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九 盤洲文集 卷第三十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上海涵芬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一

盤洲文集卷第三十

 記九首

   分繡閣記

浙河以東曽岡峭岑盤𭰹複陸出㑹稽道天姥百有

餘里財得夷曠之地十有五頃以爲天台郡郡踐山

作郛而餘麓及屹立之峯廢不可廬者亦十一二故

官寺民區鮮鉅麗之所十數年中監州始有以貟外

置者僑宇城之巽隅距黃堂七百歩而贏其職業之

啇讞僚𩔖之謁請吏抱文書𬒮屬囂闤隘蹊間舉不

以爲便迺徙幕曹之舎爲今所居與正貟相東西焉

然規恢下窄榮奧埃墨無復髙明顯爽之觀獨東偏

有地斗大叢榛委甓蚓虺所潛前㳂後仍指爲棄壤

則薅刜輦治培基建閣以夏四日課材閱月而斤斧

論㓛其髙四㝷衡袤二丈有七尺南北不及者九之

一群山縈環垂光獻狀可以分繍名推去冗牘登臨

領略則巖姿之西峙煙霏雲采之隱見咸與意㑹舉

杯屬客則琴歌弈思恢乎其有樂地閣之下對植羙

竹以清閟目其堂後穿小池可容萍藻則又爲舞漪

之亭或曰人在天淵間以百年爲湏㬰況官㳺弗常

席甫煖而趣代今子來旬歳矣又如是而去何以茲

閣爲語之曰人能無以一生爲𭔃則澡濯 強期與

前英聮橫能無以一官爲不乆則黽勉盡意必有以

羙其政予年少質下(⿱艹石)乗鴈𩀱鳬雖去來無 於邦

人然吾身朝夕於斯抑欲自適其適耳

   台州添差通判㕔壁記

天台之爲郡環山枕海壤僻民願牒訴簡少輸調有

常平時從容見謂無事故分曹授政絶贅冗者中興

以來彯纓之士日進一官相承率三四輩貟外置者

無郡邑不有紹興二年邦始増治中凡五易而某

𬒳命遲期者後復三人則茲貟之設將踐武不廢

迺裒稡名氏官秩去來龕石壁間而係之言曰昔昌

𥠖韓公嘗謂邑丞貳令位偪而嫌文書視成一不敢

省有公負復㱕尤焉曽主簿尉之不(⿱艹石)丞於郡者亦

然厥有不蹈其中萎腇不事事玩民戚休貪殘放手

漫不孰何曰此太守職也吾何干夫是之謂負官否

則錚錚表襮召權市威上下相髙矛楯崖異吏不確

其承民情不得直夫是之謂越位負其官不可越其

位又不可然則柰何曰能使官不負位不越清其心

以永其平視著令唯謹外是而議夫何知之有

   耕穫齋記

毗陵王德強宅於賈山有年矣一日掃其室擁書數

千卷自娛其中命之曰耕穫齋作書抵予爲之記予

曰有千金綺𥜗之子未勝衣而擊鐘鼎食旦歌夕飲

目耽乎錦繢耳習乎絲竹樗蒱棊愽一瞬百萬菽麥

且未之辨況知稼穡艱難也哉則學耕文穫之旨又

何足以語之子以儒名家  廬饒曠之野火耘水

耨鉏耰錢鎛之勞固飲   之矣子尚奚言雖然

百畒之田一夫荒之及   𢈔則或相倍蓰非SKchar

確不同雨賜之私也繇其人之力不力爾六經百氏

之書五帝三王十有五代之史人得而誦之至於發

爲辤藻則渾雄遒麗骫骳無近不翅天冠地屨者亦

問學之有淺𭰹而巳今子知所以名其居則知所以

潛其心知潛其心則必有以羙其身異時舒紳鳴佩

而軒眉金門玉戺之上人目曰此王氏子德強也德

強勉乎哉

   䖍州重建教授㕔記

國家立天下學校置教授即周師氏漢愽士唐文學

之職所以化民成俗傳道受業者也然或以官冷吏

責所不加SKchar閑狃媮漫弗訾省官之設豈端使然哉

今郡邑從事椽鷄三嘑率治冠理笏奔伺太守賔舎

守出黃堂上謁者導之進乃僂而趨前屏氣危坐以

其職次起白請守借之色辝則舒舒自賀否則背芒

股弁且受譙問惟郡教授泊然家居間一造詣坐上

坐衆皆並廡羅出守獨揖教授呼使登退各庀其

局弄刀筆了錢糓獄訟之事林林綜綜終酉未休教

授乃對諸生泳周孔之道稽治忽啇文章凡塵坌俗

猥一不我濁禮之優職之清如此故咨擇不歸吏部

