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洲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盘洲文集 卷第三十
宋 洪适 撰 张元济 撰札记 景上海涵芬楼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一

盘洲文集卷第三十

 记九首

   分绣阁记

浙河以东曽冈峭岑盘𭰹复陆出㑹稽道天姥百有

馀里财得夷旷之地十有五顷以为天台郡郡践山

作郛而馀麓及屹立之峰废不可庐者亦十一二故

官寺民区鲜巨丽之所十数年中监州始有以贠外

置者侨宇城之巽隅距黄堂七百歩而赢其职业之

啇谳僚𩔖之谒请吏抱文书𬒮属嚣阛隘蹊间举不

以为便迺徙幕曹之舎为今所居与正贠相东西焉

然规恢下窄荣奥埃墨无复髙明显爽之观独东偏

有地斗大丛榛委甓蚓虺所潜前沿后仍指为弃壤

则薅刜辇治培基建阁以夏四日课材阅月而斤斧

论㓛其髙四寻衡袤二丈有七尺南北不及者九之

一群山萦环垂光献状可以分繍名推去冗牍登临

领略则岩姿之西峙烟霏云采之隐见咸与意㑹举

杯属客则琴歌弈思恢乎其有乐地阁之下对植羙

竹以清閟目其堂后穿小池可容萍藻则又为舞漪

之亭或曰人在天渊间以百年为湏㬰况官㳺弗常

席甫暖而趣代今子来旬歳矣又如是而去何以兹

阁为语之曰人能无以一生为𭔃则澡濯 强期与

前英聮横能无以一官为不乆则黾勉尽意必有以

羙其政予年少质下(⿱艹石)乘雁𩀱凫虽去来无 于邦

人然吾身朝夕于斯抑欲自适其适耳

   台州添差通判㕔壁记

天台之为郡环山枕海壤僻民愿牒诉简少输调有

常平时从容见谓无事故分曹授政绝赘冗者中兴

以来彯缨之士日进一官相承率三四辈贠外置者

无郡邑不有绍兴二年邦始増治中凡五易而某

𬒳命迟期者后复三人则兹贠之设将践武不废

迺裒稡名氏官秩去来龛石壁间而系之言曰昔昌

𥠖韩公尝谓邑丞贰令位逼而嫌文书视成一不敢

省有公负复㱕尤焉曽主簿尉之不(⿱艹石)丞于郡者亦

然厥有不蹈其中萎腇不事事玩民戚休贪残放手

漫不孰何曰此太守职也吾何干夫是之谓负官否

则铮铮表襮召权市威上下相髙矛楯崖异吏不确

其承民情不得直夫是之谓越位负其官不可越其

位又不可然则柰何曰能使官不负位不越清其心

以永其平视著令唯谨外是而议夫何知之有

   耕获斋记

毗陵王德强宅于贾山有年矣一日扫其室拥书数

千卷自娱其中命之曰耕获斋作书抵予为之记予

曰有千金绮𥜗之子未胜衣而击钟鼎食旦歌夕饮

目耽乎锦缋耳习乎丝竹樗蒱棋博一瞬百万菽麦

且未之辨况知稼穑艰难也哉则学耕文获之旨又

何足以语之子以儒名家  庐饶旷之野火耘水

耨锄耰钱镈之劳固饮   之矣子尚奚言虽然

百畒之田一夫荒之及   𢈔则或相倍蓰非SKchar

确不同雨赐之私也繇其人之力不力尔六经百氏

之书五帝三王十有五代之史人得而诵之至于发

为辞藻则浑雄遒丽骫骳无近不翅天冠地屦者亦

问学之有浅𭰹而巳今子知所以名其居则知所以

潜其心知潜其心则必有以羙其身异时舒绅鸣佩

而轩眉金门玉戺之上人目曰此王氏子德强也德

强勉乎哉

   䖍州重建教授㕔记

国家立天下学校置教授即周师氏汉博士唐文学

之职所以化民成俗传道受业者也然或以官冷吏

责所不加SKchar闲狃媮漫弗訾省官之设岂端使然哉

今郡邑从事椽鸡三呼率治冠理笏奔伺太守賔舎

守出黄堂上谒者导之进乃偻而趋前屏气危坐以

其职次起白请守借之色辝则舒舒自贺否则背芒

股弁且受谯问惟郡教授泊然家居间一造诣坐上

坐众皆并庑罗出守独揖教授呼使登退各庀其

局弄刀笔了钱糓狱讼之事林林综综终酉未休教

授乃对诸生泳周孔之道稽治忽啇文章凡尘坌俗

猥一不我浊礼之优职之清如此故咨择不归吏部

