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皇朝文鉴 卷第五十三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五十四

皇朝文鉴巻第五十三

 奏䟽

   上 皇帝书      宇文 之邵

   论责任守忠乞一切不问馀人 傅尧俞

   论蔡确既贬请寛心和气 傅 尧俞

   论君道        程 颢

   论王霸        程 颢

   论十事        程 颢

   论新法        程 颢

    上 皇帝书     宇文 之邵

陛下初即大位念万世无疆之业诏求阙失开辟

言路可谓谊主矣易家人之初九曰闲有家悔亡

九处家人之初当端其本以保终吉民之所以望

而则效者常在于人君继綂之始此安危之机不

可不慎也昔成汤既没伊尹奉太甲以见厥祖戒

之曰今王嗣厥德罔不在初 陛下新服厥命惟

以祖宗为念以天人为畏则小大之事不懈矣

宋之为宋百有馀年 陛下一日南面而享之固

宜迹其所得之艰难夙夜栗栗以勤负荷永思

太祖之武 太宗之文 真宗之畏天克已 仁

宗之寛大慈仁 英宗之励精庶政立则见 五

圣于前行则见于侧坐则见于堂食则见于杯杅

之间诗曰天难谌斯言天不可不畏也书曰民可

近不可下言民不可不畏也去歳以来千里不雨

近者畿甸远者河北京东蝗螟蔽野榖价踊贵重

以山陵之役京西民力尤为雕敝臣窃恐苇蒲之

盗或贻宵旰之忧为今之计不过多鬻爵以浊入

仕之流广度僧以夺可耕之民终非计也愿今被

灾之郡许富者举息于下戸官给以质验待丰歳

偿其所贷逋者官为治之其息不过一倍此有馀

赀者乐为而濵死之众可救沟壑之命 陛下又

责躬引咎寛狱讼出宫女斥裒敛之吏蠲苛虐之

政罢无名之费省剿民之役凡所以蠹政而召乖

怨之气者举更革之如此则大异可塞王化可兴

也京师者诸夏之本也今荐绅之士不励名节而

以势利离合器皿衣服穷于侈丽车马宫室过于

轨制奸声乱色盈溢耳目衢巷之中父子兄弟不

敢肩随孰谓王者之都而风俗一至于此哉愿

陛下思所以澄源之法以礼节廉耻磨切臣下崇

奖敦厚而都下亦少为之厉禁涤去佻薄之弊淫

渎败教之具一加遏绝凡侍从辅弼宜慎简修洁

方严之臣俾宅其任以允清议古之求贤者数路

以取之宠以好爵厚其礼命惟恐其去也而犹有

三聘而不顾者有闭门而不纳者有逾垣而避之

者臣谏于其君而三不听则去之其至于郊也君

必使人要之年七十而致其事君不听则必以几

杖锡之犹有不税冕而行者有辞三公而为人灌

园者今日仕进之门国家直患不能 之尔科防

日增格令日繁来者日甚拒之日峻犹有假名氏

以窃官号匿苫块之哀以干宠禄少者增齿以希

蚤仕老者匿年以幸晚禄譬之堤防之坏塞其一

穴一穴又决荡然莫之能止也今限年致仕著于

令矣又患其去之不速令于门阙以示百僚而犹

不知止者甚可痛也 陛下盍稍补其弊隆于待

士之意示之以至廉之实使衣冠者人人自重庶

几风教之美少近于古去歳谅祚猖獗七八万众

突至大顺庙堂无奇算守边无良将臣窃为朝廷

忧之庆历间縁边之民不解帯者七年国用大窘

三将沦没而功不成者 陛下知其然乎其患在

于虏兵常合而我兵常分也六路兵亡虑二十万

而二十三州二百馀寨分屯保戍则是我兵虽多

而散在处处也贼之来也大则六监军衙头一时

俱发小则随处寇掠边城一面受敌则所与角战

者无几而城寨之兵又各有所守不可㑹集多寡

不敌则乞师告急救兵才至贼又已去令贼常以

合兵击我散兵而我常以不敌之众当其锋锐此庆

历之失也今不改前辙则后车又将覆也观今之

势其能深入贺兰收复十四州以为我有 乎臣

知其不能也其能如 先朝之举五路进军直捣

其巢穴乎臣又知其不能也计今之利莫若诏诸

道分勒所部将伍符尺籍而规画之若干以为守

若干以为战若干以为救兵救兵必使与战兵相近而

驻于喉亢之地则可以应猝而不失机㑹也唃氏

尝为元昊所残南徙历精亦宜厚其种族共为声

援以蛮夷攻蛮夷计之上也吐谷浑者今之文扶

羌是也其俗随水草迁徙食肉衣皮毛无坚甲利

刃临阵击刺之技不及于他夷仰给我之泉茗缯

帛我与之通者亦特以其马也今阴平之民歳苦