歸宰相䖍在江西爲一都㑹舊有學泯於兵火閱數

年始克像先聖先師而殿之齋房以列而校官僑處

生師風馬不接時胞人之共羞則連祍占位庠聲序

音不絶如綫永嘉薛君甫至疚然念之二千石其從

兄也一日召匠慮材作崇閣以閟宸奎遂 其餘爲

𪠘於學之左門墻言言曰㕔曰寢不詡不陋君乃啓

便戶日抵學廬答疑祛蔽不殆益𡚒朝廷 之再命

使留其秋郡貢士二十有二人𨽻學者居什九邦

譁言薛先生誘掖成効如醫起疾如卜斷休咎各少

長相勵願爲薛門弟子君旣乆於官秀民長才益孚

其教酌道迪德風變習俗遂之者又將輩出異時名

章貢爲多士之地者實基薛君

  蟄寮記

子洪子囚故山絫年葺一室地不丈闊自先𥘿古書

壷史貝編稗官之叢說騷人之筆語匝然甲乙整籖

繙帙味之有餘樂間則𢪛幾焚香手揮絲桐作文王

宣父之操移軫易調聲與心逺蜷跼蠖屈而志翔雲

霞之上嘗勌而假𥧌有羽人過我而問曰聞子乆蟄

一室良苦子知蟄之說乎鴈蟄於夏燕蟄於社蛇龜

之屬蟄於冬狐䑕蟄於晝爵蟄於昏龍蟄於神麒麟

鳯凰蟄於亂連之鍾乳合浦之珠蟄於吏之貪夏蟄

者秋而賔冬蟄者春而震亂而蟄者治則見貪而蟄

者廉則出在天則月星遇日而蟄雪遇暑而蟄雨以

虹蟄露以霜蟄雷電與蛇龜之屬同其蟄其不蟄也

有光者愈赫有聲者愈谹其於人也夏之否伊尹以

耕蟄周未興呂望以漁蟄越巳覇范蠡以扁舟蟄漢

儲定而四老蟄祿足而二踈蟄客星動而子陵蟄三

徑荒而淵明蟄使申啇生成康之時其法蟄矣淵雲

生漢髙之時其文蟄矣研桑生於正觀其利蟄矣王

魏生於天寳其諌蟄矣故六王畢而儀秦蟄其辯玉

𨵿閉而SKchar宮馬武蟄其勇漁陽猘而太真蟄其色同

光蝕而新磨蟄其技蓋雷不蟄則災龍不蟄則醢文

士不蟄於西京之𥘉則溺其冠利口不蟄於正觀諌

舌不蟄於天寳則戮予曰僊之言蟄大矣僕昌憲拓

落不能共億其嬪息啼號飢凍之聲閧如也同時朋

儕耀華簮峨髙軒袞袞於榮塗故姻連宗屬亦姍咲

相蔑僕於是退而潛焉蟄吾耳則啼號之聲不接蟄

吾心則姍咲邪揄之事不競蟄吾目則簮之華軒之

髙不覿也羽人嚂噓子洪子遂寤紹興庚申

   息菴記

蟄寮居士覲親眞陽州小而鄙無一略可人意聞浮

屠氏有希賜者釋其流笁貝所譯南祖北宗所傳整

整在胷抱嘗鳴法於州之報恩今濳於洸口矣故道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南有所卓小庵因踵之龍江來前沍洄迤折嘉

山群侍左環右踞旁睨崇木清隂接人爲之躊躇移

時後一月舟下畨禺歴洸口山椒有古招提一僧頄

靣弊衣方羊林下即之爲誰曰希賜與之語始印所

聞曰吾結茅英山將老焉異日寂滅又將塔焉名之

曰息可乎居士曰師欲息其身如槁木者耶抑欲息

其心如死灰 -- 灰 者耶將消揺放曠草衣木食以息其生

耶抑端坐長徃使門弟子鳩骸甃夘以息其死耶如

曰息身是身是幻如曰息心無心可息日月徃來不

能持乆何以息其生風至葉脫水靜漚散雖以遺體

飼飛走可也賜矍然起曰善哉庵後有石壁立吾將

刻茲說居士曰菴可息也石可刻也菴可毀也石可

賀也

   漱汀軒記

彭門鄭茂老尉𠮷水得告逆婦見予於鄱陽夷豁有

氣槩言緒緒可繹嘗曰𠮷水之俗SKchar爭而易殺人縣

郭束車航之湊凡四方近逺行啇逃征於公率遵捷

𡵨覦夫揺心故穹林複谷猘爲盜藪乃敢橫刃森挺

與官軍角逆而保比壤遂緜𡻕月賒刑故朝家調尉

叅用武人怙於安未以葺飾耽懐吾嗣掌之十月渠

吏受賕覺籍所居因徙而宇之開軒其旁贑江南下

逢梗而聲風安浪夷洲沚獻露鷗鳬鷺潛泛相嬉

方吏以牘退餘霞弄川如澼錦繢吾㳙杯獨引不覺

徑醉漱流嚌甘則輔車漺然以醒誦東皐子之記哦

少陵之詩不知微官之在捶楚中也軒受名縣大夫

與其二三僚過之醆豆齒齒物約勸贏一辝言曰君

飲多不亂無灌將軍之罵阮歩兵之放張長史之狂

謂軒如此豈欲實醉尉耶是夜去縣百里賊舉民財

燬其廬斮五人之脛去或昵耳以告茂老起而入(⿱艹石)

