昌历为上首御史王安舜孝廉刘起相陈迪祥

欧文起梁四相龙璋皆昌历之徒也师所著有

楞伽笔记华严纲要楞严悬镜法华击节楞严

法华通议起信唯识解若干卷观老庄影响论

道德经解大学中庸直指春秋左氏心法梦游

集又若干卷嗟乎师于世闲文字岂必不逮古

人有不逮焉亦糟粕耳师于出世闲义谛岂必

不合古人有不合焉亦皮毛耳惟师夙乘愿轮

以大悲智入烦恼海以无畏力处生死流随缘

现身应机接物末后一著全体呈露后五百年

使人知有一大事因缘是岂可以语言情见拟

议其短长者哉是故读师之书不若听师之言

听师之言又不若周旋瓶锡夷考其生平而有

以知其愿力之所存也谦益下劣钝根荷师记

莂援据年谱行状以书兹石其词宁繁而不杀

者欲以示末法之仪的起众生之正信也铭曰

人生出没五浊世闲生死之涂屹立重关重关

峻复谁不退堕师子奋迅一掷而过济河焚舟

县车束马一钵飞渡谁我御者冰山蛰伏雪窖

沉埋冰解冻释水流花开光明四照上彻帝阍

荣名利养匪我思存震霆赫怒我性不迁桁杨

木索说法炽然觉范朱崖妙喜梅州雷阳万里

谓我何求军持应器横戈杖锡毁形坏衣古有

遗则大鉴重徽灵照不昧屈眴之衣如施画缋

师之示现如云出谷触石肤寸雨必待族云归

雨藏山川自如孰执景光以窥太虚福德巍峨

文句璀璨视此肉身等一真幻匡山不来曹溪

不去塔光炳然长照觉路天启七年丁卯九月

朔尝熟幅巾弟子钱谦益谨述

  闻谷禅师塔铭

闻谷禅师印公以崇祯丙子十二月十七日示

寂于瓶匋之真寂禅院明年丁丑九月初六日

弟子奉全身塔于孔靑之阳师世寿七十有一

僧腊五十有八主丛林二十五年建道场二所

度弟子千有馀人得戒弟子万有馀人师之没

也传戒弟子鼓山贤公千里赴吊补师住处为

其塔上之铭既葬而其上首弟子大坚等扣余

山中复以勒铭为请以余于师有支许之好假

世谛文字演说实相为贤公疏通证明焉亦贤

公之志也余其忍辞谨按师讳广印字闻谷嘉

善人周珊之子母赵氏梦玄武神仗剑领甲士

拥门而生师为儿时左眼角尝见一浮图住空

中稍长父携观大胜寺浮屠讶曰我眼中尝见

此此后遂不复见年十三祝发于杭之开元寺

见壁闲法界图问其师曰十界从心生心从何

处生师不能答往扣西蜀仪峰和尚于淸平峰

教看云门露字师直下挨拶至忘寝食峰举丙

丁童子来求火话诘师举拳挥按痛骂驱出门

白汗津津浃背益发奋力叅年二十四入云栖

进具二十六从介山法师习台宗期年而臻其

奥云栖大师开法净慈特举师为维那数年来

昼则听讲夜则缚禅叅无幻禅师乃谢去讲肆

摄静于西溪法华山单丁四年或数日不食或

一坐连朝叅请渐多乃曵杖而去上双径结茆

白云峰下影不出山者六载看亮座主叅马祖

因绿疑不能释一日见黄瑞香花忽大悟从兹

碍膺之物咸冰释矣出山至云栖受菩萨戒朝

夕请益尽得云栖之道至宜阳叅龙池幻有和

尚池谓师曰何不承当此事共相唱和师不自

肯池曰更欲如何曰视圆悟大慧为多愧耳池

怃然曰当今学者未会先会那能得不自肯如

子者乎老僧当避一头地矣北游五台还至径

山时海内禅席寂寥乃与䯻峰诸师创禅期于

莲居永庆仪峰老人复来自蜀因得重征玄奥

印明临济宗㫖峰归师隐湖之箐山瓶匋为双

径两目孔道行脚往来无一茅盖头师捐衣钵

创数椽为接待之计法施云涌郁为宝坊遂移

真寂废寺旧额名之事既竣杖笠南游隐建州

之废寺凡三载浙僧始物色得之迎请络绎掉

头不顾会主院者相继迁化师不得巳复归视

事四方衲子叅请云集众至五千指禅净双提

规重矩叠称江南法席之最久之复南游栖建

州之宝善四载年七十乃归老于真寂次年腊

月八日说戒毕示微疾逝前一日手书与径山

长老送仁王经劝其展诵报国索纸书诫语泊

然而逝盖贤公之铭师如此呜呼万历中方内

有三大和尚紫柏可公云栖宏公憨山淸公各

树法幢为人天眼目三公入灭魔外横行喝棒

错互吴越之闲人如中风狂走当此之时真修

退藏密传三老之一灯者禅师一人而巳师痛

夫世之盲叅瞎悟者以狂易之病飮涂毒之药

穷老叅究终不以悟自居学者少逞知解必𭰹

