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皇朝文鉴 卷第四十九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五十

皇朝文鉴卷第四十九

 奏䟽

   论治身治国所先    司马 光

   论阶级        司马 光

   论北边事冝      司马 光

   应诏论体要      司马 光

    论治身治国所先   司马 光

臣伏睹 皇太后手书已罢听政 陛下钦承慈

旨独断万机臣闻易曰君子以作事谋始又曰正

期年于国家大政犹多所谦抑虽时有处分皆常

式小事非天下所望于 陛下者也曏时外间议

者曰 陛下圣体未安倦于听覧及知圣体已安

又曰 陛下上畏 皇太后之严欲尽人子之礼

避专命之嫌韬蕴聦明未敢施设今 皇太后举

国家大柄尽付之 陛下则议者无复可言唯拭

目倾耳以瞻望圣政而已矣 陛下当此之际治

身治国举措云为不可不谨昔杨朱见衢涂而泣

谓其可以左可以右所差甚微所失甚大也人主

即政之初亦荣辱安危之衢涂也故臣愿 陛下

留圣心焉臣闻治身莫先于孝治国莫先于公孔

子曰孝德之本也又曰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

之悖德不恭其亲而恭他人者谓之悖礼未有根

绝而叶茂源涸而流长者也 仁宗皇帝以四海

大业授之 陛下其恩德之大天地不足以为比

今登遐之后骨肉至亲独有 皇太后与公主数

人 陛下所当日夜尽心竭力供承抚养以副

仁宗皇帝之意曏者 皇太后听政之时左右侍

卫之人不敢不恪求湏之物无敢不备既委去政

柄臣窃虑有无识小人随𫝑倾移侍奉懈慢供给

有阙则天下之责皆归 陛下此不可不留意朝

夕省察者也又若有不逞之人于两宫之间剌探

动静拾掇语言外如效忠内实求媚以相离间者

臣愿 陛下迎拒其辞执付有司加之显戮诛一

人则群邪自退纳一言则百谗俱进此乃祸乱之

机不可不深察也臣闻国事听于君家事听于亲

臣愚以为 陛下在外朝之时刑赏黜陟之政当

自圣心决之至禁庭之内取舍赐予事无大小不

若皆禀于 皇太后而后行 陛下与中宫勿有

所专如此则内外之体正尊卑之序明慈母欢欣

于上臣民颂咏于下矣不然  皇太后归政之

后若侍卫之人稍有怠惰求湏之物小失供拟加

以谗邪妄兴离间万一有丝毫阙失流闻于外或

皇太后忧思不乐内生疾疢则 陛下何以胜此

名于天下哉虽百善不能掩矣臣故曰治身莫先

于孝也洪范于好恶偏党之际六反言之重之至

也周任曰为政者不赏私劳不罚私怨大学曰欲

明明德于天下者必先正其心有所忿 则不得

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 陛下奋发宫邸入

纂皇极爰自潜跃至于天飞旧恩宿怨岂能尽无

然今日即政之初皆不可置于圣虑以害至正也

凡人君之要道在扵进贤退不肖赏善罚恶而已

爵禄者天下之爵禄非以厚人君之所喜也刑罚

者天下之刑罚非以快人君之所怒也是故古者

爵人于朝与士共之刑人于市与众弃之明不敢

以已之私心盖天下之公议也今以四海之广百

官之众有智有愚有善有恶 肩接迹杂遝并进

臣愿 陛下少留聪明详择其间苟有才德高茂

合于人望者进之虽宿昔怨仇勿弃也有器识庸

下无补于时者退之虽亲昵姻娅勿取也有励行

立功为世所推者赏之虽意之所憎勿废也有怀

奸乱禁为众所疾者罚之虽意之所爱勿赦也如

此则野无遗贤朝无旷官为善者劝为恶者惧上

下恱服朝廷大治百姓䝉福社稷永安不然 陛

下若专居深宫自暇自逸威福之柄尽委大臣取适目

