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成公全书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王文成公全书 卷第二十六
明 王阳明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隆庆刊本
卷第二十七

王文成公全书卷之二十六

   续编

  徳洪葺 师文录始刻于姑苏再刻于越再

  刻于天真行诸四方久矣同志又以遗文见

  𭔃俾续刻之洪念昔葺师录同门巳病太繁

  兹录若可缓者既而伏读三四中多简书墨

  迹皆寻常应酬琐屑细务之言然而道理昭

  察仁爱恻怛有物各付物之意此师无行不

  与四时行而百物生言虽近而㫖实逺也且

  师没既乆表仪日隔茍得一𥿄一墨如亲面

  觌况当今师学大眀四方学者徒喜领悟之

  易而未䆒其躬践之实或有离伦彝日用乐

  悬虚妙顿以为得者读此能无省然激𠂻此

  吾师中行之证也而又奚以太繁为病邪同

  门唐子尭臣佥宪吾浙尝谋刻未遂今年九

  月虬峰谢君来按吾浙刻师全书检𠩄未录

  尽刻之凡五卷题曰文录续编师胤子王正

  亿尝录阳眀先生家乘凡三卷今更名世徳

  纪并刻扵全书末卷云隆庆壬申一阳日徳

  洪百拜识

  大学问

 吾师接𥘉见之士必借学庸首章以指示圣学之全功使知従入之路师征思田将彂先授大

 学问徳洪受而录之

大学者昔儒以为大人之学矣敢问大人之学何

以在扵眀眀徳乎阳眀子曰大人者以天地万物

为一体者也其视天下犹一家中国犹一人焉若

夫间形骸而分尔我者小人矣大人之䏻以天地

万物为一体也非意之也其心之仁本若是其与

天地万物而为一也岂惟大人虽小人之心亦莫

不然彼顾自小之耳是故见孺子之入井而必有

怵惕恻隐之心焉是其仁之与孺子而为一体也

孺子犹同𩔖者也见鸟兽之哀鸣𣂍觫而必有不

忍之心焉是其仁之与鸟兽而为一体也鸟兽犹

有知觉者也见草木之摧折而必有悯恤之心焉

是其仁之与草木而为一体也草木犹有生意者

也见瓦石之毁坏而必有顾惜之心焉是其仁之

与瓦石而为一体也是其一体之仁也虽小人之

心亦必有之是乃根扵天命之性而自然灵昭不

昧者也是故谓之眀徳小人之心既巳分隔隘陋

矣而其一体之仁犹䏻不昧若此者是其未动扵

欲而未蔽扵私之时也及其动扵欲蔽扵私而利

害相攻忿怒相激则将𢦤物圯𩔖无𠩄不为其甚

至有骨肉相残者而一体之仁亡矣是故茍无私

欲之蔽则虽小人之心而其一体之仁犹大人也

一有私欲之蔽则虽大人之心而其分隔隘陋犹

小人矣故夫为大人之学者亦惟去其私欲之蔽

以自眀其眀徳复其天地万物一体之本然而巳

耳非能扵本体之外而有𠩄增益之也曰然则何

以在亲民乎曰眀眀徳者立其天地万物一体之

体也亲民者逹其天地万物一体之用也故眀眀

徳必在扵亲民而亲民乃𠩄以眀其眀徳也是故

亲吾之父以及人之父以及天下人之父而后吾

之仁实与吾之父人之父与天下人之父而为一

体矣实与之为一体而后孝之眀徳始眀矣亲吾

之兄以及人之兄以及天下人之兄而后吾之仁

实与吾之兄人之兄与天下人之兄而为一体矣

实与之为一体而后弟之眀徳始眀矣君臣也夫

妇也朋友也以至扵山川鬼神鸟兽草木也莫不

实有以亲之以逹吾一体之仁然后吾之眀徳始

无不眀而真䏻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矣夫是之谓

眀眀徳扵天下是之谓家齐国治而天下平是之

谓尽性曰然则又乌在其为止至善乎曰至善者

眀徳亲民之极则也天命之性粹然至善其灵昭

不昧者此其至善之𤼵见是乃眀徳之本体而即

𠩄谓良知者也至善之𤼵见是而是焉非而非焉

䡖重厚薄随感随应变动不居而亦莫不自有天

然之中是乃民彝物则之极而不容少有议拟增

损扵其间也少有拟议增损扵其间则是私意小

智而非至善之谓矣自非愼独之至惟精惟一者

其孰䏻与扵此乎后之人惟其不知至善之在吾

心而用其私智以揣摸测度扵其外以为事事物

物各有㝎理也是以昧其是非之则支离决裂人

欲肆而天理亡眀徳亲民之学遂大乱扵天下盖

昔之人固有欲眀其眀徳者矣然惟不知止扵至

善而骛其私心扵过髙是以失之虚罔空寂而无

有乎家国天下之施则二氏之流是矣固有欲亲

其民者矣然惟不知止扵至善而溺其私心扵卑

琐是以失之权谋智术而无有乎仁爱恻怛之诚

则五伯功利之徒是矣是皆不知止扵至善之过

也故止至善之扵眀徳亲民也犹之规矩之扵方

圆也尺度之扵长短也权衡之扵轻重也故方圆

而不止扵规矩爽其则矣长短而不止扵尺度乖

其剂矣轻重而不止扵权衡失其凖矣眀眀徳亲

民而不止扵至善亡其本矣故止扵至善以亲民

而眀其眀徳是之谓大人之学

曰知止而后有㝎㝎而后能静静而后䏻安安而

能虑虑而后䏻得其说何也曰人惟不知至善

之在吾心而求之扵其外以为事事物物皆有㝎

理也而求至善扵事事物物之中是以支离决裂

错杂纷纭而莫知有一㝎之向今焉既知至善之

在吾心而不假扵外求则志有㝎向而无支离决

裂错杂纷纭之患矣无支离决裂错杂纷纭之患

则心不妄动而䏻静矣心不妄动而䏻静则其日

用之间従容闲暇而䏻安矣䏻安则凡一念之彂

一事之感其为至善乎其非至善乎吾心之良知

自有以详审精察之而䏻虑矣能虑则择之无不

精处之无不当而至善扵是乎可得矣

曰物有本末先儒以眀徳为本新民为末两物而

内外相对也事有终始先儒以知止为始䏻得为

终一事而首尾相因也如子之说以新民为亲民

则本末之说亦有𠩄未然欤曰终始之说大略是

矣即以新民为亲民而曰眀徳为本亲民为末其

说亦未为不可但不当分本末为两物耳夫木之

干谓之本木之梢谓之末惟其一物也是以谓之

本末若曰两物则既为两物矣又何可以言本末

乎新民之意既与亲民不同则眀徳之功自与新

民为二若知眀眀徳以亲其民而亲民以眀其眀

徳则民徳亲民焉可析而为两乎先儒之说是盖

不知眀徳亲民之本为一事而认以为两事是以

虽知本末之当为一物而亦不得不分为两物也

曰古之欲眀眀徳扵天下者以至扵先修其身以

吾子眀徳亲民之说通之亦既可得而知矣敢问

欲修其身以至扵致知在格物其工夫次第又何

如其用力欤曰此正详言眀徳亲民止至善之功

也盖身心意知物者是其工夫𠩄用之条理虽亦

各有其𠩄而其实只是一物格致诚正修者是其

条理𠩄用之工夫虽亦皆有其名而其实只是一

事何谓身心之形体运用之谓也何谓心身之灵

眀主宰之谓也何谓修身为善而去恶之谓也吾

身自䏻为善而去恶乎必其灵眀主宰者欲为善

而去恶然后其形体运用者始䏻为善而去恶也

故欲修其身者必在扵先正其心也然心之本体

则性也性无不善则心之本体本无不正也何従

而用其正之之功乎盖心之本体本无不正自其

意念𤼵动而后有不正故欲正其心者必就其意

念之𠩄𤼵而正之凡其𤼵一念而善也好之真如

好好色𤼵一念而悪也悪之真如悪悪臭则意无

不诚而心可正矣然意之𠩄𤼵有善有悪不有以

眀其善悪之分亦将真妄错杂虽欲诚之不可得

而诚矣故欲诚其意者必在扵致知焉致者至也

如云䘮致乎哀之致易言知至至之知至者知也

至之者致也致知云者非若后儒𠩄谓充广其知

识之谓也致吾心之良知焉耳良知者孟子𠩄谓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者也是非之心不待虑而知

