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三十 皇朝文鉴 卷第一百三十一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二

皇朝文鉴卷第一百三十一

 题䟦

   书东皋子传后     苏  轼

   书黄子思诗集后    苏  轼

   题唐氏六家书后    苏  轼

   题逸少帖       苏  轼

   书鲜于子骏八咏后   苏  轼

   书郑玄传       林  希

   题论衡后       吕  南公

   书郑綮传       徐  积

   题张唐公香城记后   潘  兴嗣


   书王知载晌山杂咏   黄  庭坚


   书赠韩瑍秀才     黄  庭坚


   书邢居实南征赋后   黄  庭坚


   书邢居实文卷     黄  庭坚


   题陈自然画      黄  庭坚


   题徐巨鱼       黄  庭坚


   题自书卷后      黄  庭坚

   题崔图传后      王  无咎


   书五代郭崇韬卷后   张  耒

   题郇公诗帖      张  舜民

   主父之事       张  舜民

   龙井题名       秦  观

   记残经        李  昭玘

   书洛阳名园记后    李  格非

   跋薛唐卿秦玺文    周  行己

   书与贾明叔书后呈崔德符

              田  画

   书张主客遗事     晁  咏之

    书东皋子传     苏  轼

予饮酒终日不𬨨五合天下之不能饮无在予下

者然喜人饮酒见客举杯徐引则予胸中为之浩

浩焉落落焉酣适之味乃𬨨于客闲居未尝一日

无客客至未尝不置酒天下之好饮亦无在予上

者常以谓人之至乐莫若身无病而心无忧我则

无是二者矣然人之有是者接于予前则予安得

全其乐乎故所至常蓄善药有求者则与之而尤

喜酿酒以饮客或曰子无病而多蓄药不饮而多

酿酒劳已以为人何也予笑曰病者得药吾为之

体轻饮者困于酒吾为之酣适盖専以自为也东

皋子待诏门下省日给酒三升其弟静问曰待诏

乐乎曰待诏何所乐但美醖三升殊可恋耳今岭

南法不禁酒予既得自酿月用米一斛得酒六斗

而南雄广恵循梅五太守间复以酒遗予略计其

所获殆𬨨于东皋子矣然东皋子自谓五斗先生

则日给三升救口不暇安能及客乎若予者乃日

有三升五合入野人道士腹中矣东皋子与仲长

子光游好养性服食预刻死日自为墓志予盖友

其人于千载或庶㡬焉

    书黄子思诗集后   苏  轼

予尝论书以谓锺王之迹萧散简逺妙在笔画之

外至唐颜柳始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

天下翕然以为宗师而锺王之法益微至于诗亦

然苏李之天成曹刘之自得陶谢之超然盖亦至

矣而李太白杜子美以英伟绝世之姿凌跨百代

古今诗人尽废然魏晋以来髙风绝尘亦少衰矣

李杜之后诗人继作虽间有逺韵而才不逮意独

韦应物柳宗元发纎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澹泊非

馀子所及也唐末司空图﨑岖乱兵之间而诗文

髙雅犹有承平之遗风其论诗曰梅止于酸塩止

于咸饮食不可无塩梅而其美常在咸酸之外盖

自道其诗之有得于文字之表也二十四韵恨当

时不识其妙予三复其言而悲之闽人黄子思庆

暦皇祐间号能文者予尝闻前辈诗每得佳句妙