前不为逺虑贤愚不分善恶共贯不则所进者皆

平生所亲爱所退者皆平生所不快所赏者皆謟

谀而无功所罚者皆忠谅而无罪如此则中外解

体纪纲隳紊群生失所天下可忧矣臣故曰治国

莫先于公也此二先者荣辱之大本安危之至要

臣愿 陛下审思而力行之诗云亹亹文王令闻

不已 陛下诚能行此二者则盛德美誉滂沛洋

溢近者传颂逺者褒叹不过旬月之间遍于天下

达于四夷后日之政如顺风吹毛乘高决水可以

不劳而成功矣取进止

   论阶级

臣闻治军无礼则威严不行礼者上下之分是也

唐自肃代以降务行姑息之政是以藩镇䟦扈威

侮朝廷士卒骄横侵逼主帅上陵下替无复纲纪

以至五代天下大乱运祚迫蹙生民涂炭 祖宗

受天景命圣德聦明知天下之乱生于无礼也乃

立军前之制曰一阶一级全归伏事之仪敢有违

犯罪至于死于是上至都指挥使下至押官长行

等衰相承粲然有叙若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敢

不从故能东征西伐削平海内为子孙建久大之

业至今百有馀年天下太平者皆由此道也近岁

以来中外主兵臣僚往往不识大体好施小惠以

盗虚名军中有犯阶级者务行寛贷是致军校大

率不敢钤束长行甘言恱色曲加喣妪以至懦怯

兵官亦为此态遂使行伍之间骄恣悖慢寖不可

制上畏其下尊制于卑所谓下陵上替者无过于

此臣闻圣王刑期于无刑今寛贷犯阶级之人虽

活一人之命殊不知军法不立渐成陵替之风则

所系乃亿兆人之命也臣愚欲望 陛下特降诏

旨申明阶级之法戒敕中外主兵臣僚令一遵

祖宗之制如敢有辄行寛贷曲收众心者严加罪

罚以儆其馀庶㡬纲纪复振基绪永安

   论北边事冝

臣闻明主谋事于始而虑患于微是以用力不劳

而收功甚大窃见国家所以御戎狄之道似未尽

其冝当其安靖附顺之时则好与之计校末节争

竞细故及其桀傲暴横之后则又从而姑息不能

诛讨是使戎狄益有轻中国之心皆厌于柔服而

乐为背叛近者西戎之祸生于髙冝北狄之隙起

于赵滋而朝廷至今终未省寤犹以二人所为

为是而以循理守分者为非是以边鄙武臣皆锐

意生事或以开展荒弃之地十数里为功劳或以

杀略老弱之虏三五人为勇敢朝廷辄称其才能

骤加擢用既而虏必忿恨遂来报复屠剪熟户钞

劫边民所䘮失者动以千计而朝廷但知惊骇増

兵聚粮其致冦之人既不追究而守邉之臣亦无

谴责如此而望戎狄賔服疆场无虞是犹添薪扇

火而求汤之不沸也臣愚窃惟 真宗皇帝亲与

契丹约为兄弟 仁宗皇帝赦赵元昊背叛之罪

册为国主岁捐百万之财分遗二虏岂乐此而为

之哉诚以屈己之愧小爱民之仁大故也今 陛

下嗣已成之业守既安之基而执事之臣数以争

桑之小忿不思灌𤓰之大计使边鄙之患纷纷不

息臣窃为 陛下惜之近者闻契丹之民有于界

河捕鱼及于白沟之南剪伐桞栽者此乃边鄙小

事何足介意而朝廷以前知雄州李中祐不能禁

御为不材别选州将以代之臣恐新将之至必以

中祐为戒而以赵滋为法妄杀虏民则战鬬之端

往来无穷矣况今民力雕弊仓库虚竭将帅乏人

士卒不练夏国既有愤怨屡来侵冦祸胎已成若

又加以契丹失欢臣恐国力未易支也伏望 陛下

严戒北边将吏若契丹不循常例小小相侵如鱼

舡桞栽之类止可以文牒整㑹道理晓谕使其官

司自行禁约不可轻以矢石相加若再三晓谕不

听则闻于朝廷虽专遣使臣至其王庭与之辩论曲

直亦无伤也若又不听则莫若博求贤才増修德

政俟公私冨足士马精强然后奉辞以讨之可以

驱穹庐于幕北复汉唐之土宇与其争渔柳之胜

负不亦逺哉

   应诏论体要      司马 光

臣准御史台牒伏奉四月二十日诏敕传曰近臣

尽规以其荣耻休戚与上同也今在此位者视朕

过失与朝廷政事之阙黙而不言乃或私议窃叹