重役者勾马户也凡羌马之来则使之资给费公

私之财甚多而所入之马不足以备国乘不足以

战也边吏飬羌非不厚也而去歳反有安昌之变

塞上之民切齿且安昌之羌与南路磨蓬罗多留

罨思林诸寨之羌一也今闭安昌之路禁其出入而

诸寨之马贸易如故是何异一室而多门者杜其

前而辟其后乎臣之县所管万户而居民萧然者

其弊实在于羌也至和讲解之后约不敢犯边而

去歳火我三寨驱杀士卒国家以奉西北虏者势

不得已也今又骄宠小羌而足其无厌之求乎臣

愚以为不若杜塞众路使不得入而绝市无用之

马益以一旅之兵列置诸堡则边民小安矣为政

所重莫急于农且耕则得食不耕则不得食系其

身之损益也长民者何与焉夫各治其田以厚其

生者百姓之私节授民事 而立官以劝课之者

人君之公也诗曰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𠭇

田畯至喜此天子之劝农也又曰嗟嗟保介维暮

之春亦又何求如何新畬此诸侯之劝农也今监

司郡守皆以劝农为目然而未尝省民臣愿立考

课之法以农政为殿最言之似迂而富国之良术

也郡县之政类多因循而不甚治者臣知其由也

上下牵制不得尽其才故也千里之郡不能兴利

除害受制于监司也百里之邑不能兴利除害受

制于郡守也郡县之吏寜违天子之诏条而不敢

违按察之命盖违天子之诏条未必获咎而违案

察之命其祸可立而待也今一伍之长一卒之正

以法治其所部上不问其所为也今为民守令而

其势顾不若卒伍之长郡县之民习知其势之弱

而不畏服其教令此狱讼所以益多也臣愿精选

监司必以清望假守令之权责其实效庶循良之

吏有闻焉凡臣之所陈明诏之所求也然臣尚有

至不敢嘿嘿又为 陛下极言之臣闻疾未兆

而先治者善医也夫居忧而约居乐而泰人情之

常也今 陛下处则谅暗服则端衰行则直杖无

纷华之事交战于前诚能以此时远念将来之失

慎㣲杜渐克已复礼使其志一定则他日虽有可

欲之物亦无以胜其习成之性也伯益之戒舜曰

罔游于逸罔淫于乐傅说之戒高宗曰无以逸豫

惟以治民夫舜起于耕稼陶渔高宗遁于荒野极

知小人之劳而二臣犹或以此戒之况 陛下生

长富贵临御方始则安可不豫为之防哉愿 陛

下听政之间则命通经之士讲明古训究观败亡

之主以自创艾尽孝两宫咨谋故老则恐惧修省

习而成性矣臣诚私忧过计三载变除之后永厚

陵土渐干而 陛下忧悼之心又已衰杀袭衮冕

凭玉几目有靡曼之色耳有要妙之声凡所以娯

意者毕奏于前自非信道之深孰得而御哉老子

曰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正在于今日也

    论责任守忠乞一切不问馀人傅尧俞

臣伏见内侍任守忠以罪降黜中外闻者罔不快

抃罚一劝百固可以破奸猾之胆臣职司风宪失

于弹劾圣度回怒幸赦而不诛犹敢有言者冀

陛下重加矜察臣谓大奸之去其遗过馀恶方日

有上闻小人无知或伺隙修怨枝词蔓说往往浸

及善良疑似之间不可不察 陛下若更加推究

谗间且将复起况守忠据权之乆附离者多深虑

左右之人有所疑畏望 陛下沛发德音自此一

切不问则天德加厚而人心易安惟 皇太后之

慈仁布闻四海举神器大宝传付 陛下而 陛

下挟尧舜之资以天下飬将用诚孝以鼔舞万物

奈何使解构之语得行其间今罪人投窜 皇太

后必涣然疑释 陛下缘此当益加礼意务尽其

欢心则天人交欣共为 陛下之福 陛下即位

励精勤俭日月未乆遽以金珠事闻臣窃为 陛

下惜之过而能改可无深虑臣言甚忠恳惟陛下

留神省览

    论蔡确既贬请寛心和气 傅 尧俞

臣近睹蔡确狂悖 陛下神断不疑下合人情上

明邦宪虽一以公议裁之固未尝临之以怒然岂

陛下之所乐者哉况区断之际亦须少劳睿思愚

臣𡚶度窃恐 陛下海岳之量不能无少忤而未

能忘怀也中外侧聆日增惊惕臣闻之于易曰天

下殊涂而同归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夫事

至以无心应之既往若未尝经意此圣人所以飬

至诚而御遐福者也愿 陛下寛圣心省浮念游

精太清以固真粹 陛下之气和则上下之气和