归宰相䖍在江西为一都㑹旧有学泯于兵火阅数

年始克像先圣先师而殿之斋房以列而校官侨处

生师风马不接时胞人之共羞则连祍占位庠声序

音不绝如线永嘉薛君甫至疚然念之二千石其从

兄也一日召匠虑材作崇阁以閟宸奎遂 其馀为

𪠘于学之左门墙言言曰㕔曰寝不诩不陋君乃启

便户日抵学庐答疑祛蔽不殆益𡚒朝廷 之再命

使留其秋郡贡士二十有二人隶学者居什九邦

哗言薛先生诱掖成效如医起疾如卜断休咎各少

长相励愿为薛门弟子君既乆于官秀民长才益孚

其教酌道迪德风变习俗遂之者又将辈出异时名

章贡为多士之地者实基薛君

  蛰寮记

子洪子囚故山絫年葺一室地不丈阔自先𥘿古书

壷史贝编稗官之丛说骚人之笔语匝然甲乙整籖

翻帙味之有馀乐间则𢪛几焚香手挥丝桐作文王

宣父之操移轸易调声与心逺蜷跼蠖屈而志翔云

霞之上尝倦而假𥧌有羽人过我而问曰闻子乆蛰

一室良苦子知蛰之说乎雁蛰于夏燕蛰于社蛇龟

之属蛰于冬狐䑕蛰于昼爵蛰于昏龙蛰于神麒麟

鳯凰蛰于乱连之锺乳合浦之珠蛰于吏之贪夏蛰

者秋而賔冬蛰者春而震乱而蛰者治则见贪而蛰

者廉则出在天则月星遇日而蛰雪遇暑而蛰雨以

虹蛰露以霜蛰雷电与蛇龟之属同其蛰其不蛰也

有光者愈赫有声者愈谹其于人也夏之否伊尹以

耕蛰周未兴吕望以渔蛰越巳霸范蠡以扁舟蛰汉

储定而四老蛰禄足而二踈蛰客星动而子陵蛰三

径荒而渊明蛰使申啇生成康之时其法蛰矣渊云

生汉髙之时其文蛰矣研桑生于正观其利蛰矣王

魏生于天宝其諌蛰矣故六王毕而仪秦蛰其辩玉

𨵿闭而SKchar宫马武蛰其勇渔阳猘而太真蛰其色同

光蚀而新磨蛰其技盖雷不蛰则灾龙不蛰则醢文

士不蛰于西京之𥘉则溺其冠利口不蛰于正观諌

舌不蛰于天宝则戮予曰仙之言蛰大矣仆昌宪拓

落不能共亿其嫔息啼号饥冻之声哄如也同时朋

侪耀华簪峨髙轩衮衮于荣涂故姻连宗属亦姗笑

相蔑仆于是退而潜焉蛰吾耳则啼号之声不接蛰

吾心则姗笑邪揄之事不竞蛰吾目则簪之华轩之

髙不觌也羽人嚂嘘子洪子遂寤绍兴庚申

   息庵记

蛰寮居士觐亲真阳州小而鄙无一略可人意闻浮

屠氏有希赐者释其流笁贝所译南祖北宗所传整

整在胸抱尝鸣法于州之报恩今濳于洸口矣故道

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之南有所卓小庵因踵之龙江来前冱洄迤折嘉

山群侍左环右踞旁睨崇木清阴接人为之踌躇移

时后一月舟下畨禺历洸口山椒有古招提一僧頄

面弊衣方羊林下即之为谁曰希赐与之语始印所

闻曰吾结茅英山将老焉异日寂灭又将塔焉名之

曰息可乎居士曰师欲息其身如槁木者耶抑欲息

其心如死灰 -- 灰 者耶将消揺放旷草衣木食以息其生

耶抑端坐长往使门弟子鸠骸甃卯以息其死耶如

曰息身是身是幻如曰息心无心可息日月往来不

能持乆何以息其生风至叶脱水静沤散虽以遗体

饲飞走可也赐矍然起曰善哉庵后有石壁立吾将

刻兹说居士曰庵可息也石可刻也庵可毁也石可

贺也

   漱汀轩记

彭门郑茂老尉𠮷水得告逆妇见予于鄱阳夷豁有

气概言绪绪可绎尝曰𠮷水之俗SKchar争而易杀人县

郭束车航之凑凡四方近逺行啇逃征于公率遵捷

𡵨觎夫揺心故穹林复谷猘为盗薮乃敢横刃森挺

与官军角逆而保比壤遂绵岁月赊刑故朝家调尉

叅用武人怙于安未以葺饰耽懐吾嗣掌之十月渠

吏受赇觉籍所居因徙而宇之开轩其旁贛江南下

逢梗而声风安浪夷洲沚献露鸥凫鹭潜泛相嬉

方吏以牍退馀霞弄川如澼锦缋吾㳙杯独引不觉

径醉漱流哜甘则辅车漺然以醒诵东皋子之记哦

少陵之诗不知微官之在捶楚中也轩受名县大夫

与其二三僚过之盏豆齿齿物约劝赢一辝言曰君

饮多不乱无灌将军之骂阮歩兵之放张长史之狂

谓轩如此岂欲实醉尉耶是夜去县百里贼举民财

毁其庐斮五人之胫去或昵耳以告茂老起而入(⿱艹石)