若以其责为不在已夫岂皆习见成俗以为当然

其亦有含章怀宝待倡而发者也今百度隳弛风

俗偷惰薄恶灾异谴告不一此诚忠贤助朕忧惕

以 制改法救弊除患之时冝令侍从官自今视

朕过失与朝廷政事之阙无有巨细各具章奏极

言无隐噫言善而不用朕有厥咎道之而弗言尔

为不恭朕将用此考察在位所以事君之实明黜

陟焉臣以驽下之材自 仁宗皇帝时䝉擢在侍

从服事 三朝恩隆德厚陨身䘮元不足为报虽

访问所不及犹将披肝沥胆以效其区区之忠况

圣意采纳之 督责之严谆谆如此臣敢营私避

怨匿情爱已不为 陛下别白当今之切务庶几

少补万分之一邪臣闻为政有体治事有要自古

圣帝明王垂拱无为而天下大治者凡用此道也

何谓为政有体君为元首臣为股肱上下相维内

外相制若网之有纲丝之有纪故诗云勉勉我王

纲纪四方又云恺悌君子四方之纲古之王者设

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纲纪其内

设方伯州牧卒正连帅属长以纲纪其外尊卑有

序若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莫不率从此为政之体

也何谓治事有要夫人智有分而力有涯以一人

之智力兼天下之众务欲物物而知之日亦不给

矣是故尊者治众卑者治寡治众者事不得不约

治寡者事不得不详约则举其大详则尽其细此

自然之𫝑也益稷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

哉言君明则能择臣臣良则能治事也又曰元首

丛脞哉股肱惰哉庶事𮥠哉言君亲细务则臣不

尽力而事废坏也立政曰文王罔攸兼于庶言庶

狱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训用违庶狱庶慎文王

罔敢知于兹言文王择有司而任之其馀皆不足

知也康诰曰庸庸祗祗威威显民言文王用其可

用祗其可祗刑其可刑专明此道以示民也是故

王者之职在于量材任人赏功罚罪而已苟能谨

择公卿牧伯而属任之则其馀不待择而精矣谨

察公卿牧伯之贤愚善恶而进退诛赏之则其馀

不待进退诛赏而治矣然则王者所择之人不为

多所察之事不为烦此治事之要也臣窃见 陛

下日出视朝继以经席将及日中乃还宫禁入宫

之后窃闻亦不自闲省阅天下奏事群臣章䟽逮

至昏夜又御灯火研味经史博观群书虽中宗髙

宗之不敢荒宁文王之日昊不食臣以为不能及

也然自践祚以来孜孜求治于今三年而功业未

著者殆未得其体要故也 祖宗创业垂统为后

世法内则设中书枢密院御史台三司审官审刑

等在京诸司外则设转运使知州知县等众官以

相统御上下有叙此所谓纲纪者也今 陛下好

使大臣夺小臣之事小臣侵大臣之职是以大臣

解体不肯竭忠小臣诿上不肯尽力此百官所以

弛废而万事所以隳颓者也而 陛下方用为致

治之本此臣之所大惑也臣微贱不得尽知朝廷

之事且以耳目所接近日数事臣所知者言之其

馀 陛下可以类求也昔汉文帝问陈平天下一

歳决狱及钱谷出入㡬何平曰 陛下即问决狱

责廷尉问钱谷责治粟内史必也使卿大夫各得

任其职此乃宰相事也若平者可谓能知治体矣

今之两府皆古宰相之任也中书主文枢密主武

若乃百官之长非其人刑赏大政失其冝此两府

之责也至于钱谷之不充条例之不当此三司之

事也 陛下苟能精选晓知钱谷忧公㤀私之人

以为三司使副判官诸路转运使各使乆于其任

以尽其能有功则进无功则退名不能乱实伪不

能掩真安民勿扰使之自冨处之有道用之有节

何患财利之不丰哉今乃使两府大臣悉取三司

条例别置一局聚文士数人与之谋议改更制置