上下之气和则天地之和应矣唐柳公绰奏太医

箴以讽宪宗曰气行无间隙不在大宪宗谓曰卿

爱朕深者臣无公绰之才而有其诚臣以为今天

下事莫重于此故惓惓而不能自已惟 陛下毋

易臣言留神省察取进止

    论君道       程  颢

臣伏谓君道之大在乎稽古正学明善恶之归辨

忠邪之分晓然趋道之正故在乎君志先定君志

定而天下之治成矣所谓定志者一心诚意择善

而固执之也夫义理不先尽则多听而易惑志意

不先定则守善而或移惟在以圣人之训为必当

从先王之治为必可法不为后世驳杂之政所牵

一作滞不为流俗因循之论所迁惑自知极于

明信道极于笃任贤勿贰去邪勿疑必期致世如

三代之隆而后已也然天下之事患常生于忽㣲

而志亦戒乎渐习是故古之人君虽出入从容间

燕必有诵训箴谏之臣左右前后无非正人所以

成其德业伏愿 陛下礼命老成贤儒不必劳以职

事俾日亲便座讲道义以辅养圣德又择天下贤

俊使得陪侍法从朝夕延见开陈善道讲磨治体

以广闻听如是则圣智益明王猷允塞矣今四海

靡靡日入偷薄末俗哓哓无复廉耻盖亦朝廷尊

徳乐道一作义之风未孚而笃诚忠厚之教尚郁

也惟 陛下稽圣人之训法先王之治一一作正

诚意体乾刚健而力行之则天下幸甚

    论王霸       程  颢

臣伏谓得天理之正极人伦之至者尧舜之道也

用其私心依仁义之偏者霸者之事也王道如砥

本乎人情出乎礼义若履大路而行无复回曲霸

者﨑岖反侧于由径之中而卒不可与入尧舜之

道故诚心而王则王矣假之而霸则霸矣二者其

道不同在审其初而已易所谓差若毫厘缪以千

里者其初不可不审也故治天下者必先立其正

志正志先立则邪说不能移异端不能惑故力进于

道而莫之御也苟以霸者之心而求王道之成是

炫石以为玉也故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而曾

西耻比管仲者义所不由也况下于霸者哉 陛

下躬尧舜之资处尧舜之位必以尧舜之心自任

然后为能充其道汉唐之君有可称者论其人则

非先王之学考其时则皆驳杂之政乃以一曲之

见幸致小康其创法垂綂非可继于后世者皆不

足为也然欲行仁政而不素讲其具使其道大明

而后行则或出或入终莫有所至也夫事有大小

有先后察其小忽其大先其所后后其所先皆不

可以适治且志不可慢时不可失惟 陛下稽先

圣之言察人事之理知尧舜之道备于已反身而

诚之推之以及四海择同心一徳之臣与之共成

天下之务书所谓尹躬暨汤咸有一德又曰一哉

王心言致一而后可以为也古者三公不必备惟

其人诚以谓不得其人而居之则不若阙之之愈

也盖小人之事君子所不能同岂圣贤之事而庸

人可参之哉欲为圣贤之事而使庸人参之则其

命乱矣既任君子之谋而又入小人之议则聪明

不专而志意惑矣今将救千古深锢之弊为生民

长乆之计非夫极听览之明尽正邪之辨致一而

不二其能胜之乎或谓人君举动不可不慎易于

更张则为害大矣臣独以为不然所谓更张者顾

理所当耳其动皆稽古质义而行则为慎莫大焉

岂若因循苟简卒致败乱者哉自古以来何尝有

师圣人之言法先王之治将大有为而反成祸患

者乎愿 陛下奋天锡之勇智体乾刚而独断霈

然不疑则万世幸甚

    论十事

臣窃谓圣人创法皆本诸人情极乎物理虽二帝

三王不无随时因革踵一作称事增损之制然至

乎为治之大原牧民之要道则前圣后圣岂不同

条而共贯哉盖无古今无治乱如生民之理有穷

则圣王之法可改后世能尽其道则大治或用其

偏则小康此历代彰灼著明之效也苟或徒知泥

古而不能施之于今姑欲徇名而遂废其实此则

陋儒之见何足以论治道哉然傥谓今人之情皆

已异于古先王之迹不可复于今趣便目前不务

高远则亦恐非大有为之论而未足以济当今之

极弊也谓如衣服饮食宫室器用之类苟便于今

而有法度者岂亦遽当改革哉惟其天理之不可

易人所赖以生非有古今之异圣人之所必为者

固可㮣举然而行之有先后用之有缓速若夫裁

成运动周旋曲当则在朝廷讲求设施如何耳古

者自天子达于庶人必须师友以成就其德业故

舜禹文武之圣亦皆有所从学今师傅之职不修

友臣之义未著所以尊德乐善之风未成于天下