将私焉著靴佩刀䦱后闼上马从弓剑之士十辈抵

劫处速炬得明其一二未死者呻转烟𡏖间犹能手

其额曰官何来之速也遂口贼氏名尽得其根株窟

穴贼伺尉饮未逸且弗戒不意尉至悉仓忙就执主

人既乆不出客讯之家人用茂老计绐以醉谢客不

疑相寿皆极醉翼日缚贼诣县具言状令惊且喜曰

尉岂真醉也其后予自峤南归茂老觞予轩中酒三

行予丐彻主人命彻因索水饮研其馀而书之以为

漱汀轩记

   知政桥记

聂都之山豫水出焉滥觞它山者又十馀𣲖皆北东

入于章至贛城西偏两崖相束冲涛勇甚兹为南北

孔道熙寜间始造舟于河后五十有五年当建炎二

年髙阳公以圗书䆳直怀章作藩方时用兵居位者

逃乏兴之罪它不暇给航败板缺投歩心惕公患之

呼工师虑材竹灰 -- 灰 钉之属费直百三十万郡有船官

遂借木于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鬻朽赡用桥成令过者人输一钱持以

二僧居半歳尽偿所貣耀德颂羙有童谣言更二十

年水锯雨蚀桥益腐折公又来理于此城之东偏鬲

贡水往来近逺之人日以数千计檥船待者鳞如也

公曰是不籍无限而公擅津渡之入者乃算其羡积

之名钱万者二百复撤桥而易之为舟三十有四布

板甚良掖以朱栏治铁为琐辫竹为䌫极维絷之固

其条脩七寻有半广五之一为亭凡四桥之心曰卧

虹其东岸曰利渉其西岸则临章左而𩀱清右合而

名之曰知政之桥役鹊踊鲸与波上下人畜重轻如

由康庄年榖比登不识冦贼冠盖负贩愿出其涂壤

壤乎憧憧乎未有稠于今者也是歳实绍兴二十年

公猥授简予辝不𫉬命乃直书颠末而缀以诗诗曰

章水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并山北注淫潦建瓴风赞其怒连舰为梁

胚胎智虑视漏忽倾沦胥啙窳能仁许公羙必専之

前㓛不弃今又泛 汎汎文鹢随波髙低戢翼俛啄

虾鱼惊疑月影在川长虹对吸练帨霓裳水仙夜集

惟昔盗起路为之𣗥禆贩不蔇雍阏辙迹惟昔行人

临流趑趄惧其一跌腹饱江鱼盗今以息桥今以固

旁午如织一日几屦隶首持筹手不能措来牛去马

亦得安歩繄公之政 利必兴心无川险砥道之平

有如不信请视此桥 掲成绩附之童谣

   通天岩记

自英州西南行十五里至石角头山自山麓二百歩

至山半有洞门冷风袭人虽半春晏温皆挟纩不数

歩即黒束缊㸐火始可入洞之左数石对峙曰菩萨

曰金刚神晶彩荡目如沙中星振杖陟崄奇诡迭露

其平处可坐数十百人益𭰹入石小破如盘盂见光

却出直东又二百歩始大明双窍穿豁垂蔓揺丝云

在木叶间日影漏入乱石緫緫所谓通天岩也行前

复持火过群石外厥壤坦然循其石砑然有穴下之

多龙田皆分塍畛如绾蛇盘蚪仰视如覆楼阁去人

不逺其平处复可坐数十百人撞之坎然如鼍鼓徙

杖亦鸣意其下必更空洞其旁一穴𩔖眢井不敢SKchar

地出碎乳槎牙散乱如䥫滓曰龙矢践之𣗥趾穷髙

田有水一丘其下萦石壁有渠云春夏交雍沮不可

渉自水丘处窦甚隘伛以往列户如蜂房其顶结乳

如珠缨如流苏如裂𤓰如垂莲如肺肝四壁如椸上

衣有纹折凝于地者如神鬼形如幡幢如旌纛如帷

帐如笋如枯木如禽兽如器物多不可名有冰柱短

长小大不一有踊石博下锐上如壁遥视之如水即

之饮不SKchar掬扪之如龙鳞旁曰轮藏石皆棱然巧非

追琢有罗汉小像可周以歩有石燕逢火辄飞去其

幽鏬隐窦莫可穷测予书其石曰有天地即有此岩

而生是州官是州与逰子迁客曽无一言摽搒之遂

使名不絓人耳舌吁可叹哉同逰者毗陵邵林宗新

安董谋道予之叔光晦弟景徐报恩希赐师绍兴二

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记





盘洲文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