不待学而能是故谓之良知是乃天命之性吾心

之本体自然灵昭眀觉者也凡意念之𤼵吾心之

良知无有不自知者其善欤惟吾心之良知自知

之其不善欤亦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是皆无𠩄

与扵他人者也故虽小人之为不善既巳无𠩄不

至然其见君子则必⿰𭥯犬然揜其不善而著其善者

是亦可以见其良知之有不容扵自昧者也今欲

别善悪以诚其意惟在致其良知之𠩄知焉尔何

则意念之𤼵吾心之良知既知其为善矣使其不

䏻诚有以好之而复背而去之则是以善为悪而

自昧其知善之良知矣意念之𠩄𤼵吾之良知既

知其为不善矣使其不䏻诚有以恶之而复蹈而

为之则是以恶为善而自昧其知恶之良知矣若

是则虽曰知之犹不知也意其可得而诚乎今扵

良知𠩄知之善恶者无不诚好而诚恶之则不自

欺其良知而意可诚也已然欲致其良知亦岂影

响恍惚而悬空无实之谓乎是必实有其事矣故

致知必在扵格物物者事也凡意之𠩄𤼵必有其

事意𠩄在之事谓之物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归

扵正之谓也正其不正者去恶之谓也归扵正者

为善之谓也夫是之谓格书言格于上下格于文

祖格其非心格物之格实兼其义也良知𠩄知之

善虽诚欲好之矣茍不即其意之𠩄在之物而实

有以为之则是物有未格而好之之意犹为未诚

也良知𠩄知之恶虽诚欲恶之矣苟不即其意之

𠩄在之物而实有以去之则是物有未格而恶之

之意犹为未诚也今焉扵其良知𠩄知之善者即

其意之𠩄在之物而实为之无有乎不尽扵其良

知𠩄知之恶者即其意之𠩄在之物而实去之无

有乎不尽然后物无不格而吾良知之𠩄知者无

有𧇊缺障蔽而得以极其至矣夫然后吾心快然

无复馀憾而自谦矣夫然后意之𠩄𤼵者始无自

欺而可以谓之诚矣故曰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

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盖其功夫

条理虽有先后次序之可言而其体之惟一实无

先后次序之可分其条理功夫虽无先后次序之

可分而其用之惟精固有纎毫不可得而缺焉者

此格致诚正之说𠩄以阐尧舜之正传而为孔氏

之心印也

 徳洪曰大学问者师门之教典也学者𥘉及门必先以此意授使人闻言之下即得此心之知

 无出扵民彝物则之中致知之功不外乎修齐治平之内学者果䏻实地用功一畨聴受一畨

 亲切师常曰吾此意思有能直下承常只此修为直造圣域𠫵之经典无不吻合不必求之多

 闻多识之中也门人有请录成书者曰此湏诸君口口相传若笔之扵书使人作一文字㸔过

 无益矣嘉靖丁亥八月师起征思田将𤼵门人复请师许之录既就以书贻洪曰大学或问数

 条非不愿共学之士尽闻斯义顾恐藉寇兵而赍盗粮是以未欲轻出盖当时尚有持异说以

 混正学者师故云然师既没音容日逺吾党各以已见立说学者稍见本体即好为径超顿悟

 之说无复有省身克巳之功谓一见本体超圣可以跂足视师门诚意格物为善去恶之㫖皆

 相鄙以为第一义简略事为言行无顾甚者荡灭礼教犹自以为得圣门之最上乘噫亦巳过

 矣自便SKchar约而不知已沦入佛氏𡨜灭之教莫之觉也古人立言不过为学者示下学之功而

 上逹之机待人自悟而有得言语知解非𠩄及也大学之教自孟氏而后不得其传者㡬千年

 矣赖良知之眀千载一日复大明扵今日兹未及一传而纷错若此又何望扵后世耶是篇邹

 子谦之尝附刻扵大学古本兹𭣣录续编之首使学者开卷读之思吾师之教平易切实而圣

 智神化之机固巳跃然不必更为说匪徒惑人秪以自误无益也

  教条示龙场诸生

诸生相従扵此甚盛恐无能为助也以四事相规

𦕅以答诸生之意一曰立志二曰勤学三曰改过

四曰责善其愼听母忽

  立志

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

扵志者今学者旷废隳惰玩岁愒时而百无𠩄成

皆由扵志之未立耳故立志而圣则圣矣立志而

贤则贤矣志不立如无舵之舟无衘之马漂荡奔

逸终亦何𠩄底乎昔人有言使为善而父母怒之

兄弟怨之宗族鄊党贱恶之如此而不为善可也

为善则父母爱之兄弟恱之宗族鄊党敬信之何

苦而不为善为君子使为恶而父母爱之兄弟恱