此非有古今之异者也王者必奉天建官故天地

四时之职历二帝三王未之或改所以百度脩而

万化理也至唐犹仅存其略当其治时尚得纲纪

小正今官秩淆乱职业废弛太平之治所以未至

此亦非有古今之异也天生蒸民立之君使司牧

之必制其常产使之厚生则经界不可不正井地

不可不均此为治之大本也唐尚能有口分授田

之制今则荡然无法富者跨州县而莫之止贫者

流离饿殍而莫之恤幸民虽多而衣食不足者盖

无纪极生齿日益繁而不为之制则衣食日蹙转

死日多此乃治乱之机也岂可不渐图其制之之

道哉此亦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古者政教始乎乡

里其法起于比闾族党州县鄼遂以相联属綂治故

民相安而亲睦刑法鲜犯廉耻易格此亦人情之

所自然行之则效亦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庠序之

教先王所以明人伦化成天下今师学废而道德

不一乡射亡而礼义不兴贡士不本于乡里而行

实不修秀民不养于学校而人才多废此较然之

事亦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古者府史胥徒受禄公

上而兵农未始判也今骄兵耗匮国力亦已极矣

臣谓禁卫之外不渐归于农则将贻深虑府史胥

徒之役毒遍天下不更其制则未免大患此亦至

明之理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古者民必有九年之食

无三年之食者以为国非其国臣观天下耕之者

少食之者众地力不尽人功不勤虽富室强宗鲜

有馀积况其贫弱者乎或一州一县有年歳之凶

即盗贼纵横饥羸满路如不幸有方三二千里之

灾或连年之歉则未知朝廷以何道处之则其患

不可胜言矣岂可曰昔何乆不至是因以幸为可

恃也哉固宜渐从古制均田务农公私交为储粟

之法以为之备此亦非有今古之异者也古者四

民各有常职而农者十居八九故衣食易给而民

无所困苦今京师浮民数逾百万㳺手不足赀度

观其穷蹙辛苦孤贫疾病变诈巧伪以自求生而

常不足以生日益歳滋乆将若何事已穷极非圣

人能变而通之则无以免患岂可谓无可奈何而

已哉此在酌古变今均多恤寡渐为之业以救之

耳此亦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圣人奉天理物之道

在乎六府六府之任治于五官山虞泽衡各有常

禁故万物阜丰而财用不乏今五官不修六府不

治用之无节取之不时岂惟物失其性材木所资

天下皆以童赭斧斤焚荡尚且侵寻不禁而川泽

渔猎之繁暴殄天物亦已耗竭则将若之何此乃

穷弊之极矣惟修虞衡之职使将养之则有变通

长乆之势此亦非有古今之异者也古者冠昏丧

祭车服器用等差分别莫敢逾僣故财用易给而

民有常心今礼制未修奢靡相尚卿大夫之家莫

能中礼而商贩之类或逾王公礼制不足以检饬

人情名数不足以旌别贵贱既无定分则奸诈攘

夺人人求厌其欲而后已岂有止息者哉此争乱

之道也则先王之法岂得不讲而损益之哉此亦

非有古今之异者也此十者特其端绪耳臣特论

其大端以为三代之法有必可施行之验如其纲

条度数施为注措之道则审行之必也稽之经训

而合施之人情而宜此晓然之定理岂徒若迂踈

无用之说哉惟圣明裁择

    论新法

臣闻天下之理本诸简易而行之以顺道则事无

不成故曰智者若禹之行水行其所无事也舍而

之于险阻则不足以言智矣盖自古兴治虽有专

任独决能就事功者未闻辅弼大臣人各有心暌

戾不一致国政异出名分不正中外人情交谓不

可而能有为者也况于措置失宜沮废公议一二

小臣实与大计用贱陵贵以邪妨正者乎凡此皆

天下之理不宜有成而智者之所不行也设令由

此侥幸事小有成而兴利之臣日进尚德之风日

衰尤非朝廷之福矧复天时未顺地震连年四方

人心日益揺动此皆 陛下所当仰测天意俯察

人事者也臣奉职不肖议论无补望允前奏早赐

降责




皇朝文鉴巻第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