三司皆不与闻臣恐所改更者未必胜于其旧而

徒纷乱祖宗成法考古则不合适今则非冝吏縁

为奸农商失业数年之后府库耗竭于上百姓愁

困于下众心离骇将不复振矣且两府于天下之

事无所不緫若百官之职皆使两府治之则在上

者不胜其劳而在下者为无所用矣又监牧使主

养马四园苑主课利今乃使监牧使不属群牧司

四园苑不属三司提举司则在下者各得专权自

恣而在上者为无所用矣 陛下方欲纳天下于

大治而使百官在上者不委其下在下者不禀其

上能为治乎若此之类臣窃恐未得其体也凡天

下之事在一县者当委之知县在一州者当委之知州

在一路者当委之转运使在边鄙者当委之将帅

然后事乃可集何则久在其位识其人情知其物

冝赏罚之权足以休戚所部之人使之信服故也

今朝廷每有一事不委之将帅监司守宰使之自

为方略责以成效而施其刑赏常好别遣使者衘

命奔走旁午于道所至徒有烦扰之弊而于事未

必有益不若勿遣之为愈也夫事之利害吏之能

否皆非使者所能素知临时询采于人所询者或

遇公明忠信之人犹仅能得其一二或遇私暗奸

险之人则是非为之倒置矣此二者交集于前而使

者不能猝辨也是以往往害事而少能为益非将

帅监司守宰皆贤而使者皆愚也累歳之讲求与

一朝之议论积久之采察与目前之毁誉精粗详

略其𫝑不同故也其有居官累岁而不知利害临

人积久而不知能否或虽知利害而不能变更虽

知能否而不能黜陟此乃愚昧私曲之人朝廷当

察而去之更择贤者以代其位不当数遣使者扰

乱其间使不得行其职业也又庸人之情苟䇿非

已出则𡝭嫉沮壊惟恐其成官吏若是者十常五

六借使使者所规画曲尽其冝在彼之日其当职

之人已怏怏不恱不肯同心以助其谋恊力以成

其事曰朝廷自遣专使治之我何敢与知及返命

之日彼必败之于后曰使者既谋而授我我今竭

力而成之功悉归于首谋之人我何有哉此所以

为不若毋遣使者而属任当职之人为愈也夫使

者所以通逺迩之情固不可无然今之转运使即

古使者之任苟得人而委之贤于暂遣使者逺矣

若监司自为奸慝贪纵或有所隐蔽欺罔或为部

内之人所讼或所谋画之事未得其冝朝廷欲察

其罪恶审其虚实判其曲直决其是非然后别遣

使者按之若案得其实监司有罪则当废岂有但

已者也今每有一事朝廷辄自京师遣使者往治

之是在外之官皆无所用也使者既代之治事而

当职之人亦无所刑无所废是只使拱手旁观偷

安窃禄者矣若此之类臣窃恐似未得其体也今

朝廷之士左右之臣皆曰 陛下聦明刚断威福

在已太平之功可指日而致臣愚窃独以为未也

臣闻古之圣帝明王闻人之言则能识其是非故

谓之聦观人之行则能察其邪正故谓之明是非

既辨邪正既分奸不能惑佞不能移故谓之刚取

是而舍非诛邪而用正确然无所疑故谓之断诛

一不善而天下不善者皆惧故谓之威赏一有功

而天下有功者皆喜故谓之福今 陛下聦明刚

断则诚体之矣欲收威福之柄则诚有其志矣然

于所以为之之道尚或有所未尽故臣以为太平

之功未可期也夫帝王之道当务其逺者大者而

略其近者小者国之大事当与公卿议之而不当

使小臣参之四方之事当委牧伯察之而不当使

左右觇之傥公卿牧伯尚不能择贤者而任之小

臣左右独能得贤者而使之乎若苟为不贤则险

诐私谒无不为已今 陛下好于禁中出手诏指

挥外事非公卿所荐举牧伯所纠劾或非次迁官

或无故废罢外人疑骇不知所从此岂非朝廷之

士左右之臣所谓聦明刚断威福在已者耶 陛

下闻其言而信之臣窃以为过矣夫公卿所荐举

牧伯所纠劾或谓之贤者而不贤谓之有罪而无

罪皆有迹可见责有所归故不敢大为欺罔若奸

臣密白 陛下令 陛下自为圣意以行之则威

福集于私门而怨谤归于 陛下矣安得谓之威

福在 陛下耶且 陛下曏时中诏所指挥者率

非大事至于两禁美官邉藩将帅省府职任诸路