语反复数四乃识其所谓信乎表圣之言美在咸

酸之外可以一唱而三叹也予既与其子㡬道其

孙师是㳺得窥其家集而子思笃行髙志为吏有

异材见于墓志详矣予不复论评其诗如此

    题唐氏六家书后   苏  轼

永禅师书骨气深穏体兼众妙精能之至反造疏

淡如观陶彭泽诗初若散缓不反反复不已乃识

其奇趣今法帖中有云不具释智永白者误收在

逸少部中然亦非禅师书也云谨此代申此唐末

五代流俗之语耳而书亦不工欧阳率更书妍𦂳

㧞群尤工于小楷髙丽遣使购其书髙祖叹曰观

其书以为魁梧奇伟人也此非知书者凡书象其

为人率更貌寒敏悟绝人今观其书劲崄刻厉正

称其貌尔禇河南书清逺萧散微杂隶体古之论

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不贵也河南固

忠臣但有譛杀刘洎一事使人怏怏然余尝考其

实恐刘洎 褊忿实有伊霍之语非谮也若不然

马周明其无此语顾太宗犹诛洎而不问周何哉

此殆天后朝许李所诬而史官不能辨也张长史

草书颓然天放略有㸃画处而意态自足号称神

逸今世称善草书有或不能真行此大妄也真生

行行生草真如行立草如走未有未能行立而能

走者也今长安犹有长史真书郎中石柱记作字

简逺如晋宋间人颜鲁公雄秀独出其书一变古

法如杜子美诗格尤天纵奄有汉魏晋宋以来风

流后之作者殆难复措手柳少师书本出于颜而

能自出新意一字百金非虚语也其言心正则笔

正者非特讽谏理固然也世之小人书字虽工而

其性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不知人情随想而见

如列子谓窃斧者乎抑真尔也然至使人见其书

而犹憎之则其人可知矣余谪居黄州唐林夫自

湖口以书遗余云吾家有此六人书子为我略评

之而书其后林夫之书过我逺矣而反求于余何

哉此又未可晓也

    题逸少帖      苏  轼

逸少为王述所困自誓去官超然于事物之外常

自言吾当卒以乐死然欲一游岷岭勤勤如此而

至死不果乃知山水逰放之乐自是人生难必之

事况于市朝眷恋之徒而出山林独往之言固已

踈矣

    书鲜于子骏八咏后  苏  轼

始余过益昌子骏治漕利路其后八年余守胶西

而子骏始移漕京东自朝廷更法以来奉法之吏

尤难其人刻急则伤民寛厚则废法二者其理难

通而山峡地瘠民部以亲则害法以法则伤恩二

者难全其𫝑是三难者萃于子骏而子骏为之九

年其声蔼然闻之四方上不害法下不伤民中不

废亲自讲议措置至于立法定制皆成其手吏民

举欣欣焉而子骏亦自治园囿亭榭赋诗饮酒雍

容有馀如异时为监司者君子以是知其贤子骏

以其所作八咏𭔃余余甚爱其诗欲作而不可及

乃书其末以遗益昌之人使刻石以无忘子骏之

    书郑𤣥传      林  希

余尝谓圣人之教尤偹于礼自尧舜以来积于三

代周之所以为周者守此也秦悖人道书灰火学

士腐于坑天下之口不敢复言仁义先王之道不

亡而存者㡬何也赖当时耆儒老叟遗及汉世口

讽手传或山岩屋壁之间收拾缺编折册朽蠹断

绝之馀次而成文犹有篇章条𩔖明白盖其初不

经于圣人之手至后世又遭磨灭其不能完而少

有讹误岂能免也及得郑氏注精微通透钩连渎

会故古经益以明世学者皆知求而易入识为人

之道者汉诸儒之功而成之者郑氏也其于法制

更为章明独失之者纬也然当大坏之后圣人不

世以一人之思虑欲穷万世之文岂不难哉世之

人犹指其一二而讥之遂以郑为一家之小学噫

亦甚愚矣盖玩文辞则薄于经术抑不思其所为

功者虽𤣥犹有所不敢尽况无𤣥哉当汉之末奸

雄竞起𤣥身出禁锢四方聘请不能动其志脱一

身于污浊之世独全其道至使黄巾望𤣥而拜不

