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猿赋(并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猿赋(并序)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696

此郡多白猿,其性驯而仁爱,所止榛林不瘁,果熟乃取,不敢与猴相狎,猴亦畏而避之。昔傅休奕有《猿猴赋》,但悦其变态似优,以为戏玩,且不言二物殊性。馀今作赋以辨之尔。赋曰:

昔周穆之南迈,将奋旅于湘沅。既只轮而无返,化君子以为猿。嗟物变而何常,故族类而始蕃。或哀吟于永夜,或清啸于朝暾。峰合遝以连响,水潺湲而共喧。矧三声之未绝,感行客之销魂。观其虽为异物,而犹善处。动不为暴,止皆择所。柽松郁而不残,楂梨熟而后取。顾狖鼯与猱狿,信莫得而俦侣。若乃灵变难测,神通有知(原注:《淮南子》称有神曰猿)。女试剑而方接,举修簻而止驰。养矫矢而未发,眄乔柯而已悲。凌崚壑而电耀,挂长萝而匏垂。辟侧足而不履,尚有畏于阽危。施于射,则李控弦而盈贯;用于道,则华养形而不衰。(原讨:华陀五禽戏,中有戏猿也)。彼沐猴之佻巧,虽貌同而心异。既贪婪而鲜让,亦躁动而不忌。嗟斯物之既驯,有仁爱而可畏。故邓生以违性兴感,齐后望恩掩泪。嗟乎!人之化也,实可悲辛。或少贵而老贱,或始富而终贫。中行之后,困于畎亩;叔敖之子,疲于负薪。何止鲧化熊而为厉,哀成虎而不仁。变钦鸮于瑶席,鸣杜魄于巴岷。乃知人世之可厌,不足控抟而自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