將私焉著鞾佩刀䦱後闥上馬從弓劒之士十輩抵

刧處速炬得明其一二未死者呻轉煙𡏖間猶能手

其額曰官何來之速也遂口賊氏名盡得其根株窟

穴賊伺尉飲未逸且弗戒不意尉至悉倉忙就執主

人旣乆不出客訊之家人用茂老計紿以醉謝客不

疑相壽皆極醉翼日縛賊詣縣具言狀令驚且喜曰

尉豈眞醉也其後予自嶠南歸茂老觴予軒中酒三

行予匄徹主人命徹因索水飲研其餘而書之以爲

漱汀軒記

   知政橋記

聶都之山豫水出焉濫觴它山者又十餘𣲖皆北東

入於章至贑城西偏兩崖相束衝濤勇甚茲爲南北

孔道熈寜間始造舟於河後五十有五年當建炎二

年髙陽公以圗書䆳直懷章作藩方時用兵居位者

逃乏興之罪它不暇給航敗板缺投歩心惕公患之

呼工師慮材竹灰 -- 灰 釘之屬費直百三十萬郡有舩官

遂借木於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鬻朽贍用橋成令過者人輸一錢持以

二僧居半歳盡償所貣耀德頌羙有童謡言更二十

年水鋸雨蝕橋益腐折公又來理於此城之東偏鬲

貢水徃來近逺之人日以數千計檥舩待者鱗如也

公曰是不籍無限而公擅津渡之入者乃筭其羨積

之名錢萬者二百復撤橋而易之爲舟三十有四布

板甚良掖以朱欄治鐵爲𤨏辮竹爲䌫極維縶之固

其條脩七㝷有半廣五之一爲亭凡四橋之心曰臥

虹其東岸曰利渉其西岸則臨章左而𩀱清右合而

名之曰知政之橋役鵲踴鯨與波上下人畜重輕如

由康莊年榖比登不識冦賊冠蓋負販願出其塗壤

壤乎憧憧乎未有稠於今者也是歳實紹興二十年

公猥授簡予辝不𫉬命乃直書顛末而綴以詩詩曰

章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並山北注滛潦建瓴風賛其怒連艦爲梁

肧胎智慮視漏忽傾淪胥啙窳能仁許公羙必専之

前㓛不棄今又泛 汎汎文鷁隨波髙低戢翼俛啄

蝦魚驚疑月影在川長虹對吸練帨霓裳水仙夜集

惟昔盜起路爲之𣗥禆販不蔇雍閼轍跡惟昔行人

臨流趑趄懼其一跌腹飽江魚盜今以息橋今以固

旁午如織一日幾屨𨽻首持籌手不能措來牛去馬

亦得安歩繄公之政 利必興心無川險砥道之平

有如不信請視此橋 掲成績附之童謡

   通天巖記

自英州西南行十五里至石角頭山自山麓二百歩

至山半有洞門冷風襲人雖半春晏溫皆挾纊不數

歩即黒束緼㸐火始可入洞之左數石對峙曰菩薩

曰金剛神晶彩盪目如沙中星振杖陟嶮竒詭迭露

其平處可坐數十百人益𭰹入石小破如盤盂見光

卻出直東又二百歩始大明雙竅穿豁垂蔓揺絲雲

在木葉間日影漏入亂石緫緫所謂通天巖也行前

復持火過群石外厥壤坦然循其石砑然有穴下之

多龍田皆分塍畛如綰蛇盤蚪仰視如覆樓閣去人

不逺其平處復可坐數十百人撞之坎然如鼉鼓徙

杖亦鳴意其下必更空洞其旁一穴𩔖眢井不敢SKchar

地出碎乳槎牙散亂如䥫滓曰龍矢踐之𣗥趾窮髙

田有水一丘其下縈石壁有渠雲春夏交雍沮不可

渉自水丘處竇甚隘傴以徃列戶如蜂房其頂結乳

如珠纓如流蘇如裂𤓰如垂蓮如肺肝四壁如椸上

衣有紋摺凝於地者如神鬼形如幡幢如旌纛如帷

帳如筍如枯木如禽獸如噐物多不可名有冰柱短

長小大不一有踴石愽下銳上如壁遙視之如水即

之飲不SKchar掬捫之如龍鱗旁曰輪藏石皆稜然巧非

追琢有羅漢小像可周以歩有石燕逢火輙飛去其

幽鏬隱竇莫可窮測予書其石曰有天地即有此巖

而生是州官是州與逰子遷客曽無一言摽搒之遂

使名不絓人耳舌吁可歎哉同逰者毗陵邵林宗新

安董謀道予之叔光晦弟景徐報㤙希賜師紹興二

十一年二月二十二日記





盤洲文集卷第三十