之宗族鄊党敬信之如此而为恶可也为恶则父

母怒之兄弟怨之宗族鄊党贱恶之何苦而必为

恶为小人诸生念此亦可以知𠩄立志矣

  勤学

巳立志为君子自当従事扵学凡学之不勤必其

志之尚未笃也従吾逰者不以聪慧警捷为髙而

以勤确谦抑为上诸生试观侪軰之中苟有虚而

为盈无而为有讳已之不能忌人之有善自矜自

是大言欺人者使其人资禀虽甚超迈侪軰之中

有弗疾恶之者乎有弗鄙贱之者乎彼固将以欺

人人果遂为𠩄欺有弗窃笑之者乎茍有谦黙自

持无能自处笃志力行勤学好问称人之善而咎

已之失従人之长而眀巳之短忠信乐易表里一

致者使其人资禀虽甚鲁钝侪軰之中有弗称

之者乎彼固以无䏻自处而不求上人人果遂以

彼为无能有弗敬尚之者乎诸生观此亦可以知

𠩄従事扵学矣

  改过

夫过者自大贤𠩄不免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为

其䏻改也故不贵扵无过而贵扵能改过诸生自

思平日亦有缺扵廉耻忠信之行者乎亦有薄扵

孝友之道䧟扵狡诈偷刻之习者乎诸生殆不至

于此不𦍒或有之皆其不知而误蹈素无师友之

讲习规饬也诸生试内省万一有近扵是者固亦

不可以不痛自悔咎然亦不当以此自歉遂馁扵

改过従善之心但䏻一旦脱然洗涤旧染虽昔为

寇盗今日不害为君子矣若曰吾昔已如此今虽

改过而従善将人不信我且无赎扵前过反懐羞

涩凝沮而甘心扵污浊终焉则吾亦绝望尔矣

  责善

责善朋友之道然湏忠告而善道之悉其忠爱致

其婉曲使彼闻之而可従绎之而可改有𠩄感而

无𠩄怒乃为善耳若先暴白其过恶痛毁极诋使

无𠩄容彼将𤼵其愧耻愤恨之心虽欲降以相従

而𫝑有𠩄不䏻是激之而使为恶矣故凡讦人之

短攻彂人之阴私以沽直者皆不可以言责善虽

然我以是而施扵人不可也人以是而加诸我凡

攻我之失者皆我师也安可以不乐受而心感之

乎某扵道未有𠩄得其学卤莽耳谬为诸生相従

扵此每终夜以思恶且未免况扵过乎人谓事师

无犯无隐而遂谓师无可諌非也諌师之道直不

至扵犯而婉不至扵隐耳使吾而是也因得以眀

其是吾而非也因得以去其非盖敩学相长也诸

生责善当自吾始

  五经亿说十三条

 师居龙场学得𠩄悟证诸五经觉先儒训释未尽乃遀𠩄记亿为之䟽解阅十有九月五经略

 遍命曰亿说既后自觉学益精工夫益简易故不复出以示人洪尝乘间以请师笑曰付秦火

 久矣洪请问师曰只致良知虽千经万典异端曲学如执权衡天下轻重莫逃焉更不必支分

 句折以知解接人也后执师䘮偶扵废稿中得此数条洪𥨸录而读之乃叹曰吾师之学扵一

 处融彻终日言之不离是矣即此以例全经可知也

元年春王正月○人君即位之一年必书元年元

者始也无始则无以为终故书元年者正始也大

㢤乾元天之始也至㢤坤元地之始也成位乎其

中则有人元焉故天下之元在扵王一国之元在

扵君君之元在扵心元也者在天为生物之仁而

在人则为心心生而有者也SKchar为为君而始乎曰

心生而有者也未为君而其用止扵一身既为君

而其用𨵿扵一国故元年者人君为国之始也当

是时也群臣百姓悉意眀目以观维新之始则人

君者尤当洗心涤虑以为维新之始故元年者人

君正心之始也曰前此可无正乎曰正也有未尽

焉此又其一始也改元年者人君改过𨗇善修身

立徳之始也端本澄源三纲五常之始也立政治

民休戚安危之始也呜呼其可以不愼乎

元年者鲁隐公之元年春者天之春王周王也王

次春示王者之上承天道也正月者周王之正月

周人以建子为天统则夏正之十一月也夫子以

天下之诸侯不复知有周也扵是乎作春秋以尊

王室故书王正月以大一统也书王正月以大一

统不以王年而以鲁年者春秋鲁史而书王正月

斯𠩄以为大一统也隐公未尝即位也何以有元

年乎曰隐公即位矣不即位何以有元年夫子削

之不书欲使后人之求其实也曰隐公即位矣而

不书何也曰隐公以桓之㓜而摄焉其以摄告故

不即位也然而天下知隐公让国之善而争夺觊

觎者知𠩄愧矣曰以摄告则宜以摄书而不书何

也曰隐公兄也桓公弟也庶均以长隐公君也奚

摄焉然而天下知嫡庶长㓜之分而乱常失序者

知𠩄㝎也曰隐公君也非摄也则宜即位矣而不

即位焉何也曰诸侯之立国也承之先君而命之

天子隐无𠩄承命也然而天下知父子君臣之伦

而无父无君者知𠩄惧矣一不书即位而隐公让

国之善见焉嫡庶长㓜之分眀焉父子君臣之伦