监司此皆众人之所希求治乱之所系属当除授

之际窃恐未必一一出圣志也若乃奸邪贪猥之

人 陛下所明知而黜去者或更改官而升资或

不久复进用然则威福之柄果不在 陛下而

陛下偶未思也以此观之面誉 陛下聦明刚断

威福在已太平可立致者非愚则谀不可不察也

陛下必欲威福在已曷若谨择公卿大臣明正忠

信者留之愚昧阿私者去之在位者既皆得其人

矣然后凡举一事则与之公议于朝使各言其志

陛下清心平虑择其是者而行之非者不能复夺

也凡除一官亦与之公议于朝使各举所知 陛

下清心平虑择其贤者而用之不肖者不能复争

也如此则谋者举者虽在公卿大臣而行之用之

皆在 陛下安得谓之威福不在已耶 陛下此

之不为而顾彼之久行臣窃恐似未得其要也夫

三人群居无所统一不散则乱是故立君以司牧

之群臣百姓𫝑均力敌不能相治故从人君决之

人君者苟不为决从谁决之乎夫人心不同如其

面焉国家凡举一事朝野之人必或以为是或以

为非凡用一人必或以为贤或以为不肖此固人

情之常自古而然不足怪也要在人主审其是非

取是而舍非则安荣取非而舍是则危辱此乃安

危荣辱之所以分也是以圣王重之故慱谋群臣

下及庶人然而终决之者要在人君也古人有言

曰谋之在多断之在独谋之多故可以观利害之

极致断之独故可以定天下之是非若知谋而不

知断则群下人人各欲逞其私志斯衰乱之政也

诗云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

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哀哉为猷匪先民是

程匪大猷是经维迩言是听维迩言是争如彼筑

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此言周室之臣不知先

王之大道务争近小之事人君不能定其可否而事

终无成也汉世国家有大典礼大政令大刑狱大

征伐必下公卿大夫博士议郎议其议者固不能

一心有参差不齐者矣于是天子称制决之曰丞

相议是或曰廷尉当是而群下厌然无有不服者

矣今 陛下听群臣各尽其情以议事此诚善矣

然终不肯以圣志裁决遂使群臣有尚胜者以巧

文相攻辩口相挤至于再至于三互相反复无有

限极臣愚深恐亏朝廷之政体损 陛下之明德

流闻四方取轻夷狄非嘉事也夫天下之事有难

决者以先王之道揆之若权衡之于轻重规矩之

于方圆锱铢毫忽不可欺矣是以人君务明先王

之道而不习律令知本根既植则枝叶必茂故也

近者登州妇人阿云谋杀其夫重伤垂死情无足

愍在理甚明已伤不首于法无疑中材之吏皆能

立断事已经审刑院大理寺刑部断为死罪而前

知登州许遵文过饰非妄为巧说朝廷命两制定

夺者再命两府定夺者再敕出而复收者一收而

复出者一争论纵横至今未定夫以田舎一妇人有

罪在于四海之广万机之众其事之细何啻秋毫

之末朝廷欲断其狱委一法吏足矣今乃纷纭至

此设更有可疑之事大于此者将何以决之夫执

条据例者有司之职也原情制义者君相之事也

分争辩讼非礼不决礼之所去刑之所取也阿云

之事 陛下试以礼观之岂难决之狱哉彼谋杀

为一事为二事谋为所因不为所因此苛察缴绕

之论乃文法俗吏之所事岂明君贤相所当留意

耶今议论岁馀而后成法终于弃百代之常典悖

三纲之大义使良善无告奸凶得志岂非徇其枝

叶而忘其本根之所致耶若此之类臣切恐似未

得其要也此皆众人之所私议窃叹而莫敢明言

者臣以独受恩深重不顾斧钺为 陛下言之惟

圣明裁察臣光昧死再拜以闻

皇朝文鉴卷第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