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文科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文科
驻杭州大学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杭州大学革命委员会
1971年7月30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我们遵照毛主席有关改造文科大学的指示,从一九六九年四月开始,先后在全省各地办了十二期文科教育革命试点班和师训班,去年十一月,又招收了一批工农兵学员入学。通过两年多来的教育革命实践,我们有以下几点体会。

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认真读马、列的书[编辑]

社会主义大学文科的根本任务是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资产阶级,培养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的革命舆论战士。文科必须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

我们一般采用的办法是:把通读毛主席著作和有重点的精读结合起来。根据教学内容,以分专题精读为主,逐步做到通读。再就是把学习毛主席著作和读马、列的书密切结合起来。如在安排各专业的基本理论和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国际共运史等课程时,首先引导师生认真钻研毛主席的著作,同时,选读马、恩、列、斯的有关著作,从而进一步加深师生对毛主席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识,更好地学习毛泽东思想,不断提高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分清什么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什么是刘少奇一伙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什么是唯物论,什么是唯心论。政治系在学习国际共运史“巴黎公社”部分时,把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和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结合起来学,并组织师生到工厂、农村,联系现实的阶级斗争进行学习,使大家对毛主席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的发展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师生普遍反映:“这样学得活,领会深。” 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还要不要再编写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辅导材料?我们认为,为了更好地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编写一些辅导材料是必要的,但要真正有利于加深对毛主席和马、恩、列、斯有关著作的理解,不能喧宾夺主。主要应该引导师生钻研马、列和毛主席著作,理论联系实际,在斗争中活学活用。

此外,也要以毛泽东思想为统帅,学习必要的专业知识,根据少而精的原则,编写一些必要的专业教材。

以社会为工厂,用毛泽东思想指导教学实践[编辑]

两年来,我校师生遵循毛主席关于“文科要把整个社会作为自己的工厂”的光辉指示,经常深入工厂、农村、商店进行教育革命实践。实践证明:以社会为工厂,是彻底改造旧文科、创建社会主义新文科的根本道路。

以社会为工厂,要边学边干,以学为主。刚开学时,有的教师片面强调打基础,主张关起门来多读书,打好基础再出去。针对这种错误思想,我们学习毛主席教育革命思想,开展革命大批判,提高大家联系三大革命运动实践进行教学的自觉性。在批判了“关门读书”的错误倾向之后,又出现了以干代学的错误倾向。有的教师认为在下面任务重,时间紧,资料缺,不好搞教学,主张“人家干啥我干啥”。在这种错误思想指导下,下厂、下乡就只是埋头干,不重视学员学习。学员说:“这样干同在原单位工作没有什么两样。”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组织师生再次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指示,正确处理干与学的关系。大家通过亲身体会,逐步认识到,大学文科只有参加三大革命运动实践,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批判资产阶级,学习才有正确的方向和丰富的内容;但是,在参加三大革命运动实践的过程中,要认真读书,在斗争中学,在斗争中用。广大师生认识提高后,立足现实,以学为主,急用先学,边学边干,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湖州试点班有一个组到吴兴县南浔镇一个单位参加斗、批、改运动,结合这个单位存在的问题,认真学习《矛盾论》,深入调查研究,取得了丰富的第一手材料之后,和广大革命职工一起,较好地解决了这个单位斗、批、改中存在的问题,使这个单位的革命和生产出现了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学员们说:“边学边干就是好,既学到了毛泽东思想,又学到了阶级斗争的本领,学得活,记得牢,学了就用,用了见效。”

实行以社会为工厂,我们每个系选择一个县作为相对稳定的教学基地。这样做有利于师生深入了解社会实际,了解工人和农民,接触工业和农业,促进思想革命化,提高教学质量,推动教育革命,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我们在破除“课堂中心论”的时候,也注意纠正那种一概否定课堂教学的错误倾向。我们在教学基地学习,把边学边干和课堂教学紧密结合起来。经过一段时间下厂、下乡后,安排一定时间,有针对性地进行课堂教学,也是需要的。当然,课堂教学仍要贯彻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把基本理论的学习和当前斗争的任务结合起来,使教学和社会阶级斗争息息相通。

以社会为工厂,要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由当地党政机关、工人和贫下中农代表与学校统一建立试点班的领导班子。我们四明山、湖州的两个试点班就是这样做的。这样做的好处是:加强党对教育革命的领导,迅速了解党的方针、政策,及时掌握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新特点,发挥文科的战斗作用,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同时,也能够根据教学要求,统一安排,有利于更好地完成教学任务,促进师生思想革命化。

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深入持久地批判资产阶级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要批判资产阶级”。我们重点抓了以下三个方面的批判。

一、以周扬等“四条汉子”为靶子,狠批刘少奇一伙推行的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

长期以来,周扬等“四条汉子”在旧大学文科的流毒是很深很广的。不彻底肃清这些流毒,就不能把广大教师从封、资、修的精神枷锁下解放出来,就培养不出无产阶级的革命舆论战士,社会主义的新文科就不能建成。我们发动全校师生开展对周扬等“四条汉子”的批判,进一步划清了两条教育路线的界限,提高了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教育路线的自觉性,推动了文科教育革命的深入发展。

二、密切配合斗、批、改各项运动的深入发展,批判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反动思想。

我们在革命大批判中引导师生走向社会,与工农兵结合,积极参加社会上批判资产阶级的斗争。中文系师生和贫下中农一起批判毒草戏,参加保卫革命样板戏的战斗。政治系师生去工厂与工人一起批判刘少奇一类政治骗子鼓吹的“唯生产力论”。文科的革命大批判与现实斗争紧密结合,使革命师生在斗争中得到了较大的锻炼和提高。

三、深入学科领域,批判反动的资产阶级思想体系。

我们按照各个时期的教学内容,针对旧文科学科领域里的要害问题进行批判。历史系在学习历史唯物论时,狠批“让步政策论”等唯心史观。政治系在学习《实践论》、《矛盾论》时,狠批刘少奇一伙反动的唯心论的先验论和“合二而一”论。中文系在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狠批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全民文艺论”等。

为了使学科领域的革命大批判深入进行,学科的大批判要和社会上的革命大批判结合起来。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学科领域里来,在对学科领域的封、资、修思想体系展开批判时,要走向社会,深入调查,和工农兵一起批判。有一个教改实践队,带着“四条汉子”究竟怎样毒害人民、意识形态领域中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是什么等问题,深入工厂、农村、学校、商店,进行广泛的调查,与工农兵一起,从当地的阶级斗争现实出发,抓住活靶子,狠批周扬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谬论。事实证明,学科批判只有同社会批判结合,才能充分发挥工农兵在改造学科领域中的主力军作用;同时使学科领域的革命大批判能紧密结合现实阶级斗争,抓准问题,击中要害。

我们以上几点体会是比较肤浅的,在整个文科教育革命中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在实践中去解决。我们决心沿着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教育路线,不断实践,不断总结,为创建社会主义的新文科大学而努力。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两岸四地、马来西亚以及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但1971年发表时,美国对较短期间规则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国仍然足以认为有版权到发表95年以后,年底截止,也就是2067年1月1日美国进入公有领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权在原作地尚未过期进入公有领域。依据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极容忍处理,不鼓励但也不反对增加与删改有关内容,除非基金会行动必须回答版权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