正焉善恶兼著而是非不相揜呜呼此𠩄以为化

工之妙也欤

郑伯克假于鄢○书郑伯原杀假者惟郑伯也假

以弟⿱𫂁么 -- 篡兄以臣伐君王法之𠩄必诛国人之𠩄共

讨也而专罪郑伯盖授之大邑而不为之𠩄縦使

失道以至扵败者伯之心也假之恶既巳𭧂著扵

天下春秋无𠩄庸诛矣书克原伯之心素视假为

寇敌至是而始克之也假居于京而书于鄢见郑

伯之既伐诸京而复伐诸䣕必杀之而后已也郑

伯之扵叔假始焉授之大邑而聴其收鄙若爱弟

之过而过于厚也既其畔也王法𠩄不赦郑伯虽

欲已焉若不容已矣天下之人皆以为假之恶在

𠩄必诛而郑伯讨之宜也是其迹之近似亦何以

异扵周公之诛管蔡故春秋特诛其意而书曰郑

伯克假于鄢辨似是之非以正人心而险谲无𠩄

容其奸矣

天地感而万物化生实理流行也圣人感人心而

天下和平至诚𤼵见也皆𠩄谓贞也观天地交感

之理圣人感人心之道不过扵一贞而万物生天

下和平焉则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𢘆𠩄以亨而无咎而必利扵贞者非恒之外复有

𠩄谓贞也久扵其道而巳贞即常久之道也天地

之道亦惟常久而不巳耳天地之道无不贞也利

有攸往者常之道非𣻉而不通止而不动之谓也

是乃始而终终而复始循环无端周流而不巳者

也使其𣻉而不通止而不动是乃泥常之名而不

知常之实者也岂能常久而不巳乎故利有攸往

者示人以常道之用也以常道而行何𠩄往而不

利无𠩄往而不利乃𠩄以为常久不巳之道也天

地之道一常久不巳而巳日月之𠩄以䏻昼而夜

夜而复昼而照临不穷者一天道之常久而不巳

也四时之𠩄以能春而冬冬而复春而生运不穷

者一天道之常久不巳也圣人之𠩄以䏻成而化

化而复成而妙用不穷者一天道之常久不巳也

夫天地日月四时圣人之𠩄以䏻常久而不巳者

亦贞而巳耳观夫天地日月四时圣人之𠩄以䏻

常久而不巳者不外乎一贞则天地万物之情其

亦不外乎一贞也亦可见矣恒之为卦上震为雷

下㢲为风雷动风行簸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𡚒厉翕张而交作若天

下之至变也而𠩄以为风为雷者则有一㝎而不

可易之理是乃天下之至恒也君子体夫雷风为

恒之象则虽酬酢万变妙用无方而其𠩄立必有

卓然而不可易之体是乃体常尽变非天地之至

恒其孰能与扵此

遁阴渐长而阳退遁也彖言得此卦者能遁而退

避则亨当此之时苟有𠩄为但利小贞而不可大

贞也夫子释之以为遁之𠩄以为亨者以其时阴

渐长阳渐消故能自全其道而退遁则身虽退而

道亨是道以遁而亨也虽当阳消之时然四阳尚

盛而九五居尊得位虽当阴长之时然二阴尚微

而六二处下应五盖君子犹在扵位而其朋尚盛

小人新进势犹不敌尚知顺应扵君子而未敢肆

其恶故㡬微君子虽巳知其可遁之时然𫝑尚可

为则又未忍决然舍去而必扵遁且欲与时消息

尽力匡扶以行其道则虽当遁之时而亦有可亨

之道也虽有可亨之道然终从阴长之时小人之

朋日渐以盛苟一裁之以正则小人将无𠩄容○

而大肆其恶是将以救敝而反速之乱矣故君子

又当委曲周旋修败补罅积小防微以阴扶正道

使不至扵速乱程子𠩄谓致力扵未极之间强此

之衰艰彼之进图其暂安者是乃小利贞之谓矣

夫当遁之时道在扵遁则遁其身以亨其道道犹

可亨则亨其遁以行扵时非时中之圣与时消息

者不能与扵此也故曰遁之时义大矣㢤

眀出地上𣈆君子以自昭眀徳日之体本无不眀

也故谓之大眀有时而不眀者入扵地则不眀矣

心之徳本无不眀也故谓之眀徳有时而不眀者

蔽扵私也去其私无不眀矣日之出地日自出也

天无与焉君子之眀眀徳自眀之也人无𠩄与焉

自昭也者自去其私欲之蔽而已

初阴居下当进之始上与四应有𣈆如之象然四

意方自求进不暇与初为援故又有见摧之𧰼当

此之时苟䏻以正自守则可以𫉬吉盖当进身之

始徳业未著忠诚未显上之人岂能⿺辶处相孚信使

其以上之未信而遂汲汲扵求知则将有失身枉

道之耻懐愤用智之非而悔咎之来必矣故当寛

𥙿雍容安处扵正则徳久而自孚诚积而自感又

何咎之有乎盖𥘉虽𣈆如而终不失其吉者以能

独行其正也虽不见信扵上然以寛𥙿自处则可

以无咎者以其始进在下而未尝受命当軄任也

使其巳当职任不信扵上而优𥙿废弛将不免于

旷官之责其能以无咎乎

时迈十五句武王初克商巡守诸侯朝会祭告之

乐歌言我不敢自逸而以时巡行诸侯之邦我勤