入其境嗟夫历千百年及此者迺㡬人尚敢辄讪

𤣥哉若𤣥者可谓贤矣

    题论衡后      吕  南公

传言蔡伯喈初得此书常秘玩以助谈或搜其帐

中见之辄抱以去邕且丁宁戒以勿广也嗟乎邕

不得为贤儒岂不宜哉夫饰小辩以惊俗充之二

十万言既自不足多道邕则欲以独传为过人之

功何缪如之良金美玉天下之公宝为其贵于可

用耳小夫下人偶获寸片则卧握行怀如恐人之

弗知又兢兢于或吾冦也而金玉果非天下所无

信以充书为果可用乎孰御天下之同贵有如不

然也邕之志虑曽小夫下人之及耶

    书郑綮传      徐  积

天下之所恃而为安危者谁乎曰宰相焉耳故自

朝廷百执事至于州县之吏不幸而一非其人不

𬨨败其一隅之事耳至于宰相者其人一非则天

下殆矣虽亡宗赤族何益于败盖天子之于天下

也得其术则其道甚易宰相佐天子治天下以一

身而当天下之责虽得其术其道甚难临之六五

曰知临大君之宜此岂非易乎干之九三曰君子

乾乾夕惕若此岂非难乎然而人皆易之何也曰

不知量也今有马于此且其行不𬨨百里也驱而

倍之则马且病矣龠合升㪷之量各有所受也以

龠合而加之㪷升之上则溢矣况㪷升之受一斛

之量乎故一邑之才施之一郡则不可也其以一

郡之才而当天下之责可乎此黄霸之所以得令

名于前而见讥于后也况逺不迨霸乎甚矣人之

不知量也坤之六五黄裳元吉盖君子之有诸中

形诸外如此可也大有之九二曰大车以载盖君

子以盛徳大烈当天下之责如此则可也干之九

三曰君子终日乾乾盖君子履天下之危当天下

之责其忧劳如此可也忠烈如伊尹勲劳如周公

而又终以谦易曰劳谦君子有终吉呜呼其难若

此而人皆易之何也曰好之也尊官重禄固人之

所好也不如是不足充其好快其欲彼安肯曰吾

不才也吾辱其位者即有祸败随之耶取天下笑

耶为万世之羞耶甚者亡人之国危人之天下不

顾也岂予谓不知量者耶安得知量者见之乎予

讃陈平传嘉平知其任读郑君传爱君知其量呜

呼如君者岂易得哉岂易得哉

    题张唐公香城记后  潘  兴嗣

唐公国士也立朝敢言名动搢绅视万锺之禄不

易其操一丘一壑自谓𬨨之方此时仆齿髪方少

已无仕宦意第以琴书为乐相视莫逆至于㤀

可谓以无累之神合有道之器不愧于古人矣每

一至此视公笔迹于坏壁间字浸漫灭惘然于怀

真觉上人好事次录其言勒于石

    书黄知载昫山杂咏后 黄  庭坚

诗书人之情性也非强谏争于廷怨忿诟于道怒

邻骂坐之为也其人忠信笃敬抱道而居与时乖

逢遇物悲喜同床而不察并世而不闻情之所不

能堪因发于呻吟调笑之声𮌎次释然而闻者亦

有所劝勉比律吕而可歌列干羽而可舞是诗之

美也其发为讪谤侵陵引颈以承戈披襟而受矢

以快一朝之忿者人皆以为诗之祸是失诗之旨

非诗之𬨨也故世相后或千岁地相去或万里诵

其诗而想见其人所居所养如旦莫与之期邻里

与之㳺也营丘王知载仕宦在予前予在江湖浮

沉而知载已没于河外不及相识也而得其人于

其诗时不遇而不怒人不知而独乐博物多闻之

君子有文正公家风者耶惜乎不幸短命不得发

于事业使予言信于流俗也虽然不期于流俗此

所以为君子者耶

    书赠韩琼秀才    黄  庭坚

读书欲精不欲博用心欲纯不欲杂读书务博常

不尽意用心不纯讫无全功治经之法不独玩其

文章谈说义理而已一言一句皆以养心治性事

亲处兄弟之间接物交朋友之际得失忧乐一考

之于书然后尝古人之糟粕而知味矣读史之法

考当世之盛衰与君臣之离合在朝之士观其见

危之大节在野之士观其奉身之大义以其日力

之馀玩其华藻以此心术作为文章无不如意何

况翰墨与世俗之事哉

    书邢居实南征赋后  黄  庭坚