锥痛札期于爆断命根而后巳师之砥柱末法

者一也师痛夫世之上堂登座者以俳优之场

演沐猴之戏坚辞僧众不许开堂晚岁正告诸

宰官孀居久矣复肯傅粉墨求嫁耶师之砥柱

末法者二也师痛夫世之架大屋养闲汉荣名

利养市贾相求者真寂告成之后数年退院七

载南游腰包杖锡飘然于荒山野水之闲师之

砥柱末法者三也师器宇冲和神观闲止导迎

善气被褐怀玉有儒者暗然之风其持身卫道

苦心危行如冰之凌霜而益坚如玉之煆火而

愈栗搘柱大法于衰残充塞之馀孤行独往贲

育不能夺也贤公所谓蒙众诮而弗恤犯众怒

而弗顾者信乎其知师者矣师之七十也余为

文以称寿曰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以佛门

观之益信师读之为之破颜微笑今师之葬巳

三年矣踵贤公之后而铭其塔慨刹竿之日倒

愧金汤之无人俛仰法门有𭰹感焉乃为之铭

单传教远禅席寥寥师起其衰如风鸣条禅风

渐扇魔民蜂起师砭其敝如坊止水师不以禅

置律与经历然光明如谷传灯师智愈圆其心

愈密閟悟显修如灯在室宝炬不然金镜式微

誓挥我戈以指悬车风霜剥落冰雪崔嵬穷冬

冱阴孤阳独回楼阁千闲云堂一宿何处是师

本来面目云栖为师永明是宗岿然一塔坐断

虚空闽山浙水吾师在焉明明如月尝照百川

  洞闻禅师塔铭

古之得道者以死生为如幻三昧故有谓坐脱

立亡尚未梦见先师意者世衰圣伏盲师瞽说

各自称尊则非末后一著不足以勘辨之盖亦

末法使然也天启三年七月洞闻禅师示寂于

破山之禅院是时天方溽暑流金铄石越三日

余趋视之垂首趺坐若入正定蚊蚋却避肤理

莹洁四众观者莫不叹异师行解未知其何如

以余所见亦可谓甚难希有者矣师吴江李氏

子少出家入华山为默庵和尚侍者舍而归紫

柏大师大师改名法乘号曰洞闻冯祭酒开之

送似尘洞闻游方序云二上人一脱逢掖一逃

外法俱奇男子体质文弱不耐劳苦一旦以紫

柏师鼓策遂迸裂牵缠给侍瓶锡方出门时巳

无万里此师行脚因缘也初居虞山之三峰徙

天目之中云庵卒老于破山师慈和乐易具大

人相所至住山诛茅束薪偕其徒雪庵拮据庀

治师优游兀傲饮石泉而䕃松柏不汲汲⟍于

荣名利养其视世相轻也斯其临终所得力者

欤师世寿七十二僧腊五十墓在破山寺之南

凡若干步铭曰

师之叅访踵决履穿小扣大击如石出烟归而

住山叅粥饭禅一坐廿夏不震不骞开堂说法

千偈澜翻究亦何有空谷窅然破山嵳峨龙㵎

蜿蜒残灯初日师或在焉

  鹤林法师塔铭

尝熟县治之巽隅建聚奎塔久而未溃于成众

君子聚而谋住持咸曰鹤林法师其人也师遁

迹北山之藤溪幡然而起率其弟子仁方往莅

焉师律行精严四方归仰仁方能捐衣去食伐

木辇土以专勤耆事不逾年塔工大兴崇祯三

年七月师示疾于塔院说偈别众坚坐而逝又

一年仁方亦逝其徒知通等奉全身塔于拂水

岩之西岭以仁方祔焉师讳大寂嘉定赵氏子

甫丱出家得度于䕶国寺永敏和尚受具戒于

云栖大师学经论于绍觉法师单丁行脚凡十

馀年缚禅于庐山游少林礼五台归虞山而老

焉师质貌朴愿志气专壹其尊严毗尼也如法

吏之守三尺谨凛科条而已其讲习经论也如

举子之穷六经穿穴章句而巳繇定以发惠因

相以契性遍叅诸方扣击宗㫖久之于心地渐

有所发明然不敢高其举趾轻言向上事曰吾

株守吾经律而巳说法为人必提唱念佛法门

曰吾所学于云栖者如是而巳坐虞山数夏空

林荒樾午夜施食鬼啸魈吟与𣑽呗相应和日

不重食夜不胁席箧衍无一钱之藏徒仵皆化

之仁方病亟求一故絮籍体竟不可得诸方皆

曰此真鹤林之子也师之葬实崇祯五年十一

月其上首弟子曰智妙即仁方也墓在师之左

方十馀步铭曰

柳子有言儒以礼立仁义佛以律持定恵去律

小经佛道斯替生死海中风波淫裔孰是船

乱流而济师之𮜿行岂曰滞泥涉生死流回翔

鼓枻盲禅魔民横奔狂猘读吾之铭其亦思褰

裳而揭厉也耶

牧斋初学集卷第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