民如此天其以我为子乎今以我巡行之事占之

是天之实有以右序夫我有周矣何者我之巡行

诸侯𠩄以兴废举坠削有罪黜不职者亦𦕅以警

动震彂其委靡颓惰者耳而四方诸侯莫不警惧

修省敦薄立懦而兴起夫维新之政至扵懐柔百

神而河之深广岳之崇髙莫不感格焉则信乎天

之以我为王而于以君临夫天下矣于是我其宣

眀昭布我有周之典章于以式序在位之诸侯我

其戢敛夫干戈弓矢以⿲亻丨匽 -- 偃夫武功我其旁求懿徳

之士陈布扵中国以敷夫文徳则亦信乎可以为

王而能保有上天右序我有周之命矣

执竞十四句言武王持其自强不息之心其功烈

之盛天下既莫得而强之矣成康⿰纟⿱𢆶匹 -- 继之其徳亦若

是其显而复为上帝之𠩄皇焉夫⿰纟⿱𢆶匹 -- 继武王之后盖

难乎其为徳也然自成康之相⿰纟⿱𢆶匹 -- 继为君而其徳愈

益彰眀则扵武王无竞之烈为有光而成康诚可

谓善⿰纟⿱𢆶匹 -- 继矣今我以三王之功徳作之扵乐以祈感

格而果能䧏福之多且大若此我其可不反身修

徳而思有以成之乎我能反身修徳而威仪之反

则可享神之福既醉既饱而三王之𠩄福我者益

将反复而无穷矣此盖𥙊武王成王康王之诗也

思文八句言思文后稷其徳真可以配上天矣盖

凡使我烝民之得以粒食者莫非尔后稷之徳之

𠩄建也斯固后稷之徳矣然来牟之种非天不生

则是来牟之贻我者实由上帝以此命之后稷而

使之遍养夫天下是以天下之民皆有𠩄养而得

以复其常道则后稷之徳固亦莫非上天之徳也

此盖郊祀后稷以配天之诗故颂后稷之徳而卒

归之扵天云

臣工十五句戒农官之诗言嗟尔司农之臣工当

各敬尔在公之事今王以治农之成法赐汝汝宜

来咨来度而敬承毋怠也因并呼农官之属而总

诏之曰嗟尔保介当兹暮春之月牟麦在田而百

榖未播盖农工之暇也汝亦何𠩄为乎因问汝𠩄

治之新田其牟麦亦如何㢤夫牟麦之茂盛皆上

帝之眀赐也牟麦渐熟则行将受上帝之眀赐矣

上帝有是眀赐尔茍惰农自安是不克灵承而泯

上帝之赐矣尔尚永力尔田以昭眀上帝之赐务

底扵丰年有成可也然则尔亦乌可谓兹农工之

尚逺而遂一无𠩄事乎汝当命尔众农乘兹闲暇

预修播种之事以具乃田器奄忽之间又将艾麦

而兴东作矣暮春周正建寅之月夏之正月也

有瞽十三句言有瞽有瞽在周之廷而乐工就列

矣设业设虡崇牙树羽应田县鼓鼗磬柷围而乐

器具陈矣乐器既以备陈扵是众乐乃奏而箫管

之属亦皆备举矣由是乐声之喤喤其整宻丽肃

者莫非至敬之𠩄寓而雍容畅逹者莫非至和之

𠩄宜其肃雍和鸣如此是以幽有以感乎神而先

祖是听眀有以感乎人而我客来观厥成者盖武

王功成作乐使非⿰纟⿱𢆶匹 -- 继述之孝真无愧扵文考固无

以致先祖之格而非其盛徳之至伐纣救民之举

真有以顺乎天应乎人而扵汤有光焉其亦何以

能使亡国者之子孙永观厥成而略无忌嫉之心

乎此盖始作乐而合扵祖庙之诗

  与滁阳诸生并问答语

诸生之在滁者吾心未尝一日而忘之然而阔焉

无一字之往非简也不欲以世俗无益之谈徒往

复为也有志者虽吾无一字固朝夕如面也其无

志者盖对面千里况千里之外盈尺之牍乎孟生

归𦕅寓此扵有志者然不尽列名且为无志者讳

其因是而尚能兴起也

或患思虑纷杂不能强禁绝阳眀子曰纷杂思虑

亦强禁绝不得只就思虑萌动处省察克治到天

理精眀后有个物各付物的意思自然静专无纷

杂之念大学𠩄谓知止而后有㝎也

 徳洪曰滁阳为师讲学首地四方弟子従逰日嘉靖癸丑秋太仆少卿吕子懐复聚徒扵师

 祠洪往逰焉见同门髙年有䏻道师遗事者当时师惩未俗卑污引接学者多就髙明一路以

 救时弊既后渐有流入空虚为脱落新奇之论在金陵时已心切忧焉故居赣则教学者存天

 理去人欲致省察克治实功而征宁藩之后专𤼵致良知宗㫖则益明切简易矣兹见滁中子

 弟尚多䏻道静坐中光景洪与吕子相论致良知之学无间扵动静则相庆以为新得是书孟

 源伯生得之金陵时闻滁士有身背斯学者故书中多愤激之辞后附问答语岂亦因静坐顽

 空而不修省察克治之功者𤼵耶

  家书墨迹四首四书墨迹先师胤子止亿得之书柜中装制卷册手泽宛

   然每篇乞洪䟦其后

  一与克彰太叔克彰𭈹石川师之族叔祖也聴讲就弟子列退坐私室行

   家人

别久缺奉状得诗见迩来进修之益虽中间词意

未尽纯莹而大致加扵时人一等矣愿且玩心髙

明㴠泳义理务在反身而诚毋急扵立论饰辞将

有外驰之病𠩄云善念𦆵生恶念又在者亦足以