阳夏谢师复景回年未二十文章绝不类少年书

生语余尝序其遗藁云方行万里出门而车轴折

可为陨涕今观邢悙夫诗赋笔墨山立自为一家

甚似吾师复也日者阅国马圉人曰千里驹往往

不及奉舆毙于皂枥驽蹇十百为群未尝求国医

也闻之喟然曰吾悙夫亦足以不朽矣

    书邢居实文巻    黄  庭坚

余观学记论君子之学有本末等衰人虽不能自

寿百岁然必不躐等如水行川盈科而后进耳小

学之事虽若糜费日月要须躬行必晓所以致大

学之精微耳吾悙夫才性髙妙超出后生千百辈

然慕大略小初日便为涂逺之计则似可恨后生

可畏当欣慕其才而鉴其失也

    题济南伏胜图    黄  庭坚

御史晁大夫号为峭直刻深观所写形质似未至

也然作伏胜宛然故齐之老书生耳又作胜女子

郁然是儒家子此亦丹青之妙

    题摹燕郭尚父图   黄  庭坚

凡书画当观韵往时李伯时为予作李广夺胡儿

马挟儿南驰取胡儿弓引满以拟追𮪍观箭锋所

直发之人马皆应弦也伯时笑■曰使俗子为之

当作中箭追骑矣余因此深悟画格此与文章同

一关纽但难得人入神会耳

    题陈自然画     黄  庭坚

水意欲逺凫鸭欲闲暇芦苇风霜中犹有能自持

者予观李营丘六轴骤雨圗偶得此意陈君以佛

画名京师戏作秋水寒禽便可观因书以遗之

    题徐巨鱼      黄  庭坚

徐生作鱼庖中物耳虽复妙于形似亦何所赏但

令嚵獠生涎耳向若能作厎柱析城龙门岌嶪惊

涛险壮使王鲔赤𩽼之流仰波而上溯或其瑰怪

雄杰乘风霆而龙飞彼或不自料其能薄乘时射

𫝑不至乎中流折角㸃额穷其变态亦可以为天

下壮观也

    题自书巻后     黄  庭坚

崇宁三年十一月余谪处宜州半岁矣官司谓余

不当居𨵿城中乃以是月甲戌抱被入宿于城南

余所僦舍喧寂斋虽上雨旁风无有盖障市声喧

愦人以为不堪其忧余以为家本农耕使不从进

士则田中卢舍如是又可不堪其忧耶既设卧榻

焚香而坐与西邻屠牛之机相直为资深书此巻

实用三钱买鸡毛笔书

    题崔圆传后     王  无咎

天下之郡无大小逺近天子皆为之置賔佐曹掾

者不唯共守境土行条约均职务而已固将有以

出谋议规𬨨失也故守臣虚屈意以事访于賔佐

曹掾而为賔佐曹掾者亦専専然不惮举其守之

缺者乃其𫝑然也予观近世之为郡者多不知其

𫝑之如此故鲜有能尽以事访于其属而为其属

者亦鲜有能举上之缺设有能然者则往往骤取

谴怒捽辱甚者万方掇拾行事酿成其祸而去之

以骋已之愤而遂其非焉故今天下多不治之郡

而朝廷有不审择之𬨨予尝有憾于此也久矣每

观韩愈志韩岌墓称其父绅卿为扬州录事参军

大衙㑹日举崔圆之𬨨曰公与小民狎至其家害

于政圆惊谢曰录事言是圆实𬨨乃自署罚钱五

十万则未尝不反复叹慕其贤焉及读唐书绅卿

则固无传圆虽有传然是事乃不列于其中亦可

惜也夫愈以文行贤后世必不轻其言过誉诸人

其事可信无疑矣然而史不列之者岂其有遗者

欤故予辄取其事书于传之后以𥙷之噫古之遗

者良多予独区区以补此者是亦有为而然也

    书五代郭崇韬巻后  张  耒

自古大臣权𫝑已极冨贵已亢满前无所希则必

退为身虑自非大奸雄包异志与夫甚庸驽昏阘

茸鲜有不然者然其为虑也实难不忧思之不深

计之不工然异日衅之所起往往自夫至深至工

是故莫若以正夫正者操术简而周智者为绪多

而拙夫正者无所事计也行所当然虽怨仇不敢

议之况继之者贤乎郭崇韬于五代亦聪明权智

之士也佐荘宗决策灭梁遂一天下自见功髙权

重奸人议已而荘宗之昏为不足赖也乃为自安

之计时刘氏有宠荘宗嬖之因请立为后而中荘

宗之欲又结刘氏之援此于刘氏为莫大之恩而

荘宗日以昏湎内听妇言为计宜无如是之良者

然卒之杀崇韬者刘氏也使崇韬缪计不过刘氏

不能有所助而已岂知身死其手哉好谋之士败

于谋好辨之士败于辨惟道徳之士为无所穷而

祸福之变岂思虑能究之哉

    题郇公诗帖     张  舜民

我生不及郇公而家有公选诗十巻所选皆精于

时已信公之能诗也迨观此作为信然其文采深

润与字书故同当时非特郇公大扺前辈皆若此

倘与今人语必曰其文未甚髙其书未甚精至其

自秉笔命语则鲜不戾者艺顾如此况其大者乎

苟率是求攻坚致逺之效是以误成事

    主父之事      张  舜民

近岁渭南县有田父得宿藏于土中凡七瓮水银

者二金银者五金银皆刻主父字按汉主父偃以

金败而至于杀其身灭其家今日乃知偃之死非

谬也中庸曰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

也荀卿曰声无逺而不闻行无微而不彰当偃之

死于今久矣徒观其事而不见其迹犹未足以为

信何以暴其数千年之后今之人结交于户牖之

间托物于苞苴之内期于无人之境投于夜半之

时欲人之不我知真愚也哉

    龙井题名      秦  观

元丰二年中秋后一日余自吴兴道杭东还㑹稽

龙井有辨才大师以书邀余入山比出郭日已夕

航湖至普宁遇道人参寥问龙井所遣篮舆则曰

以不时至去矣是夕天雨开霁林间月明可数毫

髪遂弃舟从参寥策杖并湖而行出雷峰度南屏

濯足于惠因涧灵石坞得支径上风篁岭憩于龙

井亭酌泉据石而饮之自普宁凡经佛寺十五皆

寂不闻人声道旁庐舍或灯火隐显草木深郁流

水上激悲鸣殆非人间之境行二鼓矣始至寿圣

院谒辨才于潮音堂明日乃还

    记残经       李  昭玘

南台有刹有佛书数百卷多唐季五代时所书字

画精劲历历可喜按大藏经目凡五千四百卷今

所存𦂯十一首尾可读者又无几也阿含经四卷

泰宁军节度使齐克譲造广明元年刘汉宏合黄

巢侵扬州髙骈按兵不出诏克譲屯汝州㑹许州

部将周公杀其帅薛能克譲惧不叛引其军还衮

十二月巢攻潼𨵿克让复出战闗外士饥烧营以

噪克譲遽走入关𫝑不能守贼遂犯京师昔王缙

相代宗或夷狄入冦必合众沙门诵䕶国仁王经

为禳厌人事不修而终以赇败呜呼将相大臣不

能以身任社稷安危而托浮屠氏以生死负天下

多矣然辱国䘮师不罹诛殛之祸者又何幸也正

法华经一卷乾符六年女弟子牛妙音书禧宗既立天下

多乱盗贼群啸王仙芝揺毒于江湖黄巢磨牙于

闽粤荒墟暴骨不堪行路士大夫顾唐将亡窜匿

避祸如触𦊙网畏死无日闺门女子区区媚佛以

自救亦可哀矣大涅盘般若经共三十卷武宁军

节度使朱友恭造友恭全忠养子李彦威也后为

龙武都统军与 叔琮同弑昭宗全忠亟诛之以

灭天下谤此经天复三年所书崔垂休召全忠诛

宦官韩全诲劫天子奔鳯翔昭宗初不知谋全忠

既至帝怒谕使还镇未几复引兵薄城下𢙣焰赫

然寖逼舆卫强藩悍镇阴虞烂额之祸进退首䑕

莫肯同出一手以扶天步全忠祸心滋大欺天盗

国人共怨怒友恭犹诡情佞佛以厌天下耳目使

世无佛则可果佛能报应人则又将欺佛而盗祸

不亦愚乎毗柰耶杂事一巻徳妃伊氏造唐荘宗

次妃初神闵敬皇后刘氏以㣲贱得立归赐于佛

性喜聚敛货财山积惟冩佛书馈赂僧尼而士卒

不得衣食妃为此经岂非畏后所逼耶后有印章

曰燕国夫人伊氏盖未进封时所制也唐制太后

皇之宝皆主之未尝用印凡封令书即太后用宫

官印皇后用内侍省印而夫人不闻有用印之礼

是时两宫交通藩镇使者旁午于道而恬不知禁

则夫人私自铸亦不为僣矣按五代史称徳妃与

韩淑妃居太原晋髙祖反时为契丹所虏不知是

经何从至也其馀中断横裂虫镌鼠啮雨败尘腐

无复完缀想夫飘散蹂藉炷灯拭案补坏帷塞屋