见实尝用力但扵此处湏加猛省胡为而若此也

无乃习气𠩄SKchar2耶自俗儒之说行学者惟事口耳

讲习不复知有反身克已之道今欲反身克已而

犹狃扵口耳讲诵之事固宜其有𠩄牵䌸而弗䏻

进矣夫恶念者习气也善念者本性也本性为习

气𠩄汨者由扵志之不立也故凡学者为习𠩄移

气𠩄胜则惟务痛惩其志久则志亦渐立志立而

习气渐消学本扵立志志立而学问之功巳过半

矣此守仁迩来𠩄新得者愿毋轻掷若初往年亦

常有意左屈当时不暇与之论至今缺然若初诚

美质得遂退休与若初了夙心当亦有日见时为

致此意务相砥砺以臻有成也人行遽不一一

 恶念者习气也善念者本性也本性为习𠩄胜

 气𠩄汨者志不立也痛惩其志使习气消而本

 性复学问之功也噫此吾师眀训昭昭告太叔

 者告吾人也可深省也夫徳洪为亿弟书

  二与徐仲仁仲仁即曰仁师之妹婿也

北行仓率不及细话别后日听捷音⿰纟⿱𢆶匹 -- 继得鄊录知

秋战未利吾子年方英妙此亦未足深憾惟宜修

徳积学以求大成寻常一第固非仆之𠩄望也家

君舍众论而择子𠩄以择子者实有在扵众论之

外子宜勉之勿谓隐微可欺而有放心勿谓聪眀

可恃而有怠志养心莫善扵义理为学莫要扵精

专毋为习俗𠩄移毋为物诱𠩄引求古圣贤而师

法之切莫以斯言为迂阔也昔在张时敏先生时

令叔在学聪眀盖一时然而竟无𠩄成者荡心害

之也去髙眀而就污下念虑之间顾岂不易㢤斯

诚往事之鉴虽吾子质美而淳万无是事然亦不

可以不愼也意欲吾子来此读书恐未䏻遂离侍

下且未敢言此俟后便再议𠩄不避其切切为吾

子言者幸加熟念其亲爱之情自有𠩄不能巳也

 海日翁为女择配人谓曰仁聪眀不逮扵其叔

 海日翁舍其叔而妻曰仁既后其叔果以荡心

 自败曰仁卒成师门之大儒噫聪眀不足恃而

 学问之功不可诬也㢤徳洪䟦

  三上海翁书

寓吉安男王守仁百拜书上父亲大人膝下江省

之变昨遣来隆归报大略想巳如此时宁王尚留

省城未敢逺出盖虑男之捣其虚蹑其后也男处

𠩄调兵亦稍稍聚集忠义之风日以𡚒扬观天道

人事此贼不久㫁成擒矣昨彼遣人赍檄至欲遂

斩其使柰赍檄人乃叅政季敩此人平日善士又

其势亦出扵不得巳姑免其死械系之巳彂兵至

丰城诸处分布相机而动𠩄虑京师遥逺一时题

奏无由即逹 命将出师缓不及事为可忧尔男

之欲归巳非一日急急图此巳两年今竟䧟身扵

难人臣之义至此岂复容茍逃幸脱惟俟命师之

至然后敢申前恳俟事𫝑稍㝎然后敢决意驰归

尔伏望大人陪万保爱诸弟必䏻勉尽孝养旦暮

切勿以不孝男为念天茍悯男一念血诚得全首

领归拜膝下当必有日矣因闻巡检便草此临书

慌愦不知𠩄云七月初二日

 右吾师逢宁濠之变上父海日翁第二书也自

 丰城闻变与幕士㝎兴兵之策恐翁不知为贼

 𠩄袭即日遣家人间道趋越至是𤼵兵扵吉安

 复为是报慰翁心也且自称姓者别疑也尝闻

 幕士龙光云时师闻变返风回舟濠追兵将及

 师欲易舟潜遁顾夫人诸公子正宪在舟夫人

 手提剑别师曰公速去母为妾母子忧脱有急

 吾恃此以自卫尔及退还吉安将𤼵兵命积薪

 围公署戒守者曰傥前报不利即举火𬋖公署

 时邹谦之在中军闻之亦取其夫人来吉城同

 誓 国难人劝海日翁移家避雠翁曰吾儿以

 孤旅急君上之难吾为 国旧臣顾先去以为

 民望耶遂与有司㝎守城之䇿而自宻为之防

 噫吾师扵君臣父子夫妇之间一家感遇若此

 至今人传忠义凛凛是书正亿得扵故𥿄堆中

 读之怆然如身值其时晨夕展卷如侍对亲颜

 嘉靖壬子海夷寇黄岩全城煨烬时正亿逰北

 雍内子黄哀惶奔亡不携他物而独抱木主图

 像以行是卷亦𦍒无恙噫岂正亿平时孝感𠩄

 积抑吾师精诚感通先时身离患难而一墨之

 遗神眀有以护之耶后世子孙受而读之其知

 𠩄重也㢤徳洪拜手䟦

  四岭南寄正宪男

初到江西因闻姚公巳在宾州进兵恐我到彼则

三司及各领兵官未免出来迎接反致阻挠其事

是以迟迟其行意欲俟彼成功然后往彼公同与

之一处十一月初七始过梅岭乃闻姚公在彼以

兵少之故尚未敢彂哨以是只得昼夜兼程而行

今日巳度三水去梧州巳不逺再四五日可到矣

途中皆平安只是咳嗽尚未全愈然亦不为大患

书到可即告祖母汝诸叔知之皆不必挂念家中

凡百皆只依我戒谕而行魏廷豹钱徳洪王汝中

当不负𠩄托汝宜亲近敬信如就芝兰可也廿二

叔忠信好学携汝读书必能切励汝不审近日亦

有少进益否聪儿迩来眠食如何凡百只宜谨听

魏廷豹指教不可轻信奶婆之𩔖至嘱至嘱一应

租税帐目自宜上𦂳须不俟我丁宁我今 国事

在身岂复䏻记念家事汝軰自宜体悉勉励方是

隹子弟尔十一月望

 正亿初名聪师之命名也嘉靖壬辰秋依其舅

 氏黄久庵寓留都值时相更名于 朝责洪为

文告师请更今名当时问眠食如何今正亿壮

 且立男女森列矣噫吾何以不负师托乎方今

 四方讲会日𣪞相与出求同志研䆒师㫖以成

 师门未尽之志庶乎可以慰遗灵扵地下尔是

 在二子嘉靖丁巳端阳日门人钱徳洪百拜䟦

 于天真精舍之传经楼

  赣州书示四侄正思等

近闻尔曹学业有进有司考校𫉬居前列吾闻之

喜而不𥧌此是家门好消息⿰纟⿱𢆶匹 -- 继吾书香者在尔軰

矣勉之勉之吾非徒望尔軰但取紫荣身肥家

如世俗𠩄尚以夸市井小儿尔軰湏以仁礼存心

以孝弟为本以圣贤自期务在光前𥙿后斯可矣

吾惟㓜而失学无行无师友之助迨今中年未有

𠩄成尔軰当鉴吾既往及时勉力母又自贻他日

之悔如吾今日也习俗移人如油渍面虽贤者不

免况尔曹初学小子䏻无溺乎然惟痛惩深创乃

为善变昔人云脱去凡近以逰髙眀此言良足以

警小子识之吾尝有立志说与尔十叔尔軰可従

抄录一通置之几间时一省览亦足以𤼵方虽传

扵庸医药可疗夫真病尔曹勿谓尔伯父只寻常

人尔其言未必足法又勿谓其言虽似有理亦只

是一场迂阔之谈非我軰急务茍如是吾末如之

何矣读书讲学此最吾𠩄𪧐好今虽干戈扰攘中

四方有来学者吾亦未尝拒之𠩄恨牢落尘网未

能脱身而归今幸盗贼稍平以塞责求退归卧林

间𢹂尔曹朝夕切磋砥砺吾何乐如之偶便先示

尔等尔等勉焉毋虚吾望正徳丁丑四月三十日

  又与克彰大叔

日来徳业想益进修但当兹末俗其扵规切警励

恐亦未免有群雌孤雄之叹如何印弟凡劣极知

有劳心力闻其近来稍有转移亦有足喜𠩄贵乎

师者𣹢育薫陶不言而喻盖不诚未有䏻动者也

扵此亦可以验已徳因便布此言不尽意

正月廿六日得 㫖令守仁与总兵各官解因至

留都行及芜湖复得 㫖回江西抚㝎军民皆

圣意有在无他足虑也家中凡百安心不宜为人

摇惑但当严缉家众扫除门庭清静俭朴以自守

谦虚卑下以待人尽其在我而已此外无庸虑也

正宪軰狂稚望以此意晓谕之近得书闻老父稍

失调心极忧苦老年之人只宜以宴乐戏逰为事

一切家务皆当屏置亦望时时以此开劝家门之

𦍒也至祝至祝事稍㝎即当先报归期家中凡百

全仗训饬照管不一

老父疮疾不䏻归侍日夜苦切真𠩄谓欲济无梁

欲飞无翼近来诚到知渐平复始得稍慰早晚更

望 太叔寛解怡恱其心闻此时尚居䘮次令人

惊骇忧惶衰年之人妻孥子孙日夜侍奉承直尚

恐居处或有未宁岂有复堪孤疾劳苦如此之理

就使悉遵先王礼制则七十者亦惟衰麻在身饮

酒食肉处扵内宴饮従扵逰可也况今七十五岁

之人乃尚尔茕茕独苦若此妻孥子孙何以自安

乎若使 祖母在冥𡨋之中知得如此哀毁如此

孤苦将何如为心老年之人独不为子孙爱念乎

况扵礼制亦自过甚使人不可以⿰纟⿱𢆶匹 -- 继在贤知者亦

当俯就切望恳恳劝解必湏入内安歇使下人亦

好早晚服事时尝逰嬉宴乐快适性情以调养天

和此便自为子孙造无穷之福此等言语为子者

不敢直致惟望 太叔为我委曲开譬要在必従

而后已千万千万至恳至恳正宪读书一切举业

功名等事皆非𠩄望但惟教之以孝弟而已来诚

还草草不尽

 祖母岑太夫人百岁考终时海日翁寿七十有

 五矣尤茕茕苫块哀毁逾制师十二失恃鞠扵

 祖母在赣屡乞终养弗遂至是闻讣已不胜痛

 割又闻海日翁居䘮之戚将何以为情欲济无

 梁欲飞无翼读之令人失涕师之学𤼵眀同体

 万物之㫖使人自得其性故扵人义天常无不

 恳至而居常处变神化妙应以成天下之务可

 由此出其道可以通诸万世而无弊者得其道

 之中也录此可以想见其概徳洪䟦

  𭔃正宪男手墨二卷正宪字仲肃师⿰纟⿱𢆶匹 -- 继子也嘉靖丁亥师起征思田

  正亿方二龄托家政于魏廷豹 使饬家众以字胤子托正宪于洪与汝中使切磨学问

  以饬内外延途𠩄𭔃音问当军旅𠋤偬之时犹字画遒迳训戒眀切至今读之宛然若示

  严范师没后越庚申邹子谦之陈子惟浚来自懐玉奠师墓于兰亭正宪携卷请题其后

  噫今二子与正宪俱为泉下人矣而斯卷独存正宪年十四袭师锦衣荫喜正亿生遂辞

  职出就科试即其平生邹子𠩄谓授简不忘夫子扵昭之灵实宠嘉之其无愧于斯言矣

  