漏者又不胜其数也释氏之戒能为人写四句偈

获福无量心生不信罪抵千劫今其怠弃如此何

顽顿之甚也不然祸福自人不在于黄藤赤轴之

间耶余感其祸乱之迹残缺之馀因书其事聊𭔃

其一叹云

    书洛阳名园记后   李  格非

洛阳处天下之中挟殽黾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

赵魏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常无事则已有

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余故尝曰洛阳之盛衰也天

下治乱之𠉀也方唐正观开元之间公卿贵戚开

馆列第于东都者号千有馀邸及其乱离继以五

季之酷其池塘竹𣗳兵车蹂蹴废而为丘墟髙亭

大榭烟火焚燎化而为灰烬与唐共灭而俱亡者

无馀处矣余故曰园囿之兴废者洛阳盛衰之𠉀

也且天下之治乱𠉀于洛阳之盛衰而知洛阳之

盛衰𠉀于园囿之兴废而得则名园记之作余岂

徒然哉呜呼公卿大夫方进于朝放乎一已之私

以自为而忘天下之治忽欲退享此得乎唐之末

路是矣

    跋薛唐卿秦玺文   周  行已

李斯篆世传为第一学者莫不爱之吾每见其书

几不疾唾而却走者何哉谓夫人善成其君之𬨨

也夫秦之君其资亦未若桀纣之恶之甚也而二

三臣酿其君于不善则又有甚焉者呜呼斯乎是

尝去诗书以愚百姓者乎是尝听赵髙以立胡亥

者乎是尝杀公子扶苏与䝉恬者乎是尝教其君

严督责而安恣睢者乎使其玺不得传者斯人也

而其刻画吾忍观之哉顾唐卿犹区区珍藏之者

岂不欲传百世以为监欤吁是可以监也

    书与贾明叔书后呈崔徳符

              田  画

此书成与诸弟读之相对悲不自胜嗟乎身长七

尺气塞天地不能饱一母冨家僮仆猒饫粱肉吾

道非𫆀奚为而至此然折节售文章真鄙夫事此

书迟迟未投尚惜此也其𫝑正如提孤军薄坚敌

矢穷力尽饷道不⿰纟⿱𢆶匹伏兵又从而乘之当是时不

折北者鲜矣公其筹之

    书张生客遗事    晁  咏之

祖宗以武定天下至章圣时益厌兵澶渊之役契

丹之众可覆而取也纵其去不忍杀自是不复言

兵封泰山祀汾阴天神降格休祥并至以文太平

缙绅之士以此相继受爵秩于朝将相大臣往往

列于三公侍从多至丞郎以上其以武受赏者殆

无其人此主客公之功所以不录然公之名由此

以显出入中外为时名臣盖当时廷臣奉使于外

者举天下三四十人耳邦之大计緫于三司而诸

道各有转运使一人其财赋调度凡利 之入悉

归之其权比今为甚重每改使一道辄推恩官其

子若孙一人其它礼遇称此盖其部吏尊其使者

亦以此进是时大臣多白首耆艾加公十年之寿

以驯致公卿必矣然则朝廷未尝薄公之功也论

者见公一旦㫁河桥捕朱能灭其凶焰而赏不加

不知朝廷所以待士大夫者固自有在或比公仲

连辝封不愿其言美矣然仲连纵横辨士眩奇于

衰世非公之所愿学尝观景徳祥符以来风俗淳

厚士大夫人人自重有长者之风公之不自言其

所以自处盖甚厚非有激而为者方其少时以经

明动场屋其为吏以治剧名一时大臣多荐公者

冦莱公知公尤深然则公之所养可知盖自公⿰纟⿱𢆶匹

其父光禄公起家至公百有馀年传六世世有人

其泽未艾彼以尺寸之𫝑自鬻于一时𬨨取爵位

者曽不旋踵辄致陨败顾何以传来世然则天之

所以报公亦甚厚咏之官长安公之曽孙介夫为

鄠令间以事抵府数相𬨨爱其温厚儒雅意其先

世必有盛徳之士果得公遗事为考其世而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