即日舟巳过严滩足疮尚未愈然亦渐轻减矣家

中事凡百与魏廷豹相计议而行读书敦行是𠩄

至嘱内外之防湏严门禁一应宾客来往及诸童

仆出入悉依𠩄留告示不得少有更改四官尤要

戒饮博专心理家事保一谨实可托不得听人哄

诱有𠩄改动我至前途更有书报也

舟过临江五鼓与叔谦遇扵途次灯下草此报汝

知之沿途皆平安咳嗽尚未巳然亦不大作广中

事颇急只得连夜速进南赣亦不能久留矣汝在

家中凡宜従戒谕而行读书执礼日进髙明乃吾

之望魏廷豹此时想在家家众悉宜遵廷豹教训

汝宜躬率身先之书至汝即可报祖母诸叔况我

沿途平安凡百想䏻体悉我意钤束下人谨守礼

法皆不俟吾喋喋也廷豹徳洪汝中及诸同志亲

友皆可致此意

近两得汝书知家中大小平安且汝自言能守吾

训戒不敢违越果如𠩄言吾无忧矣凡百家事及

大小童仆皆湏听魏廷豹㫁决而行近闻守度颇

不遵信致抵牾廷豹未论其间是非曲直只是抵

牾廷豹便巳大不是矣纪闻其逰荡奢縦如故想

亦终难化导试问他毕竟如何乃可宜自思之守

悌叔书来云汝欲出应试但汝本领未备恐成虚

头汝近来学业𠩄进吾不知汝自量度而行吾不

阻汝亦不强汝也徳洪汝中及诸直谅髙明凡肯

勉汝以徳义规汝以过失者汝宜时时亲就汝若

䏻如鱼之扵水不䏻湏㬰而离则不及人不为忧

矣吾平生讲学只是致良知三字仁人心也良知

之诚爱恻怛处便是仁无诚爱恻怛之心亦无良

知可致矣汝扵此处宜加猛省家中凡事不暇一

一细及汝果能敬守训戒吾亦不必一一细及也

馀姚诸叔父昆弟皆以吾言告之前月曽遣舍人

任锐𭔃书历此时当巳𤼵回若未𤼵回可将江西

巡抚时奏报批行稿簿一册共计十四本封固付

本舍带来我今巳至平南县此去田州渐近田州

之事我承姚公之后或者可以因人成事但他处

事务似此者尚多恐一置身其间一时未易解脱

耳汝在家凡百务宜守我戒谕学做好人徳洪汝

中軰湏时时亲近请教求益聪儿已托魏廷豹时

常一㸔廷豹忠信君子当能不负𠩄托但家众或

有桀骜不肯遵奉其约束者汝湏相与痛加惩治

我归来日㫁不轻恕汝可早晚常以此意戒饬之

廿二弟近来砥砺如何守度近来修省如何保一

近来管事如何保三近来改过如何王祥等早晚

照管如何王祯不逺出否此等事我方有 国事

在身安能分念及此琐琐家务汝等自宜体我之

意谨守礼法不致累我懐抱乃可耳

 东廓邹守益曰先师阳眀夫子家书二卷嗣子

 正宪仲肃甫什袭藏之益趋天真奠兰亭𫉬睹

 焉喜曰是能授简不忘矣书中读书敦行日进

髙明钤束下人谨守礼法及切磋道义请益求

教互相夹持接引来学真是一善一药至吾平

 日讲学只是致良知三字仁人心也良知之诚

爱恻怛处便是仁无诚爱恻怛亦无良知可致

 是以⿰纟⿱𢆶匹 -- 继志述事望吾仲肃也仲肃日孳孳焉进

 而书绅退而服膺则大慰吾党爱助之怀而夫

 子扵昭之灵实宠嘉之

  又

去岁十二月廿六日始抵南宁因见各夷皆有向

化之诚乃尽散甲兵示以生路至正月廿六日各

夷果皆投戈释甲自䌸归降凡七万馀众地方𦍒

巳平㝎是皆 朝廷好生之徳感格上下神武不

杀之威潜孚黙运以能致此在我一家则亦祖宗

徳泽阴庇得无杀戮之𢡖以免覆败之患俟处置

略㝎便当上䟽乞归相见之期渐可卜矣家中自

老奶奶以下想皆平安今闻此信益可以免劳挂

念我有地方重𭔃岂能复顾家事弟軰与正宪只

照依我𠩄留戒谕之言时时与徳洪汝中軰切磋

道义吾复何虑馀姚诸弟侄书到咸报知之

八月廿七日南宁起程九月初七日巳抵广城病

势今亦渐平复但咳嗽终未能脱体耳养病本北

上巳二月馀不久当得报即逾岭东下则抵家渐

可计日矣书至即可上白祖母知之近闻汝从汝

诸叔诸兄皆在杭城就试科第之事吾岂敢必扵

汝得汝立志向上则亦有足喜也汝叔汝兄今年

利钝如何想旬月后此间可以得报其时吾亦可

以𤼵舟矣因山阴林掌教归便冗冗中冩此与汝

知之

我至广城已逾半月因咳嗽兼水㵼未免再将息

旬月𠉀养病䟽命下即𤼵舟归矣家事亦不暇言

只要戒饬家人大小俱要谦谨小心馀姚八弟等

事近日不知如何耳在京有进本者议论甚传播

取快谗贼之口此何等时节而可如此兄弟子

侄中不肯略体息正𠩄谓操戈入室助𬽦为寇者

也可恨可痛兼因谢姨夫回便草草报平安书至

即可奉白老奶奶及汝叔軰知之钱徳洪王汝中

及书院诸同志皆可上覆徳洪汝中亦湏上𦂳进

京不宜太迟滞

近因地方事巳平靖遂动思归之怀念及家事乃

有许多不满人意处守度奢淫如旧非但不当重

托兼亦自取败坏戒之戒之尚期速改可也宝一

勤劳亦有可取只是见小欲速想福分浅薄之故

能改创亦可宝三长恶不悛㫁巳难留湏急急

遣回馀姚别求生理有容留者即是同恶相济之

人宜并逐之来贵姧惰略无改悔终湏逐出来隆

来价不知近来干办何如湏痛自改省但㸔同軰

中有能真心替我管事者我亦何尝不知添福添

㝎王三等軰只是终日营营不知为谁经理试自

思之添保尚不改过归来仍湏痛治只有书童一

人实心为家不顾毁誉利害真可爱念使我家有

十个书童我事皆有托矣来琐亦老实可托只是

太执戆又听妇言不长进王祥王祯务要替我尽

心管事但有阙失皆汝二人之罪俱要拱听魏先

生教戒不听者责之

 眀水陈九川曰此先师广西家书付正宪仲肃

 者也中间无非戒谕家人谨守素训至致良知

 三字乃先师平素教人不倦者云诚爱恻怛之

 心即是致良知此晚年𠩄以告门人者仅见一

 二扵全集中至为𦂳要乃扵家书中及之可见

 先师之𠩄以丁宁告戒者无异扵得力之门人

 矣仲肃宜世袭之









王文成公全书